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名士 > 第47章 古代四十七点都不友好:

第47章 古代四十七点都不友好: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呢?

    卫玠揽镜自照感慨道。

    说实话,连他都觉得自己这样说蛮不要脸的。但是、但是……是真的很好看啊啊啊!卫玠有些词穷,因为觉得这种好看是没办法用词藻来表达的。

    他只知道在他十岁生辰,当他如愿以偿的从他大方的二舅和公主舅母那里得到了一面清晰如光的变形四叶佛像鸟凤镜后,他第一次清楚的看到了自己这一世到底长成了什么模样,也是从那个时候起,他觉得他恋爱了,和自己,一见钟情误终身。

    有事没事,卫玠都喜欢拿出镜子来和自己打声招呼。

    卫玠身边不少人都是知道卫玠最近这二年培养起来的水仙毛病的,但他们完全没觉得卫玠这样有什么问题。相反,用取代了旧婢子阿孙的新婢子阿孙的话来说,我要是拥有三郎君这张脸,我也要天天看自己,这么美的容貌,只能别人看,自己却看不到,未免不太人道。

    一时间赞同者众,包括卫玠自己。

    拓跋六修毫不怀疑,如果有天他忍不住对卫玠告白说,我心悦于你,卫玠肯定会回答他说,好巧,我也心悦于自己(的脸)呢。

    不过,说实话,卫玠“喜欢”上了自己的脸,反而让拓跋六修的安全感空前高涨,因为再不会有人比卫玠这一世长的更好看了();。

    哪怕是潘安,毕竟他已经是个四十多快五十岁的大叔了。

    潘安搬出了暂住的和峤李园,有了属于自己的京中房产,他被和峤举荐重新入朝,如今辗转当了给事黄门侍郎。就是卫玠的阿爹卫恒以前当过的官职,正五品,级别不算高,却是个只有很得圣心的人才能做上去的职位。

    而自从当年李园一见,潘安和卫玠就特别“臭不要脸”的互相倾倒在了对方的颜值上,进而成为了忘年交。

    这次一众名士出游,潘安也是得到了卫玠的邀请,才有幸蹭了个热度。

    一同沾光的还有左思、刘琨和石崇。左思,就是那个因为写《三都赋》而被人竞相传颂,在太康年间引起了“洛阳纸贵”的左思;刘琨,则是“闻鸡起舞”的那个刘琨;石崇,自然就是西晋第一首富、古代十大美人之一的绿珠的丈夫石崇了。

    这四人与陆机、陆云一样,皆本应该是“金谷二十四友”里面的人物,如果贾南风没有被废的话。

    石崇甚至是核心人物中的核心人物。因为金谷就是石崇在京郊别苑的名字。历史上,他们依附于贾谧,形成了一个十分有名的文学政治团体,虽然有因为巴结外戚贾谧,而多被后事诟病,但谁也不能否认“二十四友”所创作的、高质量的诗词歌赋的总量,占了西晋文学的半壁江山,都是这个时代泰斗级的人物。

    可惜,由于贾南风的提前失势,贾谧再无可能成为这样一个文学团体所巴结依附的人。

    卫玠还曾和拓跋六修兴致勃勃的讨论过,谁会取贾谧而代之,是马上就要成为新太子妃的羊献容的弟弟,还是新后胡芳的族侄。

    结果……石崇却眼光独到的巴巴贴上了卫玠。

    一开始卫玠还没反应过来,毕竟他一直觉得,哪怕大家要巴结,也是巴结枣哥,那才是卫府正儿八经的未来继承人,不是吗?所以,在石崇通过曾当过他同事的嵇绍,而渐渐越来越多的出现在卫玠的生命里时,卫玠也只是奇怪了一下这个比他大了三十七岁、按理来说算是他高了一辈的男人,为啥那么喜欢请他和司马衷吃饭。

    不知不觉间,卫玠和傻太子的传统“游戏”里,就多了不少自愿前来的文人群演,不仅不要钱,还自掏腰包买角色,哭着喊着求试镜。

    当然,很少会有真的能加入就是了。司马衷这二年好不容易才稍稍摆脱了一些傻子的恶名,谁也不想因为走路风声而功亏一篑。

    而等卫玠渐渐反应过来,他貌似、可能、大概成为了新一代中最被看好的值得巴结的潜力股时,他已经习惯了石崇在看到他阿娘王氏、常山公主的马车外出时,狗腿到不忘对着尘土一拜再拜的模样。

