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如苏烟一开始的愿望,她的确是过上了舒服的米虫生活。

    每天早上七点起床吃早餐,送江景川上班之后她再继续睡觉,等睡到十一点再起床,发一会儿呆就准备吃午饭了,吃完午饭又继续睡觉,一天下来,也只有江景川下班回来之后陪她吃了晚饭,然后两个人出去散散步,这就算是每日一次的运动了。

    苏烟一直在等待着传说中的孕吐期,无奈她家宝宝特别懂事,都没怎么折腾她。

    江景川说,宝宝跟她一样,也提前进入冬眠状态了,又或者是个瞌睡虫。

    苏烟现在就像是考拉一样,考拉每天就是睡二十个小时,吃东西两个小时,再发呆两个小时。

    江爸爸一直在数着日子在过,等到苏烟怀孕一超过三个月,他就立马带着江妈妈来江氏派发红包了。

    本来员工们拿着红包还一头雾水的,紧接着就听到上任老板笑眯眯地说江氏发生了一件大事,什么大事呢,他们的现任老板要当爸爸了,当然也可以说他们未来的老板来了。

    这等普天同庆的大喜事,自然是要一起庆祝的,江爸爸也有自己的股份跟财产,大方的拿出不少钱作为红包分发给总公司还有分公司的员工们,还真别说,捏捏红包,江氏的员工们觉得对这未来的老板还真不是一般的亲切。

    “如果老板娘这次生的是儿子,估计到时候还要发红包,我猜下一次就是老董事长派发了。”

    老董事长说的是江老太爷。

    女同事们就不乐意听这种话了,呛道:“会不会说话啊,生男生女都一样,难道要区别待遇啊?”

    就是啊,难道因为生的是女宝宝就不派发红包了?喜悦感就少很多吗?

    其中就有同事出来打圆场了,“不管生男生女,估计都是要发红包的,这有什么好争的,又不是你家媳妇生孩子。”

    “哎哟,我家媳妇生孩子也没人给我发红包啊,那自然是不一样的。”

    总而言之,接下来几天,江氏的头条依然是苏烟……的肚子。

    江景川拿自家爸爸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发红包是应该的,但是可以等到生完孩子再发嘛。

    江景川还是不能体会江爸爸的心情,江爸爸一圈发小里,大多数都已经提前当爷爷或者外公了,虽说江爸爸常常说自己还没老,还可以冒充小鲜肉,可看到那些软团子们还是喜欢得不得了的。

    现在好了,不用眼馋别人家孩子了,自家儿媳妇肚子就揣着一个,就等这个小宝贝出生了,想想都觉得开心。

    江妈妈对苏烟自然也是要奖励一番的,这天就带着苏烟出去逛街买东西,也顺便到几个牌友面前炫耀嘚瑟一番,江妈妈的牌友们自然也是非富即贵,都是豪门太太,这些人平常也没事,就组成了小团体一起活动,一起打牌一起逛街一起吃饭,感情倒是还不错。

    “今天真是对不住啊,你们也知道,我媳妇现在是双身子,得慢慢走();。”江妈妈跟苏烟一进去包厢,就笑着道歉。

    “我今天看了黄历了,不宜出门啊,早知道你今天是跟我炫耀你儿媳妇,我说什么都不要出门了。”搭话的中年妇女气质优雅,尽管说着这样的话,也没有违和感,反而显得整个人都很爽朗。

    江妈妈没理她,转头对苏烟说:“这位你应该不陌生,是隋盛的妈妈,结婚的时候还见过呢。”

    都说儿子像妈妈,苏烟觉得隋盛跟江景川完全都是沾了妈妈的光,这幸好女人基因强大,隋盛长得帅气也是多半遗传自隋妈妈。

    苏烟赶忙冲隋妈妈笑道:“阿姨好。”

