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名士 > 第39章 古代三十九点都不友好:

第39章 古代三十九点都不友好: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二舅怎么可能算的这么准?这又不是演电影,那些人也不是他手上的提线木偶,他怎么可能预料到每个人的印象,并让他们如他期望的走呢?”卫玠在听说王济做了什么之后,第一个表示了不信。

    而且,这个计划如果只是这样,其实也不见得会奏效。

    晋武帝只是怀疑杨骏有问题,无凭无据的,他又怎么会因为一个怀疑就处理掉一个重臣呢?晋武帝多疑,老了之后却又容易心软,这是个十分矛盾又致命的性格缺点。

    要是晋武帝真有魄力,能为了保护傻儿子而彻底牺牲其他儿子,那他死后也就不会有什么八王之乱了。

    【每个巧合,都是必然。】拓跋六修不是在故意装什么够深莫测,他只是有些心痒难耐,卫玠貌似终于不再那么盲目崇拜王济了呢。

    卫玠振振有词:“理性当粉,人人有责!”

    拓跋六修却没听清卫玠说了什么,因为他的注意力都被卫玠微微昂起的光滑下巴尖、以及微敞的领口露出的锁骨吸引了过去。他不得不开始在心中默念清心咒,这已经算是他的一个小日常了。他不断告诉自己,卫玠现如今还是个孩子,你不能当禽兽,哪怕你想当,你也没有那个条件当。

    整个世界都变得干净了许多呢。

    “喂?”

    卫玠冲着拓跋六修挥了挥手,结果……

    “你在干什么?”不知道何时出现的傻太子司马衷,双手托腮的看着眼前无论怎么看都白璧无瑕的卫玠();。他想着,仙人这么小就已经长的这般好看,日后长大了是要出落成何等风光霁月的模样呢?真叫人期待啊。

    “吓!”卫玠真的是被司马衷吓的不轻,好不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第一时间询问,“嵇大人呢?”

    卫玠真的很怕这是又一次走丢。

    “延祖在前面与姑父(王济)说话。”这回是卫玠想的有点多了,司马衷能来王家,自然是嵇绍领着来的,要不以司马衷的脑子,他根本不可能一个人就找到地址。上次他能稀里糊涂的跟着众人去摘李还毫发无损,已经算是所有人不知道积攒了多少辈子的运气了。

    卫玠点点头,放心了,嵇绍在就成。

    “你刚刚在干什么?”司马衷坐到了卫玠旁边,隔着小桌,侧着身子看卫玠。他的专注度其实蛮高的,最起码他很执着,不会轻易被人转移了话题。

    卫玠不信邪,再接再厉道:“殿下来王家做什么?”

    “找你玩啊,上次不是说过了吗?阿弟你记忆不太好哦——”

    上次在回北邙的马车上,司马衷确实是提过这一茬,但是并没有人答应他啊!这么自说自话真的好吗?

    “——所以,你刚刚到底在干什么?”司马衷充满期待的看着卫玠,好像还生怕卫玠忘了自己刚刚做过什么,很贴心的抬手学着卫玠的模样在空气里挥了挥,“你刚刚表现的就好像你对面坐了个人,好好玩。”

    真有人.但被傻太子占了位置.抢了注意力.目前很不高兴的拓跋六修,正在散发怨念光波。

    卫玠:下次谁再告诉我傻子好糊弄,我就拿司马衷糊他一脸!

    转移不了注意力,未免司马衷不到黄河心不死的问到真正的大人来,引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卫玠决定换个角度解决问题,他敷衍的哄劝道:“我在演自己擦东西啊。”

    “演?”

    “就是演戏。”

    “演戏?”

    “假装,懂?”

    “懂!”

