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苏烟心想这应该是出了什么事,所以江景川才临时把她拉走,一路回到家,她看江景川没有要说的意思,也就没打算追问了,他既然不想说,她问了也白问,还是不为难他了。

    回到别墅,江景川在飞机上呆了很久,本来就有些累了,苏烟让他先去泡澡,然后让王阿姨准备卤牛肉凉面。

    江景川一边洗澡一边在想程影的事情,他今天的举动像是有些落荒而逃了,可这也是他内心真实的想法,那段恋爱中,他的确不是合格的男朋友,所以分手时程影怨他不体贴,他也全部接受理解,可现在都已经分手了,各自都有家庭了,就真的没必要再见面了。

    这世上最无用最矫情的就是跟前任见面,江景川都不用想,如果他真的跟程影见面了,接下来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在江景川洗澡的时候,苏烟也掐着时间点,让王阿姨先退下了,等到差不多的时候,她这才从冰箱里拿出水果,站在一边开始洗水果。

    她这个人最喜欢做表面功夫了,这话听着像是贬义,但不得不说,多亏了她做的这些表面功夫,所以日子才过得滋润。

    江景川一下楼便听到厨房传来阵阵水声,他走了过去,站在厨房门口,看着苏烟正低头认真地在洗水果,心里一片柔软();。

    他现在的生活已经是最好的了,除非他是不想活了,否则绝不会跟任何女人沾上任何关系。

    江景川将擦头发的毛巾扔在一边,走了过去,从背后抱着苏烟,下巴抵在她的脑袋上,舒适的长叹了一口气:“以前出差还没什么感觉,对我来说,在国外还是在家里其实都一个样,每天也都是吃饭睡觉跟工作,老婆,你的影响力真的惊人,我觉得我说不定会慢慢懈怠工作。”

    苏烟仔细认真的清洗着水果,笑道:“这算不算红颜祸水?”

    这种话听听就算了。

    “当然算。”江景川声音低沉缓和,也许是怕有人会突然进来,他慢慢地说:“以前我还特别不能理解,我爸管理公司的时候,每天准点下班,还经常有时间陪我妈旅游,怎么等我接手公司了,每天恨不得有四十八个小时来工作,当时我加班的时候就在想,我爸肯定是在偷懒,现在能理解了。”

    苏烟没出声,其实男人无所谓忙不忙的,真要把你放在心上,那是无论如何都会抽出时间来陪你,要是没把你放在心上,他宁愿坐在一边发呆都不愿意联系你。

    “你去吃东西吧,阿姨做的凉面可好吃了。”苏烟推了他一把,两人这样抱在一起,她都能够感觉到,江景川的手在慢慢下移,最后直接放在她的小腹处。

    比起江景川,她还是有下限的,就算想做什么,那也是关上门的事,这会儿在厨房,如果真发生点什么,还被人撞见了,她真的要咬死江景川。

    江景川其实也就是逗逗苏烟,尽管他也想过厨房play,可是王阿姨跟管家要是突然过来怎么办,那他也不要做人了。

    “你不吃吗?”江景川放开了她,看着饭桌上有一碗凉面还有一碗炒饭,好奇问道。

    “这两天我天天都在吃这个,王阿姨不让我吃了,给我做了海鲜炒饭。”

    苏烟坐在江景川对面,“厨房阿姨以为我们今天在外面吃,所以没做多少菜,都这个点了,也不好麻烦阿姨再过来做饭了。”

    王阿姨虽然会做饭,可毕竟不是在厨房忙活的,家里的厨房阿姨也没住在这边,所以现在只能将就一些了。

    “没事,我就想吃这个。”江景川本来是想跟苏烟解释今天为什么突然又回来的原因的,可理智告诉他,不能将程影的事情说出来,就算没什么,说不定最后都会变成有什么,而他又不想随便编个理由骗苏烟,只能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就是不提这一茬。

    还好苏烟没问什么,不然他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另外一边,程影跟隋盛在包厢里,气氛格外的尴尬,程影低头轻抚无名指上的大钻戒,漫不经心道:“他就这么不想看到我?好歹也是朋友一场,我这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居然都不赏光一起吃个饭?”

