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苏烟本来就聪明,之前之所以没记电话号码,是觉得没必要,现在这件事发生了,再加上江景川也因此发了脾气,所以她必须得记下来,第二天早上一大早起来没花多长时间就记住了江景川让她背下来的那些号码。

    江景川跟周随两个人都有事情要处理,自然是不可能陪着她们的,吃完午饭之后,两个男人就离开酒店了。

    这一次江景川没有千叮咛万嘱咐,因为他相信苏烟不是不知悔改的人,这样的错误犯过一次之后,她就不会再犯第二次了,所以多余的话也没必要再说。

    经过昨天那一出,江菁菁跟苏烟两个人都不敢出酒店了,得缓个一两天才行。

    酒店里有游泳池,正好两人也是闲得无聊,便来到游泳池,因为苏烟还没学会游泳,只好买了个游泳圈在水里扑腾着。

    在水里玩了一阵之后两人都累了,干脆就坐在一边聊天,江菁菁几次欲言又止,苏烟知道她想问什么,便伸了个懒腰笑道:“想问什么就问吧,这里也没其他人。”

    “那我就问啦。”江菁菁端起果汁喝了一口,在脑子里酝酿了一会儿之后才开口问道:“童园会跟隋盛重新在一起吗?”

    “你很关心这件事吗?”苏烟问道。

    “放心啦,都这么久了,我对隋盛的那点心思早就放下了,只是我跟他认识这么久了,作为妹妹的关心这不会出格吧?”江菁菁现在很清楚自己喜欢的人是谁,只是她放下隋盛,不代表就不关心他了。

    苏烟摸了摸江菁菁的头,浅笑道:“菁菁,你哥哥之前跟我说过一句话,他说,可能未来隋盛会结婚,但他不会希望你嫁给隋盛,隋盛人真的很好,各方面都不错,只是他很难再喜欢上别人了。”

    见过童园之后,苏烟才慢慢体会到江景川当初说这话的用意,他看得比较远,经历过跟童园的这种感情,经历过那么多年漫长无望的等待,隋盛真的很难再喜欢别人了();。

    江菁菁鼻子一酸,用力地点了点头,“我知道,所以我根本就没打算跟他说什么,嫂子,我现在喜欢的人是周随。”

    “那我就放心大胆的跟你分析这件事了。”苏烟跟江菁菁几乎发展成无话不谈的关系,再加上她相信江菁菁足够清醒理智,这才跟她说说心里的看法,“童园跟隋盛基本上没有可能再在一起了。当然这只是我的观点。”

    “为什么啊?”江菁菁很不解,“我看童园应该还喜欢隋盛吧,那为什么不能再在一起,她难道不知道隋盛等了她好多年了吗?”

    “果然是小女孩呀。唔,周随对你肯定很好,不然怎么这两年你都没怎么变?”苏烟笑道。

    江菁菁不满了,“什么嘛,说我蠢?”

    “当然不是,菁菁,我问你,如果你还喜欢一个人,那是什么促使你将近十年都不去找他?你想过这个问题吗?”

    苏烟问的这个问题,让江菁菁陷入了沉思中。

    她沉默了片刻,看向苏烟道:“那是为什么?我想不通。其实他们当年的事情我都知道,我不认为这是什么不可调和的问题,只要平心静气坐下来好好聊聊就可以了。”

    苏烟点了点头,“恩,聊过之后呢?”

    江菁菁顿时哑口无言了,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所以一切都是凭着自己的想象,当苏烟问出然后呢,她竟然不知道该回答什么了。

    然后呢?然后和好如胶似漆恢复以前的关系?想想就觉得好别扭。

    “你能想到的,童园也能想到,她能义无反顾的离开,并且这将近十年里,没有一次跟这边的人有任何联系,其实足以看出她的决心,并不一定是隋盛做了无法挽回的事,而是她已经想清楚,到底什么才是她要的。”童园跟苏烟提到隋盛并不多,但她一直记得昨晚上童园说的那句话,她说,两个人在一起还没有一个人时自在,那何必非要强行圆满呢?还不如孤独的活着。

    “打个最简单的比方,我家跟你家差距太大,本来就是门不当户不对,按理来说是不适合的,可我能适应这种生活,换做是童园,就适应不了了。”

    这算是说得好听的了,她跟童园不是同类,她渴求舒服安定惬意的生活,所以她可以为此改变很多适应很多,童园不行,她很倔强也很要强,不然这么多年就不会真的音信全无。

    童园已经找到了最适合她她也觉得最为舒服的生活方式,哪怕她对隋盛还是难以忘怀,她也不会再跟他在一起了。

    江菁菁像是听懂了,若有所思道:“那隋盛怎么办?”

