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苏烟很喜欢这种闺蜜之间的约会,之前跟江菁菁也是,吃个饭逛个街再看个电影感觉十分的放松,也是之前从未有过的体验。

    万熠跟江菁菁不同,她没有江菁菁那么会说话,也没那么活泼,不过跟她在一起,就有一种特别踏实的感觉。

    对原身,苏烟谈不上羡慕,应该说在这个时代,很多女孩子也跟原身一样,有着温馨美满的家庭,有真心相待的朋友,一开始苏烟还经常觉得遗憾,她就差那么一点点就要当那个朝代最尊贵的女人了,现在她已经很少会想起过去的事情了,人之所以放不下过去,可能是因为过去比现在更美好。

    现在她几乎什么都有了,比过去自由,比过去方便,没有出现青黄不接的情况,所以她也越来越喜欢这里了。

    跟万熠一起去看了场电影,这次苏烟说什么也不让万熠付钱了,她已经请她吃了海底捞又喝了东西,接下来就该她来付钱了,朋友之间也是要有来有往的。万熠争不过她,在苏烟付钱买票的时候,她跑到一边买了两大桶爆米花还有可乐。

    这次看的是部美国大片,剧情方面暂且不谈,戴上3d眼镜,那特效做的还是非常棒的。

    “好久没跟你这样呆一起一整天了。”看了电影之后,苏烟还沉浸在那种刺激中,万熠有些失落的开口。

    英国跟这边是有时差的,苏烟也查过航班,江景川要明天下午左右才到,她想了想说:“明天星期天,你应该不上班吧?不然你今天晚上就住在我家吧。”

    万熠一怔,“可以吗?”

    “为什么不可以?”

    苏烟还挺期待跟朋友睡在一起聊天的,她之前追过一部电视剧就是有这样的情节,感觉特别好。

    “真的可以吗?可我还得回去拿换洗衣服……”万熠其实挺心动的,自从苏烟结婚后,她已经很长时间没跟苏烟好好谈心过了。

    “这有什么。”苏烟觉得这都不算什么问题,“我家有干净的毛巾牙刷,我们身材差不多,你也可以穿我的衣服,就这样说定啦,明天中午吃过饭之后我再让司机送你回去。”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今天出来苏烟没让司机跟着,两人准备打车回去的,结果现在也处于高峰期,根本打不到车。

    万熠迟疑着开口:“不然我们坐一段地铁吧,也没多久,就十来分钟,再打车过去会比较方便些。”

    地铁?苏烟眼睛一亮,她之前只在电视上看到过,还从来没有坐过,她赶紧点了点头:“好啊好啊!”

    看着苏烟这样子,万熠忍不住笑了,心里还是挺暖的,她的朋友即使现在是大集团的总裁夫人了,可其实也没什么很大的改变,还是跟原先一样,可以吃大餐,也可以吃麻辣烫,可以坐豪车,也可以坐地铁。

    地铁站离这里的商场很近,不行五分钟就到了。

    万熠也猜得到苏烟的地铁卡应该很久没用了,肯定也没带在身上,于是就带着苏烟去了自动贩票机那边买了单程票。

    苏烟稀奇的看着万熠操作着,觉得实在是太神奇了。

    电视机神奇,电脑神奇,手机神奇,所有的一切都让人眼花缭乱。

    除了在进站的时候闹了些笑话以外,苏烟全程都克制着自己的眼神不要太兴奋。

    “这会儿肯定是没位置坐的,我们就站一会儿吧();。”万熠给苏烟打着预防针。

    美女到哪里都会引人注目,地铁门一开,苏烟跟着万熠进去,还没站定,便有一个抱着笔记本的男生起身,对苏烟说:“坐这里吧。”

    万熠跟苏烟面面相觑。

    苏烟看着地铁里也有不少人,怎么唯独给她让位?来不及想更多,苏烟就微笑着摆摆手道:“不用了,谢谢。”

    男生脸刷的红了,又坐了下来,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好不容易想要搭讪一个女孩子,得到这么一个结果,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万熠凑到苏烟耳边,低声笑道:“你以前就这样。”

    “什么样?”苏烟突然有些兴趣想要了解原身了。

    万熠拉着苏烟站在另外一边,小声道:“你还记不记得有一次我们也是这样出去吃饭,在回来的路上也有一个男生跟你说话,你都不理他,后来被烦得不行了,你就挽着我的手跟对方说你是我的女朋友,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好想笑。”

    苏烟以前虽然看起来挺高冷的,可因为长得美,追求者还是前仆后继,尤其是出去逛街,总会遇到搭讪的。

    听到万熠这样说,苏烟扑哧笑了起来,其实原身也是非常可爱的女孩子啊。

    苏烟看着万熠,其实是个萌萌哒的妹子,长得挺清秀的,一看就知道性格特别好的那种,她拉着万熠的手打趣道:“女朋友,你有男朋友了吗?”

