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隋盛的办事效率很快,江景川刚到公司没一会儿就收到了隋盛传过来的资料,王氏近几年都在走下坡路,现在也不过是在吃老本,表面看着风光,实则一天不如一天了,本来前段时间的招标案王氏是准备拿下的,没想到被陆漾中途截走,正在江景川看资料的时候,秘书琳达进来说王小姐过来了。

    江景川犹豫了一会儿,点了点头,“让她进来吧。”

    隋盛虽然非常厌恶王思棋,可两家父母也算是旧交,他也是担心江景川真的会对王氏做些什么,所以在收集资料的时候,通过其他人给王家透露了一些风声,王思棋的爸妈在再三逼问下,这才知道自家宝贝女儿都做了些什么蠢事,逼着她上门跟江景川道歉,希望江景川能看在以往的面子上,就不要跟他们一般计较了。

    王思棋就算再无知,现在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赶忙赶了过来。

    原本准备的一腔说辞在看到江景川那冷漠的表情时,像是卡壳了一样,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王思棋这会儿才意识到,其实一直到现在,她还是喜欢他,还是奢望他能回应自己的。

    有那么一瞬间她恨不得转头就走,因为一个她口中的贱女人,他居然还想对付她家,这就算了,她居然还死乞白赖的过来,希望他放自己一马,这种事无疑是把自己的脸撕下来任由别人践踏,王思棋脸上火辣辣的,心里更是委屈不已。

    王思棋不说话,江景川也不主动开口,继续低头看着资料。

    就这样过了十分钟左右,王思棋首先就憋不住了,她原本想质问他为什么要那样做的,可话到嘴边气势就弱了一大截,“景川,你想对我家做什么?”

    她此刻已经忘记了爸妈嘱咐的,满腹的心酸让她根本就没办法向他低头。

    凭什么呢,她做错什么了?他居然这样狠心?

    她做什么了?不过是打了个电话告诉苏烟一些实情而已,难道就因为这么一件小事就想要对她的家族出手?

    江景川放下手中的钢笔,关上电脑,双手合握在一起,好整以暇的看着她,面上没有半分笑意,“思棋,我一直以为你是聪明人的();。”

    他一直以为王思棋会见好就收的,毕竟在他的印象里,她不是这么不知轻重的人。

    坦白说,江景川也没打算这次对王家做什么,毕竟公司的事情都是牵一发动全身的,他不可能不去考虑江氏的立场,只是如果还有下一次的话,他就不会这么好脾气的跟她说话了,大家都是一个圈子的,从记事开始就互相认识,他不可能真的赶尽杀绝,如果王思棋这回能够聪明一点,能够听进去他的警告,那他也不会真的去做一怒冲冠为红颜的事。

    王思棋沉默了片刻,攥紧了手,问道:“你就不听听我说的吗?难道你就这么相信苏烟?”

    江景川看向她,反问道:“我不相信自己的妻子,难道去相信一个外人?”

    在这种事情上,江景川绝对无条件地相信苏烟,更别说王思棋是个有前科的人了。

    外人?

    王思棋几乎身形不稳,好半天才勉强定住心神,“既然这样的话,你到底想做什么?搞垮王氏吗?景川,我不相信你会这样做。”

    江景川终于起身,他过去就不怎么爱说话,也不怎么会笑,但眼里还算有温度,现在他看着王思棋就像是看着陌生人一样,“我记得我上一次就明确跟你说过,我对别的女人并没有什么耐心,显然你没有将这番话放在心上。”

    “我要怎么做,你才能放过我家?”王思棋总算说出了今天来的重点。

    她早就看清了,眼前这个男人她无论为他做了什么,无论她有多喜欢他,她这辈子都不可能拥有他。

    该做的蠢事已经做了,现在她也清楚,她把他惹毛了,事到如今,她也该清醒过来了,因为她比谁都清楚,这个男人是很狠绝的,他对她的耐心所剩无几。

    她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为了喜欢的男人做了一些蠢事,但她更是王家的女儿,爱情跟家族谁更重要,她拎得清,所以她愿意过来放下尊严跟他道歉。

    江景川走到王思棋面前站定,“思棋,接下来的话我只说一次,你爱听就听,我对你过去没有除了朋友之外的感觉,现在你连我的朋友都不是了,因为你伤害到我的妻子了。从你走出这个办公室开始,你对我来说就只是陌生人了,以后,请不要再出现在我太太面前,也不要打扰到我跟我太太的生活。”

