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看着苏烟绣好的成品,江景川也是惊讶不已,他观摩了半天,看向苏烟道:“我现在发现你家还真是把你当大家闺秀在培养啊,写得一手好字就不说了,居然还会这个。”

    苏烟知道原身不可能会这些东西,如果原身会的话,那么她留下来的东西里面不可能没有这些,尽管她知道这里的人不太可能相信借尸还魂的事,不过还是不要引起不必要的怀疑了,她想了想回道:“也不是刻意去学的,家里人指不定都没发现,是后来有了兴趣自己去学的。”

    这里的孩子只要家里有条件,都会像江菁菁一样去读大学,原身也上过大学,在那几年里,她也不是住在家里,所以说她是在那几年里学的,也不会有人怀疑。

    江景川换了一副语气,调笑道:“那看来你在这方面还是很有天赋的,希望以后能遗传到我们女儿身上去。”

    苏烟现在对孩子已经没那么排斥了,也不会刻意回避这个问题,于是笑着回道:“你怎么知道以后我们会生女儿,如果是儿子呢?”

    这个时代有一点是苏烟特别欣赏的,那就是虽然没办法完全做到男女平等,可至少已经有不少人已经摒弃了重男轻女的思想。

    像她之前的那个时代,大户人家还好一些,生了女儿也照样金贵的养着,如果是普通贫困人家那就不一样了,女儿基本当粗使丫头养着,有一些家庭因为太缺钱甚至能做出卖女儿的事情来。

    江景川显然是拒绝这个可能的,“儿子我也喜欢,可我更喜欢女儿,听话懂事一些。”

    有很多男人都跟江景川一样,比起儿子更心疼女儿,这大概就是同性相斥异性相吸?

    最重要的是,女儿是贴心小棉袄这种话,简直是深入人心了。

    如果哪家生了女儿,别人都会这样说,恭喜啊,女儿贴心懂事。

    提到这个话题,江景川明显有些兴奋,拉着苏烟开始讨论了,“以后我们有了女儿,我觉得培养她拉小提琴不错,当然芭蕾舞也要学,我现在有些明白岳父岳母的心情了,恨不得把女儿培养成最优秀的小姑娘();。”

    说到这里,他又顿了顿,想起什么又郑重其事的摇了摇头,“还是不要了,她以后喜欢什么就学什么,我不勉强她,不要她当最优秀的,只要她当最开心的小姑娘就好了。”

    苏烟闻言怔了怔,没想到江景川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心下也变得柔软起来,好像真的像他说的那样,有了这样一个小女孩似的。

    他说得没错,如果她以后有了孩子,她不要他们多优秀,只希望他们是最开心的孩子就好。

    她比谁都清楚做一个优秀的小孩有多辛苦,这个世界上优秀的人太多了,可开心的人太少了。

    “如果是儿子呢?”苏烟下意识地问道。

    “儿子跟女儿不同,特别是他出生在这样的家庭,从小就得约束他,男孩子还是要从小就建立起责任感才行。”江景川想了想又补充道,“一个男人如果连责任感都没有的话,无论他成绩有多优秀,能赚多少钱,都是失败者。”

    “怎么说?”苏烟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言论。

    “我给你举个例子,以前我小时候有过一个玩伴,后来玩不到一块去,就没来往了,我也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他在高中的时候就谈恋爱,并且让别人女孩怀孕了,他没有负责,直接被家人送到国外去了,一开始他的家人以为他去了国外会好一些,但其实没有,在一次party上他吸了不该吸的东西上瘾了,估计是戒不掉了。”

    “我初中那会儿念的学校是省重点,当时班上的同学基本上每个人家庭条件都很不错,我的后桌是个沉默寡言的男生,他家里很困难,我一直记得初二过年的时候,我坐在家里的车上,亲眼看到他跟他妈妈顶着寒风发传单,这个男生成绩真的很好,他一路考上重点高中,然后考上了重本,前段时间我跟他还见过一面,现在已经小有成就了,准备买房了。”

    江景川的语气里都是佩服,他怅然道:“我一直记得初中时他说的话,他说,他如果不能出人头地,那他就太对不起他的家人这样辛苦供他念书了。还好他终于混出头了,我相信努力是会有回报的,可能会比较晚一点,但不会没有。”

