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苏烟的这场病来得快,去得也快,没几天她就恢复了精神跟胃口,这天刚送江景川出门上班,回到卧室就接到了周璐的电话。

    周璐还是像之前一样热情,声音很有活力,“小烟,你们那天走得太匆忙了,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家丑不可外扬,这种事苏烟也不可能真的说出来,便笑着回道:“没什么事,就是景川公司有点事需要早点回来处理,你们呢,玩得怎么样?”

    “没事就好,这里一连下了好几天的雨,我觉得也没什么意思,就跟我家老徐回来了,小烟,我今天给你打电话是想问下,那件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周璐一直在等苏烟的电话,她好几次都想打过去问问,可转念一想,这夫妻俩走得这么匆忙,说不定是发生什么事了,就不好打过去叨扰,今天实在是忍不住了。

    苏烟在生病的时候也想过这个问题,其实周璐的提议她非常心动,不仅是因为自己的绣品会被别人欣赏,也不是因为可以赚到钱,更是因为她可以在通过跟外人交往的过程中更了解这个时代,她也知道,总是闷在这个屋子里,理论知识了解得再多,还不如出去跟人家聊聊天。

    江景川已经说了,他不会干涉她的决定,有时候苏烟觉得,他其实是希望自己的业余生活更丰富一些的();。

    想到这里,苏烟低声道:“你能具体跟我说说吗?”

    周璐一听就知道苏烟的态度松动了,心里一喜,赶紧打起精神来,“时间安排你随意,不过我是希望你能在工作室里呆着,这样的话我们可以讨论,我们差不多还有两个月的时间,虽然是赶了点,但我已经跟对方说了,成品不会很多,对方说了,他要的质量不是数量,所以我给你准备了充沛的时间,保证不会累。你觉得呢?”

    在那两天的相处中,自家未婚夫都说了,江景川一看就是精英中的精英,据说还是大老板,那都是不差钱的人,她是觉得,苏烟根本不缺钱,她只是想找点事玩玩而已,所以肯定是不能累着这位少奶奶的。

    苏烟想了想说:“我每天要陪我先生吃早餐还有晚饭,他每天差不多是八点半左右出门,五点不到就到家,在这段时间我是有空的。”

    “每天呆多长时间你来决定,我不干涉你的工作,小烟,待遇这方面我已经跟对方谈妥了,我给他看了你绣的东西,他很满意,能给三万到四万左右的报酬,你觉得怎么样?”周璐现在都在后悔,她以前要是能学下刺绣什么的,现在赚的钱都比工资多多了。

    在这个时代也有一段时间了,苏烟对钱是有所概念的,这样一单生意三万到四万,她工作两个月左右,相当于一个月两万了,这对普通人来说待遇是非常可观的,只不过她自己心里也知道,这还没有之前江景川给她买的一个包贵。

    不过这不是重点,自己赚的钱毕竟是不一样的。

    苏烟抓住了周璐刚才话里的重点,迟疑着问道:“周璐,我想问下,对方是男是女?”

    “男的,怎么了?”周璐知道苏烟是不怎么关心报酬待遇的,但也没想到她会问这么个问题。

    苏烟咬了咬下唇,声音虽然轻但是很坚定,“我绣的那方手帕在他那里?”

    “恩。”周璐越来越迷糊了,不明白苏烟到底要说什么。

    苏烟知道,她接下来给这个陶瓷展览绣的东西那是工作性质的,周璐也说了,到时候绣的都是大件,她上次绣的是手帕,无论这里的人观念多么开放,苏烟都觉得,她绣的手帕只能送给丈夫,如果她的手帕落在其他男人手上,怎么想怎么别扭。

    “周璐,那你能不能把那手帕拿回来,我送给你都可以。”苏烟怕周璐觉得自己矫情,又低声补充了一句,“手帕是不一样的。”

    有些事情必须是要分得很开的,如果她绣的东西,什么人都可以带在身上,那也太……

    周璐险些笑出声来,但静下心来一想,觉得苏烟能有这样的顾虑也正常,周璐也知道,古代女子对这种事情看得很重,尽管苏烟不是古代人,但她懂刺绣,而且绣得这样好,心里多少是介意的,“放心,我等下就过去找他,会把手帕拿回来的,那我先谢谢你了,这手帕我肯定自己用,连我家老徐都不让碰一下。”

