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白墙黑瓦,石板上还有着青苔,江景川从口袋里拿出钥匙,打开了门,转过头对苏烟说:“进来吧,前些天有钟点工过来打扫过,屋子里应该挺干净的。”

    苏烟跟着江景川走了进去,里面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院子的一旁还有着葡萄藤架,架子下有着石桌跟石凳,院子的另一边种着花花草草,可能因为平常没人仔细打理,看起来挺杂乱的。

    “不知道为什么,这葡萄藤现在都不结葡萄了,我小的时候每次到了夏天,明明都会有很多葡萄的,说来也奇怪,我外婆走之后,它就不结葡萄了,不管用什么方法都没用。”江景川走到葡萄藤下,跟苏烟回忆着小时候的趣事。

    对于江景川来说,这个小小的院子就是他有过无忧无虑童年的证明。

    夏天,冰镇过的西瓜,还有酸甜的葡萄,以及外婆的蒲扇,这就是记忆中最美好的夏天。

    苏烟注意到院子的墙上有着刻字后的痕迹,指了指上面一道接一道的黑线,问道:“这是什么?”

    江景川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耳朵微红,不知道是害羞还是热了的,这一次他的声音小了很多,“身高线,我外婆给我画的。”

    每次他来外婆家,外婆总会让他靠着墙,然后她拿着黑炭笔画一下,笑眯眯地摸摸他的头说我们小川又长高了呢。

    “来,过来。”苏烟拉着江景川,让他靠着墙,从包里拿出口红,她努力的踮着脚,在墙上画了一笔,笑盈盈的道:“好啦,这是江先生二十八岁时的身高。说不定外婆回来的时候会看到呢。”

    苏烟骨子里是相信有鬼魂的存在的,也正是这样坚定不移的相信着,在后宫的那么多个日子才能坚强的过过来。

    她始终相信,她的家人们以另外一种形式陪在她的身边,只是她看不到他们而已,不代表他们就消失了。

    只要这样想着,无论遇到什么挫折,无论遇到什么委屈,她总会觉得,在她哭的时候,娘亲跟奶娘是在一旁抱着她的。

    这样就不会觉得孤单了,也不会觉得自己是个孤儿。

    江景川闻言怔了一怔,随即揉了揉她的头,慢慢地道:“恩,所以才带你过来,外婆肯定会觉得我眼光真好。”

    “才不是你眼光好。”苏烟辩驳道,“明明是爷爷奶奶眼光好,选了我当孙媳妇。”

    她现在对于江老太太江老太爷的宠爱的原因已经不那么好奇了,她能够感觉到,那两个老人是真心实意的对她好的,这就够了();。

    说不定这里面又是另外一段往事呢。

    江景川想了想,觉得苏烟说的也对,煞有其事的点点头,“看来我要好好感谢爷爷奶奶了,如果不是他们,我就碰不到你了。”

    真是很奇怪的感觉啊,明明几个月之前,他还在为这段婚姻头疼,不知道是不是该结束,现在心境不一样了,甚至开始庆幸,庆幸自己娶了她,庆幸自己那百年一遇的善良,庆幸没有提出离婚。

    “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不知道是不是敷衍我。”苏烟心里憋着笑,她知道江景川说的都是真的,可他跟她最应该感谢的是原身,她不知道原身是死了,还是跟她一样占据了另外一个人的身体好好活着,无论如何,她心里对于原本的苏烟都是无比感激的。

    江景川搂着她往屋子里面走,笑道:“我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你难道还不知道?肉麻的话我就不在这里说了,说不定我外婆真的在一边看着我,那就太尴尬了,回家再跟你说。”

    这是一栋两层楼的楼房,房子的墙壁上爬满了爬山虎,也因为是处于巷子的最里面,所以在这炎热的夏天,屋子里却是清凉得很。

    屋子里的摆设都很简单,江景川拉着苏烟坐在了堂屋里的竹床上,拍了拍发出嘎吱嘎吱声音的竹床道:“你家有这个吗?夏天的时候,吃完饭洗了澡之后,外婆就会把竹床搬到院子里,我就坐在上面看星星吃西瓜,那时候觉得这个床好大,现在看这么这么小?”

