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苏烟从来都知道,最厉害的武器是感情,男人最怕的是女人的眼泪,她拥有着江景川的感情,此刻流的眼泪杀伤力有多大可想而知,江景川将她抱在怀里,心疼得不行了,吻了吻她的眼睛,焦急道:“乖,不哭了不哭了,是我错了是我错了。”

    躺在他怀里,苏烟想哭又想笑,他哪里错了,他根本就没错,只是听到这样一番话,原本有作戏成分在的委屈也变得真实起来了。

    她眼泪流得更凶了,抓着他的衣袖,哽咽着道:“我真的太没用了,别人随便说些什么就可以影响到我……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的。”

    江景川非常自责,他觉得都是他没有处理好这些事情,才会让她哭成这样,口中不停地重复着那些安慰的话。

    十多分钟后,苏烟也平静下来了,两人一直在这里不是一回事,江景川干脆用公主抱的方式抱起了她,苏烟一声惊呼,赶忙抱着他的脖子,瞪圆了一双眼睛低喊道:“做什么();!快放我下来!”

    江景川抱起她往门口走去,低低道:“你累了,我抱你上车。”

    苏烟身材娇小,江景川抱着她完全不吃力,走在石板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有一两个路人经过,看着这一幕都好奇地张望着,江景川浑然未觉,这个晚上他经历了之前从未有过的恐慌畏惧,还有煎熬,明明知道苏烟不会出什么事,可还是不可避免的会在脑海中联想一些有的没的,在最崩溃的时候,他甚至在想,如果人生中再也没有她,那他该怎么办。

    跟苏烟在一起太开心了,她太好了,以至于他认为接下来的人生也会跟之前一样,没有太大的起伏,就这样平淡的幸福着,他以为会这样的,可是大概老天看他的日子过得太顺遂太开心了,非要制造一些麻烦出来,他以为不去理会就好,可他的不理会让苏烟知道了会很伤心。

    将苏烟放在副驾驶座上,江景川又从后备箱里拿出一瓶水,为她拧开瓶盖递给她,然后才回到车上,街道本来就很安静,车内更是隔绝了外界的声音,苏烟小口的喝着水,她垂着头苦笑道:“不好意思,因为不知道该去哪里,好像去哪里都不对,所以就来了外婆家。”

    她为什么要选择来江景川的外婆家,这里是他温情的回忆,是他每次不开心烦闷时都会来的地方,对他而言意义是不同的。

    江景川紧紧握着方向盘,侧过头看了她一眼,“为什么要不停地说对不起,为什么要说抱歉。”

    苏烟眼眶又红了,鼻子很酸,她看着江景川,作出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的姿态,轻声道:“我不是一个好妻子,明明应该相信你,事实上我也是相信你的,可我做出来的举动好像又不是那样的,景川,我明明知道你平常工作都那么忙了,昨天还想着,我这个人做什么都做不好,唯一能给你的就是信任跟理解了……怎么办,现在我好像都做不到了。”

    她知道说什么样的话,摆什么样的表情效果最佳。

    江景川听了这话,内心的愧疚更深了,他想要探出手抱她,却被她躲开了。

    “我什么都做不好,什么都不能为你做,现在还这样容易被人影响,简直一无是处,这样的我,真的能当你的妻子吗?我在想这个问题。”苏烟何尝不知道江景川什么都没做错,这根本不关他的事,可是感情就是这样,因为他,她被王思棋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了,她能怎么样?她就是让他知道,她之所以这样,全是因为在意他,曾经王思棋的种种挑衅她隐忍也是因为喜欢他。

    之前江菁菁在朋友圈发过心灵鸡汤,大概意思是,爱一个人要留三分,爱得太满的话,容易失去自我。

    苏烟深以为然,但有句话怎么就没人说,如果对一个人的感情有三分的话,就一定要让对方感受到有十分。

    江景川听了这话眼里闪过一丝恼怒,死死地盯着苏烟,“你真的这么想吗?谁说你一无是处,你凭什么能这么想。”

    在认清自己的感情时,他就已经做好了会一辈子跟她走下去的决心,他因为这段感情因为她每天都那么开心,她现在却因为一个外人动摇决心,江景川也有些受伤了。

    苏烟再也不能控制,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我不是吗?我什么都不能为你做,无论是王小姐,还是什么程小姐,她们可以帮助你好多好多,我不能……”