    “童园不在的这些年里,他也活得好好的,以后也一样。”不是苏烟冷血,不关心隋盛,而是她觉得其实隋盛比他们这些外人更了解童园,就像当时江景川说的,与其说隋盛是在等童园,更不如说比起跟另一个人开始感情,他更喜欢的也是现在的这种状态。

    “诶,好复杂的感觉。”江菁菁手扶着膝盖,侧过头看向苏烟,“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就分开,童园跟隋盛实在是太复杂了。”

    “因为太复杂,因为想得太透彻,所以只能分开。”

    “太深奥。不懂。”

    “不懂是好事。”

    “对了,昨天我哥没凶你吧?”刚说完,江菁菁又觉得自己说的是废话,“他肯定舍不得凶你,那你昨天是怎么平息他的怒气的,教教我吧();。”

    “也不算是凶我,应该说是教育,毕竟这事的确是我做错了。你哥昨天让我背几个电话号码,背好了这事就算完了。”

    苏烟知道,江景川这都算是从轻处罚了。

    江菁菁瞪圆了眼睛,后又叹道:“果然对妹妹跟对老婆是不一样的,我哥对你可真宽容。”

    “周随对你不也一样吗?”

    “当然不一样,我哥对你的包容我是没见到第二份的。”

    “这算不算是对周随的抱怨?需要我转告给他吗?”

    “需要,尽量委婉一点,别说是我说的。”

    在游泳池里呆了一会儿,苏烟跟江菁菁两人就赶紧各回各的房间冲凉了,刚从浴室出来,就听到敲门声,苏烟打开门一看,江菁菁抱着一大堆零食冲她笑嘻嘻道:“嫂子,快,让我进去,有部特好看的电影一定要跟你分享。”

    一听到江菁菁说有好电影分享,苏烟的耳朵就红了。

    猜都不用猜,就知道是什么类型的电影。

    苏烟挺想不明白的,江菁菁看着是正常的美少女一枚,怎么就喜欢看这种限制级的片子呢?

    江菁菁从一边钻了进来,将零食一股脑全部放在地上,自己找了个抱枕还有舒服的角度便坐在地毯上,还跟苏烟直招手,“快来啊,这次肯定比上次的好。”

    上次的?苏烟都不愿意回想,很无聊的剧情,叫什么什么灰的。

    苏烟给江菁菁拿了一瓶矿泉水递给她,无奈道:“你看吧,我睡会儿觉。”

    “不行,这种片子一起看才好看。”苏烟被江菁菁磨得没办法了,只好抱着抱枕坐在江菁菁身旁。

    这次江菁菁找的片子是韩国的,男主角跟女主角是婚外情,两个人偷偷摸摸交往,男主角的老婆自杀了。

    苏烟被恶心坏了,移开视线,对江菁菁说:“这种片子有什么好看的。”

    江菁菁吃了一口薯片,挑挑眉道:“是没什么好看的,其他人我不敢说,但男人都爱看,我哥肯定也看过。”

    “……”

    见苏烟不说话,江菁菁来劲了,按下暂停键,转过头对苏烟认真说:“真的,他肯定看过,周随也看过,他承认了。”

    “周随也看?”苏烟表情很是奇怪,周随看起来那么正儿八经的一个人,想一下他看这种片子时的模样,苏烟就觉得好出戏。

    江菁菁作沉痛状点头:“是的,他还告诉我,他跟隋盛都是互相分享种子的。”

    “呃……”

    苏烟觉得这个话题可以就此打住了,不然周随等人的形象不保。

    至于江景川么,他就算看这个她也不觉得有什么,本来就是那么污的一个人,形象再污一点也没什么影响。

    “隋盛跟我哥关系那么铁,我哥肯定也看过!”江菁菁直接下了论断,“不然等下他回来你问他,他肯定看过!”

    ……哦,她当然不会问。

    完全都可以猜到江景川会说什么,他肯定会说,我是看过,要不要一起看?

    江景川这个人在别人面前非常正经,一副清心寡欲的样子,私底下完全可以用四个字形容他——衣冠禽兽();。

    周随跟江景川都在一个地方处理事情,办完了之后一起去喝咖啡,他们两个人之前关系是很一般的,就是点头之交,在周随跟江菁菁交往之后这才往朋友这方面发展的。

    “隋盛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周随问道。

    江景川喝了一口咖啡,慢条斯理的说:“告诉他。不然能怎么办?”

