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陆漾提着芒果慕斯来的时候,发现苏烟不在,就将蛋糕盒放在桌子上,假装不经意的问道:“苏烟人呢?还没来吗?”

    他是掐着点过来的,他知道苏烟一般都是下午一两点左右过来,呆到四点便回去。其实他的工作也挺忙的,只是这些天总是想抽出时间过来,可能跟她也说不了几句话,但只要看着她,能跟她呆在一个屋子里,对他来说已经足够了。

    时间一天一天逼近了,她的刺绣也到了收尾的时候,最多也就一个星期了,即使知道自己的行为已经很不理智了,可陆漾还是无比的珍惜这对他来说最宝贵的时间。

    以后可能就很难再像现在这样见面了,可能也只是在宴会上远远地见一面。

    陆漾心里觉得自己非常可悲,但最可悲的是,他甚至都不敢做什么。

    理智跟情感在煎熬,让他这些天几乎都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周璐正在安排着工作,听到这话,抬头看了陆漾一眼,“最近要变天了,小烟身体有些不适,所以接下来她就在家里完成收尾工作了。你也知道,她不管怎么说,也是江家的江太太,总这样出来也不太合适。”

    在苏烟自己没宣布之前,她犯不着做人嫌狗厌的事,也没必要将苏烟怀孕的事情说出来,要是犯了江家的禁忌,她可是吃不消的。

    陆漾急了,追问道:“她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要不要紧?”

    周璐在心里啧啧了两声,苏烟也真是有魅力,将江景川拿捏得死死的,现在陆漾也是,明明她都结婚了,还能让这么个人为她倾心,“没多大的事,估计就是要变天了,有些不适应,缓几天就好了。”

    陆漾还想问些什么,但看到周璐的眼神,因为怕对方会怀疑,他将一肚子的关切又给咽下去了。

    “恩,我知道了,我先走了。”陆漾勉强一笑,转身离开了。

    周璐叹了一口气,陆漾也太想不开了,喜欢谁不好,非得喜欢苏烟,不仅仅是因为苏烟是已婚,更重要的是,那可是江景川的太太啊,谁敢觊觎?

    陆漾回到车上,拿出手机,他之前因为私心加了苏烟的微信,可点开对话,还停留在刚刚加她的那天,只是打了个招呼而已,之后从来没有说过话。

    他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有自虐倾向,不然连她发的跟江景川有关的朋友圈,他都看上好多遍。

    明知道她发的朋友圈是不可能跟他有关系的,可还是忍不住关注,他每次刷新朋友圈,都是想看看她。

    犹豫了好久,陆漾终于发出了消息。

    陆漾:“听周璐说你身体不舒服,现在好些了吗?”

    收到这条消息的时候,苏烟正坐在饭桌上喝着甜汤,其实她才刚怀孕两个月,也没有孕期反应,不过还是忍不住要多喝点补品,看到陆漾发过来的消息,苏烟顿时就没胃口了。

    正巧这时王阿姨过来瞟了她一眼,道:“太太,我也不相信别人说的怀孕的人不能玩手机跟电脑,但还是要稍微克制一些,总归是有辐射的();。”

    苏烟无奈了,“电视机还有辐射呢,电灯泡也有。”

    这个问题准爸爸自然是考虑到了,昨天就在网上查了,不是说手机就没有辐射,而是出于这样的时代,很难避免开来,也没必要矫枉过正。

    王阿姨也不好说什么了,毕竟也被普及过知识,总不能将别墅的电路全给断了吧?

    等王阿姨抱着干净的毯子上楼之后,苏烟又纠结的看着微信界面,她该怎么回才合适又礼貌呢?

    苏烟:“好多了,陆先生,谢谢你。”

    她的态度够疏远够礼貌了吧?像是生怕陆漾又会回消息,她又赶紧补充了一句:“今天还有点事,下次我跟我先生请你吃饭,可要赏光啊。”

