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苏烟最后还是没学会游泳,一下水都不让江景川近身。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苏烟就被江景川叫醒了,说是一起去看日出,要说江景川对看日出很有兴趣,那也是胡扯的,除了文艺青年以外,没多少男同胞喜欢一大清早爬起来去看日出,他们更喜欢在被窝里睡到自然醒,江景川是觉得苏烟应该会喜欢,再说了,这来一次,总得陪她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看日出看日落看晚霞漫天,那是必不可少的。

    苏烟真是一肚子的怨气,她对看日出也完全没有兴趣,无奈看着江景川兴致勃勃的表情,她只能将起床气硬生生的给憋了回去,不情不愿的起床梳洗。

    当两人走出别墅,往海边走去时,那一点点烦躁也被清晨的海风给吹没了。

    这是在海岛上,一年四季几乎都是夏天,就算这几天气温低了些,但到了中午时分,走在沙滩上,就跟走在铁板烧上一样,只要洒上孜然就可以了。

    江景川好不容易从繁忙的工作中抽出空来休息,那必然是睡到自然醒的,苏烟呢,经过一个晚上的折腾,就算作息规律,也是累到跟江景川一起起床,等两人梳洗之后再吃个午饭,那就是正中午了,一看外面的太阳谁都不想出去。

    不出去能做什么呢?那就窝在别墅里看电视睡午觉呗,一直到下午五六点了,两个人才敢出去();。

    苏烟伸了个懒腰,直接脱了鞋子走在沙滩上,凉凉的,舒服极了。

    为了这次旅行能够更加圆满一点,江景川特意吩咐助理去买了单反相机,他也不会,是个半吊子,不过拍照技术还是要甩苏烟几条街都不止,这两天研究了一下,现在拍照起来还是很像那么一回事的。

    苏烟这两天还是晒了大太阳的,无奈江景川都黑了好几个度了,她却一点都没变,晚上的时候,江景川抱着她,看她的皮肤还是那么白嫩,真是怎么喜欢都不够。

    江景川的相机里几乎都是苏烟的照片,本来苏烟身段就不错,再加上皮肤白人又瘦又好看,哪怕江景川的技术不怎么样,也将她拍得很漂亮了。

    “我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栽进单反坑了。”江景川坐在一旁的礁石上,趁苏烟不注意,拍下了她眺望时的侧脸。

    苏烟觉得这个时代太神奇了,电话就不说了,居然还能拍照,这比宫里的画师不知道强多少倍,她以前就不乐意画画,总觉得那些画师将人都画成一个模样,呆板极了。

    “怎么?”苏烟不会操作江景川手里的相机,所以不太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江景川正在垂头翻着刚才拍的照片,头都没抬,答道:“因为拍自己喜欢的人,真的会上瘾。”

    苏烟不可置否一笑,她不知道江景川现在对她的感情到底到什么地步了,也许比喜欢多很多,但绝不是爱,她曾经被人深爱过,她知道被爱是什么感受,是肆无忌惮,是有恃无恐,很抱歉,她现在在江景川身上还没有这种感受。

    不过她不贪心,她才跟江景川真正相处没多久,能够有目前的成绩她已经很满意了。

    苏烟心里也知道,这多半要归功于她的身份,因为她是他的妻子,所以他看不到其他女人。

    思及此,苏烟靠在江景川的肩膀上,幽幽叹道:“真希望能一直这样下去,景川,我真的觉得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了。”

    她打心底里希望这种生活一直延续到她死,苏烟对能给她想要的生活的人,通常都是给予了最大的耐心跟温柔,这难道不比虚无缥缈的爱更实际吗?

    那个九五至尊不懂的,她希望江景川能懂。

    a市这边,江爸爸回来的时候,看到家里有新鲜的车厘子,好奇问道:“阿姨买的吗?这味道还不错,挺新鲜的。”

    江妈妈刚上完瑜伽课,送瑜伽老师离开,听到江爸爸这样问,不由得扑哧笑道:“有人借花献佛,但最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江爸爸跟江妈妈是自由恋爱结婚的,两人这么多年感情一直都很好,江妈妈保养得宜,跟江景川一起出去,说是他姐姐都有人信,而江爸爸呢,已经有了小肚子了,看起来就是个中年男人,苏烟佩服江妈妈的一点就是,能让丈夫经过这么多年还把自己当成女神,那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

    这不,江爸爸见江妈妈笑得开心,赶紧凑了过去,“谁啊。”

    夫妻俩在一起就没不能说的话,江妈妈想起今天王思棋最后那脸色,忍不住乐了,“王家的那个姑娘知道吧?车厘子就是她送过来的,那姑娘真是一肚子的弯弯绕绕啊。”

    江爸爸努力回想了一下,终于对上号了,“好像还是小川的同学对吧?怎么了?”

