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名士 > 第16章 古代十六点都不友好:

第16章 古代十六点都不友好: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为什么卫玠找不到荣晦?

    这是个好问题。

    卫玠才三岁,又因为身体问题,长于内宅,至今都没有怎么接触过除了家人以外的人,他怎么可能打听得到一个不甚显眼的朝廷小官的下落?

    目前卫玠的消息来源有二:

    一,十岁的枣哥;

    二,不知道为什么不能离佛珠太远的六修同学。

    拓跋六修在出入卫家的人中,正大光明的旁听了许久,一句有关于荣晦的话都没听到。

    枣哥倒是知道荣晦这个人,对卫玠介绍说荣晦以前总是出入卫府,对卫家的熟悉程度最起码已经到了卫府上下的郎君他都认得的阶段。

    卫玠暗暗在心里道:‘荣晦要是不认识卫家的人,未来也没条件干出那么丧病的事’。

    此时,兄弟俩正坐在檐下,吃茶听风,观云赏花,别有一番闲趣。

    能如此散漫,是因为正值卫璪同学休沐。好吧,其实是卫璪同学的老师关内侯张华,五日一休沐的日子到了,老爷子就干脆给他的弟子们都放了假。

    张名士信奉的是西汉开国之初的黄老之道,讲究“沐浴内净者,虚心无垢;外净者,身垢尽除”,没什么魏晋名士不爱洗澡的误传。

    身上长虱子什么的,那属于个别名士的特立独行,《世说新语》里也只是把这当做一个为自己解围的故事来描写。正常的上层世家圈还是很爱干净的,这是打从汉朝一直延续至今、备受推崇的生活方式,君子安身静体,不外如是。

    枣哥的假期生活,除了沐浴学习以外,大半的时间都会用来陪着不能出门的弟弟。

    高廊四注,重坐曲阁,翩翩少年,朗朗脆声。善画的四叔卫宣,曾专门把这一幕画在卷轴上,就挂在他屋内最显眼的地方。每每有友人来访,他便会以一种状似无意,实则往死里炫耀的模样说:“这就是我卫家传承的根本();。”

    兄友弟恭,芝兰玉树。

    那就像是一副有声音的人物画。

    当然,如果真的有声音留下,就肯定没有这份意境深远了。

    因为……

    枣哥对弟弟说的大多都是各种八卦,男人也可以很八卦,特别是枣哥,他好像天生就有这份挖掘八卦的才华。平时看上去不啃不响的,实则身边的人说了什么他都能知道。

    好比老师家的师兄为何频频出糗;不足十岁的师弟怎么非要故作风雅,追赶搅基时髦;寒门弟子想上门求学,却目不识丁……

    最后这个没有什么讽刺意味,只是在枣哥所能接触到的局限世界里,他根本无法形成人人生而平等的概念。他只是想把他所知道的一切,都分享给体弱的弟弟知道,外面世界的很精彩,为了你,我愿意学会用最形象生动有画面感的词句,来让你也身临其境。

    当然啦,如果卫玠有侧重好奇的,枣哥也会无条件的满足他,好比荣晦其人。

    “最近这几年,我好像都没再见过这位荣大人了呢。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做了什么惹怒了祖父,不许他再来了。”

    看来荣晦已经被祖父训斥了,卫玠在心中暗暗盘算,如今的历史发展和《晋书》还是吻合的。

    卫璪再怎么早熟,也只有十岁大。平时虽然会跟在父亲和祖父身边去见一二世面,但见的毕竟有限,能提供给卫玠的帮助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等回答完弟弟的问题,枣哥这才想起来问:“你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人?”

    “这不已经快进入夏天了嘛,我听府里的下人说,他善于捉螽斯,我也想养个大将军。”卫玠早已经事先准备好了最符合他年龄人设的借口。

    螽斯其实就是蝈蝈和蝗虫的统称,等到了明朝才会有“聒聒”、“蝈蝈”等音名。

    “对对对,他是善于亲近各种动物,阿猫阿狗还有螽斯什么的。以前我和大兄都有他给捉的螽斯,翅膀又大又厚,背部平展,其声震天,鸣叫的时候,两个前翅会斜着竖起来,来回的摩擦,摩擦越有力,叫声就越大,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阿娘说,这种走邪门歪道讨好上官家属、让他们玩物丧志的人,是小人,不可信,也不可深交。”枣哥一直是个很听娘亲话的乖宝宝,阿娘、阿妹和阿弟说什么都是对的。

    不得不说,身为王家和钟家的优良合资产品,王氏还是很有前瞻性的。

    荣晦可不就是个小人?但往往很多真正的凶残之事,都是小人做下的,因为小人是不会有愧疚心理的。特别是荣晦这种人,可以因为卫瓘的一句训斥,就怀恨在心,杀尽自己昔日上司满门。绝对不能留到过年!

