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苏烟到了后半夜的时候生病了,江景川赶忙打电话把家庭医生喊了过来。

    其实也没什么,本身苏烟在海岛上就过得不习惯,再加上天气太热了,就患上了热感冒,医生说吃些药调养几天就好了。

    送走家庭医生后,江景川坐在床边,面上还带有愧色,他总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失职了,晚上苏烟的情绪就有些低落,他以为她是为了苏芸的事情心焦,甚至睡觉的时候还拉着她胡来了一次,江景川越想越觉得自己不是个东西。

    苏烟现在就觉得身体很不舒服,做什么都打不起精神来,要是搁平常,她看到江景川摆出这样的表情,一定会好好安慰他,说一些好听的话的,可现在她实在太难受了,完全没有心思跟江景川说话,只能闭着眼睛,希望能快点睡着,这样就不会难受了。

    江景川是很想陪着苏烟的,可无奈他一下飞机,助理那边就知道他回来了,已经打了几通电话问他今天去不去公司,虽然江景川将工作都完成了,可公司里也有大大小小的项目需要他去审批,出去玩的这几天又一次积压了不少工作。

    他不管怎么样,今天都得去公司看一眼。

    被江景川盯着的时间太长了,苏烟心里有些不耐烦,但还算克制了脸上的表情,睁开眼睛对江景川勉强一笑,“你公司肯定有事吧,你去处理,我这边都不要紧的,你在这里我还睡不着呢。”

    她巴不得江景川现在就离开,苏烟不知道别人是不是跟她一样,总之她生病的时候,心情会很差劲,一点都不希望看到有人在她面前晃来晃去。

    “那你一个人在家我有些不放心。”江景川倾身用嘴唇感受了一下苏烟额头上的温度,就怕她会发烧。

    感受着江景川有些干燥的唇贴在自己的额头上,苏烟打了个寒颤,随即而来便是一股她自己都说不清楚的安心。

    她现在都懒得抬起手推开他了,只能勉强让自己镇定心神,笑着道:“我哪里是一个人,家里不有佣人还有王阿姨吗?”

    江景川想了想,觉得也是,也不再纠结了,吻了苏烟的侧脸一下,“那我去公司了,今天我会早点回来,你在家好好休息();。”

    “恩。”苏烟乖巧点头,然后拉了拉被子,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江景川拿着西装外套,轻手轻脚走出卧室,来到楼下,王阿姨正在吩咐厨房阿姨熬粥,看到江景川下来,她赶忙迎了上去,问道:“太太还好吧?”

    这大热天的感冒比冬天感冒还让人难受。

    “恩,王阿姨,今天家里就麻烦你了,太太如果有什么事你就给我打电话。”江景川对王阿姨还是很放心的,毕竟是老宅那边的人。

    王阿姨点了点头,想起什么,又叫住了江景川,“先生,我让厨房给煲了汤,你给带上中午可以喝一碗。”

    江景川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事,皱着眉头,“这是?”

    王阿姨将保温壶交给江景川,拉着他到一边,小声道:“之前太太说过,这起码得备孕个半年呢,先生,你别担心这汤的味道,我都是让厨房照你的口味做的。保证好喝。”

    备孕?

    江景川有一瞬间的茫然,看着王阿姨满脸笑容,他极为艰难地问道:“你确定这是太太吩咐的?”

    王阿姨直点头,这备孕不光是女人的事,男人也得参与,她想了想,这事是怎么都绕不开江景川的,还不如告诉他得了,这样他心里也有准备了,再说了,她是觉得江景川年纪也不小了,之前苏烟也说过了的,避孕是她自己的主意,可见江景川还是很尊重她的,将这件事情告诉江景川,只有好的,没有坏的。

    江景川在茫然之后,眉头舒展开来,嘴角也慢慢上扬,要说他不想当爸爸那绝对是假话,只是他觉得这生孩子的事情,还是得尊重苏烟,现在呢,在他都做好这两年都得避孕的准备时,王阿姨突然说了这么一件事,江景川顿时心情好了很多。

