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江菁菁开着她的甲壳虫送苏烟回家之后,她没有直接回自己的公寓,而是犹豫了一会儿往老宅方向开去。

    在江爸爸江妈妈都准备睡下的时候,江菁菁回来了,拉着江妈妈回了自己的房间,留下江爸爸在原地气结不已。

    有什么话不能当着他的面儿说?

    他是隐形人吗?

    女儿真是越来越不乖了。

    “你今天怎么有空回来,明天没课吗?”江妈妈坐在沙发上,疑惑问道。

    江菁菁又打开门看了一眼,确定自家爸爸没有听墙角,这才放心转头问道:“妈,王思棋是不是喜欢哥哥啊,我之前都听到您跟哥哥说了。”

    “你问这个做什么?”江妈妈颦眉,“这跟你并没有什么关系。”

    在江景川结婚前,江妈妈特意跟江菁菁上了一课,就是要学会尊重苏烟,更不能插手哥哥跟嫂子之间的事情。

    现在电视剧中,家庭剧里讨人嫌的角色出镜率最高的就是婆婆跟小姑子了,江妈妈在看电视剧的时候,就下定了决心,绝不当恶婆婆,也不让女儿当讨人嫌的小姑子。

    江菁菁想起之前妈妈说的话,赶紧解释道:“您听我说,我也没想管哥哥的事啊,再说了,您觉得我有那个能耐管哥哥吗?他根本都懒得理我……”再联想到哥哥的一些行为,江菁菁好像瞬间忘记自己回来的用意了,“对,他肯定不是我亲哥哥,妈,您都不知道他……”

    眼看着这是告状大会了,江妈妈赶紧打了个手势,“停止,我不想听这些,你说重点。”

    江菁菁撇了撇嘴,“我知道王思棋喜欢哥哥,哥哥不喜欢王思棋,要是喜欢早就在一起了,也没嫂子什么事了,您那天不是拉着哥哥说王思棋的事情吗,是不是她做了什么事情?您不想告诉我也没关系,反正我得告诉您一件事,今天晚上我跟嫂子吃饭的时候,在餐厅碰到她了,我觉得她肯定是在相亲。”

    作为正处对爱情充满幻想的年纪,江菁菁也遗传了自家妈妈的部分特别,很喜欢看小说,她每次看小说都有些悲愤,书上那些男主角的妹控属性总让她特别抓狂,怎么她每看一本小说,只要男主角有妹妹,他就一定是妹控?

    她的哥哥就是男主角的人设,帅气多金还是总裁,唯独不是妹控。

    不仅不是妹控,平常跟她说话都是要多简单就有多简单,嘘寒问暖更不用想了,连个春节拜年短信她都收不到好嘛!!

    她发的朋友圈,哥哥从来都不点赞,有时候她甚至在怀疑,哥哥是不是把她的朋友圈屏蔽了?

    后来她想通了,哥哥这样的大忙人估计不会刷朋友圈的,结果,从前段时间开始,哥哥变身炫妻狂魔,每天秀恩爱了,好,很好,保持围笑,哥哥发朋友圈就证明着他也有刷朋友圈的,对不对?结果还是没有一个赞,她给的评论他甚至都不会回复,人干事?

    当然不管内心怎么抓狂怎么吐槽,这种情绪她都不敢在江景川面前表现出来的,甚至都不敢抱怨一声。

    越想越委屈的江菁菁气得都不愿意说话了。

    江妈妈听了这番话,沉思了片刻,笑道:“这是好事啊,王太太总算不用担心了。”

    “所以我才回来特意告诉您一声啊。”

    江妈妈没说话,心里却有自己的想法,王思棋可能不知道,相亲这种事只要她开了一个头,就停不下来了,只要她相过一次,哪怕她跟那个人没有看对眼,这事也不能停了();。

    不管有钱没钱,只要到了亲戚们觉得该结婚的年纪,都或多或少的会被催婚,王思棋也不会例外,更何况王家就这么一个女儿,她的婚事在王家算是头等大事。

    江妈妈决定,下次在宴会上碰到王太太,她一定也要旁敲侧击的问一下。

    问什么呢,当一个讨人嫌的七大姑八大婆是什么体验?

    ——哎哟,王太太,我记得你女儿跟我家小川差不了两岁吧?有对象了吗?

