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江景川重新回到江氏,心情却无法平静下来。

    对于沈培然跟苏烟之间的那些事,他其实不太愿意想起来,特别是在跟苏烟发生了感情之后,但这不代表他看不出来这两人之间的问题在哪里。

    他是个商人,在面对苏烟这些天的行为时,也曾想过她的改变是出于什么原因,这是不可能不去深思的问题。

    有的时候,可能作为旁观者才能更清楚的看到一些存在的问题,在跟沈培然的交谈中,他发现,沈培然不是如他想的那样不爱苏烟,只是还是太年轻了,没有人一开始就懂得怎么去爱人,显然沈培然还处于这样的阶段。

    像这种时候,越是因为爱,才越容易放手。

    沈培然自己也清楚,他再这样执着下去,对苏烟来说是一种伤害,不过江景川觉得自己还是应该感谢沈培然的不懂事,以及年轻气盛,沈培然如果温柔体贴是个懂事的好恋人,那他才该担心了。

    在江景川心里,其实在一些方面,他是把苏烟当小孩子看待的,小孩子的错误是可以被原谅的,更何况苏烟跟沈培然的这段感情还说不上是错误,毕竟这段婚姻本来就是被逼迫的,在结婚前,她跟沈培然之间的感情就已经很深了。

    江景川同样也要求爱人是忠诚的,但这种忠诚是建立在双方都达成共识并且对彼此都有感情的前提下。

    就好比他以前不要求苏烟爱他,对他一心一意,现在就开始要求了,因为他自己也会做到。

    江景川相信,沈培然应该是不会再固执下去了,从他最后的表现就能看出来,想到这里江景川总算觉得舒心了,毕竟隔三差五老婆就提到别的男人实在是太憋屈了。

    他不会否认沈培然的存在,也不会否认他跟苏烟过去的感情,只是从此以后,她的世界里关于爱情的这一块领地,只能他来踏足。

    正在这时,江景川的手机振动了一下,有微信消息提醒,他点开一看,是苏烟发来的。

    【今天天气真好:)】

    他轻笑了一声,低头认真回着微信。

    在苏烟的努力下,她现在已经学会在微信上跟人进行简单的交流了,她这段时间真的忙碌起来了,每天有电视剧要追,还要玩手机,已经可以预料到以后她会变成一枚网瘾少女了。

    原身的微信头像是一只耷拉着脑袋,耳朵垂着的兔子警官,看起来非常可爱();。

    江景川非常有心机的将自己的头像换成了一只狐狸。

    【恩,明天我有空,想不想出去逛街吃饭?】

    苏烟真是爱死现在的这种生活了,每天都在看非常有意思的电视剧,在手机上跟人聊天都很有意思,更别说过两天她就要跟江景川出远门玩了,她捧着手机在床上滚了两圈,最后在微信的表情里找到亲亲,给江景川发了好几个亲亲过去。

    没一会儿,江景川的消息又过来了。

    【我不要虚拟的,我要真实的。】

    真实的?真实的!

    苏烟红着脸发了一坨便便表情过去,就不再搭理江景川了。

    正在跟秦萱聊天,她又发来一张图片,苏烟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这个图片真的……让人不好说啊。

    是一个看起来表情很夸张的人,手里不知道拿着什么,图片下方有一排字——给老子来包辣条。

    彼时苏烟还不知道这个世界有一种东西叫做表情包。

    她十分谦虚的回了一条消息:“辣条是什么?你要吃吗?”

    秦萱正在上课,收到这条微信的时候,差点没笑出声来,憋得脸都红了,她这姐姐呛了她一回啊。

    没话可说,或者被噎得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发个表情包过去就可以缓解尴尬了。

    紧接着,苏烟收到了一个化着眼线的男人的照片,下面还是一排字——你已经成功引起我的注意。

    苏烟真的很想跟秦萱说不要再给她发这个了,但又觉得这样太不礼貌,只好不跟她聊了。

    与此同时,沈培然回到公司,去洗手间洗了个脸,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只觉得非常狼狈,跟半年前的意气风发截然不同,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很多事情他现在已经想清楚了,没必要再纠结了,沈培然整理了一下头发,开车去了沈家最大的公司,还没到沈爸爸在的办公室,就看到他那同父异母的哥哥走了出来,两人一对视,都是礼貌的笑了笑,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只有自己知道。

