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听到江景川这样说,苏烟原本准备的一大堆说辞都用不上了,只能直愣愣的看着他。

    江景川瞥了她一眼,将腿放在茶几上,舒服的靠着沙发,微闭着眼睛低声道:“老实交待吧,坦白从宽牢底坐穿。”

    苏烟推了他一把,心想他既然都看到楚贺了,她也就破罐子破摔了,故意恶声恶气的说:“谁还没个把前任啊?就那么一回事。”

    在楚贺的这件事情上,苏烟自问原身还没有对不起江景川,那都是跟江景川结婚之前的事了。

    江景川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我是拿你,还有这种事一点办法都没有。”

    说不吃醋那是假的,可他心里也很清楚,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他那时候跟她都不认识,想管也管不着啊。

    再说了,像她这样的条件,身边肯定是不缺追求者的,也不想想,就算她结婚了,那什么陆漾还不是眼巴巴的喜欢她吗?除了沈培然以外,她肯定也有其他的感情();。

    心里虽然这样想着,但表情实在不算多愉快。

    苏烟缓了缓语气,“我跟他早就没联系了,就只在电视上看到过他,同学聚会他也没去,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我没有不放心。”江景川纠正她,“小烟,也请你稍微理解一下作为人的占有欲,好好好,不说这个,争论下去也没什么意义。”

    这种事情争论下去,说不定会变成争吵。

    江景川固然很不爽楚贺跟她曾经的那一段,可也不想因为这么个已经过去的过去跟她发生矛盾。

    那样也太不划算了,傻逼才做这种事。

    “唔。”苏烟点了点头。如果真的因为楚贺,他们夫妻大吵一架,她会怀疑自己跟江景川的智商是不是都不如大宝二宝。

    “你不会无缘无故提起这件事,那么,你是想说些什么?”江景川看向她问道。

    苏烟拿出手机翻出营销号的微博给江景川,示意他看一下,“同学聚会的时候就有人说过,因为他现在也是一线了,有人看不过去要整他,说他之前在学校谈过一个女朋友,如果有心人扒出这一段,把江家牵扯进去怎么办?”

    谈恋爱分分合合那都是正常的,就怕有心人利用这个传闻故意大肆渲染,江家本就不是普通的人家,像这样的人家肯定是不希望跟娱乐圈的是是非非扯上关系的。

    “那天他老板带着楚贺来找隋盛就是因为这事。”

    江景川没说的是,楚贺那天的意思是说他其他事情都无所谓,但不能让前女友因为他而被打扰。

    隋盛私底下还说楚贺这人还不错,的确也是,楚贺现在风头正上,他谈过女朋友这不算什么,但毕竟粉丝中有年纪小还不懂事的,如果扒出女朋友的一些信息,那么这个人的生活也会有所影响。

    当时江景川也就是个看客,什么都没说,现在想想,还真是膈应啊。

    苏烟闻言,也不觉得奇怪,隋盛家在娱乐圈还是很有分量的,算是说得上话的,楚贺找隋盛帮忙是正常。

    只是楚贺应该知道她老公是江景川啊?

    “恩,然后呢?”

    “隋盛答应了,这事应该可以平息下来,我等下再跟隋盛打个电话,跟他说说。”

    这件事可大可小,江景川跟苏烟的想法一致,都觉得在事情还没有发生之前,最好将一切打扰到他们生活的可能都扼杀在摇篮中。

    见江景川也没生气,这件事情也可以顺利得到解决,苏烟放心了很多,洗完澡就跑去婴儿房看宝宝们了。

    江景川站在阳台上,拨通了隋盛的手机。

    隋盛:“做什么?是不是wuli二宝想我了?”

    江景川:“这里没有人想你。”

    隋盛:“哦,挂了。”

    江景川:“之前楚贺那事处理得怎么样了?”

    隋盛还愣了一下:“什么怎么样?你问这个干什么?”