    看来苏烟心里还是有准备的,的确是需要备孕,这生孩子不急于一时,但现在光是知道苏烟有这个念头,就已经足够他开心很久了。

    王阿姨一看江景川这反应就知道自己是猜对了,也是,现在先生跟太太之间的感情越来越好,先生年纪又不小了,怎么可能不期待孩子,想到这里,王阿姨继续道:“太太年纪轻轻的,可心里都清楚,是个有主见的人,现在我看先生跟太太的感情这么好,真是为你们高兴。”

    江景川咧开嘴笑了,“王阿姨这些事情就麻烦你了。”想起什么,江景川又忍不住补充道:“不过这个事情暂时就不要告诉老宅那边了,你也知道,老爷子老太太年纪大了,难免对这种事情有期待,别给太太徒增压力。”

    王阿姨现在真觉得苏烟运气不是一般的好了,她算是看着江景川长大的,人品跟工作能力这方面是绝对没问题,现在还这样体贴,可不是么,如果老宅那边知道他们在备孕了,能不有期待吗?到时候就算是无心,也会给苏烟一些压力,王阿姨笑得格外开心,“还是先生想得周到。”

    江景川提着保温壶上车了,正想着备孕的事情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居然是岳母打来的,难不成那边又出什么事了?

    他接起电话,刚喊了一声妈,那头似乎压低了声音,“景川啊,你现在方便接电话吗?”

    江景川抬头看了一眼开车的司机,笑道:“您说,您说,我方便着。”

    “我也没别的事,昨天晚上我跟你爸商量了一下,这小芸的事情,不然你就别管了。”苏爸爸苏妈妈就一个女儿,心里自然是向着女儿女婿的,“这也不是什么好事,管多了讨不到好就算了,这要是一下没处理好,免得落了埋怨,你说是不是?”

    苏爸爸苏妈妈也心疼侄女,只是侄女也比不上女儿女婿啊,夫妻俩想着,这女婿也不是一般人,这事情要是灌多了,传出去了对女婿也不好();。

    江景川哭笑不得,苏妈妈苏爸爸的立场是好的,只不过昨天他都已经答应苏爷爷给介绍律师了,这事情就绕不开了,他温声道:“妈,堂姐这个事情不是您想的那么棘手,而且伯父伯母昨天还特意跟我说了,只要介绍个靠谱的律师就成,这都是一家人,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我跟小烟能帮自然是要帮的,不然堂姐该多寒心啊。”

    苏家人普遍智商都在线,尽管不能给江家锦上添花,但至少是不会添乱的,这已经非常不错了。

    当然这也是苏家人考虑得比较长远,以后苏烟生了孩子,不管男女,这都是江家的继承人,也有一半是来自苏家的血脉,那真不是一般的亲,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连累到江家,这几乎是苏家的每个人心里的一个死律令了。

    如果江景川因为苏家的事情而被人议论,吃亏的还不是他们家姑娘?

    在这一点上,苏家人可谓是空前的齐心协力。

    江太太是他们家的女儿,以后江家的继承人也是他们家的孩子,只要弄清楚这个利害关系,大家一个个都不傻。

    苏妈妈听到江景川说这么一番话,跟苏爸爸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欣慰,就算说的是场面话,那也足够了。

    “景川你有这个心就好了,如果有什么为难的地方,你一定要说出来,我跟你爸心里是向着你们的。”苏妈妈话锋一转,“小烟年纪还小,这性子也是被我们宠坏了,她如果有做得不对的,还得拜托你教教她。”

    还真不是一般的会说话,江景川在心里这样想着,“妈,小烟很好,我们全家都很喜欢她。”

    苏妈妈听了这话心里安慰了不少,不停地说着,“那就好那就好。”

    江景川本来是想告诉苏妈妈苏烟生病的事情,可话到嘴边又给咽了回去,现在苏家人都在为了苏芸的事情头疼,苏烟在苏家的地位他也知道,她生病了还真不是小事,到时候苏爸爸苏妈妈肯定是要过来探望的,还是不要这么麻烦了。

    苏妈妈就像亲妈一样嘱咐江景川平常注意身体了好几遍之后,终于挂了电话。

    江景川的好心情一直维持到进了办公室之后就戛然而止了,因为王思棋就在会客室等他,这一次他也躲不开了。

    如果王思棋不是会破坏他婚姻的可疑分子的话,江景川还是很乐意跟她做普通朋友的。

    准确地说,除了特别要好的朋友,江景川与人交往都是保持这个准则,只要不破坏到他的生活,一切都好说。

    显然现在王思棋已经不在朋友的名单里了,江景川不知道别人会怎么看他的这一举动,反正他是觉得,他跟王思棋之间的交情本来就不深,现在面对这么一个可疑分子,他要是不远离,坐等她闹幺蛾子,那就实在是蠢爆了。

    他有心情解决沈培然,那是因为沈培然跟苏烟的确有过过去,不处理不解决,这道坎就过不去。

    可他跟王思棋之间有什么?什么都没有!

