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好不容易到了周六,本来江景川是计划带苏烟出去吃个饭看个电影的,哪知道刚起床,苏烟就拿着手机郑重其事的宣布:“我今天会很忙。”

    江景川对她这番话很感兴趣,要知道整个江家上下就她最闲了,他挑了挑眉问道:“你今天要忙什么?”

    “今天堂姐出院,一家人要去吃饭。”苏烟顿了顿,补充道:“当然,你也要去。”

    苏芸的伤已经好了,在医院呆着也没意思,就决定今天出院了,家里人寻思着一家人吃个饭,再好好讨论一下离婚的事情。

    江景川知道这件事,点了点头,“恩,这个我知道,午饭之后就散了,然后你要做什么?”

    “我答应周璐了,今天两点去她的工作室,就是见见她那个客户,聊一下各自的构思。”

    苏烟是很兴奋的,因为这将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去工作,而且还会得到一笔不小的收入,这对苏烟来说是一场冒险,她拒绝不了。

    她是想看看,工作到底是有意思还是没意思,如果有意思的话,为什么电视上的那些女人总是一脸愁容的说工作好累,如果没意思的话,又为什么在进入工作的时候,那样的朝气蓬勃。

    在这个时代,所有她曾经没有拥有的东西,她都想尝试一遍。

    江景川一点都不反对苏烟工作,相反还很支持,只要是她想要做的事情,他都支持。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最感到骄傲跟满足的不是赚多少钱,而是给自己的妻子她想要的生活,有底气支持她任何突如其来的想法();。

    “就像周璐说的那样,你学这些东西固然是兴趣还有充实自我,但如果因此体现了自我价值,也是件不错的事情,总之,你去做你喜欢做的事情,我绝不阻拦。”江景川摸了摸她的头,温声道。

    苏烟一时感动,抱住江景川的手臂蹭了蹭,“谢谢你。”

    无论江景川是不是只是说说而已,她都觉得感动。

    “不过,我还是有要求的。”江景川不慌不忙地补充道。

    也许是见过江景川太多与平常不一样的模样,也许是被江景川带坏了,苏烟第一反应就是少儿不宜的事情,顿时心里的感动也去了大半了,她瞪了他一眼,毫不留情的推开他,“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江景川也很无奈,“你都没听我说是什么要求,就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几个意思?”

    他承认,他在某些时候的确放浪了些,可他这个人大多数时候都是非常正经的,为什么就不记得他认真乖宝宝的时候呢?

    “我不用听都知道是什么。”

    苏烟对于得到一个女人的身体就可以得到她的心的这番言论嗤之以鼻,但到了现在她也不得不承认,性的确是可以让两个人走得更近。

    因为有了频繁的亲密接触,对方素颜的样子,清晨起床头乱得跟鸟窝一样的模样,彼此都已经见过了,光是在身体上,那都不是一般的熟悉了,心理上自然也是跟对方亲近了不少。

    她可以感觉到,她在江景川心目中已经不一样了,相反也是,他在她心目中也跟这世界上绝大部分男人不一样的。

    与其说是归属感,更不如说,他是跟她最为亲密的男人。

    这份亲密使得他跟所有人都不一样。

    江景川装作非常嫌弃的样子推开了她,又探出手点了点她的额头,叹道:“你能不能正经一点?你时不时就往那方面想,真的会让我压力很大。”

    苏烟:“……”

    说得好像平常说污话做污事的人是她一样。

    “好了,不逗你了,说正事,周璐的工作室有没有其他的同事我也不知道,江太太,江先生希望你在面对接下来可能会出现的狂蜂浪蝶时,务必想到我跟孩子还在家里等你。”

    不是江景川自夸,他觉得自家老婆从上到下都美,这样的美人即使已经名花有主,还是会有不少人觊觎的。

    正如他现在结婚了,王思棋还在想方设法的闹幺蛾子一样,其他男人也是一样的,在看到美女的时候,有一部分人会因为对方有男友或者结婚而退却,而有一部分人则不会。

    江景川并不想把苏烟关在家里,也不想限制她的自由,可能爱情就是这么一回事,给对方自由,也意味着自己要承担相应的风险跟患得患失。

    他不是懦夫,不会因为老婆长得美就限制她的自由跟朋友圈,因为他相信自己,也相信她。

    更何况,他认为享受患得患失也是爱情中必经的一道滋味。

    苏烟听到江景川这样说,不由得笑出了声,尽管她欣赏强大的男人,也向往更好的生活,但这并不代表她是没有底线的,她选择了某个男人,选择了某种生活,就会好好经营下去,绝不会因为身边出现了更为强大的男人,就舍弃她好不容易经营好的生活,这种捡芝麻丢西瓜的事情她是不会做的。