    隋盛无奈地吃着菜,觉得真不是一般的难吃,最后索性放下筷子,对程影说:“为什么要一起吃个饭?你也不是不知道景川的性格,再说了,你跟他一起吃饭就不怕添堵啊?”

    程影扑哧笑了起来,“那他干嘛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我会吃了他啊?”

    “姐姐,您别怪我说话直。”隋盛一本正经地说道:“还真不是如临大敌,就是单纯不想见面而已,您要期待什么久别重逢他看您如今光鲜亮丽后悔不已的桥段,还真没必要。”

    无论隋盛在江景川面前怎么评价他的做法,总之,现在面对外人,他是要坚定不移的站在兄弟这一边的。

    这话说得太直接了,程影脸色都变了,“什么意思啊,我这不过就是说想跟老朋友一起吃个饭,你这么想是几个意思,我又不是没老公,不敢见面才是心虚的那一方,好嘛?”

    隋盛总算明白江景川为什么会那么果断离开了,这前任吧,甭管她有没有伴,都是个麻烦();。

    “程影,你说说你都结婚了,怎么还这么不了解男人?”隋盛也知道程影脾气,不是那么斤斤计较的人,所以也决定不再拐弯抹角了,“景川但凡是对你有那么一点点心思,你俩早就修成正果了,说不定孩子都会叫人了,他不是不敢见面,是不想见面,你一定要我说得这么直接吗?”

    程影沉默了片刻,问道:“他老婆到底什么样啊,我就是好奇,不可以吗?我心里不舒服,不可以吗?”

    要说程影对江景川还旧情难忘,那也不是,她以前对江景川那么好,那么喜欢他,他对她还是一副可有可无的样子,想想就来气,她原本以为他对谁都这个样,可现在从别人口中得知,他恨不得把他老婆捧在手心里爱了,人干事?

    说好的对感情不感兴趣的呢?

    当然程影也没想过要破坏江景川的感情,毕竟她也不喜欢他了,就是想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让这样一个人下神坛了,仅此而已。

    隋盛发现女人还真是一门玄学,反正这辈子他是没指望能弄懂了,下辈子如果能投胎当个女的,他肯定要好好琢磨琢磨。

    “我跟你说,你别生气,因为是你想知道的,不是我要主动跟你说的。”

    程影点了点头,“说呗,我难不成还有那能耐去破坏他跟他老婆之间的感情啊。”

    “你说对了,你还真没那能耐,也没人有那能耐。”隋盛顿了顿,说:“别怪哥们儿说话直,景川老婆是真美,当然,景川也不是只看脸的人,主要是……他老婆吧,还特别温柔善解人意,总之,跟她在一起就是舒服。”

    程影嘴角抽了抽,“你这话说得,真让人误会。”

    “想什么呢,那是我哥们儿老婆,我可没那心思,我这么一说,你这么一听,然后你该干嘛干嘛去,不挺好的吗?”相比王思棋,隋盛其实还挺愿意跟程影当朋友的,至少没那么多弯弯绕绕的心思,就算他说话毒了点,也只是当时生气,并不会放在心上。

    “隋盛,其实我没怪江景川。”程影一脸认真的样子,让隋盛也怔住了,“以前是我年轻不懂事,现在也都想明白了,再说了,我这都结婚了,是吧?只是今年才有时间回来看看,当初的那些朋友好多都断了联系了,我这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跟他见一面难道没必要?不说别的,除却那些有的没的,我跟他以前也算得上是朋友吧?”

    隋盛手一摊,“该说的我都跟你说了,你要是想见他,就去见,反正我是不可能在中间牵线搭桥就够了。”

    他也能明白程影的意思,不是恋人,以前也是朋友,这几年没见了,就想见一面。

    程影乐了,“本来不见也没什么,他今天非要躲着我,我还就得去见他一面,隋盛,你得理解一下我们这些被历史长河淹没的前任们的心情。”

    苏烟跟江景川也算是小别胜新婚了。

    在苏烟躺在浴缸里泡澡的时候,江景川正坐在床上跟隋盛聊微信。

    隋盛:“直接打电话不行吗?不让我发语音,不知道我打字很辛苦啊?”

    江景川:“你发语音她听到了怎么办。”

    隋盛:“卧槽,你滚。”

    江景川:“你说什么?”

