第30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苏烟在去江氏的路上,接到了好友万熠打来的电话。

    “小烟,我刚下班,你在家吗?”万熠本来下午就想跟苏烟打电话的,无奈一上班就忙成了狗,这会儿下班才急忙给苏烟打电话,想要跟她说说今天中午的事情。

    “啊,我不在家,是有什么事吗?”苏烟的第一反应就是沈培然的事情,之前她就跟万熠聊过,现在她找上来,只可能是因为这件事,顿时心下有些忐忑,不知道万熠告诉她的会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是这样的,今天沈培然过来找我了,我就把你跟我说的告诉他了,可能我真的不擅长谈判吧,总觉得很糟糕,沈培然也不像是听进去的样子,不好意思啊,小烟,不仅没帮上你的忙,这说不准还拖你后腿了。”

    万熠想来想去,就连上班的时候,偶尔心思飘远了,也在想沈培然那最后的表情,实在不像是要放手的人,她又自己回忆了一下跟沈培然说的那些话,越想越不对劲,只能打电话道歉,并且提醒苏烟小心一点了。

    苏烟不知道万熠说了什么,但目前这种情况也在她的预料之中,试想一下,自己的爱人跟别的男人发生关系了,哪怕爱人跟那个男人是合法关系,这也没几个男的能咬牙忍受吧?

    当初跟万熠说这件事的时候,本来就是下下策了,可仔细一想,现在的情况也只有这个下下策可以用了,压根就没其他办法可以化解这种僵局啊,所以只能铤而走险,现在剑走偏锋了,怪不了谁。

    “恩,我知道了,还是谢谢你啊。”苏烟这次的感谢是真诚的,万熠大可不用趟这趟浑水,但她出于对朋友的关系,做了这件事,无论结局好坏,都应该感谢她。

    万熠沉默了片刻,道:“小烟,只要你好好的就成,只是,既然你已经下定决心了,就不要半途而废了,这样对你们三个人都不好。”之所以说这句话,万熠还是有些担心苏烟对沈培然的感情还在,如果见他那样伤心,要是心软了怎么办?

    苏烟撇过头看向车窗外,现在正值夏季,昼长夜短,此刻夕阳洒在高楼大厦,犹如镀了一层金光,上班族们经过一天的奋战,脸上难掩疲惫,这样一幕幕如此真实地出现在她的生活中,她有些着迷。

    “我知道的,你不会知道我现在头脑有多清晰。”

    她突然意识到,她不再是从前那个在后宫里骄傲肆意的苏烟了();。

    所有的一切全部推翻重来,什么都变了,唯独没变的是,她依旧无比清晰的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万熠听了苏烟的话,心里稍稍放松了一下,两人说了些闲话之后,万熠说:“我现在要去坐车回家了,你要是有什么事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虽然也许什么忙都帮不上。”

    “恩,谢谢你啊。”苏烟心里有些温暖,她能够感觉到这个女孩对原身是真的关心,那种不带任何目的跟利益的关心,如此纯粹。

    挂了电话之后,苏烟已经不再像之前那样慌乱了,说到底她内心里是那个看惯了人情冷暖尝遍了尔虞我诈的人,一旦真正冷静下来,眼前的这个僵局对她来说也不算什么。

    其实真正处于被动地位的人不是她,也不是江景川,而是沈培然。

    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了,她的态度已经如此明确,沈培然最后又能做什么呢?

    她心里真的希望沈培然能够想清楚,然后放手,他的人生还很长还很美好,实在不必因为这样一件事而被耽误。

    现在占据这具身体的是另外一个人,她对沈培然没有感情,就算干耗着也是沈培然伤心,何不早早放开呢?

    苏烟已经决定了,她会把这件事情告诉江景川,无论沈培然接下来会因为冲动做什么,至少江景川会提前防范,她不打算自己一个人承担这种惴惴不安,话说回来,这也是她在对江景川坦诚相待吧?

