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苏烟一走出大厦就看到了江景川的车停在一边,她快步走了过去,哪知道刚打开车门,江景川就对她说:“小烟,我现在有点渴了,你去后备箱帮我拿瓶水。”

    “……哦。”苏烟将包放在副驾驶座上之后,往后备箱那边走去。

    稍稍使力打开了后备箱,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一大束玫瑰花躺在里面,用那种老旧的牛皮报纸包着,苏烟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江景川见苏烟半天没反应,赶忙下车来,走到苏烟身旁,一手揽着她的肩膀,笑道:“刚路过花店才发现从来没送花给你过,今天给你补上,也算是庆祝你拿到第一份工作。”

    有生以来,江景川还只送过自家妈妈康乃馨过,那还是让助理去买的,今天路过花店,看着一个男孩子捧着一束花出来,脸上的笑意怎么都掩饰不住,他才恍然间发现,自己好像从来都没有送花给苏烟过,想都没想他就下车去买了一大束玫瑰花,再学着曾经在电影里看到的桥段,将玫瑰花藏在后备箱里,只要她打开就可以看到。

    苏烟手捧着玫瑰花,抬头看向江景川,心里泛起从来未有过的羞涩,闷声道:“你才发现你从来没给过我惊喜啊。”

    她在电视上也看到过,男主角追求女主角总是会送花的,这样的情景也只是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并没有放在心上,可当自己亲眼看到这样一束玫瑰花出现在眼前时,苏烟就像女主角一样,羞涩而不自知。

    两人这样站在大厦前也不是那么一回事,江景川拉着苏烟上车了,等关好车门,他这才举手求饶:“我没有看过几部电视剧,也没怎么看过电影,我不知道追求一个人要送花,要带她吃好吃的,要带她去看电影,对了,还有旅行,我是新手,给我时间好吗?”

    二十八年的人生中,除了懵懂的孩童时期,他都是在马不停蹄的学习工作,曾经短暂的恋情他也是被动的接受者,不过没有关系,即使到了二十八岁还是新手,他也可以慢慢从头学起,不是吗?

    苏烟挑眉看向他:“你在追我?确定吗?你都没追我,我就嫁给你了();。”

    “唔,感觉到你的怨念了。”江景川侧头看着苏烟,大捧的玫瑰花衬得她白皙的脸庞更加娇俏动人,难怪女人都喜欢,的确是很美,“我确实是在追你啊,不然我可以用买玫瑰花的钱带你去看场电影,不是更实际吗?”

    与其说他跟苏烟是夫妻,更不如说是情侣,他没有认真的谈过恋爱,现在初尝爱情的滋味,像是第一次吃到糖的小孩一样,怎么都不肯撒手。

    “我后悔了。”江景川突然闷闷说道。

    他的情绪转变太快,刚开始还挺高兴的,这会儿不知道想到什么,眉头都皱了起来。

    “怎么?”

    “我们还是不要那么快要宝宝,等有了宝宝之后,我们就不是二人世界了,现在想想其实我还年轻,还可以等几年。”江景川说到后面干脆自言自语了,“对,还是晚几年吧,我并没有特别想当爸爸。”

    苏烟非常无奈,恨不得拿起玫瑰花打他的头了,她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准备生个孩子了,江景川现在居然说晚几年也没关系。

    怎么能不抓狂。

    “……哦。”她决定无视江景川此刻的心血来潮。

    说不准明天他又后悔了。

    “对了,忘记跟你说件事了,下个星期我要去伦敦出差,大概会在那边呆一个星期左右,本来我是想带你一起去的,可你现在也要忙了。”以前江景川也经常出差,那时候他还没什么感觉,只不过是换个地方睡觉而已,现在明明还有一个星期,他却已经有些不舍了,恨不得把苏烟也带上。

    “出差?”苏烟很想跟着江景川去外面看看,但想到答应周璐的事情,表情有些失落,“啊,对了,你不说这个我都差点忘记了,你知道周璐这次的客户是谁吗?你绝对想不到!”

    “谁,是我认识的人吗?”

    “对,是陆漾,我看到他的时候都震惊了,你说这世界怎么这么小呢。他这次是给他爷爷办那个陶瓷展览。”苏烟并不是一个相信巧合的人,一次是巧合,两次三次那就由不得她不想太多了。

    江景川微微诧异:“难怪他刚打电话说看到我了,这么巧?”