    苏烟当然是对这种竹床没有回忆的,她摇了摇头,又怕到时候露馅,便道:“有可能有,但我不记得了。”

    “我外婆是个心地特别善良的人,其实我妈的家境真的是非常一般,我外公在我妈读初中的时候就去世了,整个家都是我外婆一个人扛起来的,等我妈嫁人之后,街坊邻居都问我外婆怎么不搬去大别墅,毕竟女儿嫁给了那么有钱的人家,他们都以为我外婆有很多钱,其实不是的,我妈每次要给外婆钱,她都不要,跟我妈说在豪门生活本来就很不容易了,如果三天两头往娘家送钱,家里人肯定是有意见的。”

    “你知道吗,我外婆走之前,意识都有些涣散了,非拉着我,让我去看她柜子里的一个铁盒子,我们打开一看,是一张存折,里面有五万块钱,都是她攒下来的,外婆说那钱留给我,留着我娶老婆。”江景川说这些的时候,语速放得很慢很慢,苏烟总觉得,他只要说得稍微快了些,就会哽咽似的。

    江景川压根就不缺钱,外婆也知道,她那五万块还不够江景川买身衣服的,只是对江景川来说,那五万块却是最珍贵的,那是一个老人倾其所有的心意。

    “其实我很喜欢我妈这边的亲戚,说实话比我爸那边有人情味,我那几个舅舅还有姨妈明明是可以靠我妈过上很好的生活的,但他们从来都没有在我妈这里拿过一分钱,他们也是跟我外婆一样善良,觉得我妈嫁进去过的日子肯定不容易,小烟,等过段时间,我带你去见我的舅舅们。”

    苏烟听了这话心里咯噔一声,她总觉得自己在江景川心目中真的是不一样了。

    其实从江景川说的话中可以感受到,他对外婆这边的亲戚感情真的很深,他现在带她来他外婆的故居,还说要带她去见他的舅舅们,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是真正的把她当成妻子了。

    不是江家的江太太,只是他的妻子。

    “恩,好,我也想见见舅舅他们,婚礼的时候他们来了吗?”苏烟很放心问这么个问题,因为江景川自己也知道,当时结婚的时候,她是不情不愿的,没有注意到他的家人们是很正常的事情。

    江景川看了苏烟一眼,点了点头,“来了,其实我的舅舅们也很喜欢你,每次打电话都提到你,不过你也知道,那时候……我们并不是这么好。”

    “喜欢我是正常的();。”苏烟非常嘚瑟的说:“每个人都喜欢我。”

    随着两人关系的加深,他们说话也随便放松了很多。

    “是是是。江太太人见人爱。”江景川看着她笑道,眼里一派温柔宠溺。

    休息了一会儿之后,江景川带着苏烟去了卧室,床上还铺着干净的白底印蓝花的床单,屋子里还有梳妆台跟衣柜,看起来很有些年岁了,在床边有一张藤椅,上面还有一把蒲扇,苏烟猜测这应该是江景川外婆的房间,果然,抬起头一看,墙壁上挂着一张照片,是黑白的,女人穿着旗袍站在树下,她打着一把伞,犹如民国时期的大家闺秀。

    “这是外婆年轻时候的照片吧?”苏烟走近了一看,心想,原来江妈妈是遗传了外婆的美貌。

    “恩,美吧?”江景川抬头看着,眼里都是眷念,“我听我妈说,外公死后,当时是有人介绍外婆去工作的,工资还不低,可那人喜欢外婆,是想借此接近她,外婆估计也知道,拒绝了别人的好意,其实这些年来,外婆遇到过的一些男人对她都很好,我妈跟舅舅们不反对她改嫁,但她就是不答应,非说跟外公结婚的时候说好了的,一辈子就一双人不分开。”

    “外婆为了养活一大家子人,给人家洗衣服,还去当过保姆,也洗过盘子,什么脏的累的她都做过。”

    江景川心里最最尊重最最佩服的女性就是外婆了。

    苏烟看着照片里的美人,心里是真的很不能理解,明明可以过上很好的生活,为什么要选择这么难的一条路呢?