    沈爸爸还是比较喜欢小儿子的,看到沈培然过来,便乐呵呵道:“你吃过饭了吗?没吃的话就一起吧。”

    “爸爸,我不是来找您吃饭的,我想跟您说一下我的决定。”沈培然的表情太过认真,让沈爸爸都愣住了。

    “我想过几天就去国外进修,现在公司的事情麻烦您帮忙解决一下。”沈培然低着头,沉声道。

    对,他已经想清楚了,爱情跟事业,总是要得到一样的,既然他现在已经成了苏烟的烦心事了,既然他已经决定放手了,他就不想再过多纠缠了,只想开始自己新的生活。

    直到这一刻,沈培然才明白,原来如果真的喜欢一个人,是希望她幸福的,哪怕给她幸福的人已不再是他。

    他不允许自己留下来,因为他怕他忍不住,怕有一天会因为嫉妒去破坏她的幸福,所以他必须远离,必须强制性的开始新生活。

    沈爸爸神色一凛,没想到儿子会说这件事,他沉默了片刻,问道:“半年前送你去国外,你没过几个月又自己跑回来,这次是认真的吗?”

    他太了解自己的儿子了,当初吵着要去国外,说白了就是受伤了想去外面散散心,现在要是再闹一出的话,他就要考虑一下,以后沈家到底能不能交给这个儿子了();。

    英雄也有儿女情长,可要是为了儿女情长耽误大事,那是情圣,不是英雄。

    沈培然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爸爸,这一次我是认真的,希望您能给我两年时间,我会证明自己的。”

    今天是他第一次跟江景川正面交锋,他落个惨败,却是心服口服,但是,让他决定放手的不是江景川的财势,而是那一句——她以前过得好不好我不知道,但现在以后她都会过得很好。

    这一句堪比誓言,比我爱你要庄重得多。

    这句话看似简单,可他说不出口,也没底气说出口,既然这样,他凭什么不放手?

    这辈子错过她是人生一大憾事,可为了以后不留遗憾,他也必须要成长起来了。

    人生就是这样,喜欢跟人开玩笑,让人在最无能为力又或是最不懂爱的年纪,遇上了想要保护一辈子的人,注定是失败的。

    恩,真好,这世上还有人可以保护她懂她,这就够了。

    沈爸爸思忖了片刻,微笑颔首:“可以,给你两年时间,希望你不要再挥霍我的信任了。”

    走出大厦,沈培然站在太阳底下,丝毫感觉不到炎热,他抬起头,被太阳光刺得都睁不开眼睛了,他拿出手机,准备给苏烟打个电话,却在拨出去的那一刻,快速掐断了,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也不需要道别,就这样吧。

    江家别墅,苏烟刚吃完午饭,正窝在沙发上吃着水果,管家出去采购了,其他的佣人也不在别墅里,正当她打开电视准备追剧时,王阿姨神色庄重的下来,表情别提有多凝重了,苏烟现在也挺信赖王阿姨了,一看她这样子,赶忙放下叉子,问道:“怎么了?”

    王阿姨面色复杂的看了苏烟一眼,踌躇了一下,道:“太太,你跟先生在避孕吗?”

    苏烟愣了好一会儿,不知道到底要不要诚实回答。

    王阿姨一看她这表情就什么都明白了,“太太你放心,这事我不会告诉老太太的,你要是信赖我,就告诉我到底是你的主意,还是先生的主意。”

    苏烟相信王阿姨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这些日子以来王阿姨的所作所为已经很清楚明白了,她想了想道:“是我的主意,先生也同意了。”

    王阿姨松了一口气,这如果是先生的主意,那可就不妙了。

    “太太,这都是女人,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不想要孩子吗?”王阿姨本质上是个热心的中年妇女,现在小两口不想要孩子,她肯定是好奇的,再加上最近跟苏烟的关系变得不错,也就敢壮着胆子多问几句了。

    苏烟拿起叉子继续吃水果,语气非常自然,“我年纪又不大,再说了,生孩子很痛的。”

    这个解释让王阿姨信服了,毕竟在她看来,苏烟的年纪比她孩子都小呢,年纪轻轻的女孩子谁想那么早当妈啊,第二个理由就更加真实了,不想生孩子就是因为怕痛,这两个理由中都跟夫妻感情没什么关系,王阿姨心里松快了很多,乐道:“可总归是要生的,这早点生,身材容易恢复。”

    “目前还不想。”苏烟摇了摇头,能拖一天是一天,这就是她目前的想法。

    王阿姨探头看了一眼,拉着苏烟回了卧室,等门关上之后,她才放心大胆的开口了,“太太你的想法是对的。”

    本来苏烟还云里雾里的,一听王阿姨这话就更是一头雾水了,王阿姨不是一直希望她赶紧生个孩子在江家站稳脚跟吗?怎么这会儿却说这样的话?