    “江先生请放心();。”苏烟亮出自己的无名指,上面正戴着一枚闪瞎人眼的戒指,“我的忠诚毋庸置疑。”

    江景川还来不及感动,苏烟就轻飘飘的丢出了一句话,“我也希望江先生在面对狂蜂浪蝶的时候,还记得家里有个老婆在等他吃饭。”

    “我就差没挂个‘本人已婚’的牌子了。”江景川急忙表决心。

    毕竟他跟她现在不一样了,沈培然已经出国留学了,说不定这辈子都不会再见面了,她现在身边是没情况了,而他身边还有个人时不时出来刷下存在感。

    不管怎么看,好像他的情况都比较危险一些。

    苏烟也想到王思棋了,对这样一个人真的是毫无办法。

    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脸皮比城墙还厚。

    不过她就算脸皮再厚,再锲而不舍的争当小三,只要江景川不为所动,那也是白搭的,想到这里,苏烟拉着江景川的手看他掌心的纹路,低声道:“景川,有时候我觉得自己真的很没用,所以周璐跟我说让我过去帮忙的时候,我就很想去,想证明自己不是无能的,你身边那么多优秀的女人,跟她们相比,我真的……”

    苏烟是个很矛盾的人,她渴望得到别人的爱,得到之后又怕失去,明明占有欲那么可怕,可表面愣是分毫不显露出来,她不想自己变得跟后宫的那些女人一样,每天翘首以盼,为了那么一点点宠爱患得患失,最后变得都不像自己,甚至都不像个人了。

    所以她不去看不去问不去管,只能拼命地充实自己,告诉自己,就算哪一天没了靠山,她依然可以活得很好。

    她看着好像在依靠别人,实际上谁都没真正的让她信赖,她依靠信赖的人从来都是她自己。

    这样的话,说着说着她自己都差点就相信了。

    江景川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王思棋,至少在她来之前,苏烟从来都没有跟他说过类似的话,顿时对王思棋更是不喜了几分,他探出一只手拍了拍她的脑袋,低声哄道:“别人再好,那也不是你,而且,能将自己的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不管职业是什么,能赚多少钱,那就不比任何人差。”

    苏烟有些幼稚的要去勾他的小拇指,“那说好了,我不会喜欢别人,不会多看别人一眼,你也要做到。”

    江景川勾住了她的小拇指,她这样的孩子气让他很无奈:“知道了。”

    在她之前,他本身也就没看过其他人。

    来到苏大伯订好的餐厅时,苏烟特意多看了苏芸几眼,看她气色还不错,这才暗自放心了。

    苏大伯这些天下来老了不少,他端起酒杯站了起来,郑重其事的鞠了一躬,惹得在场的人都有些不自在了,毕竟他是老大,“我替小芸敬大家一杯,这次如果不是你们,这事情还不知道怎么着。”

    他这话还真说对了,虽然苏家其他人心眼也不少,平常也因为一些事情没少吵过架,可这家人在关键时候从来都不掉链子,对外那都是统一战线的。

    苏大伯挨个感谢了一番,最后来到苏烟跟江景川这边,他拍了拍苏烟的肩膀,十分欣慰笑道:“小烟,大伯就不跟你说虚的了,什么时候想吃糖醋鱼了,你直接过来,或者打电话给你大伯母,保证你想吃多少就做多少。”

    苏烟腼腆一笑,喝了杯子里的果汁。

    “小江,这次的事情多亏你了,不然我们小芸指不定被别人怎么欺负,我们苏家那肯定是比不上你们家的,可以后我们能帮得上忙的,肯定二话不说帮你。”

    这次江景川的表现让苏家人都非常满意,尤其是在有那么个人渣的衬托下();。

    要知道,江景川本来可以不理会这件事的。

    江景川看了在座其他人一眼,直接将杯中的酒都喝完了,其他小辈们都在叫好。

    他余光瞟向苏烟,无比认真地跟苏家其他人说:“都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借大伯的话了,以后我能帮得上忙的,肯定会帮。”