    隋妈妈羡慕得不行,拍了拍苏烟的手背,又扭头对江妈妈道:“别的我不羡慕你,除了这个儿媳妇,你家景川真是不让人操心啊,该结婚结婚,该生孩子就生孩子,哪像我家隋盛,真是急得头发全白了。”

    其中一个太太接过话茬:“你头发明明都是乌黑乌黑的,你家隋盛有什么好担心的,那是他还没定下来,真要想结婚了,那不是立马的事儿?你就别操心了,我看你家隋盛心里都有数呢。”

    苏烟在心里认同的点了点头,的确,有什么好操心的,隋盛今年满打满算也就二十八,妥妥的高富帅,家族企业也是蒸蒸日上,关键是隋盛这个人也不渣啊,人品还是过关的,这样的人还用得着担心私人问题?还让不让其他人活了?

    隋妈妈白了那人一眼,“怕就怕他一直不安定下来啊。”

    她家儿子她自然清楚,真想结婚那也是分分钟的事,但怕的就是儿子没那方面的心思啊。

    隋妈妈又看向苏烟,温声道:“听说有三个月大了吧?”

    “恩。”苏烟点了点头。

    隋妈妈拉着苏烟坐在她旁边,越看越喜欢她,但想到这是别人家媳妇,心里别提多失落了,“我家隋盛昨天就一直念叨着,不说别的,光是给这个宝宝都买了快一个屋子的玩具了,我现在就琢磨着,等这个宝宝出生了,说不定我家隋盛看着羡慕,也想要结婚生孩子呢。”

    江妈妈唤来服务员,给苏烟点了喝的,这才说道:“你别眼馋了,小川都说了,隋盛就是宝宝的干爹,你想想,你不就是宝宝的干奶奶了吗?不用眼馋别的,宝宝也会喊你奶奶。”

    隋妈妈一听这话,眼睛一亮,的确之前都没想到这一点!

    她也可以蹭个干奶奶当当啊!

    “你可别反悔啊,这个干奶奶我当定了!反正我家隋盛也是不争气的东西,说不定等我老得都起不了身了,他还没结婚,说得对,我不用眼馋别人了,这肚子里揣着的就是我孙子孙女!”

    隋妈妈看起来是非常端庄的那种人,可她说话就是……

    一开口就不一样了。

    苏烟看着自家婆婆,觉得自己还是要向她多学习学习,隋家在a市比不上江家,但那也是有头有脸的,宝宝认下这么一门亲戚肯定不算高攀,但作为妈妈,还是希望自家宝宝得到更多的关注跟爱的。

    在喝了下午茶之后,本来苏烟是跟江妈妈一起去逛街的,隋妈妈临时决定也跟着一块去。

    “之前有人往家里送了一些补品,晚上我让人给你送过去。”隋妈妈出手大方,在苏烟的肚子都看不出怀孕迹象时,就买了好几对小孩子戴的小镯子跟项圈,看起来可爱极了。

    其实不只是隋妈妈,连江妈妈都买了不少小孩子用的东西,看着那连巴掌大都没有的小鞋子,都挪不开腿了();。

    苏烟心想,这隋家母子还真是一样的,光是隋盛这些天就不知道买了多少小孩子的用品,当然啦,大部分都是女娃娃用的,男娃娃用的东西是少得可怜。

    在隋妈妈走后,江妈妈挽着苏烟的手慢慢走着,聊了一些怀孕小常识之后,江妈妈冷不丁话锋一转,“小烟,男人呢,心思细腻不及女人,在怀孕期间女人是很辛苦的,那种辛苦没有经历过的人是不会明白的,哪怕是你的丈夫,我刚怀孕那会儿,什么都吃不下,一点胃口都没有,心情很不好,可小川的爸爸好像根本不能理解我那时的难受跟痛苦,说真的,在怀孕期间我有好多次都对小川的爸爸感到失望。”

