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说来也巧,计程车刚到酒店门口,苏烟从车上下来,就正好看到江景川急匆匆面色阴沉的出来,满脸泪痕的江菁菁跟一脸着急的周随紧跟其后。

    “景川!”苏烟想都没想就冲江景川喊道,还用力的挥了挥手。

    在经历过那样的尴尬跟心急之后,看到江景川苏烟真的恨不得冲到他怀里,抱个满怀。

    江景川闻声看了过来,在看到是苏烟的时候,他紧皱的眉头松了松,薄唇紧抿,大步冲了过来,一把拽着苏烟的手腕,语气很是焦急,“你到哪里去了?!”

    江菁菁跌跌撞撞的也冲了过来,又是哭又是笑的抱着苏烟,把江景川挤到另外一边去了。

    “嫂子,你没事真好,吓、吓死我了!”

    明明江景川没有骂她也没有怪她,但她看着哥哥那样的姿态,心里的负罪感很深,觉得是自己没有看好嫂子,嫂子之前也没在国外久待过,人生地不熟的,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她肯定不会原谅自己。

    苏烟抱着江菁菁,眼睛却看着江景川,不由得打了个冷颤,缩了缩脖子跟小鹌鹑一样。

    她能感觉得到自家老公生气了,很生气。

    “菁菁对不起啊,我那时候走开了,回来也不记得路,害你担心了。”苏烟松开江菁菁,探出手给她擦着眼泪不停地道歉,这事情说到底是她的错,是她太不小心了,但凡她多留个心眼,今天都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看着江菁菁哭得跟个泪人一样,苏烟心里愧疚,也在犯嘀咕,该不会是江景川骂了她一顿吧?她等下好好问问。

    江景川简直是怒火攻心,刚才的担心还有恐惧在看到她的时候,就全部转化成焦急跟生气了,他有心要好好跟苏烟谈一下,但又怕自己没能控制好语气,让她下不来台,毕竟这里还有外人在,最重要的是,他不想在情绪最高涨的时候跟她说话,就怕话说重了伤害到她,事后他又后悔,江景川忍了又忍,竭力地控制了自己的脾气。

    还是周随发现计程车上还有个人,便主动出声问道:“江太太,这是送你回来的人吗?”

    这也算是缓和气氛,分散一下江景川跟江菁菁的注意力。

    “啊,差点忘记了!”苏烟一拍额头,赶紧转身跑到计程车旁,打开车门,对女人道:“不好意思啊,刚跟家人说话说忘记了。”

    童园紧绷着脸,其实在看到江景川的时候,她就很想让司机赶快开车离开了,只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该放下的早已经放下了,如果她此刻落荒而逃,跟逃兵有什么区别?她终于放下了自己的念念不忘,何必再表现得如此耿耿于怀?

    “没有关系。”童园紧紧地攥着手里的包,深吸了几口气之后,微笑着从车上下来。

    周随正在跟江菁菁抹眼泪,江景川的视线则一直追着苏烟不放,在看到她旁边的女人时,瞳孔紧缩,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他好半天才找回声音,试探着问道:“童园?”

    江菁菁闻言推开周随,看了过去,在看到童园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

    苏烟则是彻底懵逼了。

    童园?隋盛的童园?

    她呆呆的看着童园,大脑一片空白,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实在太过震惊了,这世界也太小一点了吧?隋盛找了那么多年都没找到的人,今天被她撞上了?

    比起在场其他人的惊讶还有失态,童园显得淡定多了,她冲江景川微微颔首,“景川,好久不见();。”

    江景川、江菁菁还有周随都是认识童园的,可去餐厅的路上,却是由苏烟挽着童园的手走在前面,后面三个人面色都很复杂。

    本来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的人,突然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实在是很难让人觉得惊喜。

    光是接受这个意外,都需要一段时间消化。

    没有表现太失态,已经算是心理素质非常良好了。

    苏烟时不时侧过头看看童园,很奇怪,跟她想象的不一样,但又觉得,让隋盛念念不忘的人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童园不是传统的美女,乍一眼看过去,外貌方面也不算出众,只能算是清秀而已,皮肤很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不是跟苏烟一样健康的白里透白,而是像是久病初愈的那种苍白,她穿着十分简单休闲,一头长发也是随意扎成马尾,身上那种清冷的气质很是独特,即使走在苏烟身旁,也不会被人忽略。