    微信界面显示了一句话——隋盛撤回了一条消息();。

    隋盛:“我刚没说什么,说正事,程影说想见你一面,没别的想法。”

    江景川:“哦。”

    隋盛:“话我是带到了,有些话我也跟她说了,反正这事是跟我没关系了。”

    江景川:“你确定你有把我的意思带到?”

    隋盛:“没带到我是你孙子。”

    江景川放下手机,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一看苏烟还没出来,这都在里面泡了半个小时了,他决定不再想程影的事了,便起身来到浴室门口。

    听着开门的声音,原本正在闭目养神的苏烟猛地睁开眼睛,看着门口的江景川,她惊慌失措的想要抬起手去拿浴巾,结果还是晚了一步,江景川索性直接坐在浴缸边上,看着苏烟像是鸵鸟似的慢慢身子慢慢下滑,他一把拽住她的手臂,低声笑道:“我在外面等你半天了,还以为你晕倒了呢。”

    “有话好好说,你先放开我。”苏烟此刻庆幸不已,还有泡沫可以遮住她的身体,不然被江景川这样凝视着,实在是太……难为情了。

    江景川看出苏烟是真的窘迫,也就没为难她了,起身冲她一笑:“你快点,我在外面等你。”

    仔细想想也是,两人毕竟一个星期没见了,她脸皮本来就薄,尽管江景川觉得在浴室挺刺激的,但也不想只顾自己。

    等门关上,浴室里只有苏烟一个人时,她松了一口气,赶紧起身去冲了个澡,随意套上浴袍就出来了。

    等苏烟刚坐上床,江景川便扯过她,在她的惊呼声中,大手掌托起了她的脚,仔细端量着,“你的脚又磨红肿了。”

    “明天就好了。”

    “我后悔了。”江景川一边帮她揉脚一边叹道。

    其实他这样的按摩并没有缓解酸胀,但苏烟心里还是挺高兴的,毕竟他愿意为她做到这个地步,这就可以了。

    “怎么?”

    “我感觉我们分开一个星期,你对我好像拘谨了好多。”江景川也知道他们目前这种状态是正常的,毕竟严格说起来,他们真正发生感情也没多久,就相当于情侣热恋一样,在热恋期短暂分开了,彼此虽然都很想念对方,可真要见面了,可能又需要一两天适应一下。

    苏烟沉默了片刻,主动探出手抱住了江景川,她跪坐在床上,闻着他身上的味道,小声地说:“抱一下就好了。”

    抱着抱着江景川的呼吸声就开始急促起来,这真不能怪他,本身就有那种想法,再加上苏烟穿着睡裙,紧贴着他,他要是不起反应就不是男人了。

    只是这样温情的时刻实在难得,他还不想就这样直接进入正题,吻了吻她的脖子。

    这时候两人也没有说话的*,就只是想这样抱着对方。

    江景川以为回来的第一天晚上会跟苏烟抵死缠绵的,可这个晚上,他什么都没做,只是将她抱在怀里说着在伦敦的一些事情。

    苏烟躺在他怀里,有好几次都快睡着了,但耳边是江景川一个劲地吐槽别人的话语。

    她的丈夫在工作上真的是一个小心眼的人,对于别人犯的错误几乎是零容忍,其实江景川也是个非常矛盾的人啊,明明在她的事情上表现得那么大度,实则连几年前别人看到他装没看到这样的小事他也能记到现在,想到这里,苏烟就笑了起来,江景川停止了吐槽,讷讷问道:“我是不是太啰嗦了?”

    苏烟自然是不会将心里话告诉江景川了,忍着笑摇了摇头,“没有,我想听你说话();。”

    “其实有时候我也觉得工作挺没意思的。”江景川已经把苏烟当成自己人了,很多不能跟亲人朋友说的事都能说给妻子听,“别人都不知道,其实我也有假期综合症,星期一早上心情也不好,别人听了肯定会说我是老板,想上班就上班,想不去就不去,其实不是这样的,公司每天都有不少项目要我去确定,我得仔细去审核资料,公司里其他人只要做好份内的事情等着拿工资就好,我就不行了,有时候真的挺累的。”

    以前皇上也不止一次的跟苏烟抱怨过,折子太多,各个地方的事情也太多,他都要一个个的去处理,还不能下错误的决策,因为他的任何决定都影响着百姓的生死,所以压力很大,大到有时候他都觉得当皇上一点意思都没有,早知道就不争这个位置了。

    现在听着江景川说这些,苏烟觉得格外亲切,一个男人愿意说这些,就代表着她在他心中是不一样的,“所以我看电视上啊,那些总裁老板天天都有空去追女主角,我还挺吃惊的,怎么他们这么闲,你却这么忙?”

