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默读 > 第32章 于连三十一

第32章 于连三十一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审讯室的门应声而开,两个面无表情的刑警走进来,一左一右地把赵浩昌按回座椅上,锃亮的手铐“咔哒”一下,拷上了他那钻光四射的手腕,金属的手铐和金属的表带遥相呼应,居然有种诡异的相得益彰。

    华美、冰冷又尖锐。

    在外面冷眼旁观的费渡忽然眯着眼品评了一句:“你们这手铐做得非常有美感,回头能送我一副做纪念吗?”

    陶然一时没反应过来:“你要手铐干嘛?”

    费渡回头看了他一眼,随后似乎自觉失言似的闭了嘴,只是意味深长地弯了一下他的桃花眼。

    陶然后知后觉地领会了好半天才隐约明白过来,作为一个生命中只有加班和房贷的传统男子,陶副队实在欣赏不了资产阶级们酒池肉林的那一套,看见费渡那个德行,就觉得非常污染视野,于是义正言辞地给了他一句训斥:“再胡说八道你就出去。”

    费渡干咳一声,正襟危坐地收起了他“涛声依旧”的神通,不吭声了。

    冰冷的手铐让赵浩昌狠狠地打了个寒战,他回过神来,仍然试图不死心地辩解:“慢着,什么房……”

    骆闻舟冷冷地截断他的话音:“想说那房子不是你的?赵律师,风情酒庄的监控可不是那么说的。”

    赵浩昌脸上的慌张神色终于压抑不住,手铐“哗啦”一阵乱响。

    骆闻舟欣赏着他的表情,又不慌不忙地补了一句:“再说,是谁告诉你,何忠义离开文昌路口的公交车站以后,我们就找不到他的踪迹了?”

    “不、不……不可能……”

    “你涉嫌蓄意谋杀、故意抛尸,怕受害人家属认出你,居然还企图诱逼一个无辜无知的女人当众自杀,弄断了高空防护栏,几次三番介入调查,企图误导警方,栽赃嫁祸给他人——赵浩昌,这些事现在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好说的?”骆闻舟说到这里,忽然抬眼一扫赵浩昌,嘴角痞气地一翘,突然流露出公子哥似的轻蔑嘲讽,稳准狠地冲着赵浩昌的心窝戳了下去。”

    陶然蓦地睁大了眼睛:“你是说他把何忠义外窗上的监控记录匿名寄给过王洪亮!”

    “虽然不知道何忠义为什么逃过了这一劫,但这确实是合乎赵浩昌逻辑的做法。”费渡远远地看见骆闻舟披着件衣服,正有些半身不遂地叼着烟走过来,就转头冲陶然一点头,“哥,别的事我也不关心了,先走了。”

    说完,他扶了一下眼镜,慢条斯理地往外走去,与骆闻舟擦肩而过的时候,他好奇地看了一眼骆队僵硬的站姿,十分彬彬有礼地问候了一句:“看您似乎有点腰肌劳损,上了年纪要注意身体啊。”

    骆闻舟:“……”

    他又好气又好笑,同时莫名觉得今天的费渡似乎比平时开朗了一点——也许是把捂出脓的陈年旧伤重新挖开的缘故,或许痛苦,或许鲜血淋漓,但总有机会重新愈合。

    “问你个事,”骆闻舟说,“你猜赵浩昌的全家是不是他杀的?”

    费渡万万不肯配合着好好聊天,连讥带讽地回答:“骆队,坑蒙拐骗、软硬兼施半天,你没有诈出赵家人是谁杀的?”

    骆闻舟后背疼得厉害,有点站不直,于是毫不客气地伸手按住费渡的肩膀,拿他当了人形拐杖:“我倒觉得不像,虽然我们家小乔儿说他保留了纵火犯的一条套袖,所以当时肯定在现场,不过我觉得最多是见死不救吧。一般来说,犯罪是有一个升级过程的,新手很少一上来就能有条有理、谋划得当地杀自己全家。”

    费渡一顿。

    骆闻舟一耸肩:“我没有影射你,我都道过歉了。”

    费渡面无表情地说:“你压住我头发了。”

    他说完一偏头,避开骆闻舟的狗爪子,十分嫌弃地伸手在自己肩头上弹了几下,飘然而去。

    “骆队!”一个刑警跑过来,“黄敬廉看见证据就懵了,把王洪亮他们那些事都交代了!”

    骆闻舟倏地转身。

    “还有陈媛案,黄敬廉说,起因是当时他收到了一个包裹,打开以后,发现里面是一卷拍下了他们整个交易过程的视频,他们认定了有内鬼,立刻开始查,一查就查到了陈媛身上藏的摄像头,才把她……”

    骆闻舟愣了愣。

    也许是赵浩昌的摄像头装得太隐蔽了,黄敬廉他们竟然把它漏了过去,也许是黄敬廉跟本没想到偷拍他们的人会用固定摄像头等着他们查,所以第一反应就是排查内鬼,无辜的女孩阴差阳错地成了何忠义的替死鬼。

    而那不懂看人脸色的莽撞少年也终于没能逃过来自沼泽的注视。

    “接着审吧,”骆闻舟艰难地伸了个懒腰,“看看到底是谁在二十号晚上给何忠义发了那条短信。”

    “是!”

    汇报的刑警转身跑了。

    骆闻舟在原地站了一会,沉思片刻,忽然觉得身边似乎有股味道,淡淡的,一丝一缕缭过鼻尖,旋即往更深的地方钻去,是到了悠长尾调的男用木香,闻久了,叫人胸口有点痒。

    骆闻舟四下找了找,最后抬起自己的手指,轻轻地闻了一下,发现居然是从费渡身上沾来的。

    “啧,”骆闻舟扫兴地捻了捻手指,一找到出处,他也不痒了,也不觉得好闻了,“瞎喷什么,浪费老子荷尔蒙。”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