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名士 > 第14章 古代十四点都不友好:

第14章 古代十四点都不友好: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卫家的下仆发现,自白马寺一行之后,自家三郎就变得更喜欢独处了。

    而卫家的大人们好像也有意的纵容了这份孤僻,以卫玠患有心疾、需要平心静气为由,不许任何人无故上前打扰。连贾府的郡公爷贾谧三番四次的邀约,也都被卫家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贾家小郎上门拜访,仅止步于前厅,连卫玠的面都没见上,只得到了与贾谧同龄的二郎卫璪的全程“热情”接待。

    “这是何故?”婢子们凑在一起时,难免不八卦,即便卫家管的再严,也堵不住悠悠之口。

    “大概是不想居心叵测的人靠近三郎君。”有人猜测道。

    “居心叵测之人?”

    “你不会还不知道吧?现在外面盛传,咱们家三郎君是仙君转世,注定要辅佐一代明君开创盛世的人物,就像是项羽、吕布那样的大英雄。唯恐天下不乱的小人也肯定都知道了,万一他们想提前暗害郎君怎么办?当然要预防一二。”

    “真的啊?你从哪儿听来的?快跟我说说、说说,我都没机会离府呢。”

    “哪里还需要特意去打听,全洛阳城都知道了。齐云塔的净检法师,你总知道吧?上次三郎君去白马寺,由她佛口亲断。那法眼还能有错?听说最后连圣上和太子殿下都惊动了呢();。”

    “哦哦,我也听府里的老人说过,三郎君出生那天满室飘香,金光璀璨。”

    “看吧?怪不得三郎君小小年纪,容貌便已那般出众,在阳光下远远看去,仿佛连手指都是透明的。以前我还奇怪,同样是人,为什么我和三郎君差别这么大。如今算是明白了,三郎君可是‘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的仙人下凡。也不知道三郎君每日在房中都会做些什么,要是能看上一眼,让我即刻去死都成。”

    “呸呸呸,这种不吉利的话你也敢乱说。我听郎君院子里的阿孙说,郎君早慧,每日都要读书,一定是在书中寻求救世之法。”

    仆从们八卦的话里,倒是对了一个字。

    ——救。

    卫玠把自己关在房里,确实是在和拓跋六修一起埋头寻找拯救之法,只不过救的不是世界,而是卫家。

    ……起因……

    一如穿越局那个不靠谱的家伙的建议,作为货真价实的古人,拓跋六修是个很好的翻译机。

    有了拓跋六修,再也不用担心卫玠读不懂《晋书》了呢。

    在六修同学的梳理下,卫玠快速跳过了第一卷《帝王本纪》和比第一卷啰嗦了一倍有余的第二卷《志》,直奔第三卷《列传》而去。他在第六章的开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卫瓘,字伯玉,河东安邑人也。

    “祖父的列传。”对于卫玠来说,祖父卫瓘的名字仿佛自带某种安全感光环,只单单这么看着,就有一种如山的磅礴气势扑面而来。

    他屹立于波澜壮阔的历史洪流之上,漫不经心的笑看人生沧海。

    与生俱来的赢家气质,让人感觉他仿佛无所不能。

    “我祖父是最厉害的。”卫玠的语气里充满了对卫瓘盲目的个人崇拜。

    拓跋六修沉默着没说话,他开始有些拿不准该不该让卫玠看下去了。所以他找了个推脱的借口,交由命运来决定什么时候才该让卫玠知道残酷的真相。

    【我看不到你脑海里的《晋书》,怎么给你翻译?】拓跋六修提出问题后,就自问自答道,【要不还是等你启蒙之后再说吧?反正我随时都在。】

    卫玠不知道拓跋六修真正的顾虑,只狡黠一笑,卖了个小关子,他没回答,直接拍手让婢子抬进了一个髹漆纸糊长案。

    案上放着卫玠提前就命人准备好的东西——沙盘。

    “《晋书》上没有标点符号,也没有段落,糊成一团,还是竖排繁体的,我感觉我念也容易念错。所以就想到了照葫芦画瓢,我在沙盘上写出来,你来断句翻译。今天先把第六章攻克了,我看了一下,也不算太长的样子。”卫玠白皙的脖颈伸的老长,对着拓跋六修一脸的渴求表扬。

