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名士 > 第64章 古代六十四点都不友好:

第64章 古代六十四点都不友好: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贾珍提出问题后,都不需要卫玠开口,就有的是人帮他打抱不平。好比枣哥,也好比王济,甚至包括了王家几个与卫玠差不多同龄的孩子,他们不约而同的反问:“这有什么问题吗?”

    众所周知的,卫玠是捉迷藏之神。

    咳,请不要笑,虽然这个外号听起来搞笑又中二,但它是个事实。在捉迷藏这个游戏的领域内,卫玠就没输过任何一次。他当鬼的时候,没有任何人可以做到不被他找到;而换他藏起来的时候,他却可以做到(如果他愿意的话)让别人一天都找不到他。这是所有在京中与卫玠一起长大的世家子弟几乎都知道的事情。

    卫熠在第一回时提出让卫玠当鬼,所有的小娘子都很激动,因为她们每个人都知道,她们肯定会被卫玠“逮住”一回。

    嘿嘿,逮住。

    咳。

    所以,当第二回轮到卫玠藏起来时,找不到他,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贾珍故意提起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其实按照一般的思路,当贾珍故作单纯的抛出一个问题时,一般人都会不自觉的就顺着她的话,去开始怀疑卫玠的种种不对劲儿;但卫玠不是一般情况,任何套路在他身上都很少惯用。好比此时此刻,大家怀疑的绝不会是卫玠,而是贾珍为什么要在这种敏感的时刻提起卫玠?她是无意说顺了嘴还是故意为之?她是不是和卫玠有仇?

    贾珍见事情没有按照她所期望的发展,这才明白自己刚刚显得有些过于急迫了,努力挽救道:“我、我之前一直在封地,都不知道卫家的弟弟这么厉害的,是我井底之蛙了,希望卫家的弟弟能不要生我的气。”

    这是贾珍的惯用手段,拿手技巧,装可怜似的以退为进。

    哪怕对方心里其实不舒服,碍于面子也肯定会说“我不介意”。而当事人都发话了,其他人也就自然而然的没了斥责贾珍的立场。

    当然,贾珍也有遇到过说“我介意的”的直性子,想借此噎死她。

    但……其实那样说,只会让那人显得太过强势霸道。贾珍一哭,大家就会不自觉的开始同情起身为“弱者”的她,觉得多大点事儿啊,何必得理不饶人。

    更不用说卫玠还是个男的,就更不可能和贾珍一个女孩子计较了。”

    “什么?”王戎已经烦透了贾珍,怎么别人都没事,就她戏份多?她到底明不明现在的事情是裴家内务?她一个贾姓之人参合进来做什么?

    对啊,贾珍这么着急的参合进来做什么?

    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在王戎眼前缓缓打开。他第一次正式打量起了这个他之前从未仔细看过的小姑娘,她很努力的消去了自己与贾南风相似的地方,但王戎还是从她的眉眼间看出了贾南风当年的嚣张与戾气,那份心狠手辣,也算是世间罕有。

    “我好像在上午看见卫家阿姊跟着裴家五郎身边的几个人一起出去过。”

    “你说什么?”王戎的眼神变得锐利起来,贾珍这是见诬陷不了卫玠,就干脆把冒头指向了卫熠吗?

    “是真的,您相信我,我真的看见了,不信你找他们来问问!”贾珍其实也不知道卫熠是不是和这件事有关,但裴仲身边的人确实不见了,这是个事实,甚至有可能会成为她最后的翻盘希望。

    裴楷也是这才意识到,裴仲身边常年跟着的几个人确实不见了,如果他们在,不可能放任裴仲独自一个人在房内。

    卫熠耸肩,直接承认了,她没觉得这有什么好遮掩的:“是我把他们绑起来的。”

    裴修也适时的配合道:“是我请卫家六娘帮忙的。之前因为连累了六娘,我去亲自和六娘道了歉,六娘说事不在我,她只想知道谁在害我,进而连累了她的名声。我在知道是阿兄害我之后,就依照承诺告诉了六娘。六娘对我保证,她不会将裴家的家丑外传,并帮着我绑住了那几个为虎作伥的人,我本来是打算等晚上回府后,再把他们带到阿爹阿娘面前作证的。”

    裴修长松了一口气,很庆幸他的一念之差,没有让他假装不知道是他哥陷害他的这件事,要不那几个被绑起来扔在马车上的人就解释不清楚了。

    一切指向卫熠和裴修的话,都不攻自破。

    裴仲和贾珍不仅百口莫辩,还作死了自己。他们三番两次的针对,也让不少人都心里明镜似的明白了背后的曲折。裴仲嫉妒弟弟,贾珍想当广陵王妃,这种事情根本不需要猜,因为它们就是明摆着的。

    裴家把所有相关犯了错的人的嘴堵住,提前匆匆离开了,因为有些家务不太适合让外人知道,他们家今天丢的脸已经足够多了。

    贾珍也被他贾谧提前带走了。

    卫玠在回去的路上问拓跋六修:“你觉得他们会有怎么样的下场?我还以为会扒出来他俩之间有问题,然后裴贾两家结个亲,让这对作男作女互相祸害彼此呢。”

    拓跋六修叹道:【你太小瞧世家的恐怖程度了。】

    “总不能因为这种事就弄死他们吧?”卫玠觉得这不可思议极了。

    【需要我提醒你,你家当年也‘病逝’过几个人吗?】

    “……但是,但是,我们家当年是差点出了人命。”卫玠有些慌了。

    【他们怎么样,都不是你的错,记得吗?是他们先准备害的你和你姐姐。只是没成功,但你也不需要为了愧疚。以及,在这个年代,家族荣誉往往高过个人姓名。】当然,拓跋六修趁机给裴楷和贾谧的心里埋的种子也功不可没,不过这个卫玠就不需要知道了。

    “我舅舅也经常让王家很头疼啊。”

    【所以他被发配去了北邙近十年。而且他哪怕性格再乖张,他也是个名士,是常山公主的驸马。贾珍和裴仲又有什么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