    江景川复杂的看着她,叹了一口气将她抱在怀里,探出手轻柔的拍着她的肩,“老婆,她们是她们,你是你,对我来说,你就是这世界上最好的了,你怎么能说自己一无是处,我看到的都是你的优点。”

    他不会说太多安慰人的话,但这就是他的真心,别人再好又怎么样,又不是她,她就算真的一无是处,那又怎么样,他还是喜欢她();。

    苏烟恨恨的咬在他的肩膀上,一点都没留情,江景川虽然痛,但也都忍着。

    “你不知道我刚才多怕!”苏烟又捶打着他,带着浓浓的鼻音,“我怕你找到我,更怕你找都不找我,江景川,我讨厌你!”

    江景川听到她这样说,无奈地笑道:“我哪敢不找你,都快找疯了,老婆,你现在冷静下来了吗?”

    “……恩。”矫情要适可而止,她刚才铺垫的那些话已经够了。

    的确冷静下来了,现在就看江景川是什么态度了。

    “那好,解决问题的时候到了,你先告诉我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我想听你说。”管家有查来电显示,其中下午王思棋就打过电话来,江景川大概能猜到是怎么一回事,但还是想听听苏烟是怎么说的。

    苏烟早就在外婆家的时候就想好要怎么解决这件事了,她放开了江景川,这次不去看他了,垂着头语气里是深深的失落还有怅然:“王小姐今天打来电话,她告诉我,你的初恋女友回来了,她还说你以前很喜欢那个程小姐,差点就订婚了,还说程小姐跟你才是门当户对……”

    她没有添油加醋,王思棋就是这么说的。

    苏烟觉得王思棋现在实在是脑子有问题了,以前王思棋还幻想着能跟江景川在一起,还能收敛点,现在估计是知道江景川不可能喜欢她了,也懒得掩饰了,肯定想着法的给她添堵,苏烟却不打算给她这个机会。

    这样的人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她要真想做点什么,难不成把她杀了?现在可是法治社会。

    就只有让江景川意识到这个严重性,她相信他会处理好的,连这么个女人都解决不好,她还要他干什么?

    这种事情,只能让男人去解决,女人跟女人之间如果不争得头破血流,谁会甘心。

    她还想以后的日子能够清净一些,绝不给王思棋继续给她添堵的机会。

    江景川对王思棋本来就只是非常普通的朋友,在得知她的感情之后,那丁点可以忽略不计的友情也就消失了,上次的事情他没跟她计较,这次就不一样了,他其实不算什么好人,别人觉得他好,是因为没有破坏他的生活,一旦谁有这种心思并且付出行动了,江景川那也是分分钟翻脸不认人的。

    “我可以纠正一点,程影并不算我的初恋女友,当然说这样的话好像有些不负责任,但至少在我心里,她不是的。程影的确回来了,昨天我拉你回家也是因为程影在,她今天也去公司找我了,我没有见她,我想告诉你的是,无论我跟她有着怎样的过去,那都已经不重要了,在跟她的那段感情中,我很被动,我当初亏欠了她,但在分手的时候,就什么东西都没有了,小烟,可能说这样的话,会显得我这个人很渣,但这的确是我的真心话,二十八年的人生中,我真正喜欢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你。”

    如果可以的话,江景川并不想提到程影,无论他怎么说,曾经他的确亏欠她,在恋爱的时候没有好好对她,这就是一种亏欠,可在分手的时候已经结束了,他没有跟别人说过从来没喜欢过程影,因为这是对她的一种侮辱,她曾经是真的喜欢他,也为了那段感情奋不顾身的努力过,他不可以否认这段感情。

    只是现在看着苏烟的眼泪,他只能说出藏在心里的话。

    可能在苏烟面前,他是个好男人,是个好丈夫,可在程影面前,他的确不是合格的男朋友,甚至称得上是她生命中的渣男。

    只是他曾经亏欠程影的感情,绝不可能拿苏烟的耐心去弥补。

    这对苏烟是不公平的();。

    所以他不见程影,就是因为这样。

    苏烟听了江景川的话,都没有去分析一下,就断定他说的是真话了,江景川没有必要骗她,事实上这番话瞬间就抹平了她的大半愤怒,她知道被人爱是什么感觉,她曾经拥有过,现在也在感受着。