    既然现在知道可能会有未知的危险发生,她就不想一个人藏着掖着了,免得到时候哭都没有眼泪。

    陆漾在江景川的办公室坐了一会儿就走了,他脑子里还是在想那几幅字,一直到从电梯出来,往停车方向走去,他才恍然回过神来,似乎想得太多了,不由得自嘲一笑,摇了摇头,他只是没有想到,江太太居然能写这么好的字。

    其实陆漾在了解苏烟的背景之后,他对这个女人是真心佩服的,的确,苏烟长得很美,可这些豪门世家的人,哪样的美人没有见过,可这些人同样都是人精,玩玩就算了,哪里会真的娶回家,苏家就不一样了,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能让江家二老亲自开口,能光明正大的嫁进江家,并且还得到了江景川的尊重,这个苏烟绝对不简单。

    刚拿出车钥匙,往座驾走近时,突然一辆车开了过来,紧接着稳稳地停在他的身旁,没过一会儿,就见驾驶座上的人下来,又恭敬的绕到后面,打开了车门。

    陆漾首先看到的是曲线均匀纤细的小腿,肤色白嫩,穿着裸色的高跟鞋,他还没看够,这美腿的主人就下来了。

    苏烟察觉到有人看她,抬起头一看,就认出了是陆漾,条件反射的扬唇一笑,“陆先生?真巧。”

    说着她就往陆漾那边走去,他既是陈老爷子的接班人,又是江景川的同窗,她理应跟他去寒暄几句。

    陆漾只觉得这苏烟怎么越看越美,他身边不缺女人,也不是没见过比苏烟好看的,只是那比她好看的,见了几面之后也不那么惊艳了,倒是苏烟,第一次见面之后,他对她的印象是有些模糊的,只记得是个长相精致的美人,随着见面的次数增加,她的形象也越来越清晰了,连带着她走近,他都能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不想移动视线。

    陆漾笑着点头,“江太太,你好。”

    苏烟自小就被太后严格教导,在礼仪和表情管理上从没犯过错误,这会儿脸上的笑容也是恰到好处,“陆先生这是来找景川的吧?”

    “恩……”陆漾瞥了一眼司机手里提着的饭盒,不由得笑道:“景川好福气,有太太给他送饭,真让人羡慕();。”

    听着像是恭维,但陆漾这会儿说的是实话,他是真羡慕江景川,有个貌美且不失情趣的妻子关心他,也难怪江景川会这样重视她了。

    这要是他的妻子……咳咳!陆漾及时打住内心的联想。

    苏烟莞尔一笑,并没有说话。

    “江太太,不知道你认不认识陆佳盈?”陆漾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总想跟苏烟多说一会儿话,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自家堂妹。

    苏烟努力回想了一下,那天跟江菁菁一起逛街,好像她的那个同学就叫这个名字,于是迟疑着点了点头。

    陆漾明显松了一口气,继续往下说:“佳盈是我妹妹,那天她跟我说了这件事,你不知道,那丫头有多兴奋,这世界也太小了,我都没想到两年前帮我妹妹的人居然是江太太。”

    这世界的确太小了!

    苏烟也没想到原身帮的那个人居然是陆漾的妹妹!

    “不会吧?这么巧?”苏烟还是有些懵。

    眼看着苏烟露出这样的表情,逗得陆漾忍俊不禁,他颔首道:“恩,是,听我妹妹说的时候我就很惊讶了,江太太,这件事我们全家都很感谢你,我叔叔婶婶还说请你吃顿饭以表谢意。”

    “呃,这个,不用了吧,不要这么客气。”这样的谢意她受之有愧啊,帮陆佳盈的明明是原身啊。

    陆漾脸上的笑意更深了,“要的,这样吧,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今天我就不耽误你了。”

    苏烟听江景川说过,陆漾回来之后,a市的势力几乎是重新划分了,这样的一个人如果能跟他搞好关系,对江景川来说也不是什么坏事吧?

    她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目送着陆漾上车驶出停车场之后,苏烟这才跟司机走进了电梯。

    江景川作为总裁,他要是加班,秘书跟助理也得老老实实呆在办公室里,当苏烟出现在江氏的时候,江景川的秘书琳达一时没反应过来,赶忙迎了上去,苏烟将一个饭盒递给她,笑盈盈的道:“让厨房给做了一些水晶饺子,辛苦你了。”

    琳达有些受宠若惊,接了过来,赶忙说了谢谢,望着苏烟往江景川办公室方向走去,不由得在心里感慨,有江太太这样美又会做人的珠玉在前,谁又有胆子敢往江景川面前凑?

    苏烟提着饭盒进去的时候,江景川正在埋头工作,听到开门的声音,下意识的就皱起眉头,助理怎么会这么不懂事?难道不知道敲门?

