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陆漾来到工作室的时候,和往常一样,带着从星级餐厅打包的小吃,周璐现在特别欢迎他,看到他过来就像看到亲人一样,就差没举着小彩旗热烈欢迎了。

    “苏烟呢?”在周璐等人面前,他一直都是直接喊苏烟的名字,除非是江景川在场,他才会喊一声江太太。

    周璐打开打包盒,深吸一口气,头都没抬地说:“她请假了,今天她老公出差,她去送他了。”

    “……哦。”就在昨天晚上陆漾就下了决心,以后能不过来就不过来了,继续跟苏烟相处下去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只会让他心里的无力更多,他不会去跟江景川正面竞争,当然也没什么资格竞争,他更加不可能拿自己好不容易夺来的东西去争,可今天在公司呆了半天,面对一堆项目他是烦不胜烦,最后开车到了这里心情才稍微放松了一些。

    周璐口里包着东西,吐字不是很清晰,“江总真是颠覆了我对富二代的认知,我以前总觉得像他这种总裁肯定是左拥右抱的,没想到他这么专情,跟小烟感情那么好,真让人羡慕,不过话说回来,这两人真的很般配,站在一起让人看了心情都舒服一大截。”

    陆漾扯了扯嘴角,苏烟不在这里,他没必要伪装自己的脾气,脸上也没什么笑容,淡淡道:“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就算他没想过要做什么,就算对那个人的爱慕只能藏在心里,也无法忍受从旁人口中听到这样的话。

    他不想听到那个人的名字跟江景川联系在一起。

    不想听到别人说他们之间的感情有多好。

    就算在感情这方面他是个彻头彻尾的懦夫,他也不想被人再三刺激。

    也许他真的不该再过来了,陆漾这样想着。

    从小到大他从来都只走正确的道路,从来只做人们眼中正确的事情,好不容易得到了想要的东西,他不想功亏一篑。

    陆漾到了这一刻才明白,其实当坏孩子最开心,当坏人也最舒心();。

    只是,当了那么多年的好孩子,他没有办法也不能选择去当个坏人了。

    “那你慢走。”周璐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陆总,谢谢你带来的吃的。”

    陆漾点点头,转身就走了。

    周璐继续若无其事的吃着东西,小声地感慨了一句,“何必呢。”

    她跟陆漾也认识一段时间了,在苏烟来之前,他很少会过来,就连电话都很少打,一开始她以为陆漾是对另一个妹子有意思,仔细观察之后,她发现不是这个样子的。

    如果他对那个妹子有意思,他最起码也会表现出一些情绪出来,然而他没有,工作室里就三个人,还会是谁能让陆漾这样的人压抑呢?

    只能是苏烟了。

    她是个旁观者都能看得出来苏烟跟她老公之间的感情有多好,这两人根本就不会分开,陆漾一点机会都没有。

    何必呢。

    只是陆漾不点破,她也不能去点破,这就是成年人的规则,她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最多也只能像刚才那样提醒陆漾一声。

    说白了,这样的事情她也没办法告诉苏烟,只能当个不知情者。

    机场每天都上演着离别或者重逢,是个很有意思的地方,也难怪电视剧里总有些在机场追逐的桥段。

    想着接下来一个星期都看不到江景川,苏烟内心不可避免的升起一种失落,她必须得承认的是,在这个时代,她最为亲近的人就是江景川了。

    就算在后宫多年,她经历过不少争斗,与其说她是赢家,更不如说她是被人保护起来的幸运者,内心依旧柔软,还是会被别人的真情实意打动,事实上,这样的感受还不赖,如果真的成为一个冷心冷肺的人,人生其实也没什么乐趣可言。

    江景川第一次有点不耐烦自己的工作了,就在感情升温的阶段,他居然要跟她分开一个星期,怎么想怎么抓狂。

    他转过头对助理说:“你需要去上个洗手间。”

    助理智商高,情商略低于平均水平线,怔了一下,“江总……”

    我没有尿急,不是很想上洗手间。

    江景川微笑着打断他:“你需要的。”

    ……好吧,老板说需要就需要,助理只能转头去寻找洗手间了。

    等助理一走,江景川就迫不及待地将苏烟抱在怀里,吻了吻她的发顶,叹息了一声,“以后我想减少出差的次数。”

    这是一个老板应该说的话吗?苏烟腹诽着,但身体是诚实的,她回抱着江景川,低低地恩了一声,“没有关系呀,等我忙完了,我就又有空了,只要你不嫌我烦,以后你出差我也可以陪着你。”

    感情都是一朝一夕处出来的,苏烟明白这个道理。

    “我哪里会嫌你烦,别诬赖我。”江景川低声笑道。

    苏烟抱着他,余光看向这机场来来往往的人们,不由得问道:“你现在心里在想什么?”