    江景川是想着就这样冷着算了,王思棋看着也不傻,总是会想清楚的,以后见面还能打个招呼就不错了,现在她又一次出现在他的办公室,江景川真心无奈,并且有些厌烦了。

    王思棋看江景川来了,起身走向他,笑盈盈的道:“你回来啦?之前在朋友圈看到你在秀恩爱,今天正好路过这里,没想到你助理说你今天会来,我就碰碰运气啦();。”

    她说话语气跟表情都这么自然,江景川险些都以为那天在办公室的事情都是他的幻觉了。

    伸手不打笑脸人,江景川只是淡淡的一点头,也没说话。

    王思棋有些扛不住了,轻咬了一下舌尖,面上笑得更开心了,“有没有礼物啊?”

    江景川盯着她,摇头,“没有。”

    他从来都不是那种去一个地方旅游,就买好多好多当地的特产,回来分给亲朋好友的人。

    就算他出国一趟,也最多给家里人带点礼物,隋盛都没这待遇。

    王思棋也知道他不会带,也没指望他带,就笑眯眯道:“没带礼物的话,中午请吃饭咯?”

    江景川有些佩服王思棋了,居然能当做什么事都没有一样,继续别有用心的跟他当朋友,对,她就是别有用心,江景川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把一个□□放在自己身边的,他沉声道:“思棋,我现在已经结婚了,恐怕不能跟你一起吃饭。”

    王思棋嘴角抽搐,“不至于吧?你结婚之后就不要朋友了?”

    “不是。”江景川一手插/在裤袋里,面上的笑容极淡,“我认为结婚之后,异性是分为两种的,一种是可以继续交往的,一种是需要保持距离的。”

    王思棋没有想到江景川会这么直接,她收敛了笑容,问道:“那我是哪种?”

    “思棋,我可以坦白告诉你,我跟我太太之间感情很好,无论她以前做过什么,对我来说那都是过去了,如果有心人想用她的过去威胁她,或者我,我都会好好奉陪。”江景川不明白王思棋到底是什么想法,他如果喜欢她的话,早八百年就在一起了,难不成她是想用苏烟跟沈培然的那些事做文章?

    可笑不可笑?他之所以能跟苏烟和好,就代表着他压根就不会在意了,她难道不想想,她能查到的事情,他查不到吗?

    有的女人总喜欢把男人当傻子来看,这一点江景川尤其厌恶。

    王思棋心想,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来了,她再以朋友的身份自居,也有些虚伪了,便不再掩饰,有些不甘心的看向江景川,“所以呢?你是要告诉我,最好不要做白日梦了?”

    “不。”江景川冷酷地说:“跟你无关,你做什么梦都跟我无关,我只有一点,那就是别妄图做些什么事情试探我的底线。”

    “那好。”王思棋也决定破罐子破摔了,江景川的态度已经够明显了,以后他也不会跟她做什么朋友了,可能都不会再搭理他了,她索性让自己更加痛快一下,起身拿起包,冲江景川一笑,“正好我想看看你的底线是什么。”

    江景川在她离开时,突然叫住了她,“王思棋,就算没有苏烟,也不会是你,所以你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也别做什么蠢事,因为我对别的女人,实在没什么耐心。”

    王思棋笑了笑,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没什么耐心,她当然知道。

    只是她现在也没有耐心再做一个配角了。

    王思棋走后,江景川就投入了工作中,到快下午的时候,他收到了苏烟的微信消息。

    苏烟:“有在好好工作吗?”

    这是什么话?难道身为一个总裁会浑水摸鱼?

    江景川:“当然();。”

    苏烟现在回消息的速度很快了:“既然你有好好工作,为什么有时间看手机回我的消息?”

    江景川失笑不已,是不是生病的人都这么……恩,可爱?

