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名士 > 第19章 古代十九点都不友好:

第19章 古代十九点都不友好: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怎么解释?

    当然是据实以告();。

    好吧,这个“实话”是参杂了不少水分的那种。卫玠在卫老爷子来找他试探的时候,只坦白了他也有一本《晋书》。

    “从我出生开始,只要我一睡下,就总有一个人在我脑袋里念书,反反复复,不厌其烦。之前我听不懂,后来渐渐懂了,却不明白它是什么意思。直到去白马寺那天才捕捉到了全家会被杀的关键句。我很害怕,不知道真假,便想找个人证实一下。”

    这是卫玠和拓跋六修共同商量好的最终的解释版本。

    卫玠如今的年纪实在是太小了,还没有开蒙,魏晋时期也不存在《三字经》、《千字文》什么的,他根本没有识文断字的条件。王氏倒是有意识的教过幺子认一些字,但基本都是围绕着世家谱系表展开的。

    所以在一番思量后,卫玠脑海里的文言文版《晋书》,就被艺术加工成了有人在他脑海里实况念书。

    卫玠私下里和拓跋六修练习了好几次,如今已经十分流畅自然,情感真挚了。

    卫老爷子和卫恒信的很快。因为自卫玠出生那年他们得了《晋书(白话文版》上下卷,并发现卷中所写的真的一一应验之后,他们就已经坦然接受了“这个世界玄幻了”的设定。如今再听到什么,都不会大惊小怪。

    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互相一通气后,端坐在一旁的卫老爷子,一脸正色的对卫玠道:“所以,不要再担心了。”

    啊?躺在床上的卫玠和守在门边的拓跋六修两脸懵逼。

    卫恒进行了名词解释。他当时正笨拙的学着妻子平时的样子,给儿砸掖被角,顺手还拨了拨卫玠凌乱的发梢:“你阿翁(祖父)的意思是,你不要再因为那些虚无缥缈的未来而担心了,这是阿翁和阿爹这样大人的事,明白吗?小孩子只需要负责每天都开开心心的就好。”

    卫老爷子:……被抢台词了,伐开心!

    拓跋六修:卫玠的病什么时候才能好?伐开心!

    病了?

    是的,卫玠病了。

    在卫瓘和卫恒还没来试探之前,卫玠的身体便先扛不住了。

    ……之前……

    “自打穿越以来啊,病魔就独宠我一人,我劝病魔,一定要雨露均病,可病魔偏是不听呢,就病我,就病我,往死里病我!”卫玠qaq。

    拓跋六修▼_▼:【你再怎么卖萌,也别想少喝一滴药。】

    “……”狗带!

    拓跋六修不为所动。就是这么一个倔强boy。

    疾医给出的诊断结果是:“赤脉之至也,喘而坚。五气入鼻,藏于心肺。积气在中,时害于食。思虑而心虚,故邪从之。”(引自《黄帝内经》)

    简单来说就是,心疾复发。

    再具体的原因就是……卫玠太高兴了。

    喜伤心,恐胜喜。

    虽然这话听起来好像有点前后矛盾,不过卫玠久病成良医,还是懂了疾医的意思。

    他之前因为“卫家三年后有可能会惨遭灭门”,而始终处于一种惶恐不安、提心吊胆的焦虑状态,但也因为这柄悬在头顶上的剑,让他不敢倒下();。反倒是等他听到仿佛无所不能的祖父和父亲其实早在几年前就已经知道了此事,并一直在着手防备后,他终于能放心了,于是就大喜过望倒下了。

    就像是一个泄了气的气球。

    卫家上下都来看望了卫玠,满是担心的同时,又有一种“我早就料到会如此”的无奈。对于卫玠来说,病情好转只是偶然,缠绵病榻才是必然。清新雅致的屋子里常年弥漫着一股药香,和病弱的卫玠倒也贴合。

    七娘来看卫玠时,很有大姐姐样的叮嘱了半天,阿弟这也不能吃,那也不能吃,最后甚至做出了“阿弟好可怜,我也不要吃了!”的决定。

    ——对于一个吃货来说,这简直是不可置信的情深意重。

    卫玠十动然拒(十分感动,然而还是拒绝了)。

    七娘太耿直,说不吃就真的什么也不吃了。这要是饿出个好歹来,哪怕繁昌公主再喜欢卫玠,也还是会选择为了女儿和他拼命的。

    “我吃不了,你可以帮我吃啊。”卫玠帮助七娘开辟新思路。

    “诶?”七娘一愣,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写满了“这样也可以?”的疑惑。

    卫玠点点头,循循善诱:“你想啊,我不能出门时,是不是二哥(枣哥)先去看了外面的样子,然后回来讲给我听呢?”

    “是啊。”这个七娘还是知道的,她也经常听卫璪八卦。

    “我之前生病没有力气,是不是六姊帮我放纸鸢、点宫灯?”