    苏烟也若有所思的回道:“古往今来,很多位极人臣流芳百世的都是寒门出身。就像你说的那样,在困苦的环境中,人会更早的认清楚身上的责任。”

    “我希望我的孩子跟我一样,成为一个有责任感的人。”江景川最后下了结论。

    苏烟白了他一眼,“你可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啊。”

    “反正我以后会这样教导自己的孩子,如果是女儿的话,我就会告诉她,要努力才能嫁给爸爸这样的男人,如果是儿子的话,我就会告诉他,要非常非常努力才能娶到像妈妈这样的妻子。”江景川一本正经的样子真的是很欠揍。

    “你看到没?”苏烟指了指地上,“我的鸡皮疙瘩都掉一地了。”

    尽管嘴上这样说着,但脸上的笑容怎么都掩饰不住。

    “好了,不逗你玩了,从这幅刺绣中,我发现了一件事。”江景川跟苏烟都坐在沙发上,他转头认真道:“江先生对江太太还是不太了解,所以今天请江太太说下她以前的事,让江先生了解她。”

    苏烟不知道能说什么,她从小到大的事情,没一样会跟原身重合。

    她总不能瞎编吧,只能靠在江景川的肩膀上说:“以后你会慢慢了解的,我不是回去给你绣个手帕吗?作为回报,你跟我说说你以前的事呗();。”

    “比如?”江景川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

    “说一些你印象比较深的事情。”

    外面还在下着雨,屋内开着空调,坐在沙发上,什么都不干,就这样依偎着聊天,气氛真的很好。

    “印象比较深的?”江景川努力回想了一下,“想起来了,初中的时候,我有个同桌是女生,特别喜欢看小说,有一回她看那个小说,什么名字我也忘了,哭得稀里哗啦的,非要塞给我看,我没办法就装进书包回家了,当时压根就没打算看那本小说,太腻歪了,我对言情小说可没兴趣,如果是金庸武侠的,我说不定会看看,非常不巧的是,那天我妈到我房间来了,看我书包里有这本书,她没说我,就是把书拿走了,第二天我要去上学的时候,她把书还给我,让我还给同学,你不知道,那天我妈的眼睛都肿了,跟我同桌一个样。”

    苏烟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所以妈妈看了那小说也哭了?”

    江景川沉重的一点头,“是,后来我爸还骂我了,说那天晚上我妈一晚上没睡,都在熬夜看小说。”

    “不会吧?”苏烟觉得江妈妈端庄典雅,实在不像是熬夜看小说还哭得眼睛都肿了的人啊。

    “那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了,我妈现在的书房里,书柜下面一层抽屉,你一拉开全是小说。”

    “……”女神的形象有点崩塌了啊喂。

    “还有什么呢?”苏烟追问道。

    “有一回我考试没考好,那次没有拿第一名,我表面上是不在乎的,但那天我逃课了,一个人跑到游戏厅呆了一下午,又去买了一包烟,那时候在电视上看过,觉得男人抽烟特别帅,我就躲一边学颓废少年抽了一支,可能是第一次抽吧,当时反应很大,差点晕了,我在街边蹲了好久才回过神来。”江景川是不怎么抽烟的,除非是心情特别不好的时候会来一根提提神,当时他年纪太小,抽烟后的反应也大,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苏烟不知道说什么了,只能默默竖起大拇指,表达了自己的佩服。

    “你难道就没在中二年纪做过这样的蠢事吗?”江景川本来想说些自己的糗事拉近距离的,这会儿耳朵也有些微红,觉得自己真是蠢爆了。

    苏烟也认真地回想着,想到了一件事情。

    那时候她刚知道皇上喜欢她,心里有些不敢相信,但更多的是算计跟得意,为了证实皇上是真的喜欢她,她有一天躲在了后花园的假山里面,那里只有她知道,每次觉得委屈了,也不会去找太后倾诉,就一个人躲在那里哭,那天她准备了点心跟水,所以也不难熬,等到天快黑了,她才慢慢磨蹭出来,那是她第一次看到皇上失态。