    苏芸本来正在低头沉默吃菜的,听到这话,也有些动容,她站了起来,“小江,谢谢你了。”然后又看向苏烟,笑了笑,“小烟,你运气比我好多了。”

    一家人正在说话呢,突然有人闯了进来,本来都准备叫人了的,结果定睛一看,来人正是苏芸的公公婆婆。

    有错的是王永盛,跟他父母没多大关系,更何况这也是苏芸的长辈了,总不能开口赶人,一时间,包厢里非常安静。

    “小芸啊,我们才听说永盛这混账做了那种事,昨天你公公就打了他一顿,这会儿还在医院躺着呢,小芸,这种事情我们肯定是站在你这边的。”

    苏芸沉默的看着自家婆婆,在大家以为她会继续闷不吭声的时候,她开口问道:“请问有什么事吗?”

    这样一句话让苏家人提到嗓子眼的心又落了回去,大家生怕这时候王永盛的父母打感情牌,哄骗苏芸又回火坑。

    现在看苏芸的态度,基本上是很难回头了。

    “我们都不想认他了,他跪在地上哭我们都没搭理,他写了保证书,求着我们给你送过来。”说着苏芸婆婆从兜里摸摸索索拿出了一张纸,要递给苏芸看。

    苏烟的小姑姑翻了个白眼,“早干嘛去了。”

    苏芸婆婆被噎了一下,也不气馁,见苏芸也不看那保证书,心里有些急切,但面上分毫未显,她抓住苏芸的手,句句恳切,“小芸,妈对你怎么样你心里也清楚,我跟他爸都把你当自家女儿看,永盛这是糊涂了啊,他现在也清醒了,你能不能看在我跟你爸的面子上,给他一个机会?这个家不能没有你啊。”

    “咳咳。”苏爷爷给小姑姑使了个眼色,全家上下就她嘴皮子功夫最厉害,这会儿不用,什么时候用?

    小姑姑也是够给力,站了起来,扭着腰来到苏芸身边,皮笑肉不笑道:“你们王家肯定不能没有我们小芸啊,吃她的,住她的,用她的,谁家搭上这么个媳妇不得偷着笑啊,不说别的,这结婚一年多了,你家这是节约不少钱了吧?这也就是我们小芸心地善良,这要是别人,那不得闹翻天了?”

    苏芸婆婆也是能忍,这样一番话听下来,面上还陪着笑,“她姑,这话说得就不对了,我跟他爸就这么个孩子,这以后家里的东西不都是留给他们吗?”

    “您这话说得,你们王家的东西是留给你儿子跟未来儿媳的,跟我们小芸可没关系了,过去那些吃的花的,就当是我们小芸孝敬老人了。您刚都说了,把我们小芸当亲闺女看呢,我这当亲姑的都看不下去要她离婚呢,您这当亲妈的,难不成让自家闺女打落牙齿和血吞呢?”

    苏烟目瞪口呆了,如果不是场合不对,她真的想给自家小姑姑鼓掌了。

    简直说出了她的心声啊。

    她侧头看了看江景川,发现对方眼里也有笑意,估计跟她是一样的感受。

    苏芸婆婆被噎得说不出话了,不打算跟小姑姑斗嘴了,转而对苏芸继续打感情牌,“小芸,这夫妻俩哪有不闹矛盾的,这要遇到什么事都要离婚,也不合适吧,小芸,你听妈的,这回永盛是真的知道错了,你俩认识那么多年,你真的忍心要离婚吗?”

    越说越激动的苏芸婆婆又看向小姑姑,“她姑,这古人说得好啊,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啊();。”

    其实王永盛现在也回味过来了,可他就是拉不下面子跟苏芸赔礼道歉,就推着自家爸妈过来了,这可倒好,两个老的一听要离婚,那是说什么都不能答应的,家里这一年多都靠苏芸呢,苏芸手上有房子有车子,如果什么都分不到那怎么能答应离婚!

    更何况,现在苏家有江家这么个靠山,随便沾点光都够了,怎么能离婚?!

