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名士 > 第40章 古代四十点都不友好:

第40章 古代四十点都不友好: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拓跋六修到底是怎么帮傻太子变聪明的呢?

    其实很简单,四个字——勤能补拙。

    傻太子只是智商停留在孩子阶段,他大脑处理问题的思路是不受影响的,就是偶尔有些过于天马行空,让旁人摸不着头脑,这才会觉得司马衷傻的可以。

    但是,如果不拿看待成年人的眼光去衡量司马衷,只是单纯把他当成一个孩子,那就很容易发现,司马衷的很多话其实不是傻,只是童言童语,有一套独属于自己的逻辑,有些时候还很是有一二偏才。

    【他能识字,却做不了锦绣文章;他会骑马,却成不了武林高手。因为识字和骑马只是基础,这些都是只要肯多学、多练就能会的。】

    就像是今天演戏背台词一样,司马衷天生的模仿能力,再加上后天的用心努力,让他看起来和正常人也没什么区别。

    卫玠点点头:“太子今天做的确实似模似样的。”就像是一个天生很有表演天赋的童星。

    其实,傻太子的这个特点,拓跋六修在北邙的时候就已经发现并试验过了。还记得司马衷在一夜之前就想通他走丢的事情吗?因为他连续做了一晚上同样场景的梦。

    一遍看不明白,就两遍,两遍不行,就三遍。

    反反复复,来来回回,司马衷终于还是看明白了那晚的局。哪怕后来拓跋六修让司马衷忘记了经历过的幻觉,司马衷在幻觉中积累的经验也是不会丢的();。所以当司马衷第二天早上醒来再回想昨晚时,才会觉得格外的思路清晰,一想就通,因为他的身体还记得。

    套用康熙的教育思路就是,读一百二十遍,背一百二十遍,默一百二十遍,再傻的孩子都能记住。

    晋武帝两次问司马衷,问的都是司马衷当天遇到的事,一次是他走丢,一次是在演戏,司马衷原原本本的讲给晋武帝,晋武帝从未听过司马衷口齿如此清晰过,便以为儿子变聪明了。

    好吧,从某种角度来说,司马衷也能算是变聪明了。毕竟基础教育大部分就是经验的积累。傻太子再天道酬勤也变不成高智商的科研人员,但要是让他死记硬背当个普通人,假以时日,努力一下,也不是不可能。

    “那我可不可以?”卫玠在听拓跋六修说完之后,脑洞大开。

    【你?】

    “对啊,我。你那个幻觉反正不影响晚上睡眠,不是吗?那我可不可以在梦中也学习呢?学习如何写赋作诗,熟读老庄玄学。”越了解魏晋,了解王济、王尚、卫瓘、卫恒,还有历史上的那个卫玠,卫玠就越觉得,他不能真的混吃等死。他不想辜负卫玠这个名字,他想让这个平行世界的后人也能够知道,卫玠除了颜值以外,还有比颜值更美的内在。

    【明明能靠脸吃饭,却偏偏要靠才华?】

    “……平时没事干的时候呢,多读书,少上网。”卫玠在现代的时候还没有什么感觉,等到了古代他才发现,拓跋六修这货比他更像是个网瘾少年,“啊,对了,你还没告诉我,舅舅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算无遗策呢。”

    【李公公是你祖父的人。】拓跋六修一句道破天机,当个谁都看不到的灵魂的好处之一就是没有他旁听不到的秘密。

    拓跋六修可活动的范围有了长足的扩大,之前是齐云塔,后来是卫府,如今是王府极其周边延伸的各个府邸。

    “这都能收买?”卫玠再一次确认了,他祖父才是站在智慧链顶端的不思议生物。

    拓跋六修撇撇嘴,有些不服气,如果他有身体他也可以为卫玠做到好吗?【公公最在乎的不外乎两样东西,钱,子嗣。李公公当年家里发大水,在逃难中失散,他辗转入宫当了太监,最恐惧的就是一生如无根的浮萍。你祖父替他找到了亲哥,并帮他设法过继了兄长的一个儿子。李公公又怎么会不肝脑涂地?】

    卫玠秒懂,越是缺少什么,就越想要什么:“不要告诉我,赵夫人的弟弟也是祖父的人。”

    拓跋六修摇摇头:【不是,她涉及到了另外一个后续环节,暂时就不说了。只说他弟弟,那是个烂赌鬼,引他输了钱,第二天他准想从杨骏身上再搞来更多的钱填他的窟窿。】

    “所以不是红袖要钱,而是赵夫人的弟弟在要。”卫玠其实也不蠢,脑子转的很快。他一开始也想过怎么制造这个巧合,却卡在了红袖这一步。因为如果是红袖要钱,那根本无法确保赵夫人的弟弟在什么时候去找杨骏报销。拓跋六修的解答,这才打开了卫玠的思路。

    不是赵夫人的弟弟说是红袖让他要的,就一定真的是红袖,也有可能是赵夫人的弟弟在假借红袖之口进行讹诈。

    “那怎么确定的是云来茶楼呢?”