    “怎么,江太太这是在抱怨江先生没有陪她吗?”江景川也算是吐槽倾诉够了,开始有心思打趣苏烟了。

    苏烟掐了他一下,语气却很严肃,“没有抱怨。”

    “什么?”

    “我说没有抱怨你,景川,我时刻都记着自己的丈夫是什么身份,你给了我很多人梦寐以求的生活,让我不用每天去挤地铁上班,让我不用为了生活奔波,之前就听人说过,如果觉得生活很容易的话,肯定是有人承担了我的不容易,现在,帮我承担着这些不容易的人是你,也是因为你我才能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景川,你可能都不知道你在我心里有多厉害。”

    苏烟说的是实话,如果以前还不明白她现在拥有的是什么,那现在也该明白了,她没有觉得现在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要得到就必须得有付出,江景川给了她想要的东西,那她必然也要回报他。

    她能回报给他的就是陪伴跟理解。

    江景川听了这话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无论有钱没钱,能听到老婆说一句,我觉得你非常厉害,有了这样一句话,就算明天再不愿意去上班,也得爬起来继续去战斗了。

    第二天早上江景川跟打了鸡血一样去上班,万万没想到,公司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秘书告诉他,有位程小姐想要见他,现在就在门外。

    江景川正在看项目案,头都没抬:“你跟她说,我不在公司。”

    琳达一听这话就知道有猫腻,但此刻也不敢表露出好奇,走出办公室,跟程影礼貌地笑道:“不好意思,我们江总今天不在公司。”

    “是吗。”程影心都凉了,她没有想到江景川竟然会这么绝情。

    她以为她现在人都过来了,他最起码也要见她一面,昨天离开还情有可原,毕竟他老婆在一旁,今天这算什么?

    就这么不想看到她?居然连见一面都不愿意。

    程影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她还真没想那么多,只是想看看江景川而已,一方面就像她跟隋盛说的那样,毕竟这么多年没见了,曾经也是朋友,好不容易回国一趟,想要见一面并不过分,另一方面则是太好奇了,尽管对江景川已经没有当初的感情,但还是会介意,介意他到底是被什么样的人收服了();。

    江景川是她的初恋,是她第一个真正爱的人,那段感情她几乎付出了所有,哪怕知道对方并不爱自己,也仍然坚信只要赖在他身边,他迟早有一天会被自己感动。

    事实证明,有句话还真是说对了,对于男人来说,如果一开始不爱你,那么之后也真不可能爱你。

    她认输她投降,趁着自己还剩半条命果断提出分手,其实在说分手的时候,心里仍然期盼他是能够挽留她的,没想到他什么都没说。

    即使后来遇上了现在的丈夫,即使现在婚姻很幸福,有时候在路过曾经跟江景川一起去过的地方时,仍然会失神。

    她以为江景川是不会爱上任何人的,不然让她怎么接受?

    然而现在他真的爱上别人了,让她怎么不好奇?

    当然也只是好奇而已,程影看了看总裁办公室的方向,勾唇自嘲一笑,这世上最难堪的事莫过于,她以为江景川对她有一丝愧疚,毕竟当初他没有好好珍惜她,她以为他最起码也要见她一面的,是了,她该明白的,他从来都没有喜欢过她,即使分手时有过愧疚,那也是转瞬即逝的。

    现在他已经爱上别人了,肯定是能离她有多远就有多远。

    等到程影走后,江景川才松了一口气,他不知道如果是别的男人遇到类似的情况,是不是会像他一样,他不愿意做任何会伤害到苏烟的事情,因为生活不是电视剧,一个误会可以用后来的拥抱消弭的,更重要的是,他明明可以避开误会的发生,又为什么要顾及莫须有的面子故意去制造误会呢?

