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晚上,苏烟正坐在床上,江景川站在床边,拿着吹风机给她吹头发,暖风萦绕在耳边,苏烟舒服得都想睡觉了。

    想起江菁菁说的那些奇怪的话,苏烟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假装不经意的道:“今天隋妈妈又在跟妈妈诉苦,说你都快是两个孩子的爸爸了,隋盛居然都没女朋友。”

    其实站在苏烟的角度来看,尽管隋盛要比江菁菁大将近十岁,但两人还是很般配的,家世相当,隋盛人品也是过关,外貌身高也相配,当然这种话她也只是在心里想想,断然不会说出来的。

    江景川关掉吹风机,拿着梳子给她梳头发,淡淡笑道:“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隋盛这辈子不恋爱不结婚我都不觉得奇怪。”

    “他是这样打算的吗?”苏烟追问道。

    一辈子不恋爱不结婚?苏烟还是忍不住为江菁菁感叹,喜欢上一个专情的男人,而且这个男人的专情对象还不是自己,那就注定要受煎熬。只不过她还是有些不太相信隋盛真的会一辈子等下去,不是她怀疑他的忠诚度,而是在这样的社会,还是这样的大家庭里,其实很多事情都不是由自己做主的。

    江景川也坐在床上,扶着苏烟躺下,床头柜上的安抚灯正发出舒缓的音乐声,让人听了心里也跟着平静下来。

    “他没跟我说他的打算,说不定吧,可能再过个几年他顶不住压力也就结婚生子了,毕竟他家就他一个孩子,也可能随盛就顶住压力一直等下去了,谁都不知道。”对于隋盛的决定,江景川不赞同也不反对,毕竟这事跟他也没太大关系,他从头到尾就此事就发表过一个意见,那就是只要他觉得值得,那就去做吧。

    可能隋盛觉得一直等下去就是值得的。

    童园还会不会回来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这样的等待让隋盛觉得痛苦的同时,也很安心,这就够了。

    苏烟想了想又说:“就没人追隋盛吗?他就一定不会喜欢上别人吗?”

    江景川帮苏烟盖好毯子,瞥了她一眼道:“你今天对隋盛好像很关心。”

    不然怎么一回来就是拐弯抹角的问隋盛的事情?

    ……好敏锐的直觉。她给跪了。

    苏烟不吭声了,就怕自己一个不注意就被江景川看穿了。

    江景川也躺了下来,舒服的呼出一口气,又意味不明的说道:“隋盛但凡有可能会喜欢上别人,可能他的孩子都出生了,他以后会不会喜欢别人我不知道,但他不会喜欢我妹妹。”

    这样一句话惊得苏烟猛地坐了起来,她不可置信的看向江景川,还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听,见他还那么镇定,极为艰难地说:“你知道啊?”

    “躺下();。”语气是不容置疑的。

    “……哦。”苏烟又乖乖地躺下,被江景川抱在怀里。

    “这不是什么稀奇的事,那是我妹妹,她喜欢谁不喜欢谁我还是可以看出来的。”

    由于江景川的表情太淡定太自然,苏烟竟然也跟着镇定了,“那隋盛知道吗?”

    江景川捏着苏烟的耳垂,微眯着眼睛,声音很低,“老婆,你还是不太了解男人啊,除非我们想要去了解一个人,否则我们都没兴趣的剖析一个女人的行为跟想法的。”

    “所以隋盛不知道?”

    “我觉得他是不知道的。这不奇怪,在他心里,菁菁就是个小妹妹,谁会去在意一个小妹妹整天在想什么?”

    苏烟点了点头,觉得江景川说得挺有道理的,隋盛对江菁菁没有除了妹妹之外的感情,所以他不会把她当成女人去看待,既然这样的话,自然也不会发现江菁菁的感情。

    “你难道没想着要撮合一下?我觉得隋盛还挺好的,一看就是很负责任的那种男人。”

    “错了。”江景川纠正她,“他只是对自己负责任而已,再说了,我妹妹不傻,我能看到的,她也能看到,站在我的角度而言,我并不希望菁菁跟隋盛在一起。”

    不能说隋盛是负责任,当然也不能说他不负责任,站在江景川的角度来看,隋盛其实没有对童园怎么负责任,当然这不能怪他,毕竟那时候年纪小又那么中二,隋盛从头到尾都只是在对自己负责任而已。

    “为什么?因为隋盛在等童园吗?”