    后来她听说,皇上以为她是被别人害了,下令搜查整个皇宫,但还是一无所获,那天就连太后都不敢惹他。

    从那以后,她也会做一些事情来刺激一下他,其实就是害怕,害怕自己的靠山有一天不再喜欢自己,现在想想,她也不一定是对那个人毫无感情的。

    如果真的没有感情只有利用,她何必那个样子呢。

    “做过,以后说不定也会做。”苏烟看着江景川说道。

    对,她就是这样的人,为了证明自己是被在乎的,为了证明自己的靠山还牢固,她会不可避免的做一些事情来证明。

    无论她表面上多么讨人喜欢,她内心里其实是个不可爱的孩子,从来都是。

    她更加知道,如果有人爱上了这个不可爱的她,那么就不可以不爱,哪怕她不爱他,他都不能抛弃她();。

    就是这么霸道,就是这么不惹人喜欢。

    她何尝不知道自己的性格很怪异,她可以不爱他,但他不能不爱她,她可以抛弃他,但他连一丁点这样的念头都不能有。

    说白了,一旦她真的在乎了,那么她骨子里的占有欲非常可怕。

    但她不会让别人知道。

    江景川不知道苏烟说的是什么事,但看她的眼神,也没追问下去,只是摸了摸她的头,笑道:“你喜欢就好。”

    晚上还是在下雨,周璐跟徐建平说是出去淋雨散步玩了,江景川跟苏烟不能体会这对情侣别致的情趣,还是窝在家里,又得面临解决民生的大问题了。

    看着江景川笨手笨脚的切着肉片,苏烟在一旁闲坐着,时不时过来擦擦江景川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假模假样的说:“不然我回去之后跟厨房阿姨学着下厨吧?”

    她也只打算嘴上这么说说,当然男人嘛,有时候也只想听听这种话。

    做不做不重要,重要的是会不会说。

    这种观点说出来是很遭人鄙夷的,可苏烟发现了,甭管是古代还是现代,大多数人都吃这一套。

    江景川头都没回,就直接道:“那算了,这种情况少之又少,你要是喜欢下厨去学学还无所谓,要是不喜欢就不要勉强自己了。”

    苏烟觉得自己卖乖的时候到了,她从背后抱住了正在忙碌的江景川,侧脸贴着他的脊背,明显感觉到江景川身体紧绷了一下,很快又放松了,“可是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你平常工作那么忙,现在还要做饭给我吃,诶。”

    就算切肉丝真的很烦,这会儿江景川也被苏烟这样一番话给抚平了情绪。

    “这有什么。”

    “我觉得你真的很好啊,你看,工作那么努力,人又这么聪明,学什么都会,现在还给我做饭吃,江先生真的是最佳丈夫。”上嘴皮子下嘴皮子一碰的话,简直是信手拈来,不过这也的确是苏烟的心里话,她做人有时候难免会投机取巧,不是她自夸,她有一点就特别好,那就是从不吝啬对别人的赞美。

    这世上估计还真有人做好事不求回报的,但她身边没人是这样,她觉得,无论是谁,做了一件事,总是希望能得到别人的赞同甚至是夸奖的。

    顿时江景川切肉丝切得更起劲了,明显来了兴趣。

    苏烟见状满意极了。

    她要他心甘情愿的为她做这些事情。

    江景川今天突破昨天的自己,做了两个菜,一个是黄瓜炒鸡蛋,一个是青椒肉丝。

    苏烟尝了一口,其实还没昨天的西红柿炒鸡蛋味道好,不过这两个菜对于江景川来说是很有难度的,能做到不难吃这个份上,已经很不容易了,她连着吃了好几口,赞美连连不绝,“味道太好了,怎么办,要是回去之后,我不爱吃厨房阿姨做的菜怎么办?”

    江景川知道苏烟是夸张了,但还是被这番话逗笑了。

    “我知道了。”苏烟放下筷子,凑近江景川,道:“你肯定是嫌我胖,想用这种方法让我减肥对吧?你让我吃不下别人做的菜了,这样以后我就可以少吃很多了。”

    苏烟的嘴特别甜,江景川哪里受得住这番恭维,“以后有时间我会给你做的。”

    “只能做给我吃,不能让别人发现你有这么个技能();。”苏烟一本正经地道。

    “好好好,只做给你跟女儿吃。”

    “不行,女儿也不行。”

