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二天吃了午饭在家里稍作休息之后,江景川就带着苏烟出门准备去机场了,因为要去海岛度假,江景川特意查了温度,竟然要比a市还要热,苏烟现在也懂得搭配衣服了,今天穿的是一条小绿裙,设计很是复古,衬得皮肤雪白,戴上昨天买的墨镜让人一看就知道是去度假的,给这个炎热的夏天带来了一缕清凉。

    苏烟从昨天晚上到现在都很激动,这不怪她,毕竟严格来说,她上辈子加这辈子都没出过远门,江景川看她这么有活力,趁司机不注意的时候,在她耳边低声道:“看你今天这么有精神,早知道昨天晚上就不放过你了。”

    江景川说是刚开荤不久也不为过,每天抱着妻子,总是想要亲密接触抵死缠绵的,可好在他是个知道节制的人,想到今天要坐飞机,昨晚上躺床上也没做什么,亲了几下就睡了。

    苏烟一听这话当即就恼羞成怒,狠狠地掐了他腰间的软肉一下,低声咬牙道:“不准说!”

    其实苏烟也不太想塑造温柔的形象,偶尔耍下小脾气才正常一些,现在跟江景川在一起,也会装模作样的吵吵,不是动真格的吵闹也是感情的催化剂。

    江景川只是露出了非常有内涵的微笑,这人自从跟苏烟熟起来之后,好像露出了真面目一般,也不再掩饰了。

    今天是工作日,也不是旅游旺季,所以这会儿去机场一路畅通,没过一个小时就到了。

    苏烟站在机场里,只觉得眼睛都不够看了,她还是第一次来这里,之前虽然在电视上也看到过,可这会儿还是觉得看什么都稀奇,跟在江景川后面去办了登机手续,又去把行李托运,尽管心里有好多疑问,苏烟还是忍住没有问出来,原身之前也出去旅游过,她肯定是坐过飞机的,这时候要是问一些让人觉得可笑的问题就不好了。

    过了安检后,江景川牵着苏烟的手坐在候机厅,人不算很多,只不过苏烟刚一坐下来手机就响了。

    她从包里拿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挑了挑眉,看向江景川,“是陆先生的妹妹。”

    说完后她就接了起来,还没说话,那头兴奋异常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苏姐姐();!你还记得我吗?我是佳盈,陆佳盈,上次见过的,是菁菁的同学。”

    “记得,我存了号码,请问有什么事吗?”苏烟其实还挺喜欢这个小女孩的,天真活泼所有的心思都写在脸上,这样简单的人没几个人不喜欢。

    以前苏烟的同学这样评价过她,上帝在创造她的时候,一定是用了心的。

    脸就不说了,几乎没有瑕疵,皮肤又白,身材不算高挑,但也不矮了,起码保持在了平均水平线上,这样的人设应该是胸大无脑的花瓶才对,可苏烟智商还是在线的,也没有拖那张脸的后腿,最重要的是,苏烟的声音真的很软,就连骂人都像是在撒娇一样,软软的,柔柔的,好像都不舍得冲人家大声说话。

    江景川听着苏烟讲电话,只觉得爱她都爱不够了,因为自家妈妈成功的教育,江景川其实没有幻想过梦中情人该是什么样,那时候做梦都是梦到单词跟公式,别说是女人了,连雌性生物都很少联想到,在跟苏烟确定了彼此的心意之后,他开始相信曾经在图书馆的一本书上看到的一句话了,那就是这个世上一定有为自己量声打造的那个人出现。

    他现在相信了,苏烟就是他的那个人。

    陆佳盈打来这通电话就是约苏烟明天吃饭的,本来陆爸爸陆妈妈是没有其他心思的,只不过一家人在吃饭的时候,陆佳盈随口说了句苏烟是同学江菁菁的嫂子,陆爸爸陆妈妈关心女儿,担心她会被骗,陆漾就只好解释说苏烟是江景川的老婆,潜台词就是人家犯不着骗你,陆漾这不说还好,一说出来陆家的亲戚心思也活络起来了,大家都知道陆漾现在的处境说不上太好,多个助力也是好的,于是陆爸爸陆妈妈秉着要帮侄子的心思,开始催促女儿给苏烟打电话请她吃饭了。

    苏烟听了来意之后,脸上还带着微笑,轻声道:“佳盈,不好意思啊,我最近都没时间,现在正跟我老公在机场呢,不然等我回来之后我再跟你联系?”

