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几个月之后,江妈妈跟苏妈妈都提出是时候断奶了。

    这对于大宝二宝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幸好这时候他们还听不懂这么多词汇量,如果知道自己每天的美味就要谢绝供应,俩孩子肯定要闹翻天的。

    现在大宝二宝已经会喊妈妈了,从喊人这上面就可以看出俩宝贝蛋的性格了,大宝除了喊妈妈以外,其他时候一律不吭声,哪怕是面对江景川的种种威胁,他也是威武不屈的,二宝就不一样了,喊爸爸喊得不知道多流利,爸爸妈妈的发音都很简单,爷爷奶奶就有些难了();。

    断奶是件不容易的事情,苏烟尽管也很舍不得儿子,可也知道到了这时候的确是该断奶了。

    苏烟每天补品不断,奶水里有充足的营养,大宝跟二宝贼着呢,分分钟就能区分母乳跟牛奶的区别,只有在看不到苏烟的时候,他们才会勉强张开嘴去喝牛奶,也因为各方面都照顾得很好,大宝二宝看起来比同龄孩子机灵白嫩多了。

    在断奶期间,大宝二宝都分别找到了新的乐趣,不再巴巴的等着妈妈过来投喂了。

    大宝很喜欢玩积木,他现在已经会尝试着把相同形状的物体做配对了,并且一天比一天玩得好,他平常显得都很安静,但玩积木的时候神情特别认真,如果有谁想要打扰他,他就会生气。

    江爸爸跟江老太爷看着大宝这样子都非常欣慰,作为长子,从小就表现出跟同龄孩子不一样的智慧,这怎么能不让人不高兴呢?

    二宝的乐趣就是照镜子,毫不夸张地说,他能盯着镜子大半天都不腻,还时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就高兴的笑起来。

    江菁菁说二宝如果会说话,肯定是说,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俊的小伙子。

    对于小儿子表现出来的自恋程度,苏烟在觉得可爱的同时也很无奈,明明她跟江景川都不是自恋的人啊。

    现在苏烟跟江景川都觉得在孩子三岁以前,这两个孩子还是住在一间房里比较好,这样会加深兄弟之间的感情,另外一间隋盛精心打造的公主房暂时当成游戏房了。

    房间里铺着厚实舒服的地毯,苏烟跟大宝二宝都坐在地毯上玩着玩具,很奇怪的是,明明是很无聊很幼稚的玩具,苏烟能陪他们玩一整天都不会觉得无聊。

    下午时分江景川下班回来了,吃完晚饭之后,夫妻俩就推着婴儿车出门了。

    别墅区有婴幼儿游泳池,婴儿游泳的好处多多,但对于二宝来说,他游泳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消耗多余的脂肪,二宝特别能吃,现在江爸爸抱他时间稍微长一点都会手酸。

    在专门的培训人员带着大宝二宝游泳的时候,苏烟跟江景川就站在一边拿手机拍视频。

    苏烟将小视频发到了微信的家族群里,没一会儿就有人开始嗷嗷叫了。

    秦萱:“wuli小帅哥们可真萌啊qaq,好想捏捏他们的小短腿啾啾啾!”

    江菁菁:“天惹噜!我现在就想飞回国啊!嫂子下次我也要带他们出去游泳!”

    江爸爸正在参加一个饭局,看着手机就乐呵呵的笑起来了,戳了戳身旁的人,示意他看过来,语气十分得意,“看,我俩孙子玩水玩得多好。”

    一旁的人惶恐不已,赶忙点头,绞尽脑汁的说着好话,“江总您的孙子可真可爱真聪明。”

    江爸爸已经提前退休了,可现在出去,别人还是习惯叫他江总,不管别人是不是真心,总之江爸爸特别喜欢别人夸他孙子。

    这种话多多益善,江爸爸又转到另外一边,将视频跟别人一起分享。

    顿时饭局上其他人都开始翻着花样夸大宝二宝了。

    游泳馆这边自然也是有时间规定的,等专业的人员给大宝二宝洗了澡重新包好,两个少爷不满意了,他们可还没玩尽兴,两个人都扯着嗓子干嚎,就是一滴眼泪都没有,惹得旁边的几对夫妇笑个不停();。

    假哭也是技术活,不过大宝二宝这个技能对江景川无效。

    他一手抱着二宝,在他的小屁屁上连着拍了好几下,“吵死了。”

