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默读 > 第61章 麦克白二

第61章 麦克白二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骆闻舟看着自己办公室多出来的桌子,一手撑在门上,沉默地等陶然给他一个解释。小说

    “外边实在腾不出俩张桌子了,”陶然小心翼翼地跟在骆闻舟身后说,“不过你放心,我方才问过费渡了,他说他一个礼拜也就过来一两次,不是每天都在。等这个调研项目做完,他们那边就撤了,也不会久留,就是临时在你这待几天……”

    骆闻舟的目光扫过墙角一台巨大的空气净化器,又落在门口——原本堆杂物的地方已经清理干净了,换上了一个功能齐全的咖啡机和一个一米来高的小冰箱,冰箱里被写着各国文字的冷饮塞得满满当当,门上还贴了个条“自取,不用客气”。

    这个阵仗实在不像是“临时待几天”的。

    陶副队词穷,干笑一声,伸手把自己的自来卷抓得更加狂野,脑袋摘下来能当刷碗的钢丝球用。

    他觑着骆闻舟的脸色,心虚地说:“再说我昨天看你坐他的车,感觉你们俩还挺好……”

    骆闻舟面无表情地回过头来盯着他。

    陶然:“……的。”

    骆闻舟鼻子里喷了口气。

    陶然憋了一会,终于忍不住问:“你们俩什么情况?”

    “我哪知道他吃错什么药了,”趁这会儿是午休时间,办公室里没人,骆闻舟叹了口气,十分牙疼地跟陶然抱怨,“最近倒是不找茬了,三天两头在我这撩拨,混账东西,不知道爸爸的取向‘白里透红、与众不同’吗?”

    陶然:“……”

    骆闻舟:“干嘛?有话就说。”

    “这个,费渡吧,”陶然努力琢磨了一下措辞,“我总觉得这种比较复杂的环境里长大的孩子,从小就是人精,分寸感都很强,尤其在女孩面前,你有时候能感觉得到,他嘴甜就是为了讨你开心,对你没别的想法,他对各种各样的暗示和潜台词那套东西特别熟,如果他不想过界,都会很小心地避开……”

    骆闻舟听明白了陶然的言外之意——要么是自己少年时期就开始犯的自恋癌已经扩散了,要么就是费渡“想过界”。

    他不应声,陶然只好讷讷地闭了嘴,俩人面面相觑片刻,骆闻舟喜怒莫辨,陶然一脸“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一言难尽。

    一直以来,骆闻舟对费渡的感情都很复杂,一方面是真的给他操过不少心,总是忍不住多照顾他一点,一方面也是真的时常被他气得肝火旺盛。他们认识了七年多,大多数情况下都在针锋相对,偶尔一致对外,还能有点棋逢对手的惺惺相惜。

    不管费渡干什么,骆闻舟心里第一反应永远都是“他又打算作哪门子妖”,陶然的话却在他心里开了一扇从未开过的门。

    好一会,骆闻舟才问:“费渡人呢?”

    “请大家出去吃午饭了。”陶然说,“我在这等你一起过去,就门口那家酒店……”

    他说到这里,话音再一次戛然而止,因为又想起了一个月以前那次超豪华的夜宵,究竟是怎么回事,已经不言而喻。

    大半年来,市局处理的两起大案里,费渡都以不同的身份角色参与其中,跟燕城市局的刑侦队混了个脸熟,不过脸熟归脸熟,很多人还是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直到他在豪华酒店里订了三个包间,众人才恍然大悟——这个土豪是来和大家做朋友的!

    一想到以后只要有费渡在,值班人员就可以拒绝黄、拒绝赌、拒绝方便面,“中国队长”骆闻舟所有的小弟就都叛变了,连同“窥见了某些真相”的郎乔在内。

    骆闻舟隔着一道包间门,就听见郎乔在里面声情并茂地卖他:“项目结束你就走啊?那以后还来吗?要不然你毕业以后干脆上我们这来得了,你跟市局多有缘啊!桌子我们给你留着,骆队肯定不介意!他这人就是嘴损了点,其实脾气特别好,天天早晨给大家带早饭,有时候自己在家炖个‘横菜’,还拿到单位来给我们加餐,那手艺可……”

    旁边人戳了戳她的肩膀。

    郎乔先是一甩肩膀:“干什么?”

    骆闻舟:“朕的手艺可什么?”

    郎乔后脊一僵,拧紧了脖子,“嘎吱嘎吱”地一扭头,正看见骆闻舟靠在门口,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她,温声说:“长公主,你回家收拾收拾,准备和亲北朝鲜吧。”

    郎乔大惊失色:“父皇,儿臣错了!”