    江景川听着苏烟称呼他为我老公,身心都舒畅一大截了。

    陆佳盈本身就还是个小姑娘,一听这话也不觉得失望,反倒兴致勃勃问道:“出去玩儿啊?去哪里玩?”

    她挺喜欢苏烟的,也乐得跟苏烟多聊天。

    “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我老公说,那是一个海岛。”这是苏烟的小心机,在江景川在场的时候,一定要多拉他出来刷存在感,这样的话,江景川会觉得她是在乎他的,不然总提他做什么?

    “真好啊,我也想出去玩,不过现在没时间,对了,苏姐姐,我找到一个兼职了,教小孩子们跳舞,工资还算可以,等我拿到第一笔工资就请你吃饭!”陆佳盈跟苏烟聊电话聊得太投入,丝毫没注意到自家堂哥垮下去的脸。

    苏烟被这小姑娘逗笑了,但心里有个地方隐约有些失落。

    她有些可惜,有些遗憾,如果她是出生在这个和平的年代就好了,大家都是平等的,她可能会有一个温馨的家庭,可能就会像陆佳盈一样。

    坦白说,苏烟心里也羡慕这里的女人自食其力,为了想要的生活努力拼搏,可她已经过不来这样的生活了,内心羡慕是一回事,可骨子里的某些观念已经根深蒂固,就犹如还在闺阁时,她也有关系不错的手帕交,还记得那个女孩红着脸跟她说,好喜欢话本里的书生,这估计就是手帕交之间最私密的话了。

    最后呢,这个女孩嫁给了大将军的儿子,日子过得不算很幸福,但也不差,再次见面时,过去那个羞答答说着喜欢书生的小女孩早就不见了。

    苏烟心里很清楚,她会成为非常不错的妻子,也会跟江景川琴瑟和鸣,可如果真的让她跟这里的女人一样,出去工作的话,她一定是最差劲的员工。

    挂了电话之后,苏烟垂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江景川拉了拉她的手,问道:“是在为错过一顿大餐可惜吗?”

    陆漾的妹妹打电话过来肯定是约她吃饭,江景川能猜得到();。

    苏烟缓缓摇了摇头,“也不是,诶,没什么。”

    “不想说就不说了,不过马上我们就要登机旅行了,不去想那些不开心的事了。”看得出来苏烟并不想说,江景川也不勉强她,每个人都有不愿说的秘密。

    看着江景川的脸,苏烟觉得自己还真是无病□□,无所谓了,不说别的,她想出去工作吗?不想,那不就得了,安生过好现在的生活就好了。

    这边陆佳盈挂了电话后,才发现堂哥在一旁,她吐了吐舌头,小声道:“哥,苏姐姐说她这段时间没空,她跟她老公现在在机场,要出去度假的。”

    陆漾也猜到了,心里有些失落,但面上没表现出来,他起身扣好西装袖口,低着头道:“知道了,那就等她回来再说请吃饭的事吧,你是不是要去上班了,正好我送你过去。”

    “耶!哥你太好了!”

    坐在车上,陆漾看似是在认真开车,思绪却飘得有些远,他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期待见到苏烟,最后他成功避开连他自己都不敢触碰的答案,觉得自己纯粹是想跟江景川打好关系所以才有些急切的。

    这个答案让他很满意,于是他就这样想了。

    陆佳盈坐在副驾驶座上,玩了一会儿手机之后觉得无聊,就好奇问道:“哥,你年纪也不小了,怎么还不找个女朋友啊?”

    “喂,会说话吗?什么叫年纪不小了?”陆漾佯怒。

    “我有说错吗,哥你今年都二十八了,马上就二十九了,不说急着结婚,但怎么都没个女朋友啊?”陆佳盈想起某种可能,不由得捂着嘴巴惊讶道:“哥,你该不会是……哥,你放心!我不会歧视你的!”

    正好在等红灯,陆漾抬起手就敲了她的脑袋一下,“你这成天都在想什么鬼?”