    快到傍晚的时候,两人依依不舍的离开了这个院子,本来苏烟是很想去吃烧烤的,但江景川不答应,非说她感冒了不能吃这么东西,其他方面江景川都是依着她的,但在饮食健康这方面,江景川从来都不让步。

    “你是不是还想感冒?医生都说了,不能吃油炸辛辣的,这烧烤吃了上火,你还是乖乖吃点清淡的,当然,你想吃烧烤也可以,等下自觉喝两杯凉茶。”

    想到凉茶那酸爽的滋味,苏烟立马打消了要吃烧烤的心思。

    最后苏烟只好跟着他去了一家粥店。

    喝完粥之后,两人下楼,看到一男一女正在争吵,因为他们说的是方言,苏烟跟江景川都听不大懂,只是他们争吵的声音太大,都吸引了店里其他人来围观。

    “这是一对父女吧?”苏烟小声问道。

    江景川来了兴趣,压低声音道:“我猜是情侣。”

    “怎么可能!”苏烟摇了摇头,男人看起来有些年纪了,目测也有四十了,女人看起来还很年轻,也就二十来岁的样子,怎么可能是情侣。

    “不然打个赌?”江景川仔细观察了一番,更加有底气了。

    “赌什么?我的钱都是你的。”

    “谁输了就答应对方一个要求,合理的要求。”

    “好。”

    话刚说出口,店里的人看着眼前的一幕都斯巴达了——

    男人一把抱住女人,非常霸道总裁的以公主抱的形式抱起了她,还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江景川得意而欠揍的一摊手,“不好意思,我赢了。”

    苏烟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明明两人看起来就像是父女啊,怎么转眼就光天化日之下打情骂俏了呢?

    江景川看出了苏烟的纳闷跟疑惑,适时解惑道:“两人年纪的确相差有点大,但你没发现吗,那男人穿的衣服都是刻意装年轻的,最重要的是,如果是父女的话,不会这样吵架();。服不服?”

    “好吧,你想要什么?”苏烟一看江景川微眯着眼睛,就知道对方在想少儿不宜的事情,赶忙红着脸低喊道:“是你说的,要合理的要求,不能想那些有的没的。”

    江景川非常遗憾的看着苏烟。

    他本来想着要不要换个场合,比如车上啊,或者浴室什么的,这样被苏烟及时制止,他都不好意思开口寻找新的play地点了。

    “你这是在耍赖。”江景川瞥了她一眼。

    “我是耍赖啊,总比你耍流氓好。”

    “第一次看人耍赖这么理直气壮,我是长见识了。”

    “第一次看人耍流氓这么清新脱俗,我也长见识了。”

    一直到回到别墅,两人还在就到底是耍赖好,还是耍流氓好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当然,也没讨论出什么结果来。

    王阿姨见两人回来了,赶忙从厨房端了一碗汤送到江景川面前,笑眯眯道:“先生,来,喝了这碗汤,今天厨房刚煲好的。”

    苏烟很好奇,要凑过去看看是什么汤,为什么王阿姨都不说要给她喝。

    江景川机智的推开了她,然后端着汤一边喝一边往厨房走去,总觉得让苏烟知道他因为备孕喝这些汤是很奇怪而且尴尬的事情。

    他是不喜欢喝这些汤汤水水的,也不喜欢吃水果,现在要开始改变自己的饮食习惯,本身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可是想到这是为了生孩子而做的准备,他就觉得连喝这些味道奇怪的汤也是享受了。

    苏烟现在跟王阿姨的关系很好了,她冲王阿姨撒娇道:“为什么他有,我没有?王阿姨你是不是偏心?”

    王阿姨扑哧笑了起来,她是知道的,太太在一些事情上成熟理智得很,可在生活上,就是个小孩子,什么都不懂。

    “是是是,就当是我偏心了。”王阿姨看着江景川出来了,也不好跟苏烟具体说明,只能推了她一下,就往厨房走去。

    她得检查一下,先生是不是真的喝完了。

    江景川出来的时候耳朵还是红的,看着苏烟要追过去问,他赶忙一把拉着她就往楼上走去。

    “做什么?喝什么好东西还不让我知道?”苏烟压根就没往备孕这方面想。

    一回卧室,江景川也忍无可忍了,“别说了,我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尽管心里对于苏烟的迟钝恼怒,可说话的时候脸上还是带着笑容。

    “什么意思?我丢你脸了?我做什么了?”苏烟隐隐觉得是跟那碗汤有关,可她就是想不到,丢脸跟那汤有什么关系。

    江景川捏了捏眉心,没好气道:“你觉得我喝那汤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说不出口。

    “你不说就算了。”看江景川扭扭捏捏的,苏烟就觉得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不然江景川能这么害羞?