    万熠脸一红,摇了摇头,“没有啦,工作那么忙,哪有空谈恋爱。”

    苏烟是什么人,那是将察言观色本领练得炉火纯青的,一看万熠这样子就知道有问题,追问道:“有情况有情况,说来听听。”

    万熠一看地铁上还有别的人,赶忙压低声音道:“等下再跟你说。”

    苏烟也跟着笑了起来,觉得万熠可爱极了。

    十多分钟后,两人走出地铁站,果然站在路边没等多久,就拦到了一辆计程车。

    当回到别墅时,王阿姨跟管家等人都还没有睡,苏烟让王阿姨去准备一些夜宵,最后一个自由的晚上,是可以放肆的。

    什么爆炒鱿鱼,什么冰淇淋,炸鸡翅通通都要!

    王阿姨不赞同这么晚了还吃这些东西,苏烟便拉着她的手撒娇:“就今天晚上,再说了,也不是我一个人吃,我朋友也要吃啊。”

    对待王阿姨,苏烟从来没把她当佣人过,更像是对待自己的阿姨一样。

    王阿姨最后也拗不过苏烟,只好转头去厨房准备了。

    万熠心里也有遗憾,因为苏烟当初结婚的时候几乎是万念俱灰的,所以也没有什么单身夜,没有闺蜜彻夜长谈,今天算是弥补了遗憾了,自从实习之后,她跟苏烟还没有再睡在一起。

    苏烟很兴奋,她忙前忙后,像是献宝一样,给万熠穿她还没穿过的睡衣,又是拿出自己的面膜跟她分享,就差没亲自去浴室帮万熠洗澡了。

    坐在床上,苏烟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那时候她还很小,手帕交小姐妹来她家玩,她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东西拿出来跟她分享,不管是好吃的还是好玩的,如果对方要走了,她还会哭鼻子。

    以前的快乐真的很简单,很幸运的是,她现在正在慢慢捡回之前的快乐();。

    两个女人坐在地毯上,吃着烤翅喝着饮料聊着天,完全幸福感爆棚。

    “继续之前没说的话题,你是不是有情况啦?”苏烟推了推万熠,挤眉弄眼笑道。

    万熠抽出纸巾擦了擦手指,然后有些羞涩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低声道:“其实也不算啦,我之前有跟你说过的,我现在在的公司就有一个同校的学长,他对我还挺好的。”

    苏烟没有真正见过一个女人成亲时的模样,所以她也不知道,女人最美的时候是不是成亲那天,总之,她现在觉得,一个女人在说起喜欢的人时眼睛里怎么都掩饰不了的欢欣喜悦才是最美的。

    “他怎么对你好的?”苏烟笑眯眯问道。

    无论是谁,在说起喜欢的人时,总是有一肚子说不完的话,万熠也一样,之前一直都憋着,回到家也是一个人闷在心里想,这会儿面对好友,话匣子就打开了。

    “我加班的时候他给我买过夜宵,工作上有什么失误别的前辈不愿意教我,他会很耐心地跟我说,前几天他妈妈给他从乡下捎来新鲜的水果,他给我带了好多好多。”万熠看着苏烟,眼里的那种高兴劲儿怎么都掩饰不住,“对了对了,他还送了我一个盆栽,说我的办公桌上没有绿色植物。”

    苏烟没有说话,还是笑盈盈的看着她。

    眼前的这个女孩多么真实,会因为一个小盆栽而高兴好几天,会因为一份夜宵心动不已,苏烟心底里是真正的羡慕。

    万熠想起某件事,眸子渐渐黯淡下去,抱着抱枕,歪在一边,“不过我们公司禁止办公室恋情,还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呢。”