    大宝二宝可能真是传说中的人精,两个人好像懂了江景川的意思,顿时就安静下来了。

    再也不敢随便假哭了。

    不过值得发笑的是,也是经过这一次之后,大宝二宝从来不在江景川在的场合假哭了,苏烟心里琢磨,她两个儿子的智商估计还真不是一般的高。

    晚上,江景川背躺在床上,苏烟坐在他的腰上,帮他按摩。

    自从苏烟难得发一回善心帮他按摩过一次之后,这厮就彻底抛弃家里的按摩机还有按摩师了,每天都要苏烟抽出一些时间帮他按摩。

    当然,江景川还提出过,希望苏烟能用某个部位帮他按摩,希望她能学会这个技能,被苏烟赏了还几个回旋踢。

    两人在一起久了,说话肯定不会像刚开始那么多了,苏烟一边帮江景川按着,一边唠家常,提到某件事还特别兴奋,“我接到电话了,是大学时候的班长,说过两天要开同学聚会,要我去呢。”

    她上辈子加这辈子就没上过学堂,上辈子虽然说也学了不少东西,可毕竟也没有上学的时光,这辈子呢,原身是读过书了,也上过大学了,可她穿越过来的时候,原身都快毕业一年了,跟学校再次无缘。

    同学聚会这种事一听就觉得非常有意思,苏烟对于没有经历过的一切,都非常好奇。

    从穿越过来到现在,她还真没去过同学聚会。

    虽然知道对于所谓的同学,她一个印象都没有了,可这也不打紧,这么长时间以来,也没什么人联系她,她就算表现出不太记得别人的样子,也没人会往借尸还魂这种事情上想,所以她很放心。

    “大学同学聚会吗?”江景川顺口问道。

    “恩。”苏烟点了点头。

    在跟苏烟结婚之前,他还是了解过她的一些基本情况的,便说:“你读的是电影学院,应该是很想出道当明星的吧?我听说过,好像是你家里人不同意你走这条路,现在你去参加同学聚会,同学中肯定有人都出道了,会觉得遗憾吗?”

    站在江景川的角度来看,苏烟之前那性格吧,就算进了娱乐圈,估计也很难火得起来,毕竟又没后台,又那么倔。

    当然不管怎么说,这毕竟是她的一个梦想,按照江景川的意思吧,他是觉得让苏烟真的踏足娱乐圈那是不可能的,他愿意,家里的长辈也不会答应,可如果她真的很想演电视剧或者电影什么的,他可以投资一两部让她过过瘾也是可以的。

    苏烟摇了摇头,“我现在没想这个了,哪有那时间去想。现在不觉得遗憾。”

    原身如果还在的话,那是肯定会遗憾的,但现在在这具身体里的是她,反正苏烟对当明星出道是一点兴趣都没有的。

    倒不是说因为是抛头露面,她现在都已经习惯这个社会了,演员明星也是值得人尊重的,她是看过一些明星的采访,还有照片,七伏天那么热还得穿着厚厚的衣服站在太阳下拍戏,苏烟自问自己是吃不了这种苦的,更别说什么大冬天的演夏天的戏份了,稍稍了解这个行业之后,苏烟真心觉得明星这碗饭还真不是谁都可以吃的,付出的代价也不会小。

    她还是喜欢现在这种轻轻松松安定的生活。

    “其实你要是喜欢的话,隋盛家里有这方面的关系,我投个资,让你过个干瘾还是可以的();。”

    苏烟忙不迭摆手,“算了算了,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又不是不清楚,你觉得我吃得起那种苦吗?”

    让她花钱买买买可以,让她演戏可能吗?

    她压根就没这方面的天赋。

    反正她不能像电视剧里的那些演员说哭就哭。

    不过江景川的话让她很是感慨,有这样一个老公,她还真是幸运,居然还说投资让她去玩玩,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说什么都有炫耀的意思。

    “小烟,我希望你能做你想做的事情,只要我能办到的,我都会尽力帮你。”

    “我知道。”苏烟帮他按着颈椎,“放心啦,等我有什么想做的事情,我肯定会告诉你的。”

    江景川的这话提醒苏烟了,她现在不算清闲,每天要跟着外教学英语,还得照顾两个孩子,其实私人的时间是很少的,但江景川不止一次的跟他透露过,等两个儿子长大了,就算他不愿意,江老太爷跟江爸爸都要开始培养他们了,这就是出生在江家需要做的事情,没有人有特权享受无忧无虑的人生。

    江景川还说,他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学英语了,还有各方面的特长,苏烟这才明白,没有人天生就是优秀的,她现在觉得江景川这也好,那也好,都是这二十多年江家倾尽全力培养的成果。

    越是生在这种家庭,就越是不能输给别人。

    反正苏烟是不打算插手儿子们的教育问题的,那等他们稍微长大一点,她的时间就很多了,那到了那个时候她要做点什么呢?