    “周璐,谢谢你啊。”苏烟松了一口气,虽然江景川不一定介意,虽然这里的人也不介意这一点,但她还是觉得,像这种事情坚守自己的原则会比较好。

    “没事,对了,你什么时候有空?我到时候带你跟对方一起吃个饭聊一下。”周璐对这单生意是很上心的,因为对方的身份,如果她办好了不止酬劳颇丰,以后说不定也会有生意介绍上门。

    “过几天好吗,我前几天生病了,我先生肯定也不会让我现在就出去工作。”苏烟这话绝不是在秀恩爱,也不是夸张,江景川对她这次生病的事情太上心了,这几天下午每天四点不到就回家陪她,照他这样的上心程度,绝对不会允许她这时候就出去工作的();。

    “你生病了?严重吗?我在a市,要不要我过去看你?”周璐是资深的外貌协会会员,本身苏烟的颜就很对她胃口了,再加上苏烟温柔体贴说话声音又软,简直不要太戳周璐的喜好,所以她对苏烟的关心是真心实意的。

    “不用不用,现在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你最近肯定也很忙,就不麻烦你过来看我了,过几天我们就会见面了呀。”

    周璐听着这番话,感慨道:“小烟,我要是男人就好了。”

    这辈子遇到一个这么合自己胃口的妹子,真是件悲伤的事,因为自己也是个妹纸tat

    苏烟先是一愣,很快就明白周璐说的是什么意思,低声笑了起来。

    两人聊了些别的之后就挂了电话,约好几天之后再见面。

    周璐挂了电话之后对一旁的徐建平说:“你猜小烟跟我说什么?她之前绣的那手帕不是在陆漾手上吗,她知道了之后就跟我说,要我把手帕拿回来,送给我都可以,不要在别的男人手上。讲真,我有时候真觉得她就是个古代的大家闺秀。”

    徐建平白了她一眼,“这古代的妹子才叫聪明,你这就不知道了吧,你想想看,古代妹子只给心上人绣手帕,别人都没有,男人最吃这一套了。可惜这种优良传统愣是没流传下来。白瞎了。”

    “你就是直男癌。”周璐虽然觉得自家男友说得也算有道理,但还是忍不住呛了一句。

    “你知道什么,不管男人女人,心里图的都是唯一。”

    周璐还想反驳什么,但又找不出话来了。

    “苏烟是个聪明人啊。”徐建平虽然是工科男,但稀奇的是,他这人情商还是在线的,“不说别的,你信不信,江景川就吃她这一套。”

    “我真信。”周璐抱着抱枕歪在一边感慨,“我就喜欢这种聪明的女人。”

    徐建平放下手中的书,探出手,捏了捏周璐的脸颊,“我就喜欢你这种蠢货。”

    “喂!”

    挂了电话之后,苏烟也觉得无聊,想起刚才跟周璐说的事情,脑子灵光一闪,拿出手机,给江景川发了消息:“我刚才做了一件事情,不知道对不对。”

    江景川刚到公司,就收到这么一条消息,他快速回了过去:“什么事情?说来听听。”

    苏烟这次发的是语音:“我答应了周璐,过几天就过去帮忙,她告诉我,我上次绣的手帕在她客户手上,我就问她客户是男是女,她说是男的,我心里挺别扭的,就拜托周璐要回来,反正送给她都可以,就是不能在那个男的手上,你说,她会不会觉得我特别矫情小气?”

    江景川刚打开电脑,听到这么一番话,脸上就多了几分笑容,发了一条消息过去:“乖。”

    他心里的确因为苏烟说的这件事开心了很多,其实他本身也不在意这件事情,可苏烟这样一说出来,心里那种满足感油然而生。

    他觉得他老婆真是懂事可爱。

    苏烟很快回了语音消息:“希望周璐不要介意,改天我请她吃饭,但我真的觉得手帕是很私人的,反正我就不乐意自己绣的手帕被别的男的拿着。唔,我就是矫情。”

    助理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他们铁面无私的江总,正拿着手机咧开嘴笑得可欢可欢了。

    真恨不得自己瞎了();。

    江景川见助理进来了,本来准备回语音消息的,这会儿也改成文字消息了:“矫情也最可爱。”