    结果抬起头,看到来人是苏烟时,愣怔了好一会儿,都没反应过来。

    苏烟提了提饭盒,语气很软,“不帮我提吗?我手都酸啦。”

    江景川这才回过神来,赶忙起身,却不小心撞到了办公桌的角,痛得直皱眉,动作却一点都没慢,走到苏烟面前,接过她手里沉甸甸的饭盒,一边往茶几那边走去一边说:“你怎么来了?”

    “我就要来。”苏烟故意曲解江景川的意思,轻哼了一声。

    江景川扶着她坐下,脸上是怎么都掩饰不了的笑意,“你来也不知道跟我说一声,我连个准备都没有。”

    苏烟为他打开饭盒盖,得意的扬了扬下巴,“你要是金屋藏娇怎么办?肯定要趁你不注意的时候来。”

    江景川颇为严肃的摸了摸下巴,“我怕河东狮吼,哪里敢金屋藏娇();。”

    苏烟本来就只是跟他开个玩笑,这会儿听他这样说,也没能忍住被他逗笑了,探出手在他手肘上不轻不重的掐了一下,笑骂道:“你才河东狮!”

    “我本来都打算让助理给我买个盒饭的,恩,真好。”江景川是工作狂,加班到深夜那都是家常便饭,真正工作起来对饭菜要求并不高,只要能勉强入口填饱肚子就可以,一般都是一份盖浇饭就完事儿了。

    今天看着菜色如此丰富,而且都还是他爱吃的,一时之间,江景川心里也非常感动,这保姆来送饭,跟老婆来送饭,那是不同的感受,现在江景川就没什么工作的心情了。

    苏烟打开保温壶,制止了江景川夹菜的动作,温声道:“你先喝个汤再吃饭,这样对胃好。是阿姨煲的苦瓜排骨汤,说是清热解毒的,这么热的天喝正合适。”

    江景川听话的放下筷子,接过苏烟递过来的碗喝汤,等喝了几口才反应过来,“你吃过饭了吗?”

    “我吃过之后再来的,你慢点喝,又没人跟你抢。”见江景川喝得有些急,苏烟提醒了一句。

    这话一说出口,苏烟都有些呆住了,她看着江景川喝汤吃饭的样子,居然在想他们之间竟然真的相处跟普通夫妻一样了。

    办公室外的秘书跟助理都吃到了苏烟带来的小点心,琳达靠在茶水间正准备热便当,跟身旁的同事小声感慨:“老板娘还真是会做人啊,居然都没忘记给我们带吃的,我是服了。”

    水晶饺子虽然不多,每个人也只能吃几个,但这心里对苏烟都有了好感。

    另一个同事压低声音道:“没有智商情商加持,你以为光凭长相就能嫁进豪门啊,多学着点准没错。”

    “可惜啊,我们这些人既没有人家长得好看,也没人家情商高,不说了,好心酸。”琳达喝了一口咖啡,又放下了杯子,伸了个懒腰,“只能每天忙得跟狗一样,拿着吃不饱饿不死的工资,人家呢,每天买买买,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天啊,我现在去天台还有位置吗?”

    “货比货该扔,人比人该死。”

    最后以这样一句话作为收尾,大家面面相觑,最后都耷拉着脑袋回了办公室。

    “我刚在停车场碰到陆先生了,之前我还没告诉你吧,前两天我不是跟菁菁一起逛街吗?当时碰到了她一个同学,我两年前跟她有过一面之缘,当时也是举手之劳就帮了她,没想到她一直都记得,我刚刚才发现,她居然是陆漾的妹妹。”苏烟只是想告诉江景川这件事,因为陆漾不是普通人,但凡跟江氏利益沾得上边的,她都得告诉江景川,让他心里有个数。

    男人之间的这种利益关系盘根错节,她都不知道陆漾到底怀揣的是什么心思。

    江景川有些讶异,“这么巧?陆漾都没跟我说,那他还说什么了?”

    “他说,他叔叔婶婶想请我吃顿饭,大概意思是说希望我能赏光,你觉得呢?”陆漾跟别人不同,他刚在a市发展,接过了他外公手里的资源还有家产,这样一个人,主动跟她攀谈,还因为这样一件不算大事的小事特意说请她吃饭,没猫腻才怪。

    苏烟都不用想,陆漾刚上台,根基都不稳,陈老爷子的儿子孙子估计没少跟他使绊子,在这个时候,他还有心思请她吃饭?