    “景川,我不太明白你们生意场上的事情,但我听你说过,陆漾现在的处境并不是那么好,对不对?”这是在后宫里培养起来的警觉心,人跟人之间如果有利益方面的牵扯,那类似的巧合就值得怀疑了。

    江景川点了点头,面上也严肃认真起来,“的确,陈老爷子是看中了他的能力,其实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陆漾是表面风光,实际也是被人防着,说句不好听的话,这陈老爷子熬不过几年那还好,如果他多活几年,陆漾的日子也不见得就好过,当然,陆漾自己心里也清楚,他肯定会想办法真正掌控陈家的。”

    别说什么外孙不外孙的,在部分老一辈心里,只要不是跟自己一个姓,那都是外人,陈老爷子现在是没有办法了,才会把陈家交给陆漾,但这是长期的还是暂时的,就不得而知了。

    苏烟小心地看了江景川一眼,道:“你看,上次碰到陆佳盈,那都是两年前的事情了,本来已经很巧了,结果陆漾居然是陆佳盈的堂哥,那次还能说是巧合,这次呢,a市这么大,接连两次跟我有所关联的人都是陆漾,我真的没办法把这些当成是巧合,景川,我在公司生意上帮不了你什么忙,但也不能拖你的后腿,如果真的有问题的话,我就跟周璐说,我不过去了();。”

    甭管她对江景川是什么感情,那她跟他都是在同一条船上的夫妻,不管什么时候,她都得跟他统一战线。

    哪怕违约,哪怕失信于周璐,她都不想给江景川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江景川还是非常欣慰苏烟能有这样的意识的,探出手摸了摸她的头,温声道:“没你想的那么严重,还不至于说拖后腿,陆漾真有这方面的心思那也不奇怪,我要是他的话,也会这样做的,两个集团之间靠的就是利益作为纽带,陆漾这个人还不错,做生意也很有自己的一套,如果哪天真的跟他合作,这也没什么。”

    他顿了顿,这次语气里多了调笑的成分,“再说了,你就这么不相信我?放心,我自己心里有分寸的。”

    苏烟还是把商场想得太简单了些,也把陆漾想得太简单了,哪天他真的跟陆漾搭上线成为合作伙伴了,那也必然是陆漾能给江氏带来利益的前提下。

    “而且,我觉得这次还真的是巧合跟意外。”江景川一锤定音,陆漾不是那样的人,至少如果他真的想做什么,那也必然是滴水不漏的,还不至于制造这样明显的巧合。

    苏烟扁扁嘴:“我知道了,你就是说我想太多了。”

    经过江景川的分析,她觉得自己还没跳出原有的思维,总是拿后宫中的那一套想别人,说到底还是视野太局限了。

    “不不不,你要是有觉得不对劲的地方可以直接跟我讨论,以前还没人提醒我这个呢,果然还是老婆贴心。”江景川觉得这是很新奇的体验。

    以前公司的关系再复杂,他也只是一个人闷在心里想想,现在多了一个人跟他讨论这些,不说别的,心理上还是觉得十分放松的。

    两人来到江宅,跟往常一样,江老太爷带着江老太太出去钓鱼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江景川一过来就被江爸爸叫进书房去了,说是要问问公司的事情。

    江妈妈让厨房阿姨端上来一碗冰糖燕窝,对苏烟道:“知道你们今天要来,我让阿姨炖了这个,味道还可以,你试试。”

    在苏烟小口的喝燕窝时,江妈妈问道:“之前听小川说了,你们这次提前回来是家里出事了,现在解决好了吗?”

