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名士 > 第38章 古代三十八点都不友好:

第38章 古代三十八点都不友好: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魏晋定都洛阳,皇宫就叫洛阳宫。

    起名废的极致也不过如此了。

    洛阳宫内九龙殿,是晋武帝日常用来消遣娱乐的地方。由曹魏时期,著名的机械匠人马钧,于四十几年前,制作了引自芳华林之水的水转百戏,供皇帝消遣。前殿还放着由黄金打造的金龙、金凤,龙高四丈,凤高三丈。土豪的一点都不像是一个皇宫该有的样子。司马晋继承了曹魏的一切之后,扩建了洛阳宫,新添了奇花异草,变得更加土豪。

    世家贵族纷纷效仿,这才有了石崇、王恺斗富的西晋丑剧。后来王济也加入其中。

    时隔多年,当王济试着抽身而出,冷眼旁观红尘浮华时,他不得不说……真是闲的有够蛋疼的。

    如果让王济再选,到底是过穷苦但清贵的苦行僧生活,还是当个又土鳖又暴发户的豪强,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

    还是有钱好!

    王济这日会出现在洛阳宫,自然是应晋武帝传召。

    他那天刚与和峤握手言和,当天下午晋武帝就听到了消息,并在第二日与和峤对弈时,充满期待的问:“武子变了吗?”

    晋武帝很喜欢与和峤说王济,因为能共同用有王济这么一个难搞的亲戚,也算是一个不小的缘分。

    “未曾。”和峤落子,轻道。

    “哦?何解?”晋武帝有些举棋不定。不是因为在思考该下在哪里,而是在想王济。他记忆里的王济是个十分骄傲的人,属于那种在皇宫里也会傲然阔步、这辈子都不会道歉的类型。他道歉了,还不能说明他改变了吗?

    “因为砍李是他的真性情,送园也是他的真性情。陛下可还记得,二十几年前,武子与王家叔父的故事?”和峤点到即止。

    晋武帝依靠自己的记忆力慢慢回想起了王济与王湛的“大才得识”,那是有他亲自参与过的一个人人夸赞的过去,王济举贤不避亲,他善于纳谏、知人善用,终形成一桩美谈。往昔一幕幕闪过眼前,那时他正值盛年,君临天下,壮志酬筹;王济还年轻,翩翩少年,良才美玉;他们都是多么的美好,对未来有无限的期许。

    和峤静静的等待,给了晋武帝一个足够追忆的时间,人老了就爱这样,念旧又心软。等估摸着晋武帝差不多脑海里都是王济的好时,和峤才继续道:“武子就是这样的人啊,在他看来,被以理服人不丢人,死撑着不讲理才丢人。”

    “对,以理服人。”他和王济最后闹的那么僵,不就是因为他们没有好好沟通吗?他在气头上,王济也在。时间是治愈一切的良药。

    可是,想及此,晋武帝又有些踟蹰。因为他其实不是没有放下身段,想和王济何解过的。他甚至亲自去了北邙,王济也设宴款待。但是在宴会上发生了一些不愉快……

    有一道用十分珍贵的器皿盛放的蒸肫,味道鲜美,口齿留香();。晋武帝吃后很满意,便问王济,菜是怎么做的。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故意膈应,王济回答说“以人乳蒸之”。晋武帝一阵反胃,饭还没吃完就撂下象箸离开了。

    ……二人就这样不欢而散,再无相见。

    如今再想来,以王济的嘴贱程度,当时肯定是瞎说的吧?

    和峤也知道王济和晋武帝的这段不愉快,应该说全洛京好八卦的人就没有不知道的。而以和峤对自家妻舅的了解来看,王济不是信口开河的人,他更能是真的那么做了,只用来膈应晋武帝。因为据说,那道蒸肉,王济可一口没动过。

    “武子这回不会再不给朕面子吧?”晋武帝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他不介意再放下一回身段,这种事他对不少看重的老臣都做过,他怕的是他做了也没效果。

    他当然不会。要不怎么会重金请我当托儿?

    一个优秀的托儿,肯定不会说自己是托儿,极有职业道德的和峤提醒道:“臣听闻,常山公主也在京中。”

    “恩,阿楚(常山公主)确在京中,前几日回来时候,还来看了我。”晋武帝提起这个双目失明的幼妹时,眼神不自觉的就放柔了几分,以一种明明很得意却非要埋怨一下的语气道,“她因为二郎出京没能亲自迎接的事来和我请罪。我说兄子去看望姑母,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怎么能让长辈迎接小辈。阿楚就是这样,太过守礼了一些。”

    和峤在心里止不住的腹诽,常山公主要是真不守礼,她也不会有如今的地位。本一场很有可能会被人钻空子的风波,这不就被她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解决了?

    和峤想起了家中贤妻的话,王济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他背后那个不显山不露水的公主娘子。

    “陛下不如以请公主来宫中看百戏的名义试探一下。若武子有心,自会跟从。”

    “妙计,妙极!”

