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因为江景川这样闹过一出,苏烟也没什么心情继续追剧了,就窝在沙发上拿手机练着拼音,她觉得这个拼音还是很简单的,现在已经会很多了,相信再过一段时间,她就可以正常自如的发短信消息了。

    江景川的*暂时得到纾解,他专注心神开始认真工作,开视频会议的时候也不避讳苏烟,一个个专有名词吐出来让苏烟都看愣了。

    工作中的江景川跟平常时候的他不同,其实江景川并不擅长言辞,可这会儿开会,语气不疾不徐,给人一种十分有把握的感觉,没有女人不喜欢男人认真的一面,苏烟也是,她一手托腮,看着江景川,在心里感慨,可真是个极品男人啊。

    她开始相信原身对沈培然绝对是真爱了,不然是个脑子稍微清白的女人,都会选择江景川啊,不是说沈培然不好,沈培然也是一表人才,看着也不差,只是比起江景川,那还是差了不止一星半点。

    在结婚的半年中,能对江景川视而不见,一门心思都扑在沈培然身上,这不是真爱她都不服。

    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她其实也挺为沈培然感到可惜的,因为他的爱人不是不爱他了,只是不能爱他了,她都不知道原身到哪里去了,苏烟有种强烈的预感,她觉得原身不会回来了,至于原身是不是也到另外一个人身上去了,她就不知道了();。

    江景川忙完工作之后,抬手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十点了,他收拾了东西,拿起车钥匙,便带着苏烟下班了。

    此时江氏已经没多少人了,除了一些程序猿们还在奋战,大厦里非常安静,苏烟穿着高跟鞋走在光滑可鉴的大理石地面,发出的声响太过突兀。

    “要不要去吃夜宵?”江景川突然来了兴致,坐在车上转头问苏烟,“我外婆家附近有一条小吃街,附近就是一所大学,有很多好吃的,想不想去试试?”

    苏烟因为在沙发上休息过一会儿,现在一点都不困,既然江景川要带她去回忆过去,那她只有舍命陪君子了。

    “好啊。”

    “你先睡一会儿,等到了我叫你。”江景川体贴的将车内的温度调到最舒适,又从后座拿过自己的西装外套搭在苏烟的腿上,“有点远,估计要半个多小时。”

    “我要是睡了,就没人陪你聊天了。”苏烟靠着车座,看向江景川柔柔一笑。

    “不用。”江景川注视前方路况,低低笑道:“你这样坐在我旁边就可以了。”

    已经数不清多少次一个人加班回到自己的那个公寓,车上没人,公寓没人,他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孤独,可一旦有个人以这样的姿态进入自己的生活中时,他想,自己再也没办法忍受孤独了。

    苏烟耸肩,“那好,我先睡一会儿,你要是无聊了,可以把我叫醒。”

    江景川闻言颇为无奈的摇头笑道:“那还是算了,你的起床气我可是不敢招惹的。”

    苏烟这个人什么都好,不说温柔到了极致,但大多数时候还是很讲道理很懂事的,可唯独起床醒来的时候,那大概是她一天中最无理取闹的时刻。

    就前几天江景川失眠了,早上也早早地醒来,他就起身想去洗手间,结果不小心撞到了椅子,发出的声音把苏烟给吵醒了,当时苏烟坐在床上,大眼睛死死地瞪着他,气得腮帮子都鼓起来了。

    听到江景川这样说,苏烟瞪了他一眼,拉了拉他的西装,闭眼睡了。

    与此同时,沈培然已经从悲愤中清醒过来了,他躺在公寓的地毯上,屋内的灯全部都熄灭了,只有外面的月光映照进来,他胡子拉渣,表情既空洞又颓废,过了一会儿他站了起来,像是行尸走肉一般,来到了自己的书房,坐在书桌前,拉开抽屉,拿出一本相册。

    人是不是就是这样,拥有的时候不懂珍惜,等到失去之后才知道自己犯的错有多离谱?

    他一开始喜欢苏烟的目的并不纯粹,因为她漂亮,所以才会被吸引,她是学校男生心目中的女神,可两人在一起的期间,一直都是她在让着他,迁就他。

    他又有什么资格指责苏烟嫁给了别人,明明当初她是想嫁给他的,而他们还有机会可以在一起,是他将她拱手让人了,是他拒绝了结婚,凭什么转头又报复她?

