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江景川回到家的时候,苏烟正在给他整理行李箱,其实这种事情是可以让王阿姨或者其他佣人来做的,但苏烟觉得关于江景川的事情,在她的能力接受范围内,她还是亲力亲为的好。

    他倚在门边,看着苏烟动作不是那么熟练的折叠衣服,一时间心里各种感受同事泛起,江景川走了过去,从背后抱住了她。

    因为苏烟是背对着他的,以至于没有看到江景川眼里那复杂的情绪。

    如果她能读懂情绪的话,就会知道,这是占有欲。

    “干什么呀。”苏烟想着他过两天就要离开了,心里也有点不舍,这会儿也没有挣扎,任由他抱着。

    相处这么久了,苏烟已经渐渐习惯他身上的味道,他的拥抱。

    江景川将头埋在她的脖子处,闷声道:“有点不想出差了,明明以前都不觉得有什么的。”

    “那要不要我跟周璐说一下,我可以把工作带到伦敦去做,这样既不会失信于她,也可以陪你了。”苏烟知道江景川是不会采取这个建议的,不过类似于这种话是一定要说的,她要向他传达一种信息,那就是他比什么都重要。

    江景川沉默了一会儿,摇了摇头,“不了,反正我很快就回,你好好工作。”

    即使心里已经断定了陆漾对她有其他的情愫,可这不代表他就要把内心的占有欲化为负面情绪发泄在她身上。

    她什么都不知道,当然,他也不会让她知道();。

    从头到尾,她对陆漾都没有其他的感情,他相信,她也不会有,他的信任不是挂在口头上说说而已的,那么,所有的负面情绪,所有由占有欲带来的不满,都让他一个人自行消化吧。

    “景川,你怎么了?”苏烟敏感的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

    太不对劲了,如果是平常的话,江景川会抱着她说不想出差,可是他的情绪不会是这个样子,说话的语气也不应该是这样,她觉得,他好像在压抑什么一样。

    这不是一个好信号,苏烟神经都开始警惕起来,她在想,他压抑的东西,是不是跟她有关?

    按理来说她现在没什么后顾之忧了,沈培然都已经出国了,那是什么呢?

    江景川不是一个将工作情绪带到私人时间上来的人,苏烟脑子有些乱,索性什么都不想了,等着江景川的回答。

    他知道她其实是很聪明很敏感的人,但是这件事他真的不能说。

    一方面是他没那么大方,还帮着可能存在的情敌说出他隐藏的爱慕。

    另一方面则是他不希望苏烟有任何的心理负担,他看得出来,她其实是很喜欢这次的工作的,一旦她知道陆漾对她有别的心思,她也会有压力,这不是他想看到的。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让苏烟知道陆漾的心思。

    “没什么,就是有一些事情让我觉得挺棘手的,你别担心,我会处理好的。”他笑着安慰她。

    苏烟这才松了一口气,听这语气是跟她没有关系的,那就好了。

    “你生意上的事情我也不懂,不过有些事情说出来会比较好一点,至少你心里会松快很多。”

    不知道为什么,苏烟心里也松快起来了,江景川几乎没有大的缺陷,身上那些无伤大雅的小毛病不提也罢,他太优秀了,总让她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现在她发现,他也是有烦恼的,顿时好像离他更近了一样。

    世上就没有完美的人,他们只是将不完美展现给了身边最为亲近的人。

    江景川抱着她,蹭了蹭,“老婆,我觉得我们肯定会一辈子都在一起的,这样一想,我心里就舒服多了。”

    的确舒服了很多,陆漾不管是不是真的对她有心思,其实都没那么重要,没有最好,有那也算陆漾倒霉,注定得不到。

    他跟她还有那么长的人生要一起走过,如今碰到的,不管是王思棋还是陆漾,那连小风小浪都算不上,如果他连对付这两个人的本事都没有,凭什么许诺一辈子?