    江妈妈的语速很慢,苏烟听得很认真。

    “生了孩子之后,江家虽然有佣人帮忙照顾,可作为妈妈还是想亲力亲为的,那时候小川就在隔壁房间,有阿姨照顾,可是他一哭我就能听到然后立马就醒,一转过头想要喊小川的爸爸过去看看,结果看到他睡那么香我就会生气。后来我就想通了,这男人吧,就是这样,有些事情他们的确会忽略,所以小烟,我今天跟你说这个,是想告诉你,如果小川有哪些没有顾及到你的地方,你别憋着,该闹脾气就闹,该骂就骂,要知道,现在所有人都会站在你这边。”

    同身为女性,江妈妈觉得自己应该要跟儿媳妇说这样一番话,她曾经怀孕的时候,明明有气也不能及时的发泄出来,那时候差点患上产后忧郁症,她想她的儿媳妇不能像她当年那样,连有不满都不能说出来。

    苏烟听了这话还是很感动的,比起电视剧上演的那些,她觉得自己真的特别幸运,婆婆这样明事理,还这样体贴,怎么能不让人感动。

    晚上苏烟将这番话说给了江景川听,此时江景川正拿着指甲钳在给她剪指甲,听到这话他头都没抬一下,“我妈说得对,你要是对我或者对别人有哪些不满看不惯的,直接说出来就好,可别憋着,憋着也没人知道。”

    “其实……”苏烟努力回想了一下,“也没有什么不满的,如果你能让我吃冰淇淋那就最好了。”

    江景川淡淡道:“这要是夏天,你说要吃冰淇淋我还能让你舔两口,现在都是秋天了,这个就免谈。”

    夏天到秋天好像都不给人缓冲的时间,明明一个月前天气还是挺热的,现在出门还得穿长袖了。

    苏烟也知道这个是没戏的,撇了撇嘴也没说什么,江景川正在认真地给她剪指甲,屋内的中央空调已经关了,可是天气就是很舒适,腿上搭着一条薄毯,此刻心里只有安宁。

    “今天看到隋盛的妈妈了,她好像挺为隋盛的事情着急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怀孕的关系,苏烟现在变得八卦了很多,想着江景川跟隋盛关系那么好,说不定知道一点□□呢。

    关于隋盛的感情,苏烟还是非常有兴趣的。

    隋盛表面上看着就是花花公子的那种类型,本来苏烟也以为他是左拥右抱好不惬意,哪知道这厮实际上一直清心寡欲的过着,想都不用想,这里头肯定是有故事的。

    江景川正好剪完指甲,对着她的手指吹了吹,将指甲钳放在一边,道:“着急也是应该的,毕竟有我这么个优秀的参照物。”

    “切。”苏烟对自家老公脸皮之厚已经不那么稀奇了。

    “隋盛跟我不一样,他不可能跟不爱的人结婚,其实他家里人都清楚,所以才担心的。”江景川随口说道。

    苏烟就不乐意听这话了,明知道开始跟江景川结婚的人是原身,可是听到他这么说,内心还是有股无名火,她甩开他的手,板着脸道:“什么意思,你就可以跟不爱的人结婚,你的意思就是说不爱我咯?”

    江景川敢对天发誓,他绝对没那个意思,也就是顺口一说,哪知道就让自家老婆炸毛了();。

    “不是不是,你听我说。”江景川赶忙拉过她,“我就是那么一说,真没别的意思。”

    他说的也是实话啊,如果他跟隋盛一样,只能跟爱的人结婚,他当初说什么都不会跟苏烟结婚的。

    现在他倒无比的感谢自己那时的伪善,虽然说过了半年憋屈的日子,但不管怎么说,现在也算是过得潇洒了。

    苏烟的脸色好了很多,但语气还是不怎么好,“那你给我说说隋盛的事。我想听。”