    “我跟你说,这姑娘喜欢小川,今天借着送车厘子的名义来说小烟的坏话,还以为我听不出来是吧();。”江妈妈年轻时就对这些千金小姐没什么好感,她以前没少在这上面吃过亏,尽管这些年已经改变了心态了,可现在王思棋的行为又让她想起过去被坑的经历了,一时间对王思棋更是不喜了。

    “不能吧?说什么坏话来着?”江爸爸心里对这些事情是不以为然的,无奈老婆大人在上,他就算不怎么感兴趣,也不能表现出来。

    江妈妈不想将这种事具体说给丈夫听,虽然丈夫不可能相信,可难免会对苏烟有不满,“没什么,就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王家的这个姑娘还真是不得了啊。”

    儿子跟儿媳之间的事情,还是交给他们自己去处理吧。

    她不添乱已经很不错了。

    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江妈妈对苏烟倒有那么些惺惺相惜的意思,她觉得看到现在的苏烟,就跟看到从前的自己一样,什么都不懂,嫁到高门来,适应环境已经很辛苦了,还得应付一些不怀好意的人,真是太不容易了,光是从这一点上,江妈妈就认为必须得站在苏烟这边。

    江爸爸也没什么兴趣,就没再追问下去,他的重点在其他上,“王家的姑娘喜欢小川啊,什么时候的事……”

    语气还特别惋惜。

    简直一下就戳中了江妈妈的怒火,她将披肩扔在一边,面无表情地道:“你什么意思?是不是觉得特别可惜,觉得她跟小川般配些?”

    江爸爸抽死自己的心都有了,明知道老婆最介意的就是这个了,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他赶忙摇头,跟拨浪鼓似的,“不不不,我没有其他意思,真的,我对天发誓!”

    “我跟你说,小烟除了家世比不上王家姑娘,不管哪里都比她好,根本就不能比,不说别的,你觉得你儿子能喜欢王家姑娘那种类型的吗?要是喜欢,早就成了,今天我得跟你说清楚了,你必须摆正一个观点,你儿媳妇只有一个,那就是小烟,无论谁上赶着倒贴,你都得站在你儿媳妇这边,知不知道?”

    江妈妈的语气太过严肃认真,毕竟是女神说的话,江爸爸最后还是听进去了,被洗脑成功。

    “小川喜欢哪种,适合哪种,我当妈的能不知道吗?你要是想你儿子能够儿孙满堂,家庭和睦,你就最好得摆正你的心态,别看不上小烟,那以后就是你孙子孙女的亲妈,知道吗?”

    江爸爸一开始是不太看得上苏烟,觉得她是小家小户的,配不上自家儿子,江爸爸就是门当户对的拥护者,当然他特别霸道,他自己就选了江妈妈,还不让别人说,只准他评价别人,不准别人说他媳妇一个不是。

    女神说什么就是什么咯。

    江爸爸只能点头,“知道了,我又没说什么,再说了,我可没想过让小川离婚的事。”

    他又不是脑子不清白的人,儿子离婚能有什么好处?江家目前的地位,固然联姻会带来不少好处,可江家也不是说非得要那些好处,既然儿子都已经结婚了,那他自然是希望儿子儿媳天长地久的。

    见女神不说话了,江爸爸就机智的开始转移话题,“这也算是蜜月旅行了,希望这次小烟能怀个蜜月宝宝,其实吧,家里有个小孩子也不错,现在菁菁长大了都不好玩了。”

    “好玩?”江妈妈都被江爸爸气笑了,“生孩子是为了好玩啊?”