    “为什么禁止?”苏烟问道。

    “其实这个规定是有必要的,你想想,两个人真的恋爱了,如果吵架了,是不是会把情绪带到工作上,如果是两个不同的部门,是竞争的部门,那该怎么办,我虽然有点喜欢他,也想跟他在一起,但我不想失去这份工作,小烟,你明白吗?”万熠叹道,“我好不容易过了试用期,经理也说了,年底就给我涨工资,这公司前景不错,我爸妈肯定是不会同意我辞职的,我也不想。”

    苏烟不明白工作上的事情,不过万熠有这样的考虑是正常的。

    工作不错,发展前景也好,就这样辞职的话,总觉得……太儿戏了。

    “他呢。有跟你说过这方面的事情吗?”苏烟问道。

    万熠点了点头,“有说过那么两次,他说想在网上投投简历,如果有遇上合适的公司,他想辞职。现在谈个恋爱怎么这么难。”

    她顿了顿又说:“以前想谈恋爱就谈恋爱,根本就不会顾虑太多,只要彼此喜欢就可以了,现在呢,要考虑工作,考虑家庭环境,考虑经济条件,怎么这么烦啊。”

    苏烟笑了笑,“人长大之后安全感就会越来越少啊,而工作,家庭环境还有经济条件正好填补缺失的安全感。”

    万熠苦笑一声:“你知道吗,我现在陷入了一个怪圈中,如果他辞职了,我会在想,这是不是他做出的一种牺牲?总感觉压力很大。”

    苏烟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万熠,她没有真正参加工作,不知道工作对于别人来说有多重要,所以在这个话题上,她没有发言权。

    万熠吃了一口冰淇淋,又恢复了之前的笑容:“走一步看一步吧,说不定我们最后会结婚呢。”

    “你这样想就好啦。”

    “小烟,我现在越来越觉得工作好累了,以前没毕业之前,我还给自己订过计划,什么三年买车,五年买房,现在才知道自己有多幼稚,我就算工作五年,估计也就买得起一个洗手间,还是没装修的那种();。”

    苏烟沉默不语,在这个话题上,她依旧没有发言权,因为她正住着一个大别墅,说任何安慰万熠的话,都没有说服力跟立场。

    “当然啦,就算这样,还是要努力工作。”万熠一时冲动,靠在苏烟的肩膀上,低声道:“就算辛苦,还得去上班,小烟,我每次工作上出现问题被训的时候,我总会想到你,只要想到你在开心的生活,我就觉得开心了。”

    她对苏烟没有一点嫉妒之心,相反她总觉得,苏烟是她人生中的一盏灯。

    苏烟不用做什么,只要站在这里,就会给她很多很多的勇气。

    恩,就是这样。

    你过得好,我很开心,我也会拼命努力,也过得好,大家一起开心。

    苏烟觉得她之前是对世界抱有偏见了,无论大多数人是怎么样,总会有少数人心里依旧纯粹,万熠就是其中一个。

    她抱了抱万熠的肩膀,温声道:“你这么努力,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惭愧吗?也算不上,只是看到身边的朋友这么努力的生活着,心情也会被感染。

    晚上,躺在床上,万熠好奇问道:“你现在跟江先生怎么样了?”

    苏烟想了想,认真回道:“还挺好的,我们在备孕了,说不定半年后就准备要宝宝了。”

    对于这个问题,苏烟已经不再逃避了,的确是没什么好纠结的,跟江景川的感情越来越好,也没什么原则性的问题,宝宝的事情早晚有一天得提上日程。

    万熠啊了一声,好奇而兴奋道:“真的啊,那太好了,你不知道我现在上网看那些小宝宝的衣服有多想买,可我连男朋友都没有,等你有了宝宝,我就可以买给宝宝穿了。”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苏烟忍不住问了这个问题。

    如果是其他的事情,苏烟觉得自己都可以分析得很好,只是关于喜欢,关于爱情,她也没有怎么经历过,就算知道再多,那也只是纸上谈兵,可她心里又很清楚,江景川跟其他人不一样,跟所有人都不一样了。

    万熠认真地想了想,掰着手指头回道:“就是每天都想看到他啊,看到他就会觉得很开心了,我也只能总结这点,你知道的,我没什么经验。”

    “我觉得自己……”算了,不说了。

    说出来的话,感觉自己内心的防线好像也慢慢崩塌了。

    万熠也没追问,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万熠吃了午饭,苏烟就让司机送她回去了,她也准备出门去接江景川了。