    其实江景川是不想告诉任何人楚贺跟自家老婆的关系的,可他又清楚,只有跟隋盛坦白说了,隋盛才会尽全力去办好这件事();。

    沉默了片刻,江景川说:“楚贺跟我老婆是同学,以前认识。”

    隋盛情商智商都是过关的,一听这话就懂了,其实对前任,在意的不只是女人,男人也在意,隋盛自然不可能欠揍的继续追问下去,他想了想说道:“这事你放心,我会处理好的。”

    “你办事我一向放心,对了,明天我跟小烟要去悉尼,一宸跟一泽会送到老宅去,你抽空也可以去看看他们。”

    说到这个话题,隋盛就来兴趣了,“好好好,我刚托人从国外带了新的玩具过来,大宝跟二宝肯定喜欢。”

    江景川现在已经懒得纠正这些人了,反正他该为儿子争取的已经争取了,是这些人太固执。

    相信以后江一宸跟江一泽小朋友怪不到他头上来。

    挂了电话之后,江景川也准备洗澡了,脱了衣服打开花洒,他低头瞥了一眼自己的身材,江景川并不是经常健身的人,最多也就是在忙碌过后去游泳放松一下,所以基本无腹肌可言,他身上没多余的赘肉,在普通人中,他这身材还算很不错了,可比起明星,比如楚贺,那就是差远了。

    楚贺有八块腹肌:)

    江景川有些心塞,虽然楚贺现在跟自家老婆什么关系都没有了,可毕竟以前有过关系啊。

    他是个非常小心眼的人,之前是沈培然,他就暗搓搓的从上到下里里外外都跟沈培然比了一通,发现对方除了年轻以外,没别的地方比得过他,江景川这才被顺毛了。

    匆忙冲完凉之后,江景川走出浴室,发现苏烟还没回来,这才拿起手机开始查楚贺的资料了。

    身高186?

    江景川微皱眉头,比他要高两厘米,也不知道楚贺的身高有没有掺水,毕竟明星谎报身高那是常有的事。

    再看看楚贺的照片,江景川又凑到苏烟的梳妆镜前仔细比对着。

    “你在干什么?”苏烟正好进来,看到江景川在照镜子,随口问道。

    江景川不慌不忙地将手机收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回道:“没什么,脸上有些不舒服,随便看看。”

    “我看看。”苏烟走上前,仔细端详着江景川的脸,拍了拍他的胸口,“明天在机场给你买一些男士面膜吧?你皮肤好像挺干的。”

    擦个面霜都嫌麻烦的江景川是坚决拒绝面膜的,他想都没想就猛地摇头,“不用了不用了,我不用那玩意。”

    苏烟看他这样抗拒,也没强迫他。

    因为明天要坐飞机,苏烟早早地就上床准备睡觉了,在入睡前,十分认真地跟江景川强调了,今天什么都不做,不要碰她,也不要撩她。

    江景川现在正沉浸在跟情敌比身材比身高的隆重气氛中,哪里顾得上这个。

    等苏烟睡了之后,江景川撩起自己的上衣,摸了摸肚子,完全感觉不到腹肌,他有些悲愤,暗自下了决定,等从悉尼回来之后,他一定要坚持去健身,争取也要练出腹肌跟人鱼线,不然誓不为人。

    楚贺刚赶完一天的行程,已经累得筋疲力尽,坐在回去的保姆车上,他闭着眼睛,连一句话都不想说。

    一旁的经纪人是跟了他好几年的,侧过头看着楚贺,感慨不已,人人都说楚贺是运气好,可他觉得楚贺是厚积薄发();。

    这世上运气好的人还是少数。

    楚贺碰到了好的剧本好的导演,那两部电视剧会火是必然的,只是人红是非多,楚贺在圈内这几年私生活非常干净,也没有交女朋友,每天都是一心一意的努力锻炼演技,可有心人要整他,就算没黑点,也会有人制造黑点。

    “老板说这些天你就不要发微博,也不要去看那些评论了,这些事情会处理好的。”

    经纪人心里也在犯嘀咕,其实楚贺完全可以想开一点,江家虽然没有涉及到娱乐,可江家跟隋家关系那么好,只要楚贺跟苏烟说一下,那些营销号哪里还敢乱说?

    他还记得在楚贺最辛苦的那段时间,他没能忍住,跟楚贺说,去找苏烟的话可能以后就不一样了。

    只要苏烟愿意,楚贺至少也会有一些资源。

    那一次楚贺发了很大的火,一向脾气好的楚贺气得将桌子都掀了,那时候他才知道,可能在楚贺心里,苏烟是不一样的。

    他不可能低声下气的去求苏烟。

    这一次楚贺明知道隋盛跟江家的关系,还跟着老板去拜托隋盛帮忙,不过是因为怕网上的爆料牵扯到苏烟了。

    经纪人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楚贺大概心里还惦记着她吧。

    楚贺点了点头,“知道了。”