    害羞?恼羞成怒?

    苏烟看着江景川,心里有一个不怎么切合实际的大胆的猜测,该不会是壮/阳汤吧?

    她实在控制不了自己的视线,从江景川的脸上慢慢下移到某个地方,又像是被非礼了一样,迅速移开视线,轻咳一声,“好了,我不问了();。”

    他还需要壮/阳吗?呸!

    苏烟的视线太过强烈,江景川的嘴角抽了抽,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强迫她看向他,面无表情地说:“你听好了,不要想那些有的没的,我这是在备孕。”

    这话说得……

    他自己都觉得不对劲,赶忙解释道:“不是我备孕,诶诶,跟你说不清楚,总之就是那么个意思吧。”

    苏烟惊讶得嘴巴微张,她想起了前段时间跟王阿姨说的事情,记得当时王阿姨的确是说了,备孕期要好几个月呢,这备孕难道跟男人也有关系吗?

    涨姿势了。

    这实在不怪她,以前唯一能接触到的男性就是皇上了,谁听说过皇上需要备孕的?

    “呃……不会吧?”苏烟还是觉得很神奇,抓着江景川追问道:“你也需要备孕啊?那都需要做些什么?”

    “你以为怀孕是你一个人的事情吗?”其实江景川之前也不知道需要备孕,还是王阿姨普及了知识之后,他特意去网上查过,的确,现在人们工作压力大,再加上空气污染啊食品安全啊,大家基本上都是亚健康状态,那为了有一个健康的宝宝,自然是要好好准备一番的。

    苏烟想都没想就回道:“那当然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我一个人怎么怀孕?”

    “不是,我说的不是这个,我的意思是说,从准备怀孕到怀孕再到生产,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江景川看着妻子那茫然的脸庞,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好了,不说这个,反正以后你看到王阿姨让我喝什么汤,你保持安静最好装作没看到,不准惊讶,不准问我在喝什么,知道吗?”

    这样的话就太尴尬了。

    苏烟联想起刚才她还跟王阿姨说偏心,顿时脸色也有些不自然了,“好啦,我知道了。”

    既然谈到了备孕的事情,江景川就有话要问了,“你之前不是说过,想晚几年再要孩子的吗?怎么改变主意了?是不是我爸妈还有爷爷奶奶给你施加压力了?”

    江景川只能想到这个,明明一开始苏烟是说想晚一两年再要孩子的,怎么现在就改变主意了呢?

    “如果你自己不想要,他们又逼你的话,你直接跟他们说是我不想要孩子的就可以了,知道吗?别傻乎乎的一个人担着。”

    之前有那样的想法,是因为对江景川也不怎么了解,对这个时代也不了解,就那样稀里糊涂的要孩子,那也太没安全感了。

    现在改变主意,一方面是因为王阿姨洗脑功力不是一般的强,另一方面则是肯定了江景川的人品,她知道,只要不发生什么大意外,她跟江景川可能真的会做一辈子的夫妻,既然这样的话,怀孕好像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

    也许就跟王阿姨说的那样,有了孩子,这世上就有了跟她真正血脉相连的人,这种话对于一个孤身一人那么久的苏烟来说是没有抵抗力的。

    苏烟摇了摇头,抱住了江景川,头埋在他的胸前,闷声道:“不是的,爷爷奶奶没有跟我说这个了,我是开始觉得有一个属于我们的孩子也不错了,再说了,你年纪也大了……我想,你应该是希望早点看到宝宝的吧?”

    本来听着前面的话还挺舒心挺感动的,听到后面,江景川的脸色就不那么好了,他推开苏烟,一字一句道:“我年纪大了?我年纪大了?”

    他风华正茂好吗();!

    他哪里年纪大了!

    还可以去冒充小鲜肉的好吗!

    苏烟知道自己一时口误了,顿时就不说话了。

    “你说说,我哪里年纪大了?你这是什么意思?”江先生很委屈,明明在富豪榜上,他还是年轻有为的小鲜肉呢,怎么在自家老婆心里,他就被划分为年纪大的范畴了?简直心塞到太平洋了。

    江景川一直到晚上心里都憋着一股气,本来想着苏烟感冒还没好全,这两天都给她放假让她休息的,想到她说的话,是个男人都忍不了,一上床就将苏烟压在身下了,喘着气说:“凉茶管用吧,我看你精神好得很。”

    “不不不,我还没好!”苏烟自知失言,一晚上都在小心翼翼的抱大腿说尽了好话,可无奈江景川的脑海中耳边都是一句话在围绕着,那就是他年纪大了。

    男人要证明自己还年轻,能有什么方法呢?