    江爸爸缩了缩脖子,活像个鹌鹑,不敢再说什么了。

    “我正好跟你相反,我倒是希望小烟跟小川能晚些要孩子。”江妈妈叹了一口气,“这两人别看现在蜜里调油的,你我都是过来人,不是不知道,这过日子吧,甭管有钱没钱,都是要磨合,矛盾也不会少,如果能等感情更加稳定了,再生个孩子会比现在就要孩子要好得多();。”

    江妈妈心里也清楚,儿子这结婚半年了,真正跟苏烟好起来也就这一个多月,这就跟谈恋爱似的,前三个月的时候,对方的缺点都是优点,看什么都觉得喜欢,等时间长了,新鲜感过去了,问题也会接踵而来,如果这个时间苏烟怀孕了,闹矛盾的话对夫妻俩的感情伤害都不小,对苏烟的身体也不好。

    这边江景川跟苏烟文艺了一把,看完日出回来,就去补回笼觉了,他们是被大雨拍打在落地窗上发出的响声惊醒的,有时候天气预报都比不上老天爷突如其来的坏心情。

    下雨也好,空气也湿润了几分,不像之前那样闷热烦躁,可摆在他们面前的是民生问题了。

    因为他们住的不是酒店,没有餐厅,走到最近可以吃饭的地方,最起码也要步行半个小时左右,他们没有记外卖电话,现在不可能冒着大雨出去吃饭,冰箱里倒是有食材,可苏烟不会做,江景川也只会简单的煮白水蛋跟泡面而已。

    两人坐在客厅的饭桌前,面对蔬菜肉类苦恼极了。

    “你真的不会做饭吗?”江景川不死心的又问了一次。

    如果这里有泡面的话,还能勉强凑合一顿,可在厨房找了一圈,蔬菜肉类都有,大米也有,唯独没有面条。

    总不能吃白饭加白水煮蛋吧?

    苏烟觉得江景川特别莫名其妙,她怎么可能会下厨?根本就不需要她下厨好嘛。

    “我不会。”

    最后江景川拿出电脑,在网上搜了菜谱,看了一圈食材,对苏烟说:“好像西红柿炒鸡蛋是最简单的,其他的需要切肉,我不会,你也不会。”

    就只是一顿而已,凑合凑合吧。

    苏烟没有意见,江景川再怎么厨艺白痴,也比苏烟要强,于是决定他来当主厨,苏烟在一旁打下手。

    因为之前有过煮粥的经验,苏烟还是会淘米煮饭的,等她按下按钮,看着电饭锅煮饭的那个按键旁的灯亮了,成就感十足。

    再转头一看,江景川正围着围裙正在打鸡蛋,看起来还挺像那么一回事。

    西红柿炒鸡蛋的确不难,江景川领悟能力一流,虽然过程磕磕巴巴,也闹出了笑话,不过最后端上桌来,苏烟尝了一口,立马给了最高程度的赞扬,“味道还不错,真的!”

    “除了这个呢。”江景川取下围裙,也坐了下来,尝了一口,味道不算很好,但也不差,当然以他的水平第一次做菜能到这种程度已经很不错了。

    “我老公真棒,不管做什么都能做得很好!”苏烟嘴里包着饭,吐字不清,但说的是实话,在海岛上固然也有中餐厅,可味道还是向这里的原住民妥协了,总觉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怪异味道,江景川虽然只做了一个菜,但这顿饭绝对是苏烟旅游以来,吃得最开心的一顿了。

    江景川也满意了,两人也的确是饿了,以最快的速度吃完了午饭,苏烟很自觉地承包了洗碗这件事。

    在苏烟洗碗的时候,别墅里来客人了,这一块算得上是别墅区了,不过别墅之间相差的距离有点大,江景川打开门,看到是一对情侣,挑了挑眉刚想开口的时候,女人先开口了,“leo昨天告诉我们说你们是他之前的客人,还说你们是中国人,真是太巧了,我们也是来旅行的,正好就住你们隔壁。”

    江景川看外面还在下雨,便侧过身子,示意他们先进来。

    这对情侣很热情,手里还提着饭盒,女人笑道:“我们看今天下雨了,这一块吃饭的地方也不是很近,这不,多做了一些饭菜,不知道你们吃没吃饭();。”

    听女人的口音像是北方人,在这个岛上遇到中国人并不奇怪,但能当邻居那就是缘分了,江景川固然是不太喜欢与陌生人打交道,但该有的礼貌还是有的,他笑了笑,“谢谢,我们刚才吃了,对了,你们想喝点什么?有可乐还有啤酒。”

    女人男人异口同声答道:“啤酒。”