    “这是一个原因,但不是主要的,菁菁年纪还小,她以为她现在碰到的就是她喜欢的,其实不一定,你有没有想过,女人是很容易被感动的,她也有可能只是因为隋盛对童园的专情跟等待而被打动?”

    “呃,我也不知道。”

    苏烟算是被点醒了,她还记得江菁菁之前跟她说过,很喜欢一个十八线小艺人,是因为那个艺人在电视剧里的形象特别痴情,现在想想,江景川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这种事情我是不会插手的,她喜欢隋盛我不会去管,她要去追隋盛我也不会去管,但我不会帮她,也不会去教育她,这是她必经的,不过我妹妹一向理智镇定,她既然之前没有做什么也没有跟隋盛说什么,代表以后也是一样的。”江景川抱紧了苏烟,“我作为哥哥,只能在平常闲得发慌的时候,为她祈祷两句,希望她以后能遇到她喜欢的又喜欢她的人。”

    苏烟推了江景川一把,“你一点都不关心她,还没我关心她!”

    她可没夸张,现在她跟江菁菁的关系变得很好了,隐约有点闺蜜的意思了,江菁菁平常要是遇到什么事儿都会跟她说,跟江景川一个月聊微信都聊不了几句。

    当然啦,现在要就事论事,她嘴上虽然这样说,但她心里还是赞同江景川的观点的。

    这是江菁菁必经的人生之路,旁人如果能闭上嘴巴一言不发,这就很好了。

    如果做点什么说点什么,一大帮子人打着为自己好的旗号各种指指点点,那才要了老命了。

    “哦?你说的关心是什么?她喜欢谁,我就满世界的为她张罗?或者绞尽脑汁的帮忙撮合?又或者说她喜欢上一个不应该喜欢的人,我就想方设法的纠正她教训她?如果这是关心,我相信,菁菁一定希望我是个冷漠的兄长,而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大哥。”

    在旁人眼里,江景川是个不热心的儿子、兄长、朋友,但不得不说,正是因为他的不热心,让身边的很多人都觉得舒服();。

    苏烟叹了一口气:“好吧,其实我也没想过要撮合,这会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男女之间的磁场很奇怪,如果有可能在一起,根本不需要旁人的帮忙,自己就看对眼凑到一块去了,江菁菁跟隋盛认识这么多年了,愣是没擦出一点爱情的火花,这就证明,除非是发生了什么翻天覆地的大变化,不然这两人是很难走到一起去的。

    也是因为这一点,所以苏烟就没打算掺和进去。

    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自己做了心情不好,对方心情也不见得会好。

    里外不是人的事情能不做就不做。

    “这个世界上两情相悦的人是很少的,菁菁也是这大多数人中的一个。你就别为她操心了,她心里都清楚。”

    江景川说出这种话还是很有违和感的,苏烟瞥了他一眼,道:“看不出你说这话还一套一套的,情商不低啊。”

    “智商高的人情商大多都不会低。”江景川听到苏烟这样说还是很得意的,“如果有人觉得我情商低,那是因为我不愿意浪费时间在他身上罢了。”

    “能不能不要嘚瑟。”

    “……不能。”

    苏烟想了想,饶有兴趣的追问道:“那如果是我们女儿呢?你还会这样冷漠吗?”

    江景川拉起毯子往脸上一盖,“不要问我这种会让我心肌梗塞的问题,我拒绝回答。”

    可能每一个正常的父亲,只要想到宠爱的小女儿有一天会喜欢别的男孩,会跟他谈恋爱,还会结婚,就会非常抓狂,从心底里就排斥这种可能。

    江景川也不例外,他拒绝想这种事情,因为在宝贝女儿没出生前,他可能就被自己气死了。

    “喂。”见江景川不吭声了,苏烟又主动靠在他的肩头,推了推他,“你说你是不是很幸运,这世上两情相悦的人是很少,你就是幸运儿。”

    “你也是。”

    他们都是幸运儿,能跟喜欢的人在一起生活,还孕育着两个可爱的孩子,这世界上能想到的好事都被他们撞上了,能不幸运吗?

