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以前苏烟还没怀孕的时候,总觉得时间过得还挺慢的,等有了俩宝贝蛋之后,她觉得时间简直过得飞快。

    她跟江景川都是第一次为人父母,尽管家里有佣人帮着照顾,但夫妻俩还是认为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有些事情能自己做就自己做,尽管大宝二宝以后对这段时光也不会有记忆,江景川跟苏烟说过,他小的时候见得最多的是照顾他的保姆,爸爸那时候还是江氏总裁,工作特别忙,三天两头的出差,江爸爸跟江妈妈的感情那么好,江爸爸出差去哪里就把江妈妈带上,江老太爷跟江老太太那时候年纪也不小了,也不可能亲手带孩子。

    总而言之,提起小时候,江景川觉得最亲的还是跟外婆在一起,他认为这是个遗憾,尽管在培养性格方面,他没有因此受到什么影响,可也没得到多大的快乐,现在换成他的孩子了,他决定在孩子每一个重要的成长瞬间,他都不想缺席();。

    江景川每天准时下班,就算真的需要加班,苏烟也会配合他,带着孩子去陪他加班,其实苏烟也有自己的私心,有些思想就算在这个时代呆再久也一样存在,她以前生活的古代,不管是王侯将相,还是普通家庭,对于天天都看到的孩子心理上会更亲近一点,这是作为母亲的私心,她希望江景川能够多多跟大宝二宝在一起。

    在有条件的前提下,不管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父亲带来的影响非常重要。

    男孩子在成长期间,会下意识地去模仿父亲的一举一动。

    女孩子呢,如果得到了来自于父亲足够的爱,长大之后在面对异性时才不会自卑。

    书上说女孩子要富养,其实不仅仅只是物质上的,更多的是精神上的,当她得到了很多的关注跟爱之后,面对很多事情才更加有自信。

    这天,江景川提前让助理帮忙订好餐厅,自从有了俩孩子,夫妻俩的二人世界时间急剧减少,江景川觉得这样是不行的,所以不只是订了餐厅,还订了酒店。

    订的还是蜜月套房,江景川特意嘱咐助理记得在床上铺一些玫瑰花瓣,对了,还得有浪漫的音乐。

    苏烟跟着江景川来到旋转餐厅,可以看到a市最美的夜景,然而她的心思并不在这上面,她担心俩孩子如果醒来看不到她,哭倒是不会哭,但肯定是要找她的。

    江景川看着苏烟心不在焉的样子,忍了又忍,满脸笑容的握着她的手,“老婆,有没有觉得这地方很熟悉?”

    ……没有呢。都说一孕傻三年,苏烟不承认自己真的傻了,但记性的确是不怎么好了,她就没想起来这地方哪里熟悉了。

    苏烟含笑点点头,“恩。”

    “那你说说。”此刻离他们很近的台上,已经有人拉起了小提琴,餐厅里特别安静,也没有明亮的灯光,每一桌上都是点着蜡烛,虽然视线是显得昏暗了一些,但特别有情调。

    面对这种情况,苏烟倒也不显得慌乱,而是娇嗔道:“诶呀,我不说。你说。”

    让她说,她也说不出来。

    对于苏烟难得一回的撒娇,江景川非常受用,不过他也没继续往下说,因为他突然发现,这种话到嘴边之后就说不出口了。

    说什么?

    他们第一次亲密接触后,抵死缠绵后,身体跟灵魂都两情相悦后,第一次来的餐厅?

    很羞耻吧?光是这样想想都觉得羞耻,更别说说出来了。

    苏烟也没继续追问,很快地牛排就上来了,江景川早就养成了帮苏烟切牛排的习惯了,第一反应就是端过她的盘子,细心地帮她切着牛排,“你知道吗?前不久我就闹过一个笑话,周璐跟万熠都笑话死我了。”

    “什么?”

    “她俩不是给大宝二宝买了好多东西吗,百日宴的时候还包了大红包,我就说请她们吃顿大餐,吃的也是牛排,结果等牛排一上来,她俩都开始吃了,我还一动不动的,就等着谁来给我切呢。反正她们笑我有老公之后生活都不能自理了。”

    这是习惯使然,苏烟平常跟江景川一起吃饭的次数最多了,已经被他养成习惯了。

    江景川右手虚握成拳,抵在唇边低低笑了出来,看样子是很愉悦的,“这是我的荣幸。”

    能让老婆全身心的依赖自己,并且在这种小事上养成这种习惯,江景川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总之他是挺高兴的();。

    “所以,江先生,今天也让我荣幸一回吧。”苏烟冲江景川眨了眨眼睛,然后端过他的盘子,帮他切牛排了。

    切牛排也不是什么技术活,顶多就是看谁切得比较优雅一点,苏烟学习能力是很强的,切牛排还难不倒她。

    江景川一怔,“这是?”