    苏烟笑了笑,探出手摸了摸他的脸颊,以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柔语气道:“那是当然,很多次我都是以这样的理由原谅你的。”

    “什么意思?”江景川稍稍松开了她,皱眉问道。

    苏烟红着脸凑在他耳边说了一些话之后,江景川这才重新笑出了声。

    “那以后你要继续不停地原谅我了。”

    晚上的时候,苏烟空前的配合,她无论自诩理论知识多么丰富,可骨子里也不是多么开放的人,在这种事上,还是很羞涩的,江景川因为她的主动配合兴致一直很高,折腾到快凌晨才抱着她去洗澡。

    苏烟已经没了力气,像小鹌鹑一样乖乖地躺在江景川怀里,感觉到他的手慢慢下移,她不情愿的睁开眼睛,可怜兮兮的道:“我累死了,不要了();。”

    江景川闷笑一声,厚颜无耻地一摊手,“老婆,你现在就算想要,我也没有了。”

    ……!!

    苏烟羞愤的看向他,恨不能扇他几巴掌来解气。

    “当然,如果你真的很想要的话……”眼看着他又要说一些污言秽语了,苏烟赶紧用手捂着他的嘴巴,咬牙切齿地说:“闭嘴!”

    江景川很喜欢看苏烟露出这样的表情,其实类似的话,他以前也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说的,只能说,在这方面,男人都是无师自通的。

    虽然没有再来一次,可江景川对着苏烟也是上下其手了一遍,最后折腾得苏烟小脸红扑扑的这才满意的抱着她回床睡觉了。

    苏烟很快就睡着了,江景川却怎么都睡不着,他看着怀里的这张睡颜,又是喜欢又是矛盾。

    他喜欢的,别的男人也喜欢。

    这个社会有道德感跟底线的人并不多,也会有人不顾及她的已婚身份喜欢她。

    比如沈培然。

    陆漾会不会第二个,他就不知道了。

    江景川顿时觉得自己身上的压力很大,以前他的日常是,工作跟老婆,估计以后得添加一项了,那就是□□。

    他的烂桃花,他要自己解决,他的情敌,他也要不动声色的扼杀在摇篮中。

    真是压力山大,不过没办法,谁叫他喜欢她呢。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九点了,苏烟下楼看到江景川居然还在家里,诧异不已,“你今天不去上班吗?”

    除非是双休日的时候,否则江景川几乎都是雷打不动的八点左右就出门。

    可今天不是双休日也不是假期啊。

    她也有睡到九十点的时候,每次醒来的时候,江景川都已经出门上班去了,她不知道别的总裁是什么样子,总之江景川这个人特别自律。

    江景川放下手中的杂志,冲她笑了笑,“我明天就要去伦敦了,今天好好陪陪你,公司那边我也交待好了。”

    “陪我?”苏烟坐了下来,接过王阿姨递过来的牛奶,喝了一口。

    “陪你去上班,我想周璐应该不会介意有家属陪同吧?”江景川收起杂志,主动帮苏烟在面包上抹果酱。

    “可是你在那里不会无聊吗,你又不看电视剧。”苏烟自然是希望江景川陪她去上班的,可是转念一想,他在那里也是干坐着,一坐就是几个小时,那也太无聊了。

    江景川意味深长地说:“怎么会无聊,我可以跟陆漾聊天。”

    “可他今天也不一定会过去啊。”苏烟想都没想就这样回道。

    “他这几天有过去吗?”江景川低头继续翻杂志,装作不经意的说道。

    苏烟回想了一下,“这两天都有过去,好像是在跟周璐讨论展览的事情,还真别说,陆漾对他爷爷还挺上心的。”

    江景川听了这话只觉得肝疼。

    上心个毛!

    陆漾就是图谋不轨();!

    无论内心多么憋屈,江景川面上的笑容都没变,还煞有其事的点头,“也是,那如果他今天也过去的话,我跟他就会碰上了,之前他就说约我吃饭的。可不能放过他。”

    “我跟你说个事啊,就周璐工作室有个姑娘,她喜欢陆漾来着。”苏烟骨子里还是八卦的,“其实我觉得他俩在外形方面还是挺般配的,对了,你跟陆漾不是关系还可以吗,你去问问看他有没有女朋友。”

    江景川气结,“这种事情我去问他?”

    苏烟白了他一眼,“让你去问问怎么了,我挺看好那姑娘的,这是在帮她打听情报。”

    “你难不成还想撮合他们?”江景川顺了顺口气,问道。

    在抓狂的同时,他心里安慰了很多,看来陆漾也还是有分寸的,至少没让苏烟看出来他的心思。

    “也不是撮合,我觉得陆漾人还不错,那姑娘也不错,那帮忙问一下也没关系啦。”

    本来江景川心里还舒服了很多的,一听到自家老婆居然说陆漾人还不错,又要分分钟炸了,他压抑着情绪,问道:“你怎么觉得他还不错的?”