    也是因为知道这样的生活这样的幸运很难得,所以才需要时刻保持警醒,得到了需要花费更多的心力去保持。

    江景川现在回想起来,都忍不住为自己点赞,幸好他时刻警惕着,才能及时的发现口袋里的纸条,如果被苏烟一不小心发现了,这个晚上还能这么幸福这么太平吗?显然是不可能的。

    自从寿宴之后,苏烟觉得日子过得飞快,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着双胞胎的关系,她肚子看起来很大,现在站起来低头都看不到自己的脚。

    一转眼就到了寒冬,a市气候干燥,这些天雾霾更是严重,苏烟几乎都不出门了,屋子里常年保持着舒服的恒温,她只要穿着孕妇装外面再搭个披肩就可以了。人到了冬天就本能的犯困,苏烟已经记不起来有多久没陪着江景川一起吃早餐了,每次她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出门上班了,江景川的作息十分规律,无论前一天晚上他是不是晚睡,第二天七点半左右准时醒过来,所以江景川都不需要闹钟的,完全都是靠自觉跟生物钟起来。

    这天晚上入睡前,苏烟趁江景川不注意,偷偷调了闹钟,她决定明天一定要早起,陪江景川吃顿早餐,然后再像过去那样,送他到门口目送他去上班();。

    第二天早上江景川醒来的时候,坐在床上发了一会儿呆,刚准备给苏烟一个早安吻时,突然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江景川以为是电话,刚想伸手去拿手机,苏烟就迷迷糊糊醒了过来,四目对视,她慢悠悠的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冲江景川撒娇:“要抱抱。”

    江景川正好拿着手机,一看居然是闹钟,还有个提示——起床!起床!

    他顺势关了闹钟,抱了她一下,在她耳旁轻声道:“现在还早,你继续睡。”

    “这闹钟是我定的,我今天陪你吃早餐啊。”苏烟虽然还很困,不过此刻意识已经清醒了很多了。

    江景川失笑不已,但因为苏烟的这番话,心里暖洋洋的,两人一起起床,去了洗手间,一人占据一边,拿着牙刷开始刷牙了。

    苏烟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又看了看一旁的江景川,吐出口里的泡沫,哈哈大笑起来:“我们都顶着鸟窝。”

    江景川笑了笑,没有说话,他格外喜欢这样的清晨。

    每天早上跟她一起起床,两人一起刷牙,然后一起下去吃早餐,只是苏烟怀孕之后,每天都很困,他不忍心叫醒她,只是一个人刷牙一个人吃早餐的时候还是觉得有些寂寞。

    他已经习惯了有苏烟的生活,一旦有一些事情她没有陪着他一起做,总会有一些不习惯。

    这种习惯,他不打算改正。

    怀孕几个月以来,苏烟还是长胖了一些,脸也胖了,不过看着气色特别好,江景川每天抱着她都是爱不释手,软乎乎的,身上还香喷喷的,最重要的是,怀孕之后,苏烟直接从b跳跃到c了,手感真不是一般的好。

    当苏烟跟江景川一起下楼的时候,王阿姨赶忙上前来扶着苏烟,讶异道:“今天怎么这么早?不困吗?”

    “早睡早起身体好。”苏烟面不改色的回道。

    王阿姨看了看满脸笑容的江景川,便什么都明白了,对于苏烟,王阿姨现在是彻底放心了,先前还会指点几句,可相处下来,见苏烟很有自己的一套,并且将夫妻关系处理得这么好,王阿姨就不说什么了。

    回家的时候,还会跟女儿唠叨几句,她多希望女儿也能跟苏烟一样这样拎得清。

    不求女儿有多富贵,只要脑子清醒就很不错了。

    王阿姨转头去吩咐厨房做苏烟喜欢吃的早餐,回到饭厅,像是唠家常一样道:“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雪,先生路上开车要小心点。”

    江景川点了点头。

    正式进入寒冬腊月了,a市也要下场大雪了。

    苏烟捧着温热的牛奶杯,惊喜道:“下雪啊?那真好,到时候在院子里堆个雪人怎么样?”