    苏烟看着微信里的消息,最后又是发了一坨便便表情过去就不回了,继续躺了下来睡觉,其实她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昨天她本来想问下苏芸的事情解决得怎么样了,江景川就是避而不谈,她想,江景川肯定是有帮忙的,他做事还算挺稳妥的,这才放心了。

    尽管跟苏芸并没有什么感情基础,可苏芸也是原身的堂姐,并且两人关系还不错,她接手了原身的身体,也接手她的家人,现在她的家人被人这样欺负了,断断没有不去理会的道理。

    快下午的时候,苏烟接到了来自于陆佳盈的电话。

    果不其然,陆佳盈说的又是吃饭的事情,苏烟这回没有婉拒,约好明天中午在某餐厅见面,本来陆佳盈还说让陆漾明天过来接她的,苏烟敬谢不敏,她不知道这里的人跟异性是怎么相处的,苏烟有自己的想法,她不是说完全杜绝跟异性接触,只是最好还是保持在绝对安全的范围内,她跟陆漾本来就不熟,而且陆漾又是江景川的同窗,让他来接她过去吃饭,显然已经超出了能接受的范围了。

    晚上苏烟跟江景川躺在床上,她说起了这件事,江景川正在闭目养神,回道:“陆漾这个人还是挺靠谱的,你过去吃顿饭也没什么,不过正好我明天下午也没事,你到时候给我打个电话,我过去接你,也顺便跟陆漾打个招呼。”

    本来说着说着,江景川跟昨天一样,推开苏烟,起身去了浴室,苏烟在床上笑得跟狐狸一样。

    等江景川出来,苏烟抱着抱枕打趣道:“江先生真是正人君子,就怕我病好了,你又倒下了。”

    江景川肯定是有*的,只不过这几天都不敢闹她,只有在忍得不行的时候,才会去浴室冲个冷水澡,在跟江景川的相处来,苏烟算是更了解他这个人了,别看在那种时候挺浪荡的,其实是个自制力很强的人。

    “等你病好了看我怎么收拾你。”江景川躺在床上,坚决不再碰苏烟一下了。

    因为到最后吃亏的人还是他。

    苏烟觉得像这样的时候,是少之又少,那可是要好好珍惜的,于是故意挪了挪身子,靠在江景川身旁,探出手摸了摸他的胸肌,一双玉手慢慢下移,摸到了腹肌,还想再往下游移的时候,江景川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眼里都是不满跟挣扎,“我劝你老实一点。”

    “我只是想给你按摩。”苏烟一脸无辜的看着他。

    “不需要。”娇/妻在旁,本来她就对他充满了吸引了,这都禁/欲好几天了,江小弟真是撩拨不得。

    “真的吗?你确定?”苏烟趁江景川不注意的时候,快速下移,无奈在这种事情上,她脸皮本来就没有江景川那么厚,刚刚触碰到江小弟,她就有些害羞了,只敢轻轻地按了按,然后就想收回手了。

    被这样撩拨了,江景川气结,只怪自己在面对她的时候毫无定力,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头埋在她的胸口,深吸了几口气之后,咬牙切齿的道:“你等着。”

    苏烟在这种事情上就是纸老虎,一点都不害怕,还特别嘚瑟的说:“我等着你。”

    第二天中午,苏烟坐车去了跟陆佳盈约好的餐厅,刚到餐厅门口,就看到陆佳盈在一旁候着了,她上前挽着苏烟的手,兴奋道:“我爸妈还有堂哥在包厢等着,我怕你找不到我们,就在门口等你了。苏姐姐,我跟你说,这里的餐厅味道真的特别棒,你肯定会喜欢的。”

    江景川没买礼物,苏烟在候机的时候,在机场免税店买了不少东西,就当是礼物送给亲朋好友了();。

    她给自己买了几只口红还有香水,今天出门前,将没拆封的口红带上,递给了陆佳盈,笑眯眯道:“给你买的礼物,我觉得这颜色还挺适合你的。”

    陆佳盈猛地停下脚步,拿着口红,感动极了,一时没忍住,抱了抱苏烟,“苏姐姐,你真的太好了,居然还记着给我带礼物,啊这个我超喜欢的!”