    还真是一对啊,江景川脸上的笑容多了些,从冰箱里拿出两罐啤酒递给他们。

    正在这时,苏烟听到陌生的声音,从厨房出来,看到这对情侣,首先就是冲他们一笑,江景川在一旁适时解惑,“这是我们的邻居。”然后又对这对情侣说:“这是我妻子。”

    周璐还是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看到这么标致的美人,不由得看呆了,半天都没说话,还是她的男朋友怒瞪了她一眼,对江景川跟苏烟抱歉一笑,“不好意思,她这个人吧……恩,外貌协会资深会员。”

    意思就是说,看到美人,不管男女,都是挪不开腿移不开眼。

    这番话逗得江景川跟苏烟都笑了,这对情侣一看就是性格都特别好的人。

    这种本身就很热情而且带点自来熟属性的人最容易相处,没一会儿,四个人就窝在沙发一起看电影了,这对情侣男的叫徐建平,是一个资深程序员,女的叫周璐,最近在帮人开展,两人是校友,谈了几年恋爱准备结婚了,但在结婚前想要提前把这蜜月旅行给过了,如果这次的旅行非常愉快就结婚,如果在这期间还有些不确定的话,就再看看。

    “我们其实就是来蹭电视的,别墅里的电视全是英文,我们都不会弄。”

    江景川找的电影自然不是花前月下儿女情长的,苏烟跟周璐都不爱看,倒是徐建平对这电影特别感兴趣,两个男人就窝在一起喝啤酒看电影,时不时还讨论一下。

    周璐跟苏烟对视一眼,对这种题材的电影那完全是提不起劲来的,两个女人就坐在另外一边聊天去了。

    “你们是刚新婚吗?”周璐一边吃着零食一边好奇问道。

    她觉得苏烟看起来就是很温柔的性格,非常不巧的是,她对这样的妹子毫无抵抗力。

    “也不算吧,都结婚半年了。”苏烟也挺喜欢周璐的,她喜欢性子直的人,虽然有时候这种人说话能把人气得够呛,但总比玩心眼的人要好得多。

    “你老公看着就是那种精英,对了,你是做什么的?”

    苏烟一怔,想了想回道:“我没工作。”

    “那就是全职太太咯?我真的挺佩服当全职太太的,比上班还要辛苦还要付出得多。”

    “也不算吧……”辛苦吗?一点都不辛苦,那还算不算全职太太?

    “你们家地是谁拖?”周璐马上也准备结婚了,对做家务这种事非常敏感,想从苏烟这里取点经,以后用于婚姻中。

    “不知道,应该是家里的阿姨吧。”

    周璐一听这话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继续问道:“衣服是谁洗?饭是谁做?”

    苏烟努力回想了一下,掰着手指头回道:“衣服应该也是家里的佣人洗的,饭是厨房阿姨做的。”

    艾玛!周璐觉得自己真是蠢到家了,就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媳妇,这要是她是江景川,也不能让她做家务啊,当然是要当成娇花好好养着了,不过从苏烟的话中可以得知,他们家应该很有钱();。

    “亏我刚才还在心里心疼你呢。”周璐一点都不仇美,相反心里还更喜欢美女多一点。

    “心疼什么?”苏烟失笑不已。

    “我跟我家老徐都商量好了,这以后打扫卫生洗衣归我,做饭洗碗归他,反正如果我要是当了全职太太,肯定是没你这么幸运的,一想到要做饭洗碗,我宁愿在外面奔波养家。”周璐看着苏烟一副被照顾得很好的样子,在心里感慨着。

    这个世界上像苏烟这样的人是少之又少的。

    对女人更是苛刻不已,虽然说男女平等好多年了,可真正落实估计还要很久很久。

    苏烟好奇问道:“那你工作累不累?”

    “累啊。”周璐瘫软在沙发上,想起工作真是头疼欲裂,工作就犹如一座山压在身上,即便出来旅行,也像是被什么压住了一样,“最近在帮一个人做陶瓷展览,按照我的概念呢,是希望有刺绣作为点缀主题的,无奈我自己是个强迫症就算了,对方也是个强迫症,都不想要市面上的那种刺绣,真是烦死了,出来玩都不省心的。”

    “陶瓷跟刺绣?”苏烟心里一动。

    周璐点头,“对方其实是给他的爷爷办的,他爷爷是做陶瓷的,算是做个展览给他爷爷当成寿礼吧,这也没几个月了,其他事情本来就多,这刺绣的事情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解决,等我这次回去就托人去找以前的那种绣娘,估计希望不大。”

    苏烟也是一时冲动,便脱口而出,“我可以试试。”

    一说出口她就后悔了,周璐眼睛一亮,“真的吗?诶,我东西都带了呢,就是想找灵感的,你是不是真的会啊?”

