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除夕爆竹响,苏烟跟江景川在江家老宅度过除夕,两人住在结婚的新房里,虽然说婚后很少回来住了,但佣人们每天都会去打扫。

    江景川洗完澡之后,就看到苏烟盘坐在床上正在数着红包里的钱,满脸笑容,一副十分满足的模样让人看了也忍不住跟着一起笑。

    “发财啦?”江景川走了过去,看向床上,真是一大堆的钱。

    苏烟笑眯眯地点点头:“恩,好多好多钱。”

    吃年夜饭的时候,江家的长辈们都给了三个大红包?为什么给三个呢?江老太爷发话了,一个给苏烟,另外两个给宝宝,一个都不能少。

    江老太爷跟江老太太给的红包就不用说了,一摸那厚度就知道有很多钱。

    江爸爸跟江妈妈给的比两位老人要少一些,可加起来也让人忍不住尖叫。

    苏烟准备将这些钱全部存下来,她现在有这样一个爱好,就是想要多存点小金库,尽管江景川的副卡就在她手上。

    每次看着卡里的余额越来越多,苏烟心情都会很好。

    这其实是很现实的事情,对于苏烟而言,她的确是很喜欢江景川,可男人的爱带给她的安全感,的确比不上卡里的数字。

    承诺或许有一天会变质,可是钱就在这里,这就是她的,谁都抢不走。

    江景川自然是拿不到红包了,家里长辈说了,他都是工作的大人了,好意思要压岁钱?

    苏烟将钱一点一点收好,看到江景川还坐在一边,她赶忙伸手到他面前,笑嘻嘻地说:“新年快乐。”

    她笑得眉眼弯弯的,这幅财迷样也格外的可爱。

    江景川眉毛一挑:“我的卡都在你那里,想取多少取多少,还需要压岁钱?”

    苏烟脸色一沉,探出手打了他的手背一下,“小气。”

    连个红包都不给,小气死了!

    江景川盯着她笑了,起身来到一旁的沙发,从大衣口袋里摸出一个红包,然后装作非常无奈的样子递给苏烟,“菁菁都不跟我要压岁钱了。”

    苏烟换脸特别快,看到红包,立马笑成了一朵花,快速接过红包,打开一看,心情更好了,这才有心思跟江景川聊天,“她没跟你要,跟我要了,不是我说,之前菁菁跟你借钱你怎么都不借?你就不怕她是真的缺钱吗?”

    江景川面上毫无愧疚之意,反而坦荡荡地说:“据我猜测,爸妈给她的生活费足够她大手大脚的花了,我不能害她,给她多少生活费她就花多少,不能让她养成坏习惯。”

    “切();。”苏烟跟江菁菁后来分析过了,江景川就是吃醋了,看到江菁菁发来的那些帅哥腹肌照不爽了,然而苏烟是他老婆,还怀着孩子,他自然是不敢给她脸色看的,江菁菁就不一样啦,所以江景川才敢这样不留情面的拒绝江菁菁的借钱要求。

    “再说了,她跟我借了钱,她会还吗?很明显,她不会还的。”江景川微笑着开口,“不是我老婆,又不是我女儿,我有权拒绝她跟我伸手要钱。”

    苏烟必须得承认,江景川现在很会说话,应该是说很会对她说话,他知道说什么样的话会让她开心,这不,一听江景川说了这话,苏烟先是绷着脸后来实在是憋不住了,扑哧笑了起来,娇嗔道:“就你会说,我是说不赢你的。”

    “因为我说的是对的。菁菁跟你要压岁钱,你给了吗?”江景川想了想问道。

    “当然啊。”苏烟虽然喜欢钱,但对身边亲近的人一向大方,“我给她转账的,她说现金麻烦。”

    “真是不懂事。”江景川低声叹道。

    “哪有,之前圣诞节的时候她还给我买了一套化妆品呢。”她又不是傻瓜,谁跟她要钱她就给,江菁菁平常对她也很好,每次去商场逛都会给她买点东西,这叫投之以桃,报之以李,也正是因为两人关系好,江菁菁才敢直接开口跟她要压岁钱。

    想起今天江菁菁跟她说的事情,苏烟拉着江景川说道:“菁菁交男朋友了,你知道吗?”