    她真的没想到苏烟会给她带礼物,感动于苏烟的贴心,瞬间对苏烟的好感度简直飙升到了最高点。

    苏烟在与人交往这方面做得几乎是滴水不漏,以前在后宫的时候就是,她从不苛待自己的宫女跟太监,偶尔还会对别的宫女太监释放好意,所以当时也有不少人愿意为她卖力。

    这是举手之劳,多留个心眼,多冲对方笑一下,总归不是坏事。

    苏烟笑了笑,“你喜欢就好,我觉得是挺适合你的。那海岛上的特产也不好带,我想着你们小女孩总是喜欢口红香水这类的东西,看来我没买错。”

    因为这支口红,陆佳盈一直到回到包厢,脸上的笑容都非常灿烂,让人不注意都不行。

    陆爸爸陆妈妈显然是有些惶恐的,毕竟眼前这位是江氏的总裁夫人,他们这辈子也没怎么接触过这种人,一时间也是非常紧张。

    尽管苏烟跟陆漾是认识的,但她知道,这会儿在这个包厢,对于陆漾来说,陆爸爸陆妈妈是长辈,无论是出于礼貌还是礼节,她都应该首先跟陆爸爸陆妈妈打招呼,苏烟没有直接坐下来,而是站着跟陆爸爸陆妈妈笑道:“我跟佳盈算是同辈了,那我就喊叔叔阿姨了。”

    陆漾挑了挑眉,没有想到苏烟会这么识趣。

    接下来的聊天中,苏烟根本就不摆架子,完全是把自己当成陆佳盈的朋友,在外人看来,她对这夫妻俩是发自内心的尊重,陆漾并没有怎么开口说话,但他一直注意着苏烟的一举一动。

    中途陆佳盈陪苏烟去了洗手间,陆妈妈立马发出感慨,“这江太太人可真不错,长得美就不说了,性格是真的很好啊。”

    陆爸爸是老师,以前总是跟自家老婆拌嘴,这还是头一回赞同她说的话,“不骄不躁,又知进退,还这么懂礼貌。”

    “我是没见过江先生的,但看他太太就能看得出来,江先生人品肯定也不错,小漾,你就该跟这样的人多多来往。”

    陆漾点了点头,忽略内心的某种情绪,说道:“江景川这个人的确很不错,生意场上手段也很光明磊落,以前我跟他一起做项目的时候就知道了。”

    没一会儿,苏烟跟陆佳盈就回来了,陆漾给苏烟的杯子里斟满了果汁,拿起杯子,冲苏烟笑道:“江太太,真的很感谢你对我们佳盈的照顾,两年前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话,这丫头当时就惨了。”

    “就是就是,我当时的考试真的特别重要,差一点就迟到了。”陆佳盈也接话道,“我后来去那地方找过好几回了,都没看到你,那时还挺失望的。”

    “不过是举手之劳,不用这样。”苏烟这话是对陆漾说的,“再说了,你跟我先生本来就是同窗好友,我帮你妹妹也是应该的。”

    陆漾定定的看着苏烟,摇了摇头,语气意味不明,“那可不一样,两年前你还不是江太太。”

    苏烟不可置否一笑。

    一顿饭下来,陆爸爸陆妈妈还有陆佳盈对苏烟的好感度直接飙升,本来还想约她去家里坐坐的,这时候江景川也赶来了。

    陆漾没想到江景川会来,打趣道:“我算是见识到了,江总日理万机,平常见你一面都难,这是不是以后想要见你,得先约你太太?”

    江景川捶了他的肩膀一下,解释道:“她前几天生病了,我有点放心不下();。等你以后有老婆就知道了。”

    陆漾一怔,看向一旁的苏烟,“你生病了?那真是不好意思啊,都不知道就约你出来吃饭了。”

    苏烟摆摆手,她刚病愈,比以前瘦了一点,今天为了让自己的气色看起来好些,特意穿的是

    红色的连衣裙,此刻笑起来真是有种弱不禁风的美感,“没关系的,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正好出来透透气。”

    没呆多久,江景川就带着苏烟离开了。

    陆佳盈一手托腮,发出了无意识的感叹,“苏姐姐真的很好啊,如果两年前我就找到她,要到联系方式就好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陆漾心里无端的有些遗憾,的确,如果两年前就认识她就好了。

    开车回公司的时候,陆漾看着路边有人也穿了红色的连衣裙,他鬼使神差的将车停了过去,在看到那人长什么样子时,心里在失落的同时也松了一口气。

    他知道自己对苏烟是有些过分关注了,但他觉得这只不过是男人的一种本能,在看到长得漂亮的女人时,视线总是跟着她跑的。

    对,就是这样。

    他在心里默默说服自己。

    这边,江景川跟苏烟坐上车之后,他仔细观察着苏烟的脸色,看起来已经比前几天要好很多了,估计差不多也好了,问道:“现在是要回去吗?”