    话都说出来了,也收不回来了,而且她的确是有些手痒了,就点了点头,“会一点,但不算特别精通,你还是不要抱太大希望。”

    以前在宫里的时候,娱乐活动本来就少,每天还睡得早起得早,除了吃饭以外,剩下的时间实在太多了,她为了打发时间也为了锻炼自己的技能,没事就弹弹琴写写字,再不然就是绣个荷包什么的给皇上,到了这边之后,尽管一切都很新奇,可毕竟不是她熟悉的,久而久之,也有些想念从前觉得无聊的活动了。

    说白了,还是想证明自己是有用的,除了这幅皮相以外,在很多方面她也不差。

    周璐兴致勃勃的冲了出去,没一会儿就拿着针线跟绣料来了,这个举动自然是吸引了江景川跟徐建平。

    面对三个人的目光,苏烟有些不好意思,“看着我做什么?”

    江景川讶异问道:“你会这个?我怎么都不知道?”

    “以前学过一点。”苏烟现在其实很放心将自己的技能展示给江景川看,因为她知道,他不会去问苏家人。

    苏烟是被太后教养出来的,太后当时是希望把她许配给世子或者将军,所以对她的教养都非常严格,无论是坐姿礼仪还是琴棋书画,一点都不比最金贵的公主要差。

    这会儿,苏烟腰挺得很直,坐在沙发上身子也没跟着软下去,她微微低头,白皙修长的手捏着针线在绣料上来来回回。

    那种姿态不是刻意摆出来的,就像是深入骨髓的一样。

    好像她从来都是这样。

    江景川的目光艰难地从她的双手移到了她的脸庞,他发现自己其实并没有了解她,每当他以为自己离她很近的时候,她总会给他惊喜。

    周璐也看呆了,感慨着,“讲真,如果她换上古装,我真以为这是个古代的大家闺秀();。”

    苏烟心里咯噔一下,脸上摆着笑,“哪有那么夸张。”

    可是周璐的这番话让她回想起了从前,那时候也是坐在窗前,外面小雨淅淅沥沥,身旁的宫女摇着宫扇,都不敢发出声音,屋子里点着檀香,她坐在凳上,也是这样一针一线的绣着。

    从前的生活无聊单一,但是平静。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到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直到这一刻,她才发现,她不是不想家的。

    尽管那个地方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笼子,可不知不觉,她已经把那里当成家了。

    她还回得去吗?如果能回得去,还想回去吗?

    苏烟不知道,摇了摇头将莫名其妙的情绪甩在脑后。

    周璐说话本来就很直,这会儿更是感慨道:“我觉得自己在你面前就是个丫鬟啊哈哈哈哈,还是粗使丫头的那种,真的,那种气质完全不一样。”

    徐建平也点了点头,“就是。”

    “喂!”周璐不满了,狠狠地掐了他一下。

    徐建平痛得呲牙裂嘴的,逗得苏烟直笑不已。

    江景川没有说话,他垂着眼眸看着苏烟,周璐说的话也是他想的,以前是他小看苏家了,苏烟身上的那种气质愈来愈独特明显,跟很多很多人不一样。

    他想起了小时候在爷爷的书房里看到的美人图,明明跟苏烟一点都不像,可他就是联想到一块去了。

    一个下午,苏烟愣是没怎么动,一直专心致志的在绣花,周璐睡了一觉过来看到还不算半成品的刺绣,顿时就来劲了,“我快感动哭了,没想到出来一趟就给我解决了难题,小烟,你绣的就是我要的那种,唔……不然你来帮我吧?”

    苏烟其实是谦虚了的,她的刺绣在后宫里绝不是最好的,但也算精通。

    听到周璐这样说,苏烟一怔,她纯粹是手痒,想要试试而已,并没有想以这个为工作。

    “小烟,我知道你肯定是不缺钱的,我能给你开的价格说不定还没有你的手表贵,只是……”周璐停顿了一下,狡黠一笑,“你学了这个,难道不想被更多的人欣赏吗?”

