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名士 > 第2章 古代两点都不友好:

第2章 古代两点都不友好: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太康九年,阳春三月。

    正是桃花与蝴蝶翻飞,黄莺共春燕一色的好时节。商贾云集,人烟稠密的铜驼大街,分开了京都洛阳的南北轴心。依《周礼》“左祖右社”的说法,夹街而建官署、太庙与太社,形成了全国最顶尖的权力中心。

    达官显贵的宅院,因此,便就集中建立在了东北角的建春门下。

    在这一片“高档住宅区”中,有一组布局为梅花形的东汉式住宅,依照八公品级的规制而建,进深五重,上下两层,附建园林,屋舍颇侈。

    这便是卫玠的家了。

    司空卫府。

    卫氏族人聚族而居。

    刚过了三岁的生辰,卫玠就拥有了一座只属于他的独立小院,楼阁亭台,假山池塘,无一不缺,无一不精。院内还配置了婢子老妇八人,书童仆役八人,奴隶数十人,前前后后三十几口,只伺候着卫玠这么一个小郎君。

    ‘祖父真的是廉洁的清官吗……’卫玠时常生出这样的担忧。

    如果说西晋清官的家眷都是这个排场,那贪官得奢侈成什么模样?怪不得都说西晋短命呢……这能不短吗?

    卫家二郎卫璪(zao)来时,就看到飞檐下的自家三弟,又摆出了这么一副“忧国忧民”脸。

    卫玠才三岁,只有三头身,却已生的唇红齿白,粉雕玉琢,小小、软软的一团,好似玉人般玲珑剔透,特别是一双会说话的点漆黑眸,又大又圆,就像是挂了霜的黑葡萄,不管卫玠做什么,都能形成一种天然萌。是目前卫家自引进王家的优秀基因后,产出的最优秀的合资产品。

    所以,哪怕卫玠在发愁,都愁的格外可爱。

    “三郎这是在想什么?”卫家二哥没急着和弟弟打招呼,先开口寻问了一下弟弟身边伺候的婢子。

    卫玠“想事情”时,不爱让人近身伺候的毛病,全家皆知。婢子小僮都很识趣,一早就退到了廊下,一个既不会扰到卫玠,又能时刻不离的看着卫玠不让其出事的距离。

    几个衣着鲜亮、款式统一的婢子,见到卫璪,先是齐齐行礼,然后才回了话:“三郎君说是要‘思考人生’呢();。”

    说完,几个婢子皆抿嘴一笑,没有丝毫做作的感觉,只有一股子从内散发出来的天真烂漫。这些婢子都是跟着王氏,从王家嫁到卫家的良生子,为仆不为奴,胆子大的很,连小郎君都敢逗趣,举止却不失礼,只一派落落大方的通透模样。

    卫璪也忍不住的跟着笑了。

    思考人生,确实是只有他这个弟弟才能说得出来的话,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想来的古怪说辞。

    卫璪比卫玠大七岁,已经是个十岁的小大人了。对卫玠这个一母同胞的幼弟,总是格外的关注与照顾,自觉这是身为长兄不可推卸的责任与义务,是甜蜜的负担。

    被“负担”了的卫玠同学,也终于发现了他亲哥。初春的朗日下,轻风徐来,桃花扑面。廊腰缦回上,大袖翩翩的陌上贵公子,褒衣博带,腰佩长剑。见卫玠看过来,黑发少年唇角向上,眼含笑意,此中的喜爱亲近之意自是不必言说。

    那就是卫玠这一世的兄长,卫璪,卫家二郎。

    璪,《礼记》有云,璪十有二旒。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说,用彩丝贯玉在帝冕前下垂的装饰。也就是美玉。基本上带王字旁的生僻字,都有美玉的意思,卫玠的玠也是如此。

    虽然卫玠在初次听到哥哥的名讳时有点囧,卫璪,喂枣,讲真,少年郎啊,给你起名的祖父和你真的没仇吗?

    不过那并不妨碍枣哥,咳,是卫璪同学,真的按照名字里所含有的期望,一点点的成长为了今日美玉一般光彩照人的少年。

    ——作为卫、王两家的第一个合资产品,卫璪同学的长相也是十分给力的。

    卫玠从小就喜欢亲近卫璪这个哥哥,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特别是枣哥还是个对卫玠很好的美人,兄弟俩的关系就更融洽了。

    卫玠一扫那点因为发现金手指也是文言文的小情绪,高兴的招招了不足成人手心大的小手,示意枣哥上前:“大兄来吃羊酪啊,二舅才着人送来的。”

    卫璪行二,不过那是按照整个卫家孙子辈的序齿情况排下来的。在卫玠这里,卫璪只是他的大哥。

    卫璪几步上前,与卫玠一同坐于廊下。看了看雕花小几上精美的羊酪,又看了看院内一片让人心旷神怡的向荣之景,自觉十分手痒,便戳了戳弟弟光洁白皙的额头:“你倒是惯会享受。”

