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短发女孩没有想到江景川竟然这么不给面子,气得都说不出话来了。

    她自问长相不差,身材也不错,只要她主动出马,还没拿不下的男人,今天居然踢到铁板了,这口气怎么都咽不下去,面前这一盘看起来格外诱人的美食她都没胃口了。

    长发女孩心里憋着笑,虽然是朋友,可她对于这种行为是嗤之以鼻的,甚至还觉得丢脸,明明人家老婆就在旁边,居然这样明目张胆的在人家眼皮底下勾搭男人,这像话吗?但凡有一点自尊都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所以她不屑去安慰短发女孩,继续低头吃饭。

    她心里还挺欣赏江景川这种男人的,虽然优秀但绝不滥情,看他对他太太的态度就能看出来了,他很喜欢他的太太,希望以后他也能一直不受诱惑吧。

    苏烟跟着江景川出来,离那家店有一段距离之后,她开始大笑起来,心里是爽快的,对于这样的女孩,实在不好大庭广众之下就给她难堪,江景川的行为真是帅呆了,她对他也黏糊了几分,挽着他的手臂,小鸟依人的靠在他肩头,声音里满是甜蜜,“江先生,不会觉得自己很不礼貌吗?”

    江景川瞥了她一眼,探出手捏了捏她的鼻子,惹得苏烟开始挣扎之后,他才放开她,没好气道:“江太太,请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好嘛?”

    像刚才那样的女孩,江景川遇到的还不算少数,现在有不少女孩,无论是为了钱还是为了什么,早就不要什么自尊了,心思活络想要玩玩的男人自然是来者不拒,最后想要甩开了给一些钱就能解决,江景川在圈子里也耳闻不少这样的事情();。

    富二代们玩女人也不会有人说什么,一些人倒是觉得理所应当,那些女孩们也未必见得就真的有那么大的心要嫁进豪门,为的也不过是物质上的东西,可谓是各取所需,像这种情况江景川也不会觉得不屑,毕竟这是人家的生活方式,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没什么可说的。

    今天这样的情况就已经触及到江景川的底线了,如果是他认识的人,以后都不会再来往了,无奈那个女孩本来就是陌生人,他作为一个男人,总不好真的跟人家小姑娘计较吧,只能赶紧撤退一辈子都不要见面最好了。

    苏烟心里早已百转千回,她现在也要逮着一切机会见缝插针的给江景川洗脑,叹了一口气,语气有些委屈,有些小幽怨,“喜欢江先生的人只会越来越多,我不开心。”

    她有自信抓住江景川的心,可谁会嫌事少,今天这样的事情以后大概不会少了,无论是哪个时代,真正优秀的男人可谓是少之又少,她喜欢,别人也会喜欢,她可不乐意天天被这样的糟心事包围着。

    最好江景川也有这样的觉悟才行。

    江景川听着苏烟的语气,只觉得太熟悉了,可不是么,前段时间他在她面前表现得都那么的大度淡定,实则心里也没什么底,以他的性格,不愿意让自己陷入那样的境地,可他就是跟着了魔一样,怎么也没办法将视线从苏烟身上挪开。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苏烟跟沈培然冷战之后,暂时的温暖。

    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她的选择项,以他的骄傲,他是万万不能接受自己被一个女人玩弄的。

    这样的患得患失他也有过,只是没说而已,幸好最好她没有选择沈培然,幸好他的着魔有了好结果,他永远都不会把心里的惊涛骇浪告诉她。

    江景川不自觉地笑了起来,像是开心,又有些自嘲的意味,“可江先生只会喜欢江太太越来越多。”

    他至今为止,研究过不少公式,处理过不少棘手的案子,他都很有自己的一套,可在面对苏烟时,他过去学的那些知识,好像都无从下手,毫无用武之地。

    说不出来到底是被苏烟的哪些地方吸引了,可每一天想要亲近她的心情都越来越强烈。

    江景川看着苏烟的面庞,心想,这个问题,他大概要花很长很长的时间去解了,可能一辈子都解不出来。

    简直是他有生以来遇到的最大难题,可他跃跃欲试,充满了干劲。

    苏烟听着江景川说这番话,再想想刚开始时,他连句话都不愿意跟她多说的样子,不由得在心里感慨着,这世上其实还真没什么嘴笨的男人,只要有心,分分钟让人面红耳赤。

    苏烟想了想,刻意问了一个恋爱中的女人都会问的蠢问题,“你会一直喜欢我,一直对我好吗?”