    在一旁的佣人们对视一眼,他们不会堆雪人啊tat

    太太既然已经发话了,那么谁来堆这个雪人呢,管家跟王阿姨肯定是不行的,两人年纪大了,只有他们这些年轻人了。

    诶诶诶,等下上网去搜下教程好了。

    江景川想了想补充道:“堆两个大雪人,两个小雪人,堆四个。”

    ……喂!!tvt

    太难为人了!(╯‵□′)╯︵┻━┻

    苏烟颇为赞同的点头,“对,我们是一家四口();。”

    吃完早餐之后,苏烟是想陪着江景川出门的,可屋里跟屋外是两个季节,她现在出去呆几分钟,还得换上羽绒服,戴上口罩帽子还有围巾,最后僵持了一会儿,只在玄关处抱着亲了一下就算送他上班了。

    江景川上班后,苏烟就回到卧室继续补觉了,这一觉就睡到正中午,她靠在大抱枕躺在床上开始玩手机了,江景川没有禁止她玩手机跟电脑,只是叮嘱说尽量克制少玩一会,刚打开微信,就看到江菁菁发来了好几条语音。

    江菁菁:“我听说家里要下雪啦?嫂子,我看到你朋友圈发的酸菜鱼了,我也好想吃。”

    江菁菁:“嫂子,我有个同学也是中国的,他跟我说今天晚上他要做火锅,让我过去吃,现在真是馋得不行了。”

    江菁菁:“我怀疑他对我有意思,嫂子,你觉得呢?”

    那天跟江景川聊过之后,苏烟也没再听到江菁菁提到隋盛,没过多久她就出国了,苏烟还记得那天在机场江菁菁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明明想去抱抱隋盛,走到他面前又转了回来,继续抱着江妈妈哭。

    江菁菁是那种心里明明已经惊涛骇浪,面上却非常平静的女孩。

    谁也不知道她有多喜欢隋盛,但苏烟看出了她一直、一直都在压抑着自己的感情。

    当然啦,江菁菁也是聪明人,她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就拿她跟隋盛来说吧,如果真的闹到大家都知道的地步,对江菁菁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说句老成的话,江菁菁年纪还小,很多人生的美好她还没来得及经历,正如江景川说的那样,她见得太少了,也经历得太少了,但无论如何,苏烟都希望江菁菁未来能遇到一个两情相悦的人,放弃这一厢情愿的感情。

    苏烟跟江菁菁聊了一会儿,手机就响了起来,是江景川打来的。

    “起床了吗?”江景川刚吃完饭回到办公室,跟往常一样,给苏烟打个电话问一下基本情况。

    “醒了,马上就下去吃饭。”苏烟从抽屉里拿出英文字典开始翻阅,即使怀孕了,她也没忘记学习这些,不过本身就毫无基础,学起来还是很吃力的,江景川一直以为她之前在电影学院都没怎么学文化课,现在看妻子想要学习了,在商量之后给她请了个外教,外教这段时间回国了,苏烟每天都会练习一下口语什么的巩固基础。‘

    她现在能够进行一些简单的对话了,看一些简单的句子也没问题,苏烟也没指望几个月就能精通英语,所以对于缓慢的学习进度她也不着急。

    “对了,有个事情没跟你说。”江景川翻着人事部那边传过来的年会安排,“江氏每年快过年前都会办个年会,你想不想参加?”

    “年会都要做些什么?”苏烟对这些新鲜的东西都非常感兴趣。

    “总结一年的工作,该批评的批评,该表扬的表扬,然后吃顿饭举办个宴会,对了,还要抽奖。”

    苏烟本来听前面一句话时是一点兴趣都没有的,听到后面这才来了兴致,“抽奖?我也可以抽吗?”

    “……应该不能。”江景川很无奈,“你想要什么我给你买就可以了,这是江氏员工才能参与的抽奖。”

    “……哦。”苏烟顿了顿又问道:“那如果我不跟你一起去的话,你会找别的女伴吗?”

    江景川顿时警惕起来,“当然不会。我没女伴的。”

    “那如果我不去的话,有人想要当你的女伴,跟你要微信或者手机号怎么办?”

    江景川非常无奈,江氏的员工们都知道他马上当爹了啊……

    苏烟这样自言自语了一番之后,下了论断:“所以,我要去();。我要跟你一起去。”

    话是这么说,苏烟这些天也是被憋坏了,以前天气还好,雾霾不那么严重的时候,江景川每天下了班还会带她一起出去散个步,偶尔还去看个电影吃个饭什么的,现在她连出门的机会都没有了。

    很快地就到了年会这天,江氏的员工们都特别兴奋,能不兴奋嘛?年会抽奖,就算是个友情参与奖也能得个面值两百的购物卡啊,更别说在此之前已经提前发了年终奖了,今年的效益很好,再加上老板娘一次怀俩的喜讯加持,这一年的年终奖比去年还要多。