    江景川爱死苏烟这种吃醋的小模样了,气氛不是一般的好。

    既然下雨了,现在也没办法出去玩水,那只能早早的洗澡上床运动了。

    本来江景川跟苏烟是准备还在这里呆几天的,哪知道第二天一早就接到了苏妈妈的电话。

    苏家发生了一件大事,苏烟的堂姐苏芸比苏烟要早结婚一年,两家也算是门当户对,结婚之后关系也算融洽,中国人普遍的婆媳问题也不存在,可是就在前不久苏芸发现了老公出轨的事情,她一路跟踪,最后发现老公居然是跟他的学生有了婚外情。

    苏芸的老公是大学老师,前途也算光明,虽然说苏家的重心是苏烟,可对苏芸那也是非常宠爱的,人生顺风顺水的苏芸哪里经得起这种打击,想都没想就闹到学校去了,还找到那个女学生的家长痛骂了一顿,女学生的家长知道这事也快疯了,就这样的,学校高层领导都知道苏芸丈夫的私人作风问题,就连学校贴吧上都在说这件事。

    苏芸的老公气疯了,跟苏芸大吵了一架,不仅说要离婚,还把苏芸打了一顿。

    从前对自己百般宠爱的丈夫现在居然变成了这种样子,苏芸根本就受不了,选择自杀了,还好抢救及时,捡回了一条命。

    江景川在听苏烟说了这件事之后,二话不说就订机票要回a市。

    坐在飞机上,苏烟问道:“我们回去能做什么?”

    苏烟无法融入到苏家那个大家庭去,对于只有一面之缘的苏芸现在连长什么样都觉得模糊,实在没办法感同身受。

    当然,她还是赞同江景川的决定的,就算没办法感同身受,作为亲人,还是得陪在苏芸身边,得给她撑腰。

    只是,她不确定江景川到底是不是自愿的。

    如果他不是自愿的,心里是很勉强的,那就不好了。

    江景川给她拉了拉毯子,温声道:“岳母都打电话来了,她知道我们在外面旅行,如果不是事情严重的话,她不会这样,反正在海岛上我们也玩够了,不如回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以后我们出去玩多得是机会。”

    他还是了解苏家人的,这家人不是一般的有眼色,一个个素质也都不差,如果不是事情严重,苏妈妈不会打这通电话的。

    其实江景川也明白,这无非就是两点,要么就是苏芸的丈夫回心转意,苏家人虽然对他有意见,但也不希望看到两人离婚,所以希望他能帮忙解决苏芸丈夫学校的这些事情。

    要么就是苏家人这次是铁了心要离婚,并且要整治苏芸的丈夫,让他跟苏烟回去,不过是为了给苏芸撑腰。

    他也仔细考虑过,觉得这事情实在是绕不过去,而且苏烟毕竟也是苏家人,他帮帮妻子的堂姐也是应该的。

    江景川想到的,苏烟也想到了,她握住了江景川的手,柔柔道:“这次可能要麻烦你了。不好意思啊。”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都是一家人了,你堂姐也是我堂姐。”江景川故意板着脸教训她,“以后不要跟我说这种话了,听到没有?”

    “恩,知道啦,我错了。”苏烟靠着江景川的肩膀,慢慢闭上眼睛入睡。

    江景川觉得事情是有些棘手的,他倒希望苏芸铁了心要离婚,这样他帮忙也比较舒心,如果是希望他帮忙解决苏芸丈夫学校的那些事,他就有些不情愿了();。

    为人师者,在有妻子的情况下,还跟女学生发生不正当的关系,这种人怎么当老师?凭什么当老师?

    两人一下飞机就直奔医院,苏芸虽然抢救过来了,可身体还有些虚弱,这几天都在医院躺着。

    当苏烟跟江景川出现在医院时,苏家的亲戚都围了上去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还是苏家老太爷重重的咳了一声之后这些人才让出一条路。

    苏爷爷看到孙女跟女婿都过来了,犹如吃了一颗定心丸,他颤颤巍巍的握着苏烟的手,语气有些不稳,“你去看看你堂姐吧。”

    苏烟被簇拥着进了病房,大伯母一看到苏烟就冲了过来,短短几天没见,她看起来都老了好多,大伯母哽咽着道:“那人太不是东西了,把你姐害成这样都不过来看看,小烟,你姐差一点就不在了!”