    江景川真不想说的,但看着自家老婆好像真的动怒了,只能在心里跟隋盛道了个歉,便立马像是竹筒倒豆子一般开口道:“那事情都快过去十年了,隋盛那时候有个女朋友叫童园,童园是单亲家庭的,可能是因为家庭的关系,她是很敏感也很骄傲,其实两个人刚开始感情真的很好,我还记得有一年圣诞童园给隋盛织了条围巾,把这小子喜得不行,后来童园的妈妈生病了,需要一笔钱,童园就是不跟隋盛开口,自己去兼职了好几份工作,最后拿房子抵押贷款这要安排做手术,隋盛是最后才知道这件事的,两人就大吵了一架。”

    “隋盛当时太年轻了,跟喜欢的人吵架,总是想赢,就说了一些很伤人的话,童园觉得她跟隋盛只是情侣而已,她不想麻烦任何人,两人就冷战了很久,童园的妈妈听说自己做手术要花很大一笔钱,也是不想拖累她,直接跳河自杀了,童园特别崩溃,这些隋盛都不知道,还为了气童园,故意跟个女孩进进出出的,童园来找隋盛看到了这些,也没闹,跟隋盛吃了顿饭之后,第二天就消失了。”

    苏烟听得入神,赶忙追问道:“后来呢后来呢。”

    后来?

    哪里有后来?如果有后来的话,隋盛还会是这个样子吗?

    “后来啊。”江景川摊手,“后来隋盛找她都快找疯了,也没找到,你别看隋盛成天嘻嘻哈哈的,其实他心里特别难受。”

    苏烟听了也觉得好生气,“隋盛怎么能这样?你不觉得用这样的方式真的愚蠢到家了吗?”

    她是觉得在一段感情中,为了证明对方是在意自己的,又或者说证明自己才是占据上风的那一方,故意用这种方式逼对方吃醋,真的太傻了,这样证明一次,感情就消耗一次。

    她不认识童园,可是在江景川的描述中,那是个很坚强很敏感的女孩子,她做错了什么?难道错在自尊心太强了吗?

    难以想象童园在失去妈妈之后,想来男朋友这里寻得拥抱跟安慰,看到那一幕时是什么心情。

    更难以想象她在决定离开这里时,又是什么样的心情。

    江景川点了点头,“所以隋盛一直都很自责,这些年来也一直在找她,这世界太大了,真要有心躲着一个人,其实是很容易的。”

    只要童园有心要躲着隋盛,隋盛可能就一辈子都找不到她。就像现在这样,隋盛找遍了他能找的所有地方,还是没能找到她。

    “自责有什么用?”苏烟嗤笑,“在伤害别人之后,不是说句对不起,不是自责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江景川将苏烟抱在怀里,好生安抚了一番,吻了吻她的发顶感慨道:“也因为亲眼看到过隋盛的痛苦,从那以后我就觉得只要喜欢对方,就不要因为一时的情绪错过这个人,因为你不知道错过之后会怎么样。”

    在苏烟说要跟他好好过日子的时候,他也怀疑过,甚至在这期间偶尔也难以避免的想到沈培然。

    他就会问自己,喜不喜欢这个人,要不要和这个人在一起();。

    既然答案是肯定的,那么有些事情就不要去在意了。

    他知道错过喜欢的人是怎么样的痛苦,所以绝不可能让自己也重蹈覆辙。

    成熟的喜欢一个人,就不会想要看到对方不开心。

    “恩,说得对。”苏烟对这番话特别赞同。

    很多时候所谓的虐恋情深还不是因为个人情绪?

    不是你伤心我痛苦,这样的感情才最深刻。

    “所以,就像我妈说的,你有什么不满都可以说出来,你得说出来我才能去改正,小烟,我不只是你的丈夫,我还有别的身份,比如爸妈的儿子,比如江氏的总裁,所以有时候难免会有些地方忽略你,你说出来我肯定去改。”江景川抱紧了苏烟,“我不希望看着一些明明可以一早就解决的矛盾衍生成大矛盾,你明白吗?”

