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名士 > 第41章 古代四十一点都不友好:

第41章 古代四十一点都不友好: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杨继后亲子早逝,膝下无儿,自己又已经不能生育,太子司马衷是她唯一能够依靠的存在,按理来说,她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都会待太子极好。

    但是,谁让这里面还涉及到了一桩十几年前的陈年恩怨呢?

    杨继后没弄死司马衷就不错了,又怎么可能对他上心?

    咸宁二年,十八岁的杨芷被封了继后。因其与堂姐元后杨艳长的有几分相似,天生丽质,看上去温顺又美好,初入宫时很是得晋武帝新鲜喜欢了一段日子。不久后,杨继后就怀了孕,十个月后,生下了属于自己的亲儿子司马恢。

    杨继后初为人母,一腔慈爱之情都扑在了稚子身上,对见都没见过几面、又已经大婚有了太子妃的司马衷,自然就忽视到了极点。她以为有贾南风在,总不至于照顾不好司马衷。

    贾南风要是愿意,当然能照顾好太子,但重点是她不愿意啊。

    一旦继后有了自己的孩子,就会为自己的孩子筹划,把本就痴傻的太子边缘化。好不容易当上太子妃,还没享受两天就要给别人让位,这是贾南风所不想看到的局面。所以,她不仅不会照顾司马衷,还要故意让司马衷生病,让宫人把继后为了自己的孩子而不顾太子的事传的沸沸扬扬,让晋武帝看看,他娶了怎么样一个“好”皇后!

    司马衷果然病了,晋武帝为之震怒,彻底厌弃了杨继后不说,还下了死命令,让杨继后亲奉汤药、随侍在太子左右,直至太子好了才能离开。

    贾南风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也被晋武帝同样以照顾太子不利为由而禁了足。

    但贾南风却很高兴,因为这正是她计划里的一部分。她被罚闭门思过,自然也就有了不在场证明,证明她不可能杀了继后亲子。

    是的,贾南风目的不可能只是给杨继后找麻烦,她要斩草除根!

    这个面貌并不符合魏晋主流审美的太子妃,虽然没有长远的政治眼光,却有着极其丰富的宅斗经验,以及从生性好妒的母亲郭槐那里继承来的心狠手辣。她并不觉得对一个婴儿下手有什么错,因为她母亲就是这样弄死了她的几个庶弟,才保住了她们母女在府上的地位。不仅如此,贾南风还想办法给杨继后下了药,让她再没办法有孕。

    司马恢很快就死了,被追封为渤海殇王。但是追封的爵位再高又能有什么用呢?杨继后心想着,我的儿子已经死了,而我却还必须继续照顾生病的傻太子!

    杨继后那个时候其实也还没有特别恼恨司马衷,因为她觉得自己还年轻,以后肯定还会有孩子。她只是在心中对司马衷留了一根刺,觉得司马衷病的太不是时候,如果她亲自照料脆弱的亲儿,又怎么会令他夭折?

    真正让杨继后恨上司马衷的,还是她后来得知自己再没有办法生育();。

    由于司马衷的傻人尽皆知,也就没谁会想到杨继后的儿子和杨继后的身体其实是人为的。杨继后本就不算太聪明,又被贾南风的甜言蜜语和孝敬的金银细软迷了心智,觉得自己不能再有孕,皆是因为她月子刚过就要去照顾司马衷所落下的病根。

    其实哪怕真是如此,司马衷又有什么错呢?又不是他想生病的,也不是他要杨继后来照顾他的。

    但是杨继后不会这么想,因为她胆小,不敢怨恨晋武帝,自然只能迁怒于痴傻的司马衷。

    最重要的是,司马衷真的很傻,哪怕你这一刻对他不假辞色,下一刻只需软言软语的哄一下,司马衷就不会再计较了,实在是好敷衍的很。杨继后自然不会在司马衷身上下多大的功夫。

    以至于贾南风在东宫中作威作福数十年,不仅想办法不让太子亲近其他嫔妾,还残害了不少太子其他侥幸活下来的子嗣。

    执掌后宫的杨继后不可能不知道这些,但她却选择了为贾南风遮掩,因为她有了一种病态的在报复司马衷的快感。杨继后虽然怠慢司马衷,却并不敢真的对司马衷动手,她也是知道司马衷是她唯一的依靠的。所以杨继后只能利用精神胜利法来劝慰自己,你司马衷害的我不能有自己的孩子,你也别想有孩子!

    晋武帝因为觉得杨继后不可能不对司马衷好,便也就被杨继后糊弄了过去。

    至于当事人司马衷……他自己还是个孩子,对“自己的孩子”这种说法根本没有什么概念。他甚至闹出过儿子三四岁了,都不认得那是自己儿子的笑话。

    “真的假的?”卫玠从常山公主口中得知这个消息时,觉得不可思议极了。

    “当然是真的。”常山公主搂着卫玠,讲起了这桩宫中秘闻,虽然以后这些事肯定都会写在史书上,但在当下还是比较*的,因为晋武帝下了封口令。

    司马衷的庶长子叫司马遹,生母谢氏,本是晋武帝的才人。晋武帝这个脑洞帝,见太子成婚后却迟迟没有孩子,便以为司马衷不通人事,不懂床笫,就把自己的才人送给了司马衷。谢氏聪明,果然想办法周旋于贾南风的手段之间,有了身孕。谢氏怕遭到迫害,便求晋武帝让她又回了西宫,这才安全的生下了司马衷的第一个儿子。