    他的语气很平淡,甚至都没有威胁她,可王思棋愣是打了个冷颤。

    “那这一次是什么?”王思棋怔怔问道。

    江景川面色微冷:“警告。思棋,我相信你听得懂。”

    她当然听得懂,他的意思是说,如果还有下一次,他不会再手下留情了,到时候他不会再给她见到他的机会。

    王思棋这一刻倒是很想笑,她为了一个注定得不到的人,要是赔上整个家族,那她该是有多蠢啊。

    “景川,如果我从一开始就告诉你,你会不会……”有那么一点点可能也喜欢我?

    这是王思棋内心最深的执念,好友告诉她,男人都有先入为主的观念,他一开始就只是把她当成朋友,那么接下来也很难改变了,如果从一开始,她就告诉他,她喜欢他,是不是一切都不太一样了?

    程影不是最典型的例子吗?他对程影一开始不是也不喜欢吗?可程影比她勇敢,所以他跟程影在一起了。

    现在想来,王思棋不是不后悔的。

    如果她有幸跟江景川在一起,她绝对不会像程影那样说放手就放手的,哪怕他一辈子都不会喜欢她,她还是不会放手();。

    无论是程影还是苏烟,又有哪一个是真的喜欢他?又或者说比她更喜欢他?

    程影在得不到回应的时候,可以轻轻松松的就放手,苏烟就更别说了,她一开始就不忠!

    江景川知道王思棋没说出的话是什么,他看向她,淡淡道:“不会。”

    王思棋愣住,她没想到他会这样直接,到了这样的时候,竟然连骗她都不愿意。

    如果他说会,起码漫长的人生中,她还可以抱着一个幻想度过,还可以幻想自己曾经与爱情失之交臂,并不是说没有遇到过。

    “我不是故意让你死心才说这样的话,思棋,我不喜欢你,也不会喜欢你。”江景川的确不会喜欢王思棋,从一开始,她就不是他会喜欢的那种人,当朋友可以,但也最多只是朋友了。

    无关告白早晚问题,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王思棋现在连恨的感觉都没有了,江景川这一次可谓是打蛇打七寸,他知道她的软肋,她就算心里再悲愤也不敢再做什么了,她也开始相信,一个男人正是因为对自己没有半分感情,所以才能这样轻描淡写的说出最伤人的话。

    “我走了。”王思棋郑重其事的对江景川鞠了一躬,“再见了。”

    江景川没有说话,回到位置上继续工作,再也没有看她一眼。

    她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原本以为自己是女主角,万万没想到,在他的世界里,她是观者巴不得她快点领盒饭的配角。

    王思棋走了,江景川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看着车流,无论是王思棋还是程影,都是来过就走的过客,她们走了,留下的影响却没消退,他相信程影不会再出现在他面前了,也相信王思棋不敢出现在他面前了,这事情到底跟他有没有关系,现在谁也说不清了,他只知道,留下的烂摊子得他自己收拾好。

    苏烟体贴是一回事,可她这一次表现出来的伤心难过绝对是前所未有的,不可能说开了她就全然忘记了。

    江景川有些头疼,不知道该怎么将她哄好,毕竟他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的,爸爸今天就偷偷告诉过他,别以为这事就算完了,女人们非常擅长存档,等哪天吵架了,那是可以重新拿出来说的。

    他该怎么做呢?

    与此同时,苏烟来到周璐的办公室,心不在焉的捏着针线,周璐几乎是心惊胆战的看着她,在苏烟差点刺破手指的时候,赶忙抓住了她的手,低声问道:“你今天怎么了?这么不在状态?”

    苏烟的例假来迟了,她不知道原身的例假准不准,所以还不敢断定,只是脑子里一直在想着这事,实在无法集中精神,听到周璐这样说,她放下手中的绣料,拉着周璐到洗手间,声音低得不能再低,“周璐,你能不能陪我去看医生?”