    江妈妈特意让人给苏烟设计了好看又舒服的孕妇礼服,想着自己终于要出去放风了,苏烟一整天都很兴奋。

    年会是在a市的某个高级会所举行的,江氏大手笔的包下了一层楼,四处都摆放着长长的桌子,上面都是吃的,每个人都穿上了自己最好看的衣服,端着酒杯三五成群聚在一起聊天,气氛十分融洽。

    当苏烟跟江景川过来的时候,一些高层都聚过来打招呼,然后大家都不约而同的看向苏烟的大肚子。

    这里面躺着的就是未来的老板啊。

    按照往年的惯例,本来是由江景川跟江妈妈跳开场舞的,今年江景川娶了妻子,夫妻感情也很好,自然是由夫妻俩开舞。

    一段默契的舞蹈之后,年会正式开始。

    琳达穿着黑色小礼服过来,她跟苏烟关系很好,算是老板娘一派的了。

    “我让我妈在老家的寺庙里求了平安符,今天没带来,下次给你。”

    苏烟一怔,笑道:“有心了。”

    “双胞胎自然是要小心一点,怎么办,现在看着你的肚子我都好想结婚生孩子了。”可能一开始琳达的确是有巴结的意思,可跟苏烟相处多了,她觉得苏烟这人也挺好的,至少当朋友是没问题,所以交往时也多了很多真心。

    “虽然说怀孕挺累的,不过想到几个月之后可以见到两个小宝贝,就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江家虽然有不少佣人忙前忙后,很多事情都不用她操心,可大肚子的人是她,她还是没有躲开孕吐,那时候几乎一天吐八次,最夸张的时候是喝水都吐,江景川看了心疼极了,一边想法子让她轻松一点,一边恶狠狠地说早知道怀孕这么辛苦他当时就克制了……

    “对了,预产期是什么时候?”琳达问道。

    “因为是双胞胎,所以也不知道预产期准不准,医生说是六月十号这样子。”

    这里的科技实在太发达了,居然可以算到大概的预产期,这让苏烟很是惊奇。

    琳达掐指一算,笑道:“看来是双子宝宝了。六月生也挺好的,那时候天气也不算太热。”

    苏烟现在也知道有星座这一回事,不过对星座并不是那么相信。人的性格如果真的可以用星座来决定,也太草率了吧。

    很快地就到了抽奖环节,这是员工们最关心的时候,就连苏烟都跟着紧张期待起来了,明知道就算连安慰奖都没她的份。

    琳达抽了一个三等奖,是一部水果手机,她激动坏了,直说是因为跟苏烟说过话蹭过她的好运。

    年会要开到很晚,并且结束之后,公司也安排了夜生活,江景川跟苏烟还没等到年会结束就离开了();。

    “那个戴眼镜的男人运气真好啊,居然抽中了特等奖欧洲十日豪华双人游诶。”

    江景川拉着她的手,尽管她的手挺温暖的,但他还是怕她冻着了,牢牢地握着,“今天抽奖的那些,我让人事那边都多办了一份。”

    “……咦?”苏烟反应有些慢半拍,疑惑的看着江景川。

    “我看你那么期待奖品,就都给你好了。”难得见苏烟露出跟孩子一样兴奋的表情,江景川表示自己一定要满足老婆大人。

    “什么嘛……”虽然嘴上这样说着,但心里早就乐开花了。

    苏烟有些不好意思,看向窗外,发现天空中已经飘起了雪花,她赶紧喊停,对江景川各种撒娇:“老公,我们下去走走吧,下雪了呢。”

    江景川肯定是不答应的,无奈经不住苏烟的各种软磨硬泡,只好让司机停在离别墅还有些距离的路边,让司机先开回去,他跟苏烟慢慢走回去。

    苏烟是全副武装着的,用她的话说那就是都快被裹成一个球了。

    江景川牵着她的手慢慢走着,仰头看去,在路灯的映照下,雪花缓缓落下,就像是加了滤镜的图片一样,美极了。

    “我记得有一年,那时候我在国外,从外面买了热便当准备回公寓,也是在下雪,我只想快点回家,不小心就看到一对情侣也是这样手牵着手慢慢走着,你知道那时我在想什么吗?”

    “羡慕吧?”

    “显然不是。”江景川将苏烟的手放在自己的大衣口袋里,笑着摇了摇头,“我当时想的是可真傻啊,这都下雪了,天气还这么冷,赶紧回家不挺好的吗?”