    司马遹聪慧,自幼养在晋武帝身边,很得晋武帝的喜欢。不少人都因此编排说司马遹其实是晋武帝的孩子。

    但常山公主却觉得晋武帝只是爱屋及乌,那是他儿子成婚多年后,好不容易才有的长子。而且,晋武帝其实自己心里也很清楚,他的儿子不算太聪明(?),只是他不愿意亲口承认,便拐弯抹角的想要替儿子养出个杰出的继承人。

    有他和未来太孙的保驾护航,应该就可以护司马衷一世周全。

    而司马衷本人呢,却因为司马遹常年养在晋武帝身边,甚至不知道自己有个儿子。某日,司马衷与晋武几个年龄小的庶子一起玩,玩了半天,等晋武帝来了才被告知,这些晋武帝的庶子里,有一个是他自己的庶长子。

    卫玠听故事时的表情一直维持在“=口=”这样上,就再没变过,因为全程高能有木有,处处都透着匪夷所思的逻辑有木有!

    拓跋六修却在一边点了点头,肯定了常山公主的说辞,这就是西晋的历史,精神病人思路广,智障儿童欢乐多。

    【《晋书》上有,你有兴趣的话,晚上回屋我给你翻译。】拓跋六修说。

    “我告诉你这些,是希望你能知道,二郎心善,却也……有些糊涂();。”常山公主这话说的绝对算是p图p过了。

    司马衷哪里是糊涂,根本就是傻,真傻。

    “他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更何况其他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常山公主真的可谓是对卫玠操碎了心。

    她既希望卫玠能与皇室交好,却又希望卫玠能对司马衷有一定的防范之心,不是防范司马衷会害人,而是要防范司马衷的孩子心态。别因为司马衷最近总来找他,和他玩的好,就真的以为司马衷能有多好。

    在王家和司马衷偶尔为之的玩玩过家家,这个是可以的。但是真的想和司马衷亲近起来,那还是算了。

    拓跋六修:舅母说得对!只有我才能保护好你!

    “舅母不想让我和太子殿下出去?”卫玠终于反应过来。前几日司马衷来,在演过好几场戏后,便对卫玠发出了邀请,说他父皇在宫中给他布置了个真正的朝臣办公的地方,他们可以在那里玩。

    卫玠还在犹豫要不要答应这趟东宫之旅。卫玠并没有告诉家里人,但是全家却没有一个是不知道的,并且以常山公主为代表,都不想让卫玠答应。

    复日,太子司马衷又来了,他几乎已经算是王家的半个长期住客了。

    这天太子来了,却没急着和卫玠继续演戏,反而就像是蒲团上有钉子,屁股一刻也坐不住的扭来扭去,用自以为很小心谁都没发现实则谁都能知道的目光,“偷看”了卫玠好几次,欲言又止,始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卫玠耐心的等了许久,没能等到司马衷开口,便把话挑明了,帮助司马衷说出心中所想:“太子殿下到底要和我说什么呢?”

    司马衷黑白分明的眼睛甚至不敢直视卫玠,躲躲闪闪的,揉搓着自己的袍角,好一会儿才问卫玠:“咱们是好朋友吗?”

    “……是。”卫玠这话说的有些勉强,因为他确实把司马衷当朋友,但是好朋友……他觉得他和司马衷还没有到他和拓跋六修那个份儿上。

    是的,在卫玠看来,他和拓跋六修这样的亲密,才算是好朋友,他是他唯一的好朋友。

    清楚卫玠是怎么想的拓跋六修,在那一刻都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心塞。

    “那如果、如果……”司马衷的话更加磕磕绊绊的了,“如果我认识的人,伤害了你很喜欢的人,你会生我的气吗?”

    “是谁?”卫玠听懂了司马衷的意思,司马衷身边有人要害卫玠身边的人。他很冷静,知道自己不能发脾气,因为这样很容易引得脑子不灵光的司马衷误会,他笑着看向司马衷,还等着司马衷告诉他真相呢,“冤有头债有主。我们是好朋友,我又怎么会责怪呢?”

    司马衷却没有觉得庆幸,还是很愧疚:“是我叔公,他陷害你父亲与叔父,要逼你祖父致仕,呃,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害你父亲,你祖父要不当官了。但是父皇今日在朝堂上,发了好大的脾气,砍死了几个黄门,还让叔公闭门反省。”

    卫玠这才送了口气,原来是这事儿啊:“殿下您不会因为您叔公而生我的气吗?”

    司马衷一愣,黑人问号脸:“我为什么要生你的气?延祖说,是我叔公的错,害人是不对的。所以,这也就是我的错,我应该对你道歉,你别生我的气,好吗?”

    “好。”

    那一刻,卫玠忽然想明白了,司马衷不是对自己的孩子漠不关心,而是他根本不知道要对孩子表达关心,因为根本没有人教过他。就像是杨骏这事,嵇绍给司马衷细细讲了前因后果,司马衷就也是能明辨是非的,不是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