    “不,不要。”苏烟猛地摇了摇头,“好不容易你有时间陪我,回去也太没意思了。我不要回去,晚上也在外面吃,好不好?”

    “那你现在想做什么?”江景川低头看了一眼手表,现在还很早,他公司的事情也处理好了,现在回去的话的确没什么意思。

    “你之前不是说过带我去你的外婆家看看吗?正好今天有空,就过去吧,晚上就在那里吃饭。”苏烟本来是想回答买买买的,但就在要脱口的时候,想到了江景川之前说的,立马就改口了。

    她跟他之间的回忆太少了,每天几乎都是千篇一律的,这样并不好。

    江景川能有什么意见,巴不得尽快带她去外婆院子去看看,喜欢一个人就是这样,巴不得把自己所有的回忆都展示给她看。

    路上有点堵车,正好闲得无聊,就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了,苏烟想起苏芸的事情,好奇问道:“这几天我生病了也不想让家里知道,就没打电话过去,现在是怎么个情况?”

    她其实是放心的,站在她的角度来看,王永盛真的不是一般的蠢。

    不管怎么说,苏芸是她的堂姐,苏家现在又有江家这么大的靠山,只要他不作死,以后的日子是不会差的,她就想不通了,他怎么会出轨呢?当然,他现在出轨被发现对苏家人来说是最好的,至少苏芸也算是跳出火坑了。

    不然一辈子跟这么个东西绑在一起,真是够恶心的。

    江景川看着前方路况,淡淡道:“律师说,肯定会为堂姐争取最大的利益,这几天王永盛还在为财产分割的事情在闹,他觉得离婚也应该是夫妻财产平分,你还不知道吧,这王永盛将自己的工资大半都是往他自己家里补贴了,这两年家里里里外外的开销都是堂姐负责的。”

    苏烟不可置信的侧头看他,如果不是亲耳听到,她真的不敢相信();。

    这是人做的事吗?娶了老婆,住着老婆买的房子,吃穿都是老婆负责,居然还出轨?人品简直差到一定程度了!

    “堂姐结婚的时候,家里给了一笔钱,不算很多,但也不少了,有几十万吧,现在有套房子,还有一辆车,王永盛说他不要车不要钱,只要房子,他可以补十万块给堂姐。”如果不是自己亲身经历,江景川也不能相信世上会有这种男人,a市寸土寸金,就算不是很好的地段那房价都令人望而生畏。

    就算不是自己的亲堂姐也没什么感情,同身为女人,苏烟也气得牙痒痒了,攥紧了拳头,咬牙道:“他想得美!”

    看老婆大人都动气了,江景川继续往下说:“你不要生气,其实你家里人都挺拎得清的,当时结婚的时候,王永盛就提出过房子要加他的名字,堂姐也有这心思,但你大伯跟大伯母极力阻止,这事才没办,房子跟车都属于婚前财产,这是不可能给他的,两人手上的存款也有几十万,不过因为出轨的是他,而且医院也出了报告,堂姐身上有伤,这是家暴,闹上法庭了,他占不到什么便宜。”

    “有你在我就放心了。”苏烟是非常相信江景川的能力的,既然他现在插手了,那个人渣肯定是落不到什么好的。

    “我还查到了一件事,那个女学生的父母以为房子是王永盛的,也在打这套房子的主意,这也是他们为什么没有继续闹下去的原因,他们以为那房子跟车是王永盛的,也以为他手上有不少钱,反正算是各怀鬼胎吧。”

    a市房价这么高,能有一套房子在别人眼里就是成功者,那女学生父母是怎么想的,江景川也能猜到一点,王永盛是大学老师,工作体面,待遇也好,还有一套房子跟车,手上也肯定有不少积蓄,这离婚之后女儿跟着他那也是很不错的选择。

    苏烟冷笑道:“想得可真美。”

    “王永盛也清楚这点,所以他就死抓着房子不放,不过他自己也知道,肯定是落不到什么的,这时候他也不会告诉那女学生的父母实情,我是打算等这婚离成了之后,让人透露一些消息给他们。”