    苏芸看了看苏烟,又看了看一旁的江景川,突然觉得自己很可悲,她当初是幸幸福福的嫁人的,现在却过成了这样,自家妹妹是心不甘情不愿的结婚的,现在夫妻俩过得蜜里调油的。

    她心里为苏烟感到开心的同时,也为自己感到绝望。

    “妈,爸,你们别说了,这婚我是离定了的。”苏芸开口了,说的话却不是他们想听的。

    现在苏芸婆婆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逼着她生个孩子,这女人生了个孩子,那就是赶都赶不走了,就是因为没孩子,所以苏芸才能这样坚决不留恋的要离婚。

    “你想清楚了?”苏芸婆婆还是不死心,“永盛知道错了,就真的不能给他一个机会?这婚姻就跟冰箱一样,你买个冰箱回去还有坏的时候呢,就给他一个机会吧,我们保证,他以后不会再犯了,这都是那个女的勾引他的,他也不想的。”

    小姑姑被气笑了,“敢情是人家女的逼着他就范啊?啊哈,那干脆去告人家女学生强/奸好不好?指不定还能有个赔偿呢。”

    苏伯母已经听不下去了,本来想着这毕竟是亲家母,总是要给几分面子的,瞧她越说越过分,嘴上说着是儿子错了,其实根本就是不以为然的态度,这怎么忍得下去?

    “话不是这么说的,今天最后喊一声亲家母了,亲家母,你向着你儿子,你站在你儿子那边,我是能理解的,可谁家的孩子不是宝?我女儿那也是被宠大的,她今天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总而言之,除非我跟她爸死了,否则这婚一定要离!”

    苏伯母一锤定音,这事谈不下去了。

    “亲家母,你好好想想,这小芸离婚了有什么好的,你我都是女人,不是不清楚这女人离婚之后可就贬值了,她还能找到比永盛好的吗?只怕是难了,这给永盛一个机会,也是给她一个机会,大家各退一步不好吗?我跟他爸都商量好了,以后永盛的工资都交给小芸,我们两个老的等有了退休费也给小芸,这样还不行吗?”

    苏烟听了这话冷笑了两声,本来这样的场合她没有必要说什么,可听到这里,她就有些受不了了,不顾自家爸妈使的眼色,她走到苏芸身旁,冲苏芸婆婆温柔一笑,“这个不劳您操心了,这女人又不是什么商品,有贬值这种说法吗?您放心,我姐不管结不结婚,这以后的日子只会越过越好。”

    最后苏芸公公拉着婆婆走了,包厢里的人却没心情说笑了。

    一直到午饭结束,苏烟坐在江景川的车上,还是很生气,她就不明白了,相对于这些人来说,她是个古代人了,思想够封建够传统了吧,为什么这些人还比不上她?

    江景川知道苏烟还在生闷气,也不吭声,就怕殃及池鱼。

    “喂。”苏烟喊了江景川一声,惹得后者立刻警惕起来,全身神经都开始紧绷了。

    他有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自己要倒霉了。

    “您说。”不怪江景川狗腿,实在是苏烟此刻的表情太吓人了。

    “离婚之后,女人就过不下去了吗?”苏烟心想,在她那个时代,和离之后女人的日子不好过还可以理解,可是现在不是不一样了吗,为什么苏芸的婆婆还会那么说();。

    江景川松了一口气,这个话题目前看来是跟他没有关系的,可以放心了,“当然不是,堂姐以后无论是一个人还是会再结婚,她都会过得比现在好。”

    “真的吗?”

    “我保证。”

    “那就好,尽管我对于她为了那么个男人自杀的行为非常不赞同,可她是我姐姐,我希望她以后每一天都能过得好。”

    这世上就是有太多人被陈规戒律影响了,站在苏烟的角度来看,跟那么个人在一起一辈子,还不如自己一个人来得舒服,至少不会被恶心到。

    江景川说得没错,无论苏芸以后怎么样,是一个人也好,跟另外一个人结婚也罢,总是会比现在要好的,这就够了。

    很快地就到了周璐说的工作室,苏烟准备下车的时候,江景川拉住了她,“你要忙完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我过来接你,今天去老宅吃饭,爷爷奶奶说想我们了。”