    大伯在一旁,抬头看了苏烟一眼,勉强一笑,胡子拉渣的,衣服也皱巴巴的,看起来狼狈极了。

    苏烟这才看向躺在病床上的苏芸,说是吓了一跳也不夸张,之前秦外公寿宴上的时候,她就见过苏芸,那时候她还容光焕发,完全就是一个幸福的小女人模样,现在呢,她脸色有些黄,看起来瘦巴巴的,最关键的是,她眼里已经没了光彩,失了生机。

    江景川跟着进来看了一眼就出去了,他也不适合一直呆在病房里。

    他一出来其他亲戚就围上去了。

    “这真是造孽,以前那小子刚上门的时候,我就觉得他不是什么好东西!”

    恩,那以前干嘛不早说。江景川面带微笑,没有出声,也没有点头。

    “真是害苦了我们小芸,真是被恶心坏了,那个女学生也该被开除!”

    准确地说,那个女学生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受害者。江景川还是没说话,貌似认真地听着。

    “之前我就发现不对劲了,那小子油光粉面的,这明明都结婚了,打扮得还比结婚前要讲究了,这不是有鬼是什么?”

    江景川低头看着自己这一套西装,寻思着以后是不是得老土一些了。

    “这男人长得帅有什么用,只会到处沾花惹草,那女学生也真是够不要脸的,明知道那小子结婚了,居然还能勾搭到一块去,太不自重了!”

    江景川无奈了,他总不能整容把自己整丑吧?

    苏爷爷走了过来,拉着江景川坐了下来,问道:“在外面玩得怎么样,我跟小烟妈妈说了,不该给你们打电话的,这又不是天塌下来了。”

    江景川摇了摇头,“爷爷,发生这么大的事,我们哪有心情在外面玩,都是一家人,这时候肯定是要聚在一起解决问题的。”

    不得不说江景川的这番话让苏家其他人听了心里别提有多舒坦了,特别是在有苏芸这么个人渣丈夫的衬托下,大家看江景川更是顺眼了。

    苏爷爷也很满意江景川这样说,脸上总算多了一些笑容。

    “爷爷,现在是打算怎么办?有什么我帮得到的地方,您只管说。”江景川看了一圈亲戚们,虽然他们各有各的私心,可这会儿也是真心为苏芸愤怒的,“您要是觉得不痛快,我现在找几个人揍他一顿给堂姐出气都可以。”

    苏爸爸现在是看自家女婿怎么看怎么喜欢,走上前来,“这也不是不可以,这小子实在太过分了,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他家里竟然一个人都不来();。”

    “景川,你有什么认识的不错的律师吗?擅长处理离婚案件的。”苏爷爷突然开口,“这日子就算过不下去了,也要给我孙女争口气,他们家既然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了,估计也没打算上门认错了,我也不准备认这个孙女婿,但有一点,离婚,可以,他必须净身出户。”

    江景川心里有底了,现在事情闹大了,离婚的可能性目前是最大的,他思忖了片刻,“我有认识的律师,就算不能净身出户,也能给堂姐争取最大的利益,毕竟是……咳咳,他出轨在先。”

    “就这么便宜那小子了?”苏烟的姑姑第一个不能忍,显然是气得够呛。

    “闭嘴!”苏爷爷猛地呵斥道:“是不是要外人看我们苏家的笑话就痛快了?!”

    苏爷爷考虑得比较多,的确是很生气,可是不能不顾全全家人的面子,更别说江景川现在还是孙女婿,如果被有心人扯出来闹出个新闻,谁脸上都不好看。

    江景川看其他人脸色都不好看,主动上前解围,“姑姑,您别气坏了身子,这就不值了,这个事情闹到这个地步,学校那边就算不立刻对他做出处分,以后大概也不会好到哪里去,这学生的家长哪里放心自己的儿女被这样的老师教导,肯定是会抗议的,我们都不用动,学校那边自然会解决好的。”

    看来苏家人是不打算帮苏芸那丈夫了,这婚基本上也是离定了,江景川心里舒服了很多,这明显是个火坑,一直呆在火坑里不出来那算是什么事儿?

    还好苏家人在这关键时刻没有掉链子。

    跟自己的学生发生婚外情,这样的人比人渣都不如,他是男人,也了解男人,一般出轨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到最后被逼疯的人是谁?还不如在发现这个问题的时候就赶紧离婚。

    看着这些人智商都在线,江景川很是欣慰。

    “景川说得对,这事已经闹出去了,他家要是有能耐压下去那是他家的本事,但这婚必须得离了。”苏爷爷闭了闭眼,他都是两条腿快埋进黄土里的人了,这老了还要遇到这种事,心里郁结,“小芸那边不管是什么想法,这婚都要离。”

    其他亲戚们沉默了一会儿,尽管脸上还有怒气,但都纷纷点了点头。

    的确,闹到这种地步,自家姑娘都差点死了,那边连个人影都没见到,搁谁身上都要寒心。

    苏烟坐在一旁,沉默了片刻问道:“姐,你好点了吗?”