    陆漾死死地盯着‘我先生’这个字眼,苦笑了一下,回了个好字。

    也许从头到尾,在她的生活中,他连配角都算不上。

    看着陆漾没打算再跟自己聊天了,苏烟顿时放松了很多,如果可以,她希望陆漾就这样什么都不做,让她安安稳稳的度过这最后的一个星期,反正以后她跟他也会很少见面了。

    陆漾是个聪明人,从他能以外孙的身份,越过亲儿子跟亲孙子,在陈老爷子手里夺得大权就可以看出来。

    这个人的手段能力都不一般,这样的人相信也会很理智,至少也会知道怎么做对自己才是最有利的。

    她欣赏这样的人,也怕跟这样的人对上。

    现在基本上已经能确定陆漾对她有那方面的心思了,苏烟哀嚎了一声,继续低头吃甜汤。

    她可不觉得这是一种幸福啊,真希望陆漾能够早点想开,回头是岸。

    下午三点不到,江景川就回来了,本来是说昨天就去苏家报喜的,无奈昨天苏烟困得不行,只好作罢。

    今天江景川特意提前下班,就是要陪苏烟回苏家吃晚饭,将这个好消息告诉苏家人。

    坐在车上,江景川看着苏烟还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不由得担忧道:“是不是很困啊?困的话你先睡一觉,等到了我再叫你。”

    苏烟比起怀孕前,最大的区别就是觉得一天下来怎么都睡不够,以前没怀孕的时候,跟江景川两人闹腾到凌晨,第二天早上起来吃了早饭也没想过要睡觉,现在呢,晚上十一点左右就睡下,七点多起床,这作息够规律够健康了吧,可还是不够睡。

    一听江景川这话,她也没纠结,闭眼就睡了,没一会儿,江景川凑近她,就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声,显然是熟睡过去了。

    江景川将车内的温度调到最为舒适的二十六度,又打开音响,很快车内便流淌着让人心情很平静的钢琴曲。

    他没敢将车开得很快,也幸好现在不是下班高峰期,不然就这速度开在路上,估计要遭到不少人的痛骂。

    江景川在等红灯的时候,时不时看向苏烟,她睡得很香,也许是意识到自己肚子里有了小宝宝的关系,她会下意识地用手护着肚子,这样的动作特别有爱,他忍不住也探出手摸了摸,还好没有吵醒苏烟。

    苏烟结婚的时候,江老太爷给了她几处房产,在这附近的花园小区就有两套,她结婚之后,苏家跟秦家都搬了进来,一家住一套。

    当然苏爷爷跟秦外公也觉得直接搬进来不妥,所以也补给了苏烟不少钱,两家人心里都清楚,这房子住着是住着,那还是苏烟的,所以也没有谁想过真的去霸占这个房子();。

    两家挨得近,江景川跟苏烟要回来吃饭,苏爷爷就让苏爸爸去把秦外公喊过来,也就是几步路的事情。

    女儿跟女婿回来吃饭在平常人家可能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可在苏家是大事,一早上苏妈妈就去菜市场买了最新鲜的大闸蟹还有海鲜,几个婶婶也在一旁打下手,做了一桌子苏烟跟江景川喜欢吃的菜。

    苏家的这套房子是三室两厅,苏爷爷住一间,苏爸爸苏妈妈住一间,另外一间是留给苏烟跟江景川偶尔回来时住的。

    其他的亲戚们都还是住在自己以前的房子里。

    秦家跟苏烟的户型是一样的,也是给苏烟跟江景川留了一个房间。

    原本在加班的秦泽宇也被叫回来了,两家人坐在大饭桌前,江景川看着离苏烟最近的大闸蟹,不由得警惕起来。

    苏妈妈还在一旁一个劲地说:“这可是最新鲜的大闸蟹,今天刚买回来的,小烟你尝尝,小江你也试试。”

    江景川觉得这个好消息是不能压轴了,一定现在就要说,不然真要犯了什么孕妇禁忌,那就不妙了,想到这里,他放下筷子。

    见他这样严肃,其他人也纷纷不说话了,都看向江景川,以为他是要说什么。

    “咳咳,爷爷,外公……”江景川顿了顿,又继续道:“爸妈,还有叔叔婶婶们,有个好消息要亲口告诉你们,小烟怀孕了。”

    尽管他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可是在说到最后一句时,语气还是格外的轻快。

    顿时饭厅一片安静。

    还是苏爷爷最先反应过来,激动得直接站了起来,面部表情格外的丰富,他小心翼翼的看着苏烟,问道:“小烟,这是真的?”

    秦外公喜得不行,直接大力捶了捶桌子,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表达自己的兴奋了。

    因为怀孕了,苏烟对这里的归属感多了很多,特别是面对原身的家人了,亲切了很多,她低低地恩了一声就不再说话了。

    苏妈妈有一肚子的话要问,眼神瞟到大闸蟹上,说时迟那时快,她赶紧端起大闸蟹就往厨房走去,一边走一边道:“不能吃,这个不能吃!”

