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名士 > 第17章 古代十七点都不友好:

第17章 古代十七点都不友好: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有关于卫家不会被灭门的故事,还要从头讲起。

    太康七年,洛阳纸贵的典故刚刚流行起来,卫玠正在王氏的肚子里孕育。

    那是一个格外冷的冬末春初。帝都洛阳繁华依旧,世家门阀醉生梦死,晋武帝司马炎病重,仿佛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

    篡了曹魏政权的司马炎绝想不到,报应会来的这么快。他有由祖父与父亲打下的坚实基础,有完成了南征北战的宏图霸业,却没能有一个善始善终的结局——他的太子是个傻子,他的皇后、太子太傅以及太子妃却已经在预谋着要联合起来把持朝政。

    ⋯⋯不过,这一切暂时和卫家并没有什么关系();。

    卫家上下更在乎的是晋武帝于正月初二,在朝上突发奇想颁布下的一道圣旨。

    是的,新年刚过,正月初二就上朝了。

    可想而知大臣们当时的内心有多卧槽,初二可是各家女儿、妹妹回门的日子,千年等一回的好吗?!

    咳,晋武帝的旨意是这么写的:“比年灾异屡发,日蚀三朝,地震山崩。邦之不臧,实在朕躬。公卿大臣各上封事,极言其故,勿有所讳。”(引《晋书·帝纪》)

    翻译大白话就是,最近几年灾祸不断,连续三年在年初出现日蚀,这是国家的不幸,责任在我(武帝),是上天对我错误执政能力的警示。各位爱卿不要客气,都秘密上折来批评我吧,找出我的错处。

    简而言之,这就是个皇帝欢迎大家来找茬的游戏。

    晋武帝想让朝臣告诉他,为什么他这个天子,惹他爹(老天爷)不开心了。

    ‘还能因为什么?您让一个傻子当太子,傻到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他的脑筋有问题的那种,老天爷能开心起来才怪呢。’两朝重臣、位列八公的卫瓘卫司空,站在朝堂上如是腹诽。他今天也很不开心,他外嫁的女儿好不容易才回来这一次,一切阻止他们父女团员的人,都不是什么好鸟!

    这些大实话……

    卫瓘是决计不会说出口的,无论是“太子是个傻子”,还是“晋武帝不让人父女团圆简直没人性”等,他都只会烂在肚子里。

    因为就在几年前,卫瓘对晋武帝掏心掏肺的说过一次,结果除了徒惹一身腥、拉满了皇后杨家和太子妃贾家的仇恨以外,并没有改变任何局面。

    从那个时候起,卫瓘一颗老臣心就彻底凉了,他明白了一个真理——晋武帝的话,听听就好,谁当真,谁傻逼。

    头戴三梁进贤冠,着假紫金章紫绶五时服的卫老爷子,不疾不徐的下了朝;不疾不徐的和身边的同僚笑着打招呼,这个是亲家,那个也是亲家,哦,这个是政敌,那个也是政敌,同是朝臣,大家彼此的关系就是这么简单;最后,他不疾不徐的走出了皇宫。

    反正他是一点都没打算要认真去完成那份由皇帝下达的硬性指标的。

    在和同朝为官的几个儿子一起乘朝车回家的路上,老爷子也这样告诫了自家几个郎,随便写写就好,没必要当真。

    嫡子卫恒最先表态,对父亲的话很是赞同。因为比起朝廷命官这个身份,他其实更倾向于当一个书法大家,当代名士。众所周知的,西晋名士多奇葩,咳,不对,是随性。卫恒自然不会觉得自家老父言语里多多少少透露出的对皇帝的不敬有什么不对。

    长子卫密是个老实人,大概是父亲的性格太强势,导致他这个庶长子一辈子都笼罩在卫瓘的阴影里,只敢惟命是从,不敢有一丝的不满。

    “但是……”反倒是娶了公主、把晋武帝真的当自己妇翁(岳父)看的四郎卫宣,有些诧异,一脸“没想到自家父兄竟然是这样的父兄”的表情,说好的鞠躬尽瘁、忠君爱国呢?!