    “这结婚之后,有半年时间你跟先生都是聚少离多的,还是这段时间感情才慢慢好起来,这才多久啊,晚点要孩子比较好,最起码也要等到感情稳定之后,太太,我说的话那是话糙理不糙,这男人吧,能管得住自己的不算多数,太太你要是怀孕了,这起码几个月先生都不能近身,这期间要是没别的女人那还好,可你也知道,先生这样的身份,多的是女人送上门来,女人怀孕的这段时间是最容易出事的了();。”

    王阿姨说着说着话匣子就打开了,“我跟你说件事,你听听就好,别说出去,我在江家呆了这么多年,你公婆的感情好不好?可你婆婆怀先生的那段时间,那也是差点就出事了,当时江家有个新来的女佣,外貌不差,身段也好,一看你婆婆怀孕了,心思就活络起来了,这要不是你婆婆即使发现了,这事情到底怎么样谁知道呢?”

    苏烟听了这话整个人都斯巴达了,没想到自家公公婆婆还有这档子事啊。

    看来王阿姨知道的八卦不要太多,以后得多多挖掘才好。

    她不太相信公公会背叛婆婆,毕竟一直到现在,都夫妻这么多年了,公公看到婆婆还是一副痴汉样,只是王阿姨说的也不是空穴来风,看来婆婆当年怀孕的时候,的确是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见苏烟惊讶,王阿姨满意了,继续往下说:“太太你的决定是正确的,你跟先生正热乎着呢,这段时间的确不是要孩子的时机,你跟先生都还年轻也不急,等感情更加稳定之后要孩子会更好,不过时间拖久了也不好,这平常人家,结婚一两年不要孩子公婆都有意见呢,太太,江家真正急着要孩子的不是你的公婆,而是老太太跟老太爷,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了。”

    苏烟也发现了,其实自家公公婆婆根本就爱管他们,两人平常出去旅游秀恩爱都来不及了,哪里有那心思管他们,真正急着四世同堂的人是江家二老。

    当然这个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人嘛,年纪大了就喜欢看家里热热闹闹的。

    “王阿姨,你说我该怎么办?至少半年内我都不想要孩子。”

    苏烟知道,其实王阿姨点出了精髓,她一方面的确是排斥要承担孩子的责任,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跟江景川的感情还不够稳定不够深,现在要孩子太危险了,无论江景川多么有责任心,可真要发生什么意外呢,谁又说得清楚?

    王阿姨想了想,道:“老太太跟老太爷都疼你,这事情其实还好解决,不过,我认为要先生出面比较好。”

    这话说得比较委婉,但苏烟听明白了,就是让江景川背这个锅。

    事实上,也一直都是江景川在背锅。

    苏烟点头表示了解。

    王阿姨瞥了苏烟一眼,装作不经意的道:“其实太太,这你要是嫁的是普通人家的话,你想什么时候生孩子都可以,只是你千万不要有拖一天算一天的心思,我是过来人,夫妻之间嘛,说白了都是一样,这两个人在一起也会有腻的时候,如果谈恋爱的话,腻了也就腻了,结婚之后,如果双方身体都没什么问题,有个孩子感情会更好一点。”

    苏烟知道王阿姨说的不无道理,当感情合适了,时间合适了,江景川又不是丁克,也没有生育障碍,那自然是想要当爸爸的,一旦他跟她之间有了孩子,关系也将更加稳定一些。

    “我知道了。”苏烟点了点头。

    的确,她自己心里也清楚,不可能真的拖到五年后,到时候黄花菜都给拖凉了,只是再给她一点时间吧,让她更有勇气去迎接自己的孩子。

    “怀孕前有很长一段备孕期,太太,你要是愿意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帮你跟先生指定新的饮食计划,保证到时候生出来的宝宝肯定健健康康的();。”王阿姨在江家混了这么多年,也知道苏烟跟江景川最多也只能拖个半年多了,半年多的时间拿来调理双方的身体最合适不过了。