    恩,只要一直保持吸引力跟魅力就可以。

    苏烟已经在心里回答了一遍。

    她不是不相信男人的真心,也不是不相信男人的感情,只是这种感情太脆弱了。

    经不起时间的考验,也经不住太多变故。

    江景川发现苏烟今天有些奇怪,知道她估计是被那个短发女孩刺激了,心里有些欢喜,觉得她是真的在乎他,才会这个样子的,两人此刻已经走到海边,不远处有一对情侣,男人正背着女人踩在沙滩上,是那么的闲适();。

    见状,江景川也弯腰了,转过头对苏烟一笑,“来,上来,我也背你走走。”

    苏烟慢吞吞的趴了上去,抱着他的脖子,江景川背着她,缓缓走在沙滩上,也许是海风的关系,他的声音有些飘忽,“我没办法保证会一直喜欢你。”

    尽管知道江景川说的是实话,可苏烟心里还是不痛快,干嘛做人要这么诚实?难道就不知道骗骗她,让她高兴也好啊。

    “我不能保证的事情太多了,我毕业回国的时候,他问我,能不能让江氏走上更高的巅峰,我说,我不能保证。”江景川缓缓开口,“可我能保证江氏不走下坡路,这是我当时唯一能保证的,然后我爸爸就把江氏交给我了,小烟,我不能保证会一直喜欢你,可我保证会一直对你好,而且,你可能还不是特别了解我,如果我不喜欢你了,这世上我也不会喜欢其他的女人。”

    他知道自己这样回答不应该,可他不想骗她,这是他能给的最残酷的保证。

    如果有一天他不再喜欢她,他还是会对她好,因为她是他的妻子。

    如果有一天他不再喜欢她,那更加不可能喜欢上其他女人。

    这残酷吗?可这是现实。

    江景川对爱情并没有什么需求,苏烟算是意外,但这个意外他能够坦然接受,因为她是他的妻子,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江景川的感情并不是那么的纯粹,但会持久。

    苏烟趴在他的肩头沉默了很久,轻声道:“江景川,我也不能保证一直喜欢你,但我能保证,只要我们还保持着这样的关系,我就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准确地说,她可能一辈子都对他没有爱情,可她会一直陪着他。

    江景川听了这话只是淡淡一笑,“这样就好了。”

    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内心浮起一种极淡的惆怅,他没有多想,以为是海风太过咸涩。

    苏烟一时冲动,在江景川的脸上亲了一下,极快地又移开了。

    江景川乐了,“这是做什么?”

    “这是奖励,今天你的表现很好。”苏烟喜欢江景川这样的处理方式。

    以前在后宫里,她几乎是所有嫔妃的眼中钉肉中刺,她自己也知道,所以基本上都不会跟这些人发生正面冲突,苏烟心里是极不愿意跟女人玩什么宫心计的,她真正想的是跟那个九五至尊玩宫心计。

    在苏烟回忆过去的时候,江景川沉声道:“以后这种事放着我来处理就好。”

    “恩?”苏烟一时还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地恩了一声。

    “我跟你在一起时,遇到这种事情,你不要出声,我来处理,我没跟你在一起的时候,如果有人挑衅你,或者给你委屈受了,你不要跟人家起冲突,因为你会越来越气,说不定会把气撒在我身上,你回来之后直接告诉我,我去处理就好。”在江景川心里,苏烟脾气太软,根本处理不了这种事情,既然这样的话,就放着他来吧。

    “你以为我有那么弱吗?”苏烟嗤笑,她不愿意跟人玩宫心计,不代表她不会,说句自夸的话,就今天那短发女孩,真要放在后宫里,活不过半集。

    江景川叹气,他说这样一番话,她没找到重点,居然都不觉得他帅。诶。

    以后要多陪她做做阅读理解了。

    “不是这样();。”江景川无奈道,“这种事理应我来处理,说到底是因我而起,那自然是我去解决,如果女人的挑衅都要老婆去处理,那么,弱的人应该是我才对。”

    他停顿了一下,继续开口,“我从小到大,看到过很多女人对我爸献殷勤,大部分女人都是还没等我妈发现就被我爸解决了,所以至今为止,夫妻感情都很好,我觉得我需要向我爸学习,要将夫妻矛盾及时扼杀。”

    苏烟松了一口气,对江景川的至高觉悟表达了赞赏,真好,不用她去洗脑,他就已经有这种观念了,可真让人省心啊。

    想到这里,苏烟更是佩服江妈妈了,不用说,在江家,能有闲心思又有心情培养江景川正确感情三观的,就只有江妈妈了。

    有个好婆婆可真让人舒心啊。

    思及此苏烟拍了江景川的背一下,“驾!”