    他本来就没时间也没兴趣发微博,过去那些自拍还都是经纪人催着他发的。

    “老板说隋先生那边会处理好,让你专心拍戏,网上那些事情,过几天就会有新的新闻替代。”

    这就是网络时代的一大特质,不管今天这件事情闹得有多大,可能一个星期之后就没人记得了。

    “恩。”楚贺戴上眼罩准备小睡一会儿了。

    现在火了,通告还有杂志预约都多了起来,马上还有一部戏准备开拍了,他最近真的忙得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了。

    第二天早上,苏烟跟江景川起来的时候,大宝跟二宝早就醒了,两人正在游戏房里玩耍,说着可能只有彼此才能听懂的话。

    大宝看到苏烟很高兴的咧开嘴,露出几颗乳牙,看起来可爱极了,不停地挥舞着手臂要苏烟抱抱。

    曾经苏烟也因为大宝跟江景川的父子关系头疼过,毕竟大宝真的一点都不亲江景川,她那时候还想了很多办法,比如让江景川多陪陪大宝,多跟他说说话,可惜大宝完全不买账。

    后来还是江景川点醒了苏烟,大宝可能本身性格就是这样,只能说,大宝特别喜欢苏烟,他的行为也并不代表说他不喜欢江景川。

    只是大宝更喜欢跟苏烟黏在一起而已。

    苏烟赶忙过去抱起了大宝,大宝身材控制得还挺好的,她抱着他,他就乖乖地躺在她的胸口,下意识地开始找粮食了,虽然已经断奶了,可大宝对妈妈身上的味道还是非常敏感,见自家大儿子往老婆胸口拱个不停,江景川也顾不上去抱眼巴巴求抱抱的二宝,从苏烟怀里抢过大宝,低声道:“小子,老实点。”

    那是我老婆,谢谢:)

    二宝的肢体语言比较丰富,江景川常常怀疑这小子以后会有多动症。

    这不,发现自家爸妈都没有要抱自己的意思,二宝干嚎了两声,然后趴着作出海豹般的仰首爬行动作,艰难地往苏烟脚边挪动着();。

    二宝有些胖,他这是费了老大的力气,脸都红了,哼哧哼哧的。

    苏烟被逗笑了,赶忙弯腰抱起了自家大胖小子,摸了摸二宝头上的短毛,又亲了亲他那跟哆啦a梦一样的爪子,“宝贝,有没有睡好呀?”

    “妈妈~”

    不知道是不是江景川多心,他总觉得这胖小子的态度很是献媚。

    “宝宝真乖!”苏烟吧唧一口亲在他肥嘟嘟的脸蛋上,闻着二宝身上的奶香,她突然有点后悔答应江景川陪他一起去澳洲了。

    “唔唔唔。”二宝也胡乱亲了苏烟几下,紧接着跟大宝一样,去找自己曾经的粮食去了。

    江景川气结,这真是兄弟俩啊,完全一个德行!

    断奶之后,那里的使用权只有他一个人有,其他人都走开。

    他将大宝放在地上,然后飞快地抱过二宝,也将他放在地上。

    “老实点。”江景川言简意赅。

    大宝二宝听没听懂就不知道了,不过这两人也不敢当着爸爸的面干嚎,只能继续cos海豹往苏烟那边挪动了。

    可能小孩子就是这样,以为自己的小动作没人发现,大宝二宝以为自己挪动的步子很小,小到黑脸爸爸应该发现不了他们在动。

    苏烟瞪了江景川一眼,坐了下来,张开手臂,得到妈妈同意的两个海豹宝宝立即飞快的爬了过去,扑在妈妈怀里,满足的咯咯直笑。

    江景川摇了摇头,“真是难以置信,这怎么会是我儿子。”

    “喂!”苏烟不满的看着他,怎么能这么说?

    大宝跟二宝似乎也察觉到了,都齐刷刷的看着江景川。

    “粑粑!”

    “对,就是粑粑。”苏烟还没说完就扑哧笑了起来。

    就是一坨便便。

    “好舍不得我的宝宝们。”苏烟对着俩儿子亲了又亲,越亲就越舍不得。

    她跟孩子们还没有分开超过一天,现在一连好些天都见不到了,苏烟何止是舍不得,恨不得时间就这样静止,让她可以一直呆在宝贝蛋们身边。

    江景川捞起两个海豹宝宝,将他们塞在阿姨手上,微笑着说:“接下来就麻烦你们了。”

    阿姨诚惶诚恐。

    江景川趁着两个儿子的注意力又转移到奶瓶上时,赶紧拉着苏烟出门了。

    苏烟巴巴的回头看着渐渐消失在视野的别墅,恨恨地捶了江景川一眼,“明明还很早,为什么现在就去机场!”