    卫玠一直防着枣哥的“毒手”(全家都爱对他“动手动脚”),奈何年纪是硬伤,身手不及卫璪,被戳了个正着,不疼,但还是会怨念。只能利用精神胜利法,不断在心里默念,我灵魂比枣哥大,我灵魂比枣哥大,我不跟熊孩子计较,哼。

    卫璪却是越戳越上瘾,同样是被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养大,怎么弟弟就这般好摸呢?皮肤光滑有弹性,还带着绸缎般的微凉,手感十足。

    “二舅说这羊酪有润肺、止渴之效,做来十分不易。光选择合适的羊乳的工艺,就不下十道,熬煮时还必须让心思细腻的婢子专门看管,在最恰当的时机起锅、封存,才能有如今这雪腴霜腻、吹气胜兰的模样。舅舅那里也只有很少的一些,就送了大半过来,大兄快尝尝。”

    说是羊酪,其实在卫玠看来,就是布丁的祖宗,简直是吃货的福音。

    不过,卫玠对羊酪大赞特赞的理由,还是希望能借此来分散一下枣哥过剩的精力,不要再戳他的额头了!

    卫璪……其实并不好这种软糯的甜食,在弟弟两眼放光的对他介绍时,他只注意到了小孩子音清目润的可爱模样();。

    卫璪心想,有些说话晚的孩子,在自家弟弟这个年纪,都未必能说出完整的句子,真难为三郎能记下这么长的话,并全部说给了自己听。这幅急于献宝的样子,为的是什么?不就是爱吗!我的弟弟怎么能这么可爱!

    ——在小学生的年纪,枣哥明显想的有点多。

    卫玠:“……”怎么介绍着介绍着,反而起了反效果呢,掀桌。(╯‵□′)╯︵┻━┻

    卫璪最后也就意思意思的吃了一小块羊酪,一是因为他不好这口,二是因为他知道卫玠爱吃,既然难得,自然是要全部留给弟弟的。

    卫玠这才给了卫璪一个“小伙儿,你很有前途嘛”的点赞眼神。

    这大概就是胎穿的好处了,他能再享受一遍“在只剩下最后一块糕点时,全家都肯定会留给他”的美好童年。卫家人口简单,关系和睦,长辈们都很友爱小辈,这让深受小说荼毒,做好了为宅斗奉献终身的卫玠,在有些遗憾的同时,又有些欣喜。

    卫玠穿越前是独生子女,父母又早逝,一直都很向往能够再次拥有亲情。

    “不可总是劳烦二舅,知道吗?”卫璪见弟弟吃完心满意足了,这才斟酌着语气,以一种不会惹人厌烦的态度,对弟弟谆谆教导道,“二舅自举家搬去北邙后,一来一回京中需要差不多一天的时间,很是辛苦。”

    “我懂。”卫玠一板一眼的点点头。

    卫玠感觉自己回话时可认真了,可惜,枣哥却只看到了幼弟故作成熟,努力绷着小脸的可爱。萌点再一次被戳爆的结果,就是卫璪情不自禁对弟弟开始了新一轮的“蹂-躏”。

    卫玠终于怒了,奋起反抗,一边被揉脸,一边口齿不清道:“待阿娘、娘回来即告知。”

    换个说法就是,你欺负,我给你告我妈呀qaq

    枣哥却笑眯眯道:“你告吧,随意告,阿娘随皇后娘娘去西郊祭蚕神了。”

    三月初七,正是一年阳春好时节,万物芳盛,杨皇后亲下西郊,采桑养蚕,为天下表率。内外夫人及受封命妇百余人,熠耀景从。

    卫玠的阿娘卫王氏,就在外命妇之列。

    虽然王氏只是从了丈夫品级而被封赐的五品宜人,却也没有谁敢真小瞧了去。卫玠的祖父卫瓘,已官至司空,正一品,八公中的一公;外祖父王浑,是尚书左仆射,正二品,有望在明年升任司徒,八公中的另外一公。兼之卫王两家都是全国驰名品牌,咳,不对,是名门望族,身为王氏女,卫家妇,卫王氏还是很有几分薄面的。

    阿娘去陪皇后娘娘玩表面功夫了,这事卫玠是知道的,但他相信他娘很快就能回来,拯救他于水火,顺便为他“主持正义”!

    枣哥却不慌不忙,献上最后一击:“从西郊回来后,宫中肯定留饭,阿娘是要随四叔母和二舅母一起的。”

    卫玠的四叔母与二舅母都是当朝公主,一个是皇帝的女儿,一个是皇帝的妹妹。

    西晋开国不久,当今圣上最喜欢做的,就是拿妹妹、女儿与各个世家做政治联姻,用以抬高皇室在世家心目中的地位。卫家和王家就都有一个这样性质的公主。卫玠的阿娘摊上这么两个难伺候、高地位的妯娌姑嫂,却依旧能游刃有余,处的欢欢喜喜,可见手段非凡。

    不过,宅斗技能非凡,也是有好有坏,好比此时此刻,坑坏了儿子qaq。

    阿娘,你快回来,我承受不来……/(tot)/~~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