    他承认,曾经他的确有做得不对的地方,可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江景川知道,经过今天这一出,程影是绝对不会再找他了,也不会出现在他面前了,其实这样就很好了,就像过去那几年里,不见面不联系也就不会有误会产生,不是很好吗?

    王思棋在听到程影回来的消息时,一颗心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她现在已经不再指望江景川会喜欢上她了,很多事情想通之后就开始变得简单起来,只是她心里仍然有一种难以发泄出来的悲愤,她觉得,就算她得不到江景川的喜欢,就算江景川跟苏烟之间会白头到老,但只要有机会,她还是想给苏烟添堵的。

    真要说她跟苏烟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那也夸张了,如果苏烟不是江景川的老婆,她跟她也没有仇没有怨。

    谁叫她是江景川的老婆呢。

    王思棋其实也不太愿意跟江景川做朋友,之前忍了那么多年,是因为心中还有幻想,现在江景川做的事情已经打破了她的幻想,反正恋人是做不成了,当朋友也没多大可能,既然这样的话,那就破罐子破摔好了,只要能给苏烟添堵,她就开心。

    连她自己都没发现,与其说她是对江景川念念不忘,更不如说她是在嫉妒苏烟,无关江景川,只是出于一个女人的自尊。

    王思棋知道江景川别墅的座机,便打了过去。

    苏烟也开始备孕了,严格按照王阿姨的要求,在吃一份营养均衡的水果,这时候刚招进来的一个佣人过来了,“太太,有个小姐打电话说找您有事。”

    “谁?”苏烟一怔,如果是万熠或者江菁菁要找她的话,可以直接打她手机的。

    佣人摇了摇头,“她没说,只说是您的朋友。”

    苏烟起身往客厅走去,电话一接起来她就后悔了,因为是王思棋打过来的。

    “苏小姐,这段时间过得还好吗?”王思棋坐在沙发上,肩膀夹着手机,正在慢条斯理的涂着指甲油();。

    跟王思棋也算是撕破脸皮了,苏烟知道江景川也很不喜欢她,所以表面功夫都懒得装了,直接开口:“王小姐你要没什么事的话,我就挂了。”

    王思棋最最厌恶苏烟用那种漫不经心的语气跟她说话,她是谁啊?不过是因为运气好嫁给了江景川,居然还敢这样跟她说话,如果苏烟没有嫁给江景川,她连跟自己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苏小姐,我猜我接下来说的事情你一定会很感兴趣的。”王思棋因为一时气闷,指甲油没有涂好,她气得将指甲油直接砸了出去,看着纯色的地毯上沾着红色的指甲油,心情总算平复下来了。

    苏烟对王思棋说的事情一点都不感兴趣,只是心里的不耐烦简直快到顶点了。

    “不知道你认不认识程影,或者说有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我就不卖关子了,她是江景川的初恋女友,现在她回来了,苏小姐,我跟你说这件事没有别的意思,只是程影以前跟我们也都是一个圈子的,说来也奇怪,我们当时都以为他们会结婚的呢,毕竟两人也算是门当户对,诶,现在想想,真是挺可惜的……”

    “以前就听说了,景川对程影可是喜欢得不行呢,你还不知道吧,以前江家跟程家关系特别好,听说两人都差点订婚了。”

    王思棋还在装模作样的各种明示暗示程影是谁,苏烟面无表情地听着,到最后实在是不耐烦了,她直接开口打断:“王小姐,你说,被喜欢的人彻底厌恶是什么感受?”

    还准备滔滔不绝想要讽刺苏烟出身的王思棋怔住了,“你说什么?”

    苏烟却笑了起来,还笑得特别的开心,压低声音一字一句道:“王小姐,你马上就会体会到了。”

    说完之后她就挂了电话,回到了卧室,坐在床上还是无法冷静下来,王思棋的话让她突然灵光一闪,昨天江景川跟隋盛说的话本来就很奇怪,当时她还有些疑惑,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清晰起来了。

    昨天隋盛应该就是跟那个程影在一起吧?

    难怪他会拉着她就走。

    苏烟知道自己不应该因为这件事生气,她比谁都清楚,江景川现在喜欢的是谁,她也知道,江景川对前任根本就没有感情了,她更加知道,江景川昨天的做法是非常正确的,可她还是生气了。

    想到王思棋说的话,她起身沉着脸将桌上的花瓶扫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不知死活!