    无利不起早,只看江景川愿不愿意跟陆漾有这层关系了。

    江景川仔细想了一下,其实跟陆漾保持良好的关系,他并不排斥,首先陆漾这个人的人品也不差,他跟他也算共事过,本身就有些交情,其次陆漾背后的陈家也不赖,不管怎么说,多个这样的朋友总不是坏事,既然陆漾有心想要跟江氏搞好关系,他总不能当没看到吧,想到这里,江景川沉声道:“陆漾人还不错,过去吃顿饭也没什么,再说了,那也是他妹妹跟你的交情,你别想太多();。”

    苏烟听了这话心里就有底了,她是不会管江景川生意上的事的,也不是她能管的,既然他都这样说了,那就去吃顿饭吧。

    “只要对你没有影响,我都可以的。”苏烟又补充了一句。

    江景川有些小感动,一方面是觉得苏烟不愚笨,还算知道这种事要告诉他,直觉也挺敏锐,另一方面苏烟这种话听了就觉得她很懂事,要知道,有一个懂事的老婆,比一个漂亮的老婆更让人开心。

    他放下筷子,探出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别想太多,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不是他自夸,凭着他的能力,的确是可以让妻子过随心所欲的生活。

    “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吗?”苏烟狡黠一笑,惹得江景川失神了片刻。

    “恩。”

    “那好,我希望江先生能够清闲一点,不要这么的忙,希望他能够每天准时吃饭,准时休息,希望他在我不在的时候,也能好好照顾自己。可以吗?”这样的甜言蜜语,简直信手拈来,苏烟知道说什么样的话能让他高兴。

    果不其然,江景川愣了片刻,看着苏烟,眼里的情绪都变了,变得更深沉了一些,好半天他才摸了摸她的侧脸,低声道:“江先生也想陪江太太吃饭休息,可是江先生有很多的事情要做,为了家人,为了江太太,为了以后的孩子。”

    在几天之前,江景川其实对家庭跟孩子都没什么概念,寿宴之后,江景川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也会想一下自己未来的孩子会是什么样的,作为父亲,作为丈夫,自然是想给妻儿最好的生活,以前努力工作认真奋斗,不过是为了野心跟成就感,现在不一样了,他想的更加成熟了。

    苏烟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江景川简直一天天的都在刷她的好感度,她又不是冷血动物,别人对她的好,她还是知道的。

    以前皇上对她也好,但那种好被阶级制度,被主仆关系隔阂着,他习惯高高在上的态度,尽管对他来说,他已经是低着头在对她好了,可因为身份关系,她一辈子都不敢对他的感情有所回应。

    如果有一天他收回了那种好,她会变成什么样呢?

    恩,与其这样,不如一开始就不要有所期待好了。

    江景川却是不同的,他时刻都是在以一个男人一个丈夫的身份对她好,他会征求她的意见,会给她一种是平等的感觉。

    这样的感觉没人不喜欢,苏烟也是。

    她低声喃喃道:“江先生这样好,江太太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站在苏烟的角度,江景川没有亏欠过她,事事都为她好,这样一个人,她心里怎么可能不会有所感触?

    她终究是人,最普通的那种人,即便内心再坚硬,也是有血有肉的,她也会被感动,也会有柔软的时候。

    江景川继续摸了摸她的脸,温声笑道:“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其余的我来做。”

    在他心里,苏烟已经够好了,他对妻子的要求本来就不高,对感情从前更是没有期待,现在的苏烟给了他这么大的惊喜,他不是贪心的人,现在这样就好了。

    苏烟的心情不是一般的复杂,江景川也太好了吧,好到她都不知道怎么回应了。

    对她好就不说了,还那么尊重她,她说不想要孩子,他就真的如她所说的那样不去勉强她,在心里犹豫了一阵,苏烟也学着他的样子,摸了摸他的脸,心里想着,他这样的好,也许她没办法去回应他的感情,但她能做到的就是一直陪着他,曾经许诺给那个九五至尊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她要许给他了();。

    苏烟想了很多,她认为自己给江景川的已经很多了,唯独没有想过的是,真正爱一个人的话,对方需要的,最渴望的也是同等的爱。

    等江景川吃完饭了,他收拾好碗筷,便对苏烟说:“我这里还有工作要做,带不回去,一个多小时之后有个视频会议,估计最起码也要忙到十点多,你先回去吧,今晚不用等我了。”