    苏烟觉得他这话问得实在是莫名其妙,“这话不是你说的吗,你之前说过的,陆漾这人还可以啊。”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就是。

    回想起自己竟然不止一次评价过陆漾这人不错,江景川需要深吸两口气才能平复心情。

    江景川在心里默默地叹了一口气,“好吧。”

    他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只是谨记以后绝不在老婆大人面前夸赞任何男性。

    “陆漾是老板,他也没什么架子,每次过来的时候都带一些吃的,周璐这人说话挺直的,有时候我都听不过去,他也不生气。”

    江景川真的想骂一句心机婊了。

    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得知了陆漾对自家老婆怀有心思,总之,现在陆漾做的一切,在他看来都是别有心机。

    江景川想了想,笑道:“陆漾在人缘交集这方面比我是强多了,我跟你说过的,在国外的时候我跟他合作过一个项目,那时候我每天忙完之后就回公寓,他都是跟朋友们去party玩,到最后我回国的时候都没几个朋友。”

    他可不是刻意抹黑,这种事他不会做的。

    因为他说的是实话,那时候他没有业余活动,每天忙完之后就回公寓睡觉休息,陆漾每天的业余活动不要太丰富,就这一点上,他对天发誓他没有添油加醋。

    苏烟看了江景川一眼,问道:“那你那时候都没交朋友啊?”

    江景川猛地点头,“真的没那心思,国外的情况你可能不了解,比国内要开放很多,我又不乐意跟别人打交道,就干脆回公寓学习了。”

    他可是个乖宝宝。

    比谁都乖。

    不像有的人,三天两头的换女友。

    “那你知道陆漾有女朋友吗?”苏烟问道,“我昨天还跟那姑娘说呢,要帮她好好打听,这都答应她了。”

    江景川哪里会关心陆漾有没有女朋友,连隋盛有没有女朋友他都不知道();。

    他就算不能说情敌的坏话,但也不能说好话。

    “我现在是真的不知道,不过陆漾以前在国外有过女朋友,那时候感情好像还可以,也不知道现在分没分手。我记得我回国的时候,他那时的女朋友是个日本妹子,现在不知道了。”

    他说的依然是实话,陆漾这个人有资本,玩得起,在感情方面谈不上多认真,但也不算放浪,算是普通人吧。

    苏烟点了点头,“那如果今天你碰到他了,就顺口问一句呗,我都答应别人了。”

    “知道,这个你就放心吧。”

    江景川其实是不想跟陆漾对上的,不只是因为跟对方曾经是同窗的关系,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陆漾知难而退,歇了不该有的心思。

    其实他本可以让苏烟不要再过去工作室那边,就算真的想刺绣,也可以带到家里来,可他不想这么做,在他的理解范围内,这是不尊重妻子的表现。

    她该有她的生活圈子,他也该面对这些事情。

    他没有资格也没有权利把她关在他的视线范围内。

    以后,也许他还会碰到类似的事情,因为他老婆足够有魅力,也许从现在开始,他就该学着怎么兵不血刃的去处理这些潜在情敌了。

    当江景川跟苏烟出现在周璐办公室的时候,陆漾正好也在。

    周璐吃着陆漾带过来的蛋糕,对江景川说:“那什么,江总,我就不招呼你了,你随意。”

    她又对苏烟说:“咱陆总今天带过来的蛋糕味道不错,你尝尝。”

    陆漾没想到江景川会来,面色有一瞬间的愣怔,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走到江景川面前,捶了他肩膀一下,笑道:“江总日理万机,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

    如果可以,江景川真的很想为陆漾鼓掌。

    奥斯卡小金人就该颁给他。

    现在已经基本可以确定了,陆漾这厮真的对他老婆有心思,刚才他注意到了,当他跟苏烟一起进来的时候,陆漾首先看的是苏烟,视线在她身上停留了好几秒钟。

    这会儿居然可以装作没事人一样,跟他来打招呼。

    江景川也不得不佩服他了。

    可谁也不是白痴,江景川也冲陆漾笑了笑,说:“这话也是我想跟你说的,你怎么有空过来?”