    ——还没有,那不急不急,你女儿那么优秀,根本就不缺人追。

    说实话,江妈妈也不想当个嘴碎的人,只是王思棋闲下来了,她就会想办法打扰她儿子儿媳,现在能怎么办呢,只有让王思棋忙起来了。

    江妈妈可谓是个高瞻远瞩的人,她觉得正好借王思棋这件事的名头好好敲打女儿一下,儿子的三观是过关了,这女儿的还有些悬乎,思及此江妈妈拉着江菁菁耐心道:“菁菁,王思棋的事情你估计也猜到了,你是个什么想法?”

    她能有什么想法?江菁菁在自家妈妈面前从来都不掩饰,有些不屑地道:“这年头还真有人想方设法都要拆散别人家庭,争当小三的。我挺搞不懂的,之前黄羽薇有那想法我倒觉得没什么,毕竟想要出头想要上位,什么都做得出来,这王思棋她什么都不缺啊,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

    江妈妈一听就皱起了眉头,脸上的笑容也慢慢收敛了,“菁菁,请你客观的看待这个问题,尽管以喜欢的名义介入别人的家庭令人不齿,但不代表以物质的名义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介入别人的感情就比较坦荡,这两者的性质是一样的,无论是黄羽薇,还是王思棋,不管她们的出发点跟目的是什么,想要跟已婚人士发生感情这就是不道德的。”

    这个社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变成这样了,有的女人直接说自己就是为了钱才当小三,有的女人则可怜兮兮的说是为了爱才当小三,看客们倒是觉得诚实面对自己心中*的是真坦荡,其实两者性质是一样一样的。

    无论是因为什么,无论有没有说谎,都是不道德。

    江菁菁不说话了,她将这番话听进去了,正在消化。

    “菁菁,你现在还小,以后你会遇到很多事情很多人,无论别人有什么苦衷,只要是做了伤害到别人的事情,那你就不能片面的去看这个苦衷,从而生出同情,你懂吗?当然这不是我想说的重点。”江妈妈探出手摸了摸女儿的脑袋,温声道:“你可以任性,可以无理取闹,但做人一定是要有底线的,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以后你想跟富二代谈恋爱,还是想跟一穷二白的人谈恋爱,我都不会阻止,但有一条,那就是确保对方是在单身的情况下,这是大前提。”

    “我才不会做那样的事情,妈,您难道都不相信我吗?”江菁菁有些生气,她怎么可能做那种不要脸的事。

    “这是提醒,也是忠告,无论你有多喜欢对方,如果对方有伴侣,那你就憋着。”江妈妈顿了顿,又说:“妈是过来人,比你看得清楚,那些有伴侣还给你希望的男人,也都不是什么好人。”

    江菁菁也知道自家妈妈是为了自己好,沉默着点了点头。

    “你别怪你哥对你不好了,你哥的性子你还不清楚吗?他就是这样的人。”

    “才不是,他对嫂子跟对我完全是两个意思!”

    江妈妈瞪了她一眼,“你存心找茬是不是?你是谁,你嫂子又是谁,那是陪你哥一辈子的人,肯定是不一样的。”

    “我知道。”江菁菁泄了气,她也没那么气,这个道理她还是知道的,只是看哥哥对自己不是那么无底线的宠爱,终究还是有些失落();。

    “菁菁,以后你也会遇到像你哥哥对你嫂子那样好的人,妈妈不强求你要非常善良,但做人一定要有原则有底线,今天妈妈跟你说的,你要牢记在心。”

    江妈妈为了一双儿女的三观可谓是操碎了心,不过一双儿女在这样的环境下没有长歪已经很让她开心了。

    “我知道了。”

    回到房间,江爸爸正躺在床上看手机,见妻子进来了,随口问道:“菁菁这是怎么了?”

    “没怎么,一些小事。”江妈妈继续坐在梳妆桌前开始保养皮肤了。

    想到今天跟女儿说的,江妈妈一边敷着面膜一边转头对丈夫说:“我觉得养孩子真是不容易,不说别的,在孩子要出去结交朋友或者谈恋爱结婚前,起码得要把孩子教好,不能去祸害别人。”

    “怎么说?”

    “打个比方,把我儿子教育成好男人应该是我做的事情,而不是让另外一个跟他一样是孩子的女人去教他。懂吗?”

    江爸爸想起刚才看的笑话,扑哧笑了出来,“你这意思是不是,自己养的猪,得先教它学会不去乱拱别人的菜地之后,才放它出去?”

