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名士 > 第8章 古代八点都不友好:

第8章 古代八点都不友好: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两方人没有怎么寒暄一会儿,就准备分道扬镳了。

    毕竟贾午一直在强压怒火,她真的很不喜欢王氏,继续说下去,她就指不定要干出什么了。

    王氏也有自己的小脾气。以大局为重,她可以忍耐贾午幼稚的挑衅,但那并不代表着她就会有多喜欢看贾午的黑脸,所以她也想早点分开。最重要的是,她来齐云塔是为了儿子的身体,可没空和不喜欢的人浪费时间。

    话不投机半句多的两个母亲,就这样欢欢喜喜、如释重负的开始了道别。

    两个儿子就有些舍不得了。

    好吧,准确的说,“不舍”这种情感是属于贾谧小朋友单方面的自我认知。

    卫玠其实不太喜欢这位贾家的小郎君,因为刚刚聊无可聊的他们,最终聊到了和贾谧一般大的卫家二郎,也就是卫玠他枣哥。

    作为年岁一般大的权臣公子,贾谧和卫璪不可能不被比较。贾谧比他娘争气,没有彻底被枣哥比下去,卫璪善诗,贾谧好赋,功课在不相伯仲之间,又都是面冠如玉的小郎君,还曾被戏称为洛阳双壁。他们之间本不应该存在什么冲突的……奈何贾谧的语气里多多少少还是带了些自己更好的自得。

    作为卫璪的亲弟弟,卫玠自然不可能喜欢贾谧这种自视甚高的聊天方式。他枣哥两米八好吗?有谁能比枣哥好?卫玠第一个不服!

    于是,在贾谧被他阿娘近乎是扯着离开时,卫玠用尽了全部的自制力,才没让他心中“喜大普奔”的情绪表现在脸上。他只是很客气的应付了一下对方的告别语,类似于“嗯嗯,改日一定一起出来玩”,“你要是有空也欢迎你来卫府找我”之类的敷衍常用句();。

    在王氏眼里,就是看着儿子很认真的在挥别新认识的小伙伴。她不由有些忧从中来,贾家和卫家的关系……可不甚美妙啊。

    好吧,不只是不甚美妙这么简单,准确的说,两家早晚要你死我活,彻底掐死一个才算完。

    卫玠要是真与贾谧交好,未来该有多伤心啊。

    不过,紧接着王氏就发现自己想多了。当贾谧再没办法回头看过来时,卫玠一扫脸上的不舍难过,反倒是多了一种“终于客套完能松一口气了”的庆幸。小小年纪就演技一流,差点连王氏都骗了过去。

    但果然还是年幼啊,王氏戳了戳儿子如破了壳的熟鸡蛋般的嫩脸蛋,想提醒他演戏一刻也不能松懈的真理,没看净检法师还在旁边的台阶上站着吗?

    净检法师,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受戒的女尼。她的具体年纪已不可考,只观面相应该还是很年轻的,肯定不会比王氏和繁昌公主大多少,但她身上由岁月沉淀下来的通透气质,却是王氏和繁昌公主这个年纪的人所很难拥有的。那一双早已看破世间红尘的双眼,不具备任何侵略性,只留下了温柔如水的宁静智慧,一如她的法号,明净,检正(端正的操行)。

    作为轰动了整个洛阳城的第一名尼,净检法师在西晋顶级贵女圈的任何贤媛面前,都是很有一二薄面的。也因此,她很明白什么时候该假装没听见、没看见。

    在卫玠看过来时,净检法师只是笑了笑,以后也不打算说什么。世外之人就该有个世外之人的样子。

    她亲自引着王氏和繁昌公主一行人上了齐云塔。

    齐云塔是个四方形的密檐式砖塔建筑,有十三层之高。虽然魏晋时期就已经有了多层建筑的概念,但十三层什么的还是远超了这个时代的局限想象,看上去格外的高耸入云,被不少人视为神迹。

    每一层的南边都开了一道拱门,可以登高远眺,将远处谷地的绿意尽收眼底。

    净检法师带着众人直接上了最顶层,她边走边解释,那盏“卫玠”灯已经被挪到了齐云塔的最高处,取义离天最近的地方。由太上长老亲自诵经挪的,祈福的晨钟声响彻整个白马寺,那盏长明灯这才没有出现又重新回到原来地方的怪事。

    不过此时卫玠的注意力,已经没办法再集中在什么挪不挪的灯上了,因为……

    ……十三层真心不是那么好爬的!

