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名士 > 第46章 古代四十六点都不友好:

第46章 古代四十六点都不友好: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太熙八年,二陆入京,三张减价。

    三张,顾名思义,张家的三兄弟张载、张协和张亢,均以才华闻名于世,是太康文学的代表人物之三,西晋名士。

    二陆说的则是江南名士陆机与其弟陆云。后世一直以陆机和潘安为西晋诗坛的代表,比喻人才华横溢的成语“陆海潘江”,说的就是陆机和潘安,陆才如海,潘才如江。

    而西晋末期的陆机,他和弟弟陆云还只是个寻常的世家子弟,只不过他们是出身孙吴的名门望族,其祖是孙吴丞相,其父是孙吴大司马。吴国被西晋灭亡之后,陆机便与家人暂避吴洲吴县(苏州)老家,闭门苦学十数年,终以一篇评论孙权是如何建立吴国、孙皓又是如何以最快的速度毁了吴国的《辩亡论》,而名满天下。

    时值年迈的晋武帝为太子选官,二陆就与他们共同的好友名士顾荣,通过水陆两种交通方式换乘,一边游学,一边缓缓驶入了洛川。

    这个洛川,就是《山海经》中“灌举之山(今冢岭山),洛水出焉”的洛水,也是曹植所作的《洛神赋》里的那个“余朝京师,还济洛川”中的洛川。“洛阳城”便是因地处洛水北岸而得名。这时的洛阳是整个华夏的中心,驰道驿路,其直如矢,无远不达(引自度娘)。

    洛阳城拔地而起,高耸巍峨,洛水从城门下悠然而过,不会为任何人改变。它历经数朝,见过的坐在龙椅上的天子已经不知道换了几姓,而它却依旧还是洛川的斯水之神宓妃。

    日即西倾,陆机与阿弟好友三人,终于一起抵达了洛阳,他们在生长着杜衡草的河岸停船,感受着一年之春的草长莺飞、姹紫千红。一抹斜阳挂在西边,说落未落,仙女编织的晚霞散发着橙黄色的暖光。洛阳城还未掌灯,城门前依旧是车水马龙,繁华热闹。

    “原来这就是洛京();。”带着一口吴音的弟弟陆云开口道。

    陆机却觉得洛阳再繁华也不该如此:“一定还有别的原因。”

    “总不能是大家知道你陆士衡来了,便倾城相迎吧?”好友顾荣在一边开玩笑道。

    这边三人只是玩笑之语,那边厢刚巧也在同一天从封地与儿子一起回到洛阳的贾午,却在下人的吹捧中,真的有点飘飘然的觉得,洛阳的人从未有一天忘记过曾权倾朝野的贾家,不曾遗忘了她容貌过人的丈夫韩寿,不敢忘了她被赞誉为“文采可与西汉贾谊相比”的宝贝儿子贾谧。

    等贾午听到城门边有人拿这话开玩笑时,怒从胸中起,她的脾气不仅没有因为当年姐姐贾南风被废而有所收敛,反而因为几年来生活在儿子就堪比是当地土皇帝的封地,而被纵的气焰更加嚣张。

    贾午不识陆机,只听到了他们与雅言不同的吴音,当下便讥笑出声,说话也很是不客气:“蕞尔小臣,邈彼荒域。”

    这话和骂对方“乡巴佬”是没什么区别的。

    此时的陆机三人刚刚上岸,正负手而立,远眺洛阳。没想到人在路边站,祸从天上来,无缘无故便被一介妇人如此羞辱。

    如果是王济在这里,他肯定不会管对方是男是女的羞辱回去,不把对方毒舌到恨不能钻进地缝,决不罢休。

    而如果换和峤与卫玠遭遇此事,大概会一笑晒之,前者是大度,后者是懒得生气,这种人早晚会把自己作死,他又何必不成全她呢?

    但陆机三人既不是王济,也不是和峤、卫玠,他们从小受到的世家礼仪,让他们无法做出在街边与一个妇人发生口角的事情;但他们年轻气盛的心,又实在是忍不了被人这般羞辱,陷入了“说了小气、不说憋屈”的怪圈。

    已经二十多岁的贾谧,在安置好下人来接母亲时,正好就赶在了陆机三人积攒到无处发泄的怒气值的爆发顶端。

    这个历史上以贾谧和巴结他的人为中心十分有名的“金谷二十四友”,友谊还没开始,就已经濒临崩溃。

    陆云不愿意与贾午较真,却并不会放过贾谧,上来就是一顿你们家怎么如此不知礼仪的责备。

    贾谧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被人冷不丁这么说,内心十分的不痛快,本继承于父亲韩寿的好容貌也在戾气横生中被破坏殆尽,与陆云争锋相对起来。哪怕等后面知道了是他母亲又在惹事,贾谧也已经被话赶话挤兑的没办法再退半步。

    一个觉得对方是南蛮子,一个认为对方是毫无底蕴的乡间巨富。

    两方人马互相十分的看不顺眼,却因为要一起缓慢入城,而不得不继续忍耐,互扔眼刀。贾午重新上车后,坐在车厢里也是火气直冒,忍不住埋怨丈夫:“都是你没用,若你官职能做的大些,咱们还用在城门前磨叽,受那种小地方来的人气?”