    “那你说啊,怎么没女朋友?什么时候给我找个嫂子啊。”

    陆漾也开始在想这个问题,他自然是有过女朋友的,也曾经过过一段放浪形骸的生活,只是醉生梦死太无聊,等他专心开始做事业之后,就好像对这方面没什么兴趣了,当然,在压力很大的时候,也找过女人放松,只是严格说起来,这么多年来,还没有一个人真正住进他心里过。

    “其实我对嫂子的要求也不高,对哥哥你好就可以了,如果能像苏姐姐那样就更好啦。”

    这是陆佳盈的一句无心之话,却惹得陆漾心神动了动。

    回过神来之后自嘲一笑,“哥哪里有这么好的运气。”

    的确,他从来都不是幸运的。

    这边,苏烟坐上飞机,她跟江景川自然坐的是头等舱,两人挨在一起,江景川让她坐在窗户边上。

    苏烟这会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了,左看看,右看看,又时不时往窗户外看去,只觉得一起都稀奇不已。

    她还是知道这个等下是要上天的。

    以前小时候奶娘也曾经带她放过风筝,那时候她就很天真的问,以后能不能买个大点的风筝,把她带上去在云朵上滚来滚去呢。

    当时奶娘说她是小傻瓜,人怎么可能飞到天上去呢。

    奶娘,我马上就可以看到云朵啦();。

    江景川看她动来动去,也不去阻止她,“果然带你出来玩是对的,你看着都高兴了很多,以后我争取每年都带你出去玩几趟。”

    每年都出去玩?苏烟喜不自胜,只觉得更加喜欢江景川了,挽着他的手臂,靠在他的肩头,“恩,好好好,我好喜欢。”

    她的语气就像是孩子得到了心爱的玩具一样,那种满足让江景川心里满满的,他下巴抵在她的头上,发出的声音低沉有力,“喜欢就好,我也喜欢。”

    以前从来不曾期待过旅行,这一次也希望飞机能快点起飞,快点降落。

    广播里甜美的女声响起,提醒飞机马上准备起飞。

    在离地面越来越远的时候,苏烟险些尖叫起来,知道飞上天是一回事,但现在看着地面离自己越来越远时,苏烟还是不可避免的害怕了。

    一股脑她想起了很多事情,也有一些无边的猜测。

    如果飞机掉下来怎么办?

    为什么它会飞,有没有一根很粗很粗的线带着它飞?

    怎么这些人都不害怕?

    她下意识地抓紧了江景川的手,尽管她极力掩饰自己的害怕,江景川还是看出来了,不由得也紧张问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紧?”

    苏烟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只好诚实地将头埋在他的脖颈处,闷声道:“我有点怕。”

    这个时候,她不必掩饰。

    她就是害怕。

    江景川被她这个举动弄得哭笑不得,只能微微仰头笑了笑,探出手揉了揉她的头,“有什么好怕的,这样吧,我陪你说说话。”

    “说什么?”苏烟也知道这是个好办法,等她能稍微适应之前,最好转移注意力。

    “你想说什么我就陪你聊什么。”因为不是旺季,头等舱也没多少人,就算说话也不显得突兀跟没素质。

    苏烟靠着他的肩膀努力想了一下,“你之前有过女朋友吗?”

    江景川心里咯噔一下,该来的还是来了,这问题到底是回答还是不回答呢,太难了,他不会做啊。

    “说啊。”苏烟推了他一把。

    就江景川这表现,还有他的年龄,他之前要是没相好的,她都不信,其实对他的情史她也不是那么感兴趣,只是这会儿也没什么好聊的了。

    江景川只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有,只有一个。”

    殊不知对于女人来说,这个回答并不好,只有一个是什么意思,那是不是代表那个女人是特殊的?唯一的?

    本来苏烟都不介意的,一听这话也直起了身子,脸上的笑意也收敛了。

    江景川一看这阵仗,就知道不好了,但他都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只能讷讷道:“怎么了?”

    无论什么时候,前度都是让人心虚的一个区域。

    如果江景川大大方方的,苏烟还不至于来气,他这样小心翼翼的表情,让人看了一股无名火升起。

    苏烟咬咬牙道:“她好看吗?”

    江景川这会儿也明白过来了,估计是吃醋了,他心里失笑不已,他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样的,至少对他来说,分手了就放下了,也不会在心里泛起涟漪,更何况他对前任并没有很深的感情,他在心里酝酿了一下,道:“还不错();。”

    这说的是实话,尽管现在想起来前任的相貌有些模糊,但依稀记得是个漂亮的女孩。

    江景川很机智的赶忙补充了一句,“没你好看。”

    当然这也不是拍马屁,是实话,现在在江景川心里,没人比得上他媳妇好看。

    这个回答勉强过关了,苏烟也来了兴致,偶尔的吃醋男人也是很受用的,她又乖乖地靠回他的肩膀,把玩着他的手,又问道:“那你们为什么分开啊?”