    “……”你是复读机吗?卫玠的心有点累。

    “假装很好玩吗?”有向“十万个为什么”发展的太子牌复读机,咳,是司马衷同学,再次提出了一个新问题。

    当然不好玩,我又不是真的小孩子。但是眼睛一转,卫玠突然福灵心至,对司马衷尝试着道:“蛮好玩的啊,我体弱,只能待在家里,这是最适合我的游戏。不累,还有趣。基本就是和别人一起扮演不同的角色,体验当不同的人的乐趣。”

    “当不同的人的乐趣?”司马衷的眼睛都变成蚊香了。

    “呃,你好奇过嵇大人每天都在干什么吗?”卫玠拿嵇绍利诱司马衷。

    “延祖每天都和我在一起啊。”司马衷不明白他要好奇什么。

    “他晚上总要回家吧?休沐日也不会在东宫。你就不好奇他都在干些什么?不好奇那些事为什么会吸引延祖?”

    司马衷很好哄,因为他的智商是个真孩子,所以很容易被卫玠这个外表孩子内里……勉强算是个大人的人牵走鼻子走。司马衷试想了一下延祖不轮班跟在他身边的日子,好像确实是蛮想延祖的,他总忍不住问别人知不知道延祖在干什么:“那你知道延祖在干什么吗?”

    “我当然……”不知道啊,不过我可以编嘛,卫玠很不负责任的想到,“咱们来玩吧,你演嵇大人,我演,呃,我阿爹();。”

    “好。”司马衷其实只要能和卫玠一起玩,玩什么他都会很开心,“要换延祖的衣服吗?”

    “不用,如果你以后也有兴趣,咱们可以让婢子给做几套。今天只是试试,就假装咱们穿着他们那样的衣服吧。”

    “嗯嗯。”

    于是,当王济和嵇绍并常山公主一起来到卫玠的小院时,还没见到人,就听到太子一本正经的说:“卫大人,夏四月,江南郡国八地震;陇西陨霜,伤宿麦。(《晋书》原文)这可如何是好。”

    卫玠一本正经的坐在小案前,桌上摆了一堆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卷轴。他装模作样的看了半天后,然后又假装捋了捋他根本没有的胡子,最后才掐指一算道:“嵇大人啊,四月飞雪,定有冤情。”

    “噗。”王济终于忍不住了,他家妹子这是在玩哪一处啊。

    嵇绍和常山公主也皆忍俊不禁。

    卫玠和司马衷同时回头,终于看到了王济等人。真正的嵇大人正无奈的看着假的嵇大人,一脸“殿下你在闹哪样啊”的疑惑。假的嵇大人.司马衷脑袋上还顶了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充当进贤冠的玉石,一张圆圆的脸要多严肃有多严肃,特别认真!

    那一刻的尴尬,让卫玠毕生难忘。

    虽然司马衷没觉得这有什么可难为情的,还准备继续和卫玠演下去,但卫玠却已经跳起,躲在了石勒如小山一般强壮的身后,死都不肯出来了。

    是的,石勒也在,由于“剧组”缺演员,石勒并赵钱孙李四个婢子就都被分配了角色。

    几人已经玩了有一阵子了,大家都是演技派,渐入佳境。

    卫玠可以说是一手挖掘了司马衷的演戏天赋,司马衷在当自己的时候就是个傻孩子,但是当他演别人,特别是演嵇绍的时候,他却能把角色演活,很灵动。再长的台词都能记得住,还说的一本正经,绝不笑场。最主要的是,他特别的乐在其中,玩的很是起劲儿。

    卫玠……好吧,卫玠演他阿爹也演的蛮上瘾的。入戏之后,不叫他卫大人,他都不搭理你。咳,中二少年脑洞大,难免要幻想一些什么角色扮演。

    不过,自己私下里玩,和被家人看见,对于卫玠还是有很大不同的。简直难为情到爆啊,尴尬症都要犯了。他们不会觉得我是蛇精病吧?qaq

    王济当然不会觉得卫玠脑子哪里不对,先不说卫玠正处在一个干什么都是天然萌的小孩子阶段,只说王济自己就是个深度中二病,他又怎么可能没干过这种事呢?他小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和他哥演打仗的游戏,他总要当大将军。如今,他成了真正的将军,却发现根本没有小时候沉浸在想象里的那种冲锋陷阵的将军有趣。

    过家家这种游戏,真心是古今通用,中外皆准。

    见卫玠躲在了石勒身后,还没出戏的司马衷继续一本正经道:“咦?卫大人,你躲在你内兄身后作甚?”

