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名士 > 第43章 古代四十三点都不友好:

第43章 古代四十三点都不友好: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就在卫玠喜大普奔,准备张口对司马衷直说‘当然是你老婆有问题,分分分,赶紧分,马不停蹄的分!你会分吗?不会分我可以教你,包教包会!先学一月不收费!贴心的一键式服务!是您娶妻纳妾后的必备神技!’时,他突然发现了一个自己差点遗落的点。

    以司马衷不算灵光的脑袋,他到底是怎么一个人从东宫偷跑出来的?

    晋朝可不比汉代。汉朝时的皇宫是分开的,皇帝和太子住在城内不同的两处地方,分别为主,所以才会有“东宫”、“西宫”的说法。而自魏晋之后,两宫合一,洛京内只有一处洛阳皇宫,太子和皇帝住在了一个皇宫里的两个不同的殿内。但皇宫的主人只可能是皇帝,太子再想随意溜达就没那么容易了。

    所以说,司马衷出来时,晋武帝肯定有后手();。这后手很可能就在这小院中!到底藏在哪里了呢?

    卫玠的疑惑表现在一张唇红齿白的小脸上时,在旁人看来就是在因为司马衷的问题而苦恼。藏在暗处保护司马衷的人忍俊不禁,心想着,也是啊,卫家三郎早慧之名远扬,但再怎么聪明也就是个孩子,他能说出个什么子丑寅卯呢?

    拓跋六修看懂了卫玠眼神里的暗示,细细搜寻一圈,便从卫玠的小院里找出了n个影卫。

    影卫并不都是小说里来自作者的想象,艺术总要依托于生活。而影卫军团,便始自于三国时吴国的孙、乔两家,大多由身手灵活的年轻女子组成,对内守护主人,对外会成为隐藏在战场上进行伏击的影子。曾名噪大江南北。

    西晋灭吴后,影子军团就消失了。有传言说她们跟着吴国最后的一代君主孙皓入了京为质,也有传言说她们作为投降礼物为司马衷所用。

    如今看来,真正的结果是,司马衷也有自己的影卫,比吴国的要低调很多。而且,有可能是司马家的颜控症又犯了,这些影卫不仅是女的,还都十分的年轻貌美。但是作为内行人的拓跋六修,却敏锐看出了那身红颜粉骨下藏着怎么样的狠辣身手。

    【看来这是晋武帝借机对卫家的测试。】拓跋六修俯身,在卫玠耳边道。

    拓跋六修其实不需要如此说话,没人能看见或者听见他,但他还是想着这么做。因为某些卡在关键处没能做完的事情,就像是一把火,把他撩的不要不要的,都快欲-火焚身了。但某个放火的人自己却没心没肺的跑了,真想问问他到底有没有心!

    晋武帝真的的多疑,他不仅会怀疑杨骏,也会怀疑卫家。特别是在杨骏“告老”后,太子身边就再无人能制衡新晋的太傅卫瓘了,这让晋武帝很没有安全感。

    晋武帝有个人所共知的脑回路——真正能够依靠的只有自己的家人(他把他的儿子都分封了出去,手握兵马实权),朝臣都是豺狼虎豹。一个不小心,今天是他们司马家取代曹魏,明天就不知道是谁来取代司马家了。这简直是教科书般的做贼心虚。

    而晋武帝还有另外一个鲜为人知的“奇思妙想”——大臣不能太聪明,像他老丈人这种连阴谋诡计都搞的人尽皆知、根本不用防备的就最好了。

    普通人大概都会很难理解晋武帝,正常逻辑下,皇帝不都应该是选用有能力的贤臣来帮他治理天下吗?但是对于晋武帝来说,他宁可要个虽傻到政务不通、但好歹没本事和他抢天下的,也不愿意要一个比他心眼还多、分分钟就能取他而代之的。忌贤讳能,不外如是。

    但晋武帝大概不会知道,历史上正是他以为没什么本事的杨骏,最后把病重的他囚禁在皇宫里,联合杨继后、贾南风发动了宫变。

    【晋武帝如今大概正在为拿你怎么办而苦恼。】

    卫玠有救世主之称,也确实能让太子变得聪明一些,但与此同时,太子口中越来越多的卫玠说这样、卫玠说那样,让晋武帝听的心惊肉跳。对于晋武帝来说,任何一个人对太子的决断产生过大的影响,都不是什么兆头。

