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名士 > 第71章 古代七十一点都不友好:

第71章 古代七十一点都不友好: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早早到了鸿鹄楼的,其实还有一个人——欧阳建,他是石崇的妹子(外甥)。

    在卫玠认识了石崇的第二年,石崇为卫玠介绍了欧阳建。因为那一声“这是我的妹子”,瞬间就拔高了卫玠对欧阳建同学的好感度。

    欧阳建如今二十来岁,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有一个巨富舅舅,一个开国元勋的外祖,还有一个特别小说男主的姓,他的性格也不像是他的名字那样“寓意丰富”,他历史上也曾是贾谧的“二十四友”之一,但可惜的是……他并没有因此就开启什么酷炫的人生,他缺少男主的命格。

    想必很多现代人都不会知道欧阳建是谁。

    你猜怎么着?

    古代也没多少人知道他是谁。

    但人形度娘拓跋六修却偏偏知道这个冷门的知识,在一年前卫玠刚刚认识欧阳建的时候,他就为卫玠介绍了欧阳建:【他提出了古代唯物辩证的观点。他的作品,是中国哲学史上,唯物主义路线中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哇哦……这话由你说出来,连‘违和感’这个三个字,都不足以形容我此时此刻的感觉。”

    一个古代的武将,张口唯物,闭嘴哲学,到底谁才是现代人?

    拓跋六修无奈,俯下身,直视着卫玠的眼睛道:【我也想等你说出来,但很显然你并不知道。我真想知道你高二上政治课学哲学的时候,到底学了什么。】

    “……我深刻研究了穿越古代的主角,必会的四项基本制造技能,玻璃,香皂,水泥以及火药。”

    【那你还记得哪个?】拓跋六修环胸挑眉。

    “呃。”卫玠开始绞尽脑汁的回想,具体制造过程真的是一个都想不起来,但有的没的科普知识他倒是知道不少,好比,“玻璃!对,我还记得玻璃。

    “其实在公元前,就已经有玻璃了,只不过不是透明的,而是彩色的。战国、西汉的很多陪葬品里,都能看到有色玻璃制品的身影。

    “中国有,西方也有,据说(重点)公元前(重点)的亚历山大城,就是西方一个十分重要的玻璃生产城市。公元四世纪左右,也就是咱们此时所处的这个时代,玻璃就已经被古罗马上应用在窗户上了。

    “不过貌似西方和东方玻璃的化学前缀不太一样,西方是怎么来的我不知道,但东方是一群道士炼丹搞出来的周边产品,就像是火药一样。这个时代的玻璃,一般应用于……冒充珍珠、玉石之类的造假业。应该就这些了。”

    卫玠把他能回忆起来的一股脑都说了。

    简单来说一句话,想靠玻璃惊为天人什么的,还是快醒醒吧。在你自认为玻璃对于古代来说一定很值钱的时候,我们的老祖宗已经开始用玻璃骗人了。

    骗子和妓-女,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古老的工种,并且寿命悠长。

    【事实上,在《北史》里就有“自此,国中琉璃遂贱,人不复珍之。”的说法。这些都是西方的舶来品,甚至包括制造技术。

    还有什么会比欧阳建更适合卫玠的人呢?

    【裴頠(wei,三声),裴秀的儿子,裴秀是你打姨夫裴楷的从兄,也就是说,裴頠是你姨夫的从兄子(侄子),他反对何晏的贵无论,提倡崇有论,注重现实,不喜欢现在放达的风气,是崇有派的领军人物。裴頠如今任右军将军兼职国子祭酒,就是国子学的校长,你可以想办法把他从国子学挖角到太学。】

    祭酒也分很多种,好比国子祭酒和博士祭酒(这是一个词),前缀不一样,指责就不太一样,前者比较类似于校长,后者就是年级主任,或者不同院系的院长。

    裴頠是另外一个“在唯心主义中,坚定的走唯物主义的”的小清新。

    当然,裴頠的思想也不是没有弊端,好比他一直在试图论证封建等级制度的合理性。

    但是,是人就有好有坏,用好裴頠,他就是比杀人刀还要快的文人笔。裴頠和欧阳建同样都对中国古代哲学起到了极大的推进作用,要是他们能搭配工作搭配好了,说不定可以擦出不一样的火花。

    不过,想这么多也没用,因为卫玠很难把裴頠从国子学挖到太学。但是,谁说一定要裴頠在太学,对卫玠才有用呢?卫玠会慢慢合计一下裴頠的正确用途的。

    在卫玠日常和欧阳建聊了几句近日的心得体会,潜移默化的让他朝着唯物辩证论的大道撒丫子狂奔之后没多久,其他的人就也陆陆续续到了。

    没人敢让卫玠久等的。

    呃,除了卫璪。

    卫玠请了陆氏兄弟,自然需要卫璪这个中间人作陪。他还是老规矩,先去找了陆氏兄弟汇合,然后再三人一起前往鸿鹄楼。时间上比卫玠给的请帖上晚了不是一点半点。

    连爱笑的陆云都笑不出来了。

    陆机在想着,真棒啊,前几日他们差点得罪了张华,今天又要得罪卫玠了。——他们的洛京之行什么时候调成了地狱模式?!

    “安心啦,我阿弟脾气很好的,只是晚一点而已,他不会记仇的。”卫璪倒是心很大,他觉得卫玠应该早就料到他会迟到了,毕竟卫玠走的时候,他还在家里午睡,好吧,是下午睡,管他呢。

    “还、还有可能记仇?”娇小的陆云一脸惊悚。

    “怎么可能。”

    卫璪刚说完,就听到鸿鹄楼后院的腾云驾鹤苑里,传来冷冷的一声:“记住了,今日赶你出去的是我,卫玠,卫家三郎,王武子是我的舅舅,和长舆(和峤)是我的姨丈,我看见你一次打你一次,我就是这么记仇,不信你可以试试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

    陆氏兄弟一起看向卫璪,说好的不记仇呢?总不能是他们听错了吧?那个哪怕生起气也十分好听的声音,确实是属于卫玠的啊,他自己也报了他的大名。

    卫璪则回了陆氏兄弟一个不明所以的表情,他也不知道阿弟什么时候这么霸气侧漏了。

    等看到被赶出来的人是谁时,卫璪顿悟了,和济,和峤弟弟和郁的儿子,就是那对脸大如盆想要继承和家财产没成功,后来又拼命打压和清的人父子。

    卫璪笑着对陆氏兄弟说:“别担心,别担心,一场误会,这个应该算是我们的家事。”

    陆氏兄弟更担心了,连家人都不放过?!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