    “她不是一直都有男朋友吗?”江景川说这话绝对没有其他意思,自家妹妹交男朋友他还是知道一点的。

    上个月还在朋友圈秀恩爱来着呢。

    苏烟翻了个白眼,“你果然对她不上心,那个上个月就分了。”

    “……”江景川无言以对。

    “这次这个不知道你有没有印象,说是周家的那个大儿子。”苏烟这段时间偶尔会跟着江妈妈一起出去喝茶,她知道江妈妈这是将她介绍给那些豪门太太认识。

    “周家?”江景川皱着眉头,“那应该是周随吧?可我记得周随跟我是同年的。”

    “对,我看菁菁的样子这次应该是认真的。”苏烟顿了顿道,“你对那个周随了解吗?人品怎么样?”

    江景川沉声道:“以前一起吃过几顿饭,看不出什么来,不过也没听说过他有什么不良嗜好。”

    “那你看要不要去打听一下?”如果是跟江菁菁同年,或者就跟那些十八线男艺人一样的男孩,苏烟不会有这样的担忧,但周随是周家的继承人,年龄阅历手段都不一般,她还是怕江菁菁会吃亏。

    “恩,隋盛跟他关系好像还可以,我去问问隋盛。”

    苏烟不可置信的看着江景川,“你去问隋盛?”

    江景川点了点头:“是你要我打听的,正好隋盛认识他。”

    “你没别的心思?”苏烟还是不相信江景川没一点别的目的。

    江景川扶着苏烟躺下,像往常一样手抚在她隆起的肚子上,一下一下抚摸着,“从头到尾我都没想过要去撮合菁菁跟隋盛,有两个原因,一是隋盛的心思不在她身上,二是我懒得去管,我也很忙,只是周随跟隋盛关系还不错,菁菁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你我都不知道,让隋盛知道了也好,他一点反应都没有还热心的帮菁菁做参谋的话,菁菁说不定就放下了。”

    “那如果隋盛有反应呢?”这话一出口,苏烟都不相信。

    江景川笑了笑:“是我了解他,还是你了解他?菁菁谈过不知道多少次恋爱了,隋盛要是有反应,他早就表现出来了,犯得着等到现在?”

    苏烟想想也是,那种女主角谈了恋爱,男主角突然明白过来自己是喜欢女主角的戏份到底是少之又少的();。

    男人可能迟钝,但在面对喜欢的女人时,那情商也是分分钟在线的。

    如果隋盛对菁菁有别的意思,他一早就发现了,前面那么多年没发现,突然一下就发现了?除非隋盛跟她一样,也被人穿越了。

    “好吧。”苏烟有些失落,原本以为江菁菁还有一点机会的,现在被江景川这样一挑明,她发现,菁菁还真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站在哥哥的角度,我也不希望菁菁跟隋盛在一起。”江景川闭着眼睛,慢慢地说:“隋盛心里有人,他对童园不只是喜欢,还有一种愧疚,以后无论他遇到怎么样的人,无论他会不会跟别人在一起,童园都占据着最重要的那个位置,我不希望菁菁受委屈,何必非要跟一个心里有别人的人在一起?我妹妹不应该这样卑微。”

    这还是江景川第一次说这样的话,苏烟听了之后觉得自己考虑得还是太片面了,的确,就算江菁菁真的跟隋盛在一起了,对她来说,也不一定就会幸福。

    她也是女人,如果自己喜欢的男人心里有一个最重要的女人,只要想想都会觉得难以忍受。

    没几天就开始走亲戚了,隋盛也被江景川叫到别墅来吃饭了。

    现在隋盛看着苏烟的大肚子就心惊胆战,还不等苏烟过来,他就赶忙起身,帮忙拖开椅子,十分殷勤地说:“来,坐这里。”

    苏烟一手扶着腰,坐了下来,没一会儿江景川就端来点心。

    隋盛看着江景川忙里忙外,不由得打趣道:“怎么样,当皇太后的感觉?”

    “好极了。”苏烟喝了一口热茶,随口回道。

    “对了,两间婴儿房都已经装修好了,等宝宝们出世就可以直接住进去了。”

    江景川正好从厨房出来,递给隋盛一瓶喝的,然后坐在苏烟身旁,一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对隋盛道:“我去看了,还不错,不过今天叫你过来吃饭不是为了这件事。”

    “那是什么?”隋盛吃着水果随意问道。

    “你觉得周随这个人怎么样?”江景川跟隋盛关系那么铁,是可以直接进入主题的。

    隋盛一怔,“你问这个做什么?”