    江景川哭笑不得,敢情是把他当马了?还驾,怎么不上天?

    “你怎么不驾?”看江景川还在慢吞吞走着,估计都没乌龟快,苏烟不满了。

    “跑不动。”江景川故意打趣她,“身上的人太重了。”

    “你驾不驾?”苏烟捶了他一下。

    “驾驾驾。”江景川开始小跑起来,苏烟终于开心了。

    无论她心里想的是什么,对江景川的感情到底怎么样,至少这一刻,她的笑容是真心的。

    王思棋在看到江景川的朋友圈之后,就气得吃不下饭了,将自己关在屋子里,把能摔的都给摔了,屋子里一片狼藉,她站在落地窗前正在打电话,在听到那头的人说沈培然在准备出国留学的事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好友张席林在接到王思棋的电话就紧赶慢赶过来了,一进来就被吓了一跳,“你这是唱的哪一出?”

    “沈培然这个孬种居然要出国了!”王思棋气得将手机往张席林身上扔了过去,“你看看景川发的朋友圈,他跟苏烟那个贱人出去旅游了!”

    这一切都跟她想象的不一样。

    张席林瞟了一眼就没什么兴趣了,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沈培然是怎么回事?”

    “我之前也刺激过沈培然,以为他最起码也要闹出点什么事,哪知道他居然要出国留学了,这不是孬种是什么?”王思棋此刻毫无形象,几乎快歇斯底里了。

    江景川上次把她送的咖啡机送回来,已经让她很没面子了,之后说的话更是句句诛心,这就算了,现在居然带着苏烟出去旅行,王思棋觉得自己的耐心已经快到边缘了。她实在受不了了。

    张席林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的劝道:“你这是想错了,沈培然就算再怎么样,他心里还是喜欢苏烟的,这男人心里但凡还是有一点感情,都很难做出什么事伤害她,之前不是教过你吗,只要让沈培然见到苏烟,然后让江景川看到就成,矛盾不是一天就激发的,你得耐心点。”

    沈培然再生气,再失去理智,他又不是什么极品,难道还会去伤害苏烟,不可能啊。

    王思棋怒瞪了张席林一眼,“我以为他……”说不下去了。

    “你以为他会跑去强/奸苏烟泄愤啊?”张席林嗤笑,“平常挺聪明一人啊,怎么这时候犯糊涂了?你怎么不想想,沈培然明知道苏烟跟江景川结婚了,还愿意跟她在一起,这感情起码不会浅吧,再说了,沈培然又没神经病,他不可能如你所愿去伤害苏烟的,如果他真有神经病,那也绝对是一刀砍了你的江景川。”

    他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误导了王思棋,男人嘛,遇到这种事,只要是个爷们儿,哪里会跟女人泄愤,一般都是直接找男人();。

    王思棋沉默了半天,也坐了下来,样子有些狼狈,“那你说怎么办吧,现在沈培然也走了,苏烟也没什么把柄了。”

    “错了。”张席林从小就是一肚子坏水,跟王思棋也能玩到一块去,所以她很信任他,这会儿听到张席林有办法,顿时来了精神,忙追问道:“快说快说。”

    “沈培然走不走都无所谓了,现在正好江景川跟苏烟都不在国内,你跟江景川妈妈关系怎么样,随便透露一些口风都够苏烟吃一壶了。”张席林其实挺不待见王思棋这样喜欢江景川的,毕竟以王思棋的条件,她犯不着非得盯着江景川,可好友喜欢,他也只能帮她了。

    王思棋秒懂,“景川跟他妈妈感情挺好的,如果阿姨能……”她想起什么又摇了摇头,“这样不太合适,我跟阿姨关系也不是很熟,贸贸然到她面前说那些事,合适吗?”