    生了孩子之后,苏烟的想法也随之改变了,她不再把这里的一切当成可有可无的了。

    恩……她真正想要做什么呢?

    这个问题值得思考。

    不过不急,她还有好长好长的时间慢慢去想。

    到了同学聚会的这天,本来江景川是说要亲自送她过去,在同学会上顺便给她长长脸的,可临时有事情,苏烟就只好让司机送自己过来了。

    同学聚会是安排在a市一个中档餐厅的包厢。

    苏烟到的时候,是班长出来接她的,班长是个看起来就很帅气的小伙子,背挺得直直的,一看就知道人特别好,一瞧见苏烟,他夸张地捂着眼睛道:“诶诶诶,这谁啊,这不是我们班宝吗?”

    毕竟是电影学院的,一个班个个都是美女帅哥,真要评个班花什么的出来,有些不厚道,所以男生们都喊苏烟是班宝,一班之宝。

    苏烟被班长逗笑了,不过她也不知道这人叫什么,只能笑笑。

    还好苏烟以前就是那种不爱说话的性格,所以也没人觉得奇怪,班长带着苏烟往包厢走,“今天好多同学都来了,还有一些忙着拍戏,实在是抽不出时间。”

    “你呢,现在在拍戏吗?”苏烟问道。

    她跟这些同学就没怎么联系过,所以不知道班长的近况也是正常。

    班长乐道:“我啊,在啊,一直在拍戏。”

    “那……”苏烟是想问问都拍了什么戏,她也去支持一下收视率。

    紧接着班长又笑嘻嘻道:“不过一部都没播,气死人辣();!”

    说着说着就到了包厢,当苏烟出现在大家面前时,男同学们一个个都嗷嗷嗷的叫了起来,其中一个有点点胖的男同学冲苏烟乐呵道:“诶呀,班宝居然真的来了,我还以为班长是在吹牛。”

    “死胖子,女神记不记得你都是一回事呢。”一个性格比较豪爽的女同学笑骂了一句。

    苏烟观察了一下这些人,还有几个熟面孔呢,前不久才在电视上看到过,不过出演的角色都是配角。

    胖子像是跟谁杠上了一样,走到苏烟面前来,整理了一下头发,认真问道:“女神你肯定记得我的,不然我哭给你看。”

    苏烟扑哧笑了起来,道:“前不久才在电视上看到你,哪里能忘,你演的那个角色还挺好的。”

    胖子闻言像是打了鸡血一样,转过头对其他人嘚瑟,“瞧见没,女神在电视上都看到我了!”

    寒暄之后,苏烟落座在班长旁边,听着大家说着各自的生活,虽然她没有真的跟这些人同窗过,不过听了心情也很好。

    有人说拍戏的时候横店来了好些个粉丝,没一个是她的,在她拍完一场之后,有个看起来年纪很小的男学生送给她一个小扇子,还说以后要当她的粉丝。

    也有人说导演真不是个东西,成天就想着揩油。

    突然一个女同学说道:“要说咱们班最有出息的就是两个人了,一个自然是苏烟啦,一毕业就嫁进豪门,这辈子是不愁的了。”

    当年苏烟毕业就结婚的举动着实让不少人都震惊了,毕竟苏烟是她们中条件最好的一个,只要有人捧,不愁不红,当然在得知她是嫁给江氏总裁时,一个个又从震惊转变为理解了。

    苏烟捧着杯子喝了一口果汁,听了这话便笑道:“哪有,我婆婆最近都在追你演的那部电视剧呢,大明星。”

    同学们都发现了,苏烟现在比以前好相处多了,这不,这个女同学听到苏烟这样说,明知道自己演的就是个女四女五,也有些心花怒放。

    “另一个最有出息的就是楚贺了,他演的那两部电视剧是赶上好时候了啊,都在卫视播放了,最近小伙子人气可高了,一跃就到一线了。”