    苏烟迟疑着点了点头。

    “太太,你别把生孩子想那么痛,其实十月怀胎,等生的时候,你跟孩子的感情那就不是一般的深了,而且,你想想,小宝宝多可爱啊,做母亲的都是伟大的,看着宝宝就会觉得痛都是值得的,宝宝以后也就是你最亲的人了。”

    她觉得王阿姨太适合谈判了,这不,她现在都有些动摇了。

    见苏烟是真的听进去了,王阿姨满意的下楼了,在江家呆了这么多年,王阿姨的思想也不是老古板,她也不是觉得女人还得像古时候那样生个孩子就稳定了,只是豪门跟普通人家毕竟不一样,她整天翻新闻也知道,什么哪家的媳妇接二连三的就是想生个儿子,生一个还不够,得生两个才行。

    难道人家的素质就不行吗?难道人家的觉悟还停留在清朝吗?

    不是的,身不由己。

    这就是最为残酷的一面,孩子不是立身的根本,也不是说生了儿子就高枕无忧了,但,不生孩子还能立足的,又有几个人呢?

    晚上江景川回来的时候,就发现了苏烟情绪有点不太对劲,他心想,难道是沈培然又闹什么幺蛾子了?不可能吧。

    吃过饭之后像往常一样出门散步,江景川问道:“你怎么了?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苏烟挽着他的手臂,叹道:“我在想一个很严肃很深奥的事情。”

    江景川被她这幅态度逗笑了,“说来听听,我们一起讨论这个严肃而深奥的问题。”

    “景川,如果爷爷奶奶催着我们要孩子怎么办?”苏烟心里是很矛盾的,她明知道自己是躲不过的,也知道自己总是会跟江景川生孩子的,可她就是觉得,这一天晚来比早来要好。

    “小烟,我还是那句话,我不会勉强你。”江景川停了下来,站在苏烟面前,微微弯腰,摸了摸她的脸,笑道:“你平常都很聪明的,怎么到这种事情上就这么笨了?爷爷奶奶我们是要孝顺跟尊重的,但绝不能盲目,盲目的孝顺比不孝更可怕,要在我们自己能够接受的范围内去承担他们的期待,相信我,爷爷奶奶并不是不明事理的人。”

    苏烟撇了撇嘴,“你这么会说,当时不是也不想娶我吗?怎么就没顶住压力?”

    她的语气很软,像是在撒娇一样,当然这也是她疑惑的,在她的印象里,江景川是个很有主见的人,只要是他不想做的,没人可以勉强他,既然这样的话,为什么当初要接受这段并不合他心意的婚姻呢?

    “问得好。”江景川像是哄小孩一样摸了摸她的头,“事实上,在结婚的时候,我也没有自信可以跟你经营好这段婚姻,这可以说是一场赌博,我是被逼的,但不是被爷爷奶奶逼的。”

    “怎么说?”苏烟追问道。

    “当我知道我爷爷奶奶有这个想法的时候,商界都传开了,你们家所在的圈子也都知道你要嫁到江家来了,我后来也让人去查过,你身边所有认识的人都知道你要嫁给我,抱歉,当时我并不知道你也是不愿意的,我误以为你对这段婚姻是接受的,不得不说我爷爷奶奶真的太心急了,也太了解我了,既然消息都已经被放出去了,而我也没有女朋友,在这种情况下,你觉得我是接受还是不接受?”

    “接受的话,我还有一半的可能会跟你有一段比较美满的婚姻,不接受的话,如果你一时悲愤,做出了什么事那怎么办?尽管这已经是新时代了,可一个女孩的名声还是很重要的。”

    江景川没有说的是,他之所以没有查到沈培然跟她的关系,大概是被苏家人跟秦家人联手封住了,当时他也没有费工夫去查,查不到是正常的();。

    只是这件事没必要跟苏烟说,只会让她心里更加不痛快罢了。

    那个时候他也是考虑了几个晚上才决定的,当时他是想跟苏烟好好过日子的,但也同时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他们并不合适,她也想离婚的话,他也会厚待她。

    苏烟看着江景川,心里可谓是五味具杂。

    “好了。”江景川直起身子,冲她一笑,“所以,这段婚姻一开始不是你想要的,那我就不希望连在生孩子的问题上都不能随你的心意,小烟,这件事情,我听你的。你随心所欲就好。”

    “你真是不遗余力的在跟我展示你的好。”苏烟攥紧小拳头捶了他一下。

    真是太有心机了!