    苏烟的一个小堂弟低喊了一句:“啊,我要吃……”

    他太想吃大闸蟹了,一直巴巴的等着呢。

    “吃什么吃,就知道吃!”苏烟的小伯母,也就是小堂弟的亲妈呵斥了一声,“你堂姐怀孕呢,你让她看你吃啊?去厨房吃去!”

    小堂弟可怜兮兮的看了苏烟一眼,跑去厨房吃大闸蟹了。

    苏爸爸想要跟女儿好好说说话,可看到她旁边的江景川,又将一大通嘱咐关切的话给咽了回去,只能一个劲地重复着好好好,眼眶都红了。

    这个晚上,本来被勒令不准喝酒的秦外公跟苏爷爷坐在一起喝了好多,两家人脸上都是真心的喜悦。

    苏烟肚子里的这个跟他们还真不是一般的亲,毕竟宝宝身上也留着苏家跟秦家的血。

    说句实在话,对于他们来说,江景川可能是外人,但这个孩子绝对不是外人。

    吃完晚饭,江景川被苏爸爸还有苏伯伯们拉到一边聊天去了,估计是交流爸爸经,苏烟则被自家妈妈还有舅妈婶婶们拉到房里说贴己话了();。

    “现在有什么感觉吗?有没有想吃的?胃口可还好?”苏妈妈最关心的就是这个了。

    因为都是过来人,怀孕的辛苦大家都知道。

    舅妈跟婶婶们也开始发言了,“对对对,我以前怀孕的时候就特别想吃我妈做的泡萝卜,可开胃了。”

    苏烟想了想,摇了摇头,“没有胃口不好,就是最近感觉很累很困,吃了早餐之后还想继续睡。”

    “这没什么,怀孕都这样。”苏妈妈拍了拍苏烟的手背,压低声音道:“你要是想吃什么,直接跟妈说。”

    舅妈听了这话乐了,“我的好姐姐啊,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小烟可不比我们怀孕那会儿,跟婆婆住在一起想吃点什么都不好意思说,江家那么多佣人也不是白拿工资的,放心好了。你要实在担心,可以等小烟月份大一点之后,再过去照顾她。”

    苏烟知道苏妈妈这是关心自己,便温声安慰道:“妈,您就别担心了,我真想吃什么也是立马就可以吃到。”

    以前在家里就没人敢怠慢她,更别说现在了,不过她现在当了妈妈,却能体会苏妈妈的心情了,明知道女儿什么都不缺,可还是会担心穿得好不好吃得好不好,恨不得现在就立马包袱款款跟着过去照顾。

    几个已婚妇女坐在一起,而且是谈到怀孕的事情,自然不可避免的就会聊到不可描述的话题。

    苏妈妈脸皮薄,不好意思跟女儿说这个,可苏烟的舅妈们都很彪悍,直接对苏烟神秘兮兮的说:“小烟,这话我们估计说了也是白说,不过作为长辈总是要叮嘱一两句的,这头几个月可要注意了,可不能胡来啊。”

    胡来?

    苏烟秒懂,耳根子都红了,跟这群已婚妇女说这个,实在太考验下限,她只能嗫嚅着点点头。

    夫妻俩坐在回去的车上,相对无言,江景川不比苏烟好过,可苏烟的叔叔舅舅们也很彪悍,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说这段时间要修身养性,可不能胡来啊。

    男人说的胡来跟女人说的胡来有点不一样。

    胡来,不仅是说对妻子不要胡来,对别的女人也不能胡来。

    江景川反正是很无奈的,他不知道他做了什么,需要这些亲戚们话里话来都要提醒他。

    他看起来很像色/狼吗?

    很饥渴吗?

    搞不懂。

    如果在妻子怀孕的时候出轨,这种人干脆死了算了。

    “我那时候说的话永久有效。”江景川也怕苏烟在这时候会患得患失,忍不住主动打破沉默。

    苏烟还在想别的事情,一听这话就愣了,“什么?”

    他说的话不要太多,到底是哪一句?给个提示好嘛?