    “童园昨天的表现已经很清楚明白了,她跟隋盛是不可能了的。”

    “我知道,隋盛也知道。”

    早就不可能了,隋盛难道不清楚吗?当然不是的,一个人能消失这么多年,哪天就算再遇到,也很难再回到从前了,隋盛自己心里清楚,至于他为什么要坚持等下去,到底是为了童园还是为了他自己,只有他自己知道。

    周随点点头表示明白,“希望隋盛这次能想明白,有时候活着就是要面对很多身不由己的事情,他能等一年,等十年,那是因为他还年轻。”

    都是出生在豪门世家,隋盛如果还有兄弟姐妹的话,他爸妈还可能由着他,隋家家大业大,总不可能交到旁支不知道多远的亲戚手上,到最后隋盛还是得妥协。

    “对了,有个事情要通知你一下。”江景川话题一转,语气也变得认真严肃起来。

    “你说。”周随也一改之前漫不经心的态度。

    “后天我就忙完了,到时候要带我老婆去拍婚纱照,你知道的,这种时候并不喜欢闲杂人等在场。”

    尽管对于“闲杂人等”这个词不是那么满意,但周随还是表示理解,“恩,我明天下午就带着菁菁去墨尔本。”

    江景川给了他一个赞赏的眼神,他喜欢识趣的人。

    等江景川回来酒店,苏烟赶忙拉着他跟家里视频了,她都快想死两个儿子了。

    当镜头里出现两个肥肥的屁股时,苏烟差点都哭了,从两个儿子出生到现在,她还没有离开他们这么久过,恨不得穿进屏幕里好好抱抱他们了。

    江妈妈拿着手机凑近了两只海豹宝宝,大宝首先看到手机里的妈妈,一改之前高冷的气质,扁扁嘴伸出手就要求抱抱,嘴里不停地喊着妈妈。

    二宝本来还是盯着奶奶手里的吃的,一听到哥哥喊妈妈,赶紧兴奋地看了过来,顿时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两个小宝贝眼睛都在放光,嘴里软软糯糯的喊着妈妈,激动得手舞足蹈的。

    苏烟将镜头往江景川那边移,“宝宝们也看看爸爸,跟爸爸打招呼噢。”

    见证奇迹的时候到了——

    两只一看到江景川,情绪显然就平静了很多,声音也不再那么高昂了,平静地喊了一声爸爸。

    苏烟有些尴尬的为两个儿子辩解,“其实他们也很想你,只是不擅长表达。”

    江景川恩了一声,拿出整理好的清单,将“给儿子买玩具”这一行字给划掉了。

    以后大家还是做不擅长表达的父子吧。

    “大宝二宝都特别乖,虽然很想你、呃,你们。”江妈妈自觉失言,赶忙改口了,“他们都很想爸爸妈妈,一直都在找你们呢,昨天晚上下雨还打雷了,把二宝吓得不轻,等我们赶到房间去的时候,大宝正抱着二宝,别提多亲密了();。”

    苏烟想到两儿子害怕打雷的样子,恨不得现在就回去,余光瞟到江景川,她将内心最真实的声音压了下去,对江妈妈笑道:“二宝一向都听大宝的,妈,这次麻烦您了,两孩子肯定很闹吧?”

    “不不不,他们很乖,比小川小时候乖多了,吃了睡睡了吃,也不闹人,家里的老人都说这两孩子算是很少见的了。对了,小烟,你在悉尼那边待得还习惯吧?有没有水土不服?”

    说到这个苏烟就很心虚,可这种事情告诉婆婆也不太合适,“还挺习惯的,酒店有中餐。”

    江景川也跟江菁菁说过,不要把昨天的事情告诉家里人。

    “你从怀孕开始也没好好出去散过心,孩子们你就别担心了,保证你回来他们还是白白胖胖的,就好好在那边玩吧。”

    江爸爸听到这一句话,赶忙过来找存在感了,“小川,你带着你老婆到处走走,别太早回来。”

    这两人一回来就代表着孙子们要离开老宅了,所以江爸爸巴不得这对夫妻在外面玩久一点。

    “……恩。”江景川抬头应了一声。

    江家老宅这边,自从挂了视频通话之后,大宝二宝看着手机屏幕里妈妈不见了,都懵逼了。

    两个宝宝现在还没办法独立思考,只能飞快地爬着,在各个角落去找妈妈。

    找了一大圈都没找到,大宝还好,很淡定的坐在摇篮床上不知道在想什么,总之样子非常严肃,二宝就不干了,之前没看到妈妈还好,现在都让他看到了,结果妈妈又不见了,这是几个意思,是不是故意撩他?就在二宝要扯着嗓子嚎啕大哭的时候,及时雨隋盛来了,赶忙将二宝抱了起来,探出手不停地摸着二宝头上的短毛,又摸摸他的肥下巴。