    江景川装作无奈的捏了捏眉心,“在知道你不愿意接受这段婚姻,而且已经有喜欢的人时,我真的是后悔了,总感觉自己那百年一遇的善良是见鬼了,从那以后我就决定,以后不管怎么样,哪怕我家里人齐齐相逼,我也绝不勉强自己做不喜欢做的事了。”

    夕阳下,江景川犹如身上洒了一层金光一般,整个人那么的闪闪发光,“现在多了一样,无论是谁,都不能逼迫我跟你做不想做的事情。”

    他后悔吗?

    当然是后悔的,因为他的不谨慎,因为他那见鬼的伪善,这段婚姻坑惨了两个人,以后绝不会让任何人勉强他,哪怕是他的至亲。

    苏烟想了想踮起脚尖,在江景川的唇上吻了一下,然后双手抱着他的脖子,低声道:“谢谢你。”

    这句谢谢是真心的。

    因为江景川的这番话,她决定了,她会生一个孩子,恩,她会尽量鼓起勇气。

    第二天江景川的确就没去公司了,已经买好了明天下午的机票,他担心苏烟不习惯当地的饮食,就决定带她出去放肆吃顿好的,再买一些必需品,因为有些东西海岛上可能并没有卖的。

    以前江景川出去出差的时候,这些东西都是助理□□的,两人吃完饭之后,来到了附近的一家商场,江景川带着苏烟进去了卖墨镜的专柜,“你要不要买墨镜?”

    苏烟觉得这个墨镜还是很奇怪的,她也不知道怎么挑,就摇了摇江景川的手臂,“你来帮我挑。”

    柜员早就激动不已了,像这样价位的墨镜,平常看的人多,买的人少之又少,大多数人都觉得花那么多钱买一副墨镜完全不值得,所以她的业绩实在不算好,这会儿打量这对恋人的穿着,就知道绝对是有钱人,看来今天是有生意了。

    江景川最后挑了一副墨镜,柜员拿出来给苏烟试戴。

    苏烟戴上后原本以为天就黑了的,没想到居然还看得到,而且眼睛也舒服了很多,她再看向镜子里的自己,顿时乐了,拉了拉江景川道:“你看我像不像那个表情里的小圆脸?”

    那个酷跟得意的表情,小圆脸戴着墨镜神气极了。

    这两个也是苏烟最喜欢发的表情了。

    江景川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还真挺像的,小圆脸,喜不喜欢?喜欢的话就买下来。”

    苏烟点头,“我喜欢。”

    江景川眼睛都不眨一下,就将卡递给柜员去刷了();。

    柜员一拿到卡也斯巴达了,她原本以为这人只是有钱而已……

    苏烟不舍得把墨镜取下来了,她觉得戴着这个太神气了。

    “小圆脸,要不要买防晒霜?”江景川之前也没有这么细致过,他这是特意上网查了,才知道要必备哪些东西的,防晒霜苏烟的梳妆台上也有,不过他们要在海岛上呆一个星期,估计是不够用的,所以防晒霜也列入了采购清单里。

    “买!”

    买买买!什么都要买!

    买了防晒霜之后,走出专柜,就看到了冰淇淋店,苏烟就挪不动腿了。

    之前跟江菁菁一起的时候,两人就是吃了冰淇淋,一直到现在苏烟都忘不了那个味道,甜滋滋的,冰凉凉的,舒服极了。

    一看苏烟这表情,江景川就明白,上前一步,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低声问道:“想吃?”

    “恩。”

    “你带卡了吗?”江景川问道。

    苏烟觉得江景川挺莫名其妙的,她跟他一起出来带什么钱包啊,于是摇了摇头,“没带钱包。”

    江景川指了指自己的脸,一本正经的道:“你亲我一下,我给你买。”

    本来江景川是想指自己的嘴巴的,但想到这里是公共场合,还是要顾虑一下单身狗们的心情。

    昨晚她主动亲他的滋味实在太好了,他还想试试。

    “……我不吃了。”在公众场合做这些事情实在超出了苏烟能接受的范围,她面无表情的说道。

    “确定吗?让我看看,有香草味的,有香芋的,对了还有草莓香蕉的,你真的不吃吗?”