    苏烟之所以现在这样决绝,其实是有迹可循的,她不是一天就变成这样的。

    家瑜的事情是□□,他还记得那天她离开之后,她给他打了个电话,那是深夜,他本来都睡下了,接起电话语气也很不耐烦。

    她说:“不如就算了吧,我们就这样吧,很多事情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培然,你知道吗?我突然很害怕,我怕我违背道德最后不顾所有人的反对,你明白吗?我怕做完这一切之后,我已经不再爱你了。”

    生活从来都不缺少勇士,可又有多少人,不顾千夫所指,拼尽全身力气,最后发现,拼命得到了曾经得不到的,然而那已经不是自己想要的东西了();。

    他当时不明白她的意思,还不耐烦的打断了她,现在想想,很多事情都不是一朝一夕,在相处中,他累,她更累,他要她谅解他,却忘了谅解最累的她。

    a市的小吃街热闹非凡,江景川停好车之后就带着苏烟左绕右绕,终于到了一家烧烤小店门口,屋内已经没有位置了,老板就又临时在外面搭了桌椅,江景川跟苏烟坐在外面,先点了几瓶冰镇的饮料,老板娘热情地拿着菜单在一旁候着,用带着方言的普通话问道:“帅哥美女,想要吃点什么?”

    “你想吃什么?”江景川侧头问道。

    苏烟仔细看着菜单,她还没在外面吃过这种烧烤,也不知道哪种好吃,看了半天摇了摇头,“你来点吧,我都可以。”

    江景川也发现了,每次跟苏烟在外面吃东西,她都不怎么点东西,也不勉强她,对老板娘道:“两份烤冷面,十五串鸡脆骨,十串烤鱿鱼,五串鸡翅,五花肉也来十串……唔,一份蒜泥茄子,先就这么多吧。”

    看江景川点菜的熟捻程度,就知道他不是第一次来吃了,等老板娘走后,苏烟才好奇问道:“你以前经常来吃吗?”

    虽然说这里很热闹,可跟江景川的身份完全不搭边,她以为江景川应该不会来这里吃东西的。

    “回国后有一次来外婆家这边看看,无意间就走到这里了,没有经常来,有时候闲了会过来看看。”江景川从筷子筒里抽出一双筷子,看了一眼老板没注意到这边,才对苏烟眨了眨眼睛压低声音道:“像这里的小摊就不要指望卫生了,所以只能偶尔吃吃。”

    字里行间,苏烟都能感觉到江景川很怀念他的外婆,那种孺慕之情完全可以感受得到。

    “外婆家还在这里吗?”苏烟笑盈盈问道。

    一个对逝去的亲人常怀眷念的人,不会坏到哪里去。

    江景川点了点头,叹道:“两个舅舅都很有孝心,舍不得把房子卖掉,其实这一块房价不低的,我妈没想过要那套房子,舅舅们说就干脆留着吧,时不时回来还能当个念想。”

    其实江景川很喜欢妈妈那边的亲戚,他们可能都没多大本事,但一个个都努力地生活着,并且都那么的善良。

    “那好,等什么时候有时间了,你带我过去看看可以吗?”苏烟知道外婆是江景川内心最柔软的回忆,这个也能理解,就像她一样,最温暖的回忆便是父母跟奶娘了,那是无论心变得多么坚硬,人变得多么世俗,想起来都会瞬间柔软下来的存在。

    江景川听到苏烟这样说,一时间没有立马回答,只是怔怔的看着她,在这闹市中,他忍不住探出手摸了摸她的脸,笑意直达眼底,“好,当然好。”

    有这么一首歌,他都忘记叫什么了,只有一句歌词印象特别特别深。

    ——我想带你回我的外婆家,一起看着日落,一直到我们都睡着。

    最为遗憾的事情就是没让外婆看到他娶妻,不过也没有关系了,他会带着苏烟去看外婆,看他小时候眷念的屋子,他会告诉她,那里承载着他全部的童年回忆。

    “对了,你这两天收拾一下,过几天我们就准备出门了。”这是江景川计划了好久的事情,最终决定是去一个海岛上,正好他在国外时期认识的一个朋友在那个岛上有私人别墅,工作行程也都安排好了,他基本上可以空出一个星期的假来,足够他们好好透气了。

    苏烟对这件事还是很有兴趣的,一听江景川真的都安排好了,立马喜形于色,恨不得抱抱江景川了();。

    她好想出去!