    “嗯嗯。”七娘继续点头,卫熠虽然说暂住在外祖家学书法,但每过一段时间都肯定会回来看看,像个大姐大似的带着家里的孩子一起玩。

    “那我现在吃不了东西,你是不是该帮我吃掉?”

    “对哦。”七娘呆呆的点点头,一张白皙的小脸上满是对卫玠的信任,她总觉得她弟弟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小孩,“阿姊一定会努力的,你要快点好起来啊。”

    直至回到自己的小院,七娘细想了一番之后,才对她身边的婢子阿饼道:“总感觉小娘的话哪里不太对呢。”

    阿饼低眉顺目,决定不发表意见。

    相比于七娘的轻快画风,王氏这个当娘的就有些沉重了。她很是自责,无论别人怎么劝,都始终觉得卫玠的心疾复发是她的锅。

    于是,在积极配合疾医的同时,王氏又“重操旧业”,开始了对心疾偏方的上下求索。好比从现在就开始训练卫玠控制情绪的能力。让卫玠学会用理性的角度看世界,争取早日做到心如止水,终身不见喜愠之色。如果有可能,最好连话都不要多说。

    “……”阿娘你这个想法,会不会提早了太多年?

    在拓跋六修的科普下,卫玠已经知道了不少有关于历史上卫玠的事,好比这位仁兄真的体弱到连他妈都不让他多说话的地步。

    但这明明应该是发生在卫玠长大,成为一代清谈名士——就是辩论队种子选手——之后的事。

    没道理提前这么多年啊qaq

    就在王氏即将走上矫枉过正的邪路之前,卫老爷子和卫父终于出手了。

    结合他们当年得到《晋书》的离奇往事,以及卫璪和卫瑜信件往来中透露出的卫玠突然要找荣晦……料事如神的卫老爷子有九成的把握,卫玠与他和卫恒是一样的();。

    于是,就有了早上的这一幕。

    卫瓘进屋时,卫玠正无所事事的歪坐在屏风塌上,看着直棂窗发呆,就差把“我有秘密”这四个大字写在脸上。

    卫玠其实是在掩饰他刚刚在偷偷和拓跋六修说话。

    卫老爷子却更加肯定了卫玠拥有和他一样的金手指。

    在这个美丽的误会下,这对爷孙反而诡异的走上了一条彼此之前都十分期望的正确套路——以最快的速度“认了亲”。

    “朋友,你听过《晋书》吗?”

    “阿翁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也……”

    “纳尼!!!”

    “亲人啊!”x3

    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就是今天上午这场教科书式(要脸吗)的试探与反试探的大略翻译版了,反正在卫玠脑补看来,情况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不要在意细节。金手指小分队终于凑齐了人头,准备怒刷地狱模式的西晋终极副本。

    新手村的史莱姆荣晦已经倒下;副本boss贾南风召唤了杨家和贾家的小怪,大战一触即发。

    卫老爷子是主要输出,卫父及他并不知道实情的兄弟们扛起了血牛的重任,卫玠负责……加(卖)血(萌)。

    #说好的救世主戏份怎么变吉祥物了#

    ……现在……

    千呼万唤始出来的王济二舅,在和王氏、卫熠一起出现在卫玠的小院里时,卫家祖孙三代的座谈会刚刚圆满结束。他们正准备你好我好的发散一下主题,就听得院子里传来了一道很有个人特色的声音——

    “你们家可够稀奇的嘿,一群婢子小僮站在屋外面伺候郎君,真叫人大开眼界。”

    王济同学人未到,声先至。

    ——说话的方式特别欠揍。

    等卫恒出来看时,外面的回廊上已经呼啦啦的跪倒了一片,黑压压的都是人头,请罪声此起彼伏。他大舅哥王济,正挂着玩世不恭的笑容,广袖一甩、木屐一踩的站在跪首的仆从中,眼含“我不是针对某个人,而是说在场的都是辣鸡”的孤傲不屑,如鹤立鸡群,似高岭之花。

    “哟,巨山(卫恒的字)也在啊。”王济漫不经心的一瞥,正看到了实木板门前的妹夫。

    四目相对的刹那,卫恒终于回想起来了,提亲时曾一度被中二病支配的恐惧,娶妻时差点被蛇精病大舅哥为难到连门都进不去的欲哭无泪。

    但妻女就在一旁看着,他!不!能!怂!

    顶着压力,咬着牙,卫恒暗暗在心中快速打了一遍草稿后,这才开口道:“小娘心疾复发,最忌人多浊气。我方才在屋中照顾,便就让闲杂人等都暂且退下了。”

    王济有一双狭长的凤眼,微微眯起时,嘲讽力max。他从头到尾、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卫恒一遍,仿佛在斟酌挑剔着什么。待把卫恒的忐忑不安提到顶点、恨不能揽镜自照寻找不得体的地方的时候,身着绛紫长袍的王济这才恶劣一笑,淡淡说了句:“哦。”

    “……”内兄何不乘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