    到时候可不就是狗咬狗一嘴毛了吗,那女学生的父母会这么善罢甘休吗?到时候肯定会作天作地,都不用苏家还有他出手,王永盛自己就能把自己作死。

    如果没离婚的话,这事情闹大了,对苏芸也不好,但离婚之后,就算闹大了,跟苏芸也没什么关系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离婚,离了之后王永盛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苏烟看着江景川,她知道,他原本可以不用管这种事的,这个人有情有义,对她的家人都很上心,也很尊重,这么多天相处下来,她自认看人的眼光还是很准的,江景川是值得托付终生的人,这一点江老太太没有说错。

    “谢谢你啊,老公。”苏烟的这句谢谢是发自内心的。

    江景川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

    江景川的外婆家是以前的老房子,要通过长长的巷子才能走到,停车是很不方便的,两人将车停在附近的停车场,决定步行过去。

    这里以前是老城区,现在也有不少人住在这里,但比起以前,还算是落魄了不少。

    长长的巷子,承载了江景川的童年回忆。

    两人走得很慢很慢,这里也有不少以前的老铺子,有的在卖凉茶甜品,有的在卖自制的绿豆糕,看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江景川知道苏烟的感冒还没好彻底,就去了一间铺子给苏烟买了凉茶。

    苏烟看着杯子里黑乎乎的,还散发着一股中药味道,这勾起了她童年的吃药回忆,实在不算美好,“这个很苦吧,我不要喝();。”

    江景川又去别的铺子买了蜜饯,苦口婆心的劝着:“这个你喝了,我保证第二天就好,以前我也感冒过,外婆就给我喝凉茶,比什么感冒药都强。”

    “我已经好了。”苏烟还是拒绝喝凉茶。

    “这样吧,我喝一口,你喝一口,可以吧?你想想,这感冒要是反复发作,痛苦的是谁?我保证,你这样半杯下去,明天就会好了。”

    感冒的难受滋味让苏烟犹豫了。

    “明天要是没好呢?”

    “会好的。”

    苏烟喝了一口凉茶,尽管很快就吃了蜜饯,但那股苦味还是让人为之一振。

    简直苦到家了!

    正准备骂江景川的时候,抬头一看,他面不改色的喝了一口凉茶,喝完之后眉头紧皱着。

    看着他这个样子,苏烟心里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滋味,有点甜。

    只是有一点点甜。

    两人很快就干掉了一杯凉茶,喝完之后,苏烟都差点吐了。

    苏烟为了转移注意力,便四处张望起来,在看到一家老式婚纱店的时候,迅速被吸引过去,说是婚纱店,其实就是个裁缝铺。

    铺子看起来有些旧了,陈列并排的是旗袍长衫,苏烟几乎是以虔诚的目光看着挂在最显眼的地方的那一套嫁衣。

    她看过电视剧,也看过挂在别墅卧室的婚纱照,洁白的婚纱固然美丽,但她还是最喜欢凤冠霞帔。

    这才是她心目中的嫁衣。

    只是,她好像没机会穿了,也是可惜,在宫里她的凤冠她的霞帔都已经准备好了,她却没有穿上。

    江景川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不由得愣住。

    很快他就了然了,他的妻子会写那么好看的毛笔字,还会刺绣,这是不是代表着她其实更喜欢的是古代的那种婚礼?要不然她会为什么看着这样的嫁衣会出神会发呆?

    其实对于当初的那场婚礼,江景川心里也是很遗憾的,因为他和她的那句“我愿意”都不是出自真心的。

    他和她的微笑也不是真心的。

    “喜欢吗?”江景川低声问道。

    苏烟还是定定的看着那套嫁衣,轻轻地点了点头。

    喜欢,很喜欢,很喜欢。

    江景川一手搭在她的肩上,将她揽进怀里,声音低沉缓和,还带着丝丝笑意,“其实我也想看你穿嫁衣的样子,等我们结婚一周年纪念的时候,要不要办一个中式婚礼?一定很有意思。”

    他可以保证,那个时候她跟他都是心甘情愿拜天地的。

    这才是最最完美的婚礼。

    苏烟不敢相信的看向江景川。

    他居然懂?他居然明白?

    “你说呢,娘子?”江景川喊了一声,眼底都是笑意。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