    在这一瞬间,她有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竟然很想偷偷钻到江景川的脑子里,看看他整天都在想些什么。

    这样的想法,这样的体验从来未有过,就连苏烟都没察觉到,她脸上的笑容有多温柔();。

    江景川仔细想了一下,认真回道:“我在想,抱着你真舒服。”

    这是最切实的感受了。

    抱着真舒服,不想松开。

    “当然,还在想一件事,以前陪我妈看一部电视剧,男女主角也是这样在机场拥抱,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让人肉麻不已的话,那时候我只觉得尴尬,都没有看完就回房间了,现在想想,其实不是编剧脑子进水,这完全是走现实的。”

    说这话的时候,江景川非常庆幸,庆幸他们是拥抱着的,她看不到他的表情。

    是的,他脸红了,这样的话他也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说。

    苏烟闭着眼睛,鼻间都是江景川身上的味道,“我会想你的。”

    所有动听的话加在一起其实都是一个意思,那就是想念。

    江景川听了这话,心跳加快,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心里有些雀跃,有生以来第一次希望飞机晚点,这样他就还可以跟她再多呆一会儿。

    “在家好好的,我很快就回来了。”

    “恩。”

    江景川又想到了陆漾,他不知道接下来陆漾还会不会过去工作室,心里有些膈应。

    他是绝对相信苏烟是不会对陆漾有什么感情的,他也相信陆漾不会真的去做什么,可想到老婆接下来那么长的一段时间可能都会跟一个觊觎她的人见面,江景川就不爽。

    让人无奈的是,他又不能做什么,因为没人能证明陆漾对苏烟有心思,最重要的是,就算证明了,其实受害者是苏烟。

    一旦这个事情他没有处理好,被外人知道了,别人只会猜测是不是苏烟做了什么勾引陆漾,江景川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个社会在很多方面对女性带了不止一星半点的偏见。

    其他人他管不了,但他决不允许自己的妻子被人看轻,他也不会给别人这样的机会。

    “有什么叮嘱我的吗?”苏烟想起以前看的话本,丈夫远行,总是要叮嘱妻子照看家里。

    江景川认真地想了想,说:“戴上婚戒。”

    其实刚跟苏烟结婚那会儿,他也是戴着婚戒的,尽管觉得有些麻烦,但他认为在必要的场合表示自己已婚的身份,可以给他省去很多麻烦,后来知道苏烟跟沈培然的事情之后,他就不戴了,因为她也不戴,就在前段时间,江景川又重新戴上了婚戒。

    苏烟一脸黑线,“知道了,会戴着的。”

    暂时离别的时候,其实双方都没有那么多的话要说,苏烟不习惯这样的沉默,总觉得沉默下去,她下一秒就会忍不住说要跟他一起过去了,便主动开口:“那你也要戴着婚戒,如果有陌生女人搭讪你,你知道怎么做的哦?”

    “你还不放心我?”江景川哑然失笑,从成年开始,他就知道自己有游戏人间的资格,只是从小就被爷爷跟爸爸教育着,他的自制力极强,至少在江景川看来,一个人如果在女人或者生理需要方面都不能控制自己,以这样的理由滥情交往,那么就谈不上什么自制力,进而在其他事情上也很容易就去放任自己。

    人在懵懂的孩童时期,学会的第一件事情应该就是克制。

    对于别人的玩具,喜欢可以,但不能伸手去要();。

    陌生人给的糖果,就算再馋,也不能张口去吃。

    江景川自觉,在这方面,他还算合格。

    “我不管,反正你不能随意跟陌生女人聊天。”其实苏烟也是相信江景川的,他如果愿意的话,相信有不少女人愿意排队报名争当小三,只是,偶尔表现出自己吃醋或者蛮不讲理的一面,感觉还不错。

    江景川放开了她,摸了摸她的头,像是哄小孩一样,“知道了,家有河东狮,我时刻谨记。”

    ……你才河东狮!