    “没想到你是童园。”苏烟叹道。

    真的是很奇怪的感觉,以前听江景川说过关于她跟隋盛的事情,总觉得童园只是她看的小说里的女主角,从来都没想过有一天这个女主角会走出来,来到她面前。

    童园浅浅一笑:“我也觉得很惊讶,没想到景川居然结婚了,更没想到你是景川的妻子。”

    “你离开太久啦。”苏烟随口笑道。

    童园很喜欢这种感觉,苏烟的态度让她觉得非常舒服,因为苏烟的话里没有其他的意思。

    这就是她不愿意跟以往的朋友联系的缘故。

    当一个人想要真正开始新的生活,并不希望有什么人或者什么事提醒自己过去还没过去。

    苏烟从头到尾都没有提到隋盛,主要是她觉得自己好像没有什么立场去问童园关于隋盛的事,因为那段过去她没有参与,甚至都没有围观,只不过是听江景川以旁观者的身份,没有任何添油加醋的说起一段跟她毫无关系的故事而已。

    江菁菁回过神来,眼睛还是肿的,她偷偷地拉了拉江景川的袖子。

    江景川侧过头瞥了她一眼。

    “哥,你掐我一下,我怀疑我在做梦。”

    “……”江景川没理她,继续看向前面正在慢悠悠走着犹如散步的两个人。

    “周随……要不你掐我一下吧?”江菁菁又去拉自家男友。

    “你没有做梦。”周随一手插/在裤袋里,慢慢地说:“我只是在想一个问题。”

    这话刚说出口,江菁菁还没来得及问是什么问题,就听到自家哥哥淡淡道:“先看看情况吧。”

    周随点头:“恩,好。”

    “你们中间是不是说了什么话被我遗漏了?不然我怎么都听不懂?”

    江景川跟周随都没有说话。

    来到餐厅,苏烟为了照顾童园的情绪,特意跟她坐在了一起,五人落座后,快速点单。

    童园主动打破沉默,笑着对江景川说:“刚才才听说你现在已经有两个可爱的儿子了,恭喜啊();。”

    江景川点了点头,“谢谢。”

    “菁菁都长这么大啦?”童园又看向江菁菁跟周随,“没想到你们俩在一起了,恭喜恭喜。”

    周随的反应比江菁菁跟江景川都要淡定得多,他微笑颔首:“童园,这么多年没见,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就连苏烟都没听出周随到底是不是话里有话,正当气氛凝滞时,童园摸了摸脸,笑着回道:“所以我现在看起来还是二十岁吗?”

    “我不知道你二十岁时是什么样子,不过你看起来的确跟毕业的学生没什么区别。”这话是苏烟说的,她说的是实话,也不知道是气质问题,还是穿着打扮问题,总而言之,童园看起来的确要比实际年龄要小好几岁。

    “谢谢。”童园拿起酒杯跟苏烟碰了一下,“我最爱听这种话了。”

    “应该是说女人都爱听这种话。”苏烟冲童园眨了眨眼睛。

    在场的人包括童园都很庆幸这会儿有个苏烟在一旁,尽管苏烟也没做什么活跃气氛的事情,不过感觉有她在的话,就不至于那么尴尬了。

    童园跟江景川还有周随只能算是普通朋友,还是没说多少话的那种,江菁菁就更别说了,童园走的那年她还刚上初中呢。

    普通朋友将近十年没见,除了基本的寒暄以外还能说什么,只能无语对视了。

    江景川有心要问童园一些事情,可他也知道,这会儿大家都在,提起过去不是一件恰当的事情,只好忍着将童园的事情暂时搁置在一边了。

    吃到一半,苏烟饶有兴趣的问童园:“话说,你不怕我是骗子吗?现在想想我们两个人胆子都很大,我相信你跟你一起坐车找酒店,你相信我陪我找酒店。”

    童园喝了一杯红酒,此刻苍白的脸上爬上红晕,看起来气色好了很多,“不怕。”

    “为什么?我看起来很和善,对吧?”

    “不是,我是跆拳道黑带。”

    “……哦。”苏烟不想说话了,难怪底气这么足。

    她是不是也该去练个跆拳道什么的?