    张席林翻了个白眼,“我有让你告诉她她儿媳妇出轨吗?你透露一些就够了。”

    王思棋现在也很挫败,江景川大概是知道她的心思了,这段时间跟他发微信,他基本上都不回,之前去江氏找他吃饭,还没见到他,他的助理就说他不在,她明白,他现在是开始躲着她了。

    这让她完全无法冷静下来,一个苏烟,值得他做到如此地步吗?

    想到这里,王思棋就采纳了张席林的建议,第二天早上,就提着新鲜的车厘子去了江家老宅,江老太太跟江老太爷出去钓鱼了,江爸爸跟发小看车了,家里只剩下江妈妈,她正准备睡个午觉的,哪知道王思棋就过来了。

    江妈妈对王思棋是有印象的,毕竟这个圈子就这么大,不说是看着王思棋长大的,但两家还算是有来往。

    “思棋今天怎么有空过来啊?”江妈妈微笑着问道。

    “朋友给空运来的车厘子,今天正好要路过这边,就给您送点过来了。”王思棋心里是有些忐忑的,她从小在圈子里还挺受欢迎的,叔叔阿姨们都喜欢她,她也知道卖乖,可不管怎么喜欢江景川,她都不敢去跟江妈妈套近乎。

    这会儿王思棋已经心生怯意,想到江景川又咬咬牙硬撑着过来了。

    江妈妈笑了笑,“有心了,今天就在这里吃饭吧?”

    她不问王思棋的来意,态度虽然不算疏远,可也跟亲昵搭不上边。

    “不用不用,我等会儿就走的,下午公司还有事儿等我处理。”王思棋说完后,喝了一口茶,又冲江妈妈一笑,“景川跟苏烟是出去旅游了吧,真的好羡慕啊,我都想出去玩了,可公司一大堆事走不开。”

    江妈妈端起茶杯,低头闻着茶香,嘴角浮现一抹微笑,“景川之前工作太忙,都没带小烟蜜月旅行,还好小烟那么懂事,这次就是蜜月度假了。”她顿了顿,道:“思棋你是要做大事的人,这以后你家的公司都是你接手,能者多劳呀。”

    “现在看景川跟苏烟感情这么好我也为他高兴,之前景川闷闷不乐的,我就说过,这江奶奶江爷爷选出来的肯定是好的,现在真是放心了,阿姨,您就等着抱孙子吧。”王思棋笑眯眯地说,一副毫无心机的样子。

    江妈妈听了也是一笑,“闷闷不乐?他该偷着乐了,不说别的,就我们小烟这相貌这品行,那都是万中挑一的,别说是爷爷奶奶了,我跟他爸爸都很喜欢小烟。”

    听到江妈妈对苏烟的评价这么高,王思棋心里咯噔一下,不知道接下来的话要不要说了,可如果不说的话,她心里也不甘心。

    “那可不,前两天我就碰到了苏烟的一个朋友,不知道您有没有见过,就是城北沈家的,好像跟苏烟关系就很好,以前还是同学吧,这世界可真小();。”王思棋决定点到即止了,说多了还会引起不必要的怀疑。

    江妈妈思忖了一下,城北沈家还是有些印象的,早年光景不错,不过后来就不行了,现在都是在吃老本,以前江妈妈为了能更快的融入环境,将在宴会上见过的人都记得牢牢的,就怕哪一天再次遇到了会闹笑话,她略一思索就想起来了,沈家好像有个儿子,年纪跟苏烟差不多大。

    王思棋这是什么意思?同身为女人,江妈妈还是知道王思棋对自家儿子是什么心思的,不过她不喜欢这个女孩,心思太深了,不适合景川。

    看来这是在上眼药了,江妈妈温声道:“是这样吗?那还挺巧的,我跟小烟聊得来,这孩子性格好,不张扬,一开始我挺担心的,她这样的性子很容易吃亏,要是碰到有心人有意刁难,我估计她是没辙了的,不过也好,这性子简单点直白点,总比一肚子弯弯绕绕要好得多,是吧?我现在看到景川就叮嘱他,让他平常多照顾小烟,现在他们夫妻感情好,我也放心了。思棋,你年纪也不小了吧,有没有合适的对象?”