    陆漾表情非常自然,江景川险些都以为自己刚才是眼瘸了。

    “我爷爷寿宴马上到了,这事情可比工作重要多了,家人比工作更重要。”

    江景川注意到了,在陆漾说这番话的时候,工作室里另外一个妹子的确眼睛一亮,显然是被陆漾的话感动了,还好他老婆什么反应都没有。

    陆漾说这种话真的很有违和感。

    江景川的演技也不是盖的,以前是没地方施展开来,他无奈而宠溺的指了指苏烟,语气别提有多温柔了,“我马上就出差了,趁着还有时间就多陪陪她,你说得对,老婆比工作重要。”

    周璐一边吃着蛋糕一边嚎叫:“喂喂喂,为什么要来这里虐狗!还让不让人活了!”

    江景川突然看周璐顺眼了很多,笑眯眯道:“我说的是实话();。”

    苏烟因为江景川的那句话乱了心神,他说,她比工作重要。

    其实苏烟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跟男人的事业比较重要性,她想,这个道理是那个九五至尊教她的,对于有野心的男人来说,就算再喜欢一个女人,也比不上他的江山他的事业重要。

    她不知道江景川说的到底是真话还是假话,至少这一刻她很感动,他能够说这样的假话,她就已经很开心了。

    至少,这会让她觉得,她真的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人。

    江景川不着痕迹的看了陆漾一眼,上前一步,揽住苏烟的肩膀,对周璐笑道:“之前一直想过来的,就是找不到时间,我今天一天都有空,中午就一起吃个饭吧。”

    周璐也是给力,眨了眨眼睛,“平白无故请吃饭,是有什么拜托我的吗?”

    “那倒不是,我们小烟呢,之前也没工作过,有些事情就需要你帮忙照顾一下,等我从伦敦回来了,请你们两口子吃顿饭,可以吧?”

    这种像是把孩子交给幼儿园老师的托词,其实女人听了都会觉得开心。

    苏烟也不是笨蛋,江景川说这种话的时候,无论她有多害羞,在人前都要配合他。

    “什么嘛,你当我是小朋友啊。”这样的对话虽然恶心,但苏烟确定,江景川喜欢听。

    就像他喜欢她在朋友圈秀恩爱一样。

    江景川还算克制,声音低了很多,但确保陆漾可以听到,“你就是小朋友啊。”

    周璐问陆漾跟另外一个妹子:“我现在把这两人从楼上丢下去,你们有没有意见?”

    妹子扑哧笑了出来,但看向苏烟的眼神里都是羡慕。

    她觉得苏烟太幸福了,生活得无忧无虑,根本不需要奔波就可以高枕无忧,就连过来工作也不过是打发时间,纯属是玩票性质,这就算了,跟老公的关系还这么好这么甜,怎么能不让人羡慕。

    顿时她不可控制的看向陆漾,她是喜欢这个人的,也希望能有那个运气跟他在一起。

    陆漾摊了摊手,“我还是不发表意见了,免得遭到报复。”

    在周璐跟苏烟讨论刺绣的时候,江景川几乎可以确定陆漾绝对对自家老婆心怀不轨了。

    其实这件事情跟陆漾基本上没什么关系了,他顶多做个决定而已,显然这一切是可以在电话中沟通的。

    陆漾又不是什么闲人,他忙得很,明明可以电话中说的事情,还特意跑一趟,这是为了什么?

    肯定是想要见见某人。

    这里就三个女人,周璐是不可能的,那个姑娘也没可能,因为陆漾的视线都没怎么在她身上停留。

    江景川的心情是非常矛盾的,一方面他觉得陆漾会对苏烟有那种心思并不奇怪,尽管苏烟已经是他的妻子了,可他也要承认,苏烟对于大部分男人来说还是很具吸引力的。

    另一方面出自于男人的本能,他又不想任何人觊觎自己老婆。

    “你渴不渴?”苏烟突然开口问道,非常自然的将自己的杯子递给江景川。

    她意识到江景川的不对劲了,她猜测这可能跟接下来的分别有关();。

    想想也是,连她都有点舍不得他,他就更别说了。

    只要这样想着,苏烟的心就变得异常的柔软,不自觉地就想做一些事情回应江景川的舍不得。

    江景川心口一跳,他极力克制自己的视线往陆漾身上瞟,也非常自然的接过她的杯子,喝了一口水。

    他跟她之间可谓是不分彼此,相濡以沫过,抵死缠绵过,这一切的亲密都在这个杯子上。

    对,他们使用同一个杯子也并不突兀。

    这就是他跟陆漾最大的区别,他可以光明正大的牵她抱她拥有她,而陆漾只能留着那块手帕。

    “这快到饭点了,不然我跟陆漾先过去餐厅等着吧,我看这一块上班族挺多的。”江景川突然开口道。

    陆漾不想去,便说:“打个电话订位子就好。”