    “菁菁现在的男朋友是他,我总得过问一下。”江景川轻描淡写的说道。

    隋盛先是点了点头,然后一拍大腿,险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你说什么?菁菁跟周随?我没听错吧?”

    “当然没有,不然我叫你来做什么?”

    隋盛一连说了好几个卧槽,好不容易平静下来,面上的表情有些复杂,“菁菁喜欢周随那种类型的?”

    “不可以?”苏烟说这话的时候仔细观察着隋盛的表情,让人失望的是,他除了惊讶以外,还真没别的情绪。

    “不是,我总觉得这两人都不是一个辈分的。”隋盛也不吃水果了,跟江景川还有苏烟说道:“我一直以为菁菁喜欢的是那种年轻小鲜肉,我也一直以为周隋喜欢的是优雅知性的女人,这两人在一起实在让人惊讶。”

    “没什么不可能的,说正事,周随这个人怎么样?”

    “挺不错的,私生活这一块也干净,当然他到底对菁菁怎么样,那就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了();。”隋盛一摊手,“如果周家知道了,应该会很开心吧。”

    周家已经在走下坡路了,因为周随回来独揽大权现在有了起色,可真正要回到从前的风光那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如果周家跟江家联姻了,对周家来说绝对是天大的好事。

    “只要菁菁喜欢就够了。”江景川这样说道。

    隋盛也点了点头:“放心,菁菁也是我妹妹,我肯定帮她把好关的,你还是照顾好你老婆孩子吧。”

    苏烟是彻底歇了江菁菁可能会跟隋盛在一起的幻想,隋盛这表现足以表明他对江菁菁真没有除了妹妹之外的感情,甚至还信誓旦旦的保证说要去把关。

    晚上,苏烟就把这件事说给江菁菁听了,顺便表达了自己的歉意,因为她跟江景川有些多管闲事了。

    江菁菁先是一愣,后来不甚在意的摆摆手:“没事啦,我知道你们是关心我,其实你们也别太认真了,我这就是跟他谈恋爱,还没怎么着呢,不说别的,要是我跟他在一起三个月还没分手,你们再为我操心也不迟。”

    苏烟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江菁菁是谈了几次恋爱,但没有一次长久,江菁菁是这样说的,她一开始是真的喜欢别人,后来不喜欢了也是真的,总而言之,就没有一段恋爱是超过三个月的,大部分都是一个月左右就分手了,没别的原因,就是腻歪了。

    江菁菁还说,她不会亏待别人,如果谁觉得跟她在一起是精神损失,她可以给一笔分手费。

    江菁菁的做法到底是对是错,苏烟也不好去评价,毕竟她也不是当事人。

    “他对你好吗?”苏烟想了想问道。

    江菁菁怔了怔,脸上的笑意也慢慢收敛了,“嫂子,我跟你说句实话,一开始我的确是因为隋盛才跟他接触,他也知道,不过他也没说什么,等接触时间长了,其实他跟隋盛一点都不像,但我还是不想跟他分开,真的,我跟他在一起,觉得心里特别踏实。”

    听江菁菁这样说,苏烟也松了一口气。

    就像江景川说的那样,只要菁菁喜欢就够了。

    江菁菁在临走前,抱了苏烟一下,在她耳边笑道:“嫂子,谢谢你啊。”

    漫长无望的一场暗恋,一旦被另一个值得信任的人知晓了,反而会觉得身上的担子轻了很多。

    也许觉得不用再一个人背负这个秘密,所以她才有力气慢慢走出来吧。

    至于隋盛,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是喜欢他,但她已经不再期待他能有所回应了。

    也许,一直等待着童园的那个人才是隋盛,才是她爱的那个人。

    在苏烟怀孕期间发生了几件不大不小的事情,比如苏烟的堂姐苏芸离婚之后辞职了,在家人的支持下自己开了一间小店,虽然每天忙得连喝水的时间都没有,不过生意蒸蒸日上,苏芸的前夫自不用说,在女学生的家人知道那房子不是他的之后就彻底撕破脸皮了,渣男还想回头求苏芸原谅,三番两次都想闹事,最后苏芸索性就找了个警察学弟扮演男朋友,吓得渣男不敢再来了,哪知道演着演着人家警察学弟要求转正。