    对于这种事情,她可不敢抱有侥幸心理,现在她只想找个人陪她去看看医生,不然心里头总压着这件事,真的是做什么都无法专注心神。

    “你生病啦?哪里不舒服?”周璐拉着苏烟追问道。

    也许是因为周璐的声音太大了,苏烟也跟着心口直跳,她赶忙捂着周璐的嘴巴,低喊道:“小声一点,你听我说。”

    “……恩,好。”见周璐眨巴眨巴眼睛表示自己知道了,苏烟这才放开她。

    “我也不敢确定,但我那个已经好一段时间没来了,之前我还没注意……周璐,你陪我去医院看看好吗?”苏烟今天中午连饭都没吃几口,她本来想跟王阿姨说的,但想想王阿姨的性子,就怕结果都没出来,江家其他人就全都知道了,怀孕了还好,要是没怀孕这不是闹乌龙吗?

    想来想去只有周璐最合适了,万熠现在在上班,实在不好麻烦她,秦萱江菁菁嘛……比王阿姨好不了多少();。

    周璐瞪圆了眼睛,视线慢慢下移,最后定格在苏烟的小腹处,她啊了一声,赶忙捂住了嘴巴,不可置信的看着苏烟,压低声音道:“你怀孕了?”

    苏烟现在可听不得这话,眼皮直跳,“我还不确定,所以想去看看医生,你陪我去,好不好?”

    她对这边的医院也不是很了解,所以得找个人才行。

    周璐眼里都是激动,用力地点了点头,“好好好,现在就去,我医院有熟人!”

    周璐也不知道自己在激动个什么劲,又不是自己要当妈妈,但想到苏烟肚子里可能有个小宝宝,就忍不住开心,也顾不上去工作了,拉着苏烟就准备离开,对工作室的妹子交待了一声就往门口走去。

    哪知道电梯门刚开,陆漾就从里面出来,手里还提着吃的,三个人这样一碰到,都愣住了,还是陆漾主动开口问道:“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苏烟心里在想别的事,也顾不上回答,周璐心急口快:“我们去医院办点事,先走了。”

    医院?陆漾看了看周璐,又看了看苏烟,怎么看都可能是苏烟要去看医生,他也跟着进了电梯,关切问道:“是谁生病了?要不要紧?我开车送你们去吧?”

    周璐:“没有谁生病了,女人的事你又不清楚,我有车,不用麻烦你送的。”

    此刻电梯门开了,陆漾也跟着出来了,又不放心的追问道:“真的没关系吗?”

    他这话是对苏烟说的,苏烟在想别的事情,脑子反应本来就慢了半拍,此刻抬起头看向陆漾,赶紧摇了摇头,“没事没事,陆先生,不麻烦你了。”

    陆漾心急,但也知道这会儿不能表现出来,直到周璐跟苏烟开车离开,他还站在原地张望着。

    苏烟在系安全带的时候,无意间瞥向后视镜,在看到陆漾还站在原地,她愣怔了。

    她并不是一个迟钝的人,从前的一些盲点渐渐清晰起来,脑子里闪过一个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念头。

    她记得江景川说过,陆漾工作是很忙的,因为刚上位,公司也处于整改中,他这么忙,为什么三天两头来这里,明明他才是客户,又为什么每次都会带一些吃的来呢?

    其实很多事情都是有迹可循的,她喜欢吃芒果慕斯,有一天陆漾带来,她就多吃了一块,接下来只要他来,他总是会带芒果慕斯。

    一个男人如此殷勤是有目的的,一开始苏烟以为他是喜欢工作室的小妹,现在想想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陆漾也算是天之骄子,他比江景川差不了多少,可刚刚他的关心不是假的,苏烟想到刚才他还一直站在原地,事到如今她如果还以为他是因为想搭上江景川这条线那她这么多年真是白活了。

    苏烟想到陆漾可能对自己有非分之想,一颗心跳得更厉害了。

    不是欣喜,而是害怕。

    可能在没结婚之前,有一些追求者感觉还不错,可结婚之后,苏烟就巴不得除了江景川之外,没别的男人对她有那方面的心思。

    不为别的,处理这种事情是很费心神的,最关键的是,她已经结婚了,这种事如果没处理好,又会落人话柄();。

    苏烟一颗心慢慢下沉,她该好好想想,怎么才能不动声色的解决这件事了。

    今天虽然不是双休日,可医院的人还是很多,周璐在医院有熟人,很快就挂上号了,“估计再等两个小时就到我们了,我跟你说,有熟人好啊,这要没熟人,得排到明天去。”

    苏烟还没来过医院,坐在走廊上,看着人来人往的,她的手心有着薄汗。

    不知道是因为太紧张了,还是被医院的气氛渲染的。

    周璐去买了两瓶水,非常贴心的帮她拧开瓶盖,她迟疑着问道:“小烟,你不开心吗?”