    苏烟不满的瞪了他一眼。

    “你也不要搭理陌生男人。”江景川更想说的是,不要搭理陆漾,不要看他,可是话到嘴边又变了。

    “我从来都没有搭理过陌生男人。”

    “恩,希望你一直保持。”

    最后,她站在落地窗前,很遗憾的是,她不知道江景川坐的是哪一架飞机,而且她也看不到,在原地呆了一会儿之后,还是司机出声提醒,她这才回过神来,离开了机场。

    坐在回去的车上,她打开微信,想跟江景川说点什么,顺手刷了朋友圈。

    发现就在刚刚,江景川发了一条朋友圈。

    附上的照片是之前拍的,苏烟仔细看了一眼照片,确定他是偷拍她的。

    她敷着面膜正窝在沙发上玩手机——

    【甚是想念。】

    苏烟扬唇一笑,点了个赞,没一会儿,就有几个人在下面评论闹事了。

    隋盛:我-操,一天不秀恩爱你是不是浑身不得劲?

    江菁菁:我也要谈恋爱!!!

    秦萱:……冷冷的狗粮胡乱的往嘴里塞。

    秦泽宇:江总一路顺风,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有那么一个瞬间,苏烟心里冒出一个诡异的点头,她觉得,如果她这辈子会喜欢上什么人的话,那个人肯定是江景川。

    跟他在一起真的感觉特别好,特别的放松。

    江景川对下属一向不错,他坐的是头等舱,助理坐的也是。

    助理跟了他几年了,两人关系还可以,也算是能说得上除了工作以外的事情。

    江景川笑眯眯地说:“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助理非常惊讶,毕竟这是江景川第一次问他这样的问题,有点像他的亲戚们,一时间助理也放松了很多,笑着回道:“有可能是过年前,如果来不及的话,就等五一了,毕竟有假期嘛,亲朋好友也有时间。”

    “结婚好啊,这样吧,到时候我多给你几天假期,好好出去玩一趟吧。”

    助理心里一喜,说了好几声谢谢江总,看江景川心情不错,壮着胆子道:“江总,我就很羡慕你啊,跟妻子之间的感情那么好,我还不知道结婚之后能不能像你们一样。”

    “需要我传授你一些秘诀吗?”

    “那就太好了();。”助理嘴上这样说,其实心里也在吐槽,他跟女友都在一起好几年了,感情本来就好到飞起,江总才应该需要他来传授秘诀好嘛。

    “第一个秘诀就是跟别的女人保持距离,三句话精简为一句话,当然,能不说话自然是最好的。”

    助理受教的点头,心想,他如果没跟别的女人保持距离,还能活到现在?呵呵。

    “第二个秘诀就是对她好一点,别冲她发脾气。”

    就在助理以为这是在听教科书教导时,江景川看向窗外,叹了一口气道:“人的心情很容易被身边的人影响,你对她好一点,她心情好了,你也会跟着心情好的。”

    其实他也有很多的烦恼,越是在他这样的位置,烦恼就越多,并不是在高处就真的无忧了。

    公司内部的事情,外部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他要学会处理,还得学会平衡各方。

    他一个人住的时候,坏心情是可以带回家的,反正也影响不到别人,可跟苏烟在一起之后,他就学着在离开公司的那一刻,就把所有工作上发生的不愉快都扔在一边,这不是他高尚,又或者说他比较爱她。

    因为他坚信,他有他的烦恼,她也一样,他在发泄坏心情的时候,他的烦恼不会减轻,反而会徒增她的烦恼。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无论他在工作上,还是陆漾的事情上,他都不愿意向她展示任何一丝负面情绪,这本不是她该承担的。

    不是说他在保护着她不受外界烦恼的入侵,她的一些烦恼她也在自行消化,不属于她该承担的烦恼,才是他应该去屏蔽的。

    江景川走后,苏烟的时间就很多了,周璐就像她承诺的那样,每天的工作时间都是由苏烟自己掌控,每当苏烟觉得眼睛累了她就会离开工作室,跑到附近去逛商场,她看中了一款男士钱包,价格有点贵,有几次苏烟都忍不住刷卡买下来了,最后都克制住了,她想等自己从周璐那里拿到报酬之后再买下来送给江景川,这是靠她自己的双手挣来的,意义不同。

    她不是没心没肺的人,江景川对她那样好,给她最好的生活,在她拿到第一笔工资时,她首先想到的人也是他。

    柜台小姐都认识苏烟了,她觉得很奇怪,这个女人看起来并不像缺钱的样子,不管是手中的钻戒还是手镯,还是穿着,随便一个东西的价格都比这个钱包贵,怎么只是看不买呢?