    恰逢贾南风一事,事发突然,晋武帝就计上心头,觉得正可用来试探卫王两家到底是否真心。他让太子以为自己真的偷跑了出来,实则派人在暗中保护、顺便旁听。

    【你如今才三岁,这样的你,如果也对太子直言赶紧踹掉贾南风,估计会让晋武帝觉得你小小年纪就心肠歹毒,要为家族排除异己。最后不仅不会成功,反而会起到反效果。他会改为扶植贾家和你们内斗。】电光火石间,拓跋六修就已经把前前后后的可能都分析了出来。

    卫玠止不住的一阵后怕。幸好悬崖勒马,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急吼吼的直言不讳。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亦有一得();。一个人蠢,却不代表着他会蠢一辈子。偶尔,晋武帝也会有一些暗藏杀机的手段。

    卫玠告诫自己:晋武帝不仅是傻太子的爹,同时还是司马懿的孙子、司马昭的儿子,他的智商有些摇摆不定。总能在傻逼和邪佞之间无缝切换。这种人最可怕,因为你根本料不到他什么时候会抽风,所以做事必须以谨慎为上!

    趁你病要你命什么的,还是要的,这一次必须让贾南风没有翻身之地。但是怎么操作,就要还个思路了。

    对司马衷一向是有什么说什么的卫玠,难得试着从孩子的角度,委婉的问了司马衷一个问题:“太子妃对您好吗?”

    这个问题的答案,无外乎能发展成两条线。

    [不好。]→[那还留着她干嘛?过年吗?]→[over。]

    [好。]→[您觉得她对您好在哪里?]→[您真的觉得这是好吗?]→[您其实也很清楚吧,这不是好,是利用。]→[别伤心,您会遇到更好的。]→[over。]

    卫玠的大脑开始啃哧啃哧的转动,他也想学他祖父和舅舅那样,成为一个算无遗策、决胜千里之外的人物。如今太子司马衷就是他的第一个练手对象,算是新手村任务,应该很好解决的,毕竟司马衷这么好哄。

    结果……

    出师未捷身先死。

    哪怕人老成精如卫老爷子、蛇精病到王二舅那种程度的人,其实也是不敢轻易去尝试和一个智商有问题的人谈什么逻辑缜密的计划的,因为对方的大脑思维,根本不在正常人可以揣测、预测的范围内。

    司马衷就是这样一个特例。他既没有说贾南风对他好,也没有说贾南风对他不好。他只是对卫玠说:“母后会不高兴的。”

    “啊?”卫玠不知道司马衷什么时候还这么听杨继后的话了。

    司马衷继续一字一顿的学话给卫玠:“我母后去世前,拉着我和南风的手说,要我们相互扶持,夫妻一场,要风雨同舟,才能其利断金。最忌讳大难临头各自飞。”

    “……”原来是元后。但是你醒醒啊亲,元后的意思明明是在告诫贾南风老实点,不是让你也听从啊。是个婆婆都会在儿子和儿媳【面前双标的好吗?你拿你娘要求儿媳妇的标准要求自己是要闹哪样啊?就贾南风做的这些事,够你母后被气活十几次了。

    不过,如果太子只是因为元后的话而想保下贾南风,反而更好解决。

    卫玠朝拓跋六修隐晦的看了一眼,拓跋六修此时正恢复警惕的模样,像是警犬一样保护在卫玠身侧,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从知道有影卫藏在暗处的那一刻,拓跋六修就神经紧绷了起来,并为自己以前的粗心大意而懊恼。他怎么能因为这里是卫家就放松了警惕呢?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明面上,卫玠还要对司马衷装为难:“这样啊?先后说的也对。若夫妻双方因为一方有错,就要休掉,而不愿意共同面对,这样又怎么对呢?”