    她可能只是想转移注意力所以跟他找茬?

    江景川:“我在好好工作之余,也有好好在想你。”

    他现在算是明白了,以前前女友总是觉得他不浪漫,说话都硬邦邦的,那时候他不觉得自己有错,因为他说话性格一直都是那样,现在他明白了,一个智商不低的人,在遇到真正喜欢的人的时候,分分钟说出来的话都足够腻歪。

    无所谓情商低不低,只有喜不喜欢而已。

    苏烟这次回消息慢了很多:“骗子,想我怎么不跟我打电话发消息?”

    唔。

    生病的人是可爱了许多,但同时也难伺候了许多。

    江景川觉得不管再棘手的项目,都没有老婆这门玄学难,他思索着回了消息:“骗子怕打扰到你休息睡觉,毕竟江太太的起床气不是一般人承受得住的。”

    苏烟窝在床上,看着这条消息,扑哧笑了起来。

    跟江景川以微信的形式拌嘴之后,苏烟没一会儿又觉得浑身疲软,放下手机再次沉沉入睡过去。

    一般吃这种感冒药都很容易犯困。

    就在江景川准备提前走的时候,又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助理进来,一看江景川都在收拾东西了,便犹豫着开口,“江总,有人找您,说是您的亲戚,要见吗?”

    亲戚?谁啊?

    “他说他姓王,是您的姐夫。”

    助理这一句话真是把江景川给恶心坏了,他想都不用想,肯定是苏芸的那个人渣丈夫,还姐夫?

    江景川自然是不想跟那样的渣滓说话的,但现在人就堵在下面,如果他不去见的话,会不会闹事都是两说呢。

    苏芸手上也不知道有没有男方具体出轨的证据,到时候真因为财产分割的事情闹上法庭,没有确切的证据对苏芸来说也不利,江景川想了想就点头,让那个人上来,助理刚走出办公室,江景川就打开手机放在一边开始录音了。

    有备无患,那个姓王的,肯定想不到他会录音。

    王永盛也是来碰碰运气的,没想到江景川真的愿意见自己,当助理领着王永盛进来的时候,江景川再一次相信了老祖宗的经验教训——人不可貌相。

    的确,作为大学教师,王永盛即使到了这个时候,面上依然带着春风拂面的温和笑容,穿着白衬衫,一副金丝眼镜,看起来也是一表人才。

    江景川不太明白王永盛过来的用意,难不成他以为他会帮他吗?王永盛应该没那么蠢。

    “小江啊。”王永盛坐了下来,看着江景川的脸色,心里也有些发慌,不过整个苏家,他谁都不怕,就怕江景川,苏家人不过就是仗着靠上了江家所以才敢这样肆无忌惮,尽管知道这次过来做的可能也是无用功,但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他心里更不是滋味。

    江景川只是点了点头,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前几天你姐说你跟小烟出去玩了,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王永盛也不傻,不会主动把话题往苏芸身上引,不等江景川回答,他就感慨道:“我是真羡慕你啊,小烟虽然平常不怎么爱说话,可脾气也不差,我有的时候还真的怀疑小烟跟小芸是不是两姐妹,怎么就差这么多呢?”

    作为姐夫,这样评价自己的妻子跟小姨子,合适吗?

    江景川也不说话();。

    好在王永盛智商还在,知道在江景川面前这样评价苏烟不好,他很快就不提了,开始诉苦了,“我知道你们昨天肯定都去医院了,不用说,说的肯定都是我的不是,我跟小芸也是校友,也是谈了几年恋爱,我如果不珍惜她,会跟她结婚吗?只是你不知道,你姐吧,结婚前结婚后完全是两个人,她在家里什么都不做,我每天上课累得要死,回家就想吃口热饭,这不过分吧,结果一回来,她什么都不做,就躺在沙发上玩。”

    “婚前她还做做样子,婚后什么都不做了,这能怪我吗,一个巴掌拍不响啊!”见王永盛这是准备开□□大会了,江景川及时转移话题,问道:“那你跟那女学生到底怎么一回事?是不是真的?”

    王永盛看了江景川一眼,知道这个事情是瞒不过去了,只好硬着头皮点头,“可是这不怪我,那个女学生缠着我,天天给我发短信,小江,你也是男人,现在有年轻漂亮还懂事的女孩出现,你能保证自己一点都不动心吗?我真的没想跟你姐离婚,毕竟我对她还是有很深的感情的,可她倒好,直接闹到学校去了,还让不让我做人了?”