    苏烟猛地回过神来,听到周璐这话,想都没想就摇了摇头:“不是,就是……心里发慌。”

    “慌什么?你跟江总结婚都半年多了。”周璐是觉得苏烟也没上班,工作上面是没压力的,如果怀孕了应该是件很开心的事情,怎么会慌呢。

    苏烟不想跟周璐说太多,她跟江景川之间在避孕的事情,也只有王阿姨知道,实在没必要告诉其他人,便冲周璐笑了笑,也没说话。

    “其实我的想法很奇怪,如果可以的话,我是不想结婚,只想生孩子的。”周璐握着矿泉水瓶,对苏烟耸肩一笑,“只不过我们家老徐家里催得厉害,我倒是想一直恋爱,结婚的话好麻烦的,你看,我跟老徐现在不知道多快活,结婚之后要考虑的事情太多了,房子啊,贷款什么的,一大堆的事情,你别告诉老徐啊,在没碰到他之前,我就想过,哪天去精/子银行买个质量好的,生个健康聪明的宝宝……”

    苏烟知道周璐这是在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也打起精神跟她聊天,“婚姻没你想象的那么可怕,我觉得还不错,两个人互相包容,很多你认为的大问题那都不算什么。”

    在婚姻中,她也是个半吊子,但这种话也是信手拈来。

    周璐推了她一把,打趣道:“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啊,你是没有后顾之忧,江总那么能干那么会赚钱,你只要貌美如花就够了,再说了,我要是江总,回来看到这么个美人,哪里还舍得跟你吵架,你就别在我这里拉仇恨了好嘛,给我条活路。”

    苏烟低低地笑道:“所以,我不会让任何人有机会破坏现在的生活。”

    她说话的声音太小了,再加上刚才有些吵,周璐没有听清楚。

    两个小时漫长无比,好不容易到苏烟了,又是一系列的检查,最后拿到检查报告单时苏烟傻傻地站在走廊,周围所有的声音全部被屏蔽了。

    报告单上无比清楚的写着——

    超声提示:

    宫内妊娠,胚胎存活。

    根据生物学测量,估计孕龄约为7周4天。

    双侧附件区未见明显异常声像。

    周璐看苏烟一副傻掉的表情,忍不住推了推她,笑道:“准妈妈,回神啦,恭喜你啊。”

    苏烟可以说是她见过的最幸福的女人了,不仅仅只是因为她老公有钱,可以给她衣食无忧的生活,而是在相处中,可以明显感觉到江景川非常在意她,她也非常幸福。

    现在这样多好啊,夫妻感情美满,又要生一个可爱的宝宝了,好像能够想象到的美好都在苏烟身上了。

    周璐准备送苏烟回家的,哪知道刚坐上车,苏烟就对周璐说:“麻烦送我去江氏,好不好?”

    “恩();。”

    坐在副驾驶座上,外面的阳光透过车窗折射进来,正好照在苏烟身上,她下意识地护着小腹,一阵接着一阵的温暖传来。

    跟其他得知怀孕的准妈妈不一样,苏烟的表现可以说是非常冷静镇定的。

    没人知道苏烟心里有多激动,真正感觉到肚子里有一个小生命时,她才发现,其实她也是期待有一个自己的宝宝的。

    她突然就想到了王阿姨说的,只有当妈妈之后才会明白的感觉。

    这世上终于有一个跟她血脉相承的人,是她最亲最亲的孩子。

    没有比这更亲密的事情了,宝宝在她的肚子里长大,苏烟差点就哭了,不是带有作戏成分的哭,而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动,原来当妈妈是这样的感觉啊。

    此刻别的什么人什么事都不重要了,什么王思棋啊程影啊根本不值得一提,所有的事情全部闪开,没有人比她的宝宝更加重要。

    很奇怪,她现在只想快点跟江景川分享这个消息,她想,他一定会高兴的。

    这个孩子是在她跟他都没有准备好的时候来的,可带来的惊喜也是前所未有的。

    到了江氏门口,周璐在苏烟下车前,探出手抱住了她,笑道:“真为你感到高兴。”