    真的好想出去玩!

    小时候在家里当大家闺秀憋了快十年,后来又在后宫里憋了十年,现在她终于能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了!

    本来苏烟对烧烤并没有抱什么期待,纯属是陪江景川的,哪知道小心翼翼的张嘴吃了第一口烤冷面之后,也不再跟江景川说废话了,埋头吃烤串喝冰镇饮料,她觉得这个烧烤比她之前吃过的什么大餐好吃多了!

    看苏烟吃得满嘴是油的样子,江景川一边笑她,一边拿出纸巾给她擦嘴。

    旁边桌是一对学生情侣,妹子看到江景川这样温柔体贴,再看看自家男友只知道玩手机吃烤串,压根就不关心自己,顿时就来气了,她气呼呼地掐了男友的腰一下,惹得男生一边揉腰一边怒瞪,“你干嘛啊你!”

    妹子气得够呛,“整天只知道玩手机玩手机,你特么跟手机谈恋爱去吧!”

    男生无奈,不说话了,也乖乖收起了手机。

    妹子却觉得还不够,心里的怒火本来就烧得很旺,这会儿根本就停不下来,“你看看人家,你再看看你自己,有你这样谈恋爱的吗?你是不是想分手?是不是!”

    苏烟觉得这里的情侣吵架都很有意思,她看着津津有味的,像她以前那个时代,别说是跟丈夫吵架了,大多数女人连瞪都不敢。

    男生四处一张望,就看到了苏烟跟江景川这一对,再仔细看了看苏烟,不免又多看了几眼,他垂下头嘀咕,“你要长那样,我也能温柔体贴啊。”

    “你特么说什么!”

    男生赶紧拿起没吃完的串串,将钱放在桌上,冲老板娘喊道:“老板,钱放这里了啊。”

    说完后又看了苏烟几眼,这才赶紧溜了,妹子气得捶桌,也跟了上去。

    看她那阵仗,估计是要把男生好打一顿了。

    苏烟笑了笑,眼里都是赞赏,“这姑娘真有意思。”

    江景川却哭笑不得了,“我能为那男生祈祷一下吗?”

    吃完了夜宵之后,两人都有些撑,便在这附近散步,苏烟挽着江景川的手臂,想起了下午时分万熠的那通电话,她决定要告诉江景川,现在这样的气氛正好,她迟疑着道:“景川,有件事我想告诉你,但不知道恰当不恰当。”

    “没什么不恰当的,我们是夫妻,你有什么话都可以跟我说的。”江景川心情不错,说话语气也很轻快。

    “上次我一个好朋友过来了,我应该有跟你说过的,当时她之所以过来,是因为沈培然过去找她了,我有很明确地告诉她,希望她能帮忙跟沈培然说清楚,我跟他是不可能的了,今天沈培然又去找她了,她将一些事情告诉了他。”苏烟的语气不紧不慢的,再也没有之前提到沈培然的忐忑了,倒像是提到一个陌生人一般,“沈培然的情绪有些激动,我这个朋友担心他会做一些过激的举动,所以就打电话来提醒我了。”

    江景川沉思了一会儿,道:“以你对他的了解,你觉得他会做什么?”

    在明白了苏烟的想法之后,江景川对沈培然的那点介怀也不算什么了。

    “不知道。”苏烟摇了摇头,她压根就不了解沈培然,根本不知道他被激怒了,会做什么事,也正因为如此,她才决定告诉江景川,无论如何,她都希望给江景川一种她很坦诚很依赖他的感觉。

    只要江景川心里是相信她的,那么,她就不会被沈培然的事情困住了();。

    江景川大概也能猜到沈培然知道了什么,他觉得挺可笑的,其实他并不介意苏烟跟他到底是不是第一次,江景川虽然在一些事情上有些大男子主义,可他真的不是有处女情结的人,在他之前,苏烟的过去他管不着,也没办法管,那是她的回忆,是她的过去,而显然对沈培然来说,苏烟是背叛他了,所以才会如此激动。

    “你是不是害怕?”江景川注意到苏烟的表情,问道。

    苏烟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坦白说,有一点,我已经做了决定了,以后都不会跟他有任何往来了,可他还这样执着,我不知道他接下来会做什么事情,心里有些担心。”

    “恩,我知道了。”江景川摸了摸她的头安慰道,“不用担心,这还有我在呢,没人敢对你做什么。”

    苏烟听了这话心里踏实了一截,想了想,又忍不住开口,“景川,有个事情我想拜托你一下,其实沈培然对我也没有造成什么伤害,而且我跟他也是同学,如果可以的话,你能不能答应我,除非他是做了非常过分的事情,不然我们也不要去伤害他,好不好?”