    “对,就是这么个理。”

    以前江妈妈在江爸爸之前遇到的那个渣男就是这样,她一直觉得教一个男人培养正确感情观三观的应该是父母,而不是她,凭什么得是她啊,她又不是那渣男的妈。

    她不求自己的一双儿女是个好人,只要不是坏人就好。

    江景川这一次出差只带了助理过来,关于这一点助理觉得自己非常苦逼,为什么?之前江景川出差都会带个秘书整理资料的,现在这些事情都由他来做了,想都不用想,肯定是因为江太太才这样的。

    在回国的前一天,江景川突然通知他,说要去商场买东西。

    助理完全懵逼了,该不会是要去扫货吧。

    江景川:“你看一下微信,我跟你发了几个图片,你帮我去买。”

    他发给助理的图片正是江菁菁让他带的东西。

    助理继续懵逼:“江总,我们是分开行动吗?不一起?”

    对于来商场买东西这件事情,他也不排斥,因为女朋友也列了清单让他买买买,只是他以为会跟江总一起呢。

    江景川摇了摇头,清咳了一声:“不要忘记我们是在哪个国家。”

    ……哦,腐国。

    助理秒懂,两个大男人一起逛街,在这样的国度的确让人不禁联想。

    “这是我妹妹要的,你帮她买好,回来我给你报销。”江景川补充了一句。

    助理问道:“那您现在做什么?”

    江景川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非常认真地道:“给我老婆买东西。”

    为什么不连着跟妹妹的也一起买了?!

    也许是看出了助理眼中的疑惑,江景川微笑着解释:“给她买东西浪费时间。”

    助理此时此刻真的很想给江家大小姐点根蜡烛,不带这样被亲哥嫌弃的啊();。

    就这样的兵分两路了,苏烟要江景川带的东西并不是很多,有香水,有化妆品,还有护肤品,似乎女人出国的话,要买的东西也就是这些。

    江景川干脆直接跟苏烟视频通话了。

    打字或者发语音都太慢了。

    苏烟刚洗完澡躺在床上在学英语,她知道以自己这完全一窍不通的水平去学英语的话,会被人怀疑的,就算原身在上学时期再怎么不用心学习,总不可能连英文字母还有简单单词都不会的吧?

    所以她决定在网上自学一段时间,等水平还过得去的时候,再去请个外教。

    她在江景川不在的这几天里,在网上找过学英语的教程,自然是比不上老师面对面的教,可她学起来也还不算太吃力,正在默背英文字母的时候,就接到了江景川的视频通话,她赶紧藏好书籍,坐在床上跟他开始视频了。

    “我把助理支走了。”江景川表情有些不自然,这几天他都是跟她打电话,或者发微信的,现在这样视频通话,他反而有些不习惯。

    好在身边路过的大多数都是外国人,听不懂中文,他的不自在才稍稍减少了一些。

    苏烟还是第一次跟人视频通话,心里有些稀奇,但没表现出来,还傻兮兮的冲江景川招了招手:“我看到你了。”

    他在她身边的时候,她还不觉得有什么,甚至晚上被折腾得太厉害了,心里隐隐希望能一个人睡觉,当他离开了,她也有些不习惯,这几天都是抱着他的枕头睡着的。

    看着她这幅傻样,江景川笑了起来:“我也看到你了,刚洗澡吗?”

    “恩。”苏烟点了点头,“你呢,在做什么?”

    江景川拿着手机给她看看商场的情况:“我在给你买东西,今天才有时间。”

    苏烟看着手机里那些金发碧眼的人们,现在看还是觉得有些稀奇:“我怎么觉得你瘦了?”

    他还真是瘦了。

    江景川摸了摸脸颊,故意叹了一口气:“这里没有好吃的,一些中餐厅味道也不是很好,我助理带了泡面还有老干妈过来,诶,我居然还觉得很美味。”

    在泡面里打个鸡蛋再加个火腿,再放点老干妈,江景川竟然觉得好吃得不得了,也是被虐狠了。

    听到江景川这样说,苏烟一时兴起,下床穿好拖鞋下楼,来到厨房,打开冰箱,放给江景川看:“厨房阿姨做的卤牛肉,味道很好,我今天下午吃的就是卤牛肉凉面,阿姨做的,特别好吃,你看看,解解馋。”

    江景川哭笑不得:“我没做对不起你的事情,你怎么这么对我?”