    其实早在众人上第一层的时候,婢子阿李就已经蹲身,作势要抱起卫玠了。她是四个侍女中骨架最大的,据说带有一些胡人血统,一个顶俩,日常负责的就是卫玠的一应出行。

    不过卫玠拒绝了,他还不至于弱到这种程度,而且适当的运动反而对身体更好。

    王氏倒是一直很担心幼子的身体吃不消,有心从旁劝上一劝,最后却又因为想到虔诚的问题,而把话又艰难的咽回了肚子里。只一个劲儿的盯着卫玠,但凡卫玠面如傅粉的白皙小脸上表现出丁点的不适,她就会立刻让人去抱起他,不管他愿意不愿意。

    齐云塔的内部是个无梁殿建筑,就是钟乳形的拱券屋顶,很有泰姬陵的感觉。据净检法师说,这是根据从天竺来的高僧的意见,结合当年流行的风格创造出来的独特建筑。

    连国门都没出过的卫玠,怎么都没想到,有一天他会在古代感受到异国风情(==)。

    塔内的中间是一个中空的竖井,就像是很多恐怖电影里都会出镜的那种,能在第一层就看到最顶层的塔刹底部。陡峭的楼梯蜿蜒盘旋而上,再没有比这里更适合营造被变态杀人狂追杀、手脚并用不断向上攀爬的恐怖气氛了();。

    咳,四周充满了岁月痕迹的心室,和各种庄严肃穆的佛像壁龛,及时刹住了卫玠的脑洞,

    一行人走走停停,在上到第五层时,卫玠终于驻足。他还是能分得清轻重的,拥有一个患有轻微心脏病的壳子,他不可能为了所谓男人的面子而不要生命。

    顺其自然的冲婢子伸手,意简言赅:“抱。”

    七娘早在上第三层时就已经被婢子抱了起来。

    净检法师其实一直都在暗暗观察着卫玠的表现,见这孩子没有面露什么艰难,不是走到一半后后悔了,而是真的量力而行的早有计划,更是觉出了这卫家三郎的不凡。

    在上到第七层时,净检法师问卫玠:“敢问这位小郎君,何为‘温柔’。”

    温柔一词最早出现在《管子.弟子职》中:温柔孝悌,毋骄恃力。所以,虽然温柔听起来是个很现代化的词,但其实那早就是古人玩剩下的了。【喂

    卫玠在婢子阿李香香软软的怀里愣了好一会儿,这才反应过来,净检法师问的是刚刚他对婢子说的“要温柔待人,才会被世界温柔以待”,一时有些囧然。他哪里知道什么温柔不温柔的,他刚刚的脱口而出,完全是上辈子在微博上看多了心灵鸡汤,觉得应景便顺嘴拿来说了,连词句的准确度都不敢肯定。

    可王氏是很信服净检法师的,卫玠不敢在法师面前胡说,只能在仔细斟酌片刻后,尽量模仿着他这个年纪的孩子所能表达的上限,挑着净检法师大概会喜欢的模式回答道:“温柔就是善啊。”

    净检法师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是继续问:“那何为‘善’呢?”

    “……”法师,你这么聊可没朋友!

    幸而,被逼到极限的卫玠,在最后一刻福灵心至,灵光一闪道:“上善若水。”

    这话出自老子的《道德经》,玄而又玄的东西,却也最符合魏晋轻儒崇玄的社会风气。卫玠要是和净检法师说什么孔子论语的,王氏第一个就会怀疑他这是从哪里听来的,但要是卫玠说老庄,便没那么多麻烦了。在“贫学儒,贵学玄”的带动下,卫家以及有资格和卫家走动的世家子弟,上上下下都爱把老庄挂在嘴边,连枣哥平时都爱拽几句“道可道,非常道”。被卫玠听去个三瓜两枣,实在是再正常不过。

    “大善!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净检法师对卫玠笑的更加和善了。作为出家前的太守之女,她自然也是读过老庄的。事实上,西晋时期的佛法传承,正在依靠玄学打入上层贵族圈,随便一个得道高僧,都是玄学辩论的高手。

    卫玠努力没让自己表现出“你说了个啥”的懵逼脸。因为他其实就知道“上善若水”这四个字,还仅限于表面意思,至于净检法师说的那一串……对不起,没听过。

    幸好,净检法师还没有凶残到再让卫玠做名词解释,只自顾自的觉得卫玠很有慧根。

    对方“眼瞎”至此……让卫玠还有点小激动呢。咳,这可是卫玠第一次感受到只有穿越小说的主角才能有的待遇——被得道高僧另眼相待。虽然另眼相待他的是个尼姑,可那也是中国第一尼姑!这绝对是个了不起的成就!