    苏烟听了这话愣怔,周璐见她露出这样的表情,就知道有戏了。

    她没再继续说服她,而是把自己的名片给到苏烟,“不然你就继续绣吧,我想看成品,至于合作的事,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在价格这方面,我一定给你争取到最高的。”

    在此之前,苏烟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出去工作,也没有想过自己曾经学的这些居然是有用武之地,并且可以得到别人的欣赏赚钱的。

    周璐走了,苏烟绣得眼睛累了,就放下刺绣,呆呆的看着窗外,江景川走到她身后,从背后抱住了她,下巴抵在她的脑袋上,温声道:“怎么办。”

    “恩?”

    “就像周璐说的,在你面前,她像是丫鬟,现在我觉得自己就是你的侍卫。”

    苏烟用手肘撞了撞他,闷声道:“不要取笑我。”

    “我说的是真的啊。”江景川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周璐跟你说的事我也知道了,我不反对你出去工作,只要你自己开心就好();。”

    苏烟表情很是复杂,“我从来都没想过自己有一天可以赚钱,其实我也没想过要去工作,因为感觉很累。”

    她只想舒服的过日子,之所以追求这种生活,因为她不觉得自己可以赚钱。

    她接受的教育就是依靠男人,在宫里依靠皇上,到了这边来,她的思想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改正过来,所以她依靠丈夫。

    事实上,她也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可是现在除了那个人之外,有人喜欢欣赏她的刺绣,并且要她去帮忙,她可以因此得到一笔不错的酬劳,这让苏烟心里怎么可能不触动。

    江景川听了这话只觉得想笑,他揉了揉她的脑袋,将她抱得更紧了,“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只要你自己开心,想做就去做吧,不想做了就不做,很简单的。”

    “恩。”苏烟闷闷回道。

    “对了。”江景川想起自己儿时跟着外婆看的不多的古装剧,语气里全是期待,“古时候,那些小姐姑娘什么的,不是会送绣好的手帕给心上人吗?你也给我绣个手帕,好不好?”

    “你想要吗?”苏烟灵关一闪,对啊,她怎么忘记了,这么个抱大腿的好机会可不能轻易放过,之前是被误导了,总觉得时代不一样了,她之前学的那些估计都没用了,现在看来还是有用处的。

    江景川微微低头,搂着她的腰,在她侧脸上吻了一下,“要。”

    苏烟恩了一声,“那我回去就给你绣,你会随身携带吗?”

    “当然。”

    那时候年纪虽然小,可也被这个情节打动过,一针一线全部带着她的心意,比情书亲吻还让人心痒难耐。

    苏烟绣的东西很简单,第二天中午就绣好了,周璐过来看了成品更加坚定了要把苏烟拉过来合作的心。

    她拍了照片发到了某个人的微信上,又得意洋洋的发了条消息过去:“这个怎么样?我觉得蛮不错的。”

    没过一会儿,那人就回了消息:“哪里找的?不错。”

    其实现在市面上也有精致的刺绣,只是少了那种他们需要的年代感,是不经雕琢的,他们要的不是随处可见的手工艺。

    周璐发了一个得意的表情过去:“旅游的时候碰到的一个妹子,我正在游说她来帮忙,估计有戏。”

    陆漾正在参加一个饭局,收到微信的时候,一天烦躁的心情总算好了些,他跟爷爷的感情极好,爷爷是做陶瓷的,一开始是为了谋生,后来就爱上了陶瓷,年纪大了也爱钻研这个,扎在作坊里时常忘记吃饭,马上就是爷爷的寿宴了,陆漾就想着给爷爷办一个陶瓷展览,也算是圆了老人家的梦想了。

    之前周璐也给他找过不少刺绣品,他看了,也跟周璐有一样的感觉,精致是精致,好看是好看,但少了那种感觉。

    具体是什么感觉,他也说不上来,现在周璐发来的这个正是他想要的。

    周璐是个话唠,被陆漾夸了一句之后就打开了话匣子:“我跟你说,那妹子真是我见过的最让人难忘的美人了,长得美就算了,那是爹妈给的,关键是那气质简直了,你是没看到她坐下来刺绣的样子,你要是见到了,指不定要陷入爱河了,不过可惜啊,妹子居然结婚了,好在那男的也不错,不然我真的要表演胸口碎大石来表达自己的郁闷了。”

    陆漾不愿意再跟她啰嗦,只看了一眼消息,就没回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