    “如果飞机提前呢?”

    “切,不晚点都不错了。你居然吃自己儿子的醋,啧啧啧。”

    江景川瞥了她一眼,淡笑道:“有什么不对吗?任何异性只要跟你过于亲密,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

    “啊哟,好变态。”

    “我还可以更变态();。”江景川说的话太具有暗示性了,惹得苏烟耳朵都红了。

    只能在心里骂着臭流氓。

    在江景川跟苏烟坐上飞机时,江爸爸江妈妈接大宝二宝回了老宅,江菁菁走后,老宅就有些冷清了,现在两个孩子一过来,家里上上下下都开始热闹起来了。

    江老太爷非要带着两个重孙在他的书房玩耍。

    大宝对江老太爷的毛笔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直够着要去拿,惹得江老太爷连声笑道:“好好好!”

    无论是江老太爷还是江爸爸对书法都很感兴趣,可惜这两个人写的字都非常一般般,现在看着大宝喜欢拿毛笔玩,甭管是不是喜欢书法的一种暗示,都足够让江老太爷跟江爸爸高兴的了。

    二宝对桌上的茶点比较感兴趣,只是他现在还小,每天除了喝牛奶以外,也只能吃一些辅助食品,这种茶点他就算再喜欢,大人也不会给他吃。

    江妈妈也推掉了牌局,准备专心专意陪两个孙子玩了,就连隋妈妈听说这事之后都赶了过来,抱着大宝二宝直呼心肝宝贝都不肯松手。

    下午时分,江妈妈抱着大宝,隋妈妈抱着二宝,两人坐在客厅里吃着水果聊天。

    隋妈妈越看大宝二宝越是喜欢,忧愁也袭上心头,“我是真羡慕你啊,儿子那么能干,还这么懂事。”

    江妈妈也知道隋妈妈为什么心烦,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劝道:“这种事急不来的,再说了,隋盛年纪又不大,你急什么。”

    “但凡他有结婚的意思,我都不会急。前天他又跟他爸吵了一架,气得我们家那位差点昏过去,你说他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完全都不考虑我跟他爸爸的感受。”

    “你别急,跟孩子好好说。”

    “好说歹说,软的硬的都来了一遍,我跟他爸爸嘴皮子都快磨破了,可他就是不听,诶。你跟景川说说,让他也帮着劝劝。”

    “恩,好。”

    江景川跟苏烟一下飞机,刚走出来,就看到江菁菁飞奔过来了,苏烟躲避不及,被江菁菁抱了个满怀。

    本来江菁菁是在英国的,最近也是有了假期,就想着出去玩一趟然后回国,说来也巧,江菁菁跟周随也是来的悉尼,这不,一听说苏烟跟江景川也要过来,江菁菁就兴奋得不行,非说要跟他们住一个酒店,江景川其实是想拒绝的,转念一想,他过来也有工作,在他处理工作的时候,苏烟一个人难免会无聊,有江菁菁在旁边,她肯定也会开心,于是就默许了。

    江菁菁挽着苏烟的手在聊八卦聊化妆品,从某明星的出轨新闻到某牌子新出来的口红色号,总之非常愉快。

    周随跟江景川走在一旁,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不管是周随还是江景川其实都是一个类型的,这两人在外人面前都是惜字如金,也不擅长跟人攀谈,不过好在即使一言不发,也不觉得尴尬。

    晚上苏烟在跟大宝二宝视频之后这才安心睡觉的,她睡的时候,江景川还在一边看着资料。

    整间套房里只有一盏台灯亮着,他走到床边,看着苏烟睡得格外香甜,没能忍住在她唇上亲了一下。

    以前出差他都是一个人,现在有她在身边,他觉得住在酒店跟住在家里也没多大区别了。

    恩,有你的地方,才是家。

    已经熟睡的大宝二宝:我呢?

    第二天,周随跟江景川都有事情要忙,江菁菁就带着苏烟出去逛街了,在临走前,江景川再三嘱咐:“人生地不熟的,你好好照顾你嫂子,听到没?”

    江菁菁扁扁嘴看向周随,表情很是委屈();。

    为什么她哥哥是这个样子的?

    她不想要这样的哥哥啊!!

    为什么她总有一种这不是她亲哥哥的感觉?

