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名士 > 第15章 古代十五点都不友好:

第15章 古代十五点都不友好: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想要解决问题,就要先搞清楚问题为什么会存在。

    卫家虽不敢自夸为一流世家,却也是满门清贵。一家之主的卫瓘卫老爷子是当朝八公,太子少傅,在法律上被允许合法圈养千人以上私兵的朝中重臣。

    这样的卫老爷子的全家,怎么会在一夜之间被灭门呢?

    正常人的思路,肯定是觉得有人造反,要不然就是卫家造反,又或者是卫家被诬陷造反,再不然就只剩下国破家亡这一个选项了。

    但真相却不是这四个理由里的任何一个。

    真相就是特别荒诞可笑的——就这么被杀了。

    是的,【就这么被杀了】,就像是岳飞的罪名【莫须有】一样。没有任何官面上的正当理由。西晋堂堂一品大员,地位等同于现代的国防部部长、文-化部部长、财政部部长等职位的政府要员,随随便便就在首都的家里被人灭了门,只有两个在医者家的孙子躲过一劫。

    事后,朝廷追封卫老爷子为兰陵郡公,卫恒被追封为兰陵世子,由活下来的孙子卫璪袭爵,以示对卫家的安抚。

    多可笑啊,朝中重臣被人灭门,皇上不惩凶,只是追封了事。而这个追封,还是靠卫家出嫁的女儿联合多门姻亲朝臣,各种上书才得来的结果();。

    这听起来十分的不可思议,但确确实实是在西晋朝真实发生过的往事。

    当然啦,杀人凶手最后也并没有什么好下场,只不过不是因为他们杀了卫家满门,而是因为他们最后真的人心不足蛇吞象的想谋朝篡位。

    “没有明面上的理由,那背地里的呢?杀人总不能是我想杀,我就杀了吧?”

    【理由很复杂。】涉及到方方面面的政治角逐,盘根交错,讲上一天都未必能讲清楚。

    所以,拓跋六修决定只是有选择性的讲一下最简单、最直接的部分,更多背后的政治弯弯绕就都暂时被略过了:

    这事其实还要打从很早之前的根儿上讲起。

    晋武帝有n个儿子,要聪明有聪明的,要勇武有勇武的,但他偏偏立了个傻子当太子。真.智力低下的那种傻子,没有任何抢救的可能。这在世家圈中并不是什么秘密,人所共知。

    按理来说,但凡有点责任感的大臣,就不可能放任晋武帝这样乱搞,抽风传位给一个傻子。

    但晋朝就是这么神奇,满朝文武,只有卫老爷子一个人敢于忠言直谏。好吧,其实卫老爷子也不算是直谏,他只是在一次宴会后隐晦的暗示了一下晋武帝。

    晋武帝听完,也确实是找人测试了一下傻太子的智商,但是却被太子妃贾南风和杨皇后(太子的小姨妈)买通宫人,找人代替太子答了卷子。晋武帝看后很满意,自欺欺人的觉得自己的嫡子也不算傻,只是平时贪玩了些(三十岁了还“贪玩”),长大之后就好了。

    傻太子“长大”之后就会好吗?很显然不会。

    晋武帝死后,傻太子变成了傻皇帝。

    傻皇帝连数都数不清,更何况是管理朝政了。于是,野心勃勃的太子妃(后升级为皇后)贾南风,就觉得她把持朝政的机会来了。

    贾南风的性格……看她的妹妹贾午就能知道,又蠢又自以为是,还心肠歹毒。

    贾南风想把持朝政,却并没有那么好把持,因为在她面前还有两座大山,一是太傅杨骏,二就是少傅卫瓘。

    杨骏的下场如何暂且不表。

    这里只说卫瓘。

    贾南风对付卫瓘的手段简单又粗暴,她与楚王合谋,矫诏(假传圣旨)命清河王上门,杀了卫瓘全家。

    “就这样?连一点阴谋诡计、栽赃嫁祸都没有?”卫玠的表情始终维持在“匪夷所思”这个频道上,“要是我在x点看到有小说里安排这种情节,我会喷死作者。世代掌握权柄的人,怎么可能干得出这种无脑事?政治不都是血腥又优雅的吗?”