    “对了,你有你两个宝贝的照片吗?可以给我看看吗?”童园其实对江景川的儿子挺感兴趣的,不不不,应该说是她对苏烟感兴趣,以前总觉得像江景川这样冷静自持的人,喜欢上别人是难以想象的一件事,没想到再次重逢,江景川不仅结婚居然还有孩子了,怎么能不让人感慨时间飞逝太快?

    苏烟下意识地打开包,这才发现手机昨天黑屏了,她看向江景川,伸出手。

    江景川瞪了她一眼,但还是将手机放在了她的掌心。

    虽然江景川经常会表现出很嫌弃两个儿子的样子,但他对孩子们的爱跟苏烟是一样的,每天也会拿手机拍拍儿子们可爱的一面,不知不觉手机就就有很多照片了。

    苏烟打开手机照片,跟童园凑在一起看。

    “这个是大宝,看起来是不是很酷?他不爱搭理人,喜欢黏着我。”可能作为妈妈就是这样,如果跟别人一起讨论自己的儿子,好像总是有说不完的话,“虽然不爱搭理人,但如果别人要抱他或者亲他,他也不会生气,大宝还是有礼貌的好孩子。”

    童园点了点头,“可以预见二十年后,又是一枚霸道总裁();。”

    “这个是二宝,他比较喜欢黏人,跟谁都亲热,吃得也多,别看他是弟弟,生出来的时候要比哥哥重好多呢。我就怀疑在肚子里的时候他就跟哥哥抢营养,对了对了,你别看他就比大宝小几分钟,其实真的特别听哥哥的话……”

    苏烟手翻着相册翻得很快,突然一张照片映入眼帘。

    是隋盛抱着二宝的照片,一大一小都笑得非常开心。

    苏烟心里咯噔一下,赶紧看向童园,发现对方的表情并没有什么不对,只是仔细一看,那眼神还是有些不对的。

    童园的情绪太难猜,因为她不管是笑还是不笑,说话还是不说话,表情都很淡,就连说话声音都没什么起伏,所以实在是看不出来,这不一样的眼神到底是什么。

    吃完饭之后,五个人并没有离开,而是上了甜点,各怀心思的喝着东西。

    童园中途去了洗手间,江景川也立马跟了上去,苏烟刚想叫住江景川的时候,江菁菁拉住了她,“温馨提示,嫂子,今天哥哥的情绪很不对,他估计很生气,所以,嫂子不如你还是酝酿一下等下回房之后该怎么让哥哥消气吧?”

    “啊……”苏烟顿觉不好,就歇了喊住江景川的心思。

    今天的事她可以找很多理由为自己开脱,可江景川的担心跟害怕是真的。

    这件事情不管怎么说,都是她错了,出门在外,不管老公在不在身边,在这些重要的事情上,她还是要多留几个心眼才对。

    “他没骂你吧?我看你哭得那么厉害,他要是骂你冲你发脾气,你就告诉我。”

    如果因为她的原因,让江菁菁受了委屈,那么她心里会很过意不去的。

    江菁菁赶紧摇了摇头,“没没没,没骂我,只是他今天的样子特别吓人,有点吓到我了。”

    虽然知道哥哥这样子不是冲着自己,可此刻再回想起江景川当时的神态,江菁菁仍然有一种后怕的感觉。

    苏烟叹了一口气,看来今天她要好好认错了,还得好好哄哄他。

    童园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江景川靠在一边的墙上,看到她出来,他站直了身体,沉声道:“童园,我们聊聊吧。”

    “好。”她知道江景川肯定是要跟她说些什么的,也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两个人自然是不会站在洗手间门口,而是去了餐厅外面,找了个空座坐了下来。

    “这些年过得还好吗?”江景川问道。

    童园一怔,笑道:“无所谓好不好,反正生活就是这样。”

    失去了唯一的亲人,就好像是天塌了一样,她现在是真切的明白了,这世上少了谁,太阳第二天还是照常升起,人也是一样,并不是说少了谁就活不下去,只是,也许再也没办法开心了。

    这些年她走走停停,去了那么多地方,心情也一天比一天开阔,也是因为时间,她现在才能如此坦然的跟旧友坐下来谈论过去的那些事。

    “我没想到还会见到你,童园,你现在结婚了吗?”江景川其实不太擅长跟生意场之外的人打交道,聊天也不擅长,在静默了片刻之后,他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童园似笑非笑的看着江景川,“结婚了怎么样?没结婚又怎么样?”