    原身现在不知道去哪里了,她为了自己可以将沈培然推得远远的,可她心里还是非常希望沈培然能够和平放手,她不是多么善良的人,并且也很自私,可她接手了原身的生活还有生命,虽然做不到去爱她爱的人,但最起码也要保证,原身爱的人不被江景川打击报复。

    那样也太惨了。

    她不知道江景川的底线在哪里,但她真的害怕沈培然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举动,会刺激到江景川。

    江景川神色复杂的看着苏烟,意味不明地叹道:“你还是关心他。”

    这话说得……

    苏烟都不知道该接什么话了,只能对江景川来了个熊抱,紧紧地抱着他的腰,闷声道:“你吃醋了,对不对?”

    算了算了,继续撩他哄他呗。

    谁叫这事是她理亏呢。

    江景川不说话,哪个男人能轻易承认自己吃醋,他心里知道苏烟现在跟沈培然是不可能的了,可听到她关心别人,还是不爽。

    恩,极其不爽。

    “吃醋也没关系啊,只是我想跟你说的是,我的态度一早就明确了,跟他的确是不可能了,景川,你不知道,其实我最怕的不是他会做什么事情,我怕的是会失去你。”苏烟说的这就是实打实的真心话了,沈培然会做什么,她的确不清楚,可她从头到尾怕的都是江景川的态度。

    现在的生活她真的很满意,对江景川她也很满意,不想失去现在拥有的,有错吗?

    这番话果然是给江景川大力顺毛了,他脸上不自觉地露出微笑,回抱了她一下,低声道:“江先生没那么小气,他虽然是很讨厌沈培然,可不会做有损人格的事情,更加不会做让江太太不高兴的事,所以请江太太放心。”

    这也是江景川的心里话,他从头到尾都没想过要去对付沈培然,除非有一天沈培然强大到可以在商场上跟他光明正大的厮杀,否则他永远不会对一个他心里的弱者出手。

    唔,简单来说,有损逼格。

    就相当于大学生去打小学生一样,太让人唾弃了。

    也太过胜之不武了。

    苏烟听到江景川这样说其实一点都不意外,她只是想要亲口听他说而已,其实沈培然也不是什么极品前任,严格来说,他也没做什么伤害膈应别人的事情,江景川不是不明事理的人,他会理智的去处理这件事的();。

    “江太太突然发现江先生更帅了,怎么办?”苏烟继续哄他。

    怎么办?回去办啊!!

    野战不好。

    凌晨三点,苏烟早就累得睡着了,床下几个小雨衣正狼狈的躺在地板上,江景川抱着苏烟不肯放手,让自己的老婆担惊受怕还算什么男人啊,他吻了苏烟一下,低声道:“你害怕的,不会发生,我保证。”

    沈培然,的确是该处理了。

    第二天早上,还是跟往常一样,苏烟还在跟周公约会的时候,江景川已经坐下来吃早餐了,王阿姨频频看向楼下,试探着问道:“先生,要不要把太太叫起来吃早餐?”

    王阿姨是觉得如果苏烟能陪江景川一起吃早餐,然后像之前那样送他出门上班,这样会很好,可接连几天,苏烟都是睡到快中午的时候才醒来直接吃午餐。

    江景川清咳了一声,有些尴尬的摇头,“不,不用了,让她好好睡吧。”

    昨晚的确是折腾得太过了。

    王阿姨是过来人,一看江景川这幅表情,便什么都明白了,立即跑到厨房,交代了一声,今天继续给太太补身体!

    从厨房出来,王阿姨作为苏烟手下的头号神队友,自然是找准一切机会见缝插针的给自家太太刷好感,“先生,昨天太太送过去的饭菜还合胃口吧?”