    【历史其实很荒唐,远不及想象里的波谲云诡。】这是拓跋六修的经验之谈。

    贾南风的这次行动,毫无技术含量可言,也没有什么需要开动脑力的部分,甚至带着一些个人的泄愤情绪(贾南风忌恨卫瓘身为傻太子的老师,不仅不为傻太子说话,还想废了他)。正常人都不会想到她能丧心病狂到干出这种事,所以她反而成功了。

    “看谁不顺眼,就找人杀他全家,然后就觉得自己能手握大权了?”卫玠对传说中的贾南风同学,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她最后是怎么死的?蠢死的吗?”

    拓跋六修点点头。做了一针见血的总结:【没有武则天的智商和情商,却一心以为自己是武则天。】

    当然啦,贾南风所处的时代,还没有武则天();。只是贾南风有点想走武则天的那种路线,但她却根本没有那个能耐走,所以她最后的结局只能是被她可笑的野心所吞噬。

    西晋长达十六年的八王之乱,就始自于此。再之后便是五胡乱华,永嘉南渡,西晋变东晋了。刚刚才结束了三国乱世的华夏大地,再一次陷入了无尽的苦难战火,世家仓皇南逃,百姓家破人亡,南北朝并立,一直等到了三百年后的隋唐,天下才再一次合并。

    到底是什么给了晋武帝如此自信,让他心安理得的传位给一个傻子……这谁都没有办法知道。

    但卫玠知道的是,晋武帝做了他人生中最错误的一个决定,这直接导致了西晋的短寿,导致了卫家被灭。

    所以,卫玠决定要改变这个平行空间的历史,赶在晋武帝死之前,想尽一切办法!

    “哪怕做不到,我也会做到。”卫玠这话说的很矛盾,却也代表了他的决心。不过说完……他就怂了,团成一团,仰头望着拓跋六修,充满了信赖与期许,“你会帮我吗?”

    【我以为这是毋庸置疑的。】拓跋六修皱眉,他当然会帮卫玠,这是他除了【幻觉】以外,唯一还觉得自己对卫玠有点用的地方了。他一本正经道,【哪怕是你,也不能剥夺我对你好的权利,我很享受这份权利。】

    只是想趁机撒个娇活跃一下沉重气氛的卫玠,反而被撩的有些不知所措。他无法形容自己听到的那一刻剧烈的心悸是怎么回事,他只感觉仿佛连空气都在燃烧。

    “咳,”卫玠轻咳一声,换回正常画风,“你对这段历史怎么这么熟悉?”

    【没什么,我只是天生的过目不忘。】

    只是……

    只是……

    只是……

    做梦都想过目不忘、实则转眼就忘的卫玠,脑海里开始不断萦绕拓跋六修的话,这种人为什么没被拖出去打死!

    不对!

    机智如卫玠,总在一些很没必要的地方直击真相:“你用了很多模糊性的字眼,所以其实你对这段历史也不是很肯定,但你又确确实实知道一些。讲真,你不会就是这个时代的人吧?这个时候你还小,只能从大人的嘴里听到一些世家八卦什么的。”

    【脑洞太大,是病,得治。】拓跋六修开始回避问题。

    “我猜对了!”卫玠的脸上终于重新有了笑容。这个世界上如果只有一个人可以让他开心,那就只能是拓跋六修了。虽然对方是个死面瘫,并且毫无幽默感。

    拓跋六修沉默以对,过了好一会儿才憋出一句:【我以为你早就度娘过我。】

    “一开始我确实有想过啊。”卫玠很老实的点了点头,打了一记标准的直球,“但是当时你三天都不说一句话,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我以为你不想别人了解你。咱俩那个时候天天黏在一起,我要是当着你的面度娘你,多尴尬啊,对吧?后来等我上了大学,在课上倒是可以这么做,可我又突然不想度娘了。”

