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默读 > 47.亨伯特·亨伯特 十四

47.亨伯特·亨伯特 十四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喂,苏落盏同学吗?我是少年宫的王老师,开学的时候给你们发登记卡的那个,记得吗?”

    “记得,王老师好。”

    “这么晚还没睡呀?你爸爸妈妈现在在旁边吗,老师想跟他们说句话,有点事情需要问问你,但是得先征求你爸爸妈妈同意才行。”

    “爸爸还没回来,妈妈生病睡着了,叫不醒,您直接和我说吧。”

    “哦……好吧,我就稍微问一句。是这样,有个美术班的小朋友,叫张雨晨,今天放学以后走丢了,有人说看见你们一起玩,你还记得最后一次是在哪看见她的吗?”

    沉默。

    “喂,苏落盏同学,还在吗?”

    “……在,不好意思老师,我家信号不好,您是说美术班的……”

    “张雨晨同学,个子小小的,梳一条小辫子的那个。”

    “哦,我们一起去小公园里玩了一会,很多人,还有好几个别的班的,后来大家就都走了,我们也不知道她去哪了。”

    “是吗?那好吧,你早点休息,明天上课不要迟到。”

    “好的老师,找到的话别忘了告诉我们一声,我也很担心的。”

    郎乔关了电话录音:“因为这孩子身边没有监护人,而且和其他人的说辞大致差不多,老师也就没多问,你感觉这段对话听起来怎么样?我现在依然觉得难以置信,但是反过来想,如果嫌疑人是个孩子,那曲桐为什么会在极端恐惧的情况下愿意上一个陌生人的车,陶副和我又为什么在各种监控里什么都查不出来就可以解释了。这也……太让人毛骨悚然了。”

    骆闻舟把苏落盏的个人资料往她面前一推:“给你看个更毛骨悚然的。”

    苏落盏的紧急联系人一栏里填的是“苏筱岚”,关系为“母女”。

    几辆警车风驰电掣地来到了苏落盏登记的地址——那是个条件还不错的小区,深更半夜,万籁俱寂,打瞌睡的门卫惊醒过来,一脸呆愣地盯着骆闻舟手里的证件。

    “你们这有一户姓苏的母女吗?”

    保安把眼睛瞪成了对眼:“不、不不知道,我我我刚来……”

    “去物业把以前登记的业主名册拿出来。”骆闻舟飞快地说,“都小心点,如果这个女孩真是我们要找的嫌疑人,那情况会很特殊,她会比一般成年人更不稳定,千万不能刺激到她,万一受害人还活着,不能因为我们造成不可估量的后果。”

    “骆队,在401!”

    “都记住了就行动。”

    四楼的楼道里,一帮人纷纷隐藏在楼梯角落里,骆闻舟一抬下巴,示意郎乔敲门。

    郎乔用力揉了揉自己那张好像打过肉毒杆菌的冷脸,拗出平生最和善的表情,上前敲了敲门:“有人在家吗?”

    没人理她。

    郎乔心里有点打突——平时凶神恶煞惯了,乍一让她表演“慈祥”,专业有点不对口。

    她捏着嗓子又软又温柔地说:“有人在家吗?我是楼上刚搬来的租户,我家刚才好像有点渗水,不好意思啊,没流下来吧?”

    仍然没有声息。

    随行的技术人员悄悄递过一个反窥视镜,郎乔把它扣在“猫眼”上,略弯下腰,往屋里窥视。

    大门口没有人,她能一眼看见门廊尽头的客厅,这房子里光线昏暗,只有客厅正中间有一点亮光,郎乔仔细一看,发现那亮光的来源居然是一个香案,两侧闪着电动的红蜡烛和长明灯,供着中间一张黑白的遗照。

    女人阴森的面孔被香案映出了一点微光,冷冷地和她对视,郎乔后脊梁骨倏地蹿起一层寒意,下意识地往后一仰。

    骆闻舟对她投了一个疑问的目光。

    郎乔激灵一个寒颤,连忙摇摇头,抬手又敲了一下门:“有人吗?不方便开门的话,回答我一句也可以,我就想问问您这里渗不渗水。”

    尴尬的沉默在小小的楼道里弥漫,骆闻舟忽然伸手,让郎乔退后:“把门打开。”

    郎乔一愣:“老大……”

    没有证据,没有证人,他们甚至没能取得相应证件,一切都是主观推测……

    “没事,”骆闻舟沉声说,“出了问题我负责,打开。”