    “让江先生享受一回美女为他效劳的滋味,不可以吗?”苏烟狡黠一笑。

    “美女?”江景川挑了挑眉,对这个词颇有非议,“你确定?”

    苏烟干脆放下刀叉,好整以暇的看着他,面上的笑容也淡了很多,“别人都说七年之痒,这才两年不到,你就不觉得我是美女了?”

    江景川也不急,压低声音笑道:“你看看,都不听我说完,你等我说完你再生气也来得及。”他顿了顿,看着眼前这个女人,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他的眼神有多温柔,“你不是美女,街上随便一个女人都被人叫过美女,你是倾国倾城的大美人。”

    苏烟明明心里很高兴,却还是故意摸了摸手臂,“我鸡皮疙瘩都掉一地了。”

    “是吗?”江景川微笑着说道:“那这将是你最后一次听到我这样夸你了。”

    “喂!”苏烟不满了。

    “所以以后不要口是心非。”江景川觉得有必要抓抓老婆的教育了,“记住了吗?”

    “就你话多。”

    吃完一顿饭,苏烟以为这就回家了,哪知道走出餐厅一上车,江景川开车的方向跟家里的方向是不一样的。

    她小心地辨认着路标,问道:“我们不是回家去吗?”

    “当然不是。”江景川摇了摇头,“我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里?大宝二宝要洗澡了。”俩孩子都特别喜欢洗澡,苏烟觉得每天最开心的就是陪孩子洗澡了。

    “保姆会给他们洗澡。”

    好吧,老公都这样说了,苏烟也不至于一直追问,只好乖乖坐着,猜测江景川会带她去哪里。

    不会去什么山顶看星星吧?

    依稀记得刚来的时候,有一次他也是问她要不要去看星星,苏烟不太记得那天晚上两人说过什么了,只记得有不少蚊子咬了她好几个包。

    不会是去看电影吧?

    怀孕的时候跟江景川一起看过电影,那时候尿频,看不过半个小时她就想去上洗手间,弄得身旁的陌生人都有些烦了,江景川一怒之下,在别墅里专门搞了个小影厅,平常想看电影就看电影。

    万万没想到,车会停在酒店门口,立马就有泊车小弟过来招呼他们,江景川先下车打开副驾驶座,苏烟出来还一脸疑惑:“来酒店?为什么要来酒店?”

    江景川把车钥匙递给泊车小弟让他去停车,顺便把房间号告诉了他。

    这才拉着苏烟往酒店里走,进了电梯,江景川才不紧不慢地说:“家里那边都已经安排好了,我们今天不回去,明天再回去。孩子们你也不要担心,家里有好几个阿姨照顾他们呢。”

    苏烟还是想回家,但又知道这时候如果这样直接跟江景川说的话,会很扫兴。

    电梯门开了,江景川牵着她去了订的蜜月套房,这个蜜月套房很大,是一室一厅的,还有一个开放式的厨房();。

    苏烟坐在沙发上,迟疑了一会儿,道:“老公,我……”

    她还是想回家去看看儿子,或者说看了宝宝们之后再出来都可以啊。

    江景川伸出手指晃了晃,示意她不要说话,“别担心,你的卸妆的还有护肤品换洗衣服,还有化妆品都已经带来了。”

    “好吧。所以我今天必须得在这里过一夜了?”听到江景川这样说,就知道他将一切都准备好了,她如果再执意要回去的话,说不定还会闹得两个人都不愉快。

    “是我跟你在这里共度一夜。”江景川拉着苏烟去洗手间,“怕你不习惯,我让人都拿了家里的沐浴露过来,你先洗澡吧。我让酒店准备一些夜宵。”

    没办法苏烟只好关上浴室门,开始洗漱了,江景川想得还真周到,把她的睡衣什么的都带过来了,简直都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尽管心里是很担心大宝二宝的,但到了这时候,她也不可能真的丢下江景川回去。