    周随眼里都是笑意,低声道:“注意安全,有什么事打我电话。”

    这才像话嘛。

    果然还是不要期待妹控了,不如期待妻控。

    苏烟的手机昨天掉进水里黑屏了,为了方便是打算回国之后买手机的,跟江菁菁打车准备去购物了。

    两个都热衷于买买买的女人逛起街来那是非常吓人的。

    一旁的某个品牌店等着排队买鞋的人太多了,正好这时江菁菁的手机响了,说是国外的导师打过来的,她嫌这里太吵,就走到比较安静的地方去,让苏烟在一旁等她。

    本来苏烟是老老实实站在一旁等江菁菁的,哪知道有个外国老太太向她寻求帮助。

    苏烟现在的英文水平是可以进行简单交流的,费了好半天才知道老太太是什么意思,原来是让她帮忙提东西到公交站。

    当然没问题,苏烟看江菁菁还没过来,只好先帮老太太提着东西跟着她到了公交站,等老太太再三说了谢谢上了公交车之后,苏烟想要返回原路,结果站在路口懵逼了。

    她不太记得路了,心里有些着急,便每条路都去了一遍,都没找到江菁菁。

    苏烟也没带手机,别人的电话号码她也没记住,最关键的是,她身上除了卡以外没什么可以在悉尼用的现金,而且,她就算拦了计程车,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来酒店的名字了,她急得满头大汗。

    另外一边江菁菁也快急疯了,她打个电话回来就没看到苏烟了,今天又是双休日,逛街的人本来就不少,她找了一圈都没找到苏烟。

    江菁菁最后实在没办法了,偷偷打电话给周随,都快哭出来了,“怎么办,嫂子手上也没手机,我都找不到她……怎么办怎么办?!”

    周随跟身旁的人打了个招呼,就拿着手机走出办公室,沉声道:“可能她回酒店了,我现在给酒店的人打个电话,让他们查一下。”

    “我打了电话,别人说没看到她,房间的座机也没人接,她没回去,怎么办,我都不知道她去哪里了,还不知道她有没有……”

    江菁菁此刻的思维很混乱,说的话也是。

    周随耐心地听完之后道:“别担心,江太太会没事的,这样吧,我马上过去找你,你现在也给你哥打个电话。”

    “我不敢……”江菁菁直接蹲在地上哭了出来,“我大哥要是知道了,他肯定要打死我的呜呜呜!”

    江菁菁对江景川的畏惧已经深入骨髓,也许平常在气氛还好的时候,她还能跟他闹一下,真要发生什么事了,她是非常害怕的。

    “菁菁,你冷静一下听我说,现在我过去找你,我们找半个小时,如果还没找到她,就必须得打电话给你哥了。我相信你哥不会怪你的,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到江太太。”

    江菁菁呜咽着点了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苏烟比她要大好几岁,明明她是嫂子是姐姐,她心里却还是把苏烟当成需要照顾的人,国外本来就不是那么的太平,江菁菁都不敢想象,如果苏烟出了什么事她该怎么办,对苏烟的担心更甚于对哥哥的畏惧。

    苏烟当然没有像江菁菁脑补的那样遇到坏人,她走累了坐在街道一旁的长椅上,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开始进行推算了。

    首先,今天她跟江菁菁出门来到这边,路上遇到一点小堵车,差不多是有半个多小时的车程,这就代表着这里离酒店并不近,她也不打算步行回去。

    其次,她还是记得酒店附近的一些建筑的,但目前她的口语水平,大概问路人也是说不清楚的。

    苏烟不知道江景川他们有没有出来找她,但太阳马上落山了,天也会黑,她现在没危险,不代表入夜之后不会有危险,所以她得尽快找到能听懂她说的话的人,黄皮肤黑头发是目标。

    她心里都盘算好了,如果等快傍晚了她还没找到能帮助她的人,她就决定去警局等着。

    相信江景川他们找不到她肯定会去警局的。

    苏烟尽量控制自己不要露出彷徨无措的表情,她仔细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最后视线定格在一个抱着纸袋子的女人身上,她离她越来越近,女人穿着宽松的条纹t恤紧身的牛仔裤,看着还很年轻,苏烟咬咬牙起身叫住了她。

    女人转过身来,四目相对,皆是一愣。

    苏烟愣住的原因是因为女人身上的气质,一看就是很清冷的那种人,她有些犹豫要不要开口了。

    女人愣住是因为苏烟的长相的确非常出众,而且也是亚洲人。

    尽管看起来挺冷漠的,但女人还是用流利的英文开口问苏烟有什么事。

    苏烟勉强定住心神,微笑着开口:“请问你是中国人吗?”