    “恩,好的。”苏烟下车之后,江景川目送着她进了大厦,这才开车离开。

    苏烟照着周璐说的地址,来到了工作室门口,她开始紧张了。

    这是她第一次正式参加工作,开始尝试新的一种体验。

    苏烟发现,其实自己一点都不排斥这样的感觉,相反还有些跃跃欲试,这几天她都在想这件事,想到周璐说的报酬,明明都没开始工作,她就已经计划好要怎么支配自己赚来的钱了。

    她打起精神,走了进去,敲了敲一旁的玻璃磨砂门,屏气凝神等待着周璐过来。

    周璐正忙得不可开交,一听敲门声就赶忙过来了,看到来人是苏烟,不由得咧开嘴一笑,“我就猜到是你,快进来吧,等你好久了。”

    苏烟被周璐带到一个办公桌前坐了下来,很快地就有一个看起来年纪跟她差不多的妹子倒了一杯水给她。

    “你在这里先坐一会儿,我去发个邮件,马上就好。”

    苏烟捧着水杯,下意识地打量起这个工作室,坦白说,装修有些简单了,里面的摆设也很凌乱,并不是她喜欢的精致风格,可她扭头看着周璐戴着眼镜,专注凝神的在键盘上打着字,再看看另外一个妹子正接着电话,口里冒出一个个她都听不懂的名词,苏烟内心里涌起一种她自己都没法形容出来的感受。

    她开始意识到,她为什么会这么喜欢这里的女人,因为她们工作时的样子真是美呆了。

    差不多半个小时后,周璐一边伸懒腰一边往这边走了过来,靠着苏烟所在的办公桌,她一手扶着桌子,低头冲苏烟笑道:“说实话,我今天真的有点担心你不会过来了。”

    “为什么这么说?”

    “我虽然现实生活中没接触过豪门太太,但在电视上看过,她们生活都很精致很悠闲,哪里会屈尊绛贵的来我这么个工作室赚那么点钱。”

    周璐也是才从自家男友那里得知江景川的身份,昨天晚上她还一直拉着男友在说,有这么牛逼的背景,还这么有钱,苏烟真的会过来吗,她都想好了,如果苏烟临时变卦,她也不会怪她,万万没想到苏烟居然准时过来了。

    “我答应你了啊。”苏烟觉得周璐的想法才奇怪,她都答应她了,那肯定是要过来履行承诺的。

    “乖孩子。”周璐拍了拍苏烟的肩膀,指了指自己这小工作室,“你看我这里怎么样?你别看现在这么破,等这单做下来了,我就有钱好好整整了,到时候肯定不一样();。”

    “我觉得挺好的,还蛮有意思的。”

    “如果不是你的表情太真诚,我真觉得你是在敷衍我,好啦,不跟你说笑了,等下客户就要过来,到时候我们好好聊聊陶瓷展上的刺绣。”周璐顿了顿,扭头对正在工作的妹子喊道:“妞,等下某人就要过来,你要不要去补个妆?”

    妹子脸红了一下,笑骂了周璐一句,但还是拿着粉饼盒往洗手间那边跑去。

    “这次的客户是大手笔,妥妥的高富帅,把她迷得不行,话说,我还不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呢,等下八卦一下。”

    苏烟刚想说些什么回应周璐的话题时,周璐赶忙抢在她前头打趣道:“当然,没你老公帅,不过,你家那位放心你出来工作啊?”

    “为什么不放心?”

    苏烟觉得周璐这问题挺有意思的,在她的观念里,她都已经跟江景川成为正式的夫妻了,那只要不是有原则性的问题,那基本上是要过一辈子的。

    再说了,难不成还真有人对她这么个已婚人士感兴趣啊?

    “你这么美,我是个女人看了都被吸引,更何况是男人。”

    江景川正开着车,电话就响了,他戴上蓝牙耳机,随意瞟了一眼手机屏幕,居然是陆漾打来的。

    “你刚是不是在淮扬路这边啊?”陆漾刚停好车,想起刚才好像是看到了江景川的座驾,就打个电话证实一下。

    “对啊,怎么,你也在这一块?”江景川往周围看了看,并没有看到陆漾。

    “恩。”陆漾锁好车,一边往电梯那边走去一边道:“我来这边办点事,你呢,等下要是有空的话,一起吃个饭呗?”

    他很欣赏江景川,就算两人没有合作,他也乐意跟这么个人聊天。

    “我送我太太过来办点事,等下还要接她,今天是没有时间了,改天吧,改天我请你喝一杯。”

    陆漾听到江景川提到苏烟,刻意忽略内心的那丝波动,打趣道:“哟,江总今天改行当司机了?”