    王济果然选择了送常山公主入宫。无晋武帝的征召,王济是不能入宫的,他选择了等在外面。既可以解释为夫妻情深,也可以说是他终于退了一步。端看个人怎么理解了。晋武帝的理解就是这是王济和好的信号。

    于是,这才有了王济被黄门一并请入宫中。

    迎接王济的黄门是个老熟人,李公公,是在晋武帝前伺候了多年的老人,很有几分体面,对王济说话也十分大胆熟稔:“可是有些日子没见王大人进宫了。”

    “我算哪门子大人?”王济笑骂一声。

    “驸马爷怎么不是大人?”李公公很会说话,但彼此都心知肚明他所说的大人是怎么回事,王济很快就会官复原职,说不定还能更进一步,只看王济这回的表现了。

    “借你吉言。”王济示意将离上前,奉了一个福袋给李公公,“请你喝茶。”

    李公公一掂分量,更是眉开眼笑,虽说世家圈败家子多,但是那些人败家也只是败在自己身上,鲜少有像王济这么豪爽大方的。讲真,他大概是少数真心希望王济能回朝的人之一。

    后面的故事就不细说了,王济不想多提。

    反正就是那老一套呗,他和晋武帝上演了一出君臣相和,不计前嫌的把戏,晋武帝满足了自己以理服人的想象,王济得到了守护家人的力量。

    进宫前还只是个光头驸马的王济,出来时就已经是官复原职的骁(xiao)骑(qi)将军了。

    按照晋武帝的潜台词,骁骑将军只是个过渡,王济刚回朝,不能太惹眼,等过段日子,还有的升();。

    当日,晋武帝还设宴款待了王济和常山公主夫妇,宾主尽欢。待王济和常山公主告退归家,本显得醉眼懵惺的晋武帝,却再一次双眼恢复了清明,全然不负酒桌上的模样。他问李公公:“你可觉得武子是否是真心?”

    “这……老奴可说不好。但老奴今日见驸马可是吓了一跳呢,远看去时,还以为自己在做梦,怎么又看到了当年鲜衣怒马的王家二郎。近了才发现,驸马的样貌虽有变化,可是性格脾性几十年如一日,自然容易认错。老奴入宫时的师傅教过,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当年王家大郎战死,驸马被迫独挑大梁,那么难都不肯变,如今自然也不会变。”

    “是啊,他是不会变的。”也就是说,真的是自己以理服人!晋武帝更加满意了。他身边有太多的事情变了,每听到一个老臣去世的消息,他就害怕自己将是下一个。

    生命里能有王济这么始终一个不变的,自然是好的。

    晋武帝忽而有想起了王济出手大方的习惯,调笑问:“他给你了多少?”

    李公公如实把袋子拿了出来,摊开给晋武帝看,笑的毫无掩饰:“请老奴喝茶这点上,驸马爷也是没变的。”

    “嚯,可真大方。走走走,难得武子请客喝这么贵的茶,朕也定要来讨一杯尝尝。”

    “皇上想去哪儿喝?”李公公没有不从的。出宫这种事,不论是晋武帝,还是他之前的东汉魏晋的皇帝,都是很喜欢干的。

    “就,就,胡贵嫔前几日提过的云来茶楼吧,说是贵人云集,穷奢极侈,他弟弟都去不起,贵的很。”

    晋武帝微服私访云来茶楼的结果,就是听到了一桩令他心惊肉跳的密谈。

    云来茶楼果然是贵人云集,晋武帝看到了他的老丈夫杨骏杨太傅,胡贵嫔那个据说是来不起这里的从弟。奇的是,这两个看似全无关系的人,在躲过了众多眼线后,却进了同一间屋子。

    晋武帝的心,咯噔了一声。

    “想办法听听他们都说了什么。”一如常山公主对晋武帝的了解,这是个十分多疑的人,他看似对谁都情深意重,实则谁都没有真正相信过。

    李公公很有本事,又或者说当他亮出天子近宦的身份时,没有谁是不敢卖他面子的。

    晋武帝如愿以偿的旁听了三人的密谈。一开始的话题很“寻常”,就是杨骏问胡贵嫔的弟弟,他给他的那些“助兴”的药,红袖收了没?

    “收了,她说保证能完成任务,让繁昌公主捉奸在床。”

    繁昌公主和驸马卫宣最近在闹和离,这事儿晋武帝是知道的,他对此的态度就是没有态度,随繁昌公主高兴,反正理亏的不是他们。这会儿听到杨骏故意陷害,也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一如王济和卫玠的预料,他并没有太当回事儿。杨骏害的是卫瓘,又不是他。他需要做的顶多是事后多多安抚繁昌和卫瓘,惩罚一下做的有点过了的杨骏。

    但等晋武帝回宫后,在控制不住的与胡贵嫔来了一发之后,他多疑的性子开始发作了。胡贵嫔的弟弟有“助兴”的药,可以给卫宣用,那为什么不能给他用呢?

    如果他用了,那他被用了多久?

    杨骏是怎么说这药来着:“药性猛烈,易上瘾,早晚会掏空了他的身子!卫宣要是能死了,对卫瓘那老匹夫的打击肯定更大。”

    杨骏既然知道这药不好,那他知不知道,晋武帝也被用了药呢?当皇帝老丈夫,可没有当皇帝的外公舒服。最近这几年身体每况日下的晋武帝,陷入了深深地沉思。他这到底是病,还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