    【其实你祖父和舅舅他们,只确定了赵夫人的弟弟会约杨骏去云来茶楼,他是那里的常客。至于晋武帝,其实是有其他安排的。只是……】

    晋武帝自己选了云来茶楼,效果更好。

    李公公当时一听,就特意安排了早一些的时间,确保了让晋武帝先杨骏与赵夫人的弟弟一步到达茶楼,让这个巧合显得更像是个巧合。

    【所谓万无一失,就是要想到了所有可能的变量,并准备好相对的应急措施();。】计划从来都不可能只是一个单箭头,会充斥无数变量,真正有本事的人可以控制这个变量,无论如何都能达成自己的目的,甚至更好的达成。

    卫玠点点头,他之所以要问的这么详细,是因为他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学习过程,学习这种环环相扣的布局思路,学习日后不要让自己踩中旁人类似的布局,以及……学习在不了解事情始末前不要轻易下结论,容易被打脸。

    “也就是说,我舅舅和阿翁其实也已经想好怎么给杨骏致命一击,让晋武帝不得不处理掉他了?”

    拓跋六修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他们准备搞个封建迷信。】

    “……什么玩意?”

    【不要小看封建迷信,它对古人的影响力比你想象的大多了。你不信,但有的是人信。你出生那年,晋武帝就因为连年灾祸,下过旨让朝臣给他上谏,这个提议至今有效。因为西晋的多灾多难,就一直没停过。你和太子玩过家家的时候,不是还说了吗?今年四月,江南八国地震。】

    “==再提下午的事翻脸啊,我跟你说,友谊的小船很脆弱的。”

    拓跋六修赶忙闭嘴,只在心里道,友谊的小船翻了就翻了吧,爱情的巨轮还在就行,我想变成老司机,跪求给个机会!

    咳,拓跋六修从善如流的说回了卫老爷子最后的手段:【你大概也知道的,八月十四那天,也就是前几日,有一场全国都能看见的流星雨。太史令(官名,掌天时星历,专业搞封建迷信)的解释是“星陨如雨,无留庶狱”。意思就是说这场流星雨预示着监狱不能留一般囚犯,晋武帝已经下诏让各郡国五年以下的罪犯遣返回家了。但是晋武帝不知道的是,九月,二十四郡国将会发生蝗灾。这两件事前后加在一起,操作得当,便能成为有奸臣当道,上天下了警示。】

    因为把流星雨解释为不能留囚犯的,便是杨骏的意思,他弟弟的儿子犯了事,惹的是大世家,杨骏也没辙,便想着借此机会名正言顺的放他弟子(弟弟的儿子)出来。

    这其实就是个隐患,卫老爷子已经掌握了全部的证据,就等着九月一起发难了。

    但事实上,其实不需要再等什么天机了,因为晋武帝已经把之前的灾祸都扣到了杨骏身上。

    还是和太子聊天,晋武帝听到了太子和卫玠的扮演游戏里的全部内容,那也帮他回想起了四月的那场地震。有关于繁昌公主的驸马卫宣的流言,最早可不就是从四月传起来的?再想到最近的星坠如雨,八月正是杨骏构陷卫恒、卫宣兄弟最严重的时候。顺着历史往回想,连年不断的灾难,可不就是始自于他封了杨芷当继后吗?!

    换言之就是,这些天灾很可能不是他这个当天子的惹怒老天了,而是上天在给他警示,朝中有奸臣不仅在残害忠良,还想害死你把持朝政啊!

    司马家的皇位来的不算多么名正言顺,曹魏的皇位来的也是名不正言不顺的……这让多疑的晋武帝最忌惮的便是朝臣、外戚做大。

    如果说一开始,晋武帝还在犹豫是不是自己多疑了老丈人,那么如今他基本就觉得自己破案了。

    杨骏实在是留不得了啊。

    正好就借着这次杨骏构陷驸马的事情,给他点脸面,让他乞骸骨自己告老吧。杨骏在朝堂上的人手可以慢慢洗去,反正西晋最不缺的就是能当官的世家子弟。

    真正让晋武帝为难的是,处理了杨骏之后,皇后怎么办呢?废了?晋武帝对第二任的杨皇后是没什么感情的,废立一点都不纠结。但他要考虑到太子的感受,他觉得他那些女人里,也就只有杨皇后,才能真心实意的对太子好一点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