    苏烟听了颇为惊讶,对楚贺她肯定是有印象的,最近国民度最高的两部电视剧都是他出演的,她也跟着王阿姨看了几集呢。

    演技姑且不谈,外形那真是非常好。

    看起来又是那种特别干净阳光的帅气,演军官又是正气凛然,这种人天生就是进娱乐圈当大明星的。

    “我还以为今天他会来的呢,还准备跟他讨教讨教的。”其中一个人语气颇为遗憾。

    “得了吧,人红是非多。”一个女同学一边吃菜一边说,“我听我经纪人说了,你想想圈子里资源就这么多,现在楚贺地位升上去了,自然是要跟其他人抢资源的,那那些人能就这么算了吗?楚贺的经纪公司又不给力,内部还在闹矛盾,算计他是分分钟的事,据说,有人想要整他,这两天一些营销号就开始含沙射影了,估计楚贺这些天也很忙,说真的,有时候我觉得就这样拍点戏,不温不火的也挺好,至少没那么多破事。”

    这种话听听就算了,就连苏烟都不相信这个女同学是真的不想火。

    “楚贺也没什么黑料啊,上学的时候就那么认真努力,我听说他这也是赶巧碰上了,原本订的男主角临时档期对不上,楚贺的经纪公司就找了关系,这才演上的。”

    “这年头网上不都这样吗,就算没那么一回事,被别人一炒作,假的都变成真的了,哪有人真的关心是真是假啊();。”

    说是同学聚会,其实是八卦会才对,苏烟就听了好多八卦。

    同学聚会结束时,是江景川来接她的,江景川跟其他同学都打了个招呼,这才带着苏烟上车离开。

    等苏烟离开后,一个女同学幽幽地说:“真是货比货该扔,人比人该死啊。”

    她们为了生活艰辛的奔波着,有的人就可以轻轻松松的过上最好的生活。

    苏烟坐在车上拿起手机开始刷微博了。

    刚才就一直惦记着,她想看看楚贺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在今天之前,她是毫不关心的,毕竟跟她也没什么关系,现在她有点儿兴趣了,毕竟以前还是同学啊。

    “坐车的时候不要看手机。”江景川瞥了她一眼,道。

    “噢,知道,马上就好。”苏烟看了一个营销号的微博,关上手机,转过头对江景川说:“你知道吗?那个楚贺是我同学,就是最近特别红的那个,我同学说有人要整他,我就去看营销号的爆料,上面说什么楚贺搭上女老板啊什么的,还说楚贺以前有个女朋友……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娱乐圈都是这个样子的。”江景川也不评价这件事。

    “上面说得有鼻子有眼的,说什么楚贺以前的女朋友是同校校友,还有人在猜测他前女友是谁了。”

    苏烟见江景川对这事不感兴趣,说了两句之后就开始转移话题了。

    回到家,洗了澡之后,江景川才想起有正事没跟苏烟说,“我过两天要去澳洲出差。”

    “啊?是要为你准备行李吗?”这是苏烟的第一反应。

    江景川静静地看着她,摇了摇头:“你跟我一起去。”

    “诶?”

    苏烟还是一副愣愣的样子。

    江景川被她逗笑了,探出手弹了弹她的额头,“真是一孕傻三年。”

    “我也要去吗?”苏烟这才反应过来,揉着额头,不满的看着江景川。

    她是为谁傻三年?为她自己吗?

    “当然,你也没事,上次去伦敦出差,你在忙工作就算了,后来我去日本出差,你怀孕了也就算了,现在你难道不陪我一起去?”

    苏烟还在犹豫,毕竟两个儿子都小,她还不想离开他们。

    江景川继续往下说:“澳洲有袋鼠,还有考拉,你难道不想过去放松一下吗?再说了,我一个人在外面也睡不好,这回来又得瘦好几斤,你忍心吗?”

    ……哪有这么可怜。

    苏烟想了想,俩儿子都已经断奶了,家里也有阿姨在照顾,实在不行,她可以把大宝二宝送到江家老宅去,没人敢怠慢,既然江景川都这样说了,她要是不肯去的话,最后闹得两个人都不开心,正好她也是真的想看看考拉,之前在网上就看到过考拉的照片,有一张照片印象特别深,考拉嘴里叼着树叶呆呆的看着镜头,憨态可掬的样子萌死人了。

    有机会过不一样的人生,总是要见到更多不一样的事物。

    苏烟点了点头,柔声道:“我不忍心,我陪你一起去();。”

    说句实在话,江景川特别希望两个儿子一眨眼就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这样他跟苏烟的二人世界就会更多了。

    想到过两天就要去澳洲了,苏烟舍不得两个儿子,就拖着江景川将大宝二宝抱了过来,说接下来的两天要睡在一起,江景川抗议过,但无效。

    两个大人睡在外面,将两个肉包子围在里面,大宝是蜷缩着睡的,就像在妈妈肚子里一样的姿势,二宝则是没心没肺的四脚朝天,露出白肚皮。

    “现在隋盛都不敢过来了,他说怕了一泽了。”

    苏烟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一泽就是二宝╮(╯▽╰)╭

    “怎么?他之前不是很喜欢二宝吗?”

