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名士 > 第37章 古代三十七点都不友好:

第37章 古代三十七点都不友好: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对于王济这种“不高调会死星人”来说,哪怕是浪子回头,他也要浪的轰轰烈烈,浪的满城皆知,浪的摧枯拉朽!

    【……最后这个成语用的绝对不对。】

    卫玠怒视。

    【但用的很巧妙!】拓跋六修的话锋转的不要太快。

    谁说面瘫就不能狗腿的?这两种属性并不矛盾。相反,卫玠很吃这一套。每当拓跋六修一脸严肃、用他苏到不可思议的声音说些没下限的话时,卫玠的心都会变得痒痒的,如被羽毛尖轻轻划过,战栗心弦。

    “这、这还差不多。”卫玠慌忙的重回一开始的话题。

    咳,他舅舅的重点是浪子回头的“回”,不能“浪”();。

    在王济因为“一言不合就砍了自家二姐夫的李树”这个八卦,而重霸京二十四小时热聊第一之后,他就没打算再下来过。想要老死在那上面也容易,“知错能改、砍李赔园”这个梗,就再次为王济的蝉联打下了坚实基础。

    这阵名为王济的龙卷风,向整个洛京正式宣布了王济的王者归来。

    卫恒和他四弟卫宣逛章台、王氏与繁昌公主妯娌反目什么的过时新闻,早已经不知道被王济的八卦挤到了哪个犄角旮旯。

    赔礼临行前的早餐桌上,大家都看到了有所“改变”的王济。

    卫玠差点把酪浆喷出来。

    王济充分运用了他的颜值和财力,将自己打扮一新,如一个会行走的玉石架子。身为王钟两家的优良合资产品,王济的颜值底子放在那里,无论他怎么作妖,都挺好看的,但是……

    知道的,王济这是去赔礼道歉,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要去孔雀开屏呢。

    钟氏并王家的其他人,倒是挺满意王济这幅打扮的。因为在他们看来,又或者是整个魏晋的社会风气看来,打扮的越好看,才能越体现出对一个人的尊重。王济如此盛装,足可见对和峤的诚意。最主要的是,魏晋多颜控,王济这么好看,和峤自然不忍多为难。

    卫玠:这个逻辑我给满分,不怕你们骄傲。

    王浑王老爷子垂足而坐,看着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嫡子,心中一阵恍惚,他觉得他好像再一次看到了王尚还在时,那个令他和老妻都十分满意的次子王济,仅仅是从院中走过,就有带着说不上来的钟灵毓秀。

    王浑还记得那时他为自己能拥有这样一个次子,是多么的骄傲与高兴。他对老妻说:“生儿如此,足慰人意。”

    钟氏却与他调笑:“若我和参军(王浑的弟弟王沦)结婚,生下的儿子肯定不止这样。”

    无论回想多少次,王浑都觉得这段过去很有趣。钟氏总是这般敢说,他也从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因为夫妻之间最难的就是互相信任。他信钟氏只是开玩笑,钟氏信他一定不会怀疑她的玩笑。

    那个时候他们多好啊。

    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切就变了呢?对,王尚战死。曾经怎么看怎么优秀的次子,变成了怎么看怎么闹心的继承人。对待次子和对待继承人的标准,自然是不一样的。虽然王济顾及了妻子的情绪,从未说过,但他一直是很担心王济的不成器的,觉得他会就此垮掉。

    幸好,王济好像终于幡然醒悟了。他们还是等到了,不枉钟氏对王济那份殷勤的期待。

    王老爷子忍不住对老妻钟氏道:“你总是对的。”

    这话让餐桌上的人都面面相觑、匪夷所思,不懂王浑在打什么哑谜。唯有钟氏笑的如二八少女,重换生机:“我自然是对的。”

    之前王济只是不想做,一旦他决定做了,就会做到最好。

    因为王济这个人有个最大的特点,想得开。既然已经决定要学习竹子的精神,宁弯不折了,不开心是学,开开心心也是学,那他为何要选择不开心呢?他很快就为自己“为了家人忍辱负重”的伟大奉献精神,而得瑟了起来。对卫玠和他的两个庶子,发表了他最近的一个心得体会。

    话太长,卫玠懒得复述,一言以蔽之就是:没有什么舆论八卦,是搞个更大的新闻所压不了的,如果不能,那就搞两个。

    直到王济带着人敲敲打打的走了,卫玠这才忙问拓跋六修:“我阿娘和叔母的计划,是钓出幕后真凶吧?我舅舅把八卦压下去,还怎么钓?”

    卫玠实在是有些搞不明白这里面的逻辑();。

    拓跋六修虚空摸了摸卫玠的头,饱含深情的说了一句:【答应我,以后这种问题,一定要记得问我,不要问别人,好吗?】

    “为什么?”卫玠反应慢了一拍。

    ‘因为我不想让你别人笑话啊,又或者是破坏了你这几年无心插柳出来的神童形象……’内心戏很足的拓跋六修,却有个锯嘴葫芦似的寡言性格,到最后他说的也只有寥寥数语:【不把对方逼急了,怎么让那人自乱阵脚、浮出水面?】

    先给一个人无限的希望,在最后再撤走全部的可能,让他感觉到绝望,他才会由幕后的从容淡定,变成孤注一掷的亲自下场。

    卫玠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所以,卫家真正的完整计划应该是这样的:

    第一阶段:先推波助澜一番,让对方以为谣言已经甚嚣尘上、满城风雨。(已完成√)

    前些天,王氏与繁昌公主的卖力演出,让全世界都觉得她们肯定要与丈夫和离了。幕后之人说不定当时就已经在弹冠相庆,坐等收获了。

    第二阶段:找个理由,让对方觉得计划卡在关键处的时候,却要功亏一篑。(正在完成,进度50%)

    卫老爷子对这个环节,应该本来是有别的安排的。但是他没想到半路杀出个自带血雨腥风buf的王武子,在千里之外的北邙,就轻松用一个李子引动了整个京中的风雨。

    这样的巧合,自然要比卫老爷子的计划更加自然,也更加容易让对方上套。

    因为不管是对卫老爷子还是对幕后之人来说,王济都是意料之外的非自然不可控因素。王济以一记风骚的走位,成功占据了洛京八卦的半壁江山。没了八卦舆论,王氏和繁昌公主的面子保住了,她们还愿不愿意闹下去,这就不好说了,对吧?如果不和离,那前面那些苦心铺垫的一切不就白搭了吗?