    骆闻舟一抬眼,当当正正地撞上了费渡的目光,费渡完美地扮演了一个“浪子回头”的富二代,依然是一身烫人眼的打扮,看得人心里冒火。

    陶然方才说过的话反复回放,如鲠在喉地压在骆闻舟心脉上,卡得他血压都飙了几十帕。

    他慢吞吞地走到费渡身边的空位,极力忽视了旁边的人,挽起衬衫袖子,一开口,少见地先和同事们开了官腔:“我先转达一下陆局刚才的会议精神——和燕公大的这个联合研究项目,很多年以前就曾经启动过,当时叫‘画册计划’,后来因为一些原因不了了之,去年张局旧事重提,和上面打过几次报告,最近总算是批下来了,如果这件事能有成果,将来对诸位工作也很有帮助,希望大家能积极配合。”

    骆闻舟很少在私下场合这么严肃,众人都没敢吭声。

    “管理上也会比较严格,研究组调档的时候,所有程序必须按着我局的内部规定来,要走齐签章流程,还要备案,一些没有向社会公布过的案情细节材料不能复印、拍照、也不能从市局带走,研究组那边所有人都要签署保密文件,这是纪律。另外——”骆闻舟飞快地扫了费渡一眼,“我希望联络人员能把自由散漫的作风收一收,市局不是学校,也不是你们家族企业,不要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我听曾主任说你打算每周二周五过来是吧?那这两天出勤时间要按照正常工作作息来,迟到早退,或者想临时换到别的时间,要有正当理由和假条,有困难吗?有困难建议你们换个联络员。”

    刚开始大家还都严肃地听着,等听骆闻舟说到后半部分,刑侦大队一桌的人全用一种难以言喻的目光看着他,都不说话,就静静地看着这个“自由散漫”之王怎么装大尾巴狼。

    大尾巴狼意犹未尽,想了想,又对费渡说:“另外我们办公条件有限,你也看见了。平时转到市局刑侦队的一般都是大案要案,什么样的现场都可能会碰见,血肉模糊都是小意思,碰上个什么巨人观啊……”

    郎乔终于忍无可忍地打断他:“父皇,你还吃饭吗?”

    “……也得等闲视之,该吃吃该喝喝,”骆闻舟冷冷地冲她一掀眼皮,“我们这里只有法医,没预备急救队,闻见一点血腥气就容易吐晕过去的同志,建议考虑考虑再来。”

    费渡面不改色地回答:“谢谢骆队提醒。”

    时隔半年,这俩人之间的剑拔弩张已经进化成了暗潮汹涌,越发让人脑仁疼。

    陶然只好生硬地打断骆闻舟的饭前“教子”,出面调停:“对了,我怎么都没听说过这个‘画册’计划?”

    “十多年前的事了,你还没上大学呢。”骆闻舟总算给了他这个面子,暂时放过了费渡,“那会国外传得神乎其神的心理画像技术刚进中国,有过好多不成功的尝试。”

    一直比较沉默的肖海洋突然开口问:“后来为什么叫停了?”

    骆闻舟用湿巾擦手的动作一顿,随后他若无其事地说:“当时条件不成熟,不少理论也不大经得起考验,没有什么应用价值……行了,都赶紧吃吧,别在这乐不思蜀,下午不上班了?”

    下午没有会要开,也没什么重要工作,骆闻舟有一搭没一搭地审着一份国庆期间加强全市安保的文件,被迫接受办公室多了一个费渡的事实,并做好了一周两天不得安宁的心理准备。

    然而出乎意料的,费渡非常安静,既没有作妖也没有废话,坐下来就在那安安静静地翻看材料。一个大活人,还没有旁边空气净化器的声音大,他来之后造成的最大混乱,就是同事们不约而同地抛弃了速溶咖啡,排着队地拿着杯子跑来接现磨。

    空气净化器“嗡嗡”作响,旁边只有手指偶尔划过纸页的细小动静,此时正是“春困秋乏”时,骆闻舟在办公桌后面窝了一会,越发昏昏欲睡,对着平铺直叙的红头文件打了个盹,醒来时发现费渡还是方才的姿势,自己身上却不知什么时候披上了一件外套,对着他后背吹风的窗户也被人关上了。

    骆闻舟接住掉下来的外套,从电脑的缝隙里看了过去——费渡确实是非常赏心悦目的,长了眼睛的人就必须得承认。骆闻舟再次忍不住仔细回忆陶然的话,承认陶然说得有道理。

    费渡既不是不知轻重的小青年,也不是随便找个活物就能睡得下去的张东来,他熟知各种社交潜规则,别人对于“暧昧”这个词只是个模糊的概念,费渡却能把不同程度的暧昧切分成一百分,能精确地呈现出每一个尺度的暧昧。

    明知道他是弯的,如果费渡只是开玩笑,不该用这个度。

    可是……

    骆闻舟轻轻地晃了晃鼠标,驱赶了屏幕保护。

    他觉得自己也不便太自作多情——为什么这么一个项目会让费渡这个刚入学的人来做联络员?高年级的学生都死光了?这里面没有某个人的手段,骆闻舟打死也不信。

    而费渡从去年开始计划进入燕公大,四月份拿到录取通知,之后立刻开始以各种理由提高了往市局跑的频率,提前跟整个刑侦队——甚至于整个市局都混熟了。

    现在想起来,研究生院那边让他当联络员,是不是也有这方面的考量?