    江景川难得的有些羞涩,但又觉得在妻子怀孕的时候,的确该给一个让她放心的承诺,便道:“我之前说过,我对任何形式的出轨都没有兴趣,也不会出轨,这句话永久有效。”

    苏烟一怔,随即笑道:“知道啦。”

    不知道为什么,在忠诚度这方面,她是绝对相信江景川的,说不出理由,就是相信,总觉得像他这样正直清高的人,是不会做这样的事的();。

    “我看过书籍,说怀孕的女人心思会比没怀孕前更细腻更敏感,所以呢,我以后会尽量提前下班,如果一定要加班的话,也会把工作带到家里来完成,应酬也会尽量全部推掉,全心全意陪你。”可能跟其他男人不一样,江景川更为期待的是怀孕这个过程,看着宝宝一点一点的在她的肚子里长大,夫妻俩闲来无事可能会讨论一下关于孩子未来的事情,想想就觉得非常有意思。

    可以幻想一下宝宝的性别、长相,可以聊一下以后宝宝的教育。

    总之,有太多事情可以聊了。

    “真的吗?”苏烟有些不敢相信。

    她知道的,工作公司对于江景川来说非常重要,哪怕是在旅游期间,他都是每天准时准点收邮件,每天准时上班下班,甚至有时候双休日也会去公司一趟。

    不管他说得是不是真的,现在能有这个心已经很让她感动了。

    “当然是真的,怀孕又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江景川探出手摸了摸她还非常平坦的小腹,“你当个及格的准妈妈,我来当个优秀的准爸爸,怎么样?”

    这话说得……

    苏烟捶了他一下,“为什么我是及格,你是优秀?”

    “字面上的意思,你已经这么棒了,总要给我个机会表现一下吧?”

    “……勉为其难的答应你了。”

    江景川又叹了一口气,“我现在有些担心江氏的员工了,我明天都不想去上班了,这要是等宝宝出生,那还得了?作为他们的老大,我深表歉意。”

    “说来说去,就是宝宝比我更重要。”苏烟也没生气,就是想逗逗江景川。

    “哪有。”

    “哪里都有,你看我没怀孕之前你每天准点上班下班,现在怀孕了你说不想上班了,你果然还是更喜欢宝宝。”无伤大雅的小吃醋是怡情。

    江景川看着苏烟眼里都是笑意,知道她不是真的生气,“说真的,这种事情才是我应该担心的好吗?我觉得你会喜欢宝宝超过喜欢我。”

    苏烟轻哼了一声,没有反驳,因为江景川说的是实话,才知道这个宝宝在自己肚子里不过两天,苏烟对宝宝的爱超过了对任何人的。

    “你居然不辩驳一下,就这么默认了?”江景川还以为苏烟最起码也要哄他两句,哪知道她居然什么都不说,江景川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了。

    “我不想跟没头脑说话。”

    算了,这话还有些反驳的意思,江景川也满意了。

    回到别墅,王阿姨还没睡,赶紧去冲了两杯热牛奶,叮嘱过苏烟之后,才回房睡觉了。

    江景川从昨天开始就爱上了《虫儿飞》这首歌,他觉得特别有爱,一回到卧室就开始单曲循环播放了,苏烟听着听着都会唱了。

    “隋盛说等设计图出来了先让你过目。”

    大床上,苏烟躺在江景川的肚子上,听到江景川这样说,笑了笑:“你既然都说相信隋盛了,就随他发挥吧。”

    “不过我觉得可能会是两个极端。隋盛对女儿房比较在意,对男宝宝的房都不怎么上心。”这是实话,隋盛满脑子想的都是女儿,还说一定要布置一个宛如童话世界的房间。

    “我看不只是隋盛,你也是的();。”苏烟现在不担心江景川会重男轻女了,她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担心一下他会重女轻男。

    就这样被拆穿了,江景川摸了摸鼻子,讪笑了一声:“我的私心的确是更喜欢女儿一点,男孩子实在是太调皮捣蛋了,不过是男是女都一样。”

    男孩子到了七八岁的时候,那是狗都嫌弃的,更别说人了。

    “你既然这么喜欢女孩子,怎么不对菁菁好一点?”苏烟好奇问道。

    江景川想了想,“我不是不喜欢菁菁,她刚出生那会儿我可喜欢她了,只不过那时候我有好多事情要忙,等她会说话了,我又去国外了,一年都见不了几面,久而久之就这样了。现在想来是有些遗憾的,不过这也没办法了,妹妹跟女儿是不一样的,反正如果我有女儿,我肯定舍不得离开她。”

    “那有儿子呢?”苏烟憋着笑问道。

    “哦。”江景川刚才兴奋的语气明显淡了很多,“儿子的话就不一样了,得从小就培养他独立的意识。”

    意思是说该上班上班,咱们该出去旅游旅游?