    “恩,没事了。”苏芸离婚的事情基本上铁板钉钉了,估计是要扯皮一段时间的,这期间的事情苏烟跟江景川都不打算参与。

    碰上极品,能撤就撤,就像苏烟跟江景川一样,不能撤也要硬着头皮杠上。

    总而言之,苏烟是决定了,截止到苏芸离婚为止,这破事她不打算掺和了。

    “没事就好,我也听小川说过一些,就这件事情上,你们家还挺明智的,现在离婚对你堂姐来说是最好的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你直接跟小川说,千万别客气,毕竟这都是一家人了,能帮的我们肯定帮。”

    苏烟听江妈妈说这番话还是很出戏的,她总会想到江景川说的,江妈妈喜欢看言情小说,不喜欢看喜剧,就喜欢看虐恋情深。

    “恩,谢谢妈妈。”苏烟赶紧低头继续喝燕窝。

    等江景川从书房出来,江妈妈赶忙拉着他到房间聊天了,等确定门关好了,她这才看向一头雾水的江景川,低声道:“上次在电话里不方便说,小川,前段时间你跟小烟去旅行那会儿,那个王家姑娘来了的,说是跟我送车厘子,但说的话可真够让人膈应的,你可得小心一点();。”

    江景川有些懵,全然不知道这件事。

    “小川,你记得一点,不管之前你跟小烟闹过什么不愉快,她始终还是你的妻子,我知道你对王家姑娘也没那意思,只不过以后还是要注意一点。”江妈妈是不打算掺和儿子跟儿媳的事情,但她觉得还是应该提醒儿子一声,如果知道对方对自己有意思,而自己跟她又不可能的时候,就要有多远就离得有多远,别扯什么身不由己的理由,那都是废话。

    这做丈夫的,只要让自己老婆舒心就够了,别的女人开心或者不开心,不归自己管。

    “妈,我知道的。”江景川也有些生气,他觉得自己跟王思棋已经说得够清楚了,她怎么还这个样子?

    是不是要他登报说明?非要闹成这样才开心吗?

    “小川,在这点上妈是相信你的,只是你记着一点,这女人吧,别看平常有多聪明,真扯上这种事情了,都不会有多开心,你记住了,这种事情不应该由你老婆去承担解决,这不是她惹的麻烦,要是她哪天因为王家姑娘不开心了闹脾气了,你也别说她无理取闹,因为是你自己没处理好。”

    江景川听了直点头,“我知道了,妈,谢谢您。”

    见儿子这样,就知道他是听进去了,江妈妈松了一口气,“你跟小烟好好过日子,我是觉得这孩子心地不坏,品行也不错,好好对她吧。”

    苏烟坐在客厅里在看电视,此时江爸爸从楼上下来,看着她,有些不自然地说:“小烟,我听小川说,他办公室里的字是你写的?”

    这还是公公第一次跟自己说这么多的话,苏烟有些受宠若惊。

    她跟公公基本上没话可说,当然也没什么好说的,每次见面,公公也是对自己点点头,通常都不会说什么。

    这就是最普遍的公公跟儿媳之间的关系写照。

    “恩,是。”苏烟还是听出来江爸爸语气里的怀疑。

    估计是不相信那字是她写的,还以为是他儿子在吹牛。

    江爸爸一听这回答,沉默了片刻,道:“字不错。”

    接着又没什么话可说了,正在尴尬的时候,江景川跟江妈妈下楼了,气氛总算得到缓解了。

    一直到饭点,江老太太跟江老太爷都没回来,打电话过去问司机,司机说二老一时兴起,就在这边农家乐了。

    没有二老在场,江爸爸江妈妈又不是话多的人,饭桌上只有江菁菁在不停地说话。

    可能是因为上次一起逛街过的原因,苏烟跟江菁菁之间的关系也往朋友方向靠拢了,晚饭之后,江菁菁拉着苏烟到房间里去说悄悄话了。

    江菁菁的悄悄话都是围绕着一个男人,一个在电视剧里刷了个脸的男四号。

    苏烟看着这个十八线男艺人的照片,再看看江菁菁,艰难地问道:“菁菁,你喜欢他什么?”

    长得其实非常一般般,至少她就没看出有哪点吸引人的地方。

    江菁菁瞪大了眼睛,“你没看那部电视剧吗,他演的那个角色很痴情很帅啊,明明知道那个女配角不喜欢他,他还是对她那么好,还帮着她做坏事。”

    哦,明白了,敢情是喜欢那个角色,并不是喜欢这个人();。

    “你喜欢就好。”苏烟没想过要打破现实,也没想过要跟江菁菁上什么课,这都是她自己喜欢的,做人最忌讳的就是不屑别人喜欢的人或者东西。

    “我让人帮忙问到了他的微信,这几天我们聊得挺开心的,他说等剧组杀青之后,就回来请我吃饭。”江菁菁不管平常怎么拎得清,其实还是有满满的少女心的,说这话的时候,耳朵都有些微红。