    的确是馋了,厨房阿姨不管是川菜湘菜粤菜都会做,江景川有时候更喜欢在家里吃,都不愿意去外面应酬。

    苏烟从冰箱里拿出冰淇淋,江景川看到之后皱眉道:“这大晚上的吃什么冰的,这种东西要少吃。”

    几乎没有多少人可以抵挡得住冰淇淋的诱惑,更何况是苏烟了,她以前生活的时代冰本来就是很罕见的东西,夏天的时候喝个冰镇甜汤就已经是奢侈了,到了这个时代,这里居然有这么好吃的冰冰凉凉的冰淇淋,那她肯定是要多吃的。

    苏烟也是一时得意忘形,打开冰淇淋盖子,挖了一大口,一边吃一边冲江景川眨眼:“我就要吃。”

    你能把我怎么着?呵();。

    江景川皱了皱眉头:“吃两口意思意思就得了,吃太多凉的对身体不好。”

    苏烟感受着甜甜的香草味冰淇淋在嘴里蔓延,满足的舒展了眉头:“我要吃。”

    好不容易他不在家,她总要放纵一回的。

    看着苏烟这跟小孩子一样嘚瑟的样子,江景川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只能板着脸:“江太太,江先生命令你最后只能吃两口,否则后果自负。”

    吃多了凉的,不仅胃不舒服,对女性身体也没什么好处。

    苏烟心里也有数,就是想逗逗江景川,她自己的身体她肯定会好好爱惜的,她还想长命百岁呢。

    有时候看江景川炸毛也挺有意思的。

    不得不说这对夫妻真是一个德行,都喜欢看对方炸毛。

    苏烟故意舔了舔勺子,冲江景川眨眼:“什么后果?”

    她完全忽略了这样一个动作对于憋了好几天的男人的诱惑,江景川的喉结动了动,他定定的看着她,过了一会儿,勾唇一笑:“你等着。”

    苏烟一听这色/气满满的话,顿时就没胃口吃冰淇淋了,将盖子盖上:“我真的只吃了两口,江先生,应该没什么后果吧?”

    在苏烟之前,江景川也脸大的认为自己是一朵没什么*的修身养性的男子,跟苏烟有过身体上的纠缠之后,他才发现自己真的是想太多了。

    这世上可能真的有清心寡欲的男人,但绝不可能是他就够了。

    一连好几天没有见面,也没有抱抱,没有亲亲,江景川本来也认为也就几天,没什么不能忍的,可这会儿看着她,他才发现,所谓的自制力在爱人面前,那都是渣渣。

    江景川压低了声音:“本来是没惩罚的,现在有了。”

    这种暗示性的话,苏烟听了简直面红耳赤,她不再说话,掩饰性的将冰淇淋又重新放回冰箱,在冰箱前站了一会儿,等着冷气扑面而来,脸上的温度才稍稍降了些。

    苏烟一边拿着手机一边上楼往卧室走去:“我不想跟你说话了。”

    江景川正在柜台找苏烟要的面霜:“除非你不想要礼物了。”

    苏烟躺在大床上,举着手机:“除非你不想进家门了。”

    无论在哪个时代,觉得自己衣服永远都不够穿的,化妆品永远都不够用的,都是女人。

    明明之前旅游的时候在免税店就买了不少了,可苏烟还是想买买买,只要看着这些东西在她的视线范围内,就觉得开心满足。

    对于女人来说,快乐真的很简单,一支口红就可以。

    江景川去付账的时候,也没忘记跟苏烟说话:“前几天是不是跟菁菁一起出去吃饭了?”

    苏烟点了点头:“恩,那家餐厅味道很不错,你回来之后我们过去吃啊。”

    江景川也想到了自家妹妹说的事情,至于王思棋到底是不是在相亲,他也懒得求证了。

    她相亲或者不相亲,结婚或者不结婚,跟他其实都没有关系,非要生拉硬扯一出关系的话,那就是她相亲或者结婚,会让他放松很多。

    可能对于部分男人来说,有爱慕者是很有面子的事情();。

    江景川就不这样想了,这就好比他如果不爱吃苦瓜的,就算有人免费给他再多的苦瓜也没用,他还是不喜欢,而且徒增烦恼。

    现在江景川恨不得其他的女人不要看到他,也不要喜欢他,不然他分心解决这些事情真的很浪费时间。

    凡是试图浪费他时间的人,他都不会喜欢,试图破坏他的生活的人,更加不喜欢。

    江景川叹了一口气:“下次我出差的话,一定能带上你就带上你,这日子简直过不下去了。”