    情侣之间因为前任吵架是忌讳,但这样提一下,然后装模作样的吃个小醋,还是很不错的。

    江景川认真地回想,回道:“不是她的错,问题在我。”

    其实在分手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江景川都还是觉得抱歉,总觉得自己辜负了一个女孩的心意,他没有珍惜,在还不懂得爱的年纪,辜负了她,尽管不爱她,也是抱歉的。

    “怎么?”

    “那时候因为一些原因稀里糊涂的就在一起了,其实都没有做好准备,心里还是把她当成朋友看待,当时忙着项目,也没有谈多久,真正陪她的日子都能数得过来,可能她也受不了了,就分手了。”到了他这个年纪,算是悟出了一个道理,男人无所谓忙不忙的,只要将她放在心里,哪怕再忙,也会尽力抽时间陪她吃饭旅行,就像他现在对苏烟。

    当年在国外的时候,虽然也忙,但也不至于说抽不出时间,只是一旦得了空,他就想在公寓里看书,哪里都不去,现在想想,没有忙不忙,只有在乎不在乎。

    苏烟若有所思的点头,“那的确是你不对,现在呢,她怎么样了?”

    江景川叹了一口气,“后来就没有联系了,只是后来在跟同学邮件往来的时候,别人告诉我,她已经结婚了,嫁给了一个白人,那个外国小伙追了她很长时间。现在过得应该也不错吧。”

    爱情就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事儿。

    江景川变成现在这样,跟他妈妈的教导有关,但也离不开前任的经验。

    “所以啊,每个人都有过去,过去也不是拿来遗忘的,只要心里记得就好,不用刻意忘记,但也不要让过去影响到现在跟未来就好。”江景川的这番话意有所指,苏烟知道,他是让她不要因为沈培然有太大的压力。

    同时也在告诉她,要珍惜眼前人。

    “你不要忘记,但你也不要想起来。”苏烟故意插科打诨,撒娇道:“只能想我。”

    其实对于苏烟的吃醋,江景川是很喜欢的,她吃醋,才代表她在意,如果她太过大度,他才应该心慌了。

    “希望某人以身作则才对。”江景川微笑。

    “那是必须的,我现在除了能看到你,还能看到谁?”苏烟对脚踏两条船一点兴趣都没有,如果哪天真的发生了什么翻天覆地的大变化,她跟江景川要掰了,她都是在跟江景川彻底断了之后才会发展下一段。

    这人吧,只有站在一条船上才是最稳当的。

    脚踏两条船最大的可能性就是狼狈地掉进水里。

    骑驴找马这种事在感情中是行不通的,别以为驴跟马就天生愚笨,苏烟从来不把男人当傻瓜();。

    准确地说,别把任何人当傻瓜,到头来,很有可能自己才是最大的傻瓜。

    “乖。”对于苏烟的这番话,江景川是极为受用的。

    在聊完前任又各自下了保证之后,苏烟也适应了此刻在空中的事实,她开始趴在窗户上看着外面的风景,只有一个感受,那就是被震撼了,在云层中往下面看,一切都那么的美,天空是那么的蔚蓝,苏烟恨不能自己现在就在像棉花糖的云朵上滚来滚去,不管怎么说,她总算完成了儿时的一个愿望,那就是飞上天了。

    江景川戴上眼罩,拉着毯子正在补眠。

    苏烟在看够了风景之后,转过身来,也学着他的样子,将毯子盖好,侧过头看着江景川,她忍不住探出手按了按他的鼻子,刚想收回手的时候,被他牢牢地抓住然后十指紧扣。

    “别闹,睡觉。”

    苏烟撇撇嘴,但也不再作乱了,乖乖靠了下来,没过一会儿也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那十指紧扣的手,并没有放开。

    飞机落地,江景川拖着两个箱子,苏烟跟在他身旁,一出机场,便感觉一股热浪袭来,一辆黑色的轿车在他们面前停住了,一个皮肤黝黑的年轻人下来,一边摘掉墨镜一边跟江景川说:“是江景川江先生吗?罗宾先生让我来接你们。”