    “今天不买吗?”柜台小姐声音很是甜美。对于这种一看就是有钱人的客户,哪怕她只看不买,也要给予最高程度的耐心。

    苏烟摇了摇头,看向柜台小姐,“我可能要一个多月之后才能买下来。”她停顿了一下,看向柜台里的钱包,小声道:“凭我自己的能力买下来送给他。”

    柜台小姐笑了笑,“那好,我等您。”

    苏烟第一次那么渴望快点完成手上的工作,快点拿到钱,她就可以早点给江景川买礼物了。

    回到家里,躺在床上,苏烟没能忍住,拿出纸跟笔开始计划拿到工资之后要去做些什么。

    计划了一大堆,发现到时候钱可能还不够用,她纠结的看着清单,最后在给自己买双鞋子那一项上,画了个叉叉。

    正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一下,提示有微信消息过来。

    点开一看,是江景川发过来的。

    江景川:“睡了吗?”

    苏烟:“还没有。”

    江景川:“这次幸好没带你来,天气很差();。”

    苏烟看着手机,最后咬咬牙打了两个字“想你”之后发了过去,就将手机甩在一边,躺在床上离手机远远的,好像这样的话,就可以减少一些害羞的情绪。

    还不知道微信有撤回消息功能的苏烟有些后悔了,她还从来没有这样直白的在微信上说这样的话。

    啊啊啊啊……

    手机响了几下,她视死如归的爬了起来,努力够着手机拿了过来,点开一看,脸上全是笑意。

    江景川:“我要订机票马上回来!”

    苏烟:“不要了,好好工作,我就在家等你。”

    她抱着抱枕在床上滚了两圈,觉得日子就这么过下去最好不过了。

    她不想去想对江景川到底怀揣的是什么感情,只要知道会一直跟他在一起就够了。

    什么都不去想,什么都不做,就像现在这样就很好了。

    江景川:“现在工作怎么样了?”

    苏烟:“还可以,每天其实也没工作多久,周璐还挺好的。”

    江景川拿着手机,皱着眉头,迟疑了一会儿,发了一条消息过去:“对了,你之前不是说想撮合陆漾跟你们工作室的那个女孩吗?情况怎么样了?”

    他完全可以让人去盯着的,可他不想这么做,不管陆漾是什么心思,不管陆漾有没有做什么,他都不能这么做,因为这是不信任的表现。

    他更宁愿从苏烟口中得知她的近况。

    苏烟:“陆先生这几天都没过来,目前没进展,不过妹子说了,她也没想过会跟陆先生在一起。”

    看着她一口一个陆先生,江景川心里别提有多舒服了。

    对,他只能是陆先生。

    再转念一想,陆漾也不是没有分寸的人,估计心里有数。

    只要陆漾不去见自家老婆,江景川决定以后晚上不再骂他了。

    江景川:“你晚上睡得还好吗?”

    苏烟看着这条消息简直想骂人了,她了解江景川,如果她说她没睡好,他肯定又要说一番污言秽语了。

    这人就是这样,别看平常表现得多么正经,其实特别污。

    苏烟:“一觉睡到自然醒,非常香。”

    江景川:“没有你在,我没睡好。”

    苏烟:“也没几天了。”

    江景川:“恩,我再忍忍。”

    这话说得……

    苏烟不打算回消息了,就假装睡着了。

    没一会儿,手机又响了。

    江景川:“每天都数着日子在过,继续忍呗。”

    江景川:“跟领导汇报一下情况,这两天凡是有女人在的场合,我基本上都目不斜视,有人试图跟我搭讪,未果();。”

    苏烟扑哧就笑了出来:“做得好。”

    她还是低估江景川厚颜无耻的程度。

    因为他很快就发来一条消息:“我这么乖,回来后是不是该给我奖励?”

    苏烟:“好,奖励你一百块。”

    江景川:“我不是那么肤浅的人,不受金钱腐蚀,请给我其他奖励。”

    苏烟首先败下阵来:“你回来再说!”