    苏烟算是发现了,江家这兄妹俩,看着挺精明挺理智的,其实在感情这方面,都是菜鸟。

    她也不问江菁菁,那个十八线男艺人知不知道她是江家大小姐,因为没有意义。

    身处这样环境的人,其实没有几个是简单的,江菁菁也是,别看她现在说着这样天真的话,其实心里都清楚。

    别人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她相信,江菁菁是能够分辨出来的,这点就不由她操心了。

    正在这时,江菁菁的手机响了起来,她也没避讳苏烟就接了起来,全程说的都是流利的英语。

    苏烟在一旁听着,不由得愣了愣,她突然就想到江景川说的要去伦敦出差了,她知道他是去国外,又想到上次在海岛上,江景川都是在用英语跟别人沟通。

    她不知道别人会不会有这样的感觉,总之她是有的。

    无论她爱不爱江景川,面对这样一个男人,心里也有一些胜负欲,她知道自己没办法在事业方面追赶他,但在能够做得到的事情上,她不想输给他,或者说输给别人。

    在工作室的时候,周璐还有那个小妹在接电话的时候也会冒出几句英语,江菁菁也会,江景川也会,会不会是她身边的人都会这个,只有她自己不会呢?

    她现在会拼音了,会用手机,也会发朋友圈了,可偶尔看着这个时代的灯红酒绿,她依然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从小她就知道,人的底气还有自信来自于所拥有的东西。

    她忍不住幻想着一个场景,她跟着江景川去了他说的伦敦,如果他在忙的时候,又或者别人用这样的语言跟她说话的时候,她该有多窘迫?

    人啊,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活得太心安理得。

    苏烟几乎是立刻就在心里下了决心,她也要会这个,至少这里的人普遍会的东西,她都得一样一样的全部学会。

    离开老宅,苏烟心里还在想着这件事,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江景川心里也想着自家妈妈说的话,他主动打破沉默:“怎么不说话?”

    “啊……”苏烟回过神来,立刻就想到了一个话题,笑着问道:“我刚在想,爸爸好像对于我会毛笔字非常惊讶,是你告诉他的吗?”

    “我们之前去旅游的时候,他去过江氏,也去过我的办公室,对你写的字很感兴趣,今天把我叫到书房去也问了这个,我猜他是想抢过来,我就告诉他这是你写的,他就没说话了。”说起这件事,江景川语气里都带着一股愉悦,“我爸小时候就学过书法,无奈他的字不好看,后来就写得少了,今天知道那字是你写的,估计一时半会还回不过神来。”

    “那我要不要给爸爸写几幅字?”苏烟问道。

    “不用了,他面子上过不去的,练了那么多年,结果还没你个小丫头写得好,他估计郁闷得很。”江景川语气里是满满的幸灾乐祸,别人不知道,他是知道的,自家爸爸对苏烟有一些意见,所以江景川很乐意看到自家爸爸惊讶的样子。

    苏烟知道江景川是夸张了,她的字虽然不差,但也算不上非常好,只是以前皇上总喜欢带着她一起练字,被他指点了几次,这才有所进步的();。

    不过无论怎样,心里还是很欢欣骄傲的。

    就算现在在其他方面她比不上这里的人,但凭着她的资质,相信很快就会赶上去的。

    车开到一半的时候,江景川突然开口道:“你要不要去我以前住的公寓看看?”

    希山别墅是他跟她的婚房,但结婚之后他很少在那边过夜,就算过夜也都是在客房将就一晚,大多数时候,江景川都是住在自己的公寓里的,这段时间他都没有进去住过,只是他的公寓就在这一块,一时兴起就跟苏烟提起来了。

    苏烟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的,她也知道,江景川婚后都是住在外面的,对他的住所她的确有些好奇。

    很快地就到了江景川所在的公寓,这里地段不错,一看就是高价位的公寓。

    这里的*做得不错,出入小区都得刷门卡才能进去,江景川停好车之后对苏烟说:“其实这一块住了好几个明星,我之前有看到过。”

    小区内部非常安静,绿化都做得很好,不知道的还以为在逛公园。

    她跟着江景川进了某栋楼,上了电梯,很快就到了他的公寓,江景川按了密码,门就开了。

    房子不是很大,两室一厅,还有一个大阳台,一间房间做卧室,一间房间做书房,总而言之,一个人住在这里是很舒服的,也难怪江景川之前愿意住这里了。

    装修很简单,没有多余的家具,屋子看起来特别明亮。

    江景川打开大冰箱,问道:“想喝点什么?”