    这样一番话说得王思棋脸都白了,她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错了,只能勉强稳住心神,摇了摇头,“我哪有那么好的运气,不过不着急,现在重心在工作上。”

    “还是要花点心思在感情上,你看,我们景川娶了小烟之后也没耽误工作,相反公司的事情处理得更好了,我就常跟我们老江说,这结婚吧,门当户对虽说是有道理,可一个什么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要是没有小户人家的小家碧玉品行好,那还不如找个性格好景川喜欢的,现在我们老江都很喜欢小烟,老太太跟老爷子那更别说了,思棋,有句话你还说对了,现在就等着抱孙子了,你也要加油了,要早点喝你的喜酒啊。”江妈妈以前是江南水乡的,是后来一家搬到a市来,说话口音还是没变,王思棋听着这样一番轻言细语,恨不得马上就起身走人了。

    王思棋听不下去了,干巴巴笑道:“阿姨,我这还有事,就不打扰您了,下次有时间再过来看您。”

    江妈妈起身,冲她温柔点头,“恩,今天谢谢你了。”

    等王思棋走后,江妈妈心情舒畅的扶着楼梯款款上楼,准备补个午觉。

    至于王思棋说的那事儿?她压根就没往心里去。

    从儿子结婚那天开始,她就决定了,以后坚决不管儿子儿媳的事,她的手绝不会伸得那么长。

    最重要的是,她相信她的儿子,绝对能处理好这一切,她也相信自己的眼光。

    不说别的,苏烟不光外貌甩王思棋几条街,就是人品都强了王思棋不止一星半点。

    到底是相信一个心怀鬼胎外人的话,还是相信自己儿媳妇,她掂量得清。

    不过是该给儿子提个醒了,这王思棋心思太活络了,只怕以后还得闹幺蛾子,还是让景川防备着点好。

    这边,江景川跟苏烟在卧室里僵持着,正如leo说的那样,今天天气的确好了很多,而且他们所在的别墅后面就有一个露天的游泳池,吃完午饭后,江景川就提议说要教苏烟游泳了。

    苏烟做了心理建设要换泳衣的,可拿着这薄薄的布料,又纠结了,“……要不你去游吧,我不学了。”

    她还是没办法就穿这么点出去。

    江景川拍了她的脑袋一下,“赶紧换啊,这么热的天,游泳正好。”

    无论是保守的连体泳衣还是比基尼,这都远远超过了苏烟能够接受的范围。

    苏烟的确也挺想去玩水的,最后咬咬牙问道:“我能不能不穿泳衣,就穿我这身衣服下水?”

    那怎么行();!江景川第一个不答应!

    他以为苏烟是难为情,就拿起行李箱的白色罩衫,“你把这个穿在外面就可以了。”

    ……还不是可以看到!苏烟十分不愿意的蹲了下来,闷声道:“我不要。”

    这真不能怪她矫情,她现在能接受这里的裙子已经是接受能力非常强了,可要她大白天的就穿着跟内衣内裤没什么区别的泳衣出去游泳,那不可能。

    她真的做不到。

    “现在外面除了我都没人看到的。”江景川决定循循善诱的哄她穿上泳衣。

    “你还是人啊。”苏烟嘟囔了一句,别说是江景川还在一旁了,就是她自己一个人她都难为情。

    “可我是你老公啊。”江景川低声道,“你身上我哪里没看过,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不准说!”苏烟气得起身,一把捂住了江景川的嘴,急得脸都通红了,“不准说这种话!”

    “那你以后是不是都不游泳?”江景川没想到她脸皮会这么薄,“不是,你以前难道就没游泳过吗?”

    这样一句话提醒了苏烟,她愣住了,的确,她不可能一辈子都不游泳吧?因为穿泳衣她适应不了,所以就不去学游泳了,这算是什么改变?

    如果她现在连穿泳衣都有勇气,甚至还学会了游泳,那么,还有什么可以难倒她的?

    苏烟太想快点融入这个时代了,不然做什么都没底气。

    江景川看着苏烟的态度有松动的迹象,就继续哄道:“除了我也没人可以看到,我都说了,这有人在场,你得穿那一套,真要算起来,其实是你占了我的便宜。”

    苏烟猛地抬头,“我占你便宜?”