    泊车小弟拿了一笔不少的小费,高高兴兴的走了。

    江景川让酒店准备了红酒还有水果沙拉以及一些吃食,就坐在沙发上开始等待苏烟出来了。

    虽说两人同床共枕很久了,可当苏烟从浴室出来,那一副清水出芙蓉的样子还是让江景川喉咙一紧,生产之后,苏烟变得更加漂亮迷人了,一开始她还是含羞待放的花骨朵,现在就是盛开绽放的花了,美得不可方物。

    有人说过,经常跟一个人在一起,经常看一个人,哪怕这个人再美,也总有看腻的那一天,江景川就觉得他越看苏烟越想看,还觉得她越来越好看了。

    也许他就不会有腻的那一天吧。

    苏烟看到江景川这样的眼神,面色一红,很快地就收回视线,小声道:“你快去洗澡。”

    “是,老板。”江景川起身往浴室走去,经过苏烟身旁时,特意停下脚步,深吸了一口气,意味不明道:“还是你香。”

    “……”

    在江景川洗澡的时候,苏烟则坐在酒店的梳妆桌前涂抹护肤品了,镜子里的她面色潮红,也不知道是刚洗完澡还是害羞。

    一层一层往脸上涂抹着,等做完护肤步骤之后,她乖乖地躺在床上,房间里的温度适宜,非常舒服。

    江景川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眼前这一幕——

    苏烟穿着白色的睡裙,正躺在玫瑰花瓣上,她微微侧着头,脸上还带着浅浅的笑容。

    此时不化身为狼,是不是有点太可惜了?

    江景川将擦头发的干毛巾扔在一边,就扑上床压在了她身上。

    两人离得很近很近,几乎都没有距离了,其实在苏烟出月子之后,江景川是想去做结扎手术的,被苏烟拦住了,这说不准过个两三年还得要个孩子呢,江景川拿她没办法,只能继续像之前一样避孕了。

    江景川到现在都记得医生说的,如果是剖腹产的话,至少两年内不能再次怀孕,这对宝宝跟妈妈都有危险。

    江景川并没有火急火燎的就直接进入正题,而是往床上一躺,将苏烟抱在怀里,一下一下的抚摸着她的肚子,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你没发现你现在都忽略我了吗?老婆,我现在直接排在俩儿子后面了();。”

    苏烟有些心虚,因为江景川说的是事实,自从大宝二宝出生之后,她的确在很多方面都忽视他了。

    “其实我也能够理解,可能爸爸跟妈妈是不一样的,毕竟十月怀胎辛苦生下他们的人是你,你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他们的人,只是,老婆,你看看我啊。”江景川的怨念很深,“你最爱他们,我最爱你,他们现在什么都不懂,还不知道爱是什么呢,难道不应该更加珍惜我吗?”

    俩臭小子现在懂什么?不是他吓唬苏烟,等他们到了青春期,有了喜欢的妹子,对妈妈也会有秘密的。

    他不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吗?现在他还是很爱妈妈的,只是对妈妈不会再像小时候那么黏了,也不会对妈妈毫无保留的说心事了,长大了就会想要在妈妈面前成为一个真正的大人。

    说来说去,明明是他最爱她了,怎么能忽视他呢?

    “大宝二宝也是你儿子啊。”苏烟这句话十分没有说服力。

    “是我儿子,现在也是我情敌。”

    “你怎么能这么说?”

    江景川格外认真地纠正她,“不是吗?以前就听隋盛说过,儿子就是爸爸的情敌,现在我是信了。”

    “好啦,以后我肯定多多关心你。”苏烟抱着江景川的手臂开始撒娇了。

    这男人无论多大岁数,在有些事情上,跟七八岁的小孩子没什么区别。

    “每天的早安吻晚安吻都是我的。”

    “……一直都是你的啊。”

    “哪有,别以为我不知道,上个星期四你先起床跑去了婴儿房吻了那俩臭小子。”

    “你不是睡着了吗?”

    “我醒了,没告诉你。”

    “切。”

    “我在上班的时候不管你跟那俩小子怎么腻歪,反正我下班回来包括假期,你所有的时间都是我的,至于要不要分给他们一些,酌情考虑。”

    “……喂。”

    “答不答应?”江景川的手开始上下作乱,语气带了些威胁。

    “好好好……”幼稚鬼!