    a市进入春天之后,时间就过得飞快,距离苏烟的预产期也只有一个月了,江景川现在是能不去公司就不去公司,专心在家办公。

    好在江氏的高层一个个都是极有眼色的人,知道老板娘怀了双胞胎,这可是大喜事,没人敢去打扰江景川,所以在待产时期,日子过得还是非常平静的();。

    越是离预产期越近,苏烟的母爱就越是泛滥。

    她闲来无事绣肚兜了,那种出生的小宝宝穿的红肚兜,苏烟坐在床上,嘴角带笑一针一线的绣着。

    江景川进来的时候看到这一幕表示已经有些嫉妒没出生的宝宝们了。

    “我马上就绣好了,宝宝的皮肤都很嫩,再加上过段时间天气就热了,穿肚兜正好。”

    在苏烟的脑补中,两个白白胖胖的娃娃穿着红肚兜别提多喜庆了。

    江景川走过去拿起她绣好的一个肚兜仔细看了看,是挺舒服的,比外面卖的婴儿衣服舒服些,“你何必这样辛苦,让妈妈去准备也是一样的。”

    “那怎么能一样?”苏烟白了江景川一眼,“我还想多绣一些呢,这要换着穿的。”

    ……心塞塞。

    江景川坐在一旁,拉着苏烟的手,迫使她看向他,这才问道:“芒果还是樱桃?”

    “芒果。”

    “牛奶还是豆浆?”

    “豆浆。”

    “猫还是狗?”

    “狗。”

    “我还是宝宝?”

    “宝、呃,你!”

    苏烟非常无奈,江景川从上个月开始就陷入了一种非常矛盾的怪圈中,他一方面是很期待宝宝们出生的,另一方面又很纠结,特别是听隋盛在一旁说风凉话,说什么等苏烟有了孩子了,那宝宝们肯定是最重要的。

    不!可!以!

    这对于江景川来说,是不能接受的。

    当然隋盛挨了一顿胖揍,谁让他整天说风凉话?

    江景川自己都不止一次的表示过,就算有了宝宝,就算有了宝贝女儿,对他来说,最重要的还是老婆。

    说完这话之后,他就期待的看着苏烟,希望她也能给点回应,最好说一句我也是。

    江景川看着苏烟,语气很是失落,“老婆,我们宝贝女儿现在应该在午睡吧?”

    “恩,没闹,应该是在午睡,怎么了?”

    “我现在说的话女儿估计是听不到的,那我就放心说了,其实我真的后悔了,只要想到马上有两个人来跟我抢你的关注,我就郁闷。”

    毫无疑问,准爸爸江景川得了产前忧郁症。

    苏烟摸了摸他的脑袋,像是哄孩子一样道:“我看你是工作太少了,所以才整天想些有的没的。”

    正当江景川想要反驳的时候,一看苏烟的眉头都轻微的皱了起来,他追问道:“怎么了?”

    医生说过了的,因为苏烟怀着的是双胞胎,所以比起普通孕妇而言,苏烟提前生孩子的机率会很大。

    “老公,你刚说的话宝宝们可能听到了……”苏烟一手抚着高高隆起的肚子,“所以他们决定出来烦你了();。”

    江景川一怔,很快就反应过来,赶忙冲出房间往楼下喊人,没一会儿,几个人就抬着担架过来了,这些东西江家早就准备好了,本来这几天苏烟就要提前住进医院的,哪知道两个宝宝已经等不及啦。

    江景川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这才勉强冷静下来,让王阿姨准备好参汤还有补充体力的食物,再让急得团团转的管家通知老宅还有苏家那边,然后就跟着苏烟一起出发去医院了,这是江爸爸友情赞助的保姆车,苏烟可以舒服的躺在上面。

    在几个月前江景川就去医院特意科普过知识,现在去医院的话,也不会进去产房,而是要在待产室做准备。

    因为怀的是双胞胎,所以医生那边建议为了安全起见,剖腹产会比较好一点。

    不知道是不是刚开始的缘故,苏烟并没有觉得很痛,这就跟坠痛一样,并不是难以忍耐,她还有兴致安慰急红了眼的江景川,“没事啦,很快就可以见到我们的宝宝了。”

    江景川握着她的手,都开始发抖了,“恩恩恩,会没事的,医生都说没事。”

    如果说一开始会为了怀双胞胎高兴,那么现在他心里只剩下恐惧,女人怀孕生产只生一个都那么痛苦,更何况这是生两个呢?