    “小烟,王思棋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我跟你保证,这是最后一次。”江景川坚定地又重复了一句,“这是最后一次。”

    苏烟反握住江景川的手,勉强一笑:“我好像没有什么资格要求你一定要一心一意的对我,因为我曾经……也没有一心一意,景川,不管你相不相信,我还是要告诉你,我是真的喜欢你,所以我害怕失去你,害怕自己不够好,害怕自己会被别的女人比下去,更怕你有一天会后悔娶了我。”

    不,你永远都不会有这个机会后悔的。

    江景川闻言笑了笑,又揉了揉她的头发,“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我们都大方一点,可以吗?我不会介意沈培然,你也不要介意程影,好不好?至于你说怕我会后悔,我可以告诉你,我不会的。”

    苏烟之所以放大程影的事,也是想借此消除沈培然留下来的影响。

    江景川能够说出这番话已经很合她心意了,她也不再别扭,用力地点了点头,“好,我不提了,你也不提了,从现在开始,只有我跟你,没有别人。”

    “好。”

    江景川想着总算把苏烟哄好了,心里算是松了一口气,程影不会再来找他了,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再见面了,现在关键是王思棋,他对别的女人本身就没有多少耐心,王思棋今天做的事已经触及到他的底线了。

    “完蛋了!”苏烟捂着自己的眼睛,本来因为哭过她就带了些鼻音,此刻说着这样的话更像是撒娇,“我的眼睛肿得跟核桃一样了,好丑好丑!”

    现在才发现吗?

    见她跟个小女孩一样为了外貌炸毛,江景川哑然失笑,哄道:“没有,还是很美。”

    “骗人。”苏烟从包里拿出手机,看着自己的眼睛红肿了,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将手机往江景川身上砸过去,“我这样子还怎么见人啊!好丑!”

    她今天出门的时候特意没画眼线,就怕哭成个大花脸。当然,她没指望江景川发现这个小心机。

    江景川揉了揉胸口,对她实在是没辙了,“我说什么你都说我骗你,那我还是不说了。”

    “家里其他人都知道了吧?好丢人。”苏烟苦恼的靠着车窗,一脸愁容,“早知道就不这样任性了,都没考虑后果。”

    “没事,没人会笑你。”江景川一本正经地说道,“任性是江太太的权利。”

    “是吗?”

    “江先生说的。”

    “我要是一直任性下去呢?”

    “江先生说,没有关系,任性他也喜欢。”

    回到别墅的时候,因为江景川打电话交待过管家,此刻别墅里没有其他人,不用被一些人围着关心,苏烟轻松了很多,洗了澡之后就上床睡觉了,她感觉今天特别的累。

    江景川在她睡着之后,来到书房拨通了隋盛的电话,让他帮忙整理王氏的一些资料。

    隋盛本来都快睡着了,听到江景川这么说,愣是给吓醒了,“哥,亲哥,你要做什么?”

    江景川站在落地窗前,目光深沉:“隋盛,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有软肋();。”

    正如他的软肋是苏烟,王思棋也有软肋,她的软肋是王氏。

    隋盛都不敢大声喘气,试探着问道:“你这是要对付王家吗?不至于吧。”

    “至于。”江景川冷声道:“事实证明,我的耐心我的脾气并没有让她收敛,反而变本加厉起来,隋盛,所有的大事一开始都是小事。”

    他曾经听同学说过这样一件事,是同学亲身经历的事情。

    小时候他喜欢玩开水瓶上的木塞子,可里面都是滚烫的开水,很容易就会被烫伤,那时候,同学的妈妈狠了狠心,把他叫过来,直接拿起开水瓶的木塞子烫他的手背,同学说,其实已经不太记得到底有多痛了,但从那以后,他再也不敢玩开水瓶的木塞子了。

    人就是这样,没有感受一下痛的滋味,根本就不会收敛。

    他不是真的要对付王家,可他一定要让王思棋知道,她如果再敢这样下去,她就会尝到痛的感觉。

    这不是小事,一次两次,他还可以哄好苏烟,次数多了,苏烟的耐心也是有限的,如果哪天她真的生气了,这后果谁来承担?