    江景川想起昨天的温情时刻,面上表情柔和了不少,“恩,还不错。”

    特别是饭后甜点,简直棒呆了!

    咳咳,至少作为恋手爱好者,江景川昨天是圆满了的。

    “太太昨天一听说先生要加班,就跟厨房说让做几个菜,时间有些匆忙,卖相肯定是不比平常的,先生觉得味道合心意那就好了。”这番话说的是菜,其实是在跟江景川说苏烟有多关心他,因为赶着过去,所以厨房阿姨才来不及发挥最佳水平。

    江景川闻言一笑,“我吃好了,先去公司了,今天让厨房多做几个太太爱吃的菜。”

    “好!”王阿姨仔细观察着江景川的表情,也满意了。

    沈培然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办公室里工作,秘书注意到,他自从接到那个电话之后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中午时分,沈培然跟公司的经理说了一声之后,就拿起车钥匙离开了。

    来到约定好的餐厅包厢时,江景川已经到了,正在慢条斯理的吃着日本料理,看到沈培然进来,也只是从容的笑了笑,“沈先生还没吃午饭吧?”

    沈培然不太明白江景川约他的目的,但即便有些事情想通了,这会儿看到江景川,心里还是意难平,面无表情的坐了下来,看着江景川冷声道:“不知道江总今天是有什么事?”

    “沈先生,你我都没想到,有一天会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吃饭吧?”江景川拿起一旁的手帕擦了擦嘴,看向沈培然,表情依旧不变,“最近我有一个困扰,需要沈先生帮忙解惑。”

    对于江景川,沈培然曾经是佩服的,至少在江景川还没有成为苏烟的合法丈夫前。

    江景川可以说是a市里最年轻的一个掌权人了,能以最短时间内接手江氏,并且摆脱之前江父的光环,成为新一代的江氏总裁,但凡是有野心的男人,对江景川都或多或少的佩服();。

    在学生时代,苏烟也一直很受欢迎,可沈培然从来都不觉得自卑,他根本不把那些人放在眼里,在江景川面前就不一样了,坦白说,与其说他是不想跟江景川正面对上,更不如说是不敢。

    在江景川面前,他会觉得自卑,也会忍不住怀疑苏烟的真心,从而导致两人之间一直缺少信任。

    沈培然听了江景川的话,自嘲一笑,“我还有那个本事帮江总解惑?江总太高看我了。”

    “当然,这件事情只有沈先生能够解决,别人都没办法。”江景川对沈培然的讨厌完全是因为苏烟的关系,他对他这个人是没什么意见的,所以现在也能心平气和的跟他聊天,哦,不,是谈判,“最近我很苦恼,因为我的太太有时候心情不怎么好,我很想为她解决烦恼。”

    这番话简直诛心,沈培然气结,声音更冷了,“是吗?”

    “我认为身为一个好丈夫,我理应为她解决烦心事,沈先生,你觉得呢?”

    江景川不希望苏烟再因为沈培然的事情忧心了,而昨晚苏烟说的那些话,显然已经将处理权交到他手上来了。

    □□当然要自己主动出马。

    沈培然虽然心态平静了很多,但听到江景川这样说,还是忍不住愤怒了,他攥紧了拳头,怒目而视,“江总,做人不要太嚣张了!是你插足了我跟小烟的感情,你凭什么到我面前耀武扬威?”

    “诶。”江景川叹了一口气,“沈先生,你的阅读理解显然没有过关,我是诚心诚意要跟你讨论的。”

    他就是要激怒沈培然,谈判过程到底应该如何表现,他比谁都清楚。

    果不其然,沈培然双目欲裂,恨不得要揍江景川了,还好有一丝理智残存,他咬咬牙道:“江总,明人不说暗话,你到底什么意思?”

    “沈先生,你怎么不问问我,我太太的烦心事是什么?”江景川也稍稍收敛了笑意。

    沈培然内心有些酸楚,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变成苏烟的烦心事。

    顿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垂着头,再也没有刚才的怒气了。

    “沈先生,我太太得知了一些事情,她听说你最近的情绪不太稳定,她有些害怕。”江景川看着沈培然,已经懒得摆什么笑脸了,“不瞒你说,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去勉强她,如果我真有这样的心思,你觉得你还能这样坐下来跟我聊天吗?我不知道你跟我太太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当然我也毫无兴趣,今天我找你来,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希望你不要再给造成我们的困扰了。”

    沈培然讽刺一笑,“你以为她就喜欢你?你知道我跟她在一起多长时间了吗?如果不是你,我们早就结婚了。”

    江景川听了这话也不生气,挑了挑眉,饶有兴趣问道:“我问你几个问题,第一,你觉得我插足了你们的感情,那为什么这段时间你不找我?”