    “是啊,是啊,南风不是别人,是我的娘子,我要保护她。”司马衷激动的拉起了卫玠的手,觉得再没有比仙人更了解他想法的人了。

    “可她也害死了您的孩子,那毕竟是一条人命。”

    “所以我才会左右为难。”司马衷偶尔也是能说对一二成语的,就像是小孩子也会语出惊人一样。只不过小孩子说成语会被表扬,司马衷这么大个人了只能偶尔用处成语,便经常遭到别人的耻笑。

    “唔,不如您去问问陛下吧?”卫玠假装像是想到了什么好主意,拍手道,“我遇到为难的问题,就总会找阿爹、阿翁拿主意();。”

    “就是父皇要废了南风。”司马衷皱眉,给了卫玠一脸“你怎么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呢”的无奈。

    “……”真正不懂的是你啊,殿下。卫玠硬着头皮开始胡诌,“那是陛下没有听到您说的话啊。陛下只想到了其中一面,您可以去告诉他另一面,让他权衡一下。陛下那么聪明,他衡量的结果,不就是最正确的答案吗?”

    “啊!还是小娘你聪明!”要说司马衷好糊弄,也是真的好糊弄。

    晋武帝在听到这一日的报告好,也终于稍稍放下了一些心,他觉得卫家果然还是忠心的,家教好,从小小年纪的卫玠身上就能看出来。

    有事就是应该找家长嘛!

    司马衷回来后,也果然求见了晋武帝,把话都说了个一清二楚。晋武帝为了满足儿子,很是努力的演了一番苦恼的戏,最后安抚的对他说:“你说的也有道理,给朕一些时间,再想想看吧。”

    “父皇英明。”司马衷见父皇对待这件事的态度很认真,便也就放心,不再担忧了,反正父皇总能两害较其轻的。

    他开开心心的回了东宫,开开心心的入睡,开开心心的“梦”到了他阿娘。

    暖阁的板棂窗下,学着太后衣着朴素的杨元后,正在一边哼着婉转小调,一边低头给丈夫、儿子缝制着贴身衣物。杨元后女工娴熟,哪怕贵为皇后也没放下这个技能,很喜欢给丈夫、儿子亲自做些贴己的物件,一针一线皆要出自于她的手。

    司马衷傻愣愣的看着融光中的母后,反而有些不敢上前,生怕把这幅他觉得最美的景色破坏掉。

    杨元后却没有顾忌,她抬头,仿若佛堂中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金身螺髻,玉毫绀目,她问司马衷:“怎么眼眶红红的站在那里?是有人给我儿委屈受了吗?不怕啊,母后帮你讨回公道!”

    有时候就是这样,没人问的时候还好,一旦有人问了,眼泪便会决堤,再也止不住了。

    司马衷一下子就扑到了杨元后的怀里,嚎啕大哭,像是一个受尽了委屈的孩子,把他这些年的思念与难过一并宣泄了出来。杨继后待他不好,他其实知道;贾南风嫌他笨,他也知道;赵夫人打着他母后表妹的名义,总想利用他,他还是知道……但是他能怎么办呢?他们也会对他笑,给他糖,是他唯一的亲人。

    “是母后相岔了,当年不该那么武断的教导你。家人很重要,但家人有时候并不是以血脉为准的,有些人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

    司马衷抬头看着他母后,不明白这是什么道理。

    “贾南风待你好,还是嵇绍待你好?”

    “延祖。”司马衷回答的抽抽搭搭,却十分果断,没有丝毫犹豫。

    “这就是了。”杨元后抚摸着司马衷的额头,极尽温柔,“对你好的,才是家人。忠言逆耳,良药苦口,有些人不顾你的意思,逼着你学习,这是为了你好。但有些人不顾你意愿,让你受尽委屈,却只是为了成全他们自己,这又怎么能是家人呢?”

    杨元后为太子细细分说了一整晚。

    待第二日黎明破晓,司马衷从梦中醒来时,便是又哭又笑,吓坏了得到消息的晋武帝。而等晋武帝赶来后问怎么了,司马衷却只是摇摇头说:“儿臣做了个梦。”

    “噩梦吗?别怕。”

    “不,是美梦。”他终于从那个困住他多年的、对母后的梦魇誓言里解脱了出来,不用再忍耐那些对他不好的人,他只对家人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