    站在衣帽间里,苏烟很是发愁,这一个星期没见了,她还是希望能够漂漂亮亮的出现在江景川面前的。

    苏烟纠结了十多分钟,最后选定了一套珍珠粉的刺绣一字领连衣裙,这裙子她还没有穿过,穿上系带高跟鞋就准备出门了。

    就连一向对她的穿着没评价的王阿姨都说她今天格外的漂亮。

    苏烟刚到机场没一会儿,江景川就出来了。

    本来苏烟还想着应该矜持一点的,结果看着江景川站在那里张开双臂,笑眯眯的看着她,苏烟决定暂时放下矜持,快步小跑过去,被他抱了个满怀,可能是太想念了,江景川干脆抱起她转了好几个圈();。

    助理在一旁推着行李,格外萧瑟。

    什么嘛,他都跟女票各种暗示过希望一下飞机就能看到她,结果呢,女票说不行,她要守在电脑前抢爱豆演唱会门票,这就算了,现在还得看着老板跟老板娘秀恩爱,人干事?

    江景川抱着苏烟不肯放手,闷声道:“我饿了。”

    这一语双关,苏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江景川带坏了,居然往那方面想了,她定住心神,道:“那好,是在外面吃饭,还是回去吃?”

    “外面吃吧,我在飞机上睡了挺长时间,正好活动活动。”江景川依依不舍的放开苏烟,转身冲助理招了招手。

    助理腹诽,但还是推着行李箱屁颠屁颠的过来了,“江总。”

    “司机在外面,你帮我把行李放上去,然后让司机送你回去。谢谢。”

    助理觉得自己应该庆幸了,毕竟老板还愿意跟他说谢谢。

    等到助理推着行李箱消失在他们的视线,苏烟挽着江景川的手臂道:“司机走了,那我们怎么回去?”

    “打车去市中心吃饭。”江景川看了苏烟一眼,眼里都是笑意,“今天真漂亮。”

    苏烟没说话,得意的笑了笑。

    “这会儿还没到饭点,我们打车过去,算上堵车的时间,估计要一个多小时,隋盛说请我们吃顿饭,都订好位置了。”

    “啊……哦,好。”

    江景川牵着苏烟,两人颜值都很高,走在一起还是吸引了不少回头率的,走出机场拦了辆计程车就坐上车了。

    “昨天没来得及跟你说,我也是上飞机前才接到隋盛电话说请吃饭的。”江景川心情很好,一直拉着苏烟的手把玩着。

    “他怎么突然说要请吃饭?怎么了?”

    “我帮了他一个忙,他请吃饭也是自觉。”

    江景川没说是帮了什么忙,苏烟也没去问。

    “家里还好吧?”江景川问这话也算是多余,毕竟家里里里外外都不需要苏烟操心,只是出差回来,就是想问问她。

    “挺好的,昨天万熠来家里住了一晚上,我们俩聊了好久。”

    “你工作室那边呢?”江景川假装不经意的问道。

    苏烟看了他一眼,“还好,跟周璐商量了一下,应该可以提前一个星期左右完成,对了,有个事情要跟你说,陆先生说之前在你的办公室看到过我写的字,他觉得挺好的,希望我能写几幅字到时候挂在陶瓷展览上,我的酬劳也会高一些,你怎么看?”

    江景川表面微笑着,心里把陆漾从头到脚骂了个遍,“这个看你吧,对这种事情我也不清楚。”

    “我决定拒绝了。”苏烟就知道江景川会这么回答。

    江景川听她这样说,倒是有些好奇,“为什么?”

    “你不懂的。”苏烟知道,自己内心的一些坚守可能在这里的人看来是很可笑的,如果可以,她不希望自己写的字,绣的手帕落在外男手上,总觉得特别别扭,“我之前没告诉你,之所以答应周璐帮忙,我是有一个要求的();。”

    “什么要求?”

    “我跟她说,在展览之后,我的刺绣要还给我。我这样的要求很无理吧,陆先生当时答应了,现在他的请求我又婉拒,是不是很没礼貌?”

    苏烟觉得陆漾脾气真的挺好的,她的一些想法跟这里的人不同,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她真的很无理,可是陆漾也没说什么,都答应了。

    一方面苏烟觉得自己挺矫情的,但另一方面,她真的不想这些东西落在别人手上。

    明明到了这个时代,成为了苏烟,她也应该适应这里的生活跟观念的。

    江景川心里差点就放烟花了,“没有,各人有各人的习惯,你提前摆出自己的底线,他也答应了,就谈不上什么礼貌不礼貌的问题。”

    他老婆就是招人待见,这样的要求太合理了!