    “你是想离婚吗?”江景川知道,如果王永盛不想离婚的话,他犯不着跟他说这些话。

    王永盛故意叹了一口气,用非常沉重而遗憾的语气道:“到了这一步不得不离婚了,那孩子年纪还小,昨天我跟她父母深谈过了,比起小芸,她几乎还是个孩子,我总得负责任。”

    江景川是全听明白了,王永盛要跟苏芸结婚,转而跟女学生在一起,这样的话,女学生的家长就不会告他了,基本上是把损失降到最低了,说不定王永盛现在对这个女学生还是有感情的,比起早就厌烦的苏芸,显然年轻漂亮又懂事的女学生更得他喜欢。

    “恩,然后呢?”王永盛还是没说明来意。

    “小江,我跟你之前相处也算愉快,都是男人我想你也能理解我的苦衷跟身不由己,我不是来求你别的,工作学校的事情我就不为难你了,我没那么贪婪,只希望你能站在中立的立场就好,我跟小芸的婚姻走到今天这地步,我们俩都有错,肯定不是一个人的问题,你说是吧,能够和平的离婚是最好的了,毕竟夫妻一场,我也不会怪她闹事了。”

    这事情如果搁别人身上,可能就不会管了,江景川一开始也是这样想的,介绍一个律师就够了,可在他听了王永盛说的这些话之后,他改变主意了,苏爷爷说得对啊,离婚当然可以,但必须净身出户。

    他算是明白了,现在最着急离婚的人是王永盛,他一天不离婚,女学生的家长就能闹他一天,如果这个节骨眼上,他们告他的话,基本上王永盛的前途就毁了。

    婚内出轨离婚这种事是平常的,可跟学生混到一起,再被学生家长告个什么诱/奸,王永盛也就完了。

    王永盛肯定也是经过分析之后,才做这个决定的。

    “王先生,我问你一个问题。”江景川突然严肃起来,王永盛也不自觉地紧张了。

    “堂姐她有工作吗?”

    “有。”

    “什么工作?”

    “唔,财务主管,怎么了?”

    江景川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王永盛,“据我所知,堂姐的工作并不清闲,当然工资待遇也很可观,你们现在住的房子也是堂姐家里出的首付,甚至现在也是堂姐在还房贷,在这种情况下,你希望堂姐在下班之后,跑到超市或者菜市场给你买菜做饭?王先生,你工作忙,堂姐工作也不轻松();。”

    王永盛的脸顿时花一块白一块,难看极了。

    “王先生,我知道你是希望我不要出手,可你也知道,苏芸是我妻子的堂姐,现在也是我的堂姐,你说,自家堂姐遇到这种事情,我这个做妹夫的,能袖手旁观吗?”

    王永盛也是来碰碰运气,见江景川这样说,心里虽然恼怒,但还是忌惮对方的身份,只能起身,皮笑肉不笑道:“那我就告辞了。”

    他不信法律还真能让他净身出户了,起码得双方财产平分吧。

    江景川很是感慨,苏芸运气不好,但也不算差了,至少现在有机会逃离火坑。

    有人说过,男人出轨是天性,江景川对这话不赞同也不否认,因为每个人都追求新鲜,他也不例外,可是道德责任感应该在天性之上。

    正如这个世界上,有一些女性貌美身材好,很多男人就算多看两眼,那也是出于对美的追求跟欣赏,但也有部分人生出邪念,难道因为这部分人龌龊的思想,就断定男人的天性如此吗?

    人如果不能控制自己的行为,跟畜生有什么区别?