    苏烟扑哧笑了起来,不过因为江景川的这番话她也想起了一件事。

    也是下了大雪,她穿着斗篷被那个人牵着走在长长的青石板道路上,他带着她去了皇城里最高的楼上,拥着她说这天下所有的一切他都要跟她一起分享。

    其实她已经很少想起那个人了,好像她一直都是苏烟,古代的生活只是她的一场梦而已。

    “你现在在想什么?”苏烟深吸了一口冷空气,问道。

    “我在想,以前觉得毫无意义的事情,如果是跟你一起做的话,就不是浪费时间。”

    苏烟没说什么,只是笑了笑,很奇怪,她跟江景川也是一样的想法,那些曾经以为毫无意义的事情,毫无意义的感情,只要是对象是他的话,好像都可以接受了。

    两人走得很慢,等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冬天天黑得早,留在别墅的佣人也是上了年纪的,早早地就睡下了。

    江景川非常熟练的给苏烟煮着面条,将厨房阿姨准备好的卤牛肉还有鸡蛋跟青菜都放了进去,顿时厨房一片热气盎然,看着就觉得心里暖暖的。

    “味道怎么样?”

    其实煮面条是很简单的,其他材料都准备好了,只要放在锅里煮一下,再放点盐就够了。

    苏烟吃了一口面条,她是不挑食的,更何况现在是真的饿了,哪怕给她个白馒头,她都能吃得很香,不过大厨是夸出来的,好男人也是夸出来的,她竖起大拇指赞道:“味道超好,不信你尝一口?”

    江景川摆摆手,刚才在年会上已经吃饱了,他想的是其他的事情,“那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些奖励?”

    自怀孕以来,苏烟听到奖励这两个字耳朵就会红,不为别的,江景川要的奖励实在是不可描述();。

    他帮她擦个背,要奖励。

    煮个面条,要奖励。

    总之做什么都要奖励。

    “你女儿还没睡着,你就当着她的面说这个吗?”苏烟使出了杀手锏。

    果然江景川一听这话,立即收起了那副不正经的神色,“那等她睡着了,我再接着说。”

    原本以为怀孕之后,那什么肯定多多少少有些不和谐的,江景川也做好了忍耐一年的准备,他前面二十多年都过过来了,不可能连一年都忍不了。

    男人在这方面可以说是无师自通的,江景川目前就找到了靠别的方法解决生理需求,顺便促进夫妻感情。

    吃完面条洗了澡之后就上床准备睡觉了,江景川正拿着一本书在研究,苏烟就靠在他身旁跟别人聊着微信。

    两个人都是各忙各的,互不打扰。

    本来跟江菁菁在聊明星八卦聊得好好的,突然她发来了好几张外国帅哥裸/着上半身的照片。

    江菁菁:“怎么样,帅吧,八块腹肌啊!!这都是我国外的同学。有腹肌有人鱼线的男人实在是太有魅力了!”

    苏烟害羞的看了这几张照片,也是她的反应实在太羞涩了,江景川都发现了。

    他放下书本,问道:“你在看什么?怎么脸都红了?”

    苏烟赶忙将手机藏进被子里,拼命摇头:“没什么!我什么都没看!”

    江景川凑近了她,两人都快面贴面了,他突然说道:“你该不会是在看什么带颜色的东西吧?”

    苏烟羞涩地避开他的视线。

    还以为江景川会生气的,哪知道他顿了一会儿,道:“有好东西要一起分享啊。”

    ……!

    江景川趁着苏烟不注意从被子里抢过她的手机,他知道苏烟的密码,打开一看,就直接是微信界面,还是跟江菁菁的对话。

    一看江菁菁发过来的照片,江景川脸都绿了。

    他面不改色的删掉了那些照片,这才还给苏烟,拍了拍她的脑袋,语重心长道:“女儿还没睡,这个少儿不宜,我做主给你删掉了。”

    苏烟哪里还敢说什么,赶忙关了手机,拉着被子闭眼睛装睡。

    等她睡着之后,江景川打开自己的手机,哪知道江菁菁居然主动撞枪口,跟他发微信借钱了。

    江菁菁:“哥,你能借点钱我吗?我马上就还给你的[可怜][可怜][可怜]”

    江景川:“呵。”

    江菁菁:“……??”

    江景川:“我有钱。”

    江景川:“但我不会借给你:)”

    恩,我有很多很多钱,但是一分都不会借给你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