    这差别待遇也没谁了。

    “对了,你现在是在家里工作了?周璐那边没说什么吧?”江景川想起这一码事,假装不经意的问道。

    虽然他跟他老婆这辈子是绝对不可能分开的,但一想起陆漾,或者在财经报道上看到陆漾,他就心烦。

    他掐指算过了,能治他心烦的只有一个法子,就是陆漾赶紧结婚。

    陆漾结婚了,他才能真正的放心。

    苏烟点了点头:“恩,主要是一来一回花在路上也有一个多小时,我现在每天都想睡觉,还有,那一层有公司在装修,反正为了保险起见我不打算再过去了,周璐也没什么意见,毕竟我这工作都快收尾了。”

    “那就好。”江景川是想问问陆漾的,但他自己心里又清楚,自家老婆跟陆漾压根就没有什么交集,平常也从不会联系,太过频繁的提到陆漾的话,他真怕苏烟会起疑心。

    如果通过他,让苏烟知道陆漾喜欢她,他真的要去撞墙了。

    苏烟心里也在想陆漾的事情,不免有些心烦,便像是聊家常一样道:“我一直以为陆先生会跟工作室的小妹在一起呢。现在马上展览都要开了,两人还没戏。”

    江景川没想到苏烟会主动提起陆漾,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摸了摸她的头发,“没看出来你还挺热心的。”

    苏烟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心虚了,听到这话就想大声反驳,但又怕江景川看出端倪,只能忍下来了,嘟囔道:“反正也没事嘛。”

    “你们工作室的妹子我看到了,说真的,不是陆漾喜欢的类型,你就不要操心了,跟你也没什么关系。”

    苏烟追问道:“那他喜欢哪种类型的?”

    她不觉得自己的问题问得过了,这只是夫妻之间正常的聊天罢了。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江景川就来气,“他以前交往的几个女友我也见过,反正是那种温柔大方的,你们工作室那妹子不是那种类型的。”

    是的,现在想来,陆漾以前交的女朋友的确都是这种类型的,美丽大方,温柔体贴,陆漾喜欢哪种类型他管不着,可不能因为他老婆是这种类型,这厮就盯上了吧?

    龌蹉();!

    苏烟同样也是心里咯噔一下,感觉不太好。

    夫妻俩各怀心事,没有再讨论陆漾的事情了,聊了些别的就睡觉了。

    接下来两天,苏烟抓紧时间完成了刺绣,在最后一针落定时,她轻松了很多,这就代表着她马上就要拿到工资了,还代表着她以后跟陆漾都很难再碰到了,悬在心口的石头也快落地了。

    周璐告诉陆漾,苏烟已经完成了工作,“陆总,这酬劳是展览之后给,还是现在给?”

    陆漾正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他面色很是失落,沉默了片刻,低低道:“现在就给。”

    周璐也猜到了陆漾的心思,不希望他继续沉沦下去,便说:“不然你先给我,我再转给她。”

    “不。”陆漾想都没想就回绝了,“我自己转账给她。”

    他不想错过任何一次跟她聊天的机会。

    苏烟看着陆漾发过来的消息,如果是之前的话,她会很苦恼,这次就不一样了,因为陆漾是在问她要卡号,这就代表着她马上就要拿到人生中的第一笔工资了!

    怎么能让人不兴奋?

    其实后来苏烟也发现了,原身很有钱,按照a市这边的习俗,在结婚前男方家是要给礼金了,江家给的礼金那是非常丰厚的,这笔钱苏爸爸苏妈妈原封不动都存进了苏烟的卡里,然后苏烟出嫁的时候,苏家跟秦家都出了很为可观的嫁妆,一开始,苏烟看到原身留下了几张卡,她在网上查过资料,忘记密码的话拿身份证去银行就可以了,于是有一次她就带着王阿姨去跑了几趟银行,重新设置了密码。

    一看余额苏烟心跳加速,不得不说,原身还算是个土豪了。

    后来苏烟不止一次想过,如果她早一点发现原身这么有钱,那她还会不会选择抱江景川大腿,毕竟这世上最舒服的就是拿着钱自己潇洒,可惜想了很久她都没得出结论,最后只能想着,生米都煮成熟饭了,跟江景川感情都到这个地步了再去幻想这个,纠结这个实在是脑子有坑。

    苏烟将卡号刚刚发给陆漾,手机短信立马就来了。

    反正就是入账了五万Σ(°△°|||)︴

    这跟刚说好的不一样啊!!明明说好三万左右的!现在居然多出了两万!