    一定要在微信上说这种污言秽语吗?

    江景川也知道自家老婆脸皮薄,没有继续再就这个话题讨论了。

    第二天下午,苏烟忙完之后就跟江菁菁一起吃饭,准备晚上看电影,女人之间的友情有些时候真的是莫名其妙的,总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跟江菁菁之间的感情就很不错了,至少江菁菁愿意跟她说一些感情上的事情了。

    “嫂子,你能不能让我哥帮我带个东西啊?”江菁菁挽着苏烟的手道。

    “你可以直接跟你哥说啊。”

    江菁菁吐了吐舌头,“我不好意思跟他说,而且我说了他不一定给我带,你说了他肯定会带,这就是老婆跟妹妹的区别。”

    “好吧,你等下告诉我,我晚上跟你哥说。”

    “嫂子你太好了!”江菁菁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是突然之间觉得苏烟这个人还不错,跟她聊天也自在,还不用担心她会把她说的事情告诉别人,说真的,交朋友不就应该交这种吗?

    很快就到了餐厅门口,江菁菁开始邀功了,“这家餐厅生意特别好,都很难订到位置的,这还是我托我同学帮忙订的呢,据说味道不错。”

    苏烟其实觉得在哪里吃都一样,不过江菁菁既然这样说了,她总不能无动于衷,“跟你在一起总是会吃到好吃的。”

    “以后有好吃的餐厅咱们再一起来。”

    一进去餐厅,被服务员带着往里走,万万没想到居然碰上了王思棋。

    王思棋是过来相亲的,她比江景川小两岁,从去年开始就被家里人盯上了,只是她性子要强,一直拒绝,然而这一次是怎么都推不开,再加上她最近心情也不是很好,也算是跟自己较上劲了,江景川不喜欢她,现在更是躲着她,她也不是没有自尊的人,心想,就见一面吧,要是感觉还不错交往一段时间让江景川看看。

    对方是海归,家里的企业虽然比不上江氏,但也还可以了,又因为是独子,所以这一回国就被王思棋的家人盯上了。

    两家经过几次接触之后,就订下了这次相亲。

    王思棋这次相亲还是带了些赌气的性质在的,在看到对方之后,这气就消了,因为对方长得还算不错,面对一个帅哥,王思棋也没办法保持黑脸了。

    海归很有绅士风度,聊天中也很顾及她的感受,说话风趣,总之王思棋渐渐觉得这是一顿令人愉快的晚餐了。

    哪知道晚餐还没结束,她就看到了苏烟,顿时笑容就僵住了。

    两人不管之前发生过什么,这会儿碰上了,还看到对方了,总不能装作没看到一样,更何况江菁菁还在一旁。

    王思棋一直觉得她只是在外貌方面输给了苏烟,其他各方面,她都是直接碾压她的();。

    就算再尴尬,这会儿在气度礼仪方面,她都不会输给这么个小家子气的贱人。

    想到这里,王思棋面带微笑站了起来,冲苏烟点头笑了笑。

    江菁菁也看到王思棋了,跟苏烟一起过去,“思棋姐,你怎么在这?”

    王思棋没有直接回答江菁菁的问题,而是对苏烟说:“苏小姐,好巧。”

    苏烟微微一笑,“王小姐。”

    江菁菁再看看那个海归,冲王思棋挤眉弄眼笑道:“思棋姐,这是你男朋友吗?”

    王思棋心里一紧,刚想解释的时候,海归也站了起来,非常绅士的向苏烟伸出手,“不是,我跟王小姐只是普通朋友。”

    说完这话,他又继续说:“你好,我叫宋渊。”

    苏烟一点都不想跟他握手,但知道这个时候不去握个手打招呼会显得自己很没礼貌,她伸手轻轻握了宋渊的手,飞快放开,“你好。”

    宋渊又跟江菁菁握手打招呼。

    苏烟挽着江菁菁的手,对王思棋还有宋渊笑了笑,“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先走了。”

    王思棋勉强一笑。

    等苏烟跟江菁菁走了之后,她这才坐了下来,抬头一看,差点没气炸,宋渊还站着一直盯着她们离开的方向,就差没跟上去了。

    还好宋渊很快就回过神来,对王思棋抱歉一笑,也跟着坐了下来。

    “刚才那两位小姐是你的朋友吗?”宋渊顿了顿,问道。

    王思棋语气也冷了几分,“不算朋友。”

    宋渊在国外呆了很多年,思想很直接也很单纯,认真思考了片刻,对王思棋说:“王小姐,尽管这样说很不礼貌,但我认为隐瞒更不礼貌,我并没有相亲的打算,但跟王小姐你聊天很开心,我想我们可以成为不错的朋友,你觉得呢?”