    这是江景川对沈培然很不屑一顾的一个理由,但凡沈培然是个男人,在遇到这种事情之后,大不了就来找他,两人打一架出个气也好啊,可沈培然倒好,什么都不做,每天只知道给苏烟打电话,或者给她的好友打电话求帮忙。

    沈培然一怔,没有回答。

    “你到底是没时间来找我,还是不敢来找我,你自己心里清楚,就不用回答我了。”江景川继续微笑道,“据我所知,我太太跟你不再来往也有一个多月了,这一个多月里,你做过什么?你真的想过要去找她吗?没有。正如你刚才说的那样,在我之前,你们已经认识很长时间了,我相信她的家在哪里,她平常爱去哪些地方,你应该不可能不知道吧?”

    “你没有,你只是给她打电话,那天晚上你打电话过来是我接的,你还记得吧,你说你很想她,可你做了什么努力吗?你没有,我相信你知道我们家是在哪里的,就不说你要冲到家里来找她吧,你甚至都没在那附近转悠过,你凭什么说你想她?”江景川还是头一次对情敌说这么多话,“任何没有付出努力的感情,都不值得炫耀();。”

    沈培然想要大声反驳,可江景川说的每一个字都像钉子一样钉在他骨子里,疼得难受。

    他突然发现,江景川说的话,他无从辩解。

    “沈先生,这段时间我太太到底是什么态度,我相信你已经明白了,今天你就是不放手,我也拿你没办法,只是我今天来的目的只有一个,请你时刻记住一点,苏烟她已经结婚了,她的合法丈夫是我,就算你想跟她在一起,也得先把我给解决了,所以从现在开始,你想做什么直接冲着我来,不要再给她打电话,不要再让她担心了,可以吗?”

    江景川也没想过要烘托自己的形象或者威逼利诱沈培然放手,只是,他实在是不想再听到她用担忧的语气跟他说起沈培然了。

    沈培然沉默了片刻之后道:“她现在过得还好吗?”

    “这是我要问你的第二个问题,你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有没有关心过她在江家过得怎么样?”江景川低头喝了一口茶,目光深沉。

    沈培然哑口无言,他发现自己在面对江景川的时候,竟然什么都说不出口。

    可是,到了这一刻,也没什么好掩饰的了,他缓缓摇了摇头。

    对,他没有问过,他排斥一些跟江景川有关的事情,所以从来不曾问过。

    “你家也算小富小贵了,不可能不知道,在豪门生活有多辛苦,你有没有想过,也许我们家人知道婚后她还跟你在一起,你有没有想过,她可能过得并不好?”江景川看着沈培然惨白的脸色,也不打算继续说下去了,“她以前过得好不好我不知道,但现在以后她都会过得很好。”

    其实沈培然这几天也发现了,他从前给苏烟的关心实在太少了,也难怪她会因为家瑜的事情再三跟他发生争吵。

    他享受着苏烟的爱情,这段过程中更以她结婚为理由,数次要求她理解他的一些并不合理的行为,江景川说得没错,从头到尾,他都没有真正付出过什么实质性的努力。

    在冷战的期间,他没有主动联系她,过了十多天后,在他知道她跟江景川关系缓和的时候,他才开始急了。

    这算不算有恃无恐?

    恩,太卑劣了。

    他终于明白了在那天发生争吵之后,她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她说,她最怕的是她不再爱他。

    那个时候就已经死心绝望了吧。

    江景川觉得今天说的废话已经够多了,看沈培然的表情,他的目的也达到了,于是就起身,声音有些低沉冷漠,“沈先生,以后有什么事,就直接找我。”

    说完后,他就拿起车钥匙准备走了,刚走到门口,沈培然突然叫住了他,他低低问道:“我还能见她一面吗?”

    他想亲口跟她说一声,对不起。

    恩,对不起,在你还爱我的时候,没有好好珍惜你。

    江景川勾了勾唇,也没回头,“不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