    只能可劲儿的折腾自家老婆了。

    让她知道,他还是年轻的小马达,嗯哼。

    天雷勾地火,被翻红浪。

    在苏烟不知今夕何夕的时候,江景川一口咬在她的肩膀上,下面动得更厉害了,逼问她:“我年纪大吗?”

    “不……不大……”苏烟都快哭了。

    她哪知道就这么一句话他会这样介意。

    早知道她就不说了。

    “你说我不大?”江景川在她耳边低低笑着。

    苏烟恨不得捂着耳朵,再也不想听这种污言秽语了。

    什么意思!什么意思!

    她不想再跟这么污的人说话了!

    第二天,江景川神清气爽,苏烟面色潮红,王阿姨收拾房间的时候,发现床单居然都换了,她是过来人,一眼就看出昨晚发生什么事了。

    王阿姨想到苏烟这段时间还在吃感冒药,于是做了略猥琐的一件事——

    她趁着江景川跟苏烟在楼下吃早餐,赶忙关上卧室的门,开始翻找垃圾桶了,太太这段时间可不能怀孕,这还在吃药呢,翻着翻着,在看到垃圾桶里有用过的小雨衣之后,这才安心了不少。

    先生跟太太都不是那么不懂事的人。

    王阿姨看着几只小雨衣,心想,这次数会不会太多了点,太太那小身板受得了吗?

    觉得自己好像有点污的王阿姨甩了甩头,将这些乌七八糟的心思都抛在脑后。

    吃早餐的时候,苏烟不愿意搭理江景川,都打算今天绝对不能送他出门上班了,哪知道刚吃完早餐,江景川就不紧不慢地说:“你还欠我一个要求,赶早不赶晚,就今天还吧。”

    苏烟警惕的看着他,总觉得他说的要求不是什么正经的。

    “别这样看我,放心,绝对是合理的要求。”江景川双手合握在一起,“今天陪我上一天班吧。”

    “我陪你上班?”苏烟还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了。

    “对,我办公室还挺大的,又有笔记本,公司里还有零食,你就坐那里陪我办公就好();。”这是江景川早就有的想法了,那一次她陪他加班的感受实在太美好了,他还想切切实实的感受一遍。

    当他抬头的时候,就能看到她窝在沙发上玩手机。

    当他喝水的时候,她正好也看了过来,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满足。

    眼看着苏烟还在犹豫,江景川漫不经心地道:“当然,你这个要求不能满足我的话,那就来别的了。”

    这话别人听了可能不会想歪,苏烟脸都红了,赶紧抢在他说更过分的话之前道:“好好好,我又没说不去。”

    现在回头想想,当初那个连话都不愿多说几句的江景川仿佛是存在于梦境中一样了。

    完全跟眼前这个流氓对不上号啊!

    能不能把从前那个江先生还给她啊!

    苏烟去换了衣服,在准备出门的时候,想到一件事情,又转了回来,之前她在机场免税店里一时买得开心了,买了可能根本都用不上的香水,她翻找了一下,找出了三瓶还没拆封的香水带上。

    坐在车上,江景川看着她在摆弄着香水,不由得好奇问道:“你带这些做什么?”

    “送给你的秘书还有助理啊,我记得你说过王助理是有女朋友的吧?”江景川有两个专属的秘书跟助理,其实以她的身份,根本用不着准备这些东西,可苏烟觉得,跟江景川的秘书助理搞好关系是非常有必要的。

    不说别的,别人也真不是在乎这瓶香水,但没人不喜欢礼物,以后熟起来了,江景川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发生了什么事情,秘书跟助理说不定还会透露几句。

    事实证明,苏烟的这个想法还有决定是正确的。

    当苏烟出现在江氏,并且把香水送给了秘书跟助理之后,秘书琳达就高兴得不行,还告诉了她一件事。

    那就是前几天他们刚回来的时候,王思棋来过了。

    琳达绘声绘色的讲着:“王小姐出来的时候眼眶都是红的,我们还以为江总跟她吵架了呢。”

    能当上总裁的秘书,不光业务水平一流,更是不是一般的有眼色,琳达之前就看出来了,那王思棋对他们江总是有意思的,琳达不怎么喜欢王思棋,觉得她太高傲了,平常虽然跟她们也打招呼,但看人眼色都是高高在上的,讨厌极了。不过是比别人有钱,还真以为自己出身比较尊贵吗?