    “一泽。”

    “噢,他之前不是很喜欢一泽吗?”

    “他说一泽现在看到他,那意思就是让他摸他的头发还有下巴,隋盛要是停下来,一泽还会不满会生气。”

    隋盛也就是摸过一次二宝头上的短毛,殊不知这样一摸,愣是让二少爷非常舒服,也因此深深地将这种舒服记在了脑海中。

    要么不摸,摸了就要负责到底。

    二宝大概是这样的心态,谁让隋盛没事撩他。

    “其实二宝这是跟他亲才会这样。”苏烟感慨道。

    江景川收敛了脸上的笑意,“一泽。他叫一泽,不叫二宝。”

    “至于这样吗。”

    “请你务必记住我曾经很多次的纠正过你,并且在一宸一泽长大后,将这件事情转述给他们听,我相信他们会给我作揖道谢的。”

    “切。”

    “老婆。”

    “恩?”

    江景川斟酌了一番,慢慢地说:“之前我答应过你,要给你办一个中式婚礼的,这事该提上日程了。”

    想到凤冠霞帔,想到拜天地,饶是已经生了两个孩子,苏烟还是有些羞涩,“恩。”

    这是她年少时期最不可说的向往跟期待。

    “话说回来。”江景川指了指墙上挂的婚纱照,说:“你不觉得这婚纱照看着特别别扭吗?咱俩都是皮笑肉不笑的,我每次看到就觉得膈应。”

    苏烟坐了起来,看向墙上,这是原身跟江景川一起拍的,这两人表情都算不上很好,的确是皮笑肉不笑的。

    “所以呢?”她问道。

    “澳洲风景很好,我们正好去那里重新拍一组婚纱照吧?”始终还是觉得遗憾,江景川也是之后才发现的,因为跟喜欢的人在一起感觉很好,所以会遗憾,当时拍婚纱照也好,举办婚礼也罢,说出的那句我愿意,如果全部都是真心的,那就好了。

    很想很想再跟她重来一遍,就从拍婚纱照开始吧。

    江景川突然明白了隋盛所坚持的东西,结婚的话,还是要跟喜欢的人一起才行啊,那么漫长的时光,如果不是怀着对对方的喜欢,实在是太无聊了。

    “恩,好啊。”苏烟笑着点了点头();。

    第二天,苏烟跟万熠约好一起去吃饭逛街,万熠准备几个月之后结婚了,跟她之前说的那个公司的前辈,因为公司禁止办公室恋爱,所以那个前辈辞职了,两人后来开始光明正大的恋爱,也互相见了家长,双方家长都很满意现在都在洽谈结婚的事情了。

    两人吃完了饭准备逛街,等电梯的时候,商场里正在播放楚贺的广告。

    万熠看得很认真。

    苏烟凑到她身边小声道:“他演的电视剧还挺好看的。”

    现在想想万熠可能是认识的,虽然她跟万熠不在一个专业,可都是同校的,只是万熠是文学系的。

    万熠倒是觉得苏烟莫名其妙,她拉着苏烟走到另外一边人少的地方,问道:“我才要问你,你跟楚贺没联系了吧?”

    咦?

    什么!

    原身该不会跟楚贺有关系吧?

    苏烟心口直跳,按捺着要问出口的冲动,摇了摇头,语气尽量平静,“我跟他能有什么联系。”

    万熠叹了一口气,“你那时候太不懂事了,其实楚贺挺伤心的。”

    一个晴天霹雳就这样砸在了苏烟头上。

    她很想抓着万熠问个清楚,她什么都不知道啊!!

    苏烟勉强镇定心神,微微一笑,“他伤心?我怎么不知道。”

    本来遇到这种她不知道的事情,应该少说点话,或者不说话才好的。

    电梯门开了,万熠拉着苏烟进去,按了楼层,电梯里只有她们两个,也方便说话,“那时候你跟沈培然闹矛盾我就跟你说过,不要冲动,你偏不听,非要为了气他跟楚贺在一起,后来又跟楚贺分手,你也不想想,那时候如果不是喜欢你,他会陪着你一起疯?不过这事也过去了,楚贺现在挺好的。”

    苏烟陷入了深深地震惊中。

    原身居然还有这么一出?