    “恩,谢谢。”苏烟咧开嘴笑了,她的反应一直很淡,没有大笑,也没有惊喜的说我要当妈妈了,可谁都能从她脸上看到满足与期待。

    目送着周璐开车离开后,苏烟这才转身进入江氏。

    大厅里的保安也都认识她,赶忙殷勤地过去帮她按专属电梯。

    电梯门开了,苏烟冲保安礼貌一笑:“谢谢你。”

    等苏烟进去电梯,电梯门重新合上,保安这才转过身来拍了拍胸口,心想,艾玛面对总裁夫人实在是太需要定力了,以后谁再敢说这些豪门太太高眼看人他非得跟人好好说道说道。

    另一个保安过来,感慨道:“江太太长得可真美,每次还跟我们笑,一看就是特别温柔的那种人。”

    “对啊,按个电梯也会说谢谢,说真的,这一句谢谢就能让我一天心情都好好。”

    奏是奏是,保安拼命点头。

    苏烟一路畅通无阻来到江景川的办公室,琳达为她倒上一杯热茶,放在她手边,笑道:“江总正在开会,需要我过去跟他讲一声吗?”

    琳达现在跟苏烟关系还算不错了,两人偶尔也会聊聊微信,分享彩妆信息。

    苏烟虽然很想现在就见到江景川,跟他说说这个好消息,可她也知道,江景川的工作很忙,想想看啊需要总裁出席的会议肯定是很重要的,她摇了摇头,对琳达一笑:“不用啦,你要是不忙的话,陪我聊聊天也好。”

    琳达也不客气了,坐在苏烟身旁,“你来了,其他事情都得放一边,今天过来是找江总吃饭的吗?”

    身为总裁秘书,该有的敏感她一点都不少,琳达是觉得跟苏烟搞好关系,以后也能接触到一些她根本就接触不到的人,当然了,苏烟的性格也很对她胃口,两人也能聊得到一块去,跟总裁夫人交朋友只要好处没有坏处。

    苏烟还是想先告诉江景川,只能笑着摇摇头,“不是,接他下班();。”

    琳达摸了摸手臂,打趣道:“看到没,我鸡皮疙瘩都掉一地了。”

    两人聊了些有的没的,琳达就想到正事了,她觉得自己现在也算得上是夫人党了,那可是坚定不移的站在苏烟这边的,自然是要将一些重要情报汇报给苏烟听的,琳达抬起头看到没人过来,这才压低声音道:“我跟你说,今天中午的时候,那个王小姐过来了,没呆多久,出来的时候脸色不太好。”

    苏烟想了想,问道:“那景川呢,他是什么表现?”

    琳达仔细回想了一下,摇了摇头,“跟平常没什么区别,不过这王小姐也是,之前就三天两头的过来,也不知道安的什么心。”

    苏烟心想,应该是江景川做了些什么,所以王思棋才会找上门来,今天下午之前,苏烟都会有心思去对付王思棋,让她吸取教训以后别来烦她,现在苏烟压根就没心思去想这个人了,反正目的已经达到了,更何况江景川也不是拎不清的人,她现在怀孕了,谁要是再不长眼闹到她面前来,都不用她自己说什么,江景川自然会去处理。

    不过琳达透露了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王思棋并没有呆很久就走了,并且脸色很不好。

    “王小姐也是景川的朋友。”苏烟淡淡笑道。

    就算再讨厌王思棋,在外人面前,她也不能说一些似是而非的话故意误导别人。

    王思棋无论怎么样,那也是王家的继承人,生意场上的事情她不懂,但绝不会给江景川拖后腿。

    琳达看着苏烟,扑哧笑了起来,心想这才是正室风范啊。

    “其实江总还真的挺好的,你可能不知道,我们私底下都说江总估计是这些富二代里应酬最少的一个,现在更是每天准点下班。”琳达在江氏工作好几年了,可能刚进来的时候还抱有一些傻白甜的心思,她是真的觉得江景川作风很好,跟这样的老板在一起,也歇了不该有的心思,老老实实的认真工作了。