    苏烟又看向江景川,认真道:“所以我决定,等我拿到工资之后,请陆先生还有周璐吃个饭,你觉得呢?他们对我都挺照顾的。”

    江景川不管心里怎么不乐意,都必须承认苏烟的确应该请周璐还有陆漾吃顿饭,这是做人基本的礼貌,“到时候我来做东请他们吃饭吧,这是应该的。”

    “恩。”苏烟靠在江景川肩头,低低道:“其实我有点儿舍不得,感觉都习惯每天出门去工作一会儿了。”

    这话她也跟周璐说过,不过周璐直接掐了她几下,为什么舍不得?那是因为根本没压力啊,每天就坐三四个小时,不想呆了就拿着包去逛街,而且这次工作的酬劳还相当于别人几个月的工资了,谁会舍得这种工作?

    “你昨天不是说开花店吗?其实不开花店,做其他的事情也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苏烟点了点头,其实她也不会无聊,马上就要开始学英语了,还有很多东西要学,哪里有时间开店,开了如果赔钱她会更心疼。

    与此同时,陆漾陪着陈老爷子在吃饭,桌上又是各种明枪暗棒,之前陆漾还有心情敷衍他们的,现在直接不搭理了。

    他心情不是很好,对于这不争气的舅舅跟表弟也没多少耐心。

    陈老爷子看着陆漾,心情非常复杂,他是非常欣赏这个外孙的,可外孙到底也是外人,尽管把陈家交给他了,可心里难免也会有猜忌,毕竟不是亲孙子啊,“小漾,你有女朋友吗?”

    陆漾一愣,再看看表弟那嫉妒的神色,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但还是诚实地摇了摇头。

    身边也不缺合适的女人,只是没办法再像从前那样,只是因为别人适合只是因为处于空窗期就在一起了。

    陈老爷子点点头,又喝了一口汤,才慢慢地说:“你刘伯伯家的女儿刚从国外回来,跟你年龄也合适,过几天你替我去趟刘家拜访吧。”

    陆漾没有像之前那样开口就应,他突然有些烦了。

    很饭很烦。

    想到了之前妈妈说的,只要他答应接手陈家,付出的第一个代价就是婚姻不能自主。

    当时他觉得没什么,反正娶谁都一样,按照外公安排的,对方也能给自己带来助力,这样正好。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段时间是怎么了,心情非常烦躁。

    想到自己要接受外公的安排,跟一个家世好什么都好的女人见面恋爱甚至结婚,他油然而生一种厌恶跟排斥,甚至内心里涌起一种可笑的念头——如果不能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有什么意思呢?

    这个念头一起,他就很快地压了下去,如此可笑又幼稚的想法他不应该有的();。

    他看了看外公,最后摆出的是谁也挑不出错的笑容:“好。”

    不小心瞥到表弟,脸上全是讽刺,好像是在嘲笑他是个不懂反抗的懦夫。

    陆漾低头吃饭,嚼得很慢很慢,他打算深深地记住此刻的感受,记住这无能为力又不得不去做不喜欢做的事的感受。

    这样他才能清醒,才更加清楚地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正如江景川想的那样,果然计程车一进入市区,就开始堵车了。

    “卤牛肉还有吗?我今天晚上想吃你说的卤牛肉凉面。”江景川捏着苏烟柔弱无骨的手,感叹道,“不止一次庆幸过,幸好我当初没在英国留学,不然我肯定没现在长得帅。”

    “噗,什么意思。”

    “天气不好就算了,还没什么好吃的。你知道吧?菁菁可能明年就要去英国留学了,现在想想,她估计真不是亲生的。”

    “菁菁愿意去吗?”