    “对啊。”江景川大言不惭的点头,“你看,我就穿着泳裤,上身都是光着的,你好歹上身还穿着衣服吧?咱们俩裸/露的部位,谁的更多?是我吃亏了。”

    世上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苏烟也是惊呆了。

    “那我更不能去游泳了,要是你觉得我占你便宜了,非要赖上我怎么办?”苏烟憋着笑,一脸认真地摆摆手,表示不去游泳了。

    “不不不。”江景川说着就拉着苏烟的手,抚在他的胸肌,又游移到腹肌处,“你占,白给你占便宜,你可一定要占我便宜。”

    “臭流氓。”苏烟抽出手,笑骂道。

    “不说了不说了,你快去换,我给你拿浴巾,你要是不嫌热可以包着。”江景川说着就打开衣柜找浴巾去了,苏烟站在原地犹豫了好久,才视死如归般的拿起那红色的比基尼往洗手间走去。

    当苏烟扭扭捏捏出来的时候,江景川看到她,眼睛都直了。

    苏烟皮肤本来就很白,这会儿穿着红色的泳衣更是衬得肤色胜雪,外面的白色罩衫才堪堪过大腿,一双腿白皙笔直,曲线又好看,实在是不知道把视线往哪里放了,江景川走了过去嘀咕道:“你等等,我要去旁边视察一下,看看到底还有没有人,有人的话我要去清场。”

    他老婆这一身可不能被其他人看到。

    苏烟本来还有些纠结的,这会儿被江景川也逗笑了,赶紧披上了浴巾,这才感觉安全了不少();。

    江景川在外面巡视了一圈,确定没人之后,这才护着苏烟往游泳池走去。

    为了逗苏烟,江景川站在泳池边就扎了进去,激起阵阵水花溅在苏烟身上。

    一开始苏烟并不敢直接下水,只能坐在边上,一双腿泡在泳池里,看着江景川肆意的游来游去,苏烟也是心痒痒的。

    江景川从水里钻了出来,他头发已经湿透,随意抹了一把脸,他笑了一下,然后趁苏烟不注意,直接扯她下了水,吓得苏烟尖叫一声,泳池的水深大概一米五左右,苏烟好不容易扶着江景川站住,一时气结,想都没想,就咬了江景川一口,怒瞪着他,“你吓死我了!”

    “来来来,我来教你。”

    紧接着,江景川开始上下其手,苏烟虽然别扭,但想着可能学游泳真的要这样吧,只能不吭声认真地在水里泡着。

    只要不是怕水的,基本上很少有人不喜欢玩水吧。

    苏烟就是,她一扎进游泳池就不想出来了,只希望快点学会游泳,也想跟江景川那样,像一条鱼一样自由自在的在水里游着。

    “老婆,你这外面的罩衫穿着在水里行动不便,不然脱了吧?”江景川突然扶着苏烟,一本正经的道。

    “为什么?你想做什么?”苏烟警惕的看着江景川,只觉得他就是没安好心。

    “我骗你做什么?”江景川拉着她的手,让她在水里划了一下,“你看,是不是感觉有一些阻力?你之所以这么快都没学会,就是因为穿了这个罩衫,增加了阻力,所以才会觉得困难,你要是脱了,肯定会轻松不少的。”

    苏烟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哦,那我不学了。”

    这种鬼话,她能相信才有鬼!

    江景川在心里长叹,为什么老婆这么不好骗?

    又开始上课了,苏烟正摸出一些思路时,感觉到一双手伸进了自己的罩衫里,直接摸上了她的小腹。

    “你在做什么?”苏烟一把抓住作乱的手,故作恼怒道。

    江景川非常无辜的说:“你知道的,在水里会飘来飘去,不是我的主观意识要伸进去的。”

    “哦,那我不学了。”苏烟也不排斥这种情趣,就喜欢逗逗江景川。

    哪知道江景川不按剧本来,直接将她抵在游泳池的边缘,在苏烟刚想开口说话时,他一低头直接封住了她的嘴唇。

    天雷勾地火,两人纠缠在一起。

    江景川顿时也起了反应,第一想法就是要把她的泳衣扯下来,当他放开苏烟时,她已经气喘吁吁,察觉到江景川的反应还有他的动作,她赶忙按住了他作乱的手,“不要,不要在这里!”

    在苏烟的心里,做那种事只能在屋子里,如果关着灯盖着被子那最好了,这种在室外,简直不敢想。

    “为什么?”江景川觉得这会儿还挺刺激的,一听苏烟这样说,还以为她是担心避孕的时候,一边咬她的耳垂一边低声道:“我拿了避孕套过来。”

    苏烟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这人一开始就没安好心吧?不然游泳带什么避孕套啊?!

    “我不学了!”

    这什么老师啊!!tat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