    “啊,我知道一个餐厅味道特别好,可不知道电话也不知道订位子,不然陆总你就跟江总先过去吧,我们这边很快就好。”周璐将餐厅名字跟大概地理位置说了一遍。

    话都这么说了,陆漾就只好跟江景川一起出去了。

    等这两人走了之后,那个妹子突然趴在桌上,喊道:“小烟你老公气场太强大了,我刚都有些紧张。”

    “两个总裁在这里气场能不强大吗?”周璐也乐得跟妹子开玩笑,“你说是小烟老公帅,还是你家陆总帅?”

    这个问题……实在让人难以回答。

    妹子纠结了半天,咬咬牙道:“还是陆总比较帅。我喜欢陆总这一款的。”

    苏烟跟她们接触了几天,也都相熟起来,这会儿也跟着开腔,“为什么?明明我老公比较帅。”

    这种事情是要争一争的。

    “一个是已婚男士,一个是未婚男士,你随便问问别人,到底是谁比较有吸引力。”妹子也不服了。

    正当苏烟想要反驳的时候,妹子又有些失落地说:“我觉得陆总不喜欢我诶。”

    是不是被关注,是不是被喜欢,其实最清楚的人是自己了。

    苏烟也不好说什么,这是别人的事情,听听就好了,还是不发表意见,也不盲目鼓励别人。

    “不过没关系啦,喜欢过这样好的一个人,也算是我赚啦。”妹子很快就打起精神来,一扫刚才的失落,越想越觉得是自己幸运,像她这样的人,这辈子又能遇到几个陆漾呢?

    苏烟学着江景川的样子,摸了摸妹子的头,“的确是赚了。”

    “小烟你不要说这样的话,很欠揍的。”妹子又恢复了之前的活泼,“你简直就是人生赢家好嘛,我不要你的安慰,你只要给我蹭蹭你的好运气就够了。”

    苏烟失笑不已,这哪里是好运气。

    人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多半都是靠自己的努力。

    另外一边,江景川跟陆漾很快就找到了周璐说的餐厅,从外观来看,就是非常朴实的餐厅,不过这会儿人还挺多的,他们来得也巧,正好就剩最后一个包间了。

    “你马上要出差了?”陆漾坐了下来,随意问道。

    有的话在周璐面前不能说,在陆漾面前还是可以说的,江景川笑了笑说:“恩,本来我老婆是说要陪我一起去的,可答应了周璐就没办法了,不过还好,过几天就回();。”

    陆漾沉默了片刻,抬起头笑道:“真是无时不刻都在秀恩爱啊。”

    就是要秀,尤其是在你这种人面前。

    江景川笑了一声,“你以后结婚了也会这样,话说回来,以前在国外的时候,你不也是这样吗,我那时候有说你什么?”

    陆漾不可置否一笑,没有说话。

    事到如今如果还不能看出陆漾的不对劲,他就算白活了,陆漾是个很会聊天的人,今天异常的沉默,绝对是有问题。

    “说到这个,你之前那个日本女朋友怎么样了?还在一起吗?”

    陆漾认真望着江景川,突然问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江景川心里咯噔一下,他双手合握在一起,笑道:“被你发现了,好吧,我实话实说,是我老婆让我问的。”

    陆漾难得的紧张起来,面色也有些不自然了。

    江景川看着陆漾这反应,明明应该面无表情的,但是脸上的笑容却更深了。

    “我老婆帮别人问的,你自己也知道吧。”江景川就不相信陆漾看不出来工作室那个妹子喜欢他,男人都不傻。

    陆漾顿时不说话了,的确,他是知道那个妹子喜欢自己。

    “没有。”陆漾坦荡荡的看向江景川。

    “你以前那个日本女朋友呢?”江景川问道。

    “你说那个啊,早分了,现在哪有心思谈恋爱,你也不是不知道我现在的处境。”陆漾苦笑一声。

    你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那你还喜欢我老婆?人干事?