    可不是么,以前在家的时候,每天晚上来睡前运动,清晨起床不仅神清气爽,而且一睁眼就能看到老婆,现在呢,简直了。

    苏烟扑哧笑了起来:“咱们才分开几天啊,还日子过不下去了。”

    江景川一点都不觉得自己肉麻,振振有词地说:“反正我是快过不下去了,幸好马上就可以见到你了。”

    两个人在一起,就算聊天说些废话也觉得有意思,江景川现在就是这样的状态:“你多跟我说会儿话吧。”

    “说什么?”两个人面对面的时候,反而有说不完的话,这样拿着手机视频通话,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江景川想了想:“你给我念你护肤品里的说明书都可以,只要你多跟我说话。”

    念说明书……也亏他想得出来。

    苏烟努力想着这两天发生的事情,终于想到了一件可以跟江景川说的事了:“明天我跟万熠出去吃饭,她说她发了季度奖金,要请我吃大餐。”

    江景川见过万熠几面,现在苏烟说起来,他也不是没有印象:“我回来你要不要请我吃大餐?”

    现在真是做梦都想回去啊,恨不得一睁开眼就到家了。

    以前都没这种感觉的,果然结了婚之后就不一样了。

    苏烟挑了挑眉:“我请你?用的还不是你的钱。”

    江景川想了想说:“过段时间你不是就有工资了吗?大餐先欠着。”

    “你这是惦记上我的工资啦?”苏烟失笑不已,就她赚的那点钱江景川还惦记?

    江景川一脸正色:“那当然,这是我老婆的第一笔工资,里面也有我的勋章。”

    “你的勋章?你做什么了?”脸大。

    “你每天工作回来,是不是我给你按摩的?”

    按摩?苏烟想到他的一些举动,顿时沉默了,在比较厚颜无耻上,她甘拜下风。

    两人聊了很久,直到江景川手机都快没电了,这才挂了。

    躺在床上,苏烟开始期待江景川的归来了。

    第二天苏烟来到跟万熠约好的地方,吃的是海底捞,看着万熠一个劲的点东西,苏烟忍不住出言阻止:“够了吧,就两个人,点太多也吃不完。”

    万熠最后点了虾滑之后这才没继续点了,有些抱歉的对苏烟说:“说要请你吃大餐,最后只能带你来吃海底捞了。”

    她知道以苏烟现在的条件,吃什么都不过分,只是她的季度奖金也有限,吃顿海底捞等下再吃个甜品就是极限了。

    苏烟觉得万熠这人挺有意思的,吃什么根本不重要,万熠在发了奖金之后想着要请她吃顿饭已经非常非常好了,她觉得,原身有这么个好朋友真的挺幸运的();。

    “你这话说得,海底捞怎么了?我就想吃这个。”苏烟没跟别人说,她觉得什么牛排大餐,根本就没火锅好吃。

    万熠听了这话也跟着笑了起来,“还记得吗?那时候我拿了奖学金,你的格子铺赚了一些钱,咱们也是吃海底捞,那时候多开心啊。”

    “格子铺?”苏烟一怔。

    万熠也没想太多,点头道:“你那时候看隔壁宿舍的妹子赚了钱,也说想打发时间,就去租格子铺,我还记得我跟你一起去批发市场买那些小饰品跟人砍价,现在想起来真的很有意思。”

    苏烟家虽然不算大富大贵,但也算是小康家庭了,每个月的生活费将近是她的三倍,那时候每次到了月底她没钱了,都是苏烟带着她吃好吃的,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好关系,无论苏烟后来做的事情她有多不认同,还是没想过要远离她。

    苏烟形象气质好,读书的时候也有人找她拍片,只是苏家在这方面管得特别严,所以在别的同学想着去兼职赚钱时,苏烟都很无聊。

    那时候就去搞了个格子铺,结果一个月下来最多也就赚个一两百块,那还是生意最好的时候。

    没开几个月,苏烟就不愿意去批发市场挑挑选选了,格子铺也就没再继续做下去了。

    万熠一直觉得,苏烟就是那种应该被人捧在手心里关爱的女孩,不说别的,就是苏烟在学校社团被学姐说了几句,她作为好友,看着苏烟委屈沉默的样子都觉得心疼。

    她也一直都觉得苏烟就应该过上最舒服最好的生活,现在,苏烟过上了这样的生活,她由衷的为她高兴。

    以前也有人挑拨离间她跟苏烟的关系,闺蜜长得这么美,几乎可以说是万千宠爱,可她只为她高兴,一点都不会嫉妒,因为她知道,苏烟对她也是真心实意的好。

    苏烟还是不知道格子铺是什么,只能冲万熠笑笑,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看你的朋友圈,最近过得还不错吧?”万熠给苏烟涮了牛肉卷,夹在她的碗里。