    “有什么?”苏烟走了过去,一看冰箱里只有矿泉水,一脸黑线问道。

    她还有别的选择吗?

    “……只有矿泉水。”

    几分钟之后,江景川跟苏烟坐在阳台的椅子上吹风聊天,气氛正好。

    “一个人住在这里是什么感觉?”苏烟突然问道。

    “没什么感觉。”江景川顿了顿,又笑着道:“当然,现在让我一个人住在这里,我是拒绝的。”

    以前喜欢安静,下班之后回到这里,依旧还是工作,没人打扰他,他可以专心致志的工作。

    不过,现在再重新回归一个人的生活,他绝对是拒绝。

    “对了,不然我们今天就住在这里吧?”江景川想了想开口道。

    苏烟一怔,“你这里有卸妆的吗?”

    “呃,什么?”

    “有洗面奶,护肤品还有眼霜吗?”

    “……”

    “有隔离霜粉底液口红之类的吗?”

    “……”

    江景川一脸懵逼,苏烟起身微微一笑:“那我拒绝在这里过夜。”

    她来到这个时代,学得最快的就是化妆了,没有卸妆的没有护肤品没有彩妆,让她在这里过一个晚上?开什么玩笑。

    越发觉得女性是门玄学的江景川只有默默跟上老婆大人的步伐,离开了公寓();。

    在江景川出差前,他跟隋盛见了一面,不为别的,就怕王思棋又闹什么幺蛾子,拜托隋盛帮忙看着,这王思棋要是又跑到苏烟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到时候倒霉的人还得是他。

    这种烂桃花江景川真的不想要,以前他也不是没碰到过类似的情况,可其他女孩子跟王思棋不一样,他只要秉承着不搭理的原则,过一段时间之后,那些女孩子就不会找他了。

    王思棋呢,明明知道他结婚了,还一而再再而三的凑上来,他都不确定按照以前的做法还管不管用了。

    隋盛闻言,嗤笑了一声,“我说什么来着,她就不是省油的灯,我算是开了眼界了。”

    “我真是没有办法了,现在她跟我发消息打电话,我都是不回的,总不能我三天两头的跟她放狠话,让她不要对我有其他的心思吧?”

    “千万别,真要这样做了,还真就如她的愿了,她巴不得你跟她多多联系,现在只希望在你的冷处理之下,她能尽快想通吧。”隋盛摆摆手,“得了,不说她了,说她我脑仁疼。”

    他对王思棋的厌恶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如果江景川有其他办法的话,也不会找上隋盛。

    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能做什么呢,该说的都说了,也断了联系,现在也只能防范于未然了。

    “你跟苏烟现在怎么样了?说真的,你跟我透个底,我是不是得准备我闺女的见面礼了。”隋盛跟江景川还真是兄弟,都喜欢女儿,压根就没往儿子这边想。

    “没那么快。”面对好友,江景川也没想过要遮遮掩掩,“我现在倒不急着要孩子了,过段时间再说吧。”

    隋盛有些失望,他一圈的兄弟,也就江景川定下来了,还以为能尽快生个漂亮精致的闺女让他稀罕稀罕呢。

    “你爸妈就没催你?得了吧,我现在没结婚,我妈打牌看到别人说孙子孙女,羡慕得眼睛都红了,这段时间我都不敢往我妈跟前凑,就怕母上发威我尸骨无存。”隋盛骨子里是不婚主义者,对于江景川当初那么轻易地就踏入坟墓,非常不解,当然他没将自己的想法说给爹妈听,就怕爹妈一个受不了就要拿刀砍他。

    江景川瞥了他一眼,“这是我自己的事情,催也没用。”

    “告诉你一个坏消息,我妈给我安排了一场相亲,我准备跑路了,正好你不是要去伦敦出差吗,带我一起得了,我自费。”

    江景川仔细端量隋盛,慢慢地说:“隋盛,有些事情该放下就放下吧。”