    卫老爷子不忍再看蠢儿子,便转移话题道:“你去前面看看,那可是自家的牛车?”

    四郎卫宣分分钟就被转移了话题。他起身推开车门,定睛一看:“是呢,是呢,正是前段时间二哥送给嫂子的牛车。”

    四郎年轻眼神好,就是对敌经验不太丰富,被自家爹一忽悠,就忘了他本来打算说什么。

    待牛车在四马朝车前停稳后,一个粉雕玉琢的“小郎君”就手脚并用的跳了下来,都不需要别人怎么扶,便疾步上前,三下五除二的上了这边的马车();。先是对卫瓘卫老爷子拜了拜,再是对二郎卫恒问礼,盖因眼前这二人一个是他祖父,一个是他亲爹。

    唯有对性格跳脱的四叔才敢挤眉弄眼。

    问话的也是四叔:“六娘,你怎得一人来此?”

    原来这“小郎”其实是小娘,卫家六娘卫熠,卫恒唯一的嫡女,卫瓘的n个孙女之一。

    卫熠长相肖似其母王氏,很得父母、外家的宠爱,甚至是有点宠爱的过了头。平日里酷爱穿男装,独自(哪怕跟着仆从护卫,在家人眼中也还是独自)出行的记录不胜枚数。性格也和王氏一样,总是雷厉风行的,比她亲哥卫璪还要像个大气的爷们。

    “阿爹,你快回去看看吧,阿娘被人使坏,受惊摔跤,要早产了。”卫熠说话跟个小大人似的,虽然能听出来她很着急,却也说的条理分明,主次有序。

    当然,卫熠能有这般表现,也是因为她其实已经知道了她娘没事,母子平安。

    只不过她是不打算现在说的,因为她要给她娘和刚出生的弟弟报仇!不把事情说的严重点,怎么可能引起祖父的重视。

    “令淑没事吧?”卫父一下子就急了,再也端不住艺术家的潇洒,一心都是受苦的妻子。

    “是谁!”卫瓘老爷子和卫恒的关注重点明显不太一样,一看就是常年玩惯了朝堂争斗的,他比卫恒更会看人。六娘语气着急,但眼神却很稳,再结合她的语气,稍微转一下弯就能想到她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不是她娘真的不行了,而是她想告状。

    “除了颜氏女还能有谁?!”卫熠也没客气。反正她是豁出去了,今天有她没颜妾,有颜妾没她!

    大郎卫密终于也跟着皱起了眉头:“是颜氏表妹,还是……”

    “她们俩!”

    卫熠说完这话,在场几个男人的脸色就都有点挂不住了。家里两个颜氏女,一个是卫老爷子的小妾,是养大卫密的姨母;一个颜妾的外甥女小颜氏,寄宿在卫家,说是陪伴颜妾,实则想嫁给卫家儿郎当妾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卫瓘老爷子的发妻和宠妾都是红颜薄命,只留下个蠢的一比的宠妾之妹,她自己没孩子,常以养大大郎卫密为功,又因为卫老爷子自发妻去世后就没有再娶,而觉得自己就是这个家的女主人。

    魏晋时期的礼教制度里,妾永远都不能被抬成妻,以妾为妻可是犯法的。

    但事实上,卫老爷子不娶的原因,只是儿子都大了,不想再给家里找不痛快。他放心大颜妾就是因为她太蠢了,心思全写在了脸上。卫老爷子实在是不想在朝上斗完人精,回了家还要继续和妻妾斗。他觉得大颜妾省事,这才容忍至今。

    谁曾想,大颜妾是很蠢没错,但野心并不小。甚至敢插手到二郎,也就是嫡子卫恒的身上,痴心妄想着把小颜氏塞给卫恒。

    小颜氏也是个奇葩,一直以卫恒的表妹自居,脸大的可以。自认为和卫恒是两情相悦,只是被门第更高的王氏横刀夺爱。但明明是王氏嫁人在先,两个孩子都大了,小颜氏才借住到了卫家。