    【为什么?】拓跋六修的声音干涩极了。他其实在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模糊的猜测,但又不敢确定。

    “因为我想听你亲口说真正的你,不是随便什么我不认识的人写下的我不认识的你。”一样的真相,由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角度,赋予不同的三观,讲出来的就是不同的故事。卫玠不想因此误会拓跋六修,所以干脆就不看了,“假如咱俩角色对调,你肯定也不会查我的,不是吗?”

    【我会();。】

    “……”打脸来的太快,让人有点招架不住。

    【我好奇你的一切,哪怕是误传,哪怕带有别人的三观,我也控制不住的想了解。】拓跋六修很难得的说了一长串的话,因为有些心情确确实实是需要用语言来传达的,他漆黑的双眼里仿佛有了光亮,【我不怕别人说你不好,因为我认识你,我知道你,别人对你的评价,我只会看到我觉得我需要看的部分。】

    好比当别人说卫玠倨傲不好接触的时候,拓跋六修看到的就只有卫玠的孤独。他只会心疼他,却不会觉得他高冷。

    【你有多好,我很高兴只有我能知道。】他喜欢这个设定。

    卫玠、卫玠脑袋冒烟了。

    很久之后。

    玉团子才小心翼翼的问:“呐,你说这话的时候,就不觉羞耻play吗?”

    自己撩完反而会脸红的某人答:【说完才发现有点……】

    ……

    事情要一点点解决,历史要慢慢改变。卫玠没打算一口吃成个胖子,以他如今的身份和能力,他还找不了贾南风、楚王、清河王等真正幕后黑手的麻烦,因为他连卫家的大门都出不去(这也限制了不能离卫玠太远的拓跋六修)。

    不过,他可以先找个人练练手嘛,好比那个直接动手杀了他们全家的人!

    贾南风的手段其实也没有真这么傻逼,她已经网罗了证据,准备栽赃嫁祸。

    但是在卫老爷子等人还没来得及被屈打成招之前,这个本身就像个筛子一样的计划里,出现了一个更大的纰漏——一个对卫瓘怀恨在心的小人。

    这么说吧,在卫家灭门惨案里,想对付卫家的人可以组成一个【有仇者联盟】,大多都属于那种脑子不够用、心眼似针尖的类型。在诸多猪队友的齐心合力之下,这才有了整个西晋史上最荒谬的一场灭门。

    “荣晦。”卫玠死死的记住了这个直接对卫家全家下手的人的名字。

    【晦按次錄觀家口及其子孫皆兵仗將送著東亭道北圍守一時之間便皆斬斫】

    翻译:荣晦按顺序登记了卫瓘的家人及子孙,押送着他们到了东亭道北,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把他们全都杀了。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透着让卫玠说不上来的不寒而栗。

    如果这个叫荣晦的人只是听命行事,那卫玠无话可说,他会冤有头债有主的去找命令荣晦挥刀的人。

    但事实却是荣晦是自愿的,甚至是主动的。没有他仗着认识卫家所有的子侄,亲自清点人数,卫家也不会连个孩子都留不下。

    【他曾是你祖父帐下的给使(供役使之人),因为违反军纪,被你祖父罢黜,便怀恨在心。】

    “……就、就这么一个理由,他就借机杀了我全家?”

    【就这么一个理由。】连屠万人而雄的拓跋六修都觉得此人多半有病。

    “那就先解决掉荣晦吧。他应该是最容易的了。”卫玠不会因为荣晦未来有可能杀了他全家,他就先下手为强的杀了荣晦。他只是打算让荣晦再没那个本事,在这三年内去投靠一个王爷。

    但很快卫玠就被打了脸,因为他根本找不到荣晦这个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