    几个刑警和技术员一拥而上,三下五除二地撬开了门。

    一股难以言喻的气味汹涌着扑面而来——那是古怪的香烛味、仲夏的潮气与久不开窗的闷热混杂在一起的气息,发酵成了嗅觉上某种接近腐朽的味道。

    然而房子里没有人。

    这房子不大,充其量五六十平米,标准的一室一厅,但只有苏筱岚的黑白遗像孤独的镇守在此,居然给人一种奇异的空旷感。

    遗像正对着一张摆在客厅里的双人床,丝绸的床罩色泽黯淡,床头上有一瓶深色指甲油,和半盒香烟。

    隔壁卧室的空间要小一些,看得出是小女孩的住的地方,小单人床上摆着一排面容呆滞的廉价洋娃娃,并肩坐着,集体望向门口,穿的是一水的碎花连衣裙。

    “我天,”郎乔拉开了女孩房间里的衣橱,里面居然无一例外,全是碎花的连衣裙,更诡异的是,衣服的花色和娃娃身上的裙子是对应的,郎乔胳膊上的鸡皮疙瘩起了一排,“这是人住的地方吗?”

    骆闻舟戴上手套,在衣柜里翻了翻,忽然,他在衣服堆里发现了一个小盒子。

    他找到搭扣,“咔”一下弹开了盒盖,“致爱丽丝”的乐声从小盒的缝隙里释放出来,这是个有八音盒功能的收纳箱,大约是电力不足,钢琴声有点走音,显得拖沓而怪诞。

    随后,周围几个刑警都看清了盒子里的东西。

    郎乔一把捂住自己的嘴——那盒里有一只赤/身/裸/体的娃娃,被卸下了一条胳膊和一条腿,残肢兵分三路地摊在一团带血迹的布条。

    布条是棉布质地,活泼的小白碎花一簇一簇地开在其中——

    “这是曲桐那件衣服,她父母从家里拿了一张她穿这件衣服的照片给我们看。我记得那衣服质量不太好,侧面的走线还缝住了一部分花纹,显得很参差不齐……”郎乔艰难地指着其中一条带针脚的布条说,“就……就是这样的。”

    骆闻舟面沉似水地合上了盒盖:“拿回去化验。”

    他说完,转身又走进卫生间。

    卫生间里返潮返出了一圈郁郁葱葱的霉菌,嚣张地四处蔓延,缺了一角的雕花镜子前有两套牙具,一排颜色各异的口红、几支用过了没扔的棉签。

    “她当时怎么跟老师说的来着,‘妈妈生病睡着了叫不醒,爸爸还没回来’?”骆闻舟四下看了一圈,沉吟说,“这里没有男人生活过的痕迹,她说的‘爸爸’是谁?你们确定方才的号码定位是附近?”

    “骆队,找到手机了。”一个刑警从客厅的小茶几底下小心翼翼地拿起了一部划痕颇多的旧手机,翻了翻后汇报,“通讯记录里有方才老师打的那通电话!”

    骆闻舟蓦地转过身来:“但是人呢?”

    苏落盏毕竟是个孩子,她不知道少年宫里有多少监控,很可能根本没想到自己在操场上也能被拍下来。那么半夜三更接到老师那一通电话,她会不会慌张地意识到自己已经暴露了?

    她会怎么做?

    以及最重要的是,张雨晨在哪里?

    曲桐在荒郊野外失踪,带走她的人穿四十二码鞋,能开车,不可能是那么小的姑娘。苏落盏身边这个神秘的成年男性是共犯的可能性很大。

    张雨晨显然不在这间供着遗像的小公寓里,那难道在共犯那里吗?如果真是那样,那么苏落盏被那通电话惊动,会不会跑到她的共犯那了?

    万一晨晨还活着,他们会不会因此铤而走险,提前“摆脱”晨晨?

    那孩子还能活到天亮吗?

    仲夏之夜像一块热化的焦糖,浓郁而粘腻,女孩飞快地跑过寂静的街道,她自己“哒哒”的脚步声好像一只如影随形的怪物,周围偶尔传出一点野猫野狗的动静,都能让她心惊肉跳。女孩一头钻进了一处老旧的“小二楼”。

    所谓“小二楼”,是一种二三十年以前的建筑,联排一片,一般只有两到三层高,每个小楼前面有个院子,院子约莫够种一棵葡萄藤,乍一看有点像别墅,其实里面的空间十分逼仄,条件不好的,往往是几户人家分享一个小院,居住起来多有不便,房子里一到夏天就五毒俱全,漏风漏雨,据说已经快拆迁了。

    她试了两次,才成功地把钥匙对准锁扣,冲进去一把抓起了门后的电话,飞快地拨了一个号。电话通了,里面传来了漫长的等待声,每一声都敲在她的心口,她无意识地伸出长长的指甲,焦躁地抓着斑驳的墙面。

    电话自动挂断了。

    女孩睁大了眼睛,好像不敢相信对方竟敢不接她的电话,她不死心,很快又拨了一次电话,依然没人接。

    这女孩长得真是漂亮,杏核眼,脸颊圆润,还有个小尖下巴,比那些塑料的便宜货更像洋娃娃,天真和妩媚的气质在她身上杂糅得相得益彰,可是随即,可怕的怨毒爬上了她的小脸,她把电话机摔在墙上,歇斯底里地尖叫了起来。