    “习惯真的是个很可怕的东西啊。”卫玠今日才惊觉。

    但真正可怕的是,连卫玠身边的大人,都觉得这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他们游完洛水后回京,并没有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而是提前就包下了洛阳最贵的酒楼续摊儿开宴,花的自然就是石崇的钱。连大手大脚的王济,都用的毫无心理负担。

    “这样……不太好吧?”卫玠忍不住私下里拦下他二舅问道。

    王济甚至都没反应过来:“不好什么?你放心,有你和仲宝(枣哥的字)以及王家的几个小子在,我们肯定不招妓,就是一些歌姬、舞姬劝酒助兴而已。”

    卫玠都不知道该谢谢他舅舅为了照顾他还保持了底线,还是该吐槽他舅舅的底线竟然只是不在小孩子面前招妓。歌姬和舞姬都穿的辣么“清凉”,真的不会影响到青少年的生理健康吗?他真心不明白,为什么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好好的宴会总要整的那么色-情低俗();。

    “我是说不能让石安阳(石崇被封为安阳乡侯)请客……”

    王济这才懂了卫玠的担忧,先是恍然,再是哭笑不得,最后揉了一把卫玠的脑袋,朗声而笑,觉得自家妹子哪怕长大了,也还是很可爱:“放心大胆的花吧,你不花,他才会心里不安。反过来说,咱们花的越多,他越开心。”

    卫玠觉得这种说法简直匪夷所思,他反讽道:“他得了不花钱就不爽的病?”

    王济却很认真的点点头:“是啊,因为他钱太多了。他当年与国舅斗富,导致全国都知道他是大晋第一富,有的是钱。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卫玠把头摇的就像是拨浪鼓,吹弹可破的脸蛋因为激动变得更加白里透红。

    “意味着大家都想得到他的钱。”石崇的家世虽也小有名气,但继承家业的是他的哥哥,于他无关。他能有今时今日,全靠他自己那劫商致富而来的“勤劳”双手。眼看着晋武帝一年不如一年,日薄西山,羽翼渐丰的王八,呃,不对是八王蠢蠢欲动,石崇若是再不站队送钱,他的家产大概就要全部充公,成为别人的军资了。

    到底是舍弃一点点请客的钱,还是舍弃全部甚至包括身家性命,但凡有点智商的人,都会知道该怎么选才合适。

    卫玠也终于明白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聪明。”王济对卫玠满意极了,小时候玉雪可爱,长大了一点就透,不愧是他的妹子,“所以,为了让你的这位忘年交朋友放心,咱们是不是应该努力替他花钱?我最近看上一匹鲜卑拓跋的好马,他是不是应该给我买?”

    “好像是这个道理。”但卫玠还是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王济忍不住抬手,揉开了卫玠紧皱的眉头:“虽然无论小娘你怎么样都好看,但皱纹显老,答应舅舅,别学你爹未老先衰,好吗?”

    卫玠一双明亮的桃花眼,上挑看了一眼他舅舅,散发着强烈的不满,再叫小娘,翻脸!

    王济却在心里捂脸荡漾的想着,啊啊啊,我妹子怎么能这么好看呢,连生气都这么好看!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

    灯火辉煌的晚宴上,无外乎诗酒逐欢、丝竹管弦那一套。

    卫玠在老师乐广身边服侍,各种努力的刷着存在感,乐广这个历史上的岳父,在变成了老师之后,对卫玠也还是视如亲子,照顾异常。出门一趟,总要先问问卫玠的身体和心情。

    “京郊空气清新,身心反而舒畅。”卫玠这倒没有骗人,在还没离开京城时,他的心就已经飞出了几百里,因为他娘和舅母难得同意他出门一趟,当然,要带上123言情疾医才能出门。在洛川行船时,看着水天一色的景象,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放松了。

    王衍坐在一边,受拿一柄玉做的浮尘,笑看乐广与卫玠互动,觉得这二人老师冰清,徒弟玉润,真是再没有比他们更搭配的了。

    乐广是个长袖善舞的人,总能照顾到身边的人的感觉,他把王衍也拉入了话题:“你今天如何?”

    王衍笑着说:“裴仆射善谈名理,混混有雅致;张茂先论《史》《汉》,靡靡可听;我与王安丰说延陵、子房,亦超超玄著。”

    卫玠心想着,这样的自信自夸,也就只会在魏晋出现了,也就只有魏晋才能够接受文人如此自恋。

    王衍在说到最后,眼睛一转,看着卫玠又加了一句:“卫家小娘有好颜,楚楚又动人。”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