    隋盛听了这话,慢慢收敛了脸上玩世不恭的笑意,摇了摇头,“你不懂。”

    其实隋盛以前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他也有过心爱的姑娘,只是年少时不懂得珍惜,用一种错误的方式去爱人,还以为自己特别高尚,最后姑娘伤心绝望远走他乡,隋盛找遍了能找的地方都没找到她。

    “我没有说要你一定开始新的生活,只是,你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现在还在找她吗?”男人之间其实是很少提及彼此的感情的,江景川也不过是从细枝末节处看出隋盛依然念念不忘。

    隋盛沉默了片刻,道:“找不到了,有时候我都怀疑她死了。”

    又是一阵沉默,江景川实在不擅长安慰别人,特别是在感情方面。

    “可就算死了,我也要看到她的墓碑。”隋盛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喝了一杯酒,“所以啊,好好珍惜苏烟,人这辈子能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太不容易了();。”

    江景川认真地点了点头。

    其实在几个兄弟中,只有他的感情是比较顺遂的,他就是看多了这些人因为一些有的没的互相折磨,将原本很简单的感情变得那么复杂,说白了,都是自找的,就是因为这样,所以他力求将跟苏烟的一切都简单化。

    在其他事情上小心眼无伤大雅,在感情上,在对待爱人上小心眼,那就别怪爱情折磨你了。

    所以,他不计较沈培然,不计较她从前的态度,只因为他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爷爷跟爸爸从小就教过他,知道自己要什么,才是成功的第一步。

    正在说话的时候,隋盛的手机响了,他接了一个电话之后,对江景川说:“等下老六过来,不介意吧?”

    老六是个昵称,江景川都想不起来他到底叫什么名字了。

    只知道他跟隋盛关系不错,老六以前家境也很不错的,不然也不会跟隋盛认识,只是听说后来,因为一些事情,老六家垮台了,让人佩服的是,老六没有一蹶不振,反而从头做起,现在开了家小公司,一天比一天好了。

    老六很快就过来了,隋盛踹了他一脚,笑骂道:“这些天死哪发财去了?连个人影都没看到。”

    “诶诶诶,江总在这里呢,你给点面子成吗?”老六躲开隋盛,跟江景川打了个招呼。

    等坐下来之后,老六这才对隋盛道:“这些天忙着做生意呢,你知道陆漾吧,我想跟他合作个项目。”

    隋盛指了指江景川,“陆漾?景川你认识的吧?”

    江景川颔首:“以前在国外是同学。”

    老六也不奇怪江景川会跟陆漾认识,让江景川舒服的是,老六也没开口说让他帮忙搭线,想想也是,隋盛认可的朋友,在人品这方面是没问题的。

    “我最近在可劲儿的巴结他呢。”老六吃了一筷子菜,憨笑道:“昨天总算是搭上了。”

    这就是让隋盛欣赏的地方了,明明老六可以借隋盛的人脉做事的,但是他偏偏不,隋盛也问过他,老六是说生意归生意,朋友归朋友,不能混为一谈,他也没想过要让朋友帮他。

    想起什么,老六叹了一口气,放下筷子,“昨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最后有点不愉快,看来我得加把劲了,隋盛,你帮我分析分析,看我接下来该做什么。”

    “你说。”

    “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昨天一群人去吃饭,坐陆漾旁边那人也是不小心把酒洒在他身上了,本来陆漾是没生气的,可他掏出个手帕,看手帕湿了,当时脸色就不好了,还发了一通小脾气,你说我这难做不难做,难不成我去买个手帕还给他啊?”老六还在吐槽着。

    江景川却打断了他:“是什么手帕?”

    他还记得苏烟跟他说过,她当时绣的手帕给周璐了,周璐又拿去给客户了,后来还说让周璐给拿回来,而那个客户就是陆漾。

    老六没想到江景川会问这么个问题,愣了一下,这次变得认真起来了,“就是普通的手帕,好像还绣着什么花什么的,反正陆漾挺在意的。”

    隋盛浑不在意的耸了耸肩,“别是什么女朋友送的吧,这事儿没必要道歉,不然还显得他陆漾小心眼了,你过两天再请他吃个饭,估计就没事了。”

    江景川一怔,脸色也沉了下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