    江景川心情很好,笑道:“恩,是改行了。”

    “不打扰你了,下次联系。”进了电梯后,陆漾就挂了电话。

    他靠着一边电梯,看着数字慢慢上升,今天他也是百忙之中抽出这么几个小时过来谈事情的,这些天忙着工作身体跟精神早就快到极限了。

    一手放在裤袋里,摸到那方手帕,拿出来一看,这种绣着花的手帕他根本也不会用,周璐居然还跟他要回去,跟什么宝贝似的。

    来到周璐的工作室,还没走到里头,就传来有些熟悉的女声——

    “我现在觉得不难了,以前学的时候也扎破过手指头的。”

    他心里咯噔一下,加快了步伐往里走去。

    周璐是最先看到陆漾的,愣了一下,站了起来迎了过去,“怎么这么早,不是说要三四点左右吗?”

    苏烟此时已经转过头来,跟陆漾四目对视,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讶异,她还没来得及起身,陆漾就走了过来,惊讶不已,“你怎么在这里?”

    陆漾很快就发现自己的语气不对,稍稍收敛了脸上的笑意,补充道:“真巧啊();。”

    周璐一看这阵仗,就知道这两人是认识的,笑眯眯的说:“你们该不会认识吧,那也太巧了,陆总,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这一次就是她来帮忙刺绣。”

    苏烟一摊手,无奈笑道:“陆先生,这可真是太巧了。”

    “我是说刚怎么看到景川的车在这边,不过,景川知道这件事吗?”陆漾刻意压下内心的那些欣喜,望向苏烟问道。

    “他知道的,不过不知道这个客户是你。”

    寒暄之后就开始讨论工作了。

    周璐一直在说关于陶瓷展览的事情,陆漾看着像是认真的在听,余光却时不时瞟向苏烟。

    “你还会刺绣?”陆漾忍不住开口问道。

    周璐恨不得翻个白眼了,“陆总,您会不会太后知后觉了?刚不是说了吗,这次就是小烟负责刺绣。”

    苏烟谦虚地回了一句:“只是平常绣着玩玩。”

    等定了时间还有刺绣的风格之后,陆漾突然开口道:“正好现在到点了,我知道有一家不错的餐厅,一起去喝个下午茶吧?”

    周璐赶忙摆了摆手,“今天我没空,等下还得忙呢,要不你们去吧。”

    苏烟看了看陆漾,总觉得跟他单独去喝下午茶太不合适,也太奇怪了,虽然陆漾跟江景川是同窗好友,但两人关系其实非常一般,再说了,她跟陆漾也不熟,还是保持距离为好。

    “陆先生,不好意思啊,今天我还有点事,等下景川会过来接我。”

    “那就改天吧。”陆漾不甚在意的耸肩,他这幅态度惹得周璐又多看了他一眼。

    本来陆漾是跟苏烟一起下楼的,周璐在他起身的时候叫住了他,“你等下,我还有个事跟你说。”

    苏烟跟陆漾还有周璐道别后,就先走一步了。

    等下她要跟江景川说说这件事,不怪她多心,实在是太巧了,之前碰到的陆佳盈是陆漾的妹妹这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能遇到陆漾,就由不得她不多想了,当然,她没往其他方面想,只是之前听江景川说过,陆漾现在虽然接手了陈家的家业,但因为是外孙,所以处境比想象中要棘手得多,她有一个猜测,陆漾该不会是想通过她,搭上江景川这根线吧?

    商场上的事情她也不懂,但在有所怀疑的时候,必须得告诉江景川,得让他心里有个数。

    她帮不了他,但也不能拖他的后腿。

    周璐对于苏烟的事情还是很上心的,之前就答应过苏烟要把手帕拿回来的,只是前几天,她忙,陆漾也忙,实在没空,她今天还特意叮嘱过陆漾要带着手帕,他也答应了。

    “那块手帕你带来了吧?正好给我,也省得我再跑一趟了。”

    刚才当着苏烟的面,她没好意思提这事,就怕苏烟跟陆漾会尴尬。

    陆漾下意识地就插/在裤袋里,摸到那方手帕,话到嘴边就变了,“你说那个手帕啊,我今天找了,不知道掉哪里去了。”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回答,只是话说出口了,这就是他内心的想法。

    陆漾定了定神,冲周璐抱歉一摊手,“估计是丢了,找不到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