    “如果你结婚了,我可以不用考虑太多立马就给隋盛打电话,让他死了那条心();。如果你没结婚,我就要考虑很多事情了。”

    “思维还是像以前一样敏捷啊。”童园笑道,后又慢慢收敛了笑意,一脸认真地看着江景川,“景川,我以为你知道的,我跟他早就结束了。”

    “的确,将近十年了,我们每个人都清楚,你跟他结束了。”

    “我还没结婚,但跟谁结婚,都不会跟他结婚,至于要不要告诉他,那是你自己的事,我也管不住你的嘴巴。”童园说这话的时候,神情格外的坚定,没有一丝迟疑。

    江景川抬手看了一眼时间,语气低沉,“接下来我只是跟你复述一些事情,不会夹杂任何私人情感,你知道的,其实无论是我,还是周随,都不愿意管这种注定就很麻烦的事。”

    “唔。”童园点头。

    “当年你跟隋盛年纪都太小了,你当时看到的那个女孩其实跟隋盛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他只是看你不理他,故意想了个拙劣的办法吸引你的注意,希望你通过吃醋的方式向他展示你对他的在意。”

    童园面上的表情并没有太大的波动,“我知道。”

    这么多年来,有些该想清楚的事情早就想清楚了,毕竟增长的不只是年纪,还有智商跟理智。

    “隋盛当时做这件幼稚的事时,并不知道伯母出事了,你走之后,他一直在找你,你离开多久,他就找了多久。”

    这个世界上国家这么多,人这么多,如果真的有心想要藏起来,如果真的不想见到对方,真的有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

    童园抬头看向江景川,表情终于有些些变化,“他一直在找我?”

    开始那几年,童园的确是有心要躲着隋盛的,但之后就没有了,她觉得,以隋盛的性子,他又出生在那样的家庭,说不定已经结婚生子了,冷不丁听到江景川这样说,童园是很吃惊的,她相信隋盛一开始是找过她的,但她不相信隋盛一直在找她。

    “恩,还有,这些年他没有开始别的感情,没有结婚,当然,我想,也许他也不打算结婚,毕竟我也觉得,他跟别人结婚是害人害己,我把该说的都说给你听了,有些事情你自己去判断。”

    其实无论是江景川还是周随,都不想管这种事,不是说他们不关心隋盛,就是因为关心,所以不知道该做什么是为了他好。

    童园陷入了沉默中,过了好久,她才重新看向江景川,“我离开不是为了惩罚他,我也不是想看到这样的结果。”

    江景川点头,“我明白。”

    童园从头到尾都不是这样的人,如果是想惩罚隋盛的话,何必这么多年不见面,之所以不见面,纯粹是因为不想见到他而已。

    “同样我现在出现在你面前,也不是为了跟他破镜重圆,景川,我不想说自己这些年过得好不好,因为就算不好,这也跟隋盛没有多大的关系,我过怎样的生活都不是他造成的,无论我过去跟隋盛有过怎样的感情,我现在唯一能确定的是,我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就不想跟他在一起了。”

    “他恋爱或者不恋爱,结婚或者不结婚,跟我是没有关系的,这是他自己选择的生活,不能因为他做这一切背后的原因是我,我就要去承担改变他的责任吧?景川,抱歉,我只能负责自己的人生。”

    江景川听了这话,沉吟道:“童园,这是你跟隋盛的事情,从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没打算要劝你做什么,只是告诉你隋盛这些年的近况,要不要告诉隋盛今天的事情,我会好好考虑,也会尊重你的意见。”

    童园想了想,摇头道:“我没有意见,你想告诉他就告诉他,不想告诉他那也是你的事,景川,我不想干涉你的决定();。”

    “那好。”江景川顿了顿,这次看向童园,脸上多了些笑意,“不管怎么说,能够再看到你,而且还能这样坐下来聊天,我还是很高兴的。”

    至少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童园还活着。

    这是值得高兴的。

    以前隋盛就红着眼眶说过,他会一直找下去,哪怕她死了,他都要看到她的墓碑,其实能这样说,代表心里还是害怕这个可能吧。

    “我们回去吧,不然他们该担心了。”童园起身,对江景川说道。

    江景川:“你先进去吧,我等下过去。”

    “恩。”

    江景川一个人坐着,手放在桌子上无节奏的敲着,他在想要不要告诉隋盛这件事。

    没一会儿周随过来了,坐在一旁,问道:“需要告诉隋盛吗?”