    王思棋已经将她仅剩的耐心都挥霍完了,上次的事情她可以不去计较,可是今天……

    到底是因为王思棋迁怒江景川,还是因为江景川而迁怒王思棋,这已经不重要了,苏烟骨子里其实也是非常小心眼的人,以前在后宫就是这样了,她不会主动去跟嫔妃们争,也不会算计她们,可谁要是把主意打到她头上来了,让她不痛快了,她就要对方十倍百倍的感受这种滋味。

    苏烟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想着自己接下来应该做什么,对自己才最为有利。

    她不确定程影这次回来是想做什么,但只要是跟江景川沾得上边的,她通通都要扼杀在摇篮中。

    她已经烦腻了王思棋这个人了,之前不去处理不给回应,是因为想着对方应该会有所收敛,可是她现在能感觉得到,王思棋已经没什么顾忌了,她今天能打电话来膈应她恶心她,说不定这只是一个开始,苏烟自认为还没有善良到可以容忍一个极品在自己生活中蹦跶。

    而这两个人她都不可能正面对上,只能让江景川去解决了();。

    江景川是什么态度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要让他看到她的态度。

    她不会去跟他吵架,也没必要,她要他知道,不管是程影还是王思棋,这两个人都让她难过了。

    她也可以像上一次那样,乖乖地呆在家里等江景川回来的时候上一通眼药,可是这一次,她不想这样做了。

    其实连苏烟自己都没发现,她现在的情绪,不叫生气,叫吃醋。

    王阿姨从外面回来,买了新鲜的水蜜桃,准备上楼喊苏烟下来吃的,结果打开卧室门,不仅没有看到苏烟,还看到地上一片狼藉,她赶忙下楼在别墅找了一圈,都没看到苏烟,问家里的佣人也没人知道苏烟去了哪里。

    在江景川下班准备回家的时候,接到了王阿姨打来的电话。

    王阿姨试探着问道:“先生,太太跟你在一起吗?”

    江景川疑惑不已,“没啊,怎么了?”

    两个小时后,江家别墅气压低得吓人,连管家都不敢说什么,江景川拿着手机走来走去,脸色黑得吓人。

    所有他能找的地方,所有能找的人都找了,都说没有看到苏烟。

    江景川努力克制自己不去胡思乱想,可是心情越来越暴躁,最后直接一脚踹开了一旁的椅子,吓得其他佣人缩着脖子都不敢大声喘气。

    “没人看到太太出门吗?”江景川冷声问道。

    在这种气氛下,一个佣人站了出来,弱弱道:“先生,今天有人打电话过来,是找太太的。打的是座机。”

    座机?

    江景川死死地盯着放在桌子上的座机,对管家说:“去查,查今天的来电记录。”

    他不知道她能去哪里,他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更不知道她现在是不是安全的,江景川快被自己的臆想逼疯了,拿起车钥匙又一次出门去找她。

    从来没有那一刻像现在这样确定,他是爱她的。

    也没有那一刻像现在这样惊慌失措,他是害怕的。

    江景川走在石板路上,现在已经十点了,这里的铺子都已经关门了,一点一点的更为接近那个地方,江景川的心也像是被一双手攥紧了一样,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失去她,即使理智一遍一遍的告诉他,她不会出事的,她带了手机跟钱包,能出什么事呢?可心里还是害怕了,他怕自己失去她。

    站在门口,江景川一颗心都到嗓子眼来了,他试探着推开了门。

    苏烟正坐在台阶上,抱着膝盖,不知道在想什么,听到开门声,她抬起头来,在看到来人是江景川时,眼泪倏地就掉了下来。

    “对不起……”她继续垂着头低声道。

    江景川看着她这个样子,所有的担心全部化为心疼,他从来都没有看她这样哭过,不是嚎啕大哭,而是无声地流着眼泪,样子委屈极了。

    “我是准备马上回家的。”

    “我没有想让你担心。”

    “景川,我错了。”苏烟死死地咬着下唇,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我说谎了,我想让你担心,对不起,我太小心眼了,可是……我心里真的好难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