    “最重要的一点,我生日的时候只想跟你呆着,闲杂人等我都不想看到。”

    这个就是有故事的了,前几个月是江景川的生日,那时候大宝二宝还离不开妈妈,本来江景川是计划在外面过一晚上的,哪知道俩宝贝蛋不干了,开始扯着嗓子干嚎,最后只能一家子聚在一起过了个生日。

    “闲杂人等?那是你儿子!”这话苏烟就听不下去了,她都为自家大宝二宝打抱不平了,怎么能说儿子是闲杂人等呢?

    “是我儿子,不代表在那样的时候就不是闲杂人等。”

    “冷血。”

    “我可以让你试试我有多热。”

    “好好好,你下一次生日他们也大了一些,交给阿姨们我也放心,下次一定陪你好好过个生日。”

    “这就对了();。”

    “还有什么?”

    “还没想到,等我想到再慢慢加上去。”

    苏烟沉默了片刻,拉着江景川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低低道:“我知道以后我们的儿子会离开我,他们也会有自己的生活,景川,之前有忽略你的地方,以后我会注意,尽量不要再犯,那以后如果我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你也可以直接跟我说,我不希望你将这些事情一直憋在心里。”

    这个夜晚,除了毫无压力的抵死缠绵之外,两人还做了一个约定。

    那就是以后每个月都这样出来约会,好好过一次二人世界,这样可以保存犹如恋爱一般的新鲜感。

    江爸爸跟江妈妈也从阿姨反馈的宝宝们情况中得知今天晚上,这对夫妻都没有回家。

    “他们这不回家是去做什么?怎么不提前说一声,让人把大宝二宝送过来不挺好的吗?”江爸爸作为铁骨铮铮的汉子,自然是不会像碎嘴婆子一样介意儿子跟儿媳偶尔脱离岗位,他介意的是,这两人出去了,为什么不把宝宝们送过来让他这个做爷爷的稀罕稀罕?

    江妈妈白了他一眼,“人家夫妻俩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关你什么事?”

    “他们就算上天我都懒得去管,把我两个宝贝孙子丢家里没人照顾是几个意思?”谁也想不到,现在最宠大宝二宝的不是江老太太跟江老太爷,也不是江景川跟苏烟,而是上一任霸道总裁江爸爸。

    谁也没看出来他有这么个属性,就连江菁菁都不止一次的吃醋过,说爸爸以前对她都没这么好过!伐开心!要包包!

    江爸爸当时没搭理江菁菁,江菁菁就在一旁唱小白菜去了。

    “没人照顾?”江妈妈险些以为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别的不说,光是专门换尿布的阿姨都有一个,就不说喂奶的,哄睡的了,太子都没你孙子这么讲究!”

    这些都是江爸爸执意安排的,江妈妈的意思是说两个孩子配两个保姆阿姨就够了,江爸爸不这样想,他说他是当过老板的人,各司其职才是最有效的工作安排。

    “我不管,反正明天你就去跟小烟说说,以后她跟小川去非洲都没人管,只要把孩子们送过来就好。”

    儿子跟儿媳妇那些事情,他都不稀罕管。谁在意?

    江妈妈挑了挑眉毛,想要跟江爸爸单挑一顿了,“这种话你自己去说,成天只会让我去做坏人,你可真行啊?!”

    “说就说,我明天就去跟小川说。”

    一开始江爸爸是希望,苏烟跟江景川能够搬回老宅那是最好的,毕竟老宅的佣人们都是做了十几年的了,足够放心,但转念一想,两个刚出生的宝宝肯定会很吵很闹,江老太太跟江老太爷年纪大了,怕影响到他们休息,只好歇了这个心思。

    王阿姨在入睡前去婴儿房看了一眼,两个宝宝现在都七个月大了,时间过得飞快,兄弟俩五官也慢慢张开了,的确从现在就可以看出来,这两人以后就是高富帅,他们都挺乖的,只是在傍晚时候找过妈妈,在没找到的情况下,两人都默契的没有闹,呃,应该说是不敢闹吧。

    光从这一点上看,王阿姨就觉得这两人以后就是人精,肯定是有大出息的,这么小就知道自家老爸的气场跟地位不可动摇,都没有试图闹过革/命,这不是有眼色是什么?