    光是这样想想都觉得很危险,江景川都不敢去看她的肚子,只一个劲的吻着她的额头,想要减轻彼此的紧张感。

    “老公,我想吃糖葫芦。”苏烟感觉到一股阵痛袭来,她死死地咬着下唇,这时候可要好好保存体力。

    江景川一听这话都快哭了,跟苏烟在一起这么久了,有些事情他慢慢清楚了,只有当她非常难受的时候,她才会说想要吃糖葫芦。

    “恩,我去给你买,你马上就能吃到。”江景川强忍着,语气听着还算淡定,是因为他怕自己一个支撑不住,连带着苏烟也没了信心。

    生孩子本身就是最痛苦的事情,如果这时候他不能陪着她,那这将会是一生中最遗憾的事情。

    “恩。”苏烟笑着点了点头。

    说她一点都不怕那是假的,怎么可能不怕,肚子里可是有两个小生命,她看自己的肚子那么大都有些怕,然而,比起怕,更为强烈的是要见到宝宝们的开心。

    怀孕几个月以来,她每天都跟宝宝们呆在一起,有时候她都会觉得她心里想的,他们都能听得到。

    来到这个世界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让她对这里有归属感的是孩子,她总是觉得,她孤身一人,很多东西都是生不带来死不带走,如果哪天她死了,她有幸回到属于自己的那个时代,会不会想这一切都是她的一场梦呢,就犹如她现在想起古代一样。

    因为她在那个时代什么都没留下,所以来到这里这么久,她都回避去找寻那个时代的历史,也回避去想那里的人。

    曾经对于她来说,是留在这里,还是回到那个时代,其实是一样的。

    无论在哪个时代,她都有自信可以活得很好,可是当有了宝宝之后,她的想法就不一样了,并不是如同网络上说的那样,跟某人有了孩子就整个人都是他的了,并没有,单纯出于一个母亲的身份而言,假使有一天她有机会回到过去,她也会拒绝的,不是因为别的,因为有两个孩子需要她去照顾。

    他们选择成为她的孩子,她就有义务也有责任完成这一段使命。

    江景川不敢去问苏烟痛不痛,如果她说痛,他受不了,她说不痛,他更加受不了。

    只能握着她的手,越握越紧,好像是要通过这种方式将自己的力量传输给她();。

    “你跟我说说话吧。”苏烟强笑道。

    她现在需要转移注意力,不只是她的,还有他的。

    总觉得江景川比她还要紧张,也是为了安抚他,所以当阵痛来袭时,她都忍着。

    “恩,你想听什么?”目前江景川的表现都很好,至少没有不知所措,他一直强忍着,如果他都手忙脚乱,苏烟就缺了主心骨了。

    “不知道,你随便说点什么吧。”

    她跟肚子里的宝宝一样,听到他的声音,会平静一些。

    江景川绞尽脑汁,想讲一些笑话,又怕她笑了肚子会更痛,“其实无论是男是女,只要是我们的孩子,我都一样喜欢,只是如果是女儿的话,我会比较宠她一点,如果是儿子的话,我对他的爱是一样的,只是人生太漫长了,科学研究女性会比男性的寿命更长,如果哪天我比你先走一步了,我希望我的儿子能像我一样照顾你,所以我可能会对他非常严格,可能从他很小的时候,就以一个男人的标准去要求他。”

    苏烟听过他说了很多情话,可没有哪一次像现在这样震撼,她眼角有泪滑过,不知道是感动的,还是痛的。

    她想回应一些什么,被江景川阻止了,“你别说,我来说,你留着力气。”

    “答应你的事我都有记得,也会一件一件去做,当初答应过你,等结婚一周年的时候要给你补办一个中式婚礼的,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赶上,不过这都没关系了,这场婚礼我一定给你。你知道吗?有时候我常常会觉得现在的你跟当初的你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

    听到江景川这样说,苏烟心跳都慢了半拍。

    难道他发现了?不可能吧?

    如果是苏爸爸苏妈妈或者苏家任何一个亲戚发现,她都认了,江景川之前跟原身根本就没怎么接触啊,他怎么会发现?