    枣哥顺毛摸了摸弟弟如缎子似的黑发,不知道为什么,弟弟突然看上去很失落的样子,好哥哥模式全开:“如果你只是想要螽斯,我可以给你买。”

    我不想要蝈蝈qaq我只是想要捉蝈蝈的人!

    “给你买十个,好不好?”枣哥开始加价。他其实不太懂怎么对一个人好,只能模仿身边的大人,好比被公认为最疼卫玠的二舅王济,各种好好好、买买买。

    买一百个都不好!

    “我只想要和你一样的。”卫玠努力想了个小孩子的幼稚说辞,“想像阿兄一样。”

    “嘿嘿。”傻哥哥开始傻笑,带着些害羞,带着些骄傲,最终定格在了坚定();。卫璪藏在广袖下的手,暗暗握紧,心想着,这不正是我一直在努力的原因吗?给弟弟当榜样!

    “你最近一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卫玠不肯放弃的追问道。

    卫璪不忍心拒绝弟弟,很努力的回想了一下,依稀有了点印象:“啊,对了,你出生那年。大伯外放河东郡,大兄与大伯母随行,大兄一直心心念念着要找荣大人捉个螽斯给他在路上解闷,却不知道为何没遇到。我记得大兄在问过大伯一次之后,甚至都再不敢再提这个人了。我可以写信替你试着问问大兄,不过路途遥远,需要耐心等待。”

    枣哥口中的大兄,正是卫家孙辈里的大郎,卫璪和卫玠共同的从兄(堂兄),卫老爷子的第一个孙子,大伯父卫密的独子,名字叫卫瑜(yu),谐音喂鱼。

    卫玠之前和七娘提过的,卫瑜的母亲(卫玠的大伯母)出身名门何氏,她的祖父是晋朝开国元勋何曾,就是那个大牌到连吃饭都看不上御宴的何司徒。卫瑜年十一,与枣哥竹马竹马(?),一同长大,被卫玠亲切的称呼为鱼哥(==)。

    卫玠这一代的名字,都是卫瓘老爷子亲自定下的,基本上都是带王字旁的美玉的意思。

    不过,大概是老爷子一开始取名没有什么经验,两个孙子,长孙叫喂鱼,嫡孙叫喂枣,一听就很有“创意”。到了卫玠这里,卫老爷子才终于掌握了一些起名的真正诀窍,没了那可怕的谐音,但是他却和亲家一起钦定了家里三郎“小娘”的小名。

    _(:3)∠)_我们家真的是儒学世家、官宦之后吗?by:卫玠。

    一听找荣晦还是有门路的,卫玠就再一次恢复了斗志,只要不是荣晦人间蒸发就好。荣晦在,卫玠好歹还知道要重点防着谁,要是没了荣晦,天知道会不会再来个荣小晦,荣晦晦什么的。在已经知道历史的情况下,突然横生枝节出一个陌生人,才是最可怕的。

    枣哥给鱼哥的信,很快就寄了出去,但回信却遥遥无期,搅的卫玠是茶不思饭不想的。鱼哥没来信的第一天,想他;鱼哥没来信的第二天,想他,想他;鱼哥……

    没有第三天了。

    因为六修同学在日常窥屏,咳,不对是“第一百零八次不小心”走进卫老爷子的书房后,听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

    “什么什么?快说!”卫玠在外人面前总是不自觉的爱端着,俗称装逼。唯有在拓跋六修面前,他不会掩饰自己那一颗火热的八卦之心,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早在现代时就已经成为了习惯,又或者是他很清楚,不管他是什么模样,六修都不会嫌弃他。

    【深呼吸。】比起秘密,拓跋六修很显然更关注卫玠的身体。卫玠这具天生患有心疾的壳子,哪怕是轻微的,最好也还是要注意情绪,能没有起伏就不要有起伏。

    “你越吊着我,我越容易激动!”卫玠最近始终处在一种焦虑中,即便他并不想,但是……任谁在知道自己全家人的生命已经进入了倒计时,都不太可能很平静,不是吗?“不要过程,不要细节,不要悬念,直接告诉我最重要的!”

    拓跋六修很配合,没有卖丝毫的关子:【你们家肯定不会被灭门了。】

    “……啊?”这个结果是怎么得出来的?跪求还是说一下详细的过程吧亲qaq

    要是一般人,肯定会生气,要简洁结果的是你,如今又要详细过程的也是你,太难伺候了吧?

    但是,六修同学不是一般人!

    无论卫玠提出什么要求,无论这个要求有多么麻烦反复,他也还是能面不改色的点头:【好。】

    就是这么没原则!【泥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