    “童园的意思是随便我,她不会跟隋盛再和好。你知道的,她一向就很冷静,因为她的态度,所以我还在犹豫。”

    周随跟隋盛的关系也很好,“我觉得还是告诉他吧,他找了童园这么多年,也许是该来个了断。”

    “你给我一种你很希望他们见面然后纠缠的感觉。”

    “对。”周随大方承认。

    “男人真小气。”

    因为江菁菁过去喜欢隋盛,所以周随还在介意这件事。

    等江景川跟周随说完话回去的时候,童园准备走了,苏烟跟江景川说她去送送童园,本来江菁菁还想跟着问点什么的,被周随拉着不让她去。

    走到路上,苏烟是想问点什么的,可又不知道该怎么问,又或者说不知道问什么才显得不那么突兀。

    毫无疑问,对童园苏烟是非常好奇的。

    童园是很善解人意的人,看到苏烟这样子,便笑了,“苏烟,以后我们保持联系,我很喜欢你。”

    “当然啊,如果你以后回去a市,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恩。”童园顿了顿,看着天空,低声道:“苏烟,前几年的时候我看过一部电影,里面有句台词是这样的,我无法控制自己对你的难以忘怀,可是关于你的一切已经再也没有了期待。我当时听到这台词的时候,在窄小的出租屋里哭得跟傻逼一样。”

    童园轻描淡写的说着,苏烟听了心里却有些难受。

    “如果两个人在一起还没有一个人自在,那还不如就这样孤独的活着。”童园深吸一口气,笑得轻松,这是从刚才到现在,她笑得最开心的一次。

    苏烟本来想问童园很多事情的,听到这句话,又觉得没什么好问的了,这个清冷的女人从头到尾比谁都清楚,她要的是什么样的生活。

    所以她才能在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做出那么坚决果断的决定。

    “是啊。”苏烟含笑点头,“孤独也挺好的。”

    “真好。”

    “恩?”

    “你能听懂我的话,这真好();。”

    苏烟拉了拉童园的手,低声道:“选择一种让自己更为舒服的生活方式,是不是孤独的,这都没有关系。”

    其实童园跟隋盛在这一点上很像,其实时至今时今日,苏烟仍然不相信隋盛选择不结婚全是因为童园,大概他也是觉得孤独比跟另一个人在一起要好得多。

    这世上有没有这样一种友情,可能只是刚刚认识,但好像觉得已经认识好多年了。

    等到跟众人道别坐上出租车离开之后,苏烟还沉浸在刚才的对话中,江景川走到她身旁,揽着她的肩膀,低声道:“累了吧?”

    “恩。”

    回到酒店,江景川在关上门之前,特意嘱咐过江菁菁不要过来,也不要试图打电话询问任何事情,江菁菁敢怒不敢言,只能答应。

    苏烟坐在床上,看着江景川,问道:“我还以为你会送童园回去。”

    按照剧情发展,江景川或者周随应该送童园回去,知道她的地址,然后再把这一切都告诉隋盛,没想到这两个男人谁都没主动开口说送童园回去。

    “她不会喜欢的。”江景川略一停顿,“我也不打算问到她的地址。”

    “唔?”

    “童园也是我的朋友。因为我跟隋盛的关系更好,所以我会把这件事告诉隋盛,至于找到童园,那是隋盛的事。”

    虽然跟童园算不上非常好,但江景川还是觉得,以童园的性格,她会跟他们打招呼,哪怕今天遇到隋盛,她也能面不改色的说声好久不见,但这不代表她愿意他们这些人重新到她的生活中去。

    苏烟对江景川比了个赞。

    她赞同江景川的做法,告诉隋盛是出于友情,不去追问童园的地址也是出于友情。

    “好了,不说别人的事了,说说今天吧。”江景川拖过一张椅子,坐了下来,瞥了苏烟一眼面无表情地说。

    还是来了……

    苏烟无奈的垂着头,“这事跟菁菁没有关系。”