    对方的计划十分清晰——诬陷卫恒和卫宣兄弟陷入桃色新闻,逼着王氏、繁昌公主在舆论下与丈夫和离,最后迫使卫瓘老爷子引咎辞职。

    在眼看着就要和离成功的时候,再起波澜,不和离了……你说对方着不着急?着不着急?着不着急?肯定着急啊!

    这一急,自然就要上蹿下跳。

    无数影视小说都教会了我们,不管是主角还是反派,一旦慌不择路的病急乱投医,跟着别人的节奏走,就很容易忙中出错。

    对方最有可能做的反击,就是如卫玠对王济的总结,想要掩盖一个绯闻,就需要搞个更大的绯闻出来。

    想要力压战斗力max的王济,造谣肯定是不行了,必须上真凭实据。

    真凭实据哪里来?仙人跳,找正妻捉奸在床。

    而对方最有可能选择的人选,自然就是已经在八卦中有过出镜、很容易让大家信服的的卫恒的“外室”。

    又或者可以这么说,卫老爷子在一开始对八卦推波助澜时,就是为了让这位进入幕后之人的视野。

    ……云来茶楼……

    “大人,怎么办?那王武子真的去给和中书(和峤)家赔罪了,带着王尚书(王戎)家李园的地契,和中书亲扫榻以待,亲自迎接();。二人握手言论的消息已经传了出去,根本控制不住。”一道黑影因办事不利,而跪在地上请罪,“说不定王武子与和中书一开始的李子之争,根本就是故意在做戏,为的就是压下京中对卫家的不利传言。”

    坐在包厢里的某位大人,努力摆出了一副打碎了牙和血吞的从容:“我倒是小看了这个王济。本以为他就是个万事不操心的败家子,没想到能为了他妹妹做到这一步。”

    不惜自毁名声,也要转移众人的注意力。

    不过也是啊,王济怕什么呢?的名声已经够烂的了,再毁一点,也不过是虱子多了不怕痒。等风波过去,他还是他放浪形骸的名士。

    “我们就这样算了吗?”

    “不!”杨骏忍不住狠狠地摔下了手中的茶碗,拍的震天响,“不能就这么算了,蛇拿七寸,必须一击即中,繁昌公主和王氏也不是傻子,能糊弄他们一次,不代表了能糊弄第二次。这次达不到目的,就是打草惊蛇,以后也别想成功了。”

    “那我们怎么办?”

    “我记得传言开始后,不是有个获罪的官妓,说是卫恒的青梅竹马吗?叫红袖是吧?你去想办法联系上她,问问她怎么才愿意承认自己一女侍二夫,又或者卫恒只是幌子,她真正的男人是驸马卫宣!最后让她和卫宣成为既定事实,让繁昌公主看见。”最重要的还是让卫宣和繁昌公主和离,王氏什么的能顺带上自然好,顺带不上就算了。

    “这个红袖突然跳出,来路不明……”

    “你傻吗?不会先去调查一番吗?如果是卫家安排的,顶多也就是最近这一两个月的事,他们总不能几年前就未卜先知到我要动手了吧?”其实不用查,杨骏就觉得红袖真是卫恒的外室。淫者见淫,他就不信卫恒真能那么干净,家里没有小妾不说,在外面也能忍住不偷腥。

    最重要的是,若红袖是假的,不能动摇王氏的地位,以王氏爱面子的性格,她是不可能闹到如今这步田地的。

    “大人英明!”

    ……王家……

    【你父亲的“绯闻对象”,早已经在勒马听风街,虚席以待了。】红袖当然是卫老爷子准备的,在得到《晋书》的那年,他就开始在着手布置这个完美的陷阱了。

    “等等,不对啊,你们既然都知道幕后之人是杨骏了,那还钓鱼给谁看?”直接neng死丫的啊!

    【自然是钓给需要的人看。】好比晋武帝。

    这就是计划的第三阶段了——让晋武帝看清杨骏的真面目。(正在准备中……)

    好比找繁昌公主去宫中哭诉,然后再安排个恰当的时机,让晋武帝看到杨骏私会红袖。后面就不需要他们说什么了,此时无声胜有声。

    卫玠皱眉:“那晋武帝也不会对杨骏怎么样吧?杨骏陷害的是我阿翁,又没害晋武帝。虽然有蒙蔽公主的嫌疑,但……说真的,叔母的重量,还不足以拉下一个晋武帝所仪仗的朝中重臣,特别是杨骏惯会拍马屁,晋武帝就喜欢这样的臣子。”

    亲贤臣,远小人。那是贤明的君主才能做到的,很显然晋武帝并不是这样的君主,他越老越喜欢听好话,烦苦口的良药。

    更不用说两个重臣不和、内斗,还能保持势力平衡。哪个皇帝没有玩一手天秤的好本事呢?

    【所以你舅舅准备了更毒的一计,保证杨骏翻不了身。而你祖父本来的打算只是在晋武帝心中埋根刺,日后再料理了杨骏。】

    “我更喜欢舅舅的做法。”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