    他不可以把这件事还当成小事。

    隋盛明白江景川的意思,叹道:“那好吧,我也能理解你,苏烟没事了吧?”

    提到苏烟,江景川的目光一下就柔和下来了,“好多了,就是哭得累了,洗了澡就去睡了。隋盛,其实我有一点小开心。”

    “神经病啊?你老婆今天可是离家出走了!”

    “你不懂。”江景川眼里的笑意都快溢出来了,“她今天说她真的很在意我,你可能不明白这种感受,反正我还挺开心她能这么说的。”

    苏烟美丽大方温柔体贴,这些都是他喜欢的,可他更喜欢看她在意他的样子。

    他觉得,她真的特别喜欢他,也特别在意他,所以才会这样不自信,才会这样患得患失。

    隋盛翻了个白眼:“你真的有病,挂了,不说了,资料明后两天给你。”

    隋盛已经摆出了态度,江景川还挺欣慰的,真心实意的说了一句谢谢,恶心得隋盛当机立断就挂了电话。

    江景川重新回到卧室,苏烟睡得格外香甜,他一躺下来,她就自然而然的往他怀里靠,江景川没能忍住,低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

    别墅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江家老宅也都知道了,这事情瞒不住,第二天苏烟刚起来梳洗好,王阿姨就急急忙忙上来说:“太太,老太太老太爷他们都过来了!”

    苏烟心里一惊,表面上还是很淡定的样子,“怎么回事?”

    “老太太跟老太爷现在在楼下训先生,快下去吧,老太爷都要拿拐杖打先生了!”

    苏烟赶忙跟着王阿姨下楼了,果然江家其他人都到了,江菁菁拼命地跟她使眼色,苏烟心里慌得不行,再一看,江景川老实的站在一旁,江老太爷唾沫星子横飞:“这么大的事情昨天怎么不说!要是小烟出了什么事怎么办!江景川,之前跟你说的,你都忘到狗肚子里去了是不是?!”

    江老太太看到苏烟过来,赶忙起身,焦急地问道:“小烟,你没事儿吧?”

    他们也是今天一早才得到消息的,吃了早饭就赶过来了();。

    苏烟小跑着过去,扶着江老太太,飞快地瞥了江景川一眼,在心里说了抱歉,又让他背锅了,“奶奶,我哪有什么事儿,这不好着吗?”

    江老太爷仔细端量着苏烟,发现她气色还不错,脸色这才好了不少,“今天把这事给说清楚了,到底怎么回事?小烟,你来说,是不是景川给你气受了?”

    “没有没有,爷爷,不是那么一回事,跟景川没有关系,是我自己的问题。”苏烟也猜得到江家其他人都知道了,在江景川面前,她可以无理取闹可以任性,可现在在他的家人面前,她可不能再像昨天那样。

    江爸爸江妈妈在一旁当背景板,都不吭声。

    江老太太也听管家说了一些,沉着脸道:“我听说是因为王家的姑娘?”

    还真别说,江老太太脸一板,气场十足,就连江老太爷都没说话了。

    苏烟赶忙摇头,“奶奶,不是这样的,我就是在跟景川闹脾气,就因为一些小事,现在已经处理好了,奶奶,您要怪就怪我吧,是我的问题,跟景川真的没有关系。”

    江妈妈听了这话看了苏烟一眼,眼里有着笑意。

    江景川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出,看苏烟将一切都包揽下来,他也坐不住了,“是我没有处理好这些关系,爷爷奶奶,我保证会尽快整理好。”

    无论爷爷奶奶有多喜欢苏烟,江景川都不希望自己的家人因为这件事对苏烟有意见。

    他背的锅已经够多了,也不差这一个。

    再说了,本来就是他没有处理好,苏烟哭了,这一切就都是他的错。

    江老太爷用力地用拐杖敲了敲地面,瞪了江景川一眼,骂道:“本来你们小两口的事情,我们也不打算掺和的,只是小川,别的不说,外面这些乱七八糟的女人你要处理好,如果再闹到我们面前来,我打断你的腿!”