    这时,黑洞洞的屋里忽然传来了“呜呜”声,像小动物的抽泣。

    发狂的女孩蓦地扭过头去,回手打开了壁灯,墙角被捆成一小团的人畏光地瑟缩了一下,透过眼泪,难以置信地看过来——

    那正是失踪的晨晨。

    此时,她的家人仍然在少年宫门口焦心地等。

    陶然走出去接了个电话,回来避开了晨晨家人,冲费渡耳语了句什么。

    “成年男性共犯?”费渡略一皱眉,“你的意思是说,他们先利用女孩,把晨晨引到小公园,然后男人出现,袭击并且带走了她。”

    陶然:“怎么?”

    “我刚才觉得一件事有点奇怪。”费渡吊起他那条倒霉的胳膊,在原地转了几圈,低声自言自语,“太奇怪了。张先生五点刚过时给女儿打电话,关机,也就是说,那个时候绑架计划已经在进行中,一个小时候,他想通过远程软件打开晨晨的手机失败——这时候晨晨应该已经被犯人控制。那女孩故意把手机丢下,则应该至少在六点多以后,为什么?”

    “一个成年男人,就算半身不遂,控制一个像晨晨那样的孩子,也绝对花不了一个小时。”费渡脚步一顿,“而做完这一切之后,那个女孩又把晨晨手机的电池重新装上,故意丢下给人拿走——这又是为什么?”

    既然已经卸下了电池,把手机随便拆一拆,沿途分开扔,又方便又保险,警犬都找不着。

    而为了短暂转移警方视野的理由显然说不过去,因为即使是孩子,看过电视剧也应该知道,办案的警察不可能只有一个人,不会那么容易顾此失彼。

    而且万一捡到——或者说偷了那部手机的人恰好看见了她,难道不会增加风险?

    “有没有这种可能性,在西岭绑架上一个小姑娘的时候是协同作案,而这次因为某种原因,男人不在,只有女孩,所以她要花更长的时间。”

    陶然一愣,一把抓住费渡的肩膀:“这女孩受体力能力限制,没法独立完成虐杀……并且录音的全过程,但她知道晨晨手机上的远程软件,也知道家长肯定会试着用这种方式找孩子,她是在变相地折磨家长,和寄录音的目的异曲同工!”

    给你希望,让你拼命地找过去,再让你绝望。

    只是没想到时间上出了点偏差,她耽搁的时间比想象中要长。

    “如果是这样,那她不可能独自把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拖走,只能是诱拐,”费渡远远地看了一眼再次失声痛哭的母亲,“晨晨在明知道她爸爸肯定在找她的时候,会因为什么同意跟对方走?”

    陶然深吸了一口气:“我今天没带电话,但是我家比少年宫近,你爸爸说不定已经到学校里找你了,互相找容易错过,你可以去我家给他打电话。”

    “这个距离一定非常近,比少年宫还要近很多,是个让孩子觉得方便又舒适的距离。”

    陶然一把拽过地图:“一公里……不,五百米之内……”

    有一处即将拆迁的老旧居民区,相距小公园另一个门,不过一个路口。

    “等一下,”陶然说,“这个地址我怎么好像在哪听过。”

    骆闻舟他们把苏落盏的家翻了个底朝天,重点是各种可能的男性/用品,想要从中翻出那个神秘男人的蛛丝马迹来。

    郎乔打开了一个抽屉,倒出来以后,发现里面装的是诸如户口本、身份证,各种入学通知等等文件证件,她只把病历本拿出来翻了翻,其余大致看了一眼,很快丢在一边,摊了一地。

    骆闻舟目光扫过,片刻后,仿佛想到了什么,目光突然一凝,蹲下来捡起了房产证——两本房产证。

    其中一本是这间一室一厅的公寓,另一处则是当初房改的时候被个人认购的某厂职工宿舍楼,房龄比苏筱岚年纪还大。

    “小乔儿,你给我确认一下,”骆闻舟说,“二十年前,苏筱岚还小的时候,她登记的住址是不是这个?”

    郎乔不明缘由,不过对他本能服从,立刻去查了,就在她还没查出个所以然来的时候,骆闻舟派去盯梢许文超的刑警忽然打了电话进来:“骆队,我们在许文超房间里装了窃听,刚刚连续两通电话打进来,他绝对听见了,但是没接——他会不会已经发现自己被盯上了?哦,来电的那个号码我们也查了,是部座机,地址是……”

    骆闻舟:“少年路贸易公司路口3单元。”

    负责盯梢的刑警一愣:“骆队,你怎么知道?”

    与此同时,郎乔冲了进来:“老大,当年苏筱岚作为受害人配合调查的时候,提供的个人信息里的通讯地址就是这个!”

    骆闻舟:“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