    “陈老既然把公司交给你了,那肯定是相信你,你也不要想太多了,如果我能帮忙的,你只管说。”在这方面,江景川还是很同情陆漾的,这段时间恐怕他也不好过,一个公司掌权人交替期间,是最难捱的。

    陈老爷子固然聪明也想得开,可如果儿子跟亲孙子天天在耳旁念叨,时间长了也会起疑的。

    不过江景川是绝对相信陆漾的,别的方面暂且不谈,也不谈他的道德,在工作这方面,他的手段跟能力都非常厉害,陆漾既然拿下了陈家,就断不会再交出去。

    人就是这样,甭管他多欣赏陆漾,陆漾只要有一点点觊觎他老婆的心思,那他都会瞬间厌恶他。

    陆漾看着江景川,他以前羡慕过这个人,这个人得天独厚,一出生就什么都有,也不用去争,就可以轻松得到想要的东西。

    不过那时候,羡慕归羡慕,其他的心思是没有的。

    回国后,在外公的寿宴上见到他跟妻子感情那么好,他也是单纯的羡慕,对苏烟也没怎么关注。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可能是在停车场见面的那次?他都觉得自己是魔怔了,不然为什么会将视线放在一个已经结婚的女人身上?

    他依稀知道是什么原因,也找到症结,但唯独不知道该怎么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陆漾喜欢什么样的人?他喜欢美丽温柔大方,善解人意之余又有些小乐趣的女人();。

    很不巧的是,他现在看到的苏烟就正好符合这个标准,最符合他的标准的人出现了。

    她被他暗地里灌输了很多种他想要的他喜欢的性格,然后慢慢地在他心里扎根了。

    陆漾知道,也许真正的苏烟并不是他想的那样,可他还是会控制不住看向她。

    一开始只是单纯的欣赏而已,从来没想过要以这样的心情去靠近她,可在他有所防备的时候,他已经没办法控制自己了。

    从一开始对江景川的羡慕到了现在的嫉妒。

    其实陆漾自己心里也清楚,他不会做什么,也不可能做什么,觊觎江景川的老婆,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好处,甚至还会带来不小的麻烦。

    所以,即便心里的迷恋一天深于一天,他也没想过要做什么改变目前的状况。

    他不可能跟江景川对上的。

    在愈发迷恋的时候,他也愈发的理智。

    越靠近她,就越是明白,他跟她最多只能这个样子,不冷不热的打个招呼,幸运的话,还能同桌吃顿饭,仅此而已了。

    江景川看着陆漾陷入沉默中,虽然不清楚他具体在想什么,但他知道,总归不是什么让他开心的。

    “谢谢你了。”陆漾沉默了片刻之后开口道。

    一开始的确是想跟江景川成为合作伙伴,可现在,他一丝一毫这样的想法都没有了。

    他不甘心也不会这样做。

    至少在他的世界里,他也有自己的骄傲。

    江景川一直都知道,陆漾比沈培然要聪明,他也能想得到,陆漾是不会做什么的,但有时候,江景川是希望情敌能够愚笨一些的,像沈培然这样,直截了当的表达出所有的感情,表达完之后怎么办?那就是放手了。

    有的人闷不吭声才最让人烦躁,因为不知道对方到底有么有放手,又或者说会不会一直闷在心里一辈子。

    陆漾不会做什么,他也不会做什么。

    他只能暗自观察陆漾,一旦这人伸出了藏在暗地里的爪子,他就会砍掉它。

    包间里,两个男人都没有说话,气氛谈不上怪异,但实在不算舒服。

    陆漾突然开口:“上次太忙了,没来得及跟你说,这也太巧了,没想到周璐千辛万苦找来的人居然是你太太。不过说真的,我也很震惊,江太太的刺绣这么好,这次也算是我走运了。”

    他不提刺绣还好,一提江景川就气结。

    想到这人藏着他老婆绣的手帕,指不定心里在想有的没的,最关键的是,他还不能做什么,总不能直接跟陆漾说把手帕交出来吧?

    总不能去问苏烟,周璐有没有要回手帕吧?

    苏烟那么聪明,到时候肯定会有所怀疑的,这不是他想看到的。

    江景川看着陆漾,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为什么?

    他怕自己一开口就是两个字——

    妈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