    苏烟也顾不上其他了,赶紧跟陆漾发消息确认:“怎么这么多?是不是转错了?”

    陆漾看到这个就笑了:“因为觉得你的作品会让我爷爷的展览更成功,所以多出的钱就是奖金,谢谢这段时间的帮忙。”

    算了,他愿意多给就多给吧。

    总不可能为了一两万块跟陆漾继续纠缠下去吧,苏烟礼貌地表达了谢意之后就一刻不停地出门了。

    拿到钱第一反应就是要去把早就看中的钱包买下来!

    苏烟来到商场,柜台小姐一眼就认出了苏烟,笑眯眯问道:“小姐,今天是来买下这个吗?”她探出手指了指柜台里的男士钱包。

    “恩!”苏烟点了点头,非常豪气的把自己的卡递了出去,“刷卡。”

    用自己赚的钱给江景川买礼物,这感觉真不是一般的好。

    柜台小姐心情更好了,这钱包都是她一个月工资了,现在这位小姐买下来,她这个月提成又可以拿多一点了();。

    刷了卡签了字之后,苏烟拿着柜台小姐包装好的钱包就准备走了,刚走出两步,想起什么,又转了回去,冲柜台小姐一笑:“那个,其实我已经结婚了,所以喊我太太比较合适。”

    柜台小姐一愣,甜甜地喊道:“恩,这位太太,下次再来。”

    苏烟本来是打算买了钱包就回家的,可是看到商场里的冰淇淋店就挪不开腿了,她不知道怀孕能不能吃这个,网上也没个具体的论断,但她总觉得这些冰淇淋凉凉的,怕吃了真的会对宝宝不好,只能站在店门口站了一会儿过过干瘾了。

    眼看着一对情侣从冰淇淋店出来,手里还拿着冰淇淋,苏烟忍不住了,拿出手机打电话给江景川:“景川,我可以吃一点点冰淇淋吗?只吃一个球。”

    江景川正在翻着财务报告,一听这话都快跳起来了,“你等一下!我上网查一下!”

    财务主管在一旁战战兢兢的,生怕是自己做错了事情,都不敢看江景川。

    江景川在网上查了一通资料,刚想开口的时候,看到财务主管站在这里,便沉着脸道:“报告我等下再看,你先下去吧,有问题我再找你。”

    ……让我留下来的人是你!让我走的人也是你!财务主管真心觉得江总翻脸比翻书还快。

    “有人说可以吃,有的人说不可以吃,老婆,这个也说不清楚,不然就别吃了吧?”江景川看着网上的回答,也不知道该信哪一个,“这样吧,等我忙完了,我们一起去咨询医生,要是医生说可以,我再带你去吃可以吗?”

    苏烟恩了一声,依依不舍的走了,一步三回头。

    晚上趁着江景川去洗澡的时候,苏烟拿出他钱包里的卡放进新钱包里,江景川的钱包里没有现金,只有几张卡。

    她买的钱包比不上江景川自己用的,苏烟本来还迟疑着这钱包要不要送出去,哪知道就听到江景川关了花洒,眼看着马上就出来了,她赶忙将旧钱包放回自己的梳妆台抽屉里,再将新钱包放回了他的口袋。

    第二天江景川像往常一样去上班,在路过孕妇婴儿用品店的时候,让司机停了下来,作为一个准爸爸,他现在完全不能看到这种店,一看到就想进去,一进去就想买买买,根本停不下来。

    这一次他没顾得上买婴儿用品,反而是看到了孕妇装挪不开腿了。

    他也没考虑到苏烟要几个月之后才能穿上,一口气就买了三件他认为特别好看的孕妇装,拿出钱包准备刷卡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

    第一反应就是钱包被偷了?

    转念一想又不可能啊!

    江景川在打开钱包的那一刹那,就咧开嘴笑了,笑得特别开心,连店员都忍不住看了他好几眼。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只是钱包里有着苏烟比着剪刀手的照片,看来这钱包是她帮他换的了,再想到昨天晚上她嘚瑟了好几次,说拿到工资了,难不成这是礼物吗?

    送钱包,里面还放上照片,他老婆可真甜:)

    不过惊喜显然还在后头……

    江景川在仔细端量钱包的时候,发现她居然往里面放了现金!

    五张一百的,一张二十的。

    520.

    我爱你。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