    这是江景川最讨厌的事情。

    无论是工作中还是生活中,如果有什么问题,一开始就解决掉,不能搁置,更不能视而不见,如果由此变成了不可调和的大矛盾,他觉得这是在浪费生命浪费时间。

    “你以为我智力低下吗?”苏烟知道江景川说得很有道理,可还是忍不住呛他一句。

    江景川大力的揉了揉她的脑袋,笑道:“知道,江太太最聪明了。”

    陆漾爷爷的陶瓷展览成功举办了,江景川也是算着时间,等宝宝过了三个月,就立马打电话给陆漾,说他们夫妻俩要请他跟周璐吃饭,陆漾忙得连喝水的时间都没有,本想婉拒的,但想着过去的话会看到苏烟,便答应了。

    在得知要跟陆漾一起吃饭的时候,苏烟心里是拒绝的,可这顿饭她又必须得去。

    饭局是约在晚上,江景川提前下班,就陪着苏烟去逛街了。

    孕妇也要美美哒。

    苏烟一口气买了三双漂亮的平底鞋,还买了几套连衣裙。

    毕竟怀孕了,逛了一会儿之后就累了,江景川就陪着苏烟坐在商场的座椅上,旁边坐着个小男孩应该是在等人,他一手玩着手机,一手拿着巧克力正津津有味的在啃,苏烟闻着巧克力的味道,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她想吃了。

    好想吃。

    一开始她并不喜欢吃巧克力的,觉得有点苦,不是她的菜,可是这会儿看着别人吃,她就馋了。

    等男孩走了之后,苏烟戳了戳江景川,拉过他的手抚在自己的小腹上,扁扁嘴问道:“你家宝宝在跟你说话。”

    才三个月……

    江景川饶有兴趣的问道:“宝宝在说什么,你能给翻译一下吗?”

    “江宝宝说想吃巧克力了,问爸爸能不能去买。”苏烟格外认真,路过的一对情侣正好听到这句话,都扑哧笑了起来。

    江景川的表情很为难,最后摇了摇头,“爸爸不能去买。”

    “为什么!”苏烟不干了,怒道:“谁规定孕妇不能吃巧克力了?!”

    这不能吃,那也不能吃!

    气死人辣();!

    江景川嗫嚅了半天,最后只能讷讷道:“巧克力要是吃了,我女儿皮肤很黑怎么办?”

    巧克力是黑色的,吃进去会不会染黑闺女的皮肤?

    有没有哪项科学研究,准爸爸准妈妈的智商会持续性的不在线?

    苏烟竟然将江景川的这番话听进去了,还好奇问道:“真的会吗?”

    “不知道,如果皮肤黑怎么办?”自从当上准爸爸,江景川每天脑子里都会有各种各样的担忧,苏烟一说吃巧克力,他就想到这件事。

    苏烟觉得江景川的担忧很正确,当即也不再馋了。

    如果是女儿的话,还是希望皮肤白白哒嫩嫩哒。

    晚上,在包厢里,陆漾努力克制自己不去看苏烟,便笑着道:“今天江总请客,我们可不能手软,先点瓶好酒吧。”

    江景川觉得打击报复的机会终于来了!!

    他就等着陆漾说这话!

    江景川清了清嗓子,装作非常自然,又压抑不住内心的小得意,摆摆手道:“不能,不能喝酒。”

    快问我为什么!快问!

    陆漾之前一直在忙公司的事情,也还不知道江氏总裁太太怀孕的事,也没人跟他说,一听这话便打趣道:“我记得你是能喝酒的,虽然酒量不太好。”

    呵,你酒量好,你酒量好喜欢我老婆,我老婆也不鸟你:)

    “之前能喝酒,现在不能喝酒了。算了,我也不卖关子了,今天要跟你说个好消息,我太太怀孕了。”江景川揽着一旁的苏烟,冲已然僵住的陆漾笑道:“她怀孕全家最大,我可不能喝酒,不然我又要遭到三堂会审了。”

    周璐见陆漾也不吭声,主动跳出来缓解气氛,“艾玛憋死我了,现在终于能说了,江总,我可以除了小烟以外第一个知道的人,羡慕不羡慕?”