    江景川觉得苏家真的应该庆祝一下了,自家姑娘逃离火坑,真的该高兴了,倒是那个女学生的父母,可就是眼睁睁看着女儿跳进火坑了。

    在回去的路上,江景川给苏伯伯打了个电话,说明了来意,“我已经让朋友联系那位律师了,是圈里的翘楚,今天王先生过来找我了,我们的对话我也给录音了,不过大伯,我建议你们多收集一些王先生出轨的证据,到时候对我们是很有利的。”

    苏伯伯连忙感谢不已,叹道:“这以后还不知道怎么办呢。”

    的确,无论苏家人在这件事上怎么拎得清,可在这个大环境下,离婚虽然是平常事,可也耐不住人家指指点点。

    江景川想安慰一下苏伯伯,并且劝慰他,离婚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与其跟这么个人共度一生恶心自己,还不如一个人呢,可他又觉得,以他的身份,说这些话实在不合适,只能劝慰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当江景川回到家准备跟苏烟说下这事的,发现苏烟似乎病得更严重了,王阿姨在一旁急得满头大汗,“太太下午喝了一碗粥,那时候还好好的,刚全吐出来了!”

    江景川赶忙坐在床边,苏烟的确脸色看起来比早上更差了,这时候也不好送到医院去,家庭医生也到位了。

    在检查一番之后,没发现需要输液或者要去医院的必要,医生说这是胃肠道不适引起的反射现象,情况不算严重,听到医生再三保证之后,江景川这才放心了。

    尽管知道苏烟的病跟王永盛苏芸的事情没有半点关系,但他还是迁怒了。

    觉得如果不是这档子事的话,他们这会儿还在海岛,说不定苏烟就不会生病了。

    江先生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就算是铁打的人,生病了也会脆弱,更何况是苏烟了,她难受极了,等医生走后,房间里就只剩下王阿姨还有江景川。

    她扁扁嘴,冲江景川委屈兮兮地说:“好难受。”

    江景川看她的眼圈都红了,当即心疼得不行,也不顾王阿姨还在场,就将她抱在怀里躺着,声音前所未有的温柔,“哪里难受?”

    “这里();。”苏烟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的确很难受,只有正经感冒的人才会懂。

    全身没劲,什么胃口都没有,还一阵接着一阵的头晕。

    如果不幸鼻塞了,那真是分分钟想毁灭世界。

    “想不想吃东西?”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感觉苏烟瘦了好多,抱在怀里都没有以前那么软乎了,江景川心里的怒火更深了。

    他不管,苏烟会生病跟王永盛那个人渣有直接关系。

    如果不是他出轨,苏芸就不会发现,就不会闹到学校,如果不是他打人,苏芸就不会自杀,如果苏芸不自杀,他们现在就不会回来,这样苏烟也不会生病。

    不得不说,江景川在某些方面,是非常霸道固执且记仇的。

    王永盛净身出户还不够,还得付出应有的代价才成。

    江景川见苏烟不回答,又问道:“你想吃什么,告诉我,我让别人去做。”

    其实苏烟一点胃口都没有,可无奈生病的人都很脆弱,她乖乖地躺在江景川怀里,闷声道:“糖葫芦。”

    她真的好想吃冰糖葫芦。

    很奇怪,以前她生病的时候,皇上也曾经问过她,想吃什么,可她每次都是摇摇头。

    可是当江景川问她,她好像回到了当年任性的时候,她小时候也生病,每次吃药都如临大敌,奶娘知道她喜欢冰糖葫芦,就会偷偷买一串,喝一口药,吃一口冰糖葫芦,好像就一点都不苦了。

    过了这么多年,在今天,她终于又变成了孩子。

    恩,像个孩子一样冲人撒娇,要吃冰糖葫芦。

    江景川心疼得不行,转头就对王阿姨说:“让人去买冰糖葫芦,快一点。”

    “可是……”王阿姨也有些犹豫,她觉得感冒吃这个好像不太合适。

    江景川沉声道:“太太想吃就去买。”

    “好。”

    当苏烟吃到第一口冰糖葫芦时,虽然味道跟记忆中的根本不是一样的,可她还是觉得心里满满的,就好像……好像大冬天的,冰凉的手泡在温水中的感觉一样。

    这样的感觉,这样的味道,她等了好多年了。

    她看着江景川,想起了奶娘,再也忍不住小声的哭了出来。

    江景川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她的哭声却越来越大,好像要将这么多年的委屈都哭出来一样。

    身旁的男人笨拙的安慰着,又亲亲她流泪的眼睛,“不哭不哭。”

    苏烟好不容易止住眼泪,瞪了江景川一眼。

    他什么都不懂!

    根本什么都不懂!

    只知道不让她哭,可……可是,这样就够了啊。

    苏烟看着江景川担忧的神色,连她自己都没发现,好像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