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名士 > 第50章 古代五十点都不友好:

第50章 古代五十点都不友好: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卫玠在得知了这场醉翁之意不“花”的“鸿门宴”之后,当即就表示要留在家里陪着卫熠,哪怕什么都不做,只是以壮声势,也总比让卫熠一个人去面对三姑六婆们来自心灵上的拷问的好。

    卫玠连台词都准备好了——我阿姊想什么时候嫁人,就什么时候嫁人。婚姻不能将就,次一等终究是次一等。等不来一个合心意的,还不如不嫁,我养她!

    结果,反倒是卫熠,却并不想卫玠留下。

    “我发现你胆子越来越大了啊,卫小娘,不好好跟着老师学习,反倒琢磨起怎么请假逃课了!说,谁把你教坏的?!”卫熠抬手,毫不客气的给了卫玠额头一个脑瓜崩,教训起弟弟的气势比王氏都像阿娘。

    在全家都把卫玠当一件精美易碎的瓷器时,只有卫熠不这么觉得。她更喜欢把卫玠当一个普通人,平常心平常对待。因为她觉得越是小心翼翼,反而越容易给卫玠造成压力,让他哪怕很难受了也不敢和家里人说。

    她曾私下里对卫璪说过:“小娘不就是生病了吗?有病就治,有药就吃,早晚会好的。这个神医不行,我会爬山涉水为找到更好、更高明的神医。”

    卫熠真的很像是女版王济,觉得人生在世不过短短几十年,如果不能让自己痛痛快快的活着,还不如不活。

    小时候,卫熠就偷偷带着卫玠做尽了她觉得小孩子应该会喜欢的事情,上房揭瓦,下河摸鱼。长大了,她就开始监督卫玠读书练武,努力成才,和别家兄弟姐妹的相处没什么差别。只是多了“盯着卫玠喝药”和“换着花样让卫玠吃下更多东西”这两个程序。

    富兰克林说过一句话:有的人二十五岁就死了,只是到了七十五岁才埋葬。

    卫熠就是典型的,坚决不让自己的心在很小的时候就死的了那种人,她不想自己活的如一口枯井,激不起半点涟漪。

    卫玠很喜欢和熠姐,很喜欢和她相处,觉得和她和二舅相处,是最放松的。因为在他的角度看来,他就是个正常人,从不觉得自己是个什么病人,他多方注意,也只是不想家人担心。

    卫玠积极为自己辩护:“我没逃过课。”

    这话是真的。卫玠生怕堕了卫家、乐广以及历史上卫玠的名声,这些年真的是拿出了比高考还要认真的劲儿在学习,寒暑不避、风雨无阻的上门求学。

    从开蒙至今,已经近七年的时间,连卫玠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他竟然真的坚持了下来。

    卫玠在现代的时候,其实是个三分钟热度,干什么事,一开始都总像是打了鸡血,但是还没到中间就萎了,都不需要等到结尾这件事就已经强行结束。

    当卫玠以为他这辈子都会如此的视乎,他终于在穿越之后,遇到了一件坚持了快七年的事情。呃,或者说是几件事情?跟着乐广通玄学清谈,在家里被各个长辈指点集众家所长的书法,在梦境中坚持不断的写了一篇又一篇的诗词歌赋。

    从一开始跌跌撞撞,思辨时漏洞百出,字体横七竖八竖,文章通篇不知所云;

    再到如今的……勉强入门,偶尔也能论赢一回乐广,所习之字终于得到了祖父一句尚可的评价,写出来的古文最起码不再不中不洋的了。

    这个过程中,自然也有过低谷,很多次,但卫玠却从未想过要放弃。

    因为他很理想化的坚信着“勤能补拙”,坚信着康熙老爷子的教育真理,读一百二十遍,默一百二十遍,他这个年纪的很多学识,其实还没有上升到需要拼天赋的高度。

    虽然卫玠有点没懂这里面的逻辑吧,但祢衡同学也算是一脱成名了。

    而裸奔的名士中最有名的,大概就是嵇康了。对,就是那个竹林七贤之一,嵇绍的爹,一曲广陵散天下皆知的嵇康。

    唐伯虎裸奔什么的,都是效仿嵇康而来。

    嵇康爱喝酒,喝到酩酊大醉,就喜欢披头散发的出去裸奔。

    从科学的角度来讲,喝酒容易让人觉得浑身发热,燥热难当了就要脱嘛。至于脱完出去跑圈,这个就属于个别的蛇精病行为了。最起码卫玠的二舅王济就没有这方面的嗜好,他喝醉了之后最喜欢干的事是引吭高歌,怪好听的。

    不过,魏晋时期确实是有很多名士爱这么干,也不知道是不是嵇康的名人效应。

    反正就家住世家名士扎堆的上东门的卫玠来看,“裸奔”在名士中还算是个高频词汇,时不时的就要发生一次。单卫玠看见过的,就不下三次。

    第一次是卫玠开蒙后,正式拜乐广为师,晚上下学回家,一个没注意,就看到一个白花花的*,带着一身挥之不去的酒气,从自己的羊车边风驰电掣的跑了过去。虽然对方快如闪电,卫玠也只是匆匆一瞥,却还是觉得万分的辣眼睛,简直要自戳双目。

    拓跋六修当下就反应迅速的用手握住了卫玠的眼睛,但……并没有什么卵用,该看的、不该看的,卫玠都透过拓跋六修看到了,简直毫无身材可言!

    咳。

    这天早上,在卫玠上学的库上,他看到了他人生中第四次裸奔。

    对方还是个卫玠认识的世叔,见到卫玠的车也不避开,反而大大方方的停下,上前打了声招呼:“这么早就去上学?乐令(乐广)还没下朝吧?”

    卫玠也已经学会了淡定以对,假装对方穿着衣服,恭敬又有礼道:“我先去等着老师下朝,总不能让老师等我。”

    “真乖巧啊。”对方笑眯眯的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正准备离开,忽然又想起一件事,“昨日我兄长与你说了吗?过几日请你们去王家的别苑赏花。”

    春天来了,万花竟放,这家赏完那家赏。

    而这位衣不遮体的世叔,正是出身王家,琅琊王,是王衍的亲弟弟,名叫王澄,比王衍还任诞百倍。

    “已经说过了。”卫玠点头,他真心不想和一个裸男在大清早起的贵胄之地当街寒暄,但是为了风度,他忍,很努力才压住了“春寒料峭,请世叔偶尔也穿上一身衣服吧”的话语。对方身上酒气冲天,天知道是喝到如今还没睡,还是已经醒了又喝醉了。

    “那就好。”说完,王澄就潇洒的挥挥手,快速奔出了卫玠的视野。

    卫玠坐回车内,刺激多了,也就不觉得刺激了,只还是忍不住问拓跋六修:“到底是我太封建,还是他们太开放?”

    到底是什么给了王澄如此勇气,能理所当然的、坦胸露乳的裸着和人说话。

    拓跋六修发自真情实感的表示:【以后密封性高的换个车吧?】

    “……好。”

    卫玠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以后我儿子要是敢裸奔,一定打他的生活不能自理。”魏晋这个时期实在是太魔性了,必须严防死守。

    拓跋六修的内心突然有些酸涩。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