    苏烟点了点头,江景川在做人丈夫这方面,真的没话说,每天准点下班,就算偶尔要加班也会提前打电话回来知会一声,虽然这个时代是一夫一妻制,但好多有钱人谁不是小三小四一大堆的,江景川就没有,不过这也是江家家风正,江景川的爸爸也没有。

    苏烟摸着小腹,想着她以后也要好好教她的孩子,就像江景川一样。

    这是很奇怪的事情,如果是她的孩子,她希望在性格方面不要像她。

    应该像景川那样,正直善良积极向上,她呢,这辈子就跟正直搭不上边,善良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

    她可以是这样的人,别人也可以是这样的人,但她的孩子不能这样的人。

    江景川走出会议室,琳达就走了过来,小声提醒道:“江总,您太太来了,已经等了一会儿了。”

    如果是昨天之前,江景川听到的这样的话只会满心欢喜,今天他却是心里咯噔一下。

    她过来是要做什么?

    是不是突然回过神来要好好跟他算账?

    如果她是生气了,他要说什么才好?

    天啦,他都没想好怎么哄她。

    江景川恩了一声,低声问道:“她心情怎么样?”

    琳达觉得江景川这个问题实在是莫名其妙,但还是点了点头道:“好像还挺高兴的();。”

    唔……挺高兴的?

    江景川松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发型,往办公室走去,一进去就看到苏烟嘴角噙着笑,不知道在想什么,看起来是真的挺高兴的,看来琳达没骗他。

    江景川刚想开口问——你怎么来了?

    他意识到自己不能这样问,如果她认为他不欢迎她怎么办?在这样的关头,他可不能说这样的话,不然又有烂摊子要收拾了。

    话到嘴边转了个弯儿:“老婆,等下想吃什么好吃的?”

    苏烟努力憋着笑,冲江景川招了招手,示意他坐在她旁边,郑重其事道:“景川,我这两天情绪有些不稳定,你不要生我的气啊。”

    江景川哪里敢搭话,只能装哑巴愣愣的看着她。

    这是来的哪一出啊?

    苏烟又道:“昨天害你担心了,今天又害你被爷爷训斥,都是我不好,你原谅我可以吗?”

    江景川完全懵逼了,因为事出突然,他又没做好心理准备,都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所以,我要送给你一个大大的礼物!”苏烟拉着江景川的手,抚在自己的小腹上,眼睛亮亮的,“景川,未来可能有一个男孩跟你一样爱我,也有可能有一个女孩跟我一样爱你。”

    她居然真的要当妈妈了,从知道怀孕到现在也过去几个小时了,可苏烟还是沉浸在最初的喜悦中。

    一开始,她以为自己不会想要当妈妈的,毕竟在这个世界上,她只相信自己,她不想被任何人任何东西牵绊住,那样的感觉也太可怕了,可当她摸到小腹,感觉到有一个小生命正在慢慢长大时,她内心涌起的那种满足比知道要当皇后时还要多得多,不,那是根本不能比的。

    到了这一刻,她才发现,其实她比谁都想要一个家,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江景川半天都回不过神来,呆呆的看着苏烟,然后又看了看她的肚子,最后只能呆呆的说上一句:“啊?”

    没有看到预想中欣喜若狂的反应,苏烟气得探出手用力掐了江景川腰部的软肉,“回过神来没有!回过神来没有!”

    她刚才说的每一个字都像是早晨高峰期高架桥上的公交车一样,这会儿终于畅通了,一个个成功抵达了他的大脑,这些字连在一起——

    她、怀、孕、了!

    这像是一个巨大的烟花炸在他的头顶一样,炸得江景川一阵耳鸣。

    江景川的反应就跟苏烟一样,表面看上去特别的冷静镇定,好像要当爸爸当妈妈的人不是他们一样。

    二十八年的人生中,江景川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好像智商又一次回归到了小时候一样,又或者说干脆全部清零了。

    坦白说,苏烟有些失望,她一直以为他很期待要个宝宝的,以为他会像电视剧里表现的那样,抱起她不停地转圈圈,然而没有,没有!什么都没有!

    他镇定地回到办公桌,镇定地关了电脑,镇定地拿起西装牵着她一言不发的走出办公室。

    当然,快走到电梯那里时,整个二十三楼的秘书员工们有幸围观了千年难遇的老总智商掉线——

    江景川转过头对助理一本正经地说道:“小林,把我的车拿过来,我要开钥匙回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