    这话说得……

    就连苏烟的嘴角都抽了抽。

    本来没什么事的,怎么在江老太爷的口中就变了个味儿呢。

    不知道的还以为江景川在外面有情况呢。

    这会儿幸好其他的佣人都出去了,不然听到了,还不知道怎么想。

    不管怎么样,这会儿她都要维护自己的丈夫,在脑子里快速过了一遍,苏烟又笑盈盈的冲江老太爷道:“爷爷,我知道您心疼我,可这个事情实在不是景川的错,他已经做得很好了……”她顿了顿,像是害羞了一样,“是我吃醋了……”

    这话一出,大家都愣住了,江景川没能忍住笑了一声。

    他觉得他老婆实在是太可爱了\(^o^)/~

    话都已经说出来了,也收不回去,苏烟索性就破罐子破摔了,“景川以前的女朋友回来了,我就是……诶呀,爷爷奶奶,反正就是这么一回事儿,您别怪景川了。”

    总而言之,她得把事情揽下来,其他事情都好说,现在他的家人都过来,是因为重视她,有些小脾气她可以在江景川面前耍耍,但在他的家人面前,她首先要学会低头。

    一直没说话的江妈妈站了出来,一手揽着苏烟,乐呵呵笑道:“爸妈,这真不能再问下去了,不然小烟该恼羞成怒了。”

    江老太太跟江老太爷对视一眼,看了看苏烟,又看了看江景川,江老太爷清了清嗓子,“没事就好,小川,这是在提醒你,王家那姑娘你打算怎么处理?”

    “爷爷,我会处理好的,您放心();。”江景川也很无奈,他现在深深地觉得,这必须得跟别的女人划清界限,还得时刻保持警醒,不然不仅伤害夫妻感情,还可能引发家庭矛盾。

    实在是太不划算了,心里对王思棋更是不喜了几分。

    看着也没什么事,江老太太跟江老太爷就先离开了,江妈妈拉着苏烟在房间里进行婆媳之间的深谈。

    “小烟,现在爷爷奶奶都不在了,你可以跟我说了。”江妈妈又补充了一句,“在你跟小川之间,我是中立的,所以可以放心大胆的说。”

    苏烟其实挺佩服江妈妈的,也知道江妈妈说的是实话,她犹豫了一会儿,慢慢地说:“妈,不知道您有没有过这样的感受,明知道不是对方的错,也知道对方已经做得够好了,可还是忍不住生气,忍不住迁怒。昨天就是这样,理智告诉我,这一切跟景川没关系,可我还是会生气。”

    江妈妈冲她安抚的笑了笑,“这种感受啊,我当然也有过,别说以前了,就是现在我还是三天两头的作。”

    苏烟来了兴趣,好奇地睁大了眼睛。

    江妈妈还三天两头的作啊,就自家公公把她还当成女神一样捧着,用得着作吗?

    “有时候我心情不好了,看着小川爸爸心情好,我都会不高兴,女人嘛,谁能解释得清。相比于男人,女人的心思会细腻很多,也敏感很多,很多时候我们自己气个半死,他们还不能理解,觉得我们为什么会生气啊,有什么好气的,不能说谁对谁错,性别不同嘛,小烟,我相信你也清楚,你跟小川的事情我不会插手,我相信你自己会处理好的。”江妈妈又补充了一句,“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会明白我的意思的。”

    苏烟当然明白江妈妈的意思,她是在告诉她,有时候江景川可能会忽略一些事情,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男女思维不一样。

    “景川如果有做得不对的地方,或者说有什么人因为景川而让你难受,你可以直接告诉他,我的儿子我清楚,他不是一个不作为的人,你只要跟他说了,他就会明白,也会把事情处理好的,小烟,夫妻之间的所有的问题,其实都是沟通问题,你觉得呢?”