    江景川笑了笑,“不是羡慕,是嫉妒。”

    苏烟小口的喝着温水,余光注意着陆漾,看到对方那失落的表情,心里怕得不行,生怕他表现出什么让将景川看出端倪,想了想便说:“之前就想说的,不过家中老人说得过了三个月才能宣布。”

    陆漾听到苏烟的声音这才回过神来,赶忙低下头掩饰眼里的落寞,勉强笑道:“那挺好的,景川,恭喜你了。”

    “是要好好恭喜我,等孩子满月你可一定要来。”江景川乐呵呵的往陆漾心口捅刀子。

    周璐都不忍心看下去了,夹了一筷子菜到陆漾的碗里,“陆总这些天忙得连回消息的时间都没有,今天可得好好补补。”

    一顿饭下来,陆漾一直在不停地说话,整个人显得絮絮叨叨的。

    周璐知道他这是在掩饰。

    最后陆漾起身拿起杯子,看向苏烟,笑了一笑:“恭喜你啊。”

    其实都没有喝酒,但陆漾表现得就像是喝醉了一样。

    苏烟也跟着起身,拿起杯子跟他碰了杯,微微一笑:“祝陆先生前程似锦,万事如意。”

    一句前程似锦,其实也是在提醒陆漾,不要忘记什么是最重要的();。

    坦白说,她跟陆漾在某种程度上是同一种人,他们都无比的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无论为此付出什么都甘心。

    所以一开始她就很欣赏他。

    既然知道自己要什么,就不要半途而废,因为这样实在是太蠢了。

    陆漾一愣,点了点头,“谢谢。”

    中途时候,苏烟去洗手间,在回包厢的路上正好看到陆漾靠着墙,正拿着香烟,不知道在想什么。

    陆漾看到苏烟过来,赶忙将香烟放了回去,还有些手忙脚乱的解释着:“我没抽烟。”

    苏烟其实不想跟陆漾说什么,只是点头笑了笑就要回包厢去。

    在转身的时候,陆漾叫住了她,“苏烟……”

    他就是想叫叫她,但当她回头的时候,他又不知道能说什么,“小心那边的台阶。”

    “恩。”苏烟没有再多停留,都没有回头,往包厢走去。

    明明从未得到过,却觉得好像已经经历了一场刻骨铭心的恋爱一样,陆漾现在就有这样的感觉。

    他知道自己非常可笑,事到如今只怕是连幻想都显得奢侈了。

    他从不曾真正的跟她亲近过,每次的交谈都显得那么生疏礼貌,可他能够感觉得到,她是真的觉得幸福。

    一个女人如果幸福,那种美丽是从内到外的。

    没有打算开口,没有打算追求,从头到尾,无人所知。

    陆漾却一点都不觉得遗憾,他以一种方式完成了独属于他的恋爱,最后完美落幕,一切正好。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一下,从口袋里拿出来一看,是前段时间外公极力介绍的相亲对象,刘小姐。

    刘小姐长得不算漂亮,但也不丑,人也很温柔,最关键的是,跟她结婚可以带来很多利益。

    【吃饭了吗?】

    陆漾望了望苏烟离开的方向,已经看不到她的背影了,他低头自嘲一笑,快速回了消息:“吃了,你呢?”

    他是陆漾,是圈内人私底下讨论的一个奇迹,是的,能越过亲儿子跟亲孙子,拿到了大权,谁不感慨一声他年少有为?

    努力了这么多年,终于得到了想要的,他怎么可能为了那虚无缥缈可能明天就不复存在的爱慕放弃这些?