    这清晰的脉络,绝佳的行动力,处处透出一股“处心积虑”来。

    费渡就像是一颗色泽诱人的毒苹果,明知道一口下去可能得穿肠烂肚,可是闻着看着,还是叫人下意识地流口水。

    骆闻舟动了动,略微舒缓了一下自己直得发僵的后脊,努力收起眼看要一发不可收拾的色心,想起费渡曾经透露过的一个信息——他那篇据说被收录进教材的文章,是关于刑事案件中受害人研究的……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方向?

    就在骆闻舟从电脑缝里觑着费渡沉思的时候,费渡突然起身朝他走过来。

    骆闻舟吓了一跳,却见费渡好似没注意到他的目光,兀自往门口饮水机走去,临走还不忘顺手捎走了骆闻舟的茶杯,替他蓄满了茶水。

    骆闻舟道了声谢,正要伸手接,费渡却捏着他的杯子没松手,指尖刻意往前一送,似有还无地碰了骆闻舟一下。

    费渡一手撑在他的桌子上,居高临下地看着骆闻舟,一俯身,压低声音说:“骆队要看就大大方方地看,我不收钱的。”

    骆闻舟没动,同样用耳语似的声音说:“你们学校现在流行在工作期间骚扰上司?”

    费渡用某种食肉动物的眼神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笑了,转身溜达回自己的临时工位:“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骆队要是觉得我的存在就是骚扰,那我也实在没办法了。”

    骆闻舟摸出了烟盒,瞄了一眼旁边的空气净化器,揣起烟盒往卫生间走去,感觉自己实在清心寡欲太久了。

    好不容易挨到了下班,骆闻舟却发现费渡没有要走的意思。

    骆闻舟拎起车钥匙,有意无意地往他手上的卷宗上看了一眼,发现他在回顾许文超的供述,目光已经停留在某一页很久了。

    骆闻舟脚步一顿。

    费渡仿佛后脑勺上长了眼睛,听脚步声就听出了他的疑问,缓缓地说:“许文超说,他在跟踪吴广川的过程中被郭恒发现,聊过之后,郭恒对吴广川和苏筱岚的关系起了疑心,寻求警方支持未果后,郭恒开始私自调查吴广川,许文超替他盯梢。”

    骆闻舟:“嗯?”

    费渡轻轻往后一靠:“这句话看着有点奇怪。”

    骆闻舟一手按在他的椅背上,从后面越过费渡的肩头去看他手指尖画出来的那段话:“奇怪在哪?”

    “郭恒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请求许文超的帮助,我们默认当时的郭菲案的细节,是郭恒在这个过程中透露给许文超的。”

    骆闻舟:“郭恒自己这么说的。”

    “二十多年了,郭恒未必记得清自己都说过些什么,但我总觉得他会和许文超说出那些诸如‘铅笔盒里的铃铛’之类的细节很奇怪。”

    “这个细节在郭恒和当年的警方看来,除了证明那通电话和郭菲失踪有关外,并没有其他的调查价值,而且对郭恒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创伤——想象一下他当时的心理,他会在哪种情况下说出这个细节?”

    骆闻舟:“比如对方会问,‘你怎么知道电话里的是你女儿’。”

    “‘你怎么知道电话里的是你女儿’,”费渡摇摇头,“这话听起来,像是许文超在核实郭恒的话的真实性。”

    骆闻舟倏地反应过来——只有一无所知的人,才会在听到郭恒的话之后,第一时间本能地核实其真实性。

    而许文超当时其实已经知道吴广川和苏筱岚的畸形关系,也知道苏筱岚就是连环绑架案的罪魁祸首,他心里明镜似的,会把自己的“一无所知”演得那么逼真吗?

    “如果是那样,这个许文超未免太可怕了。”费渡说,“可如果不是这样,郭恒为什么会主动说出这个细节?倾诉吗?如果你是郭恒,孩子十几岁了,你已经人近中年,你会和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倾诉什么吗?”

    “苏落盏说自己是看了苏筱岚的日记,才萌生了效仿苏筱岚的想法,可是我刚才仔细看了,苏筱岚的日记里,除了描述过自己给受害人家属打电话时的兴奋之外,并没有提到铅笔盒这个细节。”费渡伸手敲了敲桌面,“所以那个小女孩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骆闻舟一愣,还没来得及顺着这个可怕的思路钻进去,突然,桌上的电话响了。

    骆闻舟回手接起来。

    “你还没走?太好了。”陆局说,“这个事比较棘手啊闻舟,你看谁还在值班,亲自带人走一趟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