    苏烟在这方面是很相信江景川的,如果他跟王思棋有可能的话,早八百年就在一起了,哪里还轮得到她?

    没在一起就是因为江景川不喜欢王思棋,就这么简单。

    江景川提起王思棋的时候反应都很平淡,他以前不喜欢,现在不喜欢,以后也不会喜欢。

    但王思棋是真的很让人讨厌,想到那一次她居然跑到家里来跟她示威,苏烟心里就膈应得慌,面上笑得更开心了,“是吗?琳达,你今天的口红颜色挺好看的,是什么牌子的啊?”

    几乎没有女人能挡得住这种聊天内容,琳达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都是一些普通牌子啦,不贵。”

    “挺适合你的,显白。”

    苏烟在跟人交往的时候,一直都秉承着一个原则,在有眼色的人面前不摆架子,只当她是朋友一样对待,在没眼色的人面前要端架子,免得对方蹬鼻子上脸。

    很显然,琳达就属于有眼色的那一行列();。

    江景川的助理虽然是个男的,但对苏烟的礼物还是很喜欢的,正好马上恋爱纪念日就到了,他可以送给女票,助理相信,以老板娘的咖位,买的香水肯定也是大牌的,这回女票该不会嫌弃自己不会挑礼物了吧?

    总之,苏烟用一顿水晶饺子还有香水就成功刷了江景川的秘书还有助理的好感。

    回到办公室,江景川正忙着工作,苏烟也不打扰他,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想着王思棋的事情。

    其实王思棋真的不足为患,可这么个人时不时出来刷下存在感,实在让人膈应。

    她是不打算主动在江景川面前提到王思棋的,吃醋是可以,但跟男人吃醋的时候不能有具体对象,人都是这样,有时候并不在意一件事,被人三番两次提起,总会有印象的。

    最重要的是,江景川一开始就在她面前表露过决心的,上次直接把王思棋的咖啡机拿走了,她想,江景川肯定是还给她了的。

    她就想不通了,这王思棋长得又不差,家里又有钱,干嘛非眼巴巴的想当个小三啊?

    不过这也代表着江景川是真的很优秀很抢手,苏烟抬头看了一眼江景川,心想,谁都别想跟她抢江景川。

    谁的手要是敢伸过来,就直接砍了。

    也许是察觉到了苏烟的目光,江景川也看了过来,他笑道:“要是无聊的话就看电视,或者去里面睡一会儿。”

    江景川的办公室里配着休息间,有一张床。

    “我不想睡觉。算了,你忙你的。”

    江景川又重新低头看项目,苏烟趁他不注意,拍了他的照片。

    还真别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帅气了,苏烟想了想,直接发了朋友圈——

    陪老公上班:)

    她发现江景川是真的很喜欢跟她拍照发朋友圈的,秦萱说这是在秀恩爱。

    最关键的是,他每次秀恩爱的时候总是会特意提醒她看。

    财务主管跟销售主管上来汇报工作的时候真的是压力山大,以前面对老板就够了的,这会儿老板娘在一旁看着,那就是面对两座巨山了。

    不管怎么说,今天江氏内部的头条就是苏烟。

    男人们也就敢私底下说说老板娘长得真美。

    女人们则光明正大的讨论苏烟的口红色号。

    江总今天心情空前的好,这点江氏的员工都很有共鸣,苏烟的心情就不那么美丽了。

    她追完一集电视剧,发现手上沾了巧克力酱,于是跑到洗手间想洗洗手,结果站在镜子前,就不可避免的想到了那天的事情,她再低头看看自己的手,整个人都不好了。

    等到要上洗手间的时候,苏烟就直接往外面走,江景川叫住了她,“你去哪里?”

    “去洗手间啊。”

    “办公室不是有吗?”江景川这话刚一说出口,估计也想到了那天的事情,那笑容很有内涵,信息量也很大。

    苏烟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办公室的洗手间风水不好,影响心情,谢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