    “她没有表现出特别排斥的意思,说实话,像她这么大的孩子,心里应该是想要出国留学的,尽管我认为她过去可能学不到什么东西。”

    江景川跟江菁菁之间的关系并不像江菁菁说得那么不好,其实就是非常普通的兄妹关系,就像现在江景川跟苏烟在一起,也会调侃妹妹几句。

    “菁菁要是知道你这么看她,肯定会生气。”苏烟笑道。

    “她成绩本来就不好,小时候给她请过很多家教,她的成绩还是保持在中游,不过我爸妈觉得她出国一趟,至少口语会强一些。”

    “听你这么说,那你还是很关心她的嘛。”

    江景川不可置否一笑,“她是我妹妹,尽管她不聪明,学习成绩也不好,但有一点还是很不错的,那就是没学坏。当然,每次我从我妈那里得知她考试的成绩,都会怀疑她不是我妹妹。”

    “切,江先生这么有自信,那会不会怀疑我不是你老婆?”苏烟推了他一把,没好气道。

    “我认为你的智商还是比菁菁高很多的。”

    “喂!”

    江景川抓住她作乱的手,乐呵呵道:“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这话你还是别告诉菁菁了,尽管我觉得她心里都清楚。”

    苏烟对江菁菁的评价还是很高的,虽然说有时候有些花痴,可心里门儿清,光是这一点就很难得了,做人也识趣,不像电视剧里那些讨人嫌的小姑子一样。

    虽然在堵车,可是这样聊天的话,时间过得还是很快的。

    等到了餐厅门口,江景川就拨通了隋盛的手机,“我跟苏烟到了,你是出来接我们,还是告诉我包厢号?”

    隋盛看着包厢里的人似笑非笑的样子,心里直打鼓,他觉得他今天非得被江景川抛尸。

    “那什么,我出去接个电话。”隋盛起来,捂着手机,对坐在一边的女人陪着笑脸道。

    女人挑了挑眉,意味不明的笑道:“是江景川吧?”

    隋盛假装没听到一样,拿起手机就往包厢外走,“我们?你别告诉我你带苏烟过来了?”

    江景川:“你到底在说什么废话?我不能带我老婆过来吗?是你说请我们吃饭的();。”

    隋盛现在都恨不得撞墙了,走到一边,“兄弟,你如果今天被罚跪键盘或者什么仙人球,请轻点报复我,好不好?”

    江景川这人小心眼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隋盛觉得自己今天真是倒了血霉了,不用说,他接下来肯定要过一段非人的日子。

    “说重点。”江景川也察觉到不对劲了,隋盛不可能平白无故说这种话。

    这事怎么也得说出来了,隋盛咬咬牙道:“尽管我知道你一定会怪在我头上,但我还是要撇清关系,今天这件事真的只是巧合,我来的时候碰到程影了,不管怎么说我跟她以前也算是朋友了,那肯定是要打个招呼的,然后不知道怎么的,她就来我包厢了,说一起吃个饭,我跟她说,我今天有事,她非说我是故意躲着她,那我能怎么着?”

    江景川听着听着,原本脸上还有点笑容的,现在已经面无表情了。

    程影,也许对她的样子记得不是那么清晰了,可这个名字他还是知道的。

    如果非得承认那短暂的相处是谈恋爱的话,那她就是他的前女友。

    两人算是和平分手,谁也没惦记谁,这些年来,也没有联系过。

    江景川对她自然是不会有什么残余的感情,事实上,很欠揍很渣的说一句,他对她本来也没感情。

    如果换做任何场合,他看到她,都不会觉得有什么,说不定还能点个头当打招呼了。

    不管什么场合都可以,就是不能是今天!

    他老婆还在这里啊!

    江景川现在撕了隋盛的心都有了。

    站在一旁的苏烟好奇地看着江景川,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冲他温柔的笑了笑。

    江景川微笑着对手机那头的隋盛说:“我要跟你绝交。再见。”

    隋盛赶忙喊道:“别介啊!!”

    江景川绝不允许任何人来破坏他现在的生活,当然程影也不可能有那能耐或者有心思破坏,只是他要将夫妻可能会发生的矛盾现在就扼杀掉,于是调整了表情对苏烟温声道:“隋盛今天有点事,我们去别的地方吃吧。”

    隋盛也听到了江景川的这句话,“你不进来啊?”

    进来你大爷!

    他要是进去了,也就相当于一脚迈进了地狱。

    这种蠢事他不会做的。

    又不是非要见面,又不是非得吃这顿饭,江景川牵着苏烟就要离开,对隋盛说:“不说了,挂了。”

    然后不顾隋盛的反应直接挂了电话。

    直到重新坐在计程车上,江景川才松了一口气,手机响了一下,是隋盛发过来的微信消息。

    隋盛:“她问我,你是不是不想见到她。”

    江景川:“是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