    “其实这也不重要,对我来说真的是最好的了,因为过去的那个你已经被现在这个你覆盖了,现在的你,从头到脚都是我的,老婆,我必须得跟你认个错。可能过一会儿我就没勇气说了。”江景川压低了声音,“沈培然后来有寄一些孕妇用的东西过来,被我截住了,然后我拿去送给助理了,他老婆也在备孕,那些东西都用得到。”

    是的,沈培然不知道从哪里得知苏烟怀孕的事情,从国外寄了不少孕妇用的东西过来,江景川那段时间本来就患得患失的,看了这东西更是气炸了,直接打包送去给助理了。

    他知道沈培然没别的心思,只是出于朋友的情谊,给她买点东西而已,可男人的占有欲是想不通这些的,至少在当时是想不通的。

    仔细想想,如果再给他选择的机会,他还是会这样做的。

    沈培然已经不是两人之间的禁忌,可江景川还是不允许有别的男人对他老婆有一点点别的心思。

    苏烟听了这个,忍不住笑了,“我知道。”

    “诶?”这下轮到江景川疑惑震惊了。她居然知道?他自认为做得够隐秘了啊?难不成是谁偷偷告诉她了?不应该呀。

    “你怎么这么傻,快递留的是我的电话啊。”苏烟觉得怀孕以来,智商偶尔不在线的人不只是她,还有他,“快递公司有跟我打过电话,我当时还准备让王阿姨去拿的,结果一时就忘记了,你知道的,怀孕之后我记性变得很差了,等我想起来的时候,发现快递公司后来都没给我打电话了,我就猜到可能是你给截走了。”

    “你不怪我?不觉得我很小心眼吗?”

    “觉得();。”苏烟笑了笑,“可如果换做是我的话,我也会这样做。所以,我不怪你。”

    她不知道别人是不是也是这样,也许她做过的一些小动作,江景川也都知道,只是他跟她一样,都选择不说,就像是大人听着小孩子说一些拙劣的谎言,不觉得生气,反而会笑眯眯的看着对方,这种纵容可真让人迷恋。

    “所以,我们都是小心眼的人,正好一对。”苏烟轻声道。

    江景川低头,跟她鼻子碰鼻子,温声道:“我爱你。”

    在进产房前,苏烟脸色有些白,就在门要关上的那一刹那,她突然睁开眼睛,喊了一声等一下。

    江景川焦急地冲了过来,半跪在地上,握着她的手,声音都在颤抖,“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苏烟眼眶都红了,强笑着摇了摇头,她艰难地凑近他,在他耳边低声道:“我也爱你。”

    是的,她确定了。

    确定了这件事。无比的确定着。

    过去总不肯在心里承认自己也是爱他的,总觉得这样好像就又多了一个软肋,这让人很是挫败。

    好像他爱她,她不爱他,这样她就是赢的那一方。

    以前就听人说过,女人生产就相当于在走鬼门关,她这一下怀俩,相当于是在鬼门关溜达散步了吧?

    越是到了这样的时候,越是觉得舍不得他。

    她马上就要进去生孩子了,总觉得如果不跟他说一句这样的话,心里就会不安一样。

    尽管知道是不会发生什么事的,可仍然忍不住想这个可能。

    恩,如果有那样的可能发生,如果不曾跟他说一句我爱你,想想看真是好遗憾啊。

    江景川听了这话,也顾不得旁人在场,眼睛都红了,他颤抖着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恩,我知道了。”

    苏烟进去了产房。

    江家其他人都到了,一个个都守在产房外面。

    江景川一个人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只要听到有声响,就立马站起来走到产房门外徘徊,本来江妈妈还想安慰他几句的,但看他的样子,知道这时候说什么都没用,毕竟在里面生孩子的人是他老婆,不是外人。

    苏烟生孩子还是很顺利的,这家医院在a市乃至全国都很有名,差不多过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听到了婴儿的啼哭声。

    产房门打开,江家其他人都围了上去。

    医生看到院长在一旁的时候一点都不惊讶,毕竟这是江太太生孩子,他冲几个人笑了笑,道:“母子平安。是一对双胞胎儿子。”

    江老太太连着念了好几遍阿弥陀佛,江老太爷笑得合不拢嘴了,毕竟江家的继承人是出生了,他可以放心了。

    江景川巴巴的望着产房里,没一会儿,就有护士推着小床出来,苏烟躺在上面,麻醉药效还没过去,她睡得正沉。

    “小川,要去看宝宝吗?”江妈妈喊了一声。

    江景川一手推着床,目不转睛的看着苏烟,头都不回道:“我守着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