    苏烟点了点头,虽然跟万熠也没见过几次,但她真的很喜欢万熠。

    比起她追过的电视剧中那所谓的闺蜜,万熠才是真正的好闺蜜。

    她能感觉得到,万熠是真心对原身好的,也是真心希望原身幸福的,在原身跟沈培然在一起的那段时间,她明明知道原身不爱听那些话,她还是坚持说,光是这一点上,就已经非常难得了。

    “你给我买的那套护肤品,我后来才知道价格。”万熠看了苏烟一眼,“太贵了。”

    苏烟之前旅游在免税店给万熠带了护肤品,万熠也不知道那是什么牌子,反正很少见,后来有同事到她家里吃饭,看到梳妆台上这套化妆品,告诉了她价格。

    现在苏烟已经知道这个时代的物价了,在跟万熠买东西的时候就知道了,她冲万熠一笑:“给你买,我不觉得贵。”

    万熠笑了笑,明显是很高兴。

    吃完海底捞之后,就手挽着手逛街了,万熠发了奖金也想犒劳一下自己,看中了一双鞋,非常喜欢,只是看着价格很是犹豫。

    “我觉得挺适合你的。”苏烟从头到尾也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

    万熠最后咬咬牙买了下来,结账提着鞋盒,万熠很兴奋:“我还是第一次买这么贵的鞋子,不过好奇怪,我的心情好好();。”

    那是自然。

    给自己花钱能不开心吗?

    等逛街逛累了,两人就找了家书店坐下来,说是书店,其实也算是咖啡店,有不少人摊着本书,一手拿着咖啡在自拍。

    店里面没位置了,苏烟跟万熠就坐在了外面。

    对面是一家花店,即使是在市中心,在这样的商场,花店看起来也很冷清,万熠一边喝着冰咖啡一边道:“还记得吗?”

    苏烟一听这话就害怕。

    因为她什么都不记得,她根本没经历过。

    继续低头吃慕斯,不说话。

    万熠指了指花店道:“你那时候就说,以后等有了很多钱,就去开家花店,现在呢,还有没有这样的想法?”

    可能在每个女孩心里都有过这样的梦想,开一家花店,或者蛋糕店,因为鲜花跟蛋糕都是甜甜的记忆。

    苏烟却问道:“这里地段这么好,这家店生意怎么这么冷清?”

    万熠看了一眼,道:“又不是什么节日,生意自然不会那么好。”

    “在这样的地段租一间这样的铺子应该很贵吧。”苏烟低估了一句,a市寸土寸金,更被说是市中心的店铺了,“租金肯定很贵,再雇员工,每个月都是一大笔钱吧,那还是不要了。”

    这幸好坐在她对面的人是万熠,换做是别人,真要打人了。

    江太太居然在意租金跟员工的工资?这点钱对江景川来说根本就是九牛一毛。

    苏烟却不这样想,她可以买买买,但她能真正的买到包、衣服还有化妆品,这都是她需要的,她能真实触摸到的。

    花店呢?每个月投钱进去,还得雇员工,说不定入不敷出,还得亏一大笔钱,她能得到什么?

    这笔账怎么算怎么不划算。

    苏烟一脸正经的对万熠说:“赚钱才最让人开心。”

    买买买也是,亏亏亏那还是算了。

    万熠很赞同苏烟的意见,诚恳地说:“你有这样的想法真的很好,的确,你做生意只会亏本。”

    她很开心,好友真的长大了!居然会想到亏本赚钱了!

    苏烟嘴角抽了抽,不带这样说实话的啊。

    她拿出手机将这件事情还有自己的想法告诉江景川,然后连着发了几个得意的表情。

    意思是说,自己很聪明,恩。

    江景川看着微信,他觉得自己也被洗脑了,竟然觉得苏烟真的很节俭,也很贤惠。

    很快地,苏烟就收到了来自江景川的消息回复。

    江景川:“你每个月花钱是一笔,如果开花店的话又是一笔,现在你不开花店,也就是节省了一大笔,老婆,你真的太会勤俭持家了。”

    苏烟:“必须的[得意][得意]”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