    隋盛觉得二宝脑门都被他摸得更光亮了,自言自语道:“儿子啊,这以后哪个女孩子喜欢你,直接摸你这里,你就屁颠屁颠的跟别人跑了吧。”

    二宝像是听懂了一样,努力的往隋盛手心拱了拱。

    “你以后要是秃头了,可别怪我。”

    继续大力摸短毛。

    二宝哼唧了一声,也不知道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

    苏烟昨天关注了童园的微博,童园关注的都是一些段子手还有新闻杂志什么的。

    当对一个人感兴趣的时候,真的可以把她的微博从头翻到尾的,其实童园的生活还挺简单的,她现在在一家杂志社工作,从微博上的照片来看,童园住的是单身公寓,装修是非常简约的,她有时候会去公寓附近的餐厅吃饭,这是在发薪水的那几天,更多的时候会自己在家做法,会烤鸡翅,会烤小曲奇,假期的时候会跟朋友或者同事去郊区转转,或者去看歌剧,或者去图书馆泡一天。

    童园不是一个会粉饰太平的人,苏烟相信,她所展示出来的都是真实的东西,也许童园过得并不富裕,但她很开心。

    正在苏烟翻看童园微博的时候,江景川从浴室出来,一边擦着头发一边道:“你看看要不要敷个面膜,明天准备拍婚纱照了。”

    “……哦,差点忘记了。”苏烟赶忙放下手机,下床去行李箱里找面膜。

    “你刚是在看童园的微博吗?”江景川随口问道。

    “对,你要关注她吗?她应该不会在意();。”的确不会在意了,不然也不会见江景川。

    江景川顿了段,摇了摇头:“不了,我也没时间看别人的微博。”

    “哦,那你就有时间监督我的微博?”

    “我这是关心你。”

    ……姑且就算是关心吧,前段时间苏烟转了个微博,就是一些什么颜值高的零食汇总,结果没几天江景川全部给她买了下来。

    自从知道江景川有看自己微博的习惯之后,苏烟也有自己的小心机,每天没事就转发美妆博主的微博,只要她转发的时候说一句想买,没几天肯定能收到。

    苏烟之前没拍过婚纱照,看着悉尼这边的风景这么好,还有古堡什么的,一直都很期待这件事。

    等拍了一个系列的婚纱照下来,苏烟觉得自己基本上是个废人了。

    拍婚纱照真的是一件特别辛苦的事情,脸都快笑僵了。

    苏烟看了一眼摄影师刚拍的照片,其中她最满意的就是那一张了,古堡教堂里,她穿着婚纱,头纱拖地,手捧着鲜花往站在尽头等着的江景川走去,摄影师只拍了她的背影。

    本来以为都快拍完了,只想快点回酒店洗澡吃饭,哪知道摄影师说还有一张照片要拍。

    “不是说拍完了吗?”苏烟拉了拉江景川的衣袖,小声嘀咕道。

    江景川笑而不语,一看就是有猫腻的样子。

    当工作人员带着她上了房车,苏烟看到那一套古装时,整个人都怔住了。

    两个非常热情的女工作人员也不解释什么,帮着苏烟换上了衣服,按照图片里的那样,给苏烟重新上妆。

    当苏烟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别说是江景川了,就是那几个资深摄影师都惊呆了。

    她穿着一身月白色华服,一头青丝挽起一些,几缕头发落在胸前,头上是一根白玉簪子,看着江景川发愣的眼神,她微微低头,白皙的脸上慢慢爬上红晕。

    很奇怪,穿上古装出现在他面前,总有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就像是回到了少女时期一样。

    不,准确地说,好像是以最真实的一面,以那个时空的苏烟的身份出现在他面前了。

    苏烟原本以为江景川也会换上古装的,哪知道他还是现代的那身装扮。

    之后,苏烟在看到摄影师处理过的照片之后,是真正的惊艳了。

    她一手打着伞,一手伸了出去,正好跟江景川的手触碰在一起。

    场景一分为二,她站在大气磅礴的汉白玉台阶前,他则站在现代气息极浓的柏油马路上,依稀可以看到道路两旁的大树。

    好像是两个时空汇聚在一起了一样。

    苏烟知道这可能只是江景川灵光一闪的创意,但对她而言,好像得到了一种圆满。

    “我爱你。”

    江景川心口一跳,明明非常激动,却还是淡淡地说:“恩,我知道。”

    苏烟轻笑着摇头。

    苏烟爱江景川,不是苏家的苏烟,不是现代的苏烟,你知道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