    苏烟看了他一眼,从包里拿出手机还有充电器,冲他摇晃了一下,道:“你忙你的,我忙我的,谁也不打扰谁,反正我今天要跟你一起回家。”

    她今天中午刚学会看微信朋友圈,觉得可有意思呢,反正在这里陪着江景川加班也不会无聊,干脆就刷刷好感吧。

    江景川挑了挑眉,“会很没意思的,我在工作的时候也不跟人聊天。”

    他觉得苏烟肯定是坐不住的。

    “不,我不,我就要在这。”苏烟干脆往沙发上一躺,作无赖状,“不然,你就把我丢出去。”

    江景川拿她没办法,想了想,走出办公室,来到秘书工作的地方,他轻咳一声,在秘书们惶恐不已的眼神中不紧不慢地开口,“最近有什么韩剧是流行的?”

    琳达最先反应过来,知道江总是为了江太太问的,整理了一下情绪,低声回道:“江总,最近没有大火的韩剧,不过前段时间有一部还不错。”琳达说了一个剧名,江景川记在了心里。

    紧接着江景川又对秘书们说:“现在不早了,你们没什么事就先回去吧,晚饭在外面吃,记得找财务报销。”

    秘书们都在心里欢腾了一声,一个个都巴不得苏烟以后常常来,这样的话江总心情好了,她们跟着福利也好。

    江景川面色有些尴尬,又去了助理工作的地方,对待男助理就没跟像对秘书那样尴尬了,他直接开口道:“你这里应该有多余的笔记本吧?给我找出来,然后给我找一部电视剧。”

    助理直接斯巴达了好嘛。

    江总居然让他找韩剧,这是几个意思!

    尽管内心犹如草泥马奔腾而过凌乱不已,但面上还是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从柜子里找到备用的笔记本,找到插头,又找出江景川说的韩剧之后,才一脸懵逼的给了他。

    当江景川重新回到办公室的时候,这一层楼的秘书跟助理也在收拾东西准备走人了,既然江太太都来陪了,他们这些瓦数也不高的电灯泡自然是哪里凉快去哪里。

    苏烟看江景川手里拿着笔记本,还在疑惑他是要做什么的时候,江景川走到她面前,将笔记本放在她面前,又去插好插头,做完这一切之后才说:“你可以看电视剧,秘书们说这部挺好看的。”

    唔……看电视啊,她喜欢\(^o^)/~

    江景川想了想,又出去了一趟,他去干什么了呢,他去茶水间给苏烟泡了杯奶茶。

    江氏的茶水间有配零食柜的,一开始人事部是想着要收费,可江景川觉得这也不是什么大钱,就说免费供应了,不过也是因为免费供应零食这一点,被江氏的员工发在微博上之后,又让同行们羡慕不已。

    唔,凤梨酥拿两个,巧克力拿两条,水果果冻拿两盒……

    虎皮蛋糕,抹茶麻薯();!这些都要拿!

    软糖肯定也要拿!

    牛肉干是看剧必备好嘛!

    几乎将零食柜搬了四分之一的江景川终于满意了,这些可都是他的钱买的,造福员工,也要造福老婆。

    当苏烟看到这么多零食时,整个人不太好,但还是接受了江景川的关怀,一边窝在沙发上看剧一边吃东西,一开始觉得电视剧挺没意思的,后来越看越入迷。

    苏烟的心情是这样的——

    女主角挺漂亮的,男主角……唔,看起来好嫩啊,不喜欢。

    咦?男主角看着还可以诶。

    啊!男主角怎么越看越帅?!

    好帅!

    江景川忙工作的时候稍微分心探头看了一眼苏烟,一看她那表情心里就暗道不好,他怎么忘记了?!韩剧那是中国男人最痛恨的东西啊!!

    他想都没想起身走到苏烟面前,弯腰,按了一个键,顿时画面就暂停了,停在了男主角那张俊脸上。

    苏烟正在吃着软糖,疑惑不解的问道:“干嘛啊,我看得好好的。”

    江景川指了指电脑上的男主角,“你觉得他帅吗?”