    其实这种时候,任何的安慰都是无用的。

    苏芸转过头来,幽幽地看向苏烟,声音很轻很轻,“小烟,你可别像姐一样。”

    怎么样?什么样?她没有说。

    但苏烟基本上可以猜到,不过,这样的事情永远都不会发生在她身上的。

    “恩,你想怎么样?”不知道是不是这具身体本能的血缘关系反应,她看着苏芸这会儿憔悴的样子,心里也很不舒服,“想报复吗?我可以帮你。”

    无论苏芸的做法有多么激烈,可作为男人,在遇到这种事情时非但不觉得愧疚,还打老婆逼老婆自杀,光是这一点就该去死了。

    苏芸缓缓摇了摇头,“不了,离婚吧。”

    不知道是不是死过一次的缘故,苏芸现在显得很平静。

    可她越是这样,身边的人就越是心疼();。

    江景川跟苏烟在医院呆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就准备回家了,两人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心里都有事情。

    回到家,江景川先去书房处理工作,苏烟就拿着针线跟绣料坐在卧室里,她需要做点什么事情来转移注意力,正好答应过要给江景川绣一个手帕,她想了又想,决定在手帕上绣竹子。

    希望江景川能如同翠竹一般正直清高。

    坦白说,苏烟是极其不认同苏芸的这种做法的,其他的都算了,为什么这样轻看自己的生命呢?

    她不知道苏芸心里到底有多痛苦,但她敢肯定,她当初所遭受的痛苦一定比她现在多得多。

    那时候她还那么小,在灶里过了一个晚上,出来的时候,看到自己的亲人躺在血泊里再无知觉,没有人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

    她没有一刻想过去死。

    这条生命有多可贵?她为什么要死,她还有那么多那么多的事情没做,苏芸居然就因为一个男人轻生,苏烟看着她的时候,只有四个字可以表达她的心情,那就是怒其不争。

    苏芸哪怕在自杀前,有那么一秒想过她的家人,她都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她之前在后宫的时候,也受过非常多的委屈,可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结束自己的生命,尽管在很多人心里,死了也就一了百了了,什么痛苦都不会有了。

    她的命是奶娘换来的,她身上肩负着家人的命,代替着他们活下去,怎么能死?怎么敢死?

    江景川忙完之后回到卧室,看到的就是眼前这一幕,苏烟正坐在椅子上,拿着一块帕子在绣东西,整个人显得安静极了,他走过去一看,问道:“是给我的吗?”

    苏烟心情还是有些低落,声音也是闷闷的,“恩。”

    她还在想苏芸的事情,她很不解,为情所伤,可以哭,可以闹,甚至可以撒泼,这些都可以,但怎么能死呢?

    为了那么一个男人值得吗?

    江景川知道苏烟是因为苏芸的事情不开心,坐在一旁,温声道:“绣的什么?”

    “竹子。”苏烟的手特别漂亮,看她捏着针线来回绣,对于恋手癖来说,真是一种莫大的享受。

    “你堂姐应该没事了,其实离婚对她来说是最好的,这是逃脱火坑的机会,要是一辈子都耗在这么个人身上那才是最痛苦的。”江景川看了看苏烟,又问道:“只是她的做法还是极端了些,你觉得呢?”

    苏烟停顿了一下。

    爱情让人变得愚钝无知,失去理智,如果对方是值得的,那就罢了。

    她永远都不会被任何人任何事情冲昏头脑。

    苏烟又继续若无其事的绣手帕,她微微低着头,嘴角还噙着笑,低声道:“这世界上就是有很多无知的人。”

    江景川看着她这副模样,心里有些莫名的恐慌,他忍不住抓住了她的手,认真的模样让苏烟都愣了一下,“我是值得的。”

    值得什么?

    值得被爱?值得被相信?苏烟没有问,她只是笑了笑,什么话都没说。

    值不值得,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不算,时间说了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