    这让全家都很尴尬,卫恒为了照顾长兄卫密的面子,也不好说什么。

    但这样的不表态,却气坏了从小主意就大的六娘卫熠。

    最该生气的王氏反倒是很淡定,因为她根本就没把小颜氏看做过是竞争对手。她是什么出身,小颜氏又是什么家底?她已有了一子一女,如今肚子里又揣了个包子,小颜氏的未来还指不定是什么样呢;最主要的是,作为洛阳城第一名媛,王氏无论相貌、才情还是宅斗手段……输过谁?小颜氏和她姑姑一样没脑子,根本不值得被忌惮();。

    但偏偏就是这样的一个小人物,却心思歹毒,向天借了胆子,愚蠢的觉得只要能害的王氏早产,说不定王氏就会难产而亡,届时她就可以给卫恒当继妻了。

    在听说王氏怕猫后,小颜氏就在大颜妾的帮助下,准备了一只疯猫。

    王氏没想到小颜妾会使用这么简单粗暴的办法,一时不慎着了道,在每日早上去花园散步的时候,被突然窜出来的疯猫吓的出了意外。

    卫熠得知消息后,气的差点炸了。

    在安排了哥哥卫璪在家里照顾母亲后,她就亲自着人套牛车,前往了去皇宫的主道上,亲自迎她阿爹,准备讨个说法!

    大家心里其实都清楚,卫熠要的不是她爹的说法,她爹又没干什么,躲小颜氏都来不及,卫熠真正想要的是卫老爷子的态度。

    卫老爷子没说话,因为他心中已经有了决断。

    其实早在大颜妾插手嫡子的婚事时,卫老爷子就已经觉得大颜妾不能再留了。一个家族,便是一个天然的利益共同体,唯有齐心协力,才能有更好的未来。而为了保证家族的整体利益,身为家主的卫老爷子总是十分心狠的。大颜妾这种会破坏家庭内部团结,离间大郎、二郎兄弟关系的人,无论如何都不能留。

    之所以这段时间还没有处理掉大颜妾,只是因为卫老爷子还在思量如何妥善安置大儿子卫密,事实上他已经做通了卫密的思想工作。

    如今大颜妾自己又主动送上了最后一把刀,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一向是老实性格的卫密,在听到大颜妾和小颜氏做了什么后,已是羞愧的在车里都坐不下去了。不顾小辈在场,他不断的对卫恒道歉,因为他觉得若不是他心软,也不至于留颜妾这么个祸害到如今。要是因此害了弟妹和未出世的弟子(弟弟的儿子/女儿),那他就真的没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卫恒虽然焦心妻子,却也讲道理。卫密虽说生母早逝,但他生母去世时,卫密已经记事,被生母教的很好,这些年一直谨遵嫡庶有别的规矩,虽是长子,却处处以卫恒这个嫡子弟弟为先。真的是个再老实本分、守规矩不过。

    所以,卫老爷子在一边虽然皱着眉,但其实心里是很满意六娘这样直接把事情捅出来说的风格的。

    卫密不会再对大颜妾心存什么幻想,卫恒也不会怨恨自己的哥哥。这正是卫老爷子所希望的。

    卫熠看不懂人老成精的祖父的算计,只根据车内的气氛,估摸着自己此行达到了目的。能帮阿娘和弟弟出气,她也很满意,便重新变回了那个安安静静的世家小娘子,一副“波澜不惊、与世无争”的模样。

    一行人还未到家,大颜妾和小颜氏的命运就已经被定下了。

    另外一个被定下命运的人便是荣晦。

    因为大小颜氏的疯猫,就是善于抓动物的荣晦提供的。

    “也就是说,我刚出生时荣晦就死了,如今坟头都已经长草了?”卫玠难展笑颜,因为他也不知道荣晦的早死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故事还没完。】

    “……吊胃口什么的最讨厌了!”

    但是你全神贯注只有我的样子最可爱了。by:闷骚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