    韩寿也出身小地方,没落世家,一辈子被妻子骑在头上,始终无法翻身。曾经贾家煊赫时,他会无底线的忍耐;如今贾家再不复以往,还被自己儿子继承了,韩寿……好吧,他还是只能忍耐,毕竟如今这偌大的家业还是姓贾,不姓韩,连儿子在人前不能叫他爹,而是要叫一声姑父。不过他也不会像以往一样捧着妻子了,他会一声不吭,假装没听见。

    被无视的贾午更加生气了,却也拿韩寿没有办法,只是说:“你变了。”

    曾经的偷香窃玉(因贾午和韩寿偷情而有的典故),变成了如今的相看两厌。

    韩寿还是不说话,贾午一边痴迷于丈夫的容颜,一边还是忍不住埋怨:“那么多人,肯定是来看长渊(贾谧的字)和你的,这么挤,真是一点都不会照顾人();。”

    终于忍无可忍的韩寿开口了:“闭嘴吧,不要再自作多情。”

    韩寿比始终沉溺在过去贾家风光里的贾午更加理智一些,当年贾南风做了那样的事,他们一家自请灰溜溜的离开京城,搬去了贾谧继承来的封地。好不容易等时过境迁,他们才敢重新回京,贾午哪里来的那么大的脸,觉得他们会被人争相来看?

    这些挤在城门前的人,当然不是来看贾谧和韩寿的。

    “也不是来看咱们的。”顾荣派下人打听到了消息后,就赶忙来告诉了陆氏兄弟,“据说是乐尚书、裴仆射等人共游洛水,即将而回,大家都在等着看呢。”

    乐尚书就是乐广,西晋清谈的领袖,一代美姿亦、善玄学的风流名士。

    陆机和陆云对乐广倒是感官寥寥,这是一种出身世家的子弟,对寒门天生的不屑一顾,哪怕乐广以一介寒门之身爬到了如今的位置上,在他们看来乐广也是万万不如其他世家出身的名士的。

    顾荣欲扬先抑,先说了乐广,就是为了在后面惊掉陆氏兄弟的下巴:“乐尚书还在其次,毕竟他已经上了年纪,你们可知这些人是在等着看谁?”

    “谁?总不能掷果盈车的潘安仁吧?”

    “还真让你说对了。”顾荣道,“名士同赏洛水,把臂同游的自然都是至交好友,子侄徒弟。连你们心向往之的名师张侯(张华)也在其中!”

    “!!!”陆家兄弟自持南方才子,对北方的名士大多都看不上,唯张华能让他们兄弟心悦臣服,他们这次入京的头等大事,就是希望能想办法拜见到张华。

    不过,再怎么样,这也是一群上了年纪的大叔了,怎么会引发交通堵塞?

    不等顾荣继续卖关子,那边衣轻乘肥的车队已经缓缓驶入了众人的视野,不用顾荣开口,旁边突然呼声震天的声音,就已经说出了最后的答案:“卫郎,卫郎,卫郎。”

    陆家兄弟这才意识到,谁家璧人的卫家三郎,就在那羊车之上。

    羊车,并不是羊拉的车,而是古代对一种装饰精美的小车的叫法,后世基本都变成了只有皇帝可以在宫中乘坐的车,但在魏晋时期,世家中年纪稍微小一些的公子也爱乘坐。金宝饰,紫锦幰,朱丝网。驭童二十人,皆两鬟髻,服青衣,取年十四五者为,谓之羊车小史。驾以果下马,其大如羊。(引自《隋书》)

    而《晋书》中则说过,卫玠总角乘羊车人市,见者皆以为玉人,观之者倾都。

    意思就是说,卫玠在六七岁的时候,在乘坐羊走上大街时,大家都以为他是玉人,倾城而出来围观。

    卫玠在看到这段的时候,很怕总是这样看来看去的,真被看死了,就一直在尽力避免在再古代添上这么“浓墨重彩”的一笔传说。

    但是……他躲过了总角,却没躲过少年。

    这日他老师乐广,还有枣哥的老师张华,以及自家舅舅和琅琊王氏的几位名士,一起趁着唇色正浓去洛水踏青,回来时也不知道消息怎么就走漏了,便有了眼前这一幕。

    陆云呆呆的看着卫玠的车从自己眼前从容而过,有些不敢置信的问自己兄长:“洛神显灵了吗?”

    陆机和顾荣都没回话。这世界上怎么会有洛神呢?只是有比洛神更美的人。披罗衣之璀粲兮,珥瑶碧之华琚。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

    真真应了那句“闻说羊车趋盛府,何言琼树在东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