    “恩,麻烦了。”江景川帮着将行李箱放在后备箱里,苏烟不敢一个人先上车,便在一旁候着,等江景川忙完了,才跟他一起上车。

    江景川跟苏烟解释道:“罗宾就是我在国外认识的朋友,等下我们就去他当地的别墅。”

    说完后,江景川又跟年轻小哥说:“麻烦你了,这么热的天还要过来接我们。”

    苏烟发现了,江景川是非常有礼貌的人,一起出去吃饭的时候,对着服务员也要礼貌地说谢谢,这样的人总是讨人喜欢的。

    也因为江景川的这番话,年轻小哥热情了很多,“就是今天特别热,明天就开始舒服了。”

    “这是我太太。”江景川点头,跟年轻小哥介绍道,这一举动是把年轻小哥也当成是平等的朋友,而不是过来接人的司机。

    年轻小哥回头冲苏烟一笑,“你好,可以叫我leo。”

    在交谈中得知,leo还是个学生,利用假期出来兼职,本来皮肤还挺白的,这些天忙下来,愣是晒成了非洲人。

    江景川记在心里,在到了别墅后,给了leo一些小费,一开始leo还觉得不好意思不肯收,因为他已经收了工资,江景川还挺喜欢他的实诚的,就说接下来如果要去市区的话,就会打电话聘请他当临时司机,leo心里很高兴,因为这对年轻夫妻出手很大方,他喜欢这样的客人。

    罗宾的别墅临近海边,此时虽然炎热,可海风吹在人身上,总算散去了一些烦躁。

    一进去别墅,就发现被人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冰箱里有新鲜的水果,甚至还有一些蔬菜跟微波食品,显然是罗宾让人去处理好的。

    “你朋友真不错。”苏烟打开房间,床单什么的都换好了,躺在床上,她感慨了一句。

    这么贴心的朋友,真的不多了。

    江景川没说话,只是拨通了号码,用英文沟通着,苏烟猜测,他是打给那个叫罗宾的致以感谢。

    虽然在飞机上睡了,可这会儿两人都累了,洗了个澡之后就准备小睡一会儿,等傍晚了太阳下山了再出去觅食();。

    这一觉直接睡到了天黑,醒来的时候两人都饿了,江景川找到leo留给他们的地图,找了一圈之后,对苏烟说:“这附近有夜市,不然我们过去那里吃吧?”

    苏烟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两人出门了,果然太阳下山后,温度就降了下来,这又是在海边,此刻海风吹着,一点都不热了,睡过一觉神清气爽,江景川打开了导航,两人悠闲地走在小路上,这里原居民挺多的,有的人一辈子都没出过海岛,也有一些外地人留在这里搞起了旅游事业,每个人都很热情,走在路上碰到都会笑着打招呼。

    苏烟看这里的风景实在很棒,最近也学会了发朋友圈了,便让江景川往前走几步,她在后面,给江景川的背影拍了一张照片,苏烟的拍照技术自然是不能期待的,不过这一张拍得很不错。

    她低头发着朋友圈,没有察觉到江景川也在拿手机拍她。

    苏烟的朋友圈是这样的——这里很美:)

    很快就有人评论了。

    秦萱:图文严重不符。

    江菁菁:另类秀恩爱,人干事?

    万熠:好好玩儿。

    秦泽宇:这是哪儿?出去玩了?哟喂,怎么没人告我啊。

    江景川的朋友圈是苏烟低头玩手机的照片,附带文字——老婆很美:)

    秦萱跟江菁菁等人都只敢在苏烟朋友圈下作乱,看到江景川发的,都很想吐槽一下,但都不敢,只能默默点了个赞。

    江景川的朋友圈里有不少人,大家晚上出去应酬的时候,刷到这样一条朋友圈纷纷表示醉了。

    为什么呢?因为他们有种不好的预感,这是江景川的第一条朋友圈,以后这厮该不会就走上炫妻路一去不复返了吧?

    他们不要吃狗粮!不要!