    陆漾重新站直了身体,背挺得直直的,脸上又重新恢复了一贯的笑意,抬腿往包厢走去。

    江景川很开心,觉得这是打击了陆漾,苏烟也很开心,她能感觉得到陆漾是个非常理智的人,他不会做不理智的事情,确认了这些之后,心里的石头彻底落地了。

    第二天,江景川推了工作,要陪苏烟去做nt检查。

    nt检查是评估宝宝是否可能患有唐氏综合症的一个方法,这其实算是第一次排畸,需要做彩超的。

    江景川显得很兴奋,跟医院早就打好招呼了,过去就可以直接开始检查,一路上江景川都保持着准爸爸该有的雀跃。

    因为他太兴奋了,实在不适合开车,所以是由司机开车送他们去医院的。

    本来江爸爸江妈妈也想跟着一起来的,但两人商量之后,决定还是不去了,就怕给儿媳妇造成不必要的压力();。

    尽管如此,江爸爸还是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完全不能好好的坐下来,时不时就开口问江妈妈,是不是该给儿子打个电话问下情况。

    江妈妈翻了个白眼,“我怀孕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高兴。”

    女神说这样的话就代表要生气了,江爸爸赶忙解释:“不是,那怎么能一样,我那会儿高兴得话都说不利索,你也不是不知道。”

    “小川说已经出门了。”江妈妈看着微信,“估计十点左右到医院,一系列检查下来还不知道要多久,我已经跟他说了,中午会回这里吃饭,到时候有什么问题,你好好问就够了,总之,你现在该干嘛干嘛去,不要在我眼前晃,晃得我头都晕了。”

    江爸爸一晒:“是,领导。”

    医院的人还是挺多的,不过这家医院有江氏的投资,所以江景川跟苏烟一到医院,就直接是vip检查了。

    nt筛查是整个孕期最重要的一个筛查。

    在苏烟检查的时候,江景川就坐在外面,他看着来来往往陪着妻子来检查的丈夫们,真心恨不得上前跟他们握手了。

    毕竟同是这世上最幸运的准爸爸,该好好认识才对。

    江景川忍不住嘚瑟了,在一群朋友中,目测他最早要当爸爸,惹得一些发小嫉妒不已,他拍了一张医院的照片,发了朋友圈——

    【陪老婆做检查:)】

    评论自然也是马上就有的。

    隋盛:滚,给老子滚!成天只知道秀恩爱!

    秦萱:哇哦,好有爱~

    周璐:江总能不能少发:)这个符号,886

    江菁菁:朋友为我们的友谊干杯.gif

    江景川内心的那种憧憬跟满足没人能体会,他觉得在遇到苏烟之前的生活实在太无聊了,每天上班下班加班,除此之外好像都没什么乐趣。

    娶了一个妻子,马上就有一个宝宝,人生之乐,莫过于此。

    苏烟出来的时候,正拿着报告,耳边还是医生说的话,一切都正常,没发现什么问题,但这不是重点。

    她晕晕乎乎的出来,江景川赶忙迎了上去,扶住她,紧张地问道:“怎么样怎么样?”

    听到江景川的声音,苏烟才稍稍回过神来,她呆呆的看向江景川,道:“景川,我们貌似中大奖了。”

    “什么大奖?”江景川本来看着苏烟这反应还有些害怕的,以为是出了什么问题,哪里知道苏烟会冒出这样一句话。

    她是真的中大奖了!

    天大的大奖!

    走廊里人来人往的,苏烟捏着报告单,看向江景川,一时没忍住,惊喜的叫了一声,然后踮起脚尖抱着江景川,“啊啊啊啊啊!!老公!!我们中大奖了!!”

    “怎么了,你倒是说啊,急死我了!”

    苏烟神秘一笑,在他耳边说道:“照了彩超,医生说有两个宝宝!”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