    听了这话,王思棋不知道是失落还是放松,她微笑着点了点头。

    当然好,本来她也没想过要相亲。

    宋渊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王小姐,很高兴我们达成了共识,那么……”他停顿了一下,“你能告诉我刚才那位小姐叫什么名字吗?”

    王思棋愣怔。

    “就是那位穿红色裙子的小姐。”宋渊期待的看着王思棋。

    穿红色裙子的是苏烟,王思棋差点气了个倒仰。

    江景川不喜欢她,可以,可在相亲对象面前,她也有自己的骄傲,她看不上他,可以,他居然没看上她,反而喜欢苏烟?

    这怎么能不让人火大?

    王思棋冷静下来之后,内心里涌起一阵悲哀,她看着宋渊,问道:“你喜欢她?”

    宋渊再也不像刚才那样睿智淡定风趣了,反而还有些不好意思,但依然诚实的点了点头,“我想这是一见钟情。”

    狗屁的一见钟情!

    就是见色起意!

    王思棋内心的悲愤没有人知道,她自问自己长相也算很不错了,为什么一个两个都喜欢苏烟呢?因为苏烟比她好看吗?

    “是因为她长得漂亮吗?”

    王思棋瞥了一眼红酒杯,她想,如果宋渊点头的话,她会不会忍不住泼他一脸红酒();。

    忍住!

    忍住!!

    宋渊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她的确很美,但更美的是气质。”

    王思棋真的很想建议宋渊去看看眼科以及脑科了,她看着宋渊期待的眼神,慢慢地说:“我想你要失恋了,因为她已经结婚了。”

    看着宋渊不可置信的样子,王思棋一阵发自内心的愉悦。

    这个晚上,她不开心,总不能没人陪她吧?

    她知道,她应该告诉宋渊苏烟的消息,甚至还应该告诉他,苏烟的婚姻并不幸福,然后怂恿宋渊去追求她,最好闹得苏烟跟江景川不可开交。

    她应该这样的,可她现在就要别人也跟着她一起不开心!立刻马上!现在就要!

    让她不开心的人,也别想好过。

    宋渊的眼神黯淡下去,正在王思棋以为他会一直这样下去的时候,宋渊又恢复了之前的笑容,“真可惜,不过没有关系,我想她应该很幸福。”

    “怎么说?”王思棋下意识地追问道。

    “她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一个人幸不幸福其实是可以看出来的,她既然结婚了,那就算了。”

    王思棋假装不经意的笑道:“我还以为你会说她就算结婚了你也不放弃呢。”

    宋渊有些疑惑的看了王思棋一眼,摊手道:“她有伴侣了,我该祝她幸福。”

    王思棋笑了笑,并没有说话,只是跟宋渊接下来的聊天再也提不起兴趣了。

    江菁菁以前就知道王思棋喜欢自家哥哥,这是很奇怪的事情,通常如果女生喜欢一个人,同身为女性,总是很容易就会看出来的。

    以前谁喜欢哥哥,她都知道,不过她不说。

    前些天妈妈拉着哥哥在房间里聊天,她经过的时候听到了几句,好像是跟王思棋有关的。

    江菁菁对这件事情还是有些兴趣的,就去问江妈妈,江妈妈自然不会具体的说些什么,但江菁菁还是听出了一些消息。

    刚才她也看出来了,王思棋对自家嫂子好像有一点点敌意,尽管她隐藏起来了,可还是没能瞒过她。

    江菁菁抬头看着坐在对面正在小口小口吃东西的苏烟,心里起了个念头。

    她拿出手机给江景川发了张图片,“哥哥,帮我带这个,好不好?”

    没过一会儿,江景川就发来消息:“可能没空。”

    切……

    江菁菁撇了撇嘴:“我在跟嫂子一起吃饭,刚才在餐厅碰到了思棋姐,据我推测,她是在相亲。”

    很快地,江景川就回了消息:“你还想要什么?”

    江菁菁在心里耶了一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