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名士 > 第66章 古代六十六点都不友好:

第66章 古代六十六点都不友好: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卫玠刚刚提笔没写几句,枣哥就来了。

    生活里好像总是这样,当你闲的发慌的时候,很少会有人找你去做什么,但是反而当你忙成狗、迫在眉睫时,旁的事情却总爱窜出来刷存在感。

    这个“旁的事情”往往都指的是枣哥。什么“阿弟,咱们出去玩吧”;什么“阿弟,我跟你说,城西的谁谁家如何如何”;甚至是“阿弟,你最近有点冷淡诶”,种类不一而足,却肯定会有一个鲜明的特色,总要出现在卫玠特别忙的时候。

    见枣哥在他写论文的最后关头又来了,卫玠真是一点都不意外。

    卫玠一边右手下笔如飞的写着拓跋六修告诉他的内容,一边抬起左手,对卫璪比了个安静的手势,目不斜视的道:“不管你要说什么,都请先听我说。我不关心,不好奇,不在乎。除非是地震失火等大事,否则我一!点!都!不!想!知!道!我说明白了吗?很好,从这一刻开始,咱们谁先说话谁是傻x!”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枣哥忍不住道:“开始了吗?”

    “……”卫玠用左手拍在了自己的脸上,不断告诉你,要忍耐,要忍耐,要忍耐,这是你亲哥,你亲哥,你亲哥。

    枣哥:qaq弟弟,你肿么了,弟弟,你不爱我了吗?

    拓跋六修越俎代庖:从未爱过,谢谢。

    卫璪见卫玠真的打定主意不和他说话了,赶忙开口解释道:“这次真的是很重要的事情,不骗人!”

    卫玠深吸一口气,放下笔,转身正对卫璪,将两袖的宽摆放下,正襟危坐,笑着歪头,学着王氏的温柔口吻道:“如果不是很重要的事儿,杀了你哦。”

    “!!!”你弟弟你学坏了你造吗?!

    “你还有半盏茶的时间。”卫玠开始给卫璪计时。

    卫玠真的很忙,虽然离交作业的截稿日期还有两天,但他不仅是要把底稿写出来,还要背会,流畅自若、好似演讲的那种烂熟于心的背会,明天去和卫老爷子面谈,后天正式拜访老师乐广。他真的没有多少陪枣哥玩。

    最后一句,下次绝对不能再拖延症了!

    拓跋六修看懂了卫玠的欲言又止,忍不住拆台道:【你每次在快完不成作业的时候,都是这么说的。】但是下次仍然会继续。

    卫玠假装他什么都没听到。

    “哦哦,是这样哒,我最近新认识了个朋友,两个朋友,不对,三个朋友,也不对,算了,无所谓。反正呢,在咱们被惩罚之前我就认识了这些朋友。”卫璪在一堆废话后,终于切入了正题,“他们家曾是吴国的郡望,为人才华横溢,此番入京是希望能够拜我的老师(张华)为师。但他们的年纪有些大,虽然说贤者为师,不分长幼,但他们成功的几率还是有点低。我已经答应了为他们引荐我的老师。”

    “我没找到我应该感兴趣的点。”

    “有你在的时候,我的老师总会更好说话。”枣哥鼓起了一张包子脸,他的老师喜欢他弟弟多过他,哪怕他弟弟拜了别人为师,他的老师也依旧喜欢他弟弟多过他,这个世界上还有比这更让人伤心的事情吗?

    “张侯给你收拾的烂摊子还不够多?”卫玠反问。

    讲真,张华那么多弟子,加起来闯的祸,大概都没有卫璪为了得到八卦而犯过的蠢多,张华对卫璪投入的关心绝对在其他人之上。】

    一连串头衔压下来,虽然卫玠还是不知道这是谁,但最起码他换了口风:“略有耳闻。”

    “所以咯,我相信他不是那样的人。”

    “……”卫玠真的完全不理解这个把文品当做人品的古代世界。不知道现代论坛上一句很出名的话吗?总有那么几个极品能写出超越他们人品的文章。

    卫家兄弟刚刚准备停当,要出门的时候,事赶事,傻太子司马衷也到了。

    “殿下您……”

    “今天不是说好了一起玩吗?”司马衷记得很清楚,因为之前卫玠被罚关小黑屋,他一个人玩的一点意思都没有。

    “……”卫玠完全把这事给忘了,还是拓跋六修救场,让卫玠找到了对太子的解释,卫玠道,“今天我们不玩‘演戏’,我带您去见一个很有趣的人。”

    “怎么有趣?”

    “边走边说吧。”

    “好哒~”司马衷很少会有拒绝卫玠所求的时候。

    在一阵兵荒马乱的出门忙碌中(因为有太子的加入,很多东西都要重新准备),卫玠已经从拓跋六修那里把陆机的弟弟陆云的典故听了个一清二楚,正好可以学来,绘声绘色的哄傻太子。

    陆机的弟弟陆云其实也是个少有才名的人。

    好吧,介绍这些魏晋名士时,几乎就没有不带“少有才名”这个词的,包括王济在晋书里的评价都有一句少有才名,天知道为什么有名的人小时候都必须要显得与众不同一些才行。不过,陆云是真的厉害,十六就已经就被推举为了贤良,在吴国。

    陆云虽然才华不及他的兄长陆机,却也有自己的特长,最会写短文。

    卫玠表示,就冲这点,陆云这个朋友,我也交定了!

    咳,说陆云有趣,是因为陆云有个旗帜鲜明的特点——笑点低。笑点真的特别低,毫不夸张。“我听说,陆士龙有次行船过江,穿着麻衣,看见自己水中略显古怪的倒影,就笑了起来。前仰后合到甚至导致他掉进了水里。”

    “……”

    司马衷说了句老实话:“我不知道他的倒影到底好笑不好笑,但我觉得他因此掉进水里肯定更好笑一些。”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卫玠再次感慨了一句,魏晋多奇葩啊多奇葩,“所以,您有兴趣和我去见见他笑点到底有多低吗?”

    “好啊,好啊。”看热闹什么的,这是中华传统“美德”。

    拓跋六修已经对卫玠保证过了,这次二陆拜访张华一定会很有看点,最起码史书上确实是这么写的。

    卫璪坐在一边,本来一开始还以为卫玠说的“略有耳闻”只是句客套话,没想到卫玠是真的了解,看来答应的在事后为二陆引荐他弟弟成为朋友的事,有着落了呢。他保证以后绝不再胡乱答应人了!

    拓跋六修看着眼神躲闪的卫璪,开始思考去一个问题,是不是该想办法让善于作死的卫璪同学出京“历练”一番了。玉不琢,不成器啊。

    卫璪不着痕迹的拢了拢衣领,怎么感觉突然背脊一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