    大宝已经睡下了,二宝估计刚睡完一觉,正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盯着王阿姨在看。

    他现在已经会翻身了,露出白肚皮,冲着王阿姨哼唧了两声,王阿姨心领神会,探出手揉着他的肚子,果然二宝笑眯眯的冲王阿姨乐呵();。

    王阿姨年纪大了,手上也有着薄茧,她不敢太大力,就怕弄伤了小宝宝细嫩的皮肤。

    百日宴也大办了一场,当时不少巴结江家的人都说这两人一看就不得了,王阿姨听了就想笑,后来还跟苏烟说过这事,不说别的,就是江家的孩子,光这一点那都不是赢在起跑线上这么简单,那是直接到终点了。

    苏烟笑了笑,非常认可王阿姨的这番话。

    只是她现在跟江妈妈当年的想法有些相似,她两个儿子以后的前途是不用担心的,投胎在江家,那已经是人生赢家了,作为母亲更为担心的是两个儿子的三观还有性格。

    有江妈妈成功的教育在前头,苏烟其实压力挺大的。

    她现在真不求儿子以后有多飞黄腾达,也不要他们真的去做无私奉献的好人,只要不是坏人就够了。

    无论是生活上,还是感情上,可以不是好人,但绝不能是坏人。

    本来苏烟还有些担心就自己这德行估计是带不好孩子的,但转念一想,江景川绝对是严父,有他在,两个孩子绝对歪不了。

    二宝被王阿姨揉着摸着舒服的闭上了眼睛,没一会儿小肚皮均匀的起伏着,王阿姨一看,乐了,这孩子又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苏烟比江景川先醒过来,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发现都快九点了,赶紧推了推江景川,“老公,你今天还得去上班了,这都快九点了。”

    江景川大手将她揽在怀里,眼睛都没睁开,“今天我旷工一天。”

    昨天是心情太好了,气氛也太好了,一下没控制住,折腾到凌晨才睡着的。

    苏烟不说话了,乖乖地躺在江景川怀里,心里快想死两个儿子了,只能拿出手机翻着儿子们的照片。

    等到江景川终于醒来起床,两人一起去楼下餐厅吃早餐时,已经十点了。

    “真想在这还呆一天。”江景川喝了一口咖啡,满足的眯了眯眼。

    昨天晚上不只是尽兴了,今天早上起来还没人跟他抢她,这日子过得可真是舒心啊。

    他当初怎么就那么想不开,希望快点当爸爸呢?

    放着好好的神仙日子不过,非得创造两个臭小子出来添堵。

    苏烟吃着煎蛋,咽下去之后才说:“你就一点都不想大宝二宝吗?”

    “我需要纠正你两点。”江景川慢条斯理的说,“第一,我们的儿子叫一宸、一泽,第二,我昨天早上出门还看到他们,并且进行了友好会谈,所以不存在只是分开一天就想念的情况。”

    苏烟叹了一口气,这就是爸爸跟妈妈的区别,不不不,也有可能是儿子跟女儿的区别。

    她不止一次腹诽过,如果有个女儿,江景川肯定不是现在这种样子╭(╯^╰)╮

    “其实我觉得爸爸取的小名还挺好的啦。”苏烟无数次的重复着这句话。

    江景川瞟了她一眼,微笑着开口:“四年后,哦,不,三年后,你信不信你的两个儿子就会强行勒令不准任何人再提起这两个小名。”

    其实江老太爷跟江爸爸取名的差距在江家两兄妹的名字上就可以看出来了。

    江景川是江老太爷取的,江菁菁是江爸爸竭力要求取名权的成果();。

    苏烟不反驳江景川的话,的确等儿子们再大一点了,可能二宝不会有什么意见,但大宝就不好说了。

    尤其是现在这社会有种东西叫广告,有个广告叫大宝,有句广告词叫大宝天天见。

    既然提到了小名,苏烟就忍不住好奇问道:“爸爸当年没给你取小名吗?不可能吧。”

    江菁菁的名字是江爸爸取的,那江景川的小名呢?热衷于给孩子取名字的江爸爸不可能不给他取小名吧?

    哪知道江景川闻言脸色一变,不再吭声了。

    苏烟一看他这样子就知道有哪里不对劲,赶忙追问道:“是不是真的有?快说快说,不说我就自己去问爸爸了。”

    如果有乳名的话,为什么现在江家没一个人喊他呢?