    苏烟用力地点了点头,的确,人跟人之间,大多数问题都是沟通问题。

    看苏烟像是听进去的样子,江妈妈满意的笑了,对这个儿媳妇,她一开始谈不上满意,但也没什么意见,现在却是很喜欢了,能活得通透,拎得清的人还是太少,有这样的儿媳妇至少不用担心家宅安宁了。

    “我明白您的意思,其实我跟景川之间没什么问题,只是不知道您能不能理解,我有时候不是不相信,只是希望他能紧张我,您别笑我,我也知道自己这样很幼稚。”苏烟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一笑。

    江妈妈拍了拍苏烟的手背,婆媳俩相视一笑。

    等江爸爸江妈妈都走了之后,江景川拥着苏烟长舒一口气:“三堂会审总算结束了。”

    苏烟靠在他的肩头,语气里都是抱歉,“都是因为我,不然爷爷奶奶他们就不会骂你了,都是我不好。”

    “是我太自信了,总以为自己能避开麻烦,绕过误会,我以为自己不去见程影就没多大事儿了,哪里想得到麻烦从来都是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发生。”江景川说着就从口袋里摸出钥匙放在苏烟手心,笑道:“这是我那公寓的钥匙,以后你要是不开心了,找不到要去的地方就去那里吧,透露一句,我那公寓里的一些摆设是拍卖来的,你要是需要的话,砸了发泄也好,外婆家太远也太偏了,是不是?”

    苏烟推开他的手,瞪了他一眼道:“你什么意思啊,我有那么凶?”

    江景川又拉回了她,低低笑道:“我这是以防万一,这样你要是砸累了还可以睡一觉,冰箱里还有喝的,对了,我公寓里还有外卖的名片,可以叫吃的();。”

    “喂!”到底什么意思啊!

    “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江景川捏了捏她的脸蛋,认真道:“拿着吧,我也希望不要有用到它的那一天。”

    苏烟不会知道,昨天当他站在门口,看着她坐在台阶上抱着膝盖的样子,太孤独了,也太无助了,就好像这世上没有可以让她依靠的东西一样,让他心疼的不仅仅是她的眼泪,更是她那样的姿态。

    他一直都知道,嫁给他,她的压力很大,在这样的家庭谁能轻松呢,只是他还是想尽力的给她撑起一个国度,让她能够得到最大的开心。

    她怎么会一无是处呢。江景川心想,苏烟永远不会知道,她的一个表情,一句话,对他的影响才是巨大的。

    江景川在家里呆了一会儿就出门去公司了。

    王阿姨这才有机会跟苏烟说话,她递给苏烟一杯果汁,试探着问道:“太太,你打算怎么办?”

    苏烟很欣慰,至少她身边的人都不是王思棋这样的蠢货,这让她很舒心,王阿姨这话算是问到点子上了,王思棋的事情自然是不能轻易的就翻篇的,要是下次她再来个死灰复燃,不得膈应死人啊?

    她说过了的,主动挑衅她让她不痛快的人,她就要十倍百倍的还回去。

    她决心要跟王思棋算总账了,总不能就这样小打小闹一下就过了,当然这事情还是得看江景川的态度,目前还差点什么。

    苏烟一点都不觉得自己的想法过了,她最清楚王思棋这种人的劣性了,这种人在后宫里她见得多了,本想着发回善心放过对方,以为别人会收敛一点的,结果呢,别人不但不觉得感激,等下一次还会变本加厉。

    对这样的人,要是怀有善意那真是蠢到家了。

    她可没那心思也没时间感化王思棋。

    只是她不清楚江景川究竟要做什么,该不会又是无关痛痒的跟王思棋说一番有的没的吧?

    苏烟看向王阿姨,摇了摇头,“还没想好,反正不能这么轻易翻篇。”

    王阿姨听了也连连点头,“你心里有数就好。”

    在这方面,王阿姨还是很相信苏烟的,也是那个王小姐太傻了,将一手好牌打成烂牌,怪得了谁呢。

    等王阿姨离开卧室后,苏烟一个人闲得无聊,就跑去江景川的书房开始写字,写了几张之后,她有了一个打算,决定今天下午给江景川送些吃的,想到这里,她回到卧室,来到衣帽间准备挑选衣服,打开衣柜时,鬼使神差的拉开了抽屉,看到里面的卫生棉,她愣了一下。

    刚来这里的时候,她来了月事,第一反应就是找月事带。

    可她不知道该跟谁要,那时候她生怕说错一个字,只能呆呆的坐在床上,还是王阿姨看到床单上的血,看她一直在发呆,这才给了她一包卫生棉。

    她在洗手间研究了好久,终于学会怎么用了,那时候她还在感慨,这可比月事带方便好用多了。

    手拿着一包卫生棉,苏烟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