    “我知道。”

    “她到一边接电话,本来我是在等她的,但是一个老太太需要帮忙,我就跟着她去了附近的公交车站,等我回来的时候,我发现我不记得路了……”苏烟说这话的时候非常心虚。

    江景川面无表情地鼓了鼓掌,“我老婆真是古道热肠,助人为乐。”

    “别这么说嘛。”

    “然后呢?接着说。”江景川冷声道。

    “我本来想跟菁菁或者你打电话的,你也知道,我手机黑屏了……”

    “悉尼有电话亭,你也可以跟别人借手机。我相信,会有人愿意帮你的。”

    江景川的脸色不怎么好,就连看着苏烟都没个笑脸。

    苏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了,只能小声道:“我不记得你们的电话号码……”

    江景川气结,虽然料到是这么一回事,但听到她这么说还是被气到了。

    他猛地起身,开始教育她了,“你乐于助人,想要帮助人家老太太我没意见,但你要想想自己的处境,你又不是本地人,好,你要帮她我没意见,你可不可以等到菁菁回来之后,跟她一起帮这个老太太?我相信别人不会觉得这个要求无理的();。”

    苏烟低头作忏悔状,现在想起来她也有些后悔,如果能等着菁菁打完电话之后再一起送老太太过去就好了,那么,这后面的事情也不会发生了。

    “还有,今天碰到的是童园,如果是别有用心的人呢?你有没有想过后果?苏烟,你是个成年人了,我认为你应该对危险有最基本的警惕能力,你怎么可以跟着一个陌生人一起坐车找酒店?现在没有哪个地方是真正安全的,如果今天发生什么事了……”江景川深吸一口气,撇过头,声音有些颤抖,“你有没有想过我会怎么样?孩子们该怎么办?”

    苏烟看到江景川这个样子,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如果江景川骂她一顿,她可能还不会这样愧疚,赶紧上前抱着江景川,不停地重复着,“我错了我错了……你别这样啊……”

    “菁菁今天都急坏了,跟周随两个人满大街的找,你也知道这件事情跟她没有关系,如果你真的出了什么事,你有想过菁菁会怎么样吗?”

    苏烟现在觉得自己就是这世界上最可恶的人了,她不再说话,只是紧紧地抱着江景川。

    “你不认识路我可以理解,不记得酒店名字我也可以理解,因为有时候我也会忘记。可你居然不记我的电话号码。”江景川推开她,“我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好好惩罚你了。”

    苏烟为什么不记得电话号码?那是因为她觉得有手机,只要翻出通讯录就可以拨打电话,也没有必要记一串数字吧?

    尽管她心里这样想着,但还是觉得很对不起江景川,因为她能够感受到,江景川因为她这个举动很受伤。

    “好。”苏烟低着头,闷闷道。

    “等下再说,你先去洗澡。”

    现在江景川不管说什么,苏烟都会答应,赶紧去浴室洗澡了。

    江景川很满意她的这种认错态度,拿出自己的手机,回到书桌上,拿出纸跟笔,开始抄写电话号码了。

    当苏烟出来的时候,江景川正坐在一旁的沙发上,茶几上有一张纸,他示意她过来。

    苏烟乖乖地过来,站在一旁,等候发落。

    这件事是她理亏了,惩罚什么的她都认了。

    江景川指了指那张纸,“你看看。”

    苏烟拿起来一看,整个人都惊呆了。

    上面有一些电话号码,有他的,江菁菁的,江爸爸江妈妈,还有苏爸爸苏妈妈的。

    “在明天中午吃饭之前,全部背下来。我就不为难你了,其他人的号码就不要求你背下来,但是这几个号码你要背下来,有没有意见?”

    苏烟自然是没有意见的,本来她也决定了一定要将江景川的电话号码记下来,她点了点头答应了。

    江景川不放心的补充了一句,“明天中午要是背不下来,有你好看的。”

    “知道啦。”

    两人静默了一会儿,江景川突然抱住了她,苏烟一时没反应过来,有些缓不过神来。

    “老婆,如果你出了什么事,哪怕只是摔了一跤,对我来说都是很严重的事故,所以,请为了我,好好的,可以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