    就连江老太太都是喊小川。

    “你去问吧。”江景川嘴角抽了抽。

    “好,你说的。”苏烟还真就跟他杠上了,拿出手机打开微信,就准备问江爸爸了。

    眼看着苏烟真的有要问的迹象,江景川一把抢过她的手机,沉着脸道:“不要问。”

    自家爸爸的性格他还是了解的,本来他都忘了的,现在苏烟提起来,自家爸爸肯定又要那样喊他了。

    当年江景川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纠正了江家上下这个毛病,大家在漫长的时光中终于忘记了这个小名,如果苏烟现在提起来,后果不堪设想。

    “那你就告诉我,放心我只是听听而已,不会告诉别人的,我发誓。”

    本来苏烟对这事情也不是很感兴趣,但看到江景川的反应,又想到江爸爸的取名水平,她的兴致一下就被吊起来了。

    江景川忍了又忍,看着自家妻子那期待的眼神,说的两个字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一样,“毛毛。”

    苏烟怔了片刻,反应过来之后扑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毛毛!”

    江景川静静地看着她,“好笑吗?还有,我数三声,如果你还笑的话,就别怪我了。”

    苏烟实在无法将毛毛这个小名跟江景川联系在一块,看看这个乳名,就知道江爸爸对大宝二宝算是很有良心的了。

    不然霸道总裁取个毛毛这样的小名,分分钟让人出戏。

    苏烟停不下来,江景川起身,面无表情的走到她身旁,然后手扶着她的肩膀,弯下腰就亲了上去。

    此时餐厅还有其他人,苏烟反应过来赶忙惊慌失措的推开了他,低声喊道:“你做什么?”

    “以后你如果提到那两个字,我都会这样做。直到你忘记为止。”

    两人在公共场合,最多也就是拉拉小手搂着腰,还从来没有这样亲吻过,苏烟忙不迭的点头。

    心想,我就在心里喊你毛毛。

    吃完早餐之后,江景川又拉着苏烟在外面墨迹了好一会儿,在苏烟快发飙之前,终于开车准备回家了。

    “你别忘记你昨天答应我的事();。”江景川提醒道。

    苏烟只希望快点回家见到儿子们,赶紧点头,“记得啦。”

    还在路上,江菁菁就发来了微信。

    江菁菁:“今天怎么还不发大宝二宝的照片tat姑姑想死他们了。”

    她还在国外念书,拜托苏烟每天拍俩宝贝蛋的照片给她看,解解思念之情。

    苏烟:“我今天也还没看到他们tat。”

    她也想死儿子了。

    可惜宝宝们的粑粑好像一点都不希望快点肥家。

    江菁菁:“你跟我哥过二人世界去了?”

    真不愧是江景川的妹妹,一下就猜到点子上去了。

    苏烟:“恩。现在往家赶呢。照片等下发你。”

    江菁菁:“恩,我还要看冷男跟暖男的小视频。”

    江菁菁有句名言,她明明是喜欢冷男的,无奈暖男总是要求抱抱,明明知道暖男暖好多阿姨奶奶,她还是放不开暖男。

    眼看着离别墅越来越近了,苏烟心情越来越好了,也不知道昨天俩孩子有没有想她。

    江景川看她这幅兴奋的样子,淡淡道:“收敛一下你的表情。”

    “……喔。”

    她现在兴奋都不行了,老公会有意见。

    苏烟是不明白,江景川怎么会这么幼稚,居然跟儿子吃醋,后来还是经过周璐的点拨,周璐说,如果生了个小公举,江景川每天都恨不得抱着小公举一起睡,你什么心情。

    苏烟秒懂。

    算了,以后还是多关注一下老公吧^_^

    大宝二宝醒来喝了奶之后,就开始有意识地找寻妈妈的身影了。

    照顾他们的阿姨一看这样子就知道了,对大宝说:“妈妈今天会回来的。”

    大宝自然是听不懂这话的,但能听得懂妈妈这个词,他停止了搜寻妈妈身影的目光,低头去抓玩偶了。

    二宝是没心没肺的孩子,虽然也想妈妈,但目前好像对奶瓶里的牛奶更感兴趣,他目不转睛地看着阿姨手中的奶瓶。

    当苏烟一进别墅,都没顾上跟王阿姨打招呼就直奔婴儿房,江景川也紧跟其后。

    说是不想儿子,其实也不可能,只是他想念的程度比起苏烟,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之前苏烟就发现了,大宝二宝现在七个月了,有时候会发出一些声音,现在还会改变声音的强度跟高度了。

    大宝跟二宝坐在一个大的摇篮床中,两人刚吃饱喝足,表情非常满足。

    一看到妈妈进来了,两只都很兴奋。

    大宝伸了伸手臂,发出了一个音节:“嘿!”

    二宝紧跟其后,笑得咧开嘴:“哟!”

    嘿!哟!美女,你肥来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