    拓跋六修只能在内心中苦笑。

    《晋书.列传》的第六章里写了两个名臣,卫老爷子只占了前半段,其中大半还都是在讲卫瓘早年间已经发生过的功绩。卫瓘老爷子是一员猛将,在《三国演义》中都有出场机会的那种猛。卫玠在卫家从小听到大,早已耳熟能详。

    所以,他们的翻译工作进展的奇快无比。

    快速的掠过没必要的东西,直击了拓跋六修最不希望卫玠看到的一句:【瓘不從遂與子恒岳裔及孫等九人同被害時年七十二恒子璪玠時在醫家得免】。

    这话不用拓跋六修翻译,卫玠自己都能看懂个七七八八();。

    【卫瓘不听,于是和儿子卫恒、卫岳、卫裔以及孙子等九人,同时被害,死去时卫瓘已经七十二岁。卫恒的两个儿子卫璪和卫玠恰好在别人家做客,得以幸免于难。】

    卫瓘老爷子今年刚过了六十九岁的生辰,也就是说……

    还有不到三年,卫家就要被灭门了!

    “这怎么可能呢?”噩耗来的太突然,卫玠整个人都懵了,“不是说卫玠是人生赢家吗?”

    之前在得知自己就是传说中的卫玠后,拓跋六修又给卫玠详细的说了一下历史上卫玠的人生轨迹:

    出身世家,少有盛名。

    祖父官至太保,父亲是著名书法家,兄长卫璪袭兰陵郡公爵,他自己既是古代四大美男之一,又是继何晏、王弼之后被誉为具有“正始之音”的清谈名士。

    房玄龄赞他“风神秀异”;杜甫作诗“堪留卫玠车”;元稹言“卫瓘诸孙卫玠珍”……

    除了早死以外,好像再没有谁拥有比卫玠更人生赢家的人设。

    “全家被灭门算哪门子的人生赢家?”卫玠后退数步,倒在屏风塌上,脸颊煞白,呼吸困难。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就像是被什么钝器重重的捶打了下来,猛的一刹那,痛感就由发麻的舌尖传遍了五脏六腑、四肢百骸。他双手紧紧的握着胸口,和自己的意识做着斗争,他还不能就这样晕过去。

    【你没事吧?】拓跋六修慌了,本能朝着卫玠扑了过去,想要抱起他,扶着他,代替他承受痛苦……

    但最终他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从卫玠身上穿了过去。他和卫玠的相处模式,终还是和佐为与进藤光不同的,他没有办法触碰到卫玠,他什么都不能为卫玠做,无论他有多么渴望。

    这是拓跋六修第一次在卫玠面前如此失态,失态到他甚至已经顾不上自己是不是在失态了。

    明知无用,他还在坚持一遍遍的想要碰到卫玠,帮他做紧急的心肺复苏术。

    幸而,卫玠最终并没有晕过去。

    现实里的心脏病病发,其实也并不是每一次都会晕过去的,只有影视剧里才会那样。卫玠自恋的觉得这是他的个人意志坚强……对此科学只能说,你说是就是咯。

    卫玠歪坐在塌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耐心等待着头晕目眩的缺氧感慢慢消褪。

    【我这、这就叫人……】拓跋六修终于想起来,他已经拥有了幻术这个新技能,他不是百无一用的。

    “别去,求你。”卫玠艰难的从嘴里挤出来了几个字。

    【你……】

    “我能坚持。”精神上的暗示有时候可以很强大,又或者卫玠的心疾真的其实只是轻微的,他最终还是慢慢的缓了过来。

    当卫玠再睁开眼睛时,那里已经被极度的冷静与理智所充斥。

    这是自父母去世后,卫玠就渐渐掌握的一项技能。他的大脑会在大脑觉得需要的时候,屏蔽一切不稳定的情绪起伏,以绝对的理智暂时接管自己的行动。因为……悲伤、难过、愤怒等负面情绪,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卫玠眼下最需要的,不是大喊“老天为什么这么不公平”,而是思考出一个行为有效的办法,解决掉卫家的灭门之灾!在那之前,他不能倒下,时间不等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