    微笑,谨慎回答哦。

    苏烟很快就反应过来,赶忙摇了摇头义正言辞道:“他很丑。”

    这种鬼话虽然听了心里怪舒服的,但想也知道是假话,江景川恩了一声,淡淡道:“他这么丑,那就别看了吧。”

    不行!!!

    要看!!!

    说时迟那时快,苏烟死死地拽住了江景川要去关掉视屏的手,挤出一个微笑,“剧情还不错,我不是看人,我是看剧情。”

    “哦?”江景川也坐了下来,“这么好看,我也陪你看看,放松一下。”

    呃……

    苏烟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在江景川的手指就要按到播放键的前一秒,他停了下来,趁着苏烟不注意的时候,一把抱住她,使了使力让她坐在他的腿上,他的手禁锢在她的腰间。

    苏烟在短暂的惊吓之后,回过神来,瞪了江景川一眼,挣扎了一下,在感觉到被什么东西顶住时,白皙的脸上慢慢爬上红晕,她捶了他的胸口一下,“臭流氓!”

    这是她在看电视剧时学会的。

    对,江景川就是臭流氓。

    本来江景川只是想逗逗她,没想到她这样一挣扎,闻到她身上淡淡的清香,再加上此刻绯红的脸庞,江小二……恩,站起来了。

    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现在老婆坐怀,而且这一层楼也没别人了,他想干点什么不是正常的吗?

    江景川捉住她作乱的手,倾上前去,亲了亲她的额头,这个温情的动作让苏烟停止了挣扎。

    他的唇扫过她的眉毛,她的眼睛,她的鼻子,最后落到了唇上。

    辗转反侧,抵死缠绵();。

    苏烟意识也慢慢不清楚了,只知道是躺了下来。

    沙发不算宽大,但两个人拥抱在一起,也不会嫌挤,最后苏烟的衣服都被撩起来了,江景川想起什么,他停下了手中作乱的动作,有些狼狈地压在她身上沉重的呼吸着。

    要!人!命!了!

    江景川放开苏烟,心想,自己这定力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吧。

    哦,不,还有一个柳下惠前辈。

    他起身,坐在了另外一边的沙发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苏烟回过神来,衣服早就被他整理好了,只是头发有些乱,她想说些什么,可这时候说什么都太暧昧,也都不合适,只能咬牙忍着。

    江景川平复了一下心情,他站了起来,背对着苏烟,喘着粗气道:“我去个洗手间。”

    总裁办公室都有单独的洗手间,还可以洗澡冲凉。

    他必须要去冷静一下了。

    “……哦。”苏烟这一开口就被自己吓到了,这声音太柔太媚了,她自己都忍不住被自己苏到了。

    江景川闷哼了一声,快步走向洗手间,准备去冲个澡,等冷静下来之后他要立马去工作好吗!!

    苏烟整理了一下头发,她想到了很多事情。

    其实她跟江景川相处的日子并不长,可不知不觉间回想起来已经有了专属于他的回忆了。

    站在女人的角度来看,江景川的确是万中挑一的结婚对象,不仅仅是他有钱有势,也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外表,有钱又长得帅的人不多,但也不会太少,可有钱又长得帅,还有责任心,还知道尊重人的,那只怕是打着灯笼拼了一辈子的人品都很难遇到一个吧?

    苏烟觉得自己肯定一直都被逝去的家人还有奶娘保护着,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运气?

    死了又重生,还是原来引以为傲的相貌,这已经是逆天的了,还摊上一个各方面都很合她心意的男人。

    苏烟在心里一点一点的数着江景川的优点,鬼使神差般的站了起来,往洗手间走去,站在门口,她敲了敲门,声音放得很低,“景川?”

    江景川刚脱完衣服,听到她喊他,心里一惊,“恩?”

    苏烟在还没有穿越之前,理论知识还是非常丰富的,可理论知识再丰富,她也是被娇生惯养的大家小姐啊,最后只能咬咬牙道:“恩,需要我帮忙吗?”

    这话信息量实在太大,也太有内涵了。

    江景川顾不了那么多了。

    门突然被打开,苏烟还没看清楚的时候,便被一股力道拉了进去。

    “唔!”这是苏烟的声音。

    没一会儿阵阵水声传来,夹杂着男人的低喘声。

    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后,江景川神清气爽走了出来,苏烟头发湿哒哒的,都快被气哭了,手放在水龙头那里冲个不停。

    洗洗洗!

    挤洗手液,再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