    王氏和繁昌公主见到卫玠和净检法师的互动,也都很开心,觉得这就是卫玠冥冥中注定的缘分。

    一个十三层的塔,众人上了差不多有小半个时辰。

    毕竟一行都是女眷,本身体力上就不如人,再加上西晋流行的嗑药流的病态审美,能坚持做到这一步已经十分不容易了。

    卫玠中间主动要求换了好几个婢子抱,他现在的体重就跟一桶花生油似的,抱着他上塔可一点都不轻松();。七娘有样学样,也要求着婢子们轮换了好几次。虽然即便他们不要求,这些训练有素的婢子也能把他们抱上塔顶,并且手会稳稳的不让孩子感受到一点颠簸。但毕竟这些婢子也是人,她们也会累,能轮换着休息一下,自然是好的。

    净检法师在暗中连连点头,觉得卫玠的赤子之心实在难能可贵。心善其实不难,难的是如何在自己不亲身经历的情况下,也能体会到别人的辛苦,去有智商的散发善心。

    “小郎君日后必会好人有好报的。”净检法师最终这样对王氏道。

    王氏心中一阵熨帖,觉得再没有比净检法师更会说话的人了。一般人对王氏夸卫玠,总会说这孩子龙姿凤章、芝兰玉树,他日必成大器……但其实这些并不是王氏想听到的,因为卫玠的身体,王氏宁可幼子普通一些的长命百岁,也不想他功成名就却英年早逝。

    但偏偏卫玠早早的就显露了卫王钟三家孩子早慧的特点,慧极必伤,情深不寿,这一直是王氏不敢与人说的内心最深处的恐惧。

    所以当净检法师说卫玠会好人有好报时,王氏比听到任何夸奖都开心。她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起来,洋溢着母性的柔美光辉:“他已有兄有姊,所以我一向是不求他什么的,只希望他能在家族的庇佑下当一世的富贵闲人,我就心满意足啦。”

    在王氏与净检法师说话时,卫玠正在和七娘嘀嘀咕咕的咬耳朵,谈话里的重点是解释齐云塔的蛙叫之谜,力求能尽早树立小姑娘正确的世界观。

    “回声你知道吗?就是你在山谷里喊话,会听到声音再次传回来。”

    七娘老老实实的摇了摇头,不要说回声了,她至今连山谷都没见过。

    “呃,反正就是你去一个空旷又不算空旷的地方喊话时,你的声音就有可能会反射回来。至于反射是什么……你就理解字面意思吧,弹跳之类的。齐云塔会有蛙叫,就是回声的重叠。你拍手的声音,有一部分会沿水平方向传播,在它碰到塔身的时候,第一层塔檐就会把它反射回来,然后是第二次、第三层以此类推,齐云塔一共十三层,每一层都会相继把声音反射回来,这种聚焦现象,就形成了一种复杂的综合回声……”

    七娘一脸有听没有懂的模样,大脑已经彻底短路。

    卫玠无奈,只能采用最简单粗暴的一招:“总之呢,刚刚那些不是真的青蛙叫,只是你拍掌的声音,记住了吗?”

    “记住啦。”七娘很给面子,果断又干脆。

    因为从一开始她就没相信过什么蛤-蟆精,她连蛤-蟆精是什么都不知道。

    =口=无知真的是福啊。

    卫玠能知道蛙叫之谜,当然还是因为他当时度娘白马寺的资料时,错眼看到的。他对此印象深刻,因为解开这个蛙叫之谜的,是洛阳中学一群不满十五岁的孩子。

    小孩子真的是很可怕的存在。

    就在卫玠准备养成个凶残萝莉的当口,他终于发现了那盏写着他名字的长明灯的与众不同之处。他怔愣在原地,看着灯前的人,有些分不出现实与虚幻。

    大脑里快速划过一串弹幕:齐云塔的蛙叫之奇很好解释,但另外一奇——有关于挪不走的卫玠灯,就真的没办法解释了。

    因为……

    那灯上正悬浮的飘着一个只有卫玠能看到、其他人都看不到的、珍珠白色半透明灵魂,着盔甲,配剑戟,面容坚毅,英武不凡。

    那是一个与卫玠好久不见,他在现代就认识的亡灵。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