    居然跟楚贺在一起过?而且貌似还是她主动甩的楚贺?

    可是从昨天的同学聚会中,好像大家都是不知情的样子?谁也没有刻意提到楚贺,甚至也没有表情不自在,可是万熠不可能骗她啊,原身跟万熠是最好的朋友,万熠说的肯定是真的。

    从万熠说的话中也可以得知,原身跟沈培然以前也闹过矛盾,那时候应该年纪也不大,到底是故意气沈培然才跟楚贺在一起,还是真心想跟楚贺在一起,结果又对沈培然回心转意这才甩了楚贺,这就不得而知了,毕竟原身已经不在了。

    “之前我没跟你说,那时候你心情也不好,你结婚的时候,楚贺托我给你送个结婚礼物,还有红包,我没收,他也没说什么,就说祝你幸福。”万熠的语气颇为感慨,她以前还一直挺看好楚贺的,只是苏烟跟楚贺分手之后,他也没纠缠,只是伤心了好长一段时间就消失在她们生活中了。

    万熠每说一句话,苏烟眼皮就跳一下。

    这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一直到坐在回去的车上,苏烟还有点反应不过来,一旦接受了这样的事实,苏烟也能理解了,毕竟原身不管是外形还是气质都非常不错,这样的女孩无论在什么时候身边都不缺追求者的,其实今天随便换做是谁,苏烟都不会太惊讶,可现在苏烟还有一个炮灰前任是楚贺,那就很让人头疼了();。

    她倒不是怕楚贺联系她打扰她,毕竟她来这世界都这么久了,从来就没接到过楚贺的电话,可想而知,他应该是放下了,想想也是,她都结婚了,他现在成了大明星又这么的忙,两人不可能还有交集。

    让苏烟担心的是,微博上那些营销号说的楚贺的前任。

    的确有那么些营销号含沙射影爆过楚贺的一些事情,其中最让人关心的不是他跟女老板,而是他的前女友。

    苏烟不知道楚贺有几个前女友,但同学们也说了,有人要整楚贺。

    尽管曝出楚贺有过什么女友根本不算什么,这年头初中生都有女朋友呢,更别说一个正常的成年男人了,只是如果有人利用这些事情胡编乱造一些有的没的,那就很不好了。

    楚贺的人设就是那种类似禁/欲系的,现在又这么火,粉丝那么多,大家对他以前的女朋友还是很感兴趣的。

    苏烟想来想去,决定在强大的网友没有扒出她这一段时,就将这件事情说给江景川听。

    只是,江景川到时候的表情会不会不太美妙?

    苏烟想得比较远,如果被人扒出楚贺的前女友是江氏总裁的妻子,到时候她就比较被动了。

    至少,现在是有机会阻止这个可能发生的。

    江景川下了班回来,先去了婴儿房没看到苏烟还觉得非常稀奇,平常这时候她都是跟儿子们在一起都舍不得分开的,难道还没回家吗?他往卧室走去,打开门就感觉到不对劲了。

    苏烟听到声音,赶忙迎了上来,脸上的笑容格外灿烂,上前挽着江景川的手道:“工作一天很累了吧?来,坐下,喝杯茶,我再帮你按摩一下,对了,要洗澡吗?要不要在浴缸里放满水?加点精油也不错。”

    不对,很不对。

    江景川疑惑的看着苏烟,皱着眉头道:“你怎么了?今天怎么这么不正常?”

    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他。

    苏烟可怜兮兮的拉了拉江景川的衣袖,轻声道:“老公,我有一件不成熟的事情要向你坦白。”

    “说吧。”

    “老公,你知道的哦,我对你是真心的,一心一意的。”

    “恩。你说吧。”

    “老公,你之前说过的,过去就是过去,跟现在未来都没有关系的。”

    江景川皱着眉头道:“你到底要坦白什么事?说吧。”

    “如果我说我曾经跟楚贺在一起过……”苏烟说得极为艰难。

    “楚贺?”

    “……恩。”

    闭着眼睛等待醋桶爆发。

    江景川的表情非常平静,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看了苏烟一眼,“前天我跟隋盛一起吃饭的时候,他也在。”

    “啊?”

    “他跟他老板来找隋盛。”

    “诶?”

    “他昨天一直盯着我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