    咳,石勒目前演的是王济,虽然一想到自家二舅笑的一脸憨厚,就让卫玠想发笑,但他还是决定让石勒上了,因为其他人根本不敢演王济,都太怂了,啧。

    王济黑了脸,他一开始还以为卫玠在演自己当了官之后的事儿,原来他是在演他爹卫恒吗?那个没出息的家伙有什么好演的呢?为什么不演他!他多帅啊!他是将军诶!怎么让那个胡人小子演他?他有那么黑吗?!

    常山公主却笑了,再也忍不住,因为她已经听将离给她耳语了目前的情况,她没见过石勒,但也能脑补出一个风吹热晒版的胡人奴隶王济();。想想也是蛮有意思的嘛=v=

    “不演了,不演了。”导演编剧制片人的卫玠不断对司马衷摆手。

    司马衷有点不想结束,因为故事还没演完,他们还要商量如何赈灾呢!江南八国地震啊!四月飘雪啊!虽然他不理解这些到底是什么,但听起来就很严重!他的人民还在等着他去拯救呢!使命重大!

    “那咱们换个角色继续吧?延祖和巨山(卫玠的爹)好像不管赈灾。唔,我演我阿爹,你演你阿翁吧?他们肯定管!”

    全场都震惊了,然后就赶忙上前拦住了脑洞太大的司马衷。

    ——太子你醒醒啊,演谁都行,但是你不能想不开的演你爹啊,你爹是皇帝,你身为太子在家演皇帝,你让你爹怎么想?等不及要篡位吗?!

    最后,好说歹说,才让司马衷决定演中书令和峤,卫玠……演他外公,王济踢开石勒,亲自下场演自己,嵇绍也舍命陪君子的演了一回自己。

    常山公主负责“看”戏,听的特别愉快,这还是她第一次不顾礼仪笑这么长时间,脸都僵了。

    最后,常山公主才想起来问:“你们怎么想起来玩这个了?摴蒱不好玩吗?”

    摴蒱是魏晋时代一个十分有名的室内游戏,有点类似于古代版的飞行棋,卫玠见枣哥和熠姐玩过几回,枣哥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祝他有生之年能赢过自己妹妹一次。

    “没有东西啊。”卫玠欲哭无泪。

    “我让二郎拿过来了。”

    卫玠看向司马衷。

    司马衷一脸无辜:“你没有问我啊。”

    “……”辣鸡太子,毁我名声!

    司马衷玩尽兴了,这才恋恋不舍的和嵇绍走了,并自顾自的与卫玠相约了下次的档期。

    卫玠:还想继续玩?呵呵[手动再见]。

    拓跋六修从头旁观到尾,也是唯一一个没笑的人,当然,他心里笑没笑,这个就谁也不知道了。反正他满意的得到了卫玠的夸奖:“好兄弟,一辈子!”

    【你培养司马衷演戏的目的是……】

    “你猜。”卫玠故意卖关子,他觉得他这辈子就没这么机智过!

    【做两手准备。你祖父能成功换个太子,让司马衷当闲王一辈子吃喝玩乐,这是最好的结果;但晋武帝眼看着就要不行了,你祖父的筹划时间还是太短,未必能成功。如果司马衷还是按照历史继位,那就让他最起码能在朝堂上演个像模像样的皇帝。】

    卫玠点点头,这个灵感来自于他以前无意中看过的一本小说《总有那么几个人想弄死朕》,里面也有个傻皇帝,是个特别敬业的演员。

    “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有可操作性吗?”

    【可以试试。】拓跋六修点点头,没说他其实暗地里早已经开始了对司马衷的改变。幻觉这个技能吧,他最近又开发了新作用。

    与此同时,晋武帝正在与从王家回来的儿子说话,细细询问他今天都玩了什么。在这个过程里,晋武帝再一次肯定了“儿子和卫玠去玩一次,就好像能聪明一些”的想法。虽然他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但是他还是鼓励了太子多去找卫玠玩。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