    隋盛跟江景川关系好,完全放心大胆的开始吐槽了,可谓是说出了众人的心声。

    ——一脚踹飞这碗狗粮,建议你狗带:)

    两人来到夜市,找了一个小店准备吃晚饭,这个点人不算多也不算少,老板是当地人,不会中文,江景川用熟练的英文点了菜之后就准备跟苏烟坐下来,正在这时,两个女孩也在摊子前点菜,可能有些紧张,表述得并不清楚,说话也是磕磕巴巴的,老板听不懂,三个人都挺急的,两个女孩子在说不清楚的时候也冒出过两句中文,江景川也看不过去了,便对老板说了她们的要求,之后他对两个女孩说:“已经跟他说了你们的要求。”

    女孩们明显松了一口气,其中一个短发女孩在看清楚江景川的模样之后,眼睛都挪不开了。

    江景川冲她们礼貌一点头,然后揽着苏烟进去店里。

    长发女孩推了推短发女孩,好奇道:“你怎么了?”

    短发女孩捂着胸口,一脸激动,“我好像……好像遇到真爱了。”

    “你该不会说的是刚才那个人吧,他已经有女朋友了,你没看到吗?”长发女孩觉得很好笑,但又怕好友真的陷进去,就开始泼冷水了。

    短发女孩满不在乎的道:“结婚都可以离婚,这算什么,勇敢追求真爱才是真理,不说了,走,我们过去跟他们拼桌,我保证,马上就可以要到他的电话号码();。”

    当两个女孩站在他们这一桌时,江景川跟苏烟都有些疑惑,因为店里位置还挺多的。

    “我们可以坐这里吗?”短发女孩甜甜笑道,不等江景川回答,就拉着好友坐了下来,她坐在江景川对面,余光瞥了一眼苏烟,当时就怔住了,也没什么底气了,再看看江景川,心里觉得怎么都不能错过他,只能不停地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漂亮又怎么了,看多了也会腻的。

    长发女孩大概觉得非常难为情,也不说话,低着头不停地在喝果汁。

    短发女孩就想尽一切办法跟江景川扯话题,“刚才谢谢你啊,我还有个朋友,可她不肯出来,所以只有我们两个半吊子出来了,要不是你,估计晚饭都吃不成了,谢谢啊。”

    她对面的这个男人可真是极品中的极品啊,宽肩窄腰,目测最起码也有一米八以上,长相上等,最关键是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气质就让人着迷不已。

    她不能错过这么个人,绝对不能。

    江景川此刻脸上已经不像刚才那样满面笑容了,他收敛了笑意,礼貌而疏远道:“不客气。”

    “你口语怎么那么棒?诶,要是我有你的一半就好了,这去哪里都不用怕了。”短发女孩一手托腮,崇拜的看着江景川,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好感。

    苏烟倒是觉得这女孩挺好笑的,年纪轻轻就眼瘸了,居然没看到她在一边,就这样明目张胆的勾搭江景川,是太有自信了呢,还是太有自信了?

    江景川只是恩了一声,看向苏烟,低声问道:“饿不饿?应该很快就可以吃饭了。”

    短发女孩这时才注意到江景川戴了婚戒,顿时也不再说话了。

    “还好。不算很饿。”

    没过多久,四个人点的东西都上来了,短发女孩跟长发女孩就去聊她们自己的了,江景川跟苏烟都没有吃饭时说话聊天的习惯,所以吃饭速度比两个女孩快了很多,就在快吃完的时候,短发女孩突然问道:“你们也是过来旅游的吗?”

    她这回聪明了,问的不是江景川,而是苏烟。

    苏烟知道这女孩抱着什么心思,但也没想过让人家下不来台,笑着点头,“恩,蜜月旅行。”

    短发女孩脸上有些挂不住了,看到婚戒还在安慰自己那可能是情侣对戒,现在听苏烟这样说,心里拔凉拔凉的,她看了一眼江景川,只觉得就算跟这样的人来个露水情缘也不辜负碰到真爱了,于是咬咬牙道:“我们也是来旅行的,不如我们结伴吧?”

    苏烟一怔,这女孩怎么这样啊?

    话还没说出口,江景川就不紧不慢地打断了她,微笑道:“不好意思,我们来这里一段时间了,明早的飞机回国。”

    这意思就是说结伴不可能了。

    苏烟心里憋着笑,觉得江景川简直机智性感到不行了。

    “那……”等下一起喝一杯啊,短发女孩还想说些什么。

    短发女孩心里在想什么,江景川清楚得很,他很烦这样的人,如果不知道对方有伴侣那还情有可原,可明知道他已经结婚了,而他妻子就在旁边,这种行为就不是大胆跟率性了。

    江景川却不耐烦听了,牵着苏烟起来,礼貌地跟长发女孩点了个头,然后道:“我们先走了,你们慢用。”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