    “……不吃。”下次她自己买,绝不给他占便宜的机会。

    江景川用非常遗憾的语气说:“那好,你不吃我吃,我去买几个球。”说着就要迈出大长腿往店里走去。

    苏烟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一把拉着他,“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不给她买就算了,自己买给自己吃,故意诱惑她?人干事?

    “我怎么样?”江景川一脸无辜,“我想吃冰淇淋,做错什么了?”

    ……简直被打败了,苏烟没办法,踮起脚尖飞快地在他脸上吻了一下,江景川这才满意了,牵着她的手进了冰淇淋店。

    两人都没有察觉到不远处有个人正看着这一幕。

    沈培然是出来陪妈妈一起逛街的,他马上就准备出国了,以后陪父母的时间只会越来越少,沈妈妈去洗手间了,他就站在外面等她,一抬头就看到了苏烟,尽管她戴着墨镜,他还是一眼就认出她来了。

    他觉得眼睛有些酸。

    跟他在一起时的苏烟,从来都没有露出过这样一面,不知道为什么,他看着这一幕并不觉得愤怒,也不生气,除了些微的心疼外,更多的是释然。

    真好啊,他在不知不觉间失去了她,她已经找到了更为适合她的人。

    无论如何,他二十岁那年的愿望都成真了,那就是她得到了幸福();。

    “看什么呢。”沈妈妈出来,见儿子正望着某一处在发呆,不由得疑惑问道。

    沈培然转过头笑了笑,“没什么,马上就要走了,想多看几眼。”

    冰淇淋店里,江景川给苏烟每个口味都来了一个球,她正满足的吃着,江景川就看着她吃。

    “你不吃吗?”苏烟问道。

    江景川微笑回道:“太贵了,我吃不起。”

    “噗!”苏烟差点喷了出来,实在是江景川说这话太有违和感了。

    “那我就赏你一口吧。”苏烟将小勺子递到江景川嘴边,示意他张开嘴巴。

    两个人没一会儿就将冰淇淋吃完了,一看时间离晚饭还早,再加上苏烟显然还没买尽兴,江景川就只好跟着她继续逛街了。

    本来出来是买旅游的必需品的,结果裙子鞋子买了,其他的必需品就买了墨镜跟防晒霜。

    “还需要买什么?”苏烟接过江景川准备的采购清单,一个个的念了出来,“人字拖?这个要买吗?药箱,这个就不用了,家里有,带上就成,唔……泳衣?”

    “我看了你的衣柜,没发现泳衣,也不知道你丢哪里去了,不然就重新买吧,我也要买泳裤,到时候游泳要穿的。”

    游泳?该不会是她想的那个吧?

    苏烟大惊失色,“要到水里去吗?”

    江景川看了他一眼,“去海岛当然要游泳,对了,到时候还有冲浪,据说还挺有意思的。”

    “我不会啊。”她哪里会那个,以前在宫里最多也就是在温泉池里泡一下,她根本就不会玩水。

    江景川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笑了两声,表情实在很值得人玩味,“不会,那正好啊,我可以教你。”

    苏烟其实也有些心动,在宫里的时候,每当到了夏天,虽然她的冰块总是最多的,可那也不够,每次在花园散步的时候,她都恨不得在水里泡着,她在电视剧里也看到有人在游泳,看着的确是很有意思。

    “那去买泳衣吧。”

    当江景川带着苏烟来到泳衣店时,她就后悔了。

    她居然忘记了那些人在游泳的时候几乎没穿衣服!

    江景川这回非常自觉地给苏烟挑起了泳衣。

    苏烟都不去看,站在一边,眼睛看向地面,就是不看泳衣,觉得浑身难受极了。

    没过一会儿,江景川拿来两套泳衣,一套是红色的比基尼,外面套着白色的罩衫,一套是保守的连体泳衣。

    江景川的眼光不错,选的颜色都是很衬苏烟肤色的。

    苏烟一看这两套泳衣,脸都红了,眼神躲闪不已,就是不说话。

    江景川的语气就跟讨论天气一样自然,“这一套,是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穿的。”

    他拿的是比基尼的那一套。

    “这一套,是有其他人在场时穿的。”他指了指保守的连体泳衣。

    苏烟:“…………”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