    看着女人脸上惊讶的表情,苏烟松了一口气,猜测自己赌对了。

    比起跟男人寻求帮助,苏烟还是希望找个女人问路求帮忙。

    女人怔了怔,点了点头,她的声音有些慵懒的沙哑,眼睛很是清澈,“是,请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苏烟心里一喜,但没有表现出来,就算对方是同胞是女人,她也得怀着警惕之心。

    哪知道她还没开口,女人就先她一步淡淡道:“迷路了吗?我劝你尽快回去,你身上的衣服包包鞋子还有首饰,包括你这个人有可能会成为别人的目标。”

    苏烟也有属于女人的第六感,听到女人这样说,她下意识地就开始相信女人了。

    “我跟我妹妹走散了,我老公也在这里,但我手机坏了,而且我不记得他们的电话号码,酒店名字也不记得了。”

    女人点了点头,“恩,你告诉我酒店旁边的标志性建筑物吧,我在这边呆了好几年了,这一片我还挺熟的。”

    “离大桥很近,然后好像经过了一个歌剧院。”苏烟陆陆续续说着酒店旁边的一些建筑。

    “那边有一些酒店,你是要我带你过去,还是你自己坐车过去一家家的找?那一块的酒店挨得不远。”

    苏烟心里是很想她领路的,但又有些担心。

    女人看穿了苏烟的心思,淡笑道:“好好想想,毕竟我难得善良一次();。”

    最后,苏烟看着天也慢慢黑下来了,咬咬牙,决定相信自己的判断,眼前这个女人肯定不是坏人,等到两人坐上了计程车,女人笑道:“好奇怪,明明是你找我帮忙,我还得证明自己不是坏人。”

    苏烟也笑了出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恩,抱歉啊。”

    “没什么。”女人笑着摇头,“我刚才悉尼那会儿被人抢过,能理解你。不过在国外的话,还是尽量不要一个人晚上外出。”

    “恩,今天有些特殊,你吃晚饭了吗?”苏烟没由来的,就是打心底里就很喜欢这个人,尽管看起来挺冷漠的,可实际很善良。

    “还没,刚下班。”

    “这样吧,找到我老公之后,我们请你吃顿饭,好不好?”

    “你老公肯定很有钱。”

    “唔。”

    “看你这一身就知道了。”

    “所以,请一定要答应,一起吃个饭,可以吗?”

    “好吧,正好我今天晚上不想做饭。”

    聊着聊着,彼此都发现还挺能聊得来的,看着计程车走的路都是大路,苏烟也就放心了,随口问道:“你在这边工作?那你老家是哪里的?”

    女人眼神一暗,勉强一笑,“a市。”

    “好巧啊。我也是a市的,这次陪我老公过来出差。”

    “a市现在变化大吗?”

    “你很久没回去了吗?”

    “恩,很久很久了。”久到她都忘记有几年了。

    “其实我也说不清楚变化大不大,不过比起国外,我还是更喜欢a市。”

    女人笑了笑,没说什么,只是看向窗外。

    房间里气氛降至冰点,江菁菁原先在周随面前还敢哭几声,现在面对江景川,愣是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

    她从来没有看到哥哥露出这种表情过。

    江景川的手都在发抖,他用力咬了一下舌尖,沉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江菁菁现在不敢说话,怕一开口就会哭出来,周随拍了拍她的手,看向江景川,低声道:“菁菁跟江太太逛街,中途准备换地方的时候,菁菁的导师打电话过来,因为那附近有些吵,她就去了另外一边接电话了,等打完电话回来就没看到江太太了,我跟菁菁找遍了那一块都没有找到。”

    周随一直以为江景川是成熟稳重的人,他常常把江景川当成是榜样,今天一晚上足以刷新他对江景川的认识了。

    江景川听了这话,也是急红了眼,一下没克制住,一脚踹翻了旁边的椅子,发出巨大沉闷的声响。

    他此刻想不起别的事情来,稍稍缓过神来便冲了出去,江菁菁跟周随紧跟其后。

    电梯里,江景川的脸色格外的阴沉,他冷静自持的拨通了电话,好像是在拜托电话那头的